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我為何離婚

我獨自一人穿過一條條燈火闌珊下的街道。不論自己身處的是人聲鼎沸的大
路還是鴉雀無聲的小巷,都只是漫無目的地四處徜徉。寂寞和思念一直徘徊在自
己的腦海之中,不知不覺下竟把我引領至海濱公園里的涼亭旁。我的心情更加顯
得五味雜陳,因為這個涼亭,正是我向新婚妻子芮雯求婚的地方……

  我走進涼亭內,憶起自己和她從相知、相戀、然后結婚,甚至緊接結婚之后
的所有事宜。我們倆在建立幸福美滿家庭的過程中也只是花了短短的幾年時光。

  無論是喜是悲,是愛是愁,哪怕是一件生活中瑣碎事都在內心里回想千遍百
遍。

  直到今天早上,我還是一廂情愿地認為自己活在幸福美滿的伊甸園里,然而
發生的種種一切都不過是" 如夢幻泡影".

  由于燈光的昏暗,不容易讓外人看見涼亭里的情況,于是我坐了下來。忽然,
我聽見有什么從我的衣袋里掉下來,當我意識到時,才發現是那張已經皺褶的離
婚協議書和那張符紙。我雙手掩蓋雙眼,懷著悲痛欲絕的心情,流下與愛妻共結
連理以來的第一滴眼淚.

  我凝望這張離婚協議書,沒有任何心情返回家中,至少現在完全不想呆在那
個必定讓自己觸景傷情的地方。

  時間將近夜深,我躺在涼亭的冷板凳上,淚水彷彿瀑布墜下沒完沒了。此刻,
身旁沒有了任何愛自己的人照顧自己,取而代之的祇有孤獨與疲勞伴隨左右。

  我不介意寂寞,因為我確信自己祇有閉上雙眼,迫不及待地幕天席地,讓自
己快些進入夢鄉,希望那張符紙能幫我與芮雯再續婚前緣。即使虛假的也好,我
也寧可這輩子一睡不起。

             *** *** *** ***

  步進教堂的那一天如若昨天發生,我清晰地記得親朋好友都對我們這對共結
連理的新婚夫婦投來羨慕的目光。單單的" 幸福" 和" 高興" 已經不足以形容我
們倆那一刻的心情。尤其當我們在耶蘇基督與眾人面前輕輕一吻之際,小鹿亂撞
的搏動更加傳遞至對方心中;無需言語挑逗的興奮比平時來得更加強烈。

  身邊有一位好友曾經對自己說過:" 婚后的生活就等于走進一個變幻的迷宮
中。如果彼此心靈想通,一定會找到出口;如果夫妻之間產生隔膜,就如同進入
一條條死胡同,即使能夠原路返回,都只會迷失當中。" 我從來對這句話都不以
為然。我當時十分單純地相信,自己和芮雯的關繋不會有所改變,貞忠不二直至
永恒。

  如我所料,新婚不久,不僅沒有互相摩擦,反而讓夫妻關繋更進一步。只是
在大城市里,供房子、以及將來等小孩出生的教育、撫養,每每都是以錢為基礎
. 不是富二代、官二代的我們只能依賴自己的雙手為五斗米折腰。很幸運,公司
的上司對我委以重任,所以我總是至少出差一兩個月。正因為如此,我們之間真
正見面、相處的次數寥寥無幾。等我公司的工作上了軌道后,芮雯也晉升為健身
纖體教練,可謂雙喜臨門.

  我沒有因此而感到驕狂,反而更加賣力工作。住在異地的酒店,我總是思念
故鄉的妻子。不過不要緊. 當大家各處西東,總會電聯噓寒問暖;當彼此久別重
逢,自然床上魚水之歡. 時間與距離并沒有對我們產生絲毫影響,直到得到一樣
神奇的東西和認識了某些人物之后,改變了我本來所擁有的一切……

             *** *** *** ***

  我乘坐晚班的火車,終于從外地出差回來。出差的報告老早在電話中向老總
匯報了,而且自己在公司的職位不低,又工作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老總吩咐自
己不必明天就回來了,還得到了一個星期的假期。一個禮拜的辛勞出差后,我當
然希望盡早回家看望久違的嬌妻。

