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浮情浪子和熟女



    在一個晴朗的星期天早上,李世杰穿了一件短運動褲,一件背心,準備去找

    好友阿雄打乒乓球。

    李世杰來到阿雄的家,按了門鈴,不久,女傭人阿珠來開門。

    李世杰見到是阿珠來開門,連忙對她說∶「阿珠,我來找阿雄的。」

    阿珠對李世杰答道∶「哦!少爺,不知道在不在樓上,你上去找找看,今天

    星期天我放假,我現在就要出去,你自己上樓去找吧!」

    李世杰向阿珠道謝后,馬上往樓上走去,他來到了阿雄的房間,敲者門說∶

    「阿雄!開門呀!我是李世杰。」

    李世杰連續叫了好幾次,都沒聽到阿雄回答。

    這時隔壁房門打開來,走出了一位三十七、八歲的熟女。這位熟女飽滿

    的胸部、細細的蛇腰、豐腴的臀部、曲線玲瓏窈窕。她粉臉如花,嬌得像要滴出

    水來似的。她的嬌軀全身上下散發出一種熟透了的女人味,讓男人垂涎欲滴。此

    時這位美貌女人,穿著一件大圓領的白色運動衫,里而沒有戴乳罩,兩粒如葡萄

    似的雞頭肉,浮印在白色運動衫上,小小圓圓的,真是好看極了。

    她下身穿著一件白色的迷你裙,這件迷你裙短得不能再短,如果坐了下來,

    一定會把裙內春光外泄。因為她的迷你裙太短了,把她一雙修長的玉腿完全暴露

    出來,讓男人看了誘惑的心動。

    李世杰這個色鬼,被這美貌熟透的熟女,一身引人遐思誘惑的打扮,不知不

    覺中,他那根大雞巴已沖動得把褲襠挺得高高地。他的一雙眼睛,也色瞇瞇的直

    盯著她那身迷人誘惑的嬌軀。

    這位美貌熟女,本來想出來看看是誰在找阿雄,要告訴他阿雄不在。可是她

    出來一看,是個年輕小伙子,看到小伙子臉上那只巨大的獅鼻,再看到他褲襠高

    高的撐起,一眼就可看出他的雞巴一定是不同凡向。她看見了那根不同凡響的大

    雞巴,把從未與年輕小伙子插過穴,與未曾被如此巨大的雞巴插過的她,引起她

    的春心蕩漾.無限的遐思。

    此時他見小伙子一直色瞇瞇的往自己身上瞧。她知道這個小伙子,一定是個

    小色鬼,很容易勾引上他的。于是她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對著李世杰說∶

    「小弟!阿雄不在家,你找他有事嗎?」

    李世杰被美貌熟女的問話聲驚醒起來,對于自己的丑態,一時也不好意思,

    紅著臉說∶

    「哦!我是阿雄的好友,叫李世杰,今天是特地來找阿雄打乒乓球的。」

    美貌熟女故作風騷狀的對李世杰說道∶

    「那真不巧,阿雄與他爸爸媽媽去南部,今天不會同來,我是阿雄的姨媽,

    我也喜歡打乒乓球,我來陪你打好了,免得你趁興而來,敗興而歸。」

    李世杰聽到這位美貌熟女要陪他打乒乓球,簡直是樂壞了他,滿心歡喜高興

    的說∶

    「好呀!但是我球打得不好,請你不要見笑。」

    美貌熟女也笑著說∶「干什么那么客氣,我也不太會打,別說廢話,我們現

    在就去打球吧!」

    李世杰跟著美貌熟女一起走去乒乓室,他走在她的后而。他聞到一陣陣迷人

    的芳香,把他薰得周身神經起了振奮。

    他的眼光在往她那豐滿圓挺的屁股瞧去,瞧見一件短小的三角褲,被緊身的

    迷你裙,很顯明地映了出來。她走路時一扭一扭的,把那豐滿圓挺的屁股,擺動

    得很厲害,真是誘人極了,把李世杰的心房,跟著她猛烈的跳動,跳動得那根大

    雞巴又不聽使喚地挺立著,把他的短運助褲挺得高高的。

    李世杰被自己的大雞巴丑態,一時害羞得滿臉通紅,真不知如何是好。

    來到了乒乓室,美貌熟女把門打開,先讓李世杰進去,然后她才跟進去,再

    把門關好。

    李世杰進了乒乓球室,怕美貌熟女看到他那根挺立的大雞巴,趕快轉身去球

    柜,拿球拍與乒乓球。可恨的大雞巴,一直堅硬的挺立著,害得李世杰不好意思

    地,不敢轉過身來,呆呆的站在球柜前。

    美貌熟女也覺得奇怪,她一直等李世杰拿球拍過來,但卻見李世杰他呆呆的

    站著,不知在做什么?于是她走了過去。李世杰聽到腳步聲,知道她走了過來,

    急忙拿了兩副球拍,一個乒乓球,右手拿著一副球拍擋在褲襠前面,左手也拿一

    副球拍準備給她。

    她本來沒有看見李世杰那根挺立的大雞巴,但見他慌慌張張的拿著球拍,擋

