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教室內淫氣漫漫



  下午一點半,學校的上課鈴聲準時地響了,教學樓里面慢慢的變成一片安靜。
  中午的喧鬧嬉笑聲隨著老師的腳步很快地消逝,學生們端坐在課堂上,等待著老師傳授知識。當然,秋日的下午是慵懶的,部分學生經過了上午的喧鬧嬉玩,下午難免開始哈欠連天,伏案瞌睡,老師們的粉筆頭便在授課的間隙,不斷尋找著目標,準確地落在那些偷懶的學生腦袋上。
  然而,今天的下午高三的一個班級,卻醒目地少了4個學生,班主任在沒有看到他們請假條的情況下,突然沒來,這在班主任的定義下便是逃課。這幾個人便是田慶和他的三個跟班。班主任很快就分辨出來到底是誰沒來,雖然對于田慶,班主任并沒有告狀的想法,但是其他三個人,哼!明天來了一定要給他們一個公開處分才行!班主任惡狠狠地想到。卻不知道這三個人可能永遠無法出現在他面前了。
  此時的田慶已經回到了自己在市區的另外一套房子里。他坐在沙發上,旁邊的邵美琪頭頸上赫然帶著一個銀質的項圈,上面鏈條的另一頭握在田慶手中。她乖巧得如同一只波斯貓般渾身赤裸地蜷縮在他的懷里,任由太子的手掌搓揉著她濕潤的敏感地帶,口中不斷地吞吐著那根半軟不硬的肉棒。她發育良好的豐滿乳房緊緊地壓在田慶的大腿上,是不是地扭動著上身,用乳頭滑過男人的大腿,感受口中肉莖的跳動。
  田慶的肉棒散發著性臭的氣味,混合著腥臊的淫液和惡臭的糞便味道,直直地沖入邵美琪的鼻腔,然后深深頂入少女柔嫩的喉嚨口,而飽經調教的邵美琪只能強忍著惡心嘔吐的感覺,極力逢迎,讓男人的肉棒盡快在自己的口中射出,避免眼前這個惡少使用更可怕的手段摧殘自己的身體。
  田慶不斷地用手指探入少女緊縮的肛門和肉穴中,享受那騷屄嫩肉緊夾感覺的同時,也不斷地摳挖著劇烈蠕動的鮮紅嫩肉。看著伏在自己胯下的溫馴少女不斷地發出急促的喘息,自己的肉棒也情不自禁地又一次堅挺了起來,剛才在少女的口中發泄過快感的肉莖,又一次地隨著自己的動作深入了少女的喉嚨。
  正當田慶再一次打算入侵少女菊花后肛,享受一下肛肉夾裹肉莖的緊縮感的時候,他的手機不合時宜地響了。田慶隨手接過電話,拍了拍少女的臀部,邵美琪會意地爬了起來,轉了個方向后,乖巧地將自己的大腿并攏,臀部高高地翹起,雙手扒開自己緊密地臀縫,將菊花后肛完全地暴露在男人面前,等待著男人粗暴的侵入。
  一個冰涼的粗大物體慢慢地侵入了邵美琪的肛門,邵美琪感覺到并不是火熱的肉棒,便知道田慶又要使用那些塑膠玩具來開發自己的身體了。一邊在心里流淌著屈辱的淚水,一邊忍受著惡少使用塑膠玩具進入自己的身體。擴張的刺痛感傳來,邵美琪忍不住輕輕地呻吟了起來。
  巴掌重重地抽打在少女高翹的臀部,邵美琪感覺頭皮一緊,疼痛感使得她痛唿出聲,整個頭部被拉向背部。" 臭騷貨,沒看見老子在打電話么,還發春叫個屁啊!再叫老子把你的騷屄屁眼嘴巴都用東西塞起來!聽見了沒有?" 田少惡狠狠地說道,一邊罵著,一邊用力將那個粗大的肛門塞塞入少女的柔嫩肛門中,然后不斷地攪動了起來。" 他媽的,上次差點夾斷老子的肉棒,先給你擴擴肛門!