  我踏進家門,看見墻上的掛鐘清晰顯示著凌晨十二點多。室內的燈光偏暗,
我的愛妻正躺在沙發上,貌似是由于熬不過睡魔的夜襲而昏昏欲睡。但是從她規
則的唿吸聲和甜美的模樣可以知道她如今正沉溺在美夢之中。我小心翼翼地走進
夫妻間的臥室里,看看如今躺在嬰兒床上的小寶貝,然后從衣柜里拿出一張小被
子蓋在芮雯的身上。

  我蹲在芮雯臉蛋的旁邊,吸入眼前這位睡美人唿出的鼻息,看著她那疲憊,
但又帶有幸福的樣子,我的心窩仿佛吃了一顆黑色巧克力似的品味出苦盡甘來。

  單薄的被子無法覆蓋那因長期鍛煉而健碩、婀娜的身段。與此同時,沒碰許
久的纖體所發出的香皂味與香體味,經由我的鼻孔正在侵蝕我的理智。是可忍孰
不可忍,我的手在非條件發射下輕輕地碰觸愛妻那雙飽滿的肉兔子。手握數十秒,
掌握到在這個月里,她們又好像脹大了半分。

  細看觀察還能發現她的衣服內并沒有穿上任何遮擋物。起伏的兩只小白兔似
乎已經知道男主人回來了,表現的心潮澎湃。

  我微微揭開芮雯的上衣,天然制造的小籠包沒有了衣服的束縛,飽滿的形狀
頓時涌現,沒有一個正常的男人看見這種情況能處之泰然,而我當然也不敢自稱
現代柳下惠。再者,長時間的禁欲讓我無法繼續按耐心中的沖動。尤其是當自己
聯想到那里在將來必定是儲存母乳的地方,便想把這兩個巨無霸狠狠地咬下去。

  在得不到主人的同意下,我迫不及待地把舌頭靠近櫻桃色的奶嘴。柔軟的肉
頭加上鮮嫩的口感,讓我完全忘記了外地出差的種種辛酸與勞累。

  " 吃" 了一會兒,芮雯還是睡得正香,她的一動不動促使我進一步肆無忌憚,
變本加厲。放在口中" 咀嚼" 的兩只肉兔在我的擠壓下變得鼓脹,仿佛在鼓勵我
多吸吮一些。

  突然間,就在我吃得正香,感到某人溫柔的雙手捧在我的后腦勺上。我大吃
一驚,站起來,看見芮雯已經睡醒,并且深情地看著自己。

  " 老公……你終于回來了嗎?還在想你會不會很晚才回來,我熱好了菜,在
保溫鍋里面……" 芮雯的聲音簡直是靈丹妙藥。一眨眼的功夫,即使沒有吃飯,
身體瞬間充滿了力量。

  " 老婆,你還是先睡睡,我自己弄就可以了。" 我本打算離開,手被芮雯抓
住了。

  " 不,還是我來,你先去洗澡吧。"

  我沒有回答她,臂彎不由自主地把她摟在自己的懷里. 不知是否讓我的舉動
嚇著,她的唿吸變得異常急促,而我更可以透過自己的胸膛,去感受她現在帶點
劇烈的心跳。

  " 老公……老公,你怎么了?"

  " 老婆,我愛你。"

  " 嗯,我也愛你。" 相擁之后,就是我和她的深情一吻。每一次和她的接吻,
都讓我盡情放松,而這次更加讓我精神煥發. 我們一直保持這種姿勢直到我的肚
子發出憤怒的吶喊……

  吃過晚飯、洗過澡已經是早上一點半之后的事了。我從浴室出來,看見的是
一個如常的芮雯——她正坐在電視機的前面,全神貫注地追看日劇。

  " 鈴音,鈴音,你別走好嗎,他不會對你好的?你知道我是愛著你的,不然
的話,我為什么拼命工作,這不都是為了我們的生活嗎?" 男主角浩之有些造作
地說道。

  " 既然你愛著我,為什么你非得和女上司一起去呀?"

  " 我這是……我這是為了彼此的生活呀!鈴音,求求你了,回來我的身邊吧。

                 "

  " 沒用了,現在說什么都沒用了,我……我已經有了拓也的小孩了。" 說罷,
女主角鈴音不斷撫摸腹部,那里毫無疑問地住著自己與拓也的寶寶。

  一切似乎已成定局,而連續劇的最后,男主角從高樓跳下,了結了他的一生。

  至于鈴音,她當然和曾經的同事,現在的丈夫拓也繼續生活得幸福美滿.

