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父女倫亂揭密- 6、激情過后的父親

  激情過后的父親心中開始忐忑不安起來。他知道他今天干的事違背了少數人制定后,強制大多數人遵循的倫理道德,是人類社會所不允許和被遺責的倫亂。

  他和他的女兒一樣,都沒有為此后悔,起嗎現在還沒有后悔。他無心也無法去為他的錯誤行為辯解。他早想過了,事情已經不可挽回的發生,后悔是沒有用的。俗話說:是禍躲不過,躲過不是禍。縮頭是一刀,伸頭也是一刀,索性由它去了!

  他感覺好奇怪,女兒今天為什么會如比主動的獻身給她?為什么兩個人第一次的性愛就會如此的和楷和美滿?讓雙方都達到了性高潮,都享受到了真正的“性福”。她看得出女兒在整個做愛過程中都很享受,很激情……。

  他決定不去想了,可是又睡不著。他輕輕的抽出手,讓小蘭平躺在床上。他打開床燈,靜靜的在燈光下注視著小蘭。

  父親不由想到二人一起走過的風風雨雨。當年父母先后因病去世后,蘭兒三歲那年,妻子又嫌家貧而離家出走,從此杏無音信。當時,許多人勸他把蘭兒送人算了。

  大家對他說,留下蘭兒這么小的一個女孩,他也帶不好,也不好再娶。重新娶了后,萬一后媽對蘭兒不好,又會讓他憑添煩惱。不如現在就將蘭兒送個好人家,蘭兒也會有個好生活。他也好另娶個黃花姑娘,重新安個家過日子。

  他堅決不答應把蘭兒送人,堅持要一個人把蘭兒養大成人。為了蘭兒不受后媽虐待,他決定要等蘭兒長大成人后再娶。

  他背著蘭兒上山去干農活。到了地頭,找個干凈地方把她放下來,讓她在他視線茫圍內自己玩耍。收工了,再背著蘭兒回家。

  晚上他怕蘭兒蹬被子受涼生病,睡覺時他把她抱在懷里。他給她洗澡,換洗衣服,晚上半夜起來給她把尿。

  為了女兒,他不能出去打工掙錢。為了讓蘭兒生活的更好點,他做完自家的農活,就去幫那些有人出去打工的人家打零工,努力地去多掙錢。

  白天,有蘭兒嘰嘰渣渣說過不停的相伴,他還不覺得孤單。夜深人靜,蘭兒在她旁邊睡著了。他一個人,除了自言自語,說話的人都沒有,倍覺孤單。

  正當壯年的他,也有生理的需求。他好想有個女人在她身旁,陪她說話,一起睡覺,一起生活。隨著著蘭兒漸漸長大,歲月的不斷流失,他越發的覺得孤單,寂幕,失落。

  蘭兒13歲時,女性的特征開始涌現。蘭兒的胸部開始慢慢始隆起,下身也更加豐滿,中間的那條嫣紅色的,細細的勾縫越來越明顯。當蘭兒的乳房已經成型之時,蘭兒下身的饅頭上,也開始長出稀疏的卷毛。屁股也越來越圓,越來越大,越來越翹。

  發育后的蘭兒,長的越來越像她的母親。這更勾起了他對女性的思念,對性的渴求,他甚至把蘭兒作為他性幻想的唯一對象。

  為了滿足自己這種畸型的性需求,他故意不與蘭兒分床睡。晚上睡覺時,他故意不叫蘭兒穿內衣睡覺,任由她還是按小時后在農村時就養成的,裸身腄覺的習慣那樣,脫光了衣物睡覺。

  后來蘭兒初潮來了,他教她用上衛生巾后告訴她,以后來月經的時間,要穿著內褲睡覺,干凈了就可以不穿了。他就樣誘導著蘭兒。

  直到現在,蘭兒還是光著身子跟他睡在一張床上。雖然二人是各蓋各的被子,但在大多數的時間里,睡到最后,二人都在一個被子里。不是蘭兒渷進他的被子里,就是他把蘭兒拉進被子來的。

  實話實說,多數時間里,還是蘭兒主動渷到他被子里的。這當然是他長期的,連續的,不間斷的精心培養的結果……。

  蘭兒10歲前,他對蘭兒的愛撫,可以說是不帶任何雜念的,長輩對小輩,父親對女兒的真愛。蘭兒10歲后,他對蘭兒的愛撫就帶有了性的色彩。他依然如故,在給蘭兒洗澡時,在床上睡覺時撫摸蘭兒。

  他把蘭兒當做他性幻想的對象,開始頻繁地自慰。他利用蘭兒少女的無知和好奇,故意向她展示自己倔起的肉棒,引誘蘭兒摸他的肉棒,幫她自慰。進而發展到利用蘭兒身體的私密處自慰的地步。

  一開始,他只是想通過撫摸蘭兒的身體來釋放自己的欲火,解決自己的性機渴。但他決沒有更進一步的打算,他沒有想過要真正地占有蘭兒的身體。他也知道如果走過那一步,那就是真正的不可挽回的倫亂了。

  他沒想到,在他無數次的引導和實際操作的調教下,蘭兒己經從量變到了質變。本來就對愛情好奇、蒙憧、向往的蘭兒,盲目地決心要將自己獻身于他。所以,蘭兒才會從不反感他在她身體上的撫摸、自慰。縱容他在她身體上實施的一切性行為,有時還主動暗示他去進行。

  例如有時蘭兒月經來了,肚子疼痛,蘭兒就會撒著嬌要他用手幫她按摩小肚子,有時還會要他撫摸她的乳房。反過來,蘭兒對他性騷擾行為的不反感和縱容,又讓他越來越沒有了顧忌。

  可以想象得到,在這樣畸型的生活方式下,任何一個男人,如果在身邊躺著個一絲不掛的,對你百依百順的,一起生活了十多年的豆蒄少女,不走歪路都不行。更不要說蘭兒父親這樣,一個早有預諜的王老五了。

  任何一個沒有其他親人、朋友,從三歲起就在這種畸型的環境下成長的少女,不可能不會被這個男人潛移默化,然后讓自己不知不覺的,自覺自愿的成為這個男人的“性伙伴”。

  可以這樣地說,一開始是父親培育,誘導的蘭兒;后來是蘭兒開始影響他了。結果是倆人在倫亂上達成了默契,掃清了一切障礙。

  倆人要想真正進入實質的性愛倫亂,只是尋找一個合適的時機而己。猶如干柴碰到烈火,一觸及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