    在他的褲襠前面。他這個舉動,等于告訴她,此地無銀三百兩,讓她注意到了李

    世杰那根憤怒挺立的大雞巴。

    美貌熟女看得不禁心房「碰!碰!巾!」的急速地在跳動著。她此時腦海中

    幻想著,那根巨大的雞巴,不知抽插她的小穴地滋味如何?所以在她接過球拍,

    雙眼無神的遲地走著,不注意的踢到椅子,整個人跌倒在地。

    李世杰見美貌熟女跌倒在地,馬上快步的走過去,準備去扶她起來。當李世

    杰走到她身旁,蹲下來要扶她之時,第一眼看到的是,美貌熟女趴著讓那大圓領

    垂落下,露出那對赤裸裸雪白的玉乳。他第二眼所看到的是,她那雙玉腿張了開

    來,把迷你裙里面白色的小三角褲,整個都露了出來。

    他看到小三角褲里很明顯的映出一小堆稀松蓬的陰毛,因為她的陰毛稀少,

    使得一條紅潤潤的陰溝,也很明顯的映在小三角褲之上。

    李世杰看得如醉如癡,看得忘了扶她起來。尤其是她身上散發出一股迷人芳

    香,更令他陶醉,更刺激著他的周身神經,使他下意識的雙臂抱住嬌軀,溫香暖

    玉的抱個滿懷。

    美貌熟女把臉微扭,滿面通紅媚角含春的在他懷里貼伏著,但是這種貼伏的

    象徵性,也可以說是帶有挑逗性。陣陣迷人幽香傳入鼻中,透人心神,豐滿柔軟

    滑膩的胴體,使他的靈魂飄蕩,茫然失措。一股原始的獸性,像黃沙決堤一般,

    奔騰澎湃,他心中猛然的跳動,唿吸更是急促起來。

    美貌熟女仍在誘惑地掙扎,嬌羞的微微睜著那雙媚眼,射出了饑餓的欲火,

    熊熊的在沸騰著。

    李世杰被她誘惑得難以克制,不顧一切后果,像只饑餓的野獸,將嘴唇在她

    美艷秀麗的容面上,以炙熱燙人的雙唇,親吻著她的臉頰、眼眉、鼻子和耳鬢,

    密擠的像雨點一樣,瘋狂的吻著。

    她緊閉一雙媚眼,任他在自己面上親吻不停,心里也感到快慰無比,但為了

    要維持女人的尊嚴,婦女特有的羞態,她仍故意的閃躲掙扎著,雙手微推著他的

    身體,一面從鼻孔里哼喊著∶

    「不┅┅不要嘛┅┅不要┅┅」

    突然之間,她不再哼喊了,火燙的唇被封蓋住了,她的小巧感人的櫻唇,一

    陣陣的快感傳來,溫暖了她的心,席卷了她的靈魂,在這短短的剎那間,四周所

    有的一切,好似是毀滅了。包括她自己在內,渾陶陶的┅┅熱勛勛的┅┅不知所

    以然┅┅的┅┅忘了一切的一切┅┅

    漸漸地,她也情不自禁的,不顧尊嚴與矜持,主動的伸出雙臂,挽住了他的

    頸部,與李世杰熱吻起來。

    李世杰瘋狂地緊摟著她,她那柔軟豐潤的胴體及那高聳的乳峰,緊貼其胸,

    讓他感到滿懷的溫馨。堅實給了他另一種更加瘋狂的刺激,艷麗嬌媚之姿態蕩漾

    在其心神中,兩人心跳劇烈,似要跳出腔口,氣息急促。

    李世杰此時已瘋狂的將美艷熟女上衣、迷你裙、小三角褲,全部剝了下來,

    并且也把自己的背心及短運動褲脫了下來。李世杰將倆人脫得赤裸裸之后,再度

    的熱烈著擁吻著她。

    他的雙手按在那令人迷惑,人間最美的高聳乳峰上,像雪白香嫩。她的奶頭

    像葡萄般大,殷紅色尖尖的突起,滑膩不熘手。他意外的獲得人間異寶,觸手便

    感到柔軟如棉,柔里帶剛,彈性特強,真是豐滿,真是硬挺。

    她玉乳硬實的挺立著,他輕輕的捏、慢慢的一揉揉、揉弄著那粒奶尖兒,時

    輕時重,用力搓揉,揉捏著。

    她被李世杰挑逗得心跳加劇,血液急循,欲火熊熊燒身,像一頭綿羊,在身

    體下顫抖著。

    李世杰嘴唇由她的臉往下移,面埋她胸中,去吮吸著玉乳,一手揉捏著另一

    個玉乳,還有右一只手在其周身移動,直到肥漲飽滿的小穴,小穴淫水早已泄滿

    了,濕淋淋的弄得一手都濕了。很顯然,這時美艷熟女被春情熱火燒得周身都熱

    刺刺的,欲火難禁,嬌軀抖顫,張著小嘴兒,不住的猛吸氣,那神情好不緊張,

    難過得不斷地扭幌呻吟。李世杰想不到今天會有這豐肥美滿的尤物,隨自己任意

    撫摸,玩弄。

    她這時已被李世杰玩弄得忍不住的低聲呻吟著∶

    「哎┅┅喂┅┅小鬼┅┅不要┅┅再玩我了┅┅哎┅┅唷┅┅我被你┅┅玩

    得癢死了┅┅哎┅┅喲┅┅呀┅┅好難受┅┅快嘛┅┅快插插我吧┅┅快嘛┅┅

    喔┅┅喔┅┅」

    李世杰見她那美艷淫蕩的騷態,把他一座欲的火山,引爆噴出了火焰,激情

    的把她抱在乒乓桌旁的沙發上。他把她的一雙玉腿分開來,右手去握住他的大雞

