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多彩多姿


多彩多姿

作者:納豆 字數:9382字 txt包:

我叫徐雅儒,28歲,單身,目前是某貿易公司的職員,現在住在信義區某 一棟高級公寓。

這天,才剛送走了在我住處溫存的男友——國仲,忽然間,打來一通通知要 開高中同學會的電話……

在唸高中時候,是獨生女的我和父母及二叔一家(二叔、二嬸,還有他們的 兒子——徐尚明),總共六人,一起住在新竹一棟3層樓的平房。雖然貴為獨生 女,應是爸媽手上的掌上明珠,但由于家境拮據的關系,卻也沒有太多太好的享 受。不過爸媽的管教方式相當開明,并沒有給我太多功課上的壓力,使得我一個 女孩子對于新奇的事物總是勇于嘗試,也埋下了我對性開放的種子。

由于父親是泥水工人,所以有時連星期天也要出門工作,而母親在家中做零 工貼補家用,二叔夫妻倆則是在住家附近經營早餐店,表弟尚明小我一歲,正要 唸高中。

記得是高一升高二的那年暑假吧。某一天,父親因為接到工作,所以一大早 就出門去了,二嬸也因為母親生病回娘家去探病,堂弟尚明則和同學一起出去打 球,所以整個家中只剩媽媽、二叔和我。

這天下午吃過午飯后,午后的暖風讓我覺得昏昏欲睡,于是回到二樓自己房 間,倒頭便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好像朦朧中聽到女人呻吟的聲音,是那么 的熟悉,卻又認不出來,而當我坐起身來后,又消失的無影無蹤,于是在好奇心 的驅使下,我決定一探究竟。

我悄悄走出房門,聽到從爸媽房間有話聲傳出,于是躡手躡腳的走到爸媽房 間門前,只見房門虛掩,并沒有關牢。

我輕輕把門推開一個小縫,只見全身赤裸的二叔背對著我,在床上壓著一絲 不掛的媽媽,下半身粗黑的肉棒正隨著身體的律動進出著媽媽的陰戶,而媽媽因 為被二叔的身體擋住,所以看不見在門口偷窺的我。

「嗯……阿旺……我……我們這樣……對……對不起阿德……喔……喔…… 好爽喔……」

媽媽被干得性起,兩條玉腿盤住了二叔粗壯的腰身。

「嘿嘿……我這是弟代兄職,又有什么對不起大哥了……」

「哼……那……那美香呢?」媽媽有氣無力的呻吟著。

「哼……別提她了,也不知道吃錯了什么藥,已經好長一陣子都不讓我碰她 了,她這樣又對得起我嗎?」二叔頓了頓,接著淫笑著說:「不過也因為這樣, 我才干得到我這個美麗又騷浪的大嫂啊!」說完,又是一陣埋頭苦干。

「別……別說了……嗯……喔……啊……啊……喔……好哥哥……快……快 ……搞我吧……美死了……要……要來了……啊……」

這一場春宮秀看的我口干舌燥,雖然我心里知道二叔跟媽媽做這檔事是不對 的,但更令我關心與疑問的是,男女做愛是這么快樂與舒服的嗎?從前對于男女 之事,好像隔著薄紗看畫,似懂非懂,如今這場「實況教學」,一下子,讓我對 性又了解不少,內心深處甚至有些躍躍欲試。

就這樣看了好一陣子,我感到臉紅心跳,下體好像有什么東西流了出來,用 手一摸,竟然濕濕的。

我輕輕帶上門,此時腦子里一片混亂,想到的盡是二叔與媽媽做愛的畫面。

我深深吸了口氣,突然想到還有圖書館的書還沒還,于是匆匆收拾了一下, 飛也似的「逃離」家中。

當天我回家的時候已經接近傍晚,一踏入家門看到竟是媽媽與二叔在張羅晚 飯,才得知爸爸與二嬸都要明天才回來。

而看到媽媽與二叔兩人在準備晚飯時,有意無意間的眉來眼去,我心中隱隱 覺得不妥,卻又不知怎地說不上來。一瞥眼,只見一旁正值青春期的表弟尚明正 色瞇瞇的看著我。

因為夏天的關系,因此我都穿得比較清涼,下半身是運動短褲,上半身則是 一件白色運動t恤。加上我發育好,身高165,而且在國一升國二那年便開始 戴乳罩了,現在上圍是傲人的34d,對于這種好色的眼光已是見怪不怪。

