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校車上的性事


  秋天早晨的驕陽顯得如同成熟的熟女一般,溫暖而不暴烈,耀眼但不光芒四放,讓人看了從心里感覺到一陣陣的舒服,同時也讓人充滿了動力。當然,對于方志文來說,充滿的更是狩獵的獸性欲望。
  自從那次的淫欲盛宴之后,又過去了兩天,那幾個一看就知道不是古華國人的家伙自始至終都沒有出現在自己的面前。這讓方志文感覺有一點點的奇怪,他也曾經問過吉俊,如果他們出現的話怎么辦,吉俊始終只是笑笑,然后扯開話題,對這幾個人避而不談。
  方志文的收藏品從2個變成了3個,那天之后的早晨,李雯就被蒙著面送到了方志文的家里。這個熒幕上偶爾看見的小明星還是給方志文帶來了一絲絲的新鮮感,在看到素面朝天但臉色嫣紅的李雯的時候,方志文還小小的沖動了一把,在小明星的口中射出了異于常人滋補女體的精液。很快李雯便在方志文肉莖特有的魔力下屈服了,成為了方志文的肉體便器。
  同時,方志文發現只要女體高潮達到某種程度,那么體內的精華會緩慢再生,這也讓方志文驚喜了一把,他原以為吸收過便不得不放棄,如同廢品一般的存在,居然還有循環利用的可能?在不斷玩弄三個女體的同時,如何讓女人更快的回復體內的精華成為了方志文思考的問題。另外,吉俊應該早就知道這點,那么明顯應該站在自己這邊的吉俊為什么不告訴自己,反而讓自己將使用吸收過的女體販賣,或者說交易給他呢?
  ----------------------------------------------
出門就是車終點站,方志文想了想還是先去學校一次。經過一晚上的盤場大戰之后也感覺有些疲憊,也不高興自己開車,上去找了個單座就瞇上眼睛小睡一會。反正車程還很長,至少要一個半小時,方志文慢慢地沉靜了下來,開始消化吸取的精華了。
  車上的人很快就多了起來,上午8點的時候正好是上班族忙碌的時候,方志文突然感覺自己搭在大腿上的手指很熱,不由自主地動了一下,卻發現耳邊傳來一聲低唿,他睜開眼睛,一個有點眼熟,穿短裙校服的女生正站在他身邊,滿臉通紅地看著他。方志文這才發現,這個女生由于人太多,被擠得緊緊地貼住自己的大腿,而自己的手指正好被壓在裙子上面的那個三角地。女生長得柔柔弱弱的,不過看身材還不錯,在緊身校服的包裹下前凸后翹,高高挺拔的胸口上校徽則是跟自己一個高中的。
  由于剛才被方志文動的那一下,女孩子臉上泛著紅暈,用力往后退了一下,但是畢竟是女生,很快又被擠了上來。方志文不動聲色的挪了一下大腿,手稍微往下放了一些,果然這次又貼了上來,而且在方志文的動作之后,手掌直接探入了女生的校裙之中,完全被少女溫熱的三角地擠壓住了。
  少女驚叫一聲,由于緊張著要拿開那只在自己下體作怪的手,手上提的包包掉在了地上,只有一只手拉著扶手。而她身后的一位青年則好心地提醒她包包掉了,她又不能分辨,也無法宣揚這么羞人的事情,只好揀起包包,用哀求的目光看著方志文。方志文一下子興奮了起來,溫熱的感覺讓他忍不住用手指往女孩子大腿中間探去。
  絲質的內褲在手指探入的時候開始慢慢地潮熱了起來,方志文惡作劇一般小幅度地在女孩子大腿中間嫩屄洞口不斷地摩擦,感覺那道縫隙慢慢在手指的刺激下分開,內褲也慢慢地被愛液浸濕了。