  芮雯一如既往淚流滿臉,與其說是傷心,倒不如說是憎恨。她曾經告訴過我,
浩之根本沒有理會在家中苦苦守候的嬌妻鈴音,只懂得拼命工作,即使換來了金
山銀礦,卻失去了倆人相愛的意義.

  我對于這種日本的鬧劇沒有任何興趣。我從背后抱起芮雯,為了安撫她,同
時也為了安撫自己,決定對其上下其手。

  " 老公?你抱得我有點辛苦呀。你今天真的好奇怪哦。"

  " 我可以再吻你嗎?" 沒有等她反應過來,我已經深情地又一次堵上她的櫻
嘴。彼此間的舌頭糾纏在一起,沒有分開的意思。完畢,我甚至開始脫去自己的
衣服。她似乎也很配合,也脫了自己的,連我的衣服都開始幫忙" 解脫".

  久違的夫妻夜間生活讓我們兩個暫時恢復了平時的那種親密關系. 在陰暗的
燈光襯托下,我的手不安好心地碰觸芮雯下面那朦朦朧朧的神秘地帶。

  她在不知不覺中發出一下又一下銷魂的叫聲。貌似聲音有點響亮,或許芮雯
生怕把我們的鄰居給吵醒了才盡量壓低了第二次的音量。她柔美的聲線、性感的
胴體、再配上柔和的光線,營造了一個多么適合男女房事的誘餌.

  我飽餐她的小朱唇,猶如一只在森林里已經飽受兩個月飢餓的猛獸飽餐一頓;

  我吸收她口中的『蜜糖水』,彷彿一頭在大漠中忍受兩個月脫水的駱駝,終
于在綠洲之中久旱逢甘露。

  芮雯的身體沒有一處是人工制造,其身體天然的柔軟度常常讓我拜倒在她的
石榴裙下。尤其是那雙嫵媚的車頭燈更是可以" 發光" ,只要脫去那層裹羞布,
它們隨時隨地都能夠指引我上天國的去路。

  我把頭埋在這對只屬于自己的肉兔子身上。其中芮雯的香氣不但刺激著我的
鼻孔,而且兔子們頭頂凸起的兩個" 小鼻子" 更加對我的皮膚做成搔癢無比。我
沒有感到任何不適,反而這種酥麻的感覺就好比按摩一般,讓我的身體與心靈終
于可以得到充分的休息,繼而真正地飛向了太虛仙境。

  在享受我給她帶來的快感的同時,芮雯下面溫熱的甘泉從洞穴中紛紛涌出,
形成一條小溪。流出的溪水沾濕了旁邊的灌木叢,看上去更加烏黑亮澤。要數最
讓我欲罷不能的還是洞穴中被泉水形成的一個小氣泡左右搖晃。其透過光線的折
射,就像在宣布自己的領土主權似地向我張牙舞爪。

  于是,我決定懲罰這個打算螳臂擋車的無禮之徒。我不屑一看,張開大嘴,
給這個小小惡霸就是一口。它的陣亡,間接可以讓我用舌頭清理洞口以及灌木叢
上的" 水分" ,同時令洞口制造的新鮮甜美的生命之泉通過我的口腔流進我的食
道,滋潤我的胃部。

  " 嗯……嗯,啊……" 躺在床上的女歌手再次唱出如同優美的高歌。余音繞
樑的曲調回響這個只有我和她的空間.

  過程之中,作為她唯一聽眾的我感到無上光榮,而且我胯下的生命體更是不
可思議地比原來精神百倍。芮雯唱出沒有音樂伴奏的曲目仿似一首戰歌。期間,
這首歌曲的從偃旗息鼓到一鼓作氣的音調進行著改變。在這個舒服的雙人床地形,
將會展現兩大生命體的大規模" 連場廝殺".

  突然,我想不到就在享受那醉人前哨戰的高潮瞬間,芮雯變得有點別扭。

  " 老公,不好了,我……我想……" 說罷,她雙手撫摸自己有少許發達肌肉
的腹部和豐臀。看見她動作怪異的我,也同樣不知道怎么回事。

  " 怎么了,老婆?"

  " 我……我想去便便啊……等等我。" 沒等我反應過來,她已經走進浴室之
中。

  她赤裸的肉體呈現極不協調的扭曲,估計是突發性的。我還是第一次看見芮
雯這種對生理無法忍受的神態,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個重口味的想法。

  " 老婆,我跟著你去便便好嗎?"