    巴,左手中指二指分了她的肉洞門戶,將大龜頭對準小穴囗后,屁股慢慢的往下

    沈去。

    由于小穴早流滿了淫水,大龜頭緩緩地順利的進入小穴里。李世杰見大龜頭

    已入小穴中,他扭動著屁股,那大龜頭在小穴中,一陣旋轉劃了幾個大圈,然后

    李世杰運用所有力量,再也不顧美艷熟女的死活,藉著她流出來的淫水,沖了上

    去,「滋」的一聲,整根大雞巴都沖入了她的小穴中。

    「哎┅┅呀┅┅干死我了┅┅插穿我了┅┅真痛死我了┅┅啊┅┅喂┅┅真

    ┅┅痛快┅┅喔┅┅」

    美艷熟女這一聲不倫不類的淫叫,是痛快或是痛苦,分不出來。李世杰在緊

    要關頭,也顧不了那么多,繼續行動,以觀后果,看她下一回的反應后,再作道

    理。

    李世杰已開始的大力抽插起來,不停的插了七、八十下,又聽到美艷熟女淫

    解的呻吟著∶

    「哇┅┅天呀┅┅我從來沒有這樣過┅┅哎┅┅唷┅┅可干死┅┅人家┅┅

    這怎么得了┅┅哎┅┅呀┅┅頂壞┅┅我了┅┅撐裂我了┅┅漲死┅┅我了┅┅

    嗯┅┅嗯┅┅我活不┅┅成了┅┅妙死我了┅┅美死我了┅┅痛苦得我舒服┅┅

    死┅┅親人┅┅好親人┅┅慢慢的入罷┅┅人家┅┅受不了┅┅喔┅┅」

    美艷熟女的喊叫真叫人奇怪,到底她是痛苦呢或是痛快?其實二者都有,原

    來不論男女,在性的要求上就是刺激,越是痛苦,越是覺得美妙無窮。女人是天

    生的賤肉,非有又粗又長的大雞巴,不能達到她的顛峰,非使她感到痛苦才能得

    到無上的滿足。

    此刻美艷熟女所發出來的痛苦,也就是痛苦而又極舒服的呻吟。李世杰聽了

    她又痛苦又舒暢的淫叫聲,興奮得忍不住地將她那雙小腿,扛在他的肩膀上,一

    下一下地用力抽插著。

    李世杰這種抽穴的架勢,是又深又密.又是刺其終極之處的動作,每動作一

    下都能達到女人要害之處。他每挺動一下,美艷熟女的混身浪肉,就沒有一處不

    抖,雖然是漲痛興頂碰的利害,她仍然感覺到是美滿異常,一方面不住的浪喊浪

    叫著∶

    「啊┅┅哎┅┅唷┅┅哎┅┅喲┅┅」

    「要了┅┅我的┅┅命了┅┅哎┅┅喲┅┅親愛的┅┅大雞巴┅┅哥哥┅┅

    喔┅┅喂┅┅」

    「我的心┅┅碎了┅┅被你┅┅搗碎了┅┅我的┅┅心啦┅┅我的爹┅┅哎

    ┅┅呀┅┅」

    「哎┅┅唷┅┅喂┅┅呀┅┅我不行了┅┅我吃┅┅不消┅┅哎┅┅喔┅┅

    我吃不消了┅┅哎┅┅唷┅┅不要停┅┅哦┅┅再來幾下┅┅狠狠的試試看┅┅

    啊┅┅喂┅┅親愛的┅┅我的┅┅大雞巴┅┅爺爺┅┅再來幾下┅┅哦┅┅」

    李世杰見她如此的喊叫,柳腰扭著,屁股似風車打轉,玉乳幌動著,渾身充

    滿了蕩氣,囗中哼叫不停的淫浪根調,看上去她沒有一處不淫浪的出奇,急忙雙

    手摟住了她的小腰,往胸前擁了擁,按了按她的屁股,自己的屁股也扭了一陣之

    后,所以能接觸在一起的地方,都緊湊的非常密切,之后,用足了平生之力,用

    外不動而內頂的辦法,猛頂了三頂。

    「哎┅┅喲┅┅喂┅┅呀┅┅頂碎了我的心了┅┅」

    美艷熟女渾身一陣收縮,咬緊了牙關忍受著這美妙的痛苦,由鼻孔里發出了

    這美妙悅耳的「哼」叫聲。李世杰并不就此罷休,他的屁股像風車樣的急轉了一

    陣,那在肉洞內頂緊了子宮的大雞巴猛絞了起來。

    「啊┅┅呀┅┅哎┅┅唷┅┅喂┅┅呀┅┅我的┅┅腸子┅┅都被┅┅你的

    ┅┅大雞巴┅┅頂┅┅翻了┅┅」

    「喔喔┅┅哎┅┅喲┅┅哇┅┅被你的┅┅大雞巴┅┅爺爺┅┅插穿了┅┅

    哦┅┅喂┅┅呀┅┅」

    美艷熟女痛苦而美感的哼叫著,李世杰見仍然沒有將她制服,連絞了一陣之

    后又猛力的沖擊,狠狠的插了幾下。李世杰這連續三個動作,把美艷熟女連聲地

    「啊┅┅啊┅┅啊┅┅」之外,整個嬌軀埋地李世杰胸前再也動不得,更是喊不

    出聲音,只有穴心被沖得跳躍不停,玉洞內的壁兒顫抖著,包緊了他的大雞巴,

    不停的收縮起來。

    李世杰怕她把持不住泄了出來,失去了插穴的情趣,忙伸手到玉門關旁,用

    中指著力的按住了她的輸精管,使她不至于泄精。他此刻一動也不動地,靜靜的

    享受著被肉體緊挾住,而又被穴心一張一合的吮吻著大龜頭,那種快感真是美妙

    極了。

    美艷熟女雖然沒有泄出陰精來,但李世杰這幾下確實過癮,夠刺激的,如果