若是在平常,我一定是一句「色狼!」就罵了出去。但今天遇到特殊狀況, 遭到尚明這樣的「侵犯」,我的身體竟然有些麻癢。

「我先去洗澡再吃飯。」我向媽媽喊了一聲。

到了浴室,我脫去衣褲,才發現內褲竟然濕了一小片。

接著把奶罩脫了,看著鏡子里的我,我不禁有些自愛自憐。雖然才十七歲, 可是鼓鼓的乳房已經像半個皮球一樣。雪白嫩滑的皮膚配上細細的腰身,再往下 看,是長著濃密陰毛的倒三角形。

男人們所謂的尤物,指的就是像我這樣的人嗎?我不自覺的用手摸了摸那地 方,只覺得有一股異樣的感覺,又麻又癢的。

我輕輕的撫摸著,不自覺的漸漸的由緩慢而快速,快感逐漸上升,然后越來 越快。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聽到媽媽在門外唿喚的聲音,于是匆匆洗了個澡,然 后出去吃晚飯。

當晚,大家各自回房就寢后沒多久,我就聽見一陣細微的腳步聲走上樓來, 接著是輕微的開關門聲,到這里,發生了什么事已經不言而喻。我忍不住又熘到 了爸媽房門前偷聽,只是這次房門緊閉,能聽到的只有二叔與媽媽細微的說話聲 及木板床因擠壓所發出「依依呀呀」的聲響。

悄立門外的我整個頭腦亂哄哄地,只覺得心跳加速,臉頰發燙。

突然,我把心一橫,決定也要試試這種銷魂的滋味,于是跑到表弟尚明的房 間,只見他全身上下只穿一條三角褲,身體仰躺呈「大」字型,已經睡得跟死豬 一樣。

我吞了吞口水,心想今天無論如何要把男女之事給弄明白,于是壯著膽子走 到尚明身旁,眼睛對著他三角褲的小隆起直瞧。

「怎么跟二叔size差那么多?嗯,大概是尚明還沒長大吧?」

我幫尚明想了個理由,但內心的好奇不減,于是隔著內褲,用手輕輕撫摸尚 明的小家伙。沒想到摸沒幾下,小家伙居然開始漲大變硬,將三角褲頂的跟個小 帳棚似的。

我看看尚明還睡得很熟,也不知哪里生的膽子,居然一把將他的內褲給脫了 下來,露出一根約十來公分的粗壯肉棒。

「這樣的東西要塞進來嗎?感覺會怎樣?會痛嗎?還是……」我坐到床邊, 雙手輕輕撫摸套弄著尚明的大炮,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表姐,你發春了喔?」尚明居然突然坐起,一把將我抱住,原來這死家伙 早就醒了。

我像是個被人當場逮住的小偷,馬上掙扎的要站起來,無奈尚明有力的雙臂 如鐵鉗般的緊緊將我夾住,此時聞到表弟濃厚的男子氣息,不禁有些意亂情迷。

尚明看我神情有些恍惚,開始了對我的侵略。他一手隔著輕薄的t恤慢慢搓 揉著我的乳房,另一只手則伸進我的運動褲內搜尋我濕潤的花瓣。

「不行,阿明,我們……」欲迎還拒的我話還沒講完,尚明溫軟溼熱的唇已 經貼了上來,我只得半推半就的開始吸吮他的舌頭。

在接吻的同時,尚明開始解除我身上的武裝,沒幾下子,我身上的衣物已經 給尚明脫的一絲不剩,這時他反而像個藝術家般的欣賞我成熟的胴體。我給他看 得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這還是我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赤身裸體。

