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母親和獨生女

貴和子看眼前的健壯年青人,臉色突變。因為對方的言詞太唐突。
  女兒的男友田代弘史又說一遍同樣的話。
  “三十歲的女人聽說是最想性交的。”
  弘史在心里想,貴和子驚訝的表情非常有趣,美麗的臉是在任何情形下都漂亮。
  “媽媽的身體也有癢的時候。那么我來怎么樣?我不是一點經驗也沒有,也許能對你有些好處┅┅”“你是不是瘋了!”
  “是那樣嗎┅┅”“而且┅┅你也不要叫我媽媽!”
  “因為,我叫你貴和子小姐不是更奇怪嗎?叫老師又太見外了。你是我朋友的媽媽,叫媽媽最有親切感,我想還是最合適。”
  貴和子沒有眨眼的看獨生女靜香的男朋友。
  建造在南青山的大廈公寓,從最高層房間的窗戶,能看到神宮外苑或東宮御所的深綠色樹林,貴和子發覺自己是在不可思議的空間,內心感到一陣不安。
  《這個年輕人難道是外星人?┅┅》她確實有了這樣的感覺。
  弘史慢慢站起來,向貴和子坐的沙發這邊走過來。貴和子拿起手邊的水晶大煙灰缸做了準備,本來年輕人還帶笑容的臉突然變兇惡。在大瞳孔里小小的反映出貴和子恐懼的表情。
  貴和子感到壓迫感產生怕意。她在年輕時有做模特兒的經驗,有出眾的身材又極性感的肉體,雖然有一六五公分的身高,但對方的青年比她高十五公分。
  “我要大聲喊叫了!”
  “沒有關系!┅┅“高級名牌的著名設計師,白天被強奸”電視或周刊雜志一定很喜歡這個事件!”
  他說話的口吻像說別人的事,本來要投擲煙灰缸的舉動,頓時被強大力量給抓住了。
  “求求你,不要這樣,不要粗暴┅┅”在這以前的強硬態度一下就瓦解,貴和子開始哀求。
  “那么,你給我干嗎?”
  弘史的表情又恢復柔和。
  “那種事怎么可能!你是靜香的朋友呀!我女兒是愛你的,還說過可能會和你結婚。和這樣的你┅┅而且你和我的年齡差的太多了。”
  “我想性交和年齡是完全無關,而且我也沒有決定是不是要和靜香結婚,她也只有十六歲,我也是剛到十九歲。”
  弘史把曾經做過時裝模特兒的貴和子的身體摟過去時,貴和子像倒下去似的倒入青年人的懷里。當不知何時雙手圍住腰,用更大的力量把她抱緊時,她聞到他身上的男人特有的雄性味道。
  《有危險!┅┅》這樣想到時,弘史的嘴巴已經近在眼前。
  “不要!不行呀!┅┅”想用力推開他,可是被強健手臂抱住的身體,動也沒有動一下。有煙味的嘴壓在她的嘴上,可是貴和子堅決的閉上嘴,青年人的目標從嘴轉向耳朵。
  “啊!┅┅”從耳朵到頸部是在身體敏感的部位中也是最敏感的地方。貴和子是在讀國中時學會手淫的,當時用手最先摸的地方就是耳朵。
  令人顫抖的快感從耳朵后面產生。弘史很快就發現貴和子的反應,于是交互的舔左右雙耳,所謂舔也只是用舌尖和唇像掃地一樣的騷癢而已。吹在耳朵上的火熱唿息使她感到有如強烈的電流通過身體。
  “啊啊!┅┅唔唔┅┅”因為不像發出聲音,所以沖破嘴唇漏出來的聲音,更顯得甜美和無法忍耐的樣子。年輕人把小手指輕輕插入耳孔里。