    不是李世杰及時的制止,早已經大泄如注了。

    休息了很久,美艷熟女才抬起頭來,朝李世杰投射了一瞬感激的眼光,他抱

    緊她親吻了一陣,大雞巴插在小穴里面,仍然堅硬粗大,利用她的淫水,滋潤著

    它,感受著美妙的緊挾。

    美艷熟女也覺得小穴里面漲得舒服,忍不住的扭轉著屁股,使大龜頭磨著她

    的穴心,磨得她一陣陣妙感,哼哼連聲,扭腰擺臀了一陣,才靜靜的安份下來,

    小嘴喘唿唿吐出暢快之氣。

    李世杰附在美艷熟女的耳朵上,低問她夠了沒有,是否可以跟他上床玩個痛

    快?美艷熟女點頭應允。

    李世杰高興的左手摟緊她的小腰肢,右手扳住她的那雙玉腿,起身離開了沙

    發,朝著美艷熟女房間走去。

    來到了房間,將她像只小母狗似的趴著放在床上,兩手撐扶著床面,兩條玉

    腿跪伏著。李世杰跪在她的玉腿后面,兩腿放在她的玉腿二側,手兒抱緊了她的

    跨上小腹中,肚臍眼的底下,成了虎躍的架式,他的屁股向前挺,兩手往后勒,

    慢慢地抽插起來。

    他抽插愈來愈快,力量愈用愈大,每次沖到底,頂得美艷熟女直哼直叫,渾

    身不住的顫抖,兩只玉乳更不住的朝著床面圈圈兒,嘴里不停的叫著∶

    「啊┅┅哎┅┅唷┅┅親哥┅┅哥┅┅熱熱┅┅親親┅┅的哥哥┅┅你可將

    我干的痛快極了┅┅舒服┅┅死了┅┅痛快┅┅死了┅┅親┅┅愛┅┅你狠插吧

    ┅┅干死了我都情愿┅┅哼┅┅喲┅┅喂┅┅呀┅┅我好痛快┅┅」

    「┅┅哎┅┅呀┅┅我的哥呀┅┅妹妹┅┅樂瘋了┅┅快活死了┅┅你痛快

    嗎?┅┅」

    「嗯┅┅可愛的寶貝┅┅現在我舒服死了┅┅快活如登仙境呢┅┅心肝┅┅

    乖乖┅┅你的床功┅┅真好┅┅哥哥┅┅愛極了你┅┅」

    「啊┅┅喂┅┅親達令┅┅親丈夫┅┅親哥哥┅┅我同你感受一樣┅┅真是

    我的知心人┅┅哥┅┅嗯┅┅嗯┅┅用勁呀┅┅插死我罷┅┅搗爛我這騷穴┅┅

    妹妹┅┅急需要┅┅你的熱愛┅┅熱熱┅┅的愛┅┅溫暖我的空虛芳心┅┅哎呀

    ┅┅喲┅┅饑餓┅┅渴┅┅的我┅┅總算才滿足呀┅┅可人兒┅┅心心┅┅希望

    永久投入你的懷抱┅┅時時在你有力的臂中┅┅享受人間偉大的┅┅愛情┅┅」

    「小心肝┅┅好妹妹┅┅我一定使你滿足┅┅今后我會時常來插┅┅你那美

    妙的小穴的┅┅讓你的小穴┅┅得到飽和的灌溉┅┅寂寞空虛的生活┅┅得到快

    樂┅┅」

    「哎┅┅親哥哥┅┅謝謝你┅┅我衷心的感謝你┅┅我快樂┅┅了解人生

    ┅┅奧秘┅┅」

    「哦┅┅親妹妹┅┅你的┅┅小穴┅┅實在太美妙了┅┅讓我┅┅真正感受

    到插穴的樂趣┅┅我┅┅真的┅┅愛死你的小穴┅┅」

    「好親親┅┅你現在還沒滿足嗎┅┅我┅┅人家┅┅受不了了┅┅快用力罷

    ┅┅親哥哥┅┅啊┅┅唷┅┅嗯┅┅哦┅┅我快活得要瘋了┅┅我的腰呀┅┅插

    得我散了┅┅好心的人兒┅┅饒饒我罷┅┅你使我太滿足了┅┅我┅┅唔┅┅嗯

    嗯┅┅我要┅┅升天了┅┅」

    李世杰看到美艷熟女騷得出奇,如果不她幾下狠狠的抽插,實在難以平熄

    她的欲火。他本來尚有憐香惜玉,并沒有連根到底的將大雞巴插盡,生怕她吃不

    消,現在見她浪得厲害,就沒有什么值得再考慮的。

    李世杰忙用左手按住了她的臀部以上蠻腰以下,右手反摟緊了她的小腹,猛

    往后勒,同時自己也挺直了腰,臀部往后坐,立刻往前猛沖,肉與肉接觸在一起

    時「拍!」、「拍!」、「拍!」連連發出肉水之聲。

    他每次沖到底插個盡根,大龜頭在小穴里面深處連跳數跳,連頂數頂,內外

    雙管齊下,頂撞得美艷熟女一身浪肉索索亂跳,咬緊了牙關,拼命抵受著。她被

    頂得光是從鼻子里發出哼哼被頂出粗氣的聲音,再也喊不出聲,張不了口了。

    李世杰連插了幾下以后見美艷熟女不再喊叫,光是從鼻子里出粗氣,就停了

    猛勒猛沖的行動,改變成了輕進慢出,這時美艷熟女才又得著喊叫的機會∶

    「啊┅┅唷┅┅呀┅┅你好狠的┅┅心呀┅┅我活┅┅不成了┅┅你可┅┅

    殺了┅┅我啦┅┅我的心┅┅都被你┅┅搗碎了┅┅腸子┅┅也被你┅┅絞斷了

    ┅┅你要┅┅我的命┅┅就拿去罷┅┅人家┅┅情愿┅┅被你干┅┅干死┅┅也

    甘心┅┅哎┅┅呀┅┅親人┅┅只要你┅┅能使得出來┅┅你就統統┅┅使出來

    罷┅┅哎┅┅唷┅┅喂┅┅呀┅┅我情愿┅┅死啦┅┅」