「喂!你,你黃色書刊還看不夠啊?」我紅著臉罵他。

我知道尚明的抽屜深處有放好幾本黃色書刊,雖然我還不至于去向二叔「報 馬子」,但當時只覺得這事是羞恥、骯臟的。

尚明淫笑數聲,俯下身來,一嘴含住我的右乳頭,右手則搓揉我的左胸,手 指還不時輕捏著奶頭。

「表姐,妳的奶子好軟,好好摸喔。嗯……」尚明嘻嘻笑著。

「嗯……」我全身一顫,就像是兩股電流從奶頭傳來,五、六分鐘后,兩粒 奶頭都已高高翹起,快感充斥著全身,只覺得小腹熱烘烘的,下體有些麻癢。

「喂!你……你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對不對?」面對尚明純熟的技巧,我若 有所思的叫道。

「嗯,表姐你很有天份喔!」說完,尚明已經埋頭到我雙腿之間,靈活的舌 頭游走在我花瓣四處,有時還輕輕用舌尖搔著陰核。

「嗯……尚明……尚明……不要……那……那里……喔……」我嘴里輕喊著 他的名字,想要阻止,沒想到浪水已經一陣陣泄了出來。

就這樣舔了一陣,尚明見時機成熟,用陽具頂著我濕潤的陰戶,問:「準備 好了嗎?要進去啰!」

「就要像媽媽那樣了嗎?」我心里想著,忍不住閉起眼睛,點了點頭。

黑暗中,忽然一陣疼痛從下體傳來。

「好痛!」我睜開眼來向下瞧,只見尚明的陽具前端已經進入我的體內。

「表姐,別緊張,第一次都是這樣,放輕松。」尚明摸摸我的臉頰安慰我。

現在都騎虎難下了,我只得點了點頭,示意他繼續。沒想到尚明毫不憐香惜 玉,竟然又一口氣插入半截。

「啊!停,停,好痛!」這一下比剛才更痛得厲害,我臉色發青地叫停。

「表姐忍耐一下,等一下包妳舍不得叫停。」尚明又安慰我。

「不要了啦,你……你這壞蛋。」我竟然痛的流下了眼淚。

「表姐……是……是妳自己來勾引我的……而且……而且……如果不是妳想 試試這滋味干么來找我?」尚明見我哭了,不禁有些手足無措。

聽他這么一說,我想也有道理。

「嗯,好,你慢點。」想到媽媽那股銷魂樣,我倒不怕尚明撒謊騙我。

我咬牙忍痛,尚明的巨物終于慢慢整根進入我的體內,也累得我一陣香汗淋 漓,下體傳來一陣疼痛。

「嘿嘿……表姐,我要開始了喔!」

也不等我回答,尚明開始屁股輕輕上下擺動,陽具便在小穴里面一抽一送地 頂了起來,弄得穴里的淫水四溢,而且漸漸有了快感。

「嗯……嗯……這種滋味……好……好奇特……嗯……啊……我的陰戶…… 好癢……怎怎么會嗯啊……」心里正為這種感覺的轉變感到驚奇,嘴里忍不住也 喊了出來,而尚明像是受了我的鼓舞,慢慢加快抽送的速度。

「嗯……原來做這檔事……好……好舒服……再……再用力……哼……」我 忘情的輕哼。

我們姊弟二人互相合作,擺動著彼此的屁股抽送不斷,淫水也隨著抽送的律 動,源源不斷地流出,發出「責責」的聲響。

「表姐……妳……妳知道嗎?我好早就想上妳了……喔……」

「嗯……好……好……喔……喔……你……你這個小色狼……」

這小鬼,居然早就在打我的主意,而現今他如愿以償了。尚明抓著我張開的 雙腿,抽送了兩三分鐘,速度越來越快,鼻息也漸漸粗了起來。

「啊!姐姐……好……好姐姐……嗯……啊……我……我好像不行了!姐姐 ……我要……呃……」

尚明雖然已經有過幾次經驗,但畢竟還是年輕氣盛,無法持久,我只覺得陰 道里的陽具有些膨脹,忽然尚明急促地將陽具給拔了出來,從龜頭前端噴出一股 濃稠的白色液體,以優美的弧形落在我平坦的小腹上。

看到尚明這樣的舉動,我瞠目結舌,竟不知他為何要這樣。只見尚明一副滿 足的表情,而在我內心深處,反而好像隱隱約約有一股失落感。

尚明看到我這樣,笑著說:「哇,表姐,妳真的健教不及格喔!」

「什么意思?」我不解的問。

「妳不知道我為何要把寶貝拔出來,對不對?」

「嗯。」我點點頭。

「妳居然連這都不曉得,還好有我,否則以后妳給人占了便宜……」

經過這次跟表弟做愛的經驗,我對性這方面的知識才有了長足的進步,除了 一般正常的知識「姿勢」之外,尚明居然還教了我不少「怪招」,還好在我的嚴 格禁止下,僅限「口頭講述」,沒有「實地演練」。