  " " 知……嗚嗚……知道了……騷母狗知道錯了……請主人隨便玩弄……" 邵美琪忍著疼痛,將旁邊的毛衣塞入口中。如果再惹惱了田慶,天知道他會把什么東西塞進來。那個人把自己扔給田慶,就不管自己的死活了么……原來自己在他心中也不過是個玩具而已……邵美琪悲哀的想著,一邊忍不住從喉嚨口發出壓抑的哭泣聲。
  " 喂……什么?查到了?叫什么?住哪兒?職業?背景?" 田慶一接到電話,聽了一會兒忍不住叫了起來,也顧不上玩弄邵美琪了,把開關開到最大,任由她在旁邊顫抖掙扎。仔細地聽著,一邊拿著筆記錄著什么,好一會兒才掛掉電話。
  " 原來叫方志文……嘿嘿,沒有什么太大的背景……母親本來是我校的任教老師……后來辭職……父親已經身亡……果然是虛言恐嚇……難道我沒有奇人異士么……" 田慶看著天花板,喃喃自語地說著。突然低頭看見在旁邊簌簌發抖的邵美琪,嘴角露出了一絲奇異的笑容。" 今天晚上讓你徹底舒服,期待吧!" 田慶的微笑落在邵美琪的眼中似乎化身成為了惡魔,她不知道這個惡少又要用什么樣的方式玩弄她了。
  只見田慶拍了拍手,從外面走進來三個肌肉濆漲的男人,問好之后垂手站立在房間中。" 這三個男人可是從事外國雇傭兵職業的,他們有很多方法可以讓女人滿足!今天晚上就讓你嘗試一下這個味道吧!" 田慶淫笑著說完,轉頭對那三個男人說道," 這個小妞今天晚上就歸你們了,用三號藥劑,不許把她玩死了,她還能創造點利益……嗯,還有,今天晚上全程錄制下來,我要珍藏!去吧!"三個男人聽田慶說完,點了點頭,根本不顧邵美琪的掙扎和哀求,掐著她的脖子拖了出去。
  " 方志文……我要你生不如死!" 田慶咬牙切齒地說道。雖然最后還是如愿以償地享受到了少女的肉體淫屄,但是那種被施舍的恥辱感卻依然繚繞在田慶的心頭,不除掉方志文,田慶猶如如鯁在喉。
  " 喂,是劉叔么……我是小慶呀,是這樣,有件事情我需要您幫忙……" 想了半天,田慶又開始撥打電話,而這時,房門推開后,又一個清秀赤裸頸帶項圈的少女輕輕地走了進來,滿臉紅暈地坐在沙發上,將雙腿分開后高高舉起,任由田慶色迷迷的眼光巡視著自己剛開始發育得乳房和大腿間完全暴露的騷屄幼穴,隨之而來的便是手掌的搓揉與摳挖帶起的急促喘息聲、呻吟聲……
  ----------------------------------------------
童玉寧完全沒想到過自己竟然能做出這樣淫蕩羞恥的姿勢,即便在老公面前也是普通的男上女下,一陣聳動便結束了。可是現在的自己雖然被方志文解開了束縛,卻乖乖地按照他的指示,如同一只不知羞恥的狗兒一般趴在床上,將自己羞恥的臀部高高地抬起,方便站在床邊的學生粗大的肉莖能夠更深入的開發自己的身體。肛門中插入的塑膠棒還露出三分之一,隨著屁股的扭動迎合,一邊震動著,一邊左右搖擺,如同狗尾巴一樣誘惑著男人的性欲。
  " 這樣很舒服吧,我也很喜歡母狗這樣的姿勢哦!我會天天讓母狗這樣舒服的,只要聽話就可以了……" 方志文溫柔的聲音似乎帶有不知名的魔力,經過剛才粗暴的玩弄,童玉寧似乎拋開了自己的自尊一般,完全沉浸在性欲的深淵,主動迎合著男人肉棒的沖擊。
  " 是……是啊……啊啊……主人的肉棒……又頂到了……母狗沒有力氣了……
  啊啊……母狗好舒服……母狗一定聽話……讓主人享受……啊啊……母狗又要到了……主人……母狗好愛主人……請主人隨意享用……啊啊啊……肏爛母狗的騷屄呀……母狗的屁股也要高潮了……再快點……主人再快點……快點用肉棒肏母狗……母狗的子宮也要融化了……好奇怪的感覺……啊啊啊……要噴了……要噴了……母狗忍不住了……請主人原諒……母狗又要到高潮了……啊啊啊啊!" 被方志文一下下重重地頂到子宮,童玉寧的騷屄經過多次劇烈高潮后,這一次也輕易地被眼前的學生肏到了高潮。可是多次的噴發讓身體的水分也不足了,尿道肌肉用力緊縮幾下,幾滴水流慢慢地從尿道流下。童玉寧渾身顫抖得越來越厲害,隨著男人的沖擊越來越強,終于扛不住癱軟在了床上。