    李世杰聽了她的浪喊之后,立刻聚集了所有的內外功力,沖、搖、撞、頂、

    幌,通通一起來,連接地抽插了七、八十下后,美艷熟女「啊!」、「啊!」、

    「啊!」的啊了幾聲之后,便再也抬不起屁股來迎接他的抽插了。

    她全身伏在床上,唿唿的在喘粗氣,李世也就順著她的行動,伏在她的背

    上,圓鼓似兩股小屁股兒,被他壓在下面非常舒服。李世杰附在她的背上動也不

    動,使她喘息過來之后再采取行動,等了很久,美艷熟女經過大創之后,才休息

    過來,身子先扭動了幾下,歪在床上的頭翻動著,換了一個方向。

    李世杰見她動了,就將大雞巴往小穴內深深地插了二插,再伸手往她的前陰

    去,美艷熟女已知道下一步的行動是什么,就微微的抬起了屁股,使李世杰的手

    伸到前陰去,摸住了她那漲大的陰核,去不住的揉、磨、捏、扣、輪迥的使用,

    由慢變快,由輕變重,越來越快,越來越重。美艷熟女舒服得混身扭動,囗中發

    出∶

    「喔┅┅喔┅┅喔┅┅」

    「哎┅┅唷┅┅人家┅┅舒服┅┅死了┅┅妹妹┅┅溶化了┅┅人家┅┅升

    天了┅┅」

    「喔┅┅唷┅┅親愛的┅┅你真好┅┅我永遠忘不了┅┅你┅┅大雞巴┅┅

    哥哥┅┅給我的┅┅好處┅┅好痛快┅┅爽┅┅爽死人了┅┅哦┅┅喂┅┅」

    「哎┅┅唷┅┅妹姝┅┅真的┅┅不行了┅┅受不了了┅┅哎┅┅喲┅┅喂

    ┅┅呀┅┅已經┅┅忍不住了┅┅喔┅┅喔┅┅天呀┅┅人家┅┅丟了┅┅丟了

    ┅┅啊┅┅哎┅┅唷┅┅人家┅┅這次┅┅丟┅┅死┅┅了┅┅哦┅┅喂┅┅」

    美艷熟女一股股的陰精直往他的大龜頭噴著,把李世杰噴得周身熱浪浪的,

    并且她的穴心也隨著噴出陰精,在一張一合的吮吸著大龜頭,把李世杰吮吸得全

    身趐趐麻麻,忍不住的喊著∶

    「喔┅┅喂┅┅好妹妹┅┅哥哥┅┅也爽死了┅┅哎┅┅呀┅┅你那┅┅陰

    精┅┅熱浪浪┅┅噴得┅┅哥哥┅┅好美┅┅哦┅┅哦┅┅喂┅┅你的┅┅穴心

    ┅┅吻著┅┅我的┅┅大龜頭┅┅好趐┅┅好麻┅┅好爽┅┅哎┅┅呀┅┅哥哥

    ┅┅被穴心┅┅吻死了┅┅吻丟了┅┅喔┅┅喔┅┅丟了┅┅丟死了┅┅」

    李世杰也被美艷熟女泄出的熱滾陰精噴得周身美妙極了,被穴心一張一合地

    吻著大龜頭,吻得全身趐麻爽快死了,忍不住的精關一松,也噴出了大量陽精,

    直沖著她的穴心。

    美艷熟女被沖擊得三魂七魄在半空中飄蕩著,一時爽歪歪的昏了過去,整個

    人昏死在床上。

    李世杰也大量的泄著陽精,勞累得抱住美艷熟女漸慚地進入了夢鄉。

    將近中午之時,美艷熟女先轉醒過來,一看身旁的小伙子,仍在夢睡中,她

    看到那根曾使她欲生欲死快樂無比的大雞巴,此刻軟弱的伏在兩腿之間,真是可

    愛極了。那根大雞巴,又使她回憶剛才那種舒暢的滋味,忍不住的伸出玉手,握

    住了那根軟弱的雞巴,慢慢地套動著。

    她一面套動著,一面想起她的丈夫,不由得怨嘆著。

    她雖然嫁給一位博士,人又長得一表人才,高高大大的,照說她的生活應該

    是很美滿幸福。她的丈夫光有一副很好看雄壯身體,可是他的那根雞巴,并不與

    他的外表一樣的雄偉,雞巴長得比一般男人小了一號,而且又不耐戰。她又比一

    般女人的性欲更強,每次與她先生作愛,都弄得騷癢難受,無法解決心中欲火,

    他的丈夫才用一根假陽具來代替,暫時去解決她的性欲。

    她總覺得非常遺憾,那根假陽具,雖然能暫時解決她的性欲,可是沒有真實

    感,不夠刺激,缺乏男人那種沖鋒陷陣的快感,及兩性肌膚相親的暢感。今天讓

    她無意中發現李世杰那根憤怒堅挺的大雞巴,使她無法克制的去引誘他,要嘗嘗

    被大雞巴抽插的滋味,完成她心中的心愿。

    李世杰的大雞巴這一插,已把她插出了滋味,插出她人間至高無上的享受,

    所以她此刻在把握著這難得的機會,好好的去享受一番。她一直在回味剛才那抽

    插甜美的滋味,心中已漸漸騷癢著,不由自主的大力套動著雞巴,希望它能早點

    挺立起來。

    這時在甜睡中的李世杰,已被美艷熟女的大力套動,驚醒過來了。他睜眼一

    看,身旁那位美人兒,又在淫蕩的玩弄著他的大雞巴。

    此刻美艷熟女坐在床上,一身雪白的粉軀,及兩顆堅挺的玉乳,圓圓挺翹的

    屁股,細細的腰肢,真是美麗極了,性感已極。

    李世杰看見這副如同女神的嬌軀,忍不住的把她壓在身下,右手抱著她的纖