  女孩子的臉越來越紅了,由于下體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她不自覺地扭動著屁股,一點點地往后頂著,希望能夠脫離那個魔掌,讓自己好好的坐車。卻沒有想到身后的男青年卻受不了了,一根火熱的堅挺肉棒隔著牛仔褲狠狠地頂在女孩子的屁股上。女孩子也感覺到了那種堅硬的異常,周圍的人們都用奇怪的眼光看著女孩子,女孩子也無法聲張,只能緊緊的咬住嘴唇,做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身體突然輕微地顫抖了起來,女孩子也發出了一聲低唿,原來自己興奮的陰蒂已經勃起了,突然被方志文的手掌頂住,快速的揉動著,后面的肉棒也開始一上一下的滑動,她知道那個男人在用自己的屁股發泄。前后夾擊的快感讓她忍不住子宮一麻,騷屄突然涌出大量的淫水讓她差點站立不住,而后面男人似乎也沒有滿足,趁她雙手沒空的時候,突然從后面伸入她的校服。女孩子深深的后悔自己為什么僅僅穿了校服和胸罩就去上學了,讓男人輕而易舉地探入自己的胸罩里面,握住了剛剛發育成熟的堅挺乳房。
  奶頭很快在男人手指的挑逗之下挺立了起來,女孩子感覺自己剛剛高潮過的嫩騷屄又開始慢慢的酥麻了起來,面前位置上這個男人的手指將自己的內褲拉成一條線,深深地陷入自己的嫩騷屄,讓自己的陰唇完全暴露在空氣中,然后內褲前后的移動不斷地摩擦自己的騷屄嫩肉以及那敏感的騷屄豆。自己好像快要升天了,那種讓人欲仙欲死的感覺又再度降臨到自己的身體上,大腦一片空白,只知道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唇,拼命不讓自己發出那種淫蕩的呻吟。
  接下來的站頭涌上來的人更多了,一股股大力讓本來就意亂情迷的女生根本站立不住,再加上方志文手指下面暗暗用力,女孩子一個站立不穩,坐到了方志文的懷里。方志文的肉棒也早就高高地豎了起來,將自己的褲子頂出了一個帳篷,他不由將大腿曲了起來,讓那個高挺不要那么明顯。當女孩子坐上來的時候,方志文托了一把,才沒讓她的屁股直接坐在高挺的肉棒上。
  " 求求你……不要……放過我……好難過……" 有了緩沖之后的肉棒隔著薄薄的褲子不斷地在自己的嫩屄洞口磨擦著,被內褲緊緊卡住的嫩屄不斷地被粗糙的褲子磨擦著,疼痛和酥麻的感覺傳遍了女孩子的身體,她軟軟地依偎在方志文的身上,不時地隨著方志文拉動內褲的動作扭動著自己屁股,讓自己的感覺不會那么敏感。方志文轉頭吮吸住了女孩子的嘴唇,趁著女孩子大腦一片空白的時候將舌頭強行伸入,攪動著品嘗女孩子清新的香津。一邊強吻著癱軟的女生,方志文的手掌順勢就在大庭廣眾下探入女生的衣襟,很快找到了鮮嫩的乳頭,捏弄了起來。方志文很快就感覺到神情恍惚的女孩子身上滾燙的反應,鮮嫩的舌頭激烈地反應著,就好像原本就是一對情侶一般的熱吻了起來,而她的乳頭完全放開任由自己搓揉,并且在這樣的搓揉中慢慢地變硬。隔著褲子的肉棒也感覺到自己頂著的地方越來越熱,并且似乎一陣濕漉漉的感覺已經透過褲子傳到自己的肉棒上。
  " 如果不想被你的學校知道你那天晚上的事情呢,就要乖乖聽話哦……不然的話……你的校徽可還是在胸口上別著呢……" 方志文淫笑著在少女的耳邊輕輕地說道,搓揉乳房的力量突然加大了一點。" 啊,已經發生這么親密的關系了,你也應該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吧……" " 是你?啊啊……好痛……" 少女低低的痛唿了一聲,幸好發動機聲音夠大,但也引起了周圍人們的側目。
  " 是我呢,所以,乖乖地告訴我你的名字……否則我就讓大家一起來欣賞你這條騷母狗淫蕩的樣子……" 方志文看著紅暈滿面的少女,嗅著她白皙頸處傳來的香味,忍不住舔了一下。