  而方志文很清楚,體力流失那么快的原因就是因為被他吸收過多了,身體內的元陰已經沒有了,以后稍微強烈一點的刺激都會讓這個美女老師產生快感達到高潮。面前的老師已經完全墮落成為淫蕩的母狗了,本來正常的乳頭由于多次噴乳,變得粗長起來,軟軟地垂下,乳暈充分凸起變大,覆蓋住了三分之一的乳房面積,上面得乳刺也完全擴張開來,凸起著。巨大的陰蒂已經完全無法縮入到包皮內,豆芽一般地垂到肉莖上,好幾次被肉莖的抽插帶入到騷屄洞內,尖叫著達到高潮。這樣的話以后不管去哪兒都無法穿內褲,最多只能穿上褲襪,而且還要比較大的,不然的話光憑敏感肉蒂的摩擦就可能會在大庭廣眾下達到高潮。
  沒想到老師的真面目居然會這么淫亂,都沒有使用道具,只是藥物的誘導就變成了離不開男人肉莖的騷母狗,而且還不能比自己的肉莖細小,否則的話就完全沒有感覺。方志文一邊抽插一邊想著,比自己家里面的母狗還要極品呢!好好訓練一下的話可以成為比那兩條母狗更合適的吸精容器啊!她老公始終是個麻煩,不過要解決也容易得很呢!
  " 騷母狗,既然你那么愛主人,那么就跟你老公分手吧……主人一定會好好疼愛你的,讓你天天都這么享受,怎么樣?" 方志文故意用力撞擊了幾下童玉寧的子宮壁,用下流的話問道。從剛才開始,松動的子宮頸就完全被突破了,方志文的肉莖完全被童玉寧破損的子宮包圍著,擠壓著。
  " 啊啊……好好……好啊……主人說什么就是什么……母狗會聽主人的話……
  母狗會離開老公……會成為主人一個人的母狗……啊啊……好舒服……母狗還要……
  母狗的騷屄還要被肏……還要被肏到高潮……" 童玉寧神情迷茫地胡亂說到。現在的童玉寧完全被欲望控制,只追求著高潮的感覺,其他什么也顧不上了。
  " 哦?真的很聽話么……那么就讓她也被主人肏好不好?" 方志文突然離開了童玉寧的身體,將緊閉的房門拉開,一個十歲出頭的小幼女呆呆地站在門口,慌亂地看著里面淫亂的兩個人。方志文戲虐地看著那個小幼女,小幼女的褲子褪到膝蓋,光滑幼嫩的無毛恥丘帶著一條凹進去的裂縫,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下。
  " 妮妮!你……你怎么回來了?" 童玉寧慌亂地斥責著,完全不敢去看方志文。自己淫蕩的樣子居然被女兒看到了,而且看樣子女兒似乎正在門口自慰,也不知道她看了多久,那個惡魔般的男人也在,難道真的想要肏我的女兒?可是女兒的處女肉穴怎么可能經得起粗大肉棒的抽插……肯定會裂開,女兒如果被肏的話,一定會裂開的……想到這兒,童玉寧哀求著看著方志文," 主人,求求你……
  我什么都答應你……可是不要傷害我的女兒……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 真的什么都可以么……可是你的自稱就已經不對了哦,違反了我們剛才的約定呢……
  " 方志文將門口呆滯的小女孩抱了進來,然后在椅子上坐下,將她放在自己大腿上,粗大的肉莖故意插入小姑娘雙腿間,從上面露出了猙獰的龜頭。" 你看,你女兒一點都不抗拒我呢,果然是淫騷母狗的后代呀,剛才似乎在門口一邊偷看一邊自慰呢……是不是呀?小姑娘?哦,對了,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來,告訴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 不……沒有……求求你主人,放過她,放過我的女兒……
  放過母狗的女兒呀!被插入的話,她會死掉的,那么粗大的東西……" 驚恐地看著方志文用肉莖在女兒幼嫩的大腿之間滑動,那個粗大的肉莖將小女孩白嫩的雙腿肌肉都擠壓得有些變形了,童玉寧可以想象如果小女孩被插入的話會有什么后果。同時,一絲小小的嫉妒在不知不覺從童玉寧心中冒起,主人為什么想肏自己的女兒呢,難道真的是因為自己的騷屄已經太寬松了么?可是自己卻覺得身體里面已經被塞滿了呀!