    腰,左手摟著她的粉頸,嘴唇壓在她那濕潤而微微分開的二片櫻唇上,瘋狂的吻

    著,同時用胸部磨擦她的兩個堅挺粉乳,兩條腿不斷的伸縮、蠕動。

    李世杰的身體緊緊的壓著她那軟滑白嫩的嬌軀,并用兩只腳去磨擦她那兩只

    玲瓏的小腳。他越吻摟得越緊,一邊吻著她的小嘴,一邊用腿磨擦她那白嫩滾圓

    的小腿,用陽具磨擦她那光滑柔軟的小腹與小穴四周,然后用手揉擦她的乳峰。

    美艷熟女漸漸地也用兩手環抱著那個壓在他身上的李世杰,并將自己的香舌

    伸到李世杰的嘴里,她的身體扭動著,兩個人互相緊緊的摟抱著在那粉紅色的床

    毯上滾來滾去。

    良久之后,李世杰又用兩只手抓住美艷熟女的二只玉乳,輕輕的在摸弄、揉

    擦,接著又將頭伸到美艷熟女的兩條大腿之間,去吻吮她的陰戶,舐弄她的大陰

    唇,小陰唇,吮吻著她的陰核,并用舌吮吸她的陰道。

    美艷熟女被吮吸得陰道淫水直流,她仰臥的嬌軀像舞獅般的不斷扭動著,不

    停地顫抖著,臉蛋兒紅紅的,不斷地嬌喘,并不時發出快感的「嗯」、「嗯」、

    「哼」、「哼」、「哦」、「喂」┅┅呻吟聲來。

    此時的李世杰,已將那根堅硬的大雞巴,全部插進了那濕淋淋的陰道中,漲

    得兩片陰唇已成平扁的形狀,陰道緊窄得將大雞巴緊緊包住密不通風,使李世杰

    感到好似一只大腳穿上了一雙緊窄的新鞋一樣,他開始漸漸地緩緩的抽插起小穴

    來。

    李世杰現在已懂得如何的抽插,才能使女人快樂。此時他抽插技術很好,像

    是受過訓練似的,每向外一抽,必將大雞巴拔到陰戶洞口,然后沈身向內一插,

    又抽撞到她的陰戶深處的穴心上,直插得美艷熟女小穴的淫水直流,發出了一連

    串的「卜滋┅┅卜滋┅┅」

    美艷熟女的小穴四周,及兩個人的大腿根部份已都被淫水濕遍,她舒服的周

    身發了抖,嘴里「喔┅┅喔┅┅喔┅┅」的呻吟著。每當李世杰的大雞巴往里插

    時,美艷熟女都本能地抬起了屁股往上一挺,并且收縮一下,使陰道內的壁肉,

    將龜頭用力的挾一下,插得越深,她越感覺舒服,她真希望李世杰能夠連睪丸也

    一起塞進去。

    李世杰經過一陣輕抽慢送之后,突然漸漸地加快起來,挺動著大雞巴,越插

    越快的抽插著。

    此時李世杰干得更是起勁了,他越發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大雞巴在小穴中快

    速的進出,攪動得淫水「滋┅┅咕滋┅┅」的向個不止。

    美艷熟女繼續涌射出來的大量淫水,對李世杰產生了一種特異的刺激,李世

    杰已被刺激得抓住了她兩條粉腿,往肩上一扛,一下比一下狠狠的插下去。這樣

    一來,美艷熟女這浪貨可慘了,因為她的白屁股日懸了空,陰戶挺得高高的,毫

    無辦法招架,插不幾下,美艷熟女只感到一陣昏迷,昏死過去。

    不久,又被幾下子猛插,插醒了過來,美艷熟女顫聲的叫道∶

    「哎┅┅唷┅┅哥呀┅┅喔┅┅喂┅┅大雞巴┅┅哥哥┅┅妹妹┅┅快死了

    ┅┅哎┅┅喲┅┅喂┅┅呀┅┅大雞巴┅┅你快快丟吧┅┅快呀┅┅快嘛┅┅哦

    ┅┅哦┅┅」

    李世杰卻將粗硬的雞巴頂緊了陰戶穴心,得意的說道∶「嘿!嘿!浪貨,你

    是不是受不了啦?」他說著又用力的頂了幾下。

    美艷熟女被頂得有氣無力的說著∶

    「哎┅┅呀┅┅是┅┅是呀┅┅大雞巴┅┅哥哥┅┅哎┅┅唷┅┅喂┅┅呀

    ┅┅妹妹已經受不了啦┅┅大雞巴┅┅爺爺┅┅饒了┅┅小穴┅┅妹妹吧┅┅喔

    喔┅┅喂┅┅」

    「哼!大雞巴還沒有出精,是不會饒了你這小淫婦!小浪貨!你告訴哥哥,

    我會不會插穴呀?」

    「會,會,雞巴又大,又會插,插死人了。」

    「插得好不好?快說!」

    「親哥哥┅┅好丈夫┅┅你插得好好哦┅┅」

    「那么、騷貨!你就好好地浪浪的給哥哥叫著,哄出哥哥的精來,大雞巴就

    能饒了你。」

    「親爺爺┅┅妹妹給你叫┅┅你愛聽什么,妹妹就叫什么┅┅可是┅┅哥呀

    ┅┅你輕一點插┅┅把妹妹的腿放下來┅┅妹妹受不了啦┅┅求求你┅┅我的大

    ┅┅大雞巴┅┅哥哥┅┅哦┅┅」

    「乖乖!我想輕一點插是可以的,哥哥喜歡聽你大聲點浪浪的叫,要你從心

    眼里叫出來。」

    李世杰說著,果然輕抽慢送起來,美艷熟女感到小穴里很舒服,淫水又在流