  被方志文舔弄得少女感覺自己的身體敏感部位似乎象被電擊一般,大腿間的騷屄又溢出了一股愛液,微微地散發出淫靡的氣味。為了不讓旁邊大人們發現,只好低頭哀求著方志文," 邵……邵美琪……求求你……不要……不要說出去……我……我聽你的……" " 哦……校花啊……久聞大名了呢……我們可是同校……所以……不要想著逃出我的手心哦……" 方志文一邊吮吸著邵美琪的耳垂,一邊輕輕地說著,完全不在意旁邊乘客的眼光。" 你放心好了……現在我可不會侵犯你哦……不過等下么……我會發短消息給你……要按照我的話去做哦,否則……" 方志文把紹美琪的胸前掛著的手機拿過來,打了個自己的電話。好了,又是一條獵物到手了呢……相對來說女生對女生不設防的更多一些……可以有更多地選擇了呢……方志文暗暗想道。
  車很快就要到站了,方志文狠狠地蹂躪了幾下美琪的胸部之后,擁著她站了起來,禮貌地將座位讓給了旁邊的老婦人。
  " 謝謝你啊,小伙子,要好好對待身邊的姑娘哦!" 老婦人坐下之后,和藹地祝福著身邊的一對。
  " 啊,我一定會好好' 對待' 她的……" 方志文緊了緊摟住少女腰肢的魔爪,笑著回應道。
  ----------------------------------------------
雖然三民高級學校周邊都是居民區,可是這卻不影響三民高級學校的名聲,因為升學率的關系,家長和學生對于這個學校寄予了厚望,打破頭也要搶著進來。
  可是從兩年前開始,學校不但招生需要分數,而且在華國教育部的文件下,提出了要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相貌不好的也一概不要。按理說這樣的學校應該很快就會沒落,但是沒想到的是在這兩年,升學率居然還提高了3個百分點。并且有一部分女生被特招入國家研究部和教委。這讓許多家長看掉了眼睛,他們終于明白這是一個有后臺的學校。于是爭先恐后的將自己的掌上明珠、嬌嬌寶貝送來了學校。
  在學校旁邊一個僻靜的死胡同內,邵美琪被方志文一路擁到了盡頭。" 求求你,放過我吧,快要遲到了……而且有人看著……" 邵美琪似乎意識到了即將發生什么,害怕的簌簌發抖。她根本沒有反抗的心思,這個男人對她來說就是內心深處的魔鬼。
  " 啊啊……你已經知道我想要干什么了?你不是最喜歡男人的肉棒了么……
  你應該還記得那天的愉快經歷吧……所以今天才會那么濕潤是不是?" 方志文吻了一下女孩子嬌艷的臉龐,手掌不斷地在邵美琪看上去瘦弱實際卻很豐滿的臀部不斷地撫摩。
  " 不……不是的……啊……不要伸進去……不……我只是……只是……嗚嗚……" 邵美琪很快又被方志文撫摸的氣息急促了起來,滿面潮紅。分辨到一半的嫣紅小嘴看的方志文一股邪火冉冉升起,一下子強行吻住邵美琪的嘴唇,品嘗起少女的香津。
  " 也好……希望他可以盡快放過我吧……現在是早上……他……他應該也不會亂來吧……心跳的好快哦……他的舌頭好霸道……" 被吻住的邵美琪不由自主的回應著,一邊心里這么想著," 他居然還記得我呢……好開心……"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邵美琪自己就被嚇了一跳,難道自己是愛上他了么……他可是強奸自己的人呀!可是很快,邵美琪便迷失在方志文寬厚舌頭的攪動下了。
  " 接下來就是你最喜歡的大肉棒了哦,要好好地服務!" 分開唇舌的方志文滿意地看著臉色潮紅,眼神迷離的少女,知道她已經動情了,于是將少女按向他的胯下。褲襠前面的一團巨大的凸起,讓邵美琪似乎察覺到了男人的欲望。她含羞帶嗔地看了方志文一眼,認命地蹲了下去,任由自己已經開始發育的豐滿乳房從領口落入方志文的眼中。
  " 小騷貨,還說不要,今天居然連乳罩都不帶……" 方志文從這個角度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校服內少女粉嫩的奶頭,他不由得感慨,不知道學校從哪兒找來這么個服裝設計師呢?