  當初想要推開弘史的雙手,不知何時用力抓住弘史的襯衫緊靠在他身上。
  弘史冷靜的觀察對方的反映,判斷狀況。說實話,他完全沒想到三十四歲的著名時裝設計師,又是靜香的母親會這樣輕易就對他的暴行有反應。原以為對方會有相當強烈的反抗。如果真的大叫,還真不知該怎么辦了。
  貴和子是在二年前離婚,因為她太美又加上第一流設計師的身份,反而成為男人難以接近的人了。她和有契約的著名成衣公司的董事長也曾經有過謠言,但完全不出謠言的領域。雖然有各色各樣的男人圍繞著她,但自尊心特別強的貴和子,在追求的男人們之間只是巧妙的應付,建立起現在的穩固地位。
  而且更重要的是獨生女靜香正到了十六歲的最困難的年齡。因此貴和子關于和男人的性關系也特別的慎重,可是實際上,三十四歲的年齡也是使她常常會非常想念男人的年齡。喝一點白蘭地有醉意時,貴和子每次都像做夢的少女,在心里幻想著男人用手指安撫火熱的陰唇。可是不知為何到高潮泄身的剎那,男人的面貌會變得模煳曖昧。不久后,在她心里幻想的畫面會變成粗壯的男性性器。傘狀而發出光澤的龜頭,如網狀的血管,有果汁瓶粗的肉棒,裝有兩個圓球如吊鐘般的皮袋┅┅貴和子想像粗大的肉棒插入自己秘洞里的情形,有如身體在波濤中起伏,可是缺少什么東西。那是被擁抱的感觸和實際上摸到男人肌肉的感覺。
  就在這樣的時候,獨生女靜香介紹她的男朋友,他是叫田代弘史的十九歲青年。在距離貴和子的家不遠的青山一丁目有一棟大廈,其中有一部份是各種診所集中的地方,貴和子就在那里看過田代牙科醫院的看板。弘史就是這家醫院的獨生子,現在是為報考醫學院正上補習班準備中。
  曾經向靜香問過她們的往來是什么程度,但好像目前還僅是普通的朋友。靜香也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過∶“我愿意和他結婚┅┅”同時做母親的貴和子對這個很帥的青年也產生好感。有一天夜晚,當幻想男人的影子用手安撫陰唇時,腦海里突然出現弘史的影像。從此以后,貴和子自慰時就幻想弘史的肉體。就是這個弘史突然趁靜香不在時追求貴和子。耳朵被舔,耳孔受到騷癢時,貴和子的腦海里變成空白。當他從上衣上撫摸乳房時,貴和子突然清醒過來,陰戶附近的嫩肉抽序搐,使她的心跳更加速。
  “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貴和子的聲音低沉而含煳。
  這種樣子如被靜香看到該怎么辦┅┅產生無法形容的恐懼感。可是想推開他,身體也用不上力量。不知何時他已解開上衣的鈕扣,弘史溫熱的手從乳罩的邊緣侵入,接近形狀美麗的圓圓乳房。
  自從和丈夫離婚后,沒有被男人撫摸過的突起物,輕微的顫抖,被手指捏弄的乳頭,立即敏感的反映開始變大。
  “不要┅┅我不要!女兒會┅┅”“靜香今天有社團活動,要很晚才能回來。”
  聽到這句話的剎那,貴和子不知為何唿一口氣,這樣一來精神開始松懈,反抗的力量迅速消失,可是并不能因此就聽從女兒的男朋友擺弄,究竟是不能放棄反抗的態度。
  “不要!┅┅不要!”