  " 我……我叫傅佳妮……今年12歲……叔叔是爸爸的朋友嗎?爸爸經常跟阿姨玩這樣的游戲……可是從來不跟媽媽玩……媽媽今天好開心,佳妮也很開心……
  " 看著方志文微笑的樣子,幼小的妮妮完全感覺不到方志文對她有什么惡意,經常偷看爸爸和陌生漂亮阿姨在家里面做愛的她,只是覺得撫摸自己的下體很舒服。
  而面前叔叔的那根火熱的肉棒在自己細滑油嫩的大腿根部緊貼著小騷肉穴上下滑動,那種火熱的感覺讓她的身體變得很奇怪,似乎有什么東西一點點地流了出來。
  " 是啊是啊,叔叔在跟媽媽玩游戲呢,讓媽媽告訴你這個游戲怎么玩哦,很好玩的,等下我們可以一起玩呢!" 方志文微笑著說道,然后轉向了童玉寧,"來吧,告訴你的女兒,這個游戲怎么玩,要說的詳細一點哦,不然的話我就把剛才的東西給你女兒看,或者……嘿嘿,你也不想女兒受傷吧?" " 好……不要傷害母狗的女兒……母狗做什么都可以……" 童玉寧無奈地妥協著。不管怎么樣,只要女兒不受到傷害就可以了,自己已經無所謂了,童玉寧暗暗想著。可是當看著眼前自己的女兒好奇地將目光看向自己的時候,剛要開口說話的童玉寧突然感到一種強烈的羞恥感,想好要說的話在女兒純真好奇的目光下卻完全無法說出口。
  " 唔唔……這……這是……這是媽媽的嘴巴……嗚嗚……主人,母狗實在說不出口……求求主人……放過母狗吧……不要讓女兒看著……" 說到一半的童玉寧崩潰似地拼命搖頭,哀求著方志文放過自己,在女兒的注視下將自己所有的羞恥地方暴露出來,然后看著自己無恥淫蕩的樣子,童玉寧突然感覺自己變成了最低賤的妓女,正在任由男人玩弄。一邊哭泣著,一邊卻感到,剛才那種被淫虐的快感在心中緩緩升起,讓她原本慢慢干涸的騷屄肉穴再一次的濕潤起來。
  " 怎么了,還會不好意思么……這可是成為母狗所必須要經歷的哦……" 方志文微笑著說道,可是話語中的冰冷卻讓童玉寧不寒而栗。這個男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來的,自己的家庭是否還能保證完好就在他的一念之間了。就在童玉寧忐忑不已的時候,方志文的語調突然一轉," 算了,也不好讓你太委屈了,這樣吧,把我指到的部位的用途告訴女兒,這總可以了吧?不過我指到哪兒,就要把那個部位特別突出哦!要讓女兒清楚地看到,這也是一種性教育嘛!身為老師的母狗就不要太害羞了!" 看著童玉寧無奈地點頭,方志文這才得意地笑了。這個小幼女注定是自己的玩具,而且看起來的樣子對那種事情并不是一無所知,然后要做的就是如何讓眼前的老師心甘情愿地將女兒拱手奉上了。
  " 這是母狗媽媽的嘴唇,除了吃飯唿吸之外,還要和主人接吻,用舌頭讓主人感受快感,最主要就是要隨時替主人伺候肉莖……就是那根現在正放在你大腿中間的東西……" 隨著方志文的手指碰到自己的嘴唇,已經知道羞恥的話語會讓男人更滿足的童玉寧,開始嘗試說出不顧羞恥的話。這樣的話只要男人能夠滿足,女兒就不會受到傷害……童玉寧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嘟起嘴巴,做著微微張開口舌服務的樣子說道。" 嘴巴里面的舌頭是用來纏繞肉莖,讓肉莖感覺更舒服,然后還要舔肉莖的頂端,最后就是讓主人在嘴巴里面發射白色液體……也就是精液……
  " 羞恥的話語說得越來越順利,童玉寧似乎完全進入了教育者的角色,仔細地說明著嘴巴的用途。