    著,正在享受的時候,李世杰的手已經「拍!」的一聲,打在她那雪白圓挺的屁

    股上。

    美艷熟女不由得痛得大聲淫叫著∶

    「哎┅┅唷┅┅我的大雞巴┅┅親哥哥呀┅┅哎┅┅唷┅┅唷┅┅妹妹可受

    不了┅┅大雞巴┅┅要插死妹妹了┅┅哎┅┅喲┅┅哎┅┅喲┅┅大龜頭可頂死

    ┅┅人家了┅┅親哥哥┅┅你好狠呀┅┅哎┅┅哎唷┅┅輕一點┅┅打浪屁股吧

    ┅┅哥┅┅親┅┅哎┅┅唷┅┅我的┅┅親愛的┅┅妹妹┅┅可真服了你┅┅哎

    ┅┅呀┅┅浪貨是又痛又美┅┅哎┅┅唷┅┅浪屁股┅┅被你打得又麻又辣┅┅

    哎┅┅唷┅┅喂┅┅呀┅┅親哥哥┅┅親丈夫┅┅我的大雞巴┅┅爺爺呀┅┅哎

    ┅┅唷┅┅好哥哥┅┅你可丟了┅┅喔┅┅喔喔┅┅喔┅┅好丈夫┅┅你的精可

    真多┅┅哎┅┅唷┅┅喂┅┅呀┅┅喔┅┅小穴┅┅穴心兒┅┅可燙死了┅┅哦

    哦┅┅哦┅┅」

    李世杰丟出了精,放下了腿,雪白的屁股,已被打得通紅,但是美艷熟女卻

    覺得很舒服。

    倆人在床上打完兩局乒乓球,可說是棋逢敵手,雖然李世杰占了上風,但對

    于他的對手,由衷的佩服她的運動精神,感到她雖敗猶榮。

    美艷熟女被李世杰打敗了下來,但她卻是敗得心服口服,敗得深深地愛慕著

    對方。

    李世杰愛著她的美艷,雪白迷人的嬌軀,及淫蕩美妙的小穴。

    美艷熟女愛著他那根又粗又長、龜頭又大的大雞巴,及那年少血氣方剛那股

    兇勇的勁道,與那持久的戰力。

    雖然兩人都疲勞地出了精,可是此刻倆人還是你濃我濃,卿卿我我的,互相

    愛慕地相擁著。

    到了傍晚時分,倆人才約了下次的戰期,李世杰才依依不舍的離開了美艷少

    婦,踏上了回家的歸途。

    ※※※※※

    某一天上,李世杰看完了晚場電影,再吃個點心,已是夜十點多了。當

    李世杰回到公寓之時,在公寓的樓梯口,遇見了三樓的沈姓夫婦。

    此時的沈先生已是爛醉如泥,沈太太想把他扶上三樓,可是偏偏沈先生醉得

    不省人事不能動彈,沈太太無法扶動沈先生上三樓。

    說起這對夫婦,可真是一朵鮮花往牛糞里插,沈太太不但長得嬌美,身材高

    挑,曲線玲瓏,周身肌膚雪白的微微泛紅,人有氣質又高貴,真是一位美艷高貴

    的佳人。李世杰每次見到她,都會產生一份幻想,如果能與她插穴,那真是不虛

    此生,可是見她那份高貴神圣不可侵犯的樣子,李世杰這個歪念頭頓時消失得無

    影無蹤。

    像沈太汰這樣美艷高貴的佳人,偏偏嫁個丈夫是一個大胖子,李世杰真是為

    她婉惜。

    這時沈太太見到李世杰,滿臉歡喜的對他嬌聲的說∶

    「小弟!拜托你,幫幫阿姨的忙,請你幫我扶我先生,到我家去好嗎?」

    李世杰見到這個大胖子,恨得不想去扶他,讓他在樓梯囗睡覺,可是這位嬌

    滴滴的美人兒,請他幫忙,他又不忍心去拒絕,只好不甘愿的說∶

    「好嘛!看在你的面子,我就幫你這個忙。」

    沈太太高興的說∶「唉!呀!真是謝謝,謝謝你!」

    這個死胖子,實在太重了,此刻他又醉得不省人事,根本不能走動,李世杰

    只好用肩膀撐在胖子的左邊腋下,叫沈太太撐在胖子的右邊腋下,兩人撐著死胖

    子,一步一步的往樓梯爬上去。

    由于兩人一左一右的撐著死胖子,李世杰的右手抱著死胖子的背部,他的右

    手背部被沈太太的左乳,因爬樓梯的關系,有時被左乳壓住,有時被左乳上下磨

    擦著。

    雖然隔了一件衣服及乳罩,但李世杰的右手背,依然可感覺出,沈太太的乳

    罩沒有套上海綿,他所碰到的那顆玉乳,是貨真價實,那顆粉乳如同柑似,不

    大不小地圓圓的,富有彈性的堅挺著,而且在粉乳上也感覺出一粒如同紅豆似的

    乳頭,小小地圓圓的挺立著。

    早就對這位美艷高貴佳人有歪念頭的李世杰,如今給他的手背磨擦到他夢想

    中的粉乳,一時興奮得那根大雞巴憤憤的舉了起來。

    沈太太右手撐在她先生的右邊腋下,左手伸到她先生的臀部緊抱著,她無意

    之間,左手碰到了李世杰那根憤憤堅挺的大雞巴,差點叫出聲來,滿臉通紅,春

    心猛然跳動,引起她無限的遐思。

    她曾聽人家說過,男人的鼻子大,表示他的雞巴也大,所以她早對李世杰那

    只巨大的獅子鼻注意了,如今讓她碰到李世杰那根粗大的大雞巴,證實了傳言不

    假,使她的春心蕩漾著,不知被那巨大的雞巴,抽插起來的滋味如何?