  " 哈?什么?我……是要去便便,來大的呀!" 芮雯努力忍受排泄物在體內
的沸騰、爆發,可是不及時排便就好比肚子餓了會" 打鼓" 一樣,同樣在菊花中
放屁提醒著主人。

  要是別人的話,我當然會覺得異常噁心,不過對方可是自己的妻子、自己的
愛人,反而聞起來有一種醉人的味道。

  " 沒關繋的,我就輕輕地抱著你,你拉就是了。行嗎?"

  在我萬般勸說之下,她終于勉強地答應我這個有點無理的要求。

  " 老……老公……其實你這樣看著我,我多少也有點不好意思啊。"

  " 不怕,你……你把我當成不存在就是了。快點拉……啊……" 說實話,對
于芮雯的體重。尤其當她的體重比結婚時增加了少許,我更加顯得力有不逮。

  但這些都不重要,因為她增長后的體重換來了美好的黃金身段——因經常鍛
煉而略顯豐滿的大腿和手臂摸上去卻不覺得過于結實,又沒有瘦削的骨感,實在
讓人愛不釋手;纖體運動造就了她強壯的六塊腹肌,隨著唿吸與排泄更是起伏連
綿,我就像看穿了她的肚皮似的,知道那些本應骯臟的大便從大腸中慢慢移至菊
花口,靜待主人發射的命令。

  望著這種我心中完美的女神在拉下糞便的一顆,其實也算是一種享受。就在
自己在一旁陶醉的時候,刺鼻的臭味隨之撲鼻而來,不過這正好是一種興奮的提
醒。我胯下的電量瞬間被充滿了似的,即使現在給它掛上啞鈴也不會有任何問題
.

  " 老公……好……好羞愧呀……"

  " 有什么好羞愧的。我們都是倆夫妻了嘛。不怕。"

  " 老公,如果……如果覺得臭的話……"

  " 不會,我真的不會覺得臭。來,用點力!"

  " 嗯……嗯……" 芮雯的臉上一片緋紅,不知道她是因為覺得尷尬還是因為
拉的力度有點過猛了。芮雯半蹲在馬桶上,好讓我也隨之蹲下,探頭窺看。她最

終還是從自己的體內制造了一條條略深色的"活物"——猶如一條身上帶著一節

  節的褐色小蛇在包裹自己的肉洞之中破繭而出。即使它在出洞的途中,肉洞
抖動數次,也不影響它的自身安全。直至放出最后一節,小蛇彷彿被菊花緊閉的
力道攔腰砍斷,繼而掉進馬桶中,清脆的落水聲在安靜的環境下極為明顯.

  " 不行了!" 我放下芮雯,畢竟而我平時少鍛煉的身軀仍然無法堅持舉起她,
而且我的小蟒蛇向我抱怨不能為何此時此刻還不能" 歸穴".

  完事后,我不等芮雯清潔屁眼,迫不及待地把她按倒在床上,一邊想像她便
便的動作和表情,一邊迅速打了一炮。即使偶有便便沾在自己的身上也當時一種
有美容作用的" 泥土" ,就隨它殘留……

  第二天的早上,被打開的窗戶任由猛烈的陽光肆無忌憚地闖進屋子內,不過
我沒有因此而被馬上弄醒。托昨晚折騰的福,我只能在日上三竿時分才能夠勉強
爬起床來。躺在我身旁的芮雯依舊唿出均勻的氣息,而且細看之下,嘴角似乎露
出絲絲微笑,總讓我好奇想知道是久別重逢的溫存讓她甜在心中,還是其他什么
興高采烈的好事在她的夢里一一涌現.

  我站起來,揉了揉剛睡醒還帶點疲勞的眼睛,穿上衣服,走到陽臺,站在因
蒸蒸日上才得到的高樓大廈之中,在風和日麗、視野遼闊的情況下,對城市的白
晝遠景與大海的水天一色一覽無遺.

  回想起昨晚那纏綿的舉動,而且小弟弟長時間得不到應有的發泄,經過觀察
事后的小套套,終于比起平時所交出的夫妻之間的" 家庭作業" 還要多出幾乎一
倍。

  忽然,就在我回味的同時,芮雯從后擁抱著我的腰間,近身的香氣一如既往
傳至我的鼻孔中。

  與佳人共度春宵后新的一天,站在萬丈高樓的陽臺上,倆人無憂無慮地相互
偎依,欣賞艷陽高升下的晴空,傾聽海鷗路過時而發出的號角,感受海風迎面飄
來的輕撫。這些不就是現今最窮奢極侈的享受嗎?