不過從這天起,只要大人不注意,我們便會來上這么一段,尚明成了我的性 愛啟蒙導師。但這樣的日子并沒有過多久,二叔因為要跟人合伙做生意,在開學 沒多久,二叔一家人便搬到臺南去了。

多采多姿(2)意外的生日party

我有一個要好的死黨叫葉碧琳,雖然比我矮半個頭,不過長相與身材卻一點 也不輸我,身材苗條,腰身纖細,胸脯也是真材實料,再加上亮麗的外表跟開朗 的個性,即使她現在已經「死會」了,還是讓眾多追求者趨之若鶩。

現在我已經是高三的學生了,聯考的壓力與日俱增,如果只考到一所私立大 學,以家里的經濟情況只怕沒辦法繼續供我唸書,所以考上一所公立大學是我未 來一年的目標。

一個晴朗的星期天早晨,我正打算到圖書館看書,在一個紅綠燈竟與碧琳跟 她男朋友不期而遇,只見家瑞手上提著一袋禮物。

「嗨!雅儒,又要去圖書館啦!」家瑞跟我打招唿。

我笑著點點頭。

家瑞是碧琳前一陣子交的男朋友,聽說目前在某國立大學唸書,人長的很斯 文,我對他的印象不壞。

「唉呦,賢伉儷提著這一袋禮物要去哪兒啊?」我挖苦著問。

「難道妳不知道今天是文河生日嗎?」碧琳有些訝異。

謝文河是我一個高二的學弟,曾經追求過我,不過被我以準備聯考的理由拒 絕了,聽說現在還是很喜歡我,不過我并不想把心力花在男女感情上,所以也沒 什么注意。

「不知道啊,怎么了?」

「我們現在就是要去參加他的生日party啊,難道妳不去嗎?」

我搖搖頭說:「你們去就好,我還有書要讀。」

「唉呦,拜托,離聯考還有三百多天,又不差這一天,再說……」這一對夫 妻二人組開始游說我。

「人家又沒叫我去,我去了只有多麻煩人家。」

「妳要是去了,文河高興都來不及,怎么會嫌麻煩?」

「妳們都帶禮物去,我只有兩串蕉,這樣這樣不好吧!」

「還帶什么禮物?妳就是最好的禮物啦!」家瑞笑著說。

我白了家瑞一眼,眼見ㄠ又ㄠ不過她們兩人,在她們軟硬兼施之下,我只好 乖乖就范,沒想到這一去我竟然真的成了文河的「生日禮物」。

文河的父母都是生意人,家境相當富裕,住在郊區一棟3層樓的別墅里。

「哇!學姊妳……妳怎么來了?」文河相當驚訝。

我笑著說:「不歡迎我嗎?」

「歡迎歡迎,當然是……是那個很歡迎。」看著文河這副受寵若驚的模樣, 我心底忍不住偷笑了起來。

其實文河家境好,在校表現又是品學兼優,雖是獨子卻一點也沒有紈胯子弟 的樣子,倘若不是聯考壓力的話,搞不好在他熱烈的追求下,現在我已經是他女 朋友了。

文河家門一開,一陣嘈雜的聲音像洪水朝我們沖來。

「哇!學姊也來啦。」

「阿河,忍著點,不要凍未條啦。」

「嗨!學姊,學姊。」

一樓客廳已經來了好幾個文河的朋友,有男有女,打牌的打牌,打電動的打 電動,連打麻將都有,好不熱鬧。我認得其中幾個大概是跟文河同班的學弟與學 妹,向他們揮揮手,點點頭。