  " 那么媽媽喜歡吃哥哥發射在媽媽嘴里的精液么……" 被方志文耳語幾句之后的妮妮似懂非懂地問道。稚嫩的口吻讓童玉寧的心中緊緊地抽搐了一下,這么可愛的女兒,絕對不能讓她受到傷害,就算自己淪為母狗也要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
  " 是……母狗媽媽很喜歡吃哥哥發射在嘴里的精液……" 深吸了一口氣,童玉寧一邊淫蕩地說著不顧廉恥的話語,一邊作出了用舌頭舔嘴唇的誘惑動作,將剛才殘留在嘴唇周圍的白色唾液卷入口中,似乎在演示如何吃掉主人的顏射。
  " 這里是乳房……也是你小時候吃奶的地方……主人哥哥也很喜歡吃母狗媽媽的奶水……為了更多的奶水所以將母狗媽媽的乳房捆綁起來……然后奶頭也要捆綁……這樣在噴射乳汁的時候……奶水才會更多……母狗媽媽也會更高興……
  " 隨著方志文的手指下移,童玉寧將自己兩只飽滿的淫乳奶球高高地挺起,充滿奶水的奶肉在自己手掌忍不住的撫慰下,左右晃動、變形。
  " 嗯嗯……小母狗妮妮的乳房也變得好奇怪……主人哥哥的手好熱哦……奶頭感覺癢癢的……" 聽到自己女兒突然說出這樣淫蕩的話語,沉迷在欲望中的童玉寧突然清醒了一下,驚慌地看著方志文一邊低聲讓妮妮說自己是母狗,一邊將妮妮的上衣撩起,微微彈出的小乳房上,一粒小小的尖端驕傲地向男人展示著自己。青澀的乳房被男人完全掌握著輕輕搓揉,從妮妮微微張開的小嘴中,不斷地發出稚嫩的呻吟聲。
  " 住手!你……你說好不傷害我女兒的……" 憤怒讓童玉寧暫時忘記了藥物的作用,她死死地盯著方志文,似乎要撲上來似的。
  " 閉嘴!我當然不會傷害她,沒看到現在她正在享受么?我只是開發一下她的身體而已,不會對她產生傷害的……不過你再這樣不聽話,我可就不敢保證了……
  " 方志文一邊享受著青澀乳房的觸感,一邊輕輕舔吻著小女孩妮妮的耳垂。" 想不想和你母狗媽媽變成一樣大的乳房?然后就可以讓主人哥哥更舒服,你也會很舒服哦,小母狗……" " 嗯嗯……小母狗好奇怪哦……身體熱起來了……那個地方……小母狗的那個地方也好熱……好癢……唔……主人哥哥……母狗妮妮好像要尿出來了……忍不住了……啊啊……" 小女孩青澀的身體看起來比母親還要敏感,平時最多只是自己的手指輕輕碰到敏感帶,但是今天小女孩妮妮被方志文的撫摸弄得嬌喘連連,不同以往的一種電流般的感覺,讓妮妮感覺自己似乎徹底尿出來了一樣。
  " 不是尿尿哦……這是小母狗妮妮第一次在主人面前高潮哦……你看……這么多粘粘的都是小母狗噴出來的東西哦……來,嘗嘗看……" 方志文用手指在妮妮的緊閉處女肉唇裂縫處滑過,然后濕淋淋的手指完全深入小妮妮的嘴巴,攪動了起來。高潮后脫力癱軟在方志文懷抱中的小妮妮不停地喘息,當方志文將手指塞入的時候,自己略帶腥臊香味的淫汁不斷地涂抹在舌頭和口中,小妮妮如同一只小貓一般乖乖地舔舐起了方志文的手指。
  " 騷母狗繼續說明,不要停!你的女兒正在學習呢!" 方志文一邊命令著,一邊從旁邊取出剛才給母狗老師使用過的催乳劑,倒在小女孩微微隆起的小乳房上,慢慢地抹勻。然后又取過旁邊還剩半碗的乳液,讓小母狗妮妮吃了下去。想著等下母女兩人分別將乳房中的乳汁噴射出來,或者被自己吮吸這個童顏巨乳的小母狗,方志文不由得再次興奮起來。
  " 母狗知道了……母狗的乳房被主人捆綁起來以后……快感會增強……母狗媽媽的騷屄就會做好被主人肉莖插入的感覺……被插入之后母狗媽媽就會很高興……