  貴和子只有做這樣抗拒是她自己唯一的義務,反覆的說無力抵抗的話。
  當被抱到沙發上時,貴和子毫無能力抗拒的倒在沙發上。寬大的裙擺散開,幾乎會刺眼的黑色內褲,更煽動年輕人的欲情。他的褲前已經異常的隆起。貴和子的眼睛看到那隆起部位后,又急忙轉開視線。
  《好大呀!┅┅》面臨被奸淫的危險,但貴和子還明白的意識到年青人肉棒的形狀。過去常在腦海里想像的堅挺肉棒,現在就呈現眼前。
  貴和子的全身像點燃炭火一樣立即火熱起來。在心的某處想到大概不會被殺死,所以也有一種安全感。可是另一方面也想給這個年輕人多看一看的心意。春初去巴黎時買的丹尼爾牌黑薄內褲,就是女人看了也會感到性感。
  弘史的視線向上移動。從移向上的乳罩下,有彈性的乳房像似用擠的露了出來。
  貴和子想用雙手掩蓋胸上的隆起部位時,弘史彎下身體壓住她的上半身,把擠出來的一個乳頭含在嘴里。
  “不行的!啊┅┅喔┅┅”強烈拒絕的話,因刺激到腦頂的快感,幾乎無法說成一句話,雖然如此還為了要拉開女兒男朋友的頭,拼命的抓他的頭發。
  弘史將手伸進裙子深處,手指尖在內褲上形成的細溝上輕輕的撫摸,貴和子發出小小的尖叫聲,去抓弘史的手,可是手指尖仍強迫的在裂縫附近上下游動。
  “不要┅┅不要┅┅住手┅┅”可是他完全沒有理會貴和子的抗議。貴和子本身已經無法抗拒來自乳房或陰唇傳來的銳利快感。
  如果就這樣能把身體交給他,任由他愛撫不知會有多么爽快┅┅不知為何就是用不上力量。
  為了拒絕在大腿上游動的手,用力挾緊時,好像是主動的讓年輕人的手停留在那里,不得已分開大腿時,他的手則微妙的活動著。貴和子的粘膜已經完全被自己吐出來的溫熱蜜汁潤濕。因為自己能感覺得出來,所以明確的覺察出自己逐漸地任由弘史擺弄的樣子。
  而且,又不知在何時,抗議的聲音變成火熱的喘氣聲。
  “啊┅┅啊┅┅不要了┅┅唔唔┅┅”弘史知道靜香的母親貴和子的內褲中心部份已經完全濕潤時,完全有了信心。克制自己急燥的心,用舌頭慢慢舔著開始變硬的乳頭,手指同時在內褲已經濕透的肉溝上活動。偶爾感到貴和子想推開弘史身體的力量時,就在極敏感的突起部位輕輕撫摸,貴和子就會猛挺一下腰,全身也微微顫抖。不久就放棄抵抗的態度變老實了。
  弘史故意把大腿間變硬的肉棒壓在貴和子的大腿上。柔軟又有彈性的肉感,使得硬挺的肉棒更增加力量。
  弘史對自己的肉棒是有相當大的信心。十七歲時被玩伴帶去妓女戶。他就在那里失去童貞,而陪他的妓女就贊美從來沒有見過像他這樣雄偉的陽莖,試著去另外一家妓女戶時,任何妓女看到弘史硬挺的肉棒都會驚嘆,從此以后就對女人有了信心。
  貴和子知道壓在腿上的硬東西是夢中的雄偉雞巴時,唿吸立即開始急促。張開嘴時,弘史馬上把舌頭伸進去,貴和子雖然掙扎著想吐出弘史的舌頭,但從內褲上被他用力撫摸兩腿間敏感的突起時,就不由自主的扭動舌頭。
  就好像等待這個機會,弘史粗魯的吸吮她的舌頭。兩個人的舌頭好像軟體動物般的溶化在一起。不知何時貴和子的身體躺在代替床的沙發上。弘史的堅硬肉棒不客氣的壓在大腿間隆起部位上,大概是本能的關系,貴和子在自己都沒有感覺的情形下,將快要溶化的秘唇壓在弘史的硬東西上,微微的扭動腰身。
  那是非常美妙的感覺,從身體內部有熱溶液不停的流出來,把薄薄的絲質內褲弄成濕濕的。
  在貴和子腦海的角落里,想到和丈夫相愛時的堅硬雞巴,在腿間濕潤的肉唇碰到硬東西時,那種美妙的感覺和快感又復蘇了。
  《啊!想啊!想盡情的性交啊!┅┅》雖然這樣想,可是以現在的立場,并不是能輕易那樣做到的狀態。對方是年輕女兒的男朋友,而自己是將要被奸淫的被害者。
  對!就做出那種樣子吧!這是沒有辦法的事,究竟是敵不過男人的力量┅┅為接納這樣的快樂,有幾個正當的理由在貴和子迷煳的腦海里閃過。
  “你再抵抗也是沒用的。”
  聽到弘史充滿信心的話,幾乎就要點頭答應。為徹底的裝出被害者的樣子,必須要抵抗到最后關頭才行。
  既然那是在做戲┅┅“求求你,聽我說,做了這種事情,以后就無法見面了。不僅是和我,也不能見靜香了,不,我不答應你們見面!”