  邵美琪拉下了方志文牛仔褲的拉練,怯生生地用手探了進去,隔著內褲感覺肉莖的堅硬與粗大,她緩緩地撫摸著,同時也任由方志文彎腰玩弄著自己赤裸在校服內的乳房。不同于車上的粗暴,方志文的捏弄讓邵美琪感覺酸癢酥麻從自己奶頭上的神經傳到自己的子宮,一陣陣強烈的空虛和瘙癢感從嫩騷屄的深處散發到全身,她不由得渾身顫抖了一下,一股濕濕的暖流從子宮口溢出,順著騷屄嫩穴流了出來,濕透的內褲貼在少女敏感的大肉唇處,冰涼和瘙癢的感覺讓邵美琪忍不住扭動起了自己豐滿的屁股。她終于忍不住了,一咬牙將那根粗大的肉莖從內褲中解放了出來。
  方志文順勢也解開了自己的牛仔褲,那根粗大猙獰的肉莖狠狠地彈到了邵美琪的臉上。在秋日的陽光照耀下,邵美琪這才能仔細地看到這根在自己體內肆虐過,給自己帶來痛苦和快樂的肉莖。紫紅色的肉莖被青筋圍繞著,龜頭和肉棒差不多大小,比自己偷偷看過色情片內的歐美黑人的肉莖還要粗上一圈,馬眼猶如會說話一般一張一縮,透明的液體被馬眼不斷地擠出來,晶瑩剔透的好似露水一般半凝固在巨大的龜頭上。邵美琪神使鬼差般地伸出鮮紅的小舌頭,將龜頭上凝結的體液舔去。好像被鼓勵了一般,眼前的肉棒突然跳動了一下,更加的昂首挺胸起來。
  邵美琪偷偷地看了一眼方志文,這個男人似乎沉迷在玩弄自己豐滿的乳房上面,并沒有刻意地留意自己的動作,邵美琪暗暗嘆了一口氣,乖乖地將方志文的肉莖慢慢地含入自己的口中,一邊用嫩舌纏繞著龜頭,一邊慢慢地吞吐了起來。
  " 這樣就很好啊……不過還不夠深呢!讓我幫你一下吧!" 經過一段時間的吞吐,方志文感覺到龜頭上的刺激慢慢地變淡,少女的嘴巴僅僅能夠含入龜頭,這樣的刺激讓方志文已經不滿足了,他淫笑著抓住邵美琪的頭發,腰部發力將肉棒往少女的嘴唇中強行塞入。少女的喉嚨在方志文發力之下,突然就腫起了一塊,不斷地前后移動著,黑色的巨大陰囊也帶著腥臊的味道不斷地擊打在少女的下巴上。
  " 你要習慣哦,以后還會這樣肏你的……這才是服侍主人的態度……" 少女嘔吐的聲音讓方志文更是加快了前后運動的速度,時而將少女的頭部緊緊地壓在自己的小腹上,看著少女白皙的頭頸因為窒息而漲紅,脖子猶如即將死亡的天鵝一般死死地僵直任由自己玩弄,雙手不斷地推在自己的大腿上,卻無力掙扎的樣子,方志文的心里涌出一股股暴虐的快感。
  " 來,只要你當我的母狗,我就放過你!不然的話,今天我就好好讓你嘗嘗我的手段!" 方志文肉棒的突然抽出讓少女一邊喘息一邊連連的咳嗽著。邵美琪剛才真的以為自己快死了,粗大的肉棒在自己柔嫩的喉嚨口不斷地擠壓擴張,自己連唿吸都不能了,更別提控制自己的唾液從嘴角溢出,肺里的空氣似乎也要被擠壓出來一樣,但是那種奇怪的充實感卻讓自己的身體感覺到一種異樣的滿足。
  " 他居然要自己當他的母狗呢……真是太欺負人了!" 一想到這兒,自己的身體似乎變得更加奇怪和敏感了起來," 那根大肉棒插入的感覺真的好棒……成為母狗的話……天天都會被這根大肉棒刺入吧……這樣似乎也不錯呢……" " 怎么樣!我可沒有太多的耐心哦!" 方志文看著少女不斷地喘息,就是不說話的樣子開始不耐煩起來。有些事情在學校還是要女孩子去做比較容易一點呢!他想到這兒,一把托起了少女的下巴,注視著她。
  " 不……不要……我……我愿意……" 被方志文居高臨下惡狠狠地看著,邵美琪心中突然一顫,這個惡魔般的男人似乎真的說的出做的到,而且自己已經失身過他一次了,那種奇妙的感覺讓邵美琪也難以自拔,不由自主的便猶豫著答應了下來。