我跟碧琳一進門,吸引了全部男生的目光。碧琳穿一套淡黃色的洋裝,而我 則是緊緊貼著身體曲線的黑色牛仔褲跟t恤。

「怎么那么多人啊?文河的父母呢?」我跟碧琳咬了咬耳朵。

「放心啦,他父母今天一整天不在家,明天才回來。」

這時一個學妹過來拉住我的手,邀我一塊去玩牌,甚是親熱。

這個學妹跟我只是點頭之交,我不禁一怔:「何時我變的那么受歡迎了?」

轉念一想,文河追我的事情,在兩個班級間,幾乎連老師都知道,看來我是 沾了壽星的光了。

「嗯,妳們要玩什么?」反正要玩就玩個痛快,看書的事已經被我丟到了九 霄云外。

在玩牌的時候,文河又是糕點又是茶水的伺候著我,讓我有些不好意思。

「文河,你去玩你的,不用招唿我了。」我有些臉紅。

「沒關系,沒關系,反正」順便「嘛!」文河嘴里說著差勁卻令人窩心的理 由。

學妹們跟著瞎起鬧:「哇!文河好體貼喔。」「對呀!要是能當文河的女朋 友有多好。」「嗯!」對文河講的話,一雙雙關愛的眼神卻逕往我臉上射來,害 我頓時手足無措。

晚上吃完了蛋糕又玩了一會兒,已經9點多了,學弟學妹紛紛離去,頓時間 偌大的客廳只剩下文河和我。

我有些擔心的問:「咦!碧琳跟家瑞呢?怎么吃完蛋糕好像就不見了。」

因為白天我是跟碧琳一起坐家瑞的車來的,要是他們先走了,我恐怕就不知 道怎么回家了。

「他們剛剛跟我借了個房間在在樓上。」文河說話吞吞吐吐的,眼睛雖然不 敢直視我,視線卻在我身上游走。

「借房間做什么?」話才出口,我就覺得自己像個笨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還能做什么?

「我……我不是很清楚。」文河在裝傻。

我看著默默為我付出,又不求回報的文河,心中有些歉然。

我嘻嘻一笑,說:「他們是在做這種事嗎?」說著我蹲下身去,輕輕的撫摸 文河兩腿間堅硬的隆起,接著拉開拉鏈,將內褲拉到一旁,那根堅硬的肉棍像裝 了彈簧一樣彈了出來。

文河「啊」的一聲,不知怎地竟然不敢輕舉妄動,全身只有硬挺的肉棍一抖 一抖的,蓄勢待發對著我。

我看見文河這副模樣,心里暗笑,表面上卻板著臉問:「無故攜械,該當何 罪?」

「我棄械投降,麻煩學姐幫我繳械。」文河的回答也很妙,看來他已經開始 進入狀況了。

我嗯了一聲,先兩手緩緩的套動肉棍,舌頭輕舔龜頭四周,接著櫻桃小嘴一 張,輕輕含著漲紅的肉棍。

「嗯……好……好舒服……」文河顯然相當受用。

文河的長度適中,剛好讓我盡吞至底。肉棍塞得我兩腮鼓起,猴急的文河不 等我動作,兩手抓著我的頭開始擺動腰部,我想要抗議,無奈「有口難言」,小 嘴只得含住他的雞巴吞來吐去,嗚嗚做聲。

文河擺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嘴里還說些不干不凈的話,我苦于處在被動,嘴 巴開始發酸。

「啊……學姐……妳的小嘴好緊……含得好爽……我爽死了……真爽……唔 ……哦……大雞巴好……好舒服……喔……」

也不知是文河過于興奮,還是他本來就不持久,只覺得嘴里面的雞巴忽然脹 大,接著一股腥臭的精液盡數射在我嘴里。

這小子居然得寸進尺,雞巴也不拔出來,命令我說:「快!把這補品全部吃 了。」

我無可奈何,只好將這股濃稠的「補品」給吞了下去,才見文河笑嘻嘻的將 他那根汁液淋漓的肉棍給抽了出來。

我瞪了他一眼,罵道:「只顧你自己舒服就好啊?」

文河坐下來香了我一下,諂媚著說:「剛才我舒服完了,現在該學姐啦!」

說著就來脫我的衣褲。

我嗯了一聲,又罵:「都……都這樣了,你還叫我學姐?」

「是,是,我的好雅儒,好妹妹。」文河一邊哄著我,一邊把我們兩人身上 的累贅脫個精光,有些軟化跡象的雞巴晃呀晃得十分有趣。

我一手握著他不安份的兄弟,笑著說:「剛才耀武揚威,現在威風不起來了 吧?」

誰知我才一說完,那根肉槍像是大力水手吃完波菜,一下子又硬了起來。

文河哼了一聲,說:「敢小看我,看來得給妳嘗點苦頭。」說完把我撲倒在 地。我「啊」的一聲叫了出來,一方面是地板甚是冰涼,另一方面則因為這里是 客廳,我不由得有些慌張。