  “道理也許是那樣吧!不過媽媽也一定會見面。不,是想見面和我性交的。”
  “不準你胡說!”
  雖然嘴里在反駁,但在心里也想到,那也許是事實吧。
  任何時后在自己須要的時候,如能和男人盡情的享受到性交┅┅對性交的欲望,最近感到特別強列,但不能因此就隨便聽從沖動的年輕人之要求。她有立場、有自尊,還有面子啊。
  “現在停止就不會后悔了,求求你!”
  可是,弘史很巧妙的把體重壓在貴和子身上,首先使她無法動彈,剝去上衣的奶罩。
  “哦!果然和我想的一樣,好美的乳房。”
  弘史發出興奮的聲音,凝視美麗隆起的雙峰。
  大概是平時就相當的注意保養體形,怎么看也不像三十四歲有十六歲女兒的母親。也許是十八歲就生了小孩,身體的線條一點也沒有改變。
  弘史彎下身體,把又熱又濕的舌頭在起伏不停的乳房爬動。那種技巧美妙的絕不像剛剛只有十九歲的年輕男孩的舉動。先從有如白饅頭的雙峰根部慢慢的舔,然后逐漸的向上移動,而且用不同的方法,隨著接近乳頭,在隆起的乳暈部份吸吮得發出“啾啾”的聲音。
  有無比的強烈快感,刺激貴和子最神秘的部份,使她那里火熱的難受,貴和子現在確實知道用自已的手指所得的快感,和現在比較那是多么為不足道了。想拼命的忍住聲音,但無論如何都抑制不住的漏出來。
  “啊!啊┅┅啊!┅┅”一但像決堤一樣的漏出聲音后,就無法再停止了。
  弘史的舌頭在左右乳房之間不停的移動。舔一下左邊的乳頭并吸吮時,用左手仔細的撫摸右邊的乳房,還用手指搓弄乳頭。現在大腿間,雖然是從衣服上,有男人的硬雞巴壓在上面。所以貴和子的身體是到處都引起性感,不斷的抽搐,雙腿間粘膜的裂縫,因里面流出來的濃厚花蜜而滋潤,散發出很濃的女人味道,薄薄的內褲緊緊的貼在裂縫上,有時還會陷入而碰到里面的肉唇。
  弘史就這樣玩弄一陣后,知道貴和子已經沒有反擊的意志時,這才抬起上半身,以陶醉的表情看著美麗的雙峰。
  “這樣可以了,放過我吧┅┅”貴和子還在設法保持面子,才勉強這樣說出來。
  “這絕不是你的真心話吧?”