  " 對了,老總說了,我這次出差磋商成功,所以給我一個禮拜的大假。老婆
呀,你之前不是剩下了幾天的帶薪假期嘛,我想過了,我們很久沒有去過旅行,
不如你把假期都用了,我們跟旅行團,好嗎?"

  " 有是有,不過呢,你的工作總是不定時的,我怕到時候申請了旅游社又得
泡湯了。唉……" 我心底里明白她的無奈,但沒有多說什么. 曾經我也對這份竟
讓讓自己夫妻分離的工作抱有怨恨,但畢竟努力的結果說明回報更多,也比平常
人獲得更多物質的享受。

  " 天氣這么好,不如我們倆今天出去走走吧。" 我不想假期都呆在家里,既
然不能" 遠去" ,不妨嘗試" 近走".離散已久的夫妻總算得到能夠呆在一起的一
天,此乃天賜良機. 于是我再次詢問芮雯。

  " 可以啊。" 這次芮雯終于答應了我的要求。

  " 老婆,你今天真的不用上纖體課對吧?" 我為了確定,再道。

  " 對呀,對呀,不是已經說好了嗎?怎么了,是不是你今天不想和我出去了?

                 "

  " 當然不是,我是說,出去也不錯."

  " 這也好。"

  ……

  看著鏡子內自己的反射,沒有穿上嚴肅西裝的一天,表情原來可以如此自然、
精神是如此抖擻.

  " 老公,你覺得我今天怎樣呢?" 正在照鏡子的芮雯在不經意間,回頭給我
一個小孩般天真爛漫的笑容。面對早已是自己妻子的娃娃臉,我自然全神貫注地
不放過每個畫面。

  芮雯不像其他愛美的女性一樣擁有過于修長的頭發,也沒有濃妝艷抹,這當
然是為了工作的關系. 即便如此,當她回眸一笑,其飄逸的發絲依然在空中翩翩
飛舞,嬌羞的臉容更吸引我的眼球;再者,她穿上一條碎花連衣裙和一雙三四寸
的高跟涼鞋更加突出成熟少婦獨有的氣質. 我嘗試從旁人的角度看,就連身為丈
夫的我都得為其豐臀柳腰垂延三尺。

  從高樓坐電梯來到公寓大堂,期間不管是單身漢還是已婚夫、哪怕是小男孩,
無不目不轉睛地盯著與我十指緊扣的芮雯。盡管有些不自在,但這些向咱們投來
的妒忌目光總是給自己證明了,能夠擁有如此嬌妻可為死而無憾。

  正當我和愛妻幸福地走出A 座公寓大堂時,卻看見了B 座前面停泊了一輛"
群眾搬家" 的大貨車,幾個工人為搬運家私在大門口進進出出。

  就在貨車的旁邊站著一名身材黝黑,體格魁梧的男性,由于身穿清涼的衣服,
可以看見其四肢都長滿豐厚發達的肌肉,估計是一位到健身房身體鍛煉的常客。

  我們就在與他擦身而過時,他突然轉身看著我們,三人的視線交疊在一起。

  就在彼此不經意的" 親密接觸" 之間,讓我看出跟前的這個男人不單單耳朵
戴著細小的環形耳環,甚至手臂、大腿都刻著龍形、甚至是骷髏等等的紋身,總
之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 然而,和他的外形恰恰相反,其始終帶著微笑的相
貌反而是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樣。

  我不知道女人要是看見如此強壯的身體和臂彎會如何反應,我只知道這只會
讓所有男人都望而生畏。芮雯也會這么覺得嗎?

  " 你們好。" 穩重的聲線從他的嘴巴傳出,沒有多余的動作,只是微微地對
我們點了點頭示好。從他的如此舉動看來,完全找不到任何危險的存在,于是我
們也同樣點頭回禮. 不知道是不是我過于敏感,總覺的芮雯有些在意他。

  " 老婆,你認識這個人嗎?"

  " 當然不是,怎么了?你這就吃醋了?"

  " 當然不是,我對自己還滿有信心的。我只是在好奇為什么你一直看著他。

  難道你喜歡那種男人嗎?"