  母狗媽媽是離不開主人肉棒的騷貨……母狗媽媽想要被主人的肉莖插入……插入騷屄和肛門……粗大的肉棒會讓母狗媽媽爽的噴水……母狗媽媽的騷屄會緊緊地夾住主人的肉莖……然后讓主人在里面噴射精液……請主人快點來肏你的淫蕩母狗吧……" 童玉寧深知那個男人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獸欲大發,在自己的女兒身上發泄獸欲,而且那個男人神秘莫測的能力,童玉寧也是親眼見到的,童玉寧現在能做的就是以那種男人喜歡聽的淫蕩聲音,將自己最羞恥的一面表露在男人面前,希望這個男人盡快在自己的身體滿足,這樣就無法去奸淫自己的女兒,傷害自己的女兒了。可是童玉寧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個惡魔般的男人雖然讓她達到了多次高潮,但是自己卻一點射精的跡象都沒有,那根粗大堅硬的火熱肉莖依然在小女孩的大腿緊夾之后慢慢地抽動著。這個男人虐玩自己就會有快感,所以,這樣的話他一定能會忍不住插入自己的身體的。童玉寧一邊想著,一邊捏住自己的下垂的奶頭旋轉,疼痛讓童玉寧輕輕的呻吟了起來,似乎她的身體也在疼痛中逐漸地適應,微微的疼痛居然讓那種瘙癢的感覺越來越明顯。童玉寧慢慢地沉淪了下去,在她不知不覺的時候,手上的力氣也越來越大,另外一只手則不斷地磨擦揉按著自己如同黃豆芽般大小的紅腫騷屄豆。瘙癢的感覺慢慢地增強,但是童玉寧感覺自己的乳頭和騷屄豆卻慢慢地開始麻木。
  " 好癢……奶頭和騷屄都好癢……求求主人快點來肏母狗……母狗受不了了……
  母狗的騷屄好想要……" 童玉寧開始慢慢地煩躁起來,敏感帶的觸感似乎完全適應了這樣的力度,完全沒有剛才觸電般發泄高潮的快感。她渴望著眼前的男人大力地搓揉自己的乳房,隨意地搓扁揉圓,然后狠狠地摳挖自己的騷屄,用大肉莖再次填滿,讓她的騷屄可以再度體驗到那個銷魂的高潮。
  果然是這樣呢……再來幾次的話,就算自己的女兒也會乖乖地雙手奉上,以換取自己的愉悅高潮……這個東西果然很不錯呢!配合自己的能力的話,雖然不是毒品,但卻有和毒品一樣的效果,最終讓眼前的美女老師沉淪為自己忠實的母狗,就跟自己的媽媽和小姨一樣……方志文一邊想著,一邊從旁邊包里拿出幾個金屬軟夾。
  " 嗚嗚……噢噢……啊啊啊啊……" 突然被夾子夾住奶頭,劇烈的疼痛使得童玉寧渾身蜷縮了起來,跪倒在床上,大聲的慘叫起來。方志文拉住童玉寧潔白的皓腕,阻止她將夾子拿下來,然后看著背對著自己的童玉寧死死地昂著頭,猶如受刑一般渾身顫抖。高挺的臀縫正對著方志文,中間的騷屄肉唇大大地張開著,被方志文看得一清二楚。裸露的騷屄好像突然被解放般劇烈蠕動,方志文又將兩個夾子夾在了女人下垂的肉唇上,本來就已經變大變長的肉唇被夾子夾住之后更是無法合攏。當方志文用繩索穿過4個夾子的孔洞,突然拉緊之后,乳頭和騷屄唇同時往外分開,暴露出了鮮紅的騷屄嫩肉。
  此時的方志文已經能夠清楚地看到騷屄的蠕動,連同尿道都看得一清二楚。
  當那根平時老師自己淫玩的道具被方志文一下子插入騷屄底端的時候,童玉寧終于崩潰了,積蓄已久的橙黃色尿液如同決堤的黃河水一般從騷屄尿道中噴涌而出,四散灑落在地板上,飄起了一陣腥臭淫騷的氣味……

上一篇: 包養女學生

下一篇: 從校園向外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