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女友問愿不愿意娶她


  進了房間,虎娃一把就把她身上的睡裙給扒了下來,果然,就看到她睡裙里面竟然什么也沒穿,頓時就苦笑著搖搖頭。
  黃雯正想解釋什么,就被虎娃一把給抱了起來,扔到了床上。
  看著他開始脫褲子,黃雯頓時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吳六逼我的,如果我不照做的話,我就會被他給弄死的。”
  她看著虎娃那根露在空氣中的擎天巨柱,一臉驚慌的說道。
  “我知道。”
  虎娃喘著粗氣說道,一把把她給抱了起來,兩只大手順著她的身子撫摸了一下,就直搗黃龍。
  “啊,疼,慢點,慢點。”
  黃雯立馬就求饒了起來。
  只是虎娃好像根本沒聽見一樣,只是不斷的運動著。
  或許是因為含怒而發,虎娃這次并沒有堅持多長時間,不過半個小時左右,就感覺到一股劇烈的刺激感傳來,他也沒控制,一股精華直接就沖入了黃雯的身體深處。
  舒服完了,他直接就提上褲子,準備走,干脆的就好像是在找秀一樣。
  “你就這么走了嗎。”
  黃雯抱著被子楚楚可憐的看著他說道。
  虎娃閉著眼睛,咬了咬牙,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存折,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
  “這個存折里,我記得還有五萬多塊錢,應該夠你用了,以后,不要跟著吳六了,自己好好過日子吧。”
  他說著,整理了下衣服,直接就拉開門走了出去。
  背后,黃雯聽到這句話,直接就癱坐在了床上,咬著牙一言不發,這一刻,她感覺,天塌了。
  “呀,這么快就出來了,我以為最少還要一個小時呢。”
  他一出來,就聽到月兒臉色有些陰沉的調侃他。
  不過他現在只感覺心里十分難受,沒心思和她打鬧,只是拉開門就往外面走去,劉老虎一愣,也立馬放下手上的雜志跟了上去,月兒一愣,也跟了上去。
  “你沒事吧。”
  劉老虎跟了上來看著他說道。
  “沒事,我能有什么事,好了,不說這些了,出來兩天了,我要趕緊回村里了。”
  虎娃說著,明顯有些心不在焉。
  劉老虎嘆了口氣,什么也沒說,跟了上去,月兒疑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喂,我的那些衣服都還在南華市里放著呢,我們就這么走了,不是更加浪費了嗎。”
  她追了上去,看著虎娃問道。
  虎娃一愣,頓時感覺有些心煩,說道:“你那么神通廣大,一定有辦法的,反正,我現在必須要回村里去了。”
  雖然這幾天發生了這么多的事情,但是他并沒有驕傲自滿,不知道天高地厚,在他的心里,不在他手上的東西,從來都不是屬于他的。
  月兒一愣,撇著嘴暗罵了他幾句,但還是跟了上來。
  回到了村里,看到虎娃的家,月兒頓時眉頭就皺了起來。
  “我說你也太摳門了吧,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家里都成這個樣子了你還不重新蓋,真是不孝。”
  她說道。
  虎娃也感覺到自己家實在是有些太老舊了,頓時就說道:“蓋,馬上就蓋,劉叔,你去幫我找工匠班子,我家現在就蓋,照著城里的標準,蓋個二層小樓就好,到時候也分你一間,你那個破房子也快塌了,就不要回去住了。”
  聽到這話,劉老虎頓時一愣,興奮的點了點頭,立馬就應聲下來,跑了出去。
  劉老虎剛走沒多久,虎娃爸媽就回來了,他們一進門,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院子里的月兒,頓時都愣住了。
  他們都是村里人,什么時候見過這么漂亮的女孩啊,天仙下凡一樣,頓時就有些手足無措。
  “虎娃,這個姑娘是誰啊。”
  他爸說道,也看到了虎娃身上的西服,又問道:“呀,你身上這身西服看著很帥氣啊,誰送你的啊,又是你劉叔啊,以后不要拿人家的東西了,咱們都拿了人家那么多的好處了,再拿多不意思啊。”
  他想當然的認為虎娃這身衣服又是劉老虎給買的,雖然是責備的語氣,但是看著自己兒子這么俊,他心里也吃了蜜一樣的甜。
  “我知道了,爸,是了,我讓劉叔去幫我找工匠班子了,我要把咱家重新蓋一下,用城里的方法,蓋兩層小樓,我錢不夠,劉叔先給我墊上,我之后賺了的錢再還他。”
  他這么認為,虎娃也樂的將錯就錯的說道。