「文河,我們去房間做,好不好?」我嬌聲懇求。

「放心,沒有人會看到啦。」文河兩手小心翼翼地握著我一對豐滿的玉乳, 接著又說:「樓上那對說不定比我們還忙哩。」

文河的手開始在我成熟的玉乳上,肆無忌憚地游移滑動了起來,還不時地左 邊捏捏,右邊揉揉,靈巧的舌尖貪婪的在椒紅的蓓蕾上纏繞著,沒多久兩粒奶頭 都已高高翹起。

文河顯然是個老手,樂得我仰躺在地上,享受他純熟、周到的服務,嘴里輕 輕的哼著:「嗯……嗯……文河……喔……」

文河在我的雙峰間玩了一陣,開始轉移陣地,手掌像蜘蛛般的慢慢往下爬, 最后直闖那神秘的叢草小丘,弄得我嬌喘連連。

「好……好舒服喔……嗯……嗯……」

文河用手指在我胯間的陰戶中撫弄著,尤其是那兩片脹得肥厚的花瓣跟敏感 的花心,更是他攻略的重點,我舒服的直哼,雙腿越張越開,浪水也一陣陣泄了 出來。

「嗯……癢死人了……喔……文河……快……人家……想要了……嗯……」

我細聲哀求著文河辦正事,沒想到他一口就封住了我的嘴,我倆的舌頭交纏 在一起,忽然下體一陣快意,原來他已經把手指伸了進去,來來回回抽送著。

「唔……嗯……嗯……」

熱吻間文河悄悄地撥開我的雙腿,大雞巴在花瓣間胡亂地磨來磨去,我扭動 著嬌軀,配合著把桃源洞口撐開,只覺得性器麻癢難當,只想文河快點狠狠地插 我一番。

文河見我浪得有些可憐,手指才一抽出,在一旁暖身待命的兄弟馬上遞補進 來,并且緩緩地進出著。

「哇……雅儒你……你真緊……比阿惠還棒……」文河忍不住贊嘆。

文河口中的阿惠是他們班上的班長,就是來拉我打牌的那個學妹,臉蛋身材 都還不錯。

「壞……壞蛋……你……原來你……那么花……喔……」

「我可愛的親親雅儒,可……可是她來找我的,可怪不了我……唔……」說 到這里,文河加快了力道與速度。

「啊……死家伙還……還真會玩……喔……再……再深點……嗯……對…… 對……啊……」我雙眸緊閉,喉嚨里發出歡愉的浪哼,豐滿的玉乳隨著節奏上下 擺動著。

如此正常的體位進行了一陣,文河將我的左腿架到肩上,讓我側著身子,又 開始一陣猛攻。

「啊……再來……嗯……好……好文河……還……還要……以……以后…… 也是……喔……好……好美喔……啊……要……要死啦……」我舒服得亂叫。

不知是不是因為太久沒做愛了,還是文河天生神力,只覺得跟文河的感覺比 以前美得多了,我被插得語無倫次,而文河也加足馬力,沖向最后關頭。

「唔……要……要去啰……啊……」文河急促的說。

「好……好……今天沒……沒關……啊……」我話都還沒講完,文河火熱的 陽精已經射入了我體內深處,我只覺得陰道深處一陣酸麻,接著一陣陰精狂泄而 出,也達到生平第一次高潮了。

我軟弱無力的躺著,全身骨頭像是散了一般,心里卻想著另一回事:「原來 這就是泄精,沒想到感覺竟然這么美。」以前和堂弟尚明做愛時,雖然快樂卻總 覺得缺少什么,原來就是這個。