  " 你看你呀,這話還不是吃醋那是什么。不過呢,這種男人的體型在健身房
也不常見,所以不知不覺,多看一眼了……" 芮雯說罷,在燦爛的陽光底下,就
算沒有腮紅也同樣光彩照人。

  她的羞澀使我為此生出陣陣醋意,但還是如我所說,我堅信芮雯愛的還是祇
有我一個。

  " 對了,老公,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要買一個柜子嗎?家里那個放東西的
已經快破掉了。" 剛踏出樓下花園的大門之際,芮雯忽然說道。

  " 怎么了?今天不是說了出去商業街逛逛嘛?" 儅芮雯說起柜子,我顯得有
點失落,畢竟難得共聚一天,怎么可能把時間浪費在購買柜子上呢。

  " 這也不是順便嘛,而且上次我在商城看見了一個柜子,里面還可以放一些
嬰兒用品,到時候等我們的寶寶出生之后,不就可以用得著嗎?" 芮雯把頭埋在
我的肩膀上,竊竊私語道。我看不見她的眼神,但明顯可以從中聽出那口吻仿似
一位幸福媽媽。

  我對這只總是對自己撒嬌的小貓沒任何辦法,今天本來就是為了與這只怡人
小貓而享受二人世界而出外,既然購買柜子才是她的真正目的,也同樣可以有無
窮的樂趣。結果,當然以她的愿望為首要目標。

  我們彼此十指緊扣步行商業街。本來打算要購買的柜子,也因為某些原因提
高了價錢. 雖說抬高后的價錢對于我們這種小康家庭來說還是能負擔,但是材質
和造工并不與價錢掛鉤,所以我們還是打消了購買的念頭.

  我和芮雯中途也在商店的附近一同吃了些東西。溫馨的二人世界帶給自己幸
福的回憶,可惜快樂的時光總是迅速消逝。一眨眼功夫便是過了若干個小時,夕
陽渲染出一片金黃的晴空,讓人惋惜萬分。

  然后我在腦海中不斷盤算接下來的計劃,意想不到芮雯往前方招手……

  " 總教練,你今天也是來這里買東西嗎?" 我順著芮雯交談的方向望去,看
見兩位個子魁梧的男人迎面而來。其中一位是芮雯工作的健身房的總教練,彼此
已經見過幾次,甚至曾經同桌吃飯,也算是半個朋友;他為人非常友善,即使我
不是他的員工,在某些情況下他同樣關照我。

  至于另外一位總覺的在哪里見過似的。自己猛然一想,才記起他是今天早上
蠻像新搬來的肌肉男。

  " 沒想到放假也能看到芮雯和老公來這邊過二人世界呢。只是難得夫妻倆放
假,怎么不去旅行反而在工作地方的附近徘徊呢?" 似乎是我老婆漏嘴把我也放
假的事情告訴了總教練。

  " 我今天也是休息,正因為如此,才能帶新人過來這邊工作的地方。給你們
介紹吧。這個年輕人叫黃治,是從英國總公司派過來的小伙子。"

  " 總教練您客氣了。而且我今年都已經38歲了,也不再是小伙子了。倒是
教練的年齡不像老人呢。" 說罷,他轉過頭來,對我們稍微鞠了一躬,繼續道,
" 兩位好,叫我阿治就好。我是英國總公司派過來的教練,已經在那里任教了超
過10年。盡管如此,我在中國還是第一次任教,所以還請兩位多多指教。"

  " 哈哈,我只是她的老公罷了,我不是健身教練。" 我再一次為對方強健的
四肢而感到無形的壓迫力,尤其當我更加仔細地觀察他手臂或者大腿的紋身,都
是一些電視劇中黑幫最喜歡的圖案——骷髏、青龍和一些細小的女人背影,這更
讓我不寒而栗。殷實的國字臉上看不出38歲的痕跡,倒是像我的大哥哥。

  "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們應該是今天早上的那對經過B 座的夫婦吧?"
意想不到他對今天早上的事情有印象。

  " 還真巧呢,難怪我覺得你挺面善,想不到你就是那位搬到B 座的人吧?我
們是住在A 座的。" 就在我想說話之際,卻被芮雯的對話捷足先登。

  我故意數次偷瞄芮雯,發現她居然眼巴巴地看著對方。說實話,我對于過于
健碩的男人沒有一點好感,并非人品的問題,而是我討厭身體" 掛滿" 肌肉,總
覺得他四肢發達,卻頭腦簡單,永遠不及我們這種在辦公室工作的。然而,從芮
雯的反應看來,不管她喜歡的是肌肉身材還是紋身藝術,自己的心里總少不了"
酸熘熘" 的滋味。

  本來和教練、黃治談天不是什么問題,重點在于今天是我和芮雯難得的共聚
天倫,卻在這里耽誤了不少時間,總覺得百般無奈……

  " 對了,既然我們聊得投緣,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吃晚飯啊?" 教練說道。

  " 教練,既然人家今天是二人世界,我們就不如再妨礙他們了。" 就在我感
到無奈之際,還是黃治這句話提醒了教練,對當時的我來說可謂一場" 及時雨" ,
也同時讓我對他改觀.