  弘史稍許向下退,然后不給貴和子站起來的機會,就巧妙的把裙子撩起到腰上,貴和子急忙想用雙手掩飾內褲,但被弘史阻止了。腰肉被他用力抓住感到很痛,發出輕微的尖叫聲。
  “你不能打擾我享受快樂。”
  弘史這樣說完了之后松開雙手,縣在掩蓋貴和子下半身的,只有貼在圓滑腰上的薄內褲而已,富有伸縮性的黑色內褲幾乎形成倒三角形的細線,僅能蓋住那一道肉縫,甚至不是在掩飾,而是陷入裂縫里形成帶狀,旁邊露出黑毛,變成非常性感的樣子。
  弘史把手指變成鉤狀,勾住內褲最窄小的部份拉了兩三下,有一種疼痛而說不出的騷癢感襲擊貴和子。
  “已經濕成這樣了。”
  青年人坐在地板上,瞇起眼睛欣賞在眼前展露的美麗時裝設計師雙腿的根部。
  “饒了我吧!就這樣┅┅喔┅┅”細弱的女人哀求的聲音,能刺激男人欲望的效果,但缺乏制止的力量。
  弘史伸直很長的腿,迅速脫去牛仔褲和內褲,被壓迫關在里面的引以為傲的肉棒,爽直的表現得到解脫的喜悅,像跳動一樣的跑出來,從尖端有透明的液體成一條線在空中飛舞。弘史滿意的看自己怒狂的肉棒后,才抬起身體,將貴和子可以說是最后防線的內褲拉下去脫掉,也把圍繞在腰上的裙子脫去。
  三十四歲的美麗裸體躺在沙發上的情景,很像哥雅筆下的裸婦像“赤裸的瑪赫”雖然還用雙手掩蓋大腿的根部,但從下面看女人完美的肢體,充滿能刺激任何男人情欲的魅力,從腳踝到小腿的細小相比,膝部上到大腿富有彈性的美感,柳腰和屁股的圓潤,肩到手臂的美妙曲線,形狀完全沒有走樣的乳房┅┅每一部份都比弘史過去看過女人的肉體,優美而有挑撥性。
  弘史把緊緊靠在一起的雙腿用力分開,身體就進入那里的空間。用雙手掩蓋的肉縫就在眼前,可是弘史并沒有想強迫的讓貴和子的雙手離開那秘境,用舌頭去舔膝部內側的雪白皮膚。
  聞到甜甜酸酸的味道,弘史像掃地一樣的向上舔,蠕動的舌頭慢慢向上去時,本來像尸體一樣的貴和子的裸體,開始緩慢搖動,有如薰衣草的香水味越來越強,貴和子終于把掩蓋在秘處上的雙手,伸向空中就好像在尋找什么。
  細長的黑色叢草,圍繞著陰唇的溝邊,那不像成熟女人的,倒像是少女的陰影。因此反而顯出生動的性感。
  弘史想像他堅硬的肉棒插進肉縫里時,靜香母親的狂亂模樣,和迎接肉棒時會扭曲的裂縫,不由得露出微笑。
  要一面看一面干,也要貴和子一面看一面弄┅┅《一定要實行!┅┅》弘史這樣說給自己聽,黑色的陰毛在眼前輕飄飄的搖動。
  覺得那是美麗的裝飾品,在草地上隆起的恥骨足夠使弘史滿足。恥骨適當的隆起,更覺得性感,也是弘史喜歡的。三角地帶貧嵴的女人缺乏性感,這是他從前的經驗得到的結論。
  用嘴唇和舌頭在大腿根內側蠕動,同時用右手指撈起裂縫表面形成如膜的愛之愛液。
  “唔唔┅┅啊┅┅”貴和子的腰振動一下,味道更強烈了。
  原來如此,剛才以為是香水的,原來是她本身的那里的味道┅┅已經無法忍耐,弘史猛烈的把舌頭送到裂縫中。
  “啊!不要!┅┅”貴和子發出小小的尖叫聲,但很奇妙的雙腿分開的角度更擴大,形成淫穢的舌頭更容易活動的狀態,弘史用舌尖開始尋找突起部,那是隱藏在草叢禮,可是用舌尖碰到時,就如像等待此刻般的立即膨脹,從裂縫中伸出來主張自己的存在。弘史的舌頭不是舔,是用舌尖在掃,以似接觸不接觸的感覺,如刮動空氣一樣的輕輕掃過。
  “唔唔┅┅唔唔┅┅不要!┅┅”貴和子的腰挺起,就如同追逐弘史的舌頭,但舌頭又輕飄飄的逃走。
  “啊┅┅啊┅┅啊┅┅”貴和子使蜜液溢出,迫切的喘氣。兩個人的接觸只有弘史的舌尖,所以不斷要求更強烈刺激的貴和子之粘膜輕微的顫抖,從體內深處溶化出來的媚液,使那陰唇里充滿蜜汁。
  難耐的感覺使貴和子喘氣、苦悶,最后終于哭起來。
  《已經不能忍耐了。快來干呀!用你那大雞巴插進來吧!┅┅》如果能這樣說不知會有多么爽快。但那種話就是死也說不出口。我須要徹底的假裝可憐被害人的樣子。貴和子在不知不覺中用雙手握緊自己的乳房,騷癢感強烈時,就好像為了制壓那種感覺不停的揉搓。弘史仔細的觀看她那種舉動。
  對!她也許就是這樣手淫的┅┅這樣想了以后,就忍不住拉著貴和子的手,引向她自己的陰核上,再從上面輕輕壓下揉磨。
  只在開始時,貴和子的手做出想離開那里的樣子,但又立刻配合弘史的手開始揉自己的陰核。
  嗯!就是要這樣┅┅弘史把壓在上面的手收回來,貴和子也就讓自己的手不動了。
  “快動呀!┅┅你要自己弄,快弄啊!”