  “你也別擔心,也差不了多少,我算過了,咱們家蓋個二層小樓,按照城里的法子來,弄的結實一點,也頂多就能花三萬多塊錢,我這段時間也攢了一萬多了,差不了多少,頂多就再給人家干一年就沒事了,你兒子我現在很掙錢的。”
  聽到這話,虎娃爸這才松了一口氣,只是他小心了一輩子,還是感覺不妥,正要說什么,就聽到虎娃媽說話了。
  “我看這事情可以,先把房子蓋起來,找媳婦都好找了,先給你把媳婦給娶了,生個娃,媽給你帶,剩下的事情就是你們小倆口的事情了。”
  她說著,看著月兒的眼神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兒媳婦一樣。
  月兒和虎娃頓時都感覺到了。
  “媽,你可別亂想,月兒只是我的朋友,普通朋友,沒其他關系。”
  虎娃急忙解釋道。
  對于見到天星子的事情,他壓根就沒準備說,他知道,那些事情說出來后只能是個大麻煩。
  月兒也急忙說道:“是啊,阿姨,您別亂想,我和虎娃之間真的只是普通朋友,而且,我們到今天才認識第二天,最近我想和他討論一下在城里投資房地產的事情,這才跟著他到村里看看,想要對他知根知底一些。”
  她看過好幾遍虎娃的資料,對他最近的事情是了如指掌,當然知道他想要搞房地產的事情。
  聽到這話,虎娃媽這才點了點頭,也感覺自己有些唐突了。
  “哎呀,我怎么這么蠢啊,人家女孩這么漂亮,又這么有氣質,明顯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怎么能看上我們虎娃啊,我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她心里自責道,然后就看著月兒說道;“你放心,我們虎娃絕對老實可靠,你去十里八鄉的打聽,沒有一家不說我們虎娃好的,我們虎娃還是村里的隊長呢。”
  她得意的說道,還想說什么,卻被虎娃爸拉去做飯去了。
  “人家倆孩子在一起說會話,你瞎湊什么熱鬧啊。”
  他小聲的看著虎娃媽說道。
  “我,我這還不是想給你兒子說幾句好話啊,不過這姑娘長的真漂亮啊,如果能嫁給咱虎娃的話,咱可算是祖墳上冒青煙了。”
  她一臉期盼的說道。
  “我說你個老婆子,怎么那么不知足,虎娃有人家清麗就很不錯了,這姑娘,和咱們明顯就不是一路人,就算人家愿意,咱們也養不起啊。”
  虎娃爸還算很理智,搖頭說道。
  他們的話雖然聲音很低,但是月兒不是普通人,很輕松就聽到了,奇怪的是,虎娃也能聽到,頓時就有些尷尬。
  “老人,都是這樣。”
  他燦燦的看著月兒說道。
  “嗯,你真幸福,有爸媽疼。”
  月兒看著虎娃爸媽,眼神里閃過一絲羨慕的光芒。
  “你沒爸媽嗎?”
  虎娃奇怪的問道,只是剛說出這句話,他就一巴掌朝自己的嘴巴扇了過去。你看我這臭嘴,不該問的不問。“
  從月兒的眼神里,他能夠感覺到,她對親情的那種渴望,那種眼神他看到過,是在村里沒爸沒媽的孩子眼神里看到過的。
  “沒事,其實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我從小爸媽就不在了,不過我的運氣比較好,師傅把我養大了,從小除了練功和學習,我基本沒吃過什么苦。”
  她笑道。
  虎娃也跟著笑,不過卻是傻笑,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
  “那個清麗,是你的女朋友嗎?”
  她忽然看著虎娃問道。
  “是。”
  虎娃立馬就想這么回答她,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這個簡單的字,他怎么都開不了口說出來,好像一口氣堵在喉嚨口,就是吐不出來。
  人生第一次,他這么不想讓人知道他喜歡林清麗的事情。
  “我就知道是。”
  月兒看著他一臉為難的樣子,笑道:“這有什么啊,你不會是喜歡上我了吧。”
  虎娃沉默,這個問題,他沒法回答。
  如果說他不喜歡月兒的話,這絕對是騙人的。
  漂亮的女孩不少,但是和月兒這么漂亮,而且身材還這么好的女孩真的不多,說句實話,如果沒有林清麗的話,虎娃會毫不猶豫的點頭,但是現在,他不能。
  如果說是的話,他感覺自己對不起林清麗,但是如果說不的話,他有感覺對不起自己。
  所以,他糾結了。
  “你愿意娶我嗎。”
  月兒忽然說了這么一句話,讓虎娃立馬一口氣差點吸不上來,眼睛瞪的和牛眼一樣不可思議的盯著她

  “你說什么,我沒聽懂。”
  他看著月兒說道。