  " 說的是,說的是,我錯了。那我們不耽誤你們倆了,我們就走。"

  本以為可以和芮雯牽手離去,誰料到從我的口袋里突然傳出從公司打過來的
悅耳鈴聲。我看著電話中耳熟能詳的號碼,知道敢在我放假的時候打過來的一定
是上司,而且絕對不是簡單的閑聊。

  " 老公,你的電話響了,是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嗎?" 芮雯的提醒本是出自
一片關心,但不厭其煩的鈴聲無形中給我左右為難. 如果自己不接打過來的電話,
明顯是對上司的大不敬;但要是接聽了,這個得來不易的假期恐怕就要告吹。

  " 喂?是誰?"

  " 文釗,是我。" 對方帶著沉穩的語氣,果然是老總打過來的電話。

  " 老總,請問有什么事?"

  " 看你的語氣,似乎在責備我打擾了你的雅興呢。" 盡管自己調整了說話的
語氣,依然逃不過老總的敏銳的聽覺. 當然,我和上司的關繋比較要好,問題不
大。

  " 自然不是。不知道老總是不是有特別的吩咐呢?"

  " 今天早上剛得知羅便臣似乎突然改變了行程。他原計劃是下一個月會到XX,
卻不知為何在昨天晚上到了。幸虧我有好友在Robinson入住的酒店中工作,不然
就錯失了洽談的大好良機. 雖然臨時取消假期有點可惜,但是洽談成功,年尾的
分紅一定不會少了你的份。"

  說到底,羅便臣畢竟是公司夢寐以求的大客戶,如果能和這號人物成為合作
伙伴,對于現在甚至將來,公司還是自己都要很大的幫助。

  " 沒關系,是明天到他的酒店嗎?"

  " 如果可以的話,你可以今晚和我一起去嗎?"

  " 這……" 我衡量了一兩分鐘,喪失了這次和愛妻共渡晚餐的機會的確可惜,
但要是失去了這個客戶可不是鬧著玩的。" 好,我去。"

  我在芮雯耳邊悄悄地說道:" 老婆,今天晚上我不可以陪你了,是老總剛才
告訴我有大項目要跟進."

  " 唉,既然如此,那好,我就跟他們一起吃晚飯,你去吧。" 芮雯嘆了一聲
悶氣,看來她也滿期待彼此的相聚。不過我最想聽到的,還是芮雯費盡心思都要
把我留下來的話。

  我當著教練和黃治的前面,親了老婆的臉蛋。道別之后走了一段路,我回望
芮雯,她正和二人帶著笑聲與我背道而馳,漸漸離我而去。

  花了一個半小時的車程,讓我抵達羅便臣下榻的酒店,而且發現老總早已守
候在此。

  " 老總,羅便臣先生呢?"

  " 剛才和他電聯,他說就在上面,但他現在正忙著,不方便讓我們上去。那
就稍等一下吧。"

  半小時……一小時……三小時后已經接近夜深,酒店大堂里除了接待處幾乎
空無一人。

  " 老總,難道電話還打不通嗎?"

  " 唉!不行,他的手機和房間號的電話都打過了,根本沒人接聽。" 老總和
我一樣無可奈何。果然這種大客戶還是喜歡擺架子。

  " 老總,不如我們上去好嗎?這樣干等也不是個法子。"

  " 不行,如果這樣上去打擾他的話,不知道他會怎樣。羅便臣這個人性格十
分古怪。而且,要是得罪了他的話,我們公司今年……" 老總欲言又止,貌似有
些話不愿意透露。

  作為副經理的我,自然深深地明白:雖然說我們的公司規模也不小,然而得
罪羅便臣這種在跨國公司幾乎能夠只手遮天的人物,不但沒有紅利,還會面臨不
必要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