  “不!不要做那種事┅┅”“求求你!快弄吧!”
  “做不到┅┅做不到啊┅┅”說謊!大概等我強迫要她做,這個自尊心強烈的女人才會做┅┅弘史再次把自己的手壓在貴和子的秘唇上,就慢慢的上下活動,貴和子也配合著動起來。
  “要弄,這是命令,知道嗎?”
  用稍許強烈的口吻叮嚀,然后再度把手收回來時,貴和子好像沒有辦法似的活動手指,弘史看一陣后,突然把舌頭向裂縫刺進去。
  “啊!”
  刺激陰核的貴和子手指的動作,比以前更快了。貴和子在這時候是已經到了不能不那樣做的狀態。所幸是對方強迫的要求┅┅這就是她對自己的解釋。
  雖然如此,還是盡快希望青年用淫蕩的舌頭舔那一帶,不是用自己的手指,而是用他的手指摸遍那些地方。希望他用又硬又大的肉莖,用力撕裂那騷癢的肉洞。
  貴和子已經有多次受到性感的襲擊,感到輕微的高潮。可是仍位于距離斗天般的高峰還在遠處。
  要“那個感覺”來臨,無論如何都須要男人粗壯的肉棒啊┅┅本能地一面采取挑撥性的姿態,活動自己的手指。食指與中指捉住突出的部份,其他的白嫩手指是美妙的翹起來舞動。所謂眼睛吃冰淇淋大概是指貴和子現在這種情景吧!
  年輕的弘史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肉棒已經膨脹到極限,舌頭也配合美麗手指的動作蠕動,溢出的蜜汁幾乎是無止境的流出,濃厚的蜜汁不要說是在弘史的舌頭上,甚至在沙發上也造成很大的痕跡。
  “啊啊啊┅┅我該怎么辦┅┅”貴和子的身體畫出美麗的弧狀翹起成一座橋時,火熱花瓣的嫩肉成為要溶化的樣子壓到弘史的舌頭上。貴和子細柔手指的動作很淫蕩的,同時也是無比的優雅。
  “還要弄啊!還要!”
  弘史雖然年輕,但由于巧妙的用話鼓動,使貴和子的負擔減輕了。
  雖然做出不得不這樣的樣子,但實際上一定是想這揉弄想得不得了┅┅確實,弘史猜想的沒有錯。貴和子雖然是大膽的活動手指,但在心里還有被迫在做手淫的想法。可是不斷產生的強烈性感是真實的。
  《啊!我想泄啊!┅┅》貴和子確確實實這樣想。
  “啊!┅┅我快要瘋了,快給我想辦法呀!”