  " 說清楚,愿意什么?" 方志文還是不肯放過蹲在地上的少女,那種脅迫的快感越來越強烈," 說清楚哦,否則話,那件事情……" " 不……不要說……那件事情……求求你……我說……我愿意……我愿意成為主人的母狗……用身體來取悅主人……讓主人的大肉棒肏我的騷屄……" 一開始的猶豫和羞澀,隨著話語的說出被慢慢地驅逐了出去,那些原本會讓少女感覺羞恥的話語說出來似乎也變得順理成章。一邊說著這樣淫蕩不知羞恥的話語,邵美琪感覺自己慢慢地墮落了,更多的則是感覺到墮落的快感,隨著話語的出口,母狗和主人的交媾想象讓邵美琪感覺自己的騷屄嫩穴里面溢出了更多黏滑濕潤的淫水,透過了已經濕透的內褲,沾染到自己潔白光滑的修長大腿內側。邵美琪忍不住將潔白的雙腿緊緊地并攏,并且互相摩擦著,想將流下的淫水擦干,以免被方志文發現自己已經忍不住了。
  可是她沒想到的是,她的舉動落在方志文眼里卻更加激發了男人的獸欲。
  " 這樣就很乖么……我會好好讓你舒服的!" 方志文看著少女暴露在短裙外修長潔白的粉嫩雙腿不斷的交叉研磨,忍不住一下子將少女拉了起來,一只手將她擁入懷中,激吻起來,另外一只手則從少女豐滿的臀部探入。果然不出方志文所料,除了少女激烈的回應之外,手指探入的大腿內側,少女隱秘的股溝已經濕淋淋地泛濫成災了。" 果然是淫蕩的小母狗呢……看在你這么聽話的面子上,讓我來給你上學之前最大的滿足吧!" 之前的元陰好像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呢……
  看來還是要多刺激才行呢……方志文看著少女滿臉潮紅的樣子,一邊想到。方志文解開少女的校服上衣,頓時一對赤裸裸潔白的乳房裸露在方志文面前。雖然沒有媽媽們和小明星那么大,但是很堅挺,鮮紅粉嫩的奶頭固執地朝著天空,似乎在向方志文挑釁。方志文挑逗了兩下可愛的奶頭,讓少女的唿吸又開始急促起來之后,便開始轉向攻擊少女最重要的地方。
  他將少女的超短校裙拉起翻到腰部,頓時少女那迷人潔白修長的雙腿裸露在自己面前,白里透紅的粉嫩健康膚色讓方志文忍不住從小腿開始慢慢地撫摩上去。
  似乎觸碰到了少女柔軟的嫩肉,邵美琪忍不住縮了縮腳,隨之而來的瘙癢讓體內的淫水根本控制不了的溢出。
  " 原來小母狗早就已經忍不住了呀!看看你這只淫蕩的小母狗已經濕潤到什么程度了?" 當邵美琪被方志文分開雙腿撫摸那敏感的大腿內側的時候,方志文輕易地發現了剛才凝固的大腿間和內褲中間的乳白色痕跡,猶如在粉嫩的大腿上用白色顏料的毛筆畫上去的淫靡圖案。方志文一邊隔著可愛的小熊內褲撫摸著少女柔軟的騷屄嫩穴,一邊淫笑著用下流的話刺激著邵美琪。
  " 哈……哈……啊啊……是……不……不要……會……會高潮的……不要摸……求求你……等會……等會還要上課……" 邵美琪感覺手指隔著內褲插入了自己的小嫩穴,濕濕的內褲完全進入了自己的騷屄洞,柔軟的摩擦著自己的騷比嫩肉,讓里面分泌的淫水越來越多了。突然男人的手指準確地按住了自己最敏感的肉蒂,然后不斷地旋轉摩擦,這讓邵美琪差點瘋掉,她死死地向后昂著頭,發出了一連串的呻吟。" 啊……要到了……小母狗發騷了……主人……主人把小母狗玩到高潮了……快……重一點……小……小母狗要……要主人的大肉棒……啊啊!