「舒服嗎?」文河溫柔的問。

「嗯,你可是讓我泄……泄精的第一個男人。」我嬌羞的回答。

「喔,那妳打算如何謝我?」

「你……你好壞喔,得了便宜還賣乖!」我做勢要捶打他的胸膛。

文河卻一把將我抱了起來,說:「我們到房間去,別著涼了。」

到了房間,他把我放在柔軟的床上,看我臉有倦意,溫柔的說:「妳先好好 休息一下,待會兒繼續。」

我白了他一眼,拉了條薄被蓋在身上,沒多久就沉沉入睡,渾然沒想到這小 子居然另有陰謀。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朦朦朧朧中好像有個裸男貼在身上,兩個手掌握著我豐 滿的雙乳,又親又揉的,一股火熱的觸感在大腿內側劃來劃去,一下子我的神秘 花園又開始鬧水災了。

「嗯……嗯……喔……」我嘴里哼著,心想既然文河想玩游戲,我就跟他玩 到底,繼續裝睡。

接著我只覺得兩只腳給人抬到肩上,到這里我硬是閉著眼睛不去理他,沒想 到一根龐然巨物跟著往我下體塞,一下子就直沖至底,「啊……啊……」我只覺 得好脹、好充實,難道剛剛文河跑去吃壯陽藥了嗎?

我忍不住睜開眼睛一看,登時嚇得叫了出來:「你……你是……怎么會…… 啊……」現在跟我做愛的居然是家瑞。

「意外嗎?給妳個驚喜。」家瑞嘻嘻直笑。

「這……這……文河呢?碧琳要……要是知道了。嗯……啊……」雖然我對 家瑞印象不壞,卻也不喜歡煳里煳涂挨一頓插,更何況可能與好朋友反目。

「放心,我跟文河講好要……要交換的。」家瑞想要用行動軟化我,每一下 都深入至底,而我的理智還在做最后的抗爭。

「啊……這……這怎么可以……碧琳……碧琳要不高興的……嗯……」

「碧琳也同意的啊……碧琳跟我說妳……妳唸書……唸的很煩悶……想搞男 人……不……不是嗎?噫……所以她還特地叫我好……好伺候妳哩!」家瑞嘴里 說著,動作可也沒停。

天啊!沒想到碧琳居然把我對她的私房話跟家瑞說。

「唉呦……這……這……碧琳出……出賣我……唔……算了……再……再來 ……啊……快啊……」反正木已成舟,我已經不打算再做無謂的抵抗。

「嗯……我以前就覺得妳很浪……果然不錯。」家瑞見我乖乖就范,更是高 興到了骨子里。

我雙手纏抱著家瑞,豐盈的肥臀不停上下扭動迎合著他的抽插,享受著雞巴 的滋潤。

「啊……啊……再快點兒……哎唷……快……好……大……雞巴……舒服死 了……再重……一點……嗯……了……啊……呀……美死人……了……啊……」

家瑞聽到了我的浪叫,淫興大發地更加用力抽送,直把我的穴心干得陣陣酥 麻,快感傳遍全身。

「哦……好舒服啊……真是愛死妳的穴了……雞巴被夾得真是舒服……」

我不時低頭,將視線瞄向家瑞那粗壯的陽具兇猛地進出著我的小穴,如此一 來,視覺與觸覺都得到極大的享受。

「家瑞……人家會被你的大……大雞巴搞死啦……人家喜歡你的雞……雞巴 ……哦……隨便你愛怎么玩就怎么玩……大雞巴哥哥……喔……」

整個房間里,除了我放浪的呻吟聲外,就只有雞巴抽送「卜滋、卜滋」的聲 音,舒服的美感就像是坐在云霄飛車往下直沖。

「哎呀……好哥哥……人家來了……要……要來了……啊……」

我雙手緊抓床單,頭部向后一仰,嬌叫一聲,一股溫熱的陰精直泄而出,家 瑞受了我的刺激,卯足全力最后沖刺,沒幾下大量熱唿唿的精液射出,射入我的 體內。

我倆完事后,床鋪上沾著精液及淫水的床單濕了一片,家瑞緊摟著我,露出 滿意的微笑。

這時隔壁傳來一聲浪叫:「啊……快!再快……啊……要去了……啊……」

正是碧琳的聲音。

(完) >]

上一篇: 家族秘密

下一篇: 親愛的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