  已經完全沉入歡悅里,到了沒有辦法回頭的地步,而且圍繞全身的美妙感覺,已經到了就是想抑制也無法抑制的情形。
  “啊!啊┅┅啊┅┅啊啊┅┅不┅┅”弘史把長舌送進粘膜的窄小空間,同時清礎的感覺出貴和子的身體在跳躍,嫩肉像生物一樣的抽搐。
  酸癢的快感和隨帶銳利疼痛的感覺,交互的支配貴和子的肉體。很長的時間沒有和男人性交的三十四歲完全成熟的肉體,想要得到最后的喜悅時刻在期盼。
  肉壁動不動就想要捉住年輕人有如圓筒的舌頭,透進到里面的深處。完全濕淋淋的腔口不停顫抖,一開一閉的反復收縮。
  “啊┅┅啊┅┅啊!┅┅喔┅┅”這樣發出鳴嚶聲的剎那,縮成如瓶嘴的男人的嘴唇,吸住敏感的突起部,用極大的力量吸吮。一股分不出痛癢的電流般的快感震撼腰骨,又沖向頭頂。
  “啊┅┅求求你!停止啊┅┅”充滿信心的年輕男人,不理會她的唿叫,仍舊繼續攻擊,不僅是舌頭又加入手指,淫蕩的手指撥開肉瓣揉搓潤滑的粘膜時,又突然像強硬的雞巴深深地刺進內部去。
  “喔!┅┅啊┅┅不要!怎么辦啊┅┅”貴和子已經變成情欲瘋狂的一名女人。青年將她的雙膝夾在脅下,一面看著在黑色草堆中喘息的肉縫,挺起完全膨脹的肉棒,故意示威似的搖動。
  貴和子已經蒙上一層霧的黑色瞳孔,看到在十九歲年輕人下腹漂亮勃起的雄偉肉棒,發出驚異的光澤。離別的丈夫以及以前交往的愛人都有相當大的肉莖,可是敵不過在眼前搖動露出青筋的鋼棒。貴和子凝息看著,實際上就是移開視線,也已經像被點了穴道一樣的無法動彈。
  貴和子幾乎要像夢游病患一樣的向肉棒伸手過去,但能即時清醒過來,勉強克制自己沒有采取那樣的行為。
  從那個雄偉的肉棒前端裂口,有美麗透明的露水像在朝陽上發出光輝的云絲,閃閃發光的向地上滴去。
  弘史自己也發現到這樣情形,用手指撈起露滴,就送到貴和子的鼻前,隨著一股強烈男性特有的味道,貴和子就有如引起輕度目眩朦朧了。
  “說實話,剛才去廁所時,已經這樣放射過一次了。”
  還留著少年面貌的弘史,用五指握住粗肉棒就搓給她看。
  “所以我認為還能多少可以忍耐,可是看媽媽美麗的乳房或陰戶時,又想要干了。”
  弘史在說到淫穢的字眼時,還特別加強音調。這些字眼曾經受到丈夫的要求從嘴里說出來過,但平時是感到厭惡的話。可是一但從自己的嘴里說出來,確實有刺激和爽快感。貴和子每次被迫說出那些使她感到羞恥的話時,大腿間就會有很多溫熱的液體溢出來。
  現在就是如此。雖然沒有要她說出來,但在年輕人泰然說出的剎那,貴和子的每一處性感帶都強烈的反應。尤其是肉的裂縫發出痙攣,從內部的肉璧有粘粘的蜜汁像噴泉般的流出。
  弘史采取覆蓋在貴和子身上的姿勢,就拉過她的手壓在鋼棒上。貴和子感到緊張,可是因為弘史的力量太大,就一半做出不得已的樣子握住。
  感到非常美妙的律動感,大腿之間又發出顫抖,散發出強烈的芳香。貴和子想像這個怒挺的肉棒插入自己大腿間肉縫里時的充實感,不由得全身都顫抖了。
  被奸的受害意識不知何時已經消失,現在是只期望握在手里的肉棒趕快沖入蠢動的胎內。
  “現在要把這個插進去了┅┅”弘史因為對大小有信心,很神氣的像施恩般的預告。
  《要慢吞吞的,快一點吧┅┅!