  他向自己的祖宗十八代發誓,如果她真的愿意嫁給自己的話,即便是傾家蕩產,即便是讓林清麗難受,他也愿意娶她。
  看到他認真的樣子,月兒頓時就笑了,笑的十分的燦爛。
  “那么認真做什么,我逗你玩的,我才不想嫁人呢,再說了,我現在還有另一重身份,想要嫁人需要組織批準的,沒那么簡單。”
  月兒說著,看著虎娃的眼神恍惚了一下,只是虎娃光顧著失落了,沒感覺到。
  “喔,我就知道你是在逗我。”
  虎娃感覺好像一瞬間從天上掉到了地上一樣,心里冰涼透骨,即便天氣預報說今天的氣溫最低二十八度,但是他還是感覺自己好像是在冬天一樣,渾身發寒。
  “哼,就你這幅樣子,還想我嫁給你,做夢,想要娶我的話,你就不能和其他女人有一點點的聯系了,要一心一意的,這輩子只能對我一個人好,你能做到嗎。”
  月兒看著他說道。
  虎娃能感覺到,她的眼神里竟然有幾分認真。
  頓時一愣,但還是搖搖頭,一臉苦笑的說道;“我做不到,最少,五年內,我做不到。”
  “那如果我給你五年的話,你能做到嗎。”
  月兒似乎是較上勁了,立馬繼續問道。
  看著她認真的表情,虎娃莫名的竟然有種心慌的感覺,張了張嘴,想要說“能”但是最終還是說道:“我不想騙你,我做不到,呵呵,說這些有什么用呢,反正你也不會真的嫁給我。”
  他打了個哈哈,轉移了話題。
  正好這個時候虎娃爸媽喊著讓吃飯,也給他解了圍。
  吃完飯,身為隊長,虎娃到隊里的地里“視察”了一番,又買了點東西,去了村長劉康復的家里。
  “月兒,要不你還是別跟我一起去了,我怕尷尬。”
  虎娃想了想,還是看著月兒說道。
  卻沒想到,月兒卻很堅決的搖頭,說道:“絕對不行,雖然是在村里,但是我不能肯定,你要去的地方是不是絕對安全,你現在沒有絕對自保的能力,我不能讓你去冒險。”
  “沒那么嚴重的,我在這都生活了二十多年了,真的沒事的。”
  虎娃解釋道。
  但是月兒還是倔強的搖搖頭,只是眼角閃過了一絲促黠的光芒。
  虎娃無奈,只能帶著她。
  “老爺子不是讓你教我功夫什么的嗎,你趕緊教我吧,我自己變得厲害了,我就自由了。”
  他說道。
  月兒頓時就愣了一下,看著他古怪的問道:“你確定你要學老爺子要我教你的功夫?”
  “當然啊,學功夫不好嗎,和電視里一樣,唿唿哈哈的,太帥了。”
  虎娃說著,還做了幾個電影里的武打姿勢。最少也要比你厲害才行,怎么,你不愿意教啊,怕我比你厲害啊。“
  他說著,嘿嘿笑著看著月兒。
  “切,不是我跟你吹,即便我給你十年,你也不會超過我的。”
  月兒頓時不屑的說道,只是心里卻在咕噥著。這想不通,老爺子竟然會讓他學那套功夫,難道他的身體恢復能力真的強悍到了那種程度,那套功夫可是就連大師兄都受不了啊。“
  不過這些話她都沒說。
  虎娃買了五斤雞蛋,又弄了幾瓶罐頭,這才拎著往劉康復的家里走去。
  從當了隊長到現在,他還是第一次去劉康復的家里。
  劉康復的家在村子的另一頭,虎娃要去他家,只有兩條路能走,走第一條,要路過李香草的家,走另一條,要路過劉美麗的家,這著實是讓他糾結了,因為這兩個女人他現在都不想見。
  應該說他不想讓這兩個女人見到他身邊的月兒。
  “月兒,要不你還是回去吧,我們那個村長是個色鬼,我怕她會對你有什么非分之想,我知道你不怕,只是很麻煩。”
  虎娃再次看著月兒說道。
  只是他剛說完,就看到月兒從懷里拿出了一個紅本本遞給了他。
  他頓時一愣,接了過來,一眼,先看到了上面大大的兩個鋼印的“國安”二字,上面是一個國徽。
  翻開一看,立馬就趕緊把本本還給了月兒。
  “我的媽呀,你竟然是個大校,太厲害了,是了,難道你就姓柔啊,我還沒聽過有人姓柔呢。”
  虎娃頓時心里有些怕怕的說道。
  他雖然知道月兒的身份肯定不簡單,但是壓根就沒想到她竟然是個大校。
  “怎么,我的名字不好聽嗎。”
  月兒看著虎娃睜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問道。
  “好聽,好聽,當然好聽,柔情月,多好的名字啊。”
  虎娃趕緊說道,開玩笑,即便人家的名字是狗屎,他也要說好聽啊,一不留神,這位大神不開心了,他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哼,這下你相信你們村長不敢把我怎么樣了吧。”
  她冷哼了一下說道。
  虎娃苦笑,只能繼續往村長家走去。
  最終,他還是選擇了路過李香草家的這條路。
耗时0.001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