  " " 怎么樣?舒不舒服呀?只要你聽話……我一定會讓你天天這么舒服的!" 方志文加快了揉按的速度,聽著邵美琪的淫聲浪語,胯下的肉棒更加粗大了。
  " 是……啊啊……小母狗……小母狗聽話……主人請……請隨意享用……享用小母狗的騷屄……小母狗會用騷屄……夾緊主人的大肉棒……" 到了這個地步,邵美琪也放開了,自己身體的渴望已經無法控制,那么就盡情的享受肉棒帶來的快感好了。她似乎有些隱隱地期盼著方志文的大肉莖,像那天晚上一樣撕裂自己的小騷屄,讓自己在痛苦中達到極度的高潮。
  在邵美琪的配合下,方志文輕易地將少女的內褲褪了下來,然后將她已經濕透了的小騷屄分開。因為沒有過于頻繁的肏屄,少女的肉唇還是比較緊縮的,小小的肉唇往兩邊分開之后,里面一圈紅紅的嫩肉顯露出來。方志文沒有料到邵美琪居然長了一圈難得一見的蓮花屄,也就是小陰唇突出在外面,僅靠大陰唇,這樣經過訓練之后可以更緊地夾住男人的肉莖,讓男人肉莖有插入雙重騷屄的感覺,而且還可以吮吸男人肉莖的根部,讓男人得到更大的快感。
  方志文一邊用舌頭舔弄少女已經充血勃起的肉蒂,一邊用手指扣挖著少女的騷屄嫩肉,隨著手指的探入,方志文很明顯可以感覺到少女騷屄嫩肉的吮吸和緊縮。果然那天晚上的吮吸感不是我的錯覺呢!方志文得意的想著。從少女騷屄散發出的淡淡腥臊氣味讓方志文的舔舐更加的用力,而這次方志文的手指并沒有按在少女的G點讓她極度的高潮,而是直接探入了宮頸,在宮頸里面開始了攪動。
  " 啊啊……要壞了……騷屄……小母狗的騷屄……要裂開了……要被玩爛了……好爽……求主人……玩爛小母狗的騷屄……讓小母狗高潮……還要……還要進去……玩子宮……里面好癢……快點……重點……要到了……要高潮了……忍不住了……小母狗……小母狗要到了呀!" 隨著最后的慘叫,邵美琪在方志文的褻玩下再一次的達到了高潮。
  這次的高潮是邵美琪清醒時候的第一次高潮,并不同于上次在肉欲淫宴上的體驗。那次已經被輪奸的幾乎失去意識的邵美琪,在半昏迷中達到的高潮感覺并沒有這次來的強烈,邵美琪感覺自己這次似乎將體內所有的精華都噴射在男人旋轉的手指上,全身的力氣也隨之而消失了。
  隨著邵美琪的慘叫,方志文越來越用力的攪動著邵美琪的肉穴內部,正當他要突破少女子宮頸的時候,突然感覺少女的騷屄嫩肉仿佛突然緊縮,死死地咬住自己的手指不斷地抽搐,騷屄內似乎有一把水槍,將溫熱的液體不斷地噴到自己的手指上。
  ----------------------------------------------
高潮過后的邵美琪腦海中一片空白,過了好久才清醒過來。她突然發現體內多了一些東西。這個時候她才發現方志文已經淫笑著站在她面前了,肉棒半軟地對準了她。她害怕地往后縮了縮身子,生怕男人又要她服侍那根恐怖的肉棒。
  " 好吧,既然這么快就高潮了,那么今天就先到這兒。不過為了防止你不聽話,我已經把一些玩具塞到你的騷屄里面了,你是不可能自己拿出來的……想不想試試?" 方志文手里握著一個黑色的遙控器,淫笑著對邵美琪說到。
  " 我……我已經這樣了……你還要我怎么樣嘛……好過分……" 下體騷屄內的異物感讓邵美琪很不適,她想盡快離開這個男人,然后去廁所試試看是否可以將東西從自己的嫩穴中取出來。
  " 既然你聽話那就算了,快點去學校吧,早操也快要結束了哦!等下我會發消息給你的!如果不聽話的話,我會讓你知道厲害的!小母狗!" 方志文看著邵美琪,見她沒有反抗,最后脅迫了一番,轉身往學校走去,將半裸的少女扔在了可能有人經過的小巷子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