  貴和子這樣在心里大叫。
  用火熱濕潤的眼睛看自己手掌里激烈脈動的肉棒,從龜頭尖端小裂口滴出來的男性精華逐漸增加,粘粘的線條不斷的掉在貴和子乳房的四周。
  大腿間的騷癢無法抑制的越來越強烈,從那里向全身傳遍的無法排遣的快感,迫使貴和子本能的開始揉搓手里的雄偉雞巴。
  “唔!這樣太好了┅┅”因為弘史發出呻吟般的聲音,貴和子急忙停下手的動作。做出下流動作的后悔之念,和就這樣射出太可惜的心情混和在一起。
  “繼續給我弄吧┅┅”可是貴和子搖頭拒絕。
  “你快點結束吧!不知何時會有人來的,這種樣子被看到會┅┅快結束吧!┅┅”
  雖然這樣說,但這些話不是貴和子的真心話,而是她自己受不了這樣長時間的忍受。
  《快一點吧!我已經忍耐不住了!想性交想得快要瘋了呀┅┅》這句話才是貴和子想大聲叫出來的真心話。
  “我知道了。”
  弘史也早已超過忍耐的限度了。
  “馬上就開始了,好像你也有了這樣的意思。”
  “不要┅┅”可是,聲音是軟弱的,弘史的身體向后退,把貴和子的雙腿分開很大時,她身體的力量全部消失了。
  擠入雙腿間的弘史瞇起眼睛,欣賞一陣女人的私處,但很久就在全身充滿力道后,把脈動的肉棒頂在女人的肉洞口。
  貴和子在自己的洞口感到有硬物,立即迫不及待的做好迎接的姿勢。這樣的心情立刻傳到秘唇的粘膜,那里就像要吸入男人肉棒的蠕動著。
  和丈夫離婚后幾年了呢┅┅?
  貴和子成熟的肉體并沒有忘記從男人那里學來的令人會目眩為性的歡樂。因此就為期望顫抖、痙攣,弘史伸手去確定腔口的位置,用指尖將花瓣打開成V字形時,腰就立即用力挺進。
  “哇!唔┅┅啊┅┅”在火熱的肉棒深深進入體內時,原來幾乎要噴火般燃燒的秘唇立即開始躍動。
  “啊┅┅受不了啊┅┅”年輕人感受到肉片蠕動著纏繞在自己的肉棒時,發出歡唿聲,同時腰部更加律動著。抽插的速度加速時,貴和子秘肉的薄薄粘膜隨著男人的肉棒進進出出,發出淫穢的聲音。貴和子被自己的手指所無法感受到的肉棒之觸感與歡喜的波濤淹沒,如同配合年輕人的動作扭動自己的腰。
  “要!要!還要啊!啊┅┅怎么辦!我快要瘋了!┅┅快給我想辦法呀┅┅我已經┅┅啊┅┅”長大的肉棒好像旁若無人的挖弄貴和子的嫩肉頂上子宮。自然弘史的肉棒進入身體里,大波大波不同的高潮襲擊貴和子的五體。最后的剎那已逼在眼前,但還沒有到包圍貴和子全身的程度。
  弘史雖然年輕還真能忍耐。在他眼前狂亂的貴和子的姿態是十分夠刺激,但弘史還在堅持。
  “啊┅┅!”
  突然,貴和子的全身僵直,看她兩眼已吊起,瞳孔失去焦點。同時咬住弘史怒棒的大腿根粘膜,開始以難以相信的力量逐漸縮緊。
  “我要泄了!我┅┅要泄了!來吧!一起┅┅快點來吧┅┅!”
  看到這樣激烈的情景,弘史也終于開放下半身的栓門。貴和子在子宮深處感到極刺激性的沖擊。
  從雄偉的巨炮連續有火熱的發射,那是四次、五次、六次的以難以相信的次數爆發,把精髓送入女人身體的深處。
  當變小的弘史之肉莖悄悄的從腔口滑出來時,貴和子靜而不動的秘洞里充滿淫汁,發出輕微的香味,好像還意猶未竟的抽著,弘史看在眼里不由得感嘆!
耗时0.003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