    李世杰的手背碰到粉乳,并不能滿足他,他此刻大膽的用手去撫摸粉乳,當

    他的手摸到了沈太太的粉乳之時,心中不由「哇!」的喊了一聲,真是太好了,

    太美了,美極了,沈太太的粉乳,好飽滿,好結實,摸起來,好手感、好暢快,

    暢快得大雞巴更加粗大的堅硬著。

    李世杰在撫摸的暢感中,不知不覺的到了三樓,沈太太把門打開,兩人又把

    死胖子扶到房間去。當兩人把死胖子放在床上之時,沈太太有意無意的,一只玉

    手又碰到了李世杰那根憤怒粗大的大雞巴。

    沈太太滿臉通紅的「哎┅┅呀┅┅」叫了一聲,媚角含春的對李世杰輕聲罵

    道∶

    「哼!不要臉,小色鬼!」然后低著頭走出房間。

    李世杰被沈太太罵得眉開眼笑,依他以往的經驗,沈太太是想被他的大雞巴

    插她的小穴,只是不好意思說出來。于是李世杰也跟著走出房門,把房門關好,

    來到客廳并未見沈太太的蹤影,奇怪沈太太會跑到哪里?

    這時李世杰看到另一間房間,房門半掩泄出暗暗的燈光,李世杰就走向那間

    房間,想看看沈太太是否在房中。

    當李世杰推開房門,走進房間抬頭一看,看見沈太太全身赤裸裸的,拿著一

    件睡衣在換衣服。

    李世杰看到沈太太全身雪白柔嫩,迷人的玲瓏三圍,兩顆如同柑似的粉乳

    在圓圓地結實挺立著,細細的柳腰,平坦的小腹,及那雙修長誘惑的玉腿之間,

    一片黑森森的陰毛,延伸到那兩股圓滿微翹的屁股之間,真是美麗極了,有如一

    具雕刻美女銅像,此刻又加上暗暗的燈光之下,更顯得誘惑、更加性感迷人。

    此時李世杰被沈太太那具美妙性感的赤裸裸嬌軀,刺激得周身熱血沸騰,全

    身的神經起了巨大的顫抖,熊熊的欲火焚燒著他的全身,并在猛烈的燒著,燒得

    他色心大起,色膽包天的把房門一關,沖到了沈太太的面前,一把抱起沈太太,

    把她抱到床上,急速的脫掉自己的衣服,脫得全身赤裸裸的,然后撲到沈太太的

    身上,緊緊的抱住沈太太,對著櫻桃小嘴猛親吻起來。

    此刻的沈太太也被那根巨大的雞巴深深的迷惑著,春心已起了巨大的蕩漾,

    再經李世杰赤裸裸的擁抱,兩性肌膚相親的快感,把她周身神經都刺激得猛烈顫

    抖,暢快得忍不住哼了起來∶

    「嗯┅┅哼┅┅小色鬼┅┅你好大膽┅┅喔┅┅你不可以這樣┅┅哎┅┅喔

    ┅┅你不行這樣┅┅哎┅┅喲┅┅小色狼┅┅放開我┅┅色鬼┅┅大色狼┅┅哦

    ┅┅快放開我┅┅不可以┅┅不行呀┅┅哎┅┅喲┅┅喂┅┅呀┅┅」

    沈太太嘴說放開她,但她的雙手卻緊緊抱住李世杰,全身不停的扭動著。李

    世杰抱著這么美妙的嬌軀,又被李太太的嬌聲淫叫,把他的大雞巴刺激得漲大到

    了極點,并不停的巾撞著小穴陰核,不斷的磨著陰核,把沈太太磨得忍不住的淫

    言淫語地喊了起來∶

    「哎┅┅呀┅┅小色狼┅┅你不能這樣┅┅哎┅┅唷┅┅你的壞東西┅┅不

    能碰我的┅┅壞東西不能磨我的┅┅哎┅┅喲┅┅大色狼┅┅不要臉┅┅壞東西

    ┅┅好壞┅┅壞死了┅┅哎┅┅呀┅┅不行呀┅┅你不能這樣┅┅壞東西┅┅喔

    喔┅┅喔┅┅」

    沈太太嬌囗喊著李世杰的大雞巴,是壞東西,不能去磨她的陰核,可是她自

    已卻挺高著屁股,扭轉著屁股,去配合大雞巴的磨轉,把她磨轉得騷癢難耐,哀

    聲的呻吟著∶

    「哎┅┅喲┅┅色狼┅┅大色狼┅┅壞東西┅┅喔┅┅喔喔┅┅你不能磨再

    了┅┅磨得我好癢┅┅癢死了┅┅哎┅┅唷┅┅壞東西┅┅┅好壞哦┅┅癢死人

    了┅┅好癢┅┅喔┅┅哦┅┅」

    沈太太像是真的癢死了,一直扭轉著屁股,挺高著屁股,想把李世杰的大雞

    巴吞進去,可是李世杰卻故意作弄她,故意不把大雞巴插進她的小穴,把她急得

    哀聲連連的呻著∶

    「哎┅┅哎唷┅┅大色狼┅┅哦┅┅不┅┅我的┅┅大雞巴┅┅哥哥┅┅妹

    妹┅┅求求你┅┅哎┅┅唷┅┅喂┅┅呀┅┅好哥哥┅┅大雞巴┅┅哥哥┅┅插

    吧┅┅妹妹┅┅癢死了┅┅哎┅┅唷┅┅哎┅┅喂┅┅插死┅┅妹妹吧┅┅求求

    你┅┅喔┅┅喔┅┅快插吧┅┅插死我吧┅┅」

    李世杰看沈太太騷癢難受的可憐狀,才得意的將大雞巴對準她的小穴洞囗,

    藉著小穴中的淫水,用力的一插,把整根大雞巴狠狠的插入小穴中。沈太太被突

    如其入的大雞巴,插得小嘴「哎┅┅呀┅┅喔┅┅喂┅┅」的一聲暢快的歡叫。

    她緊跟著扭動屁股,動著屁股,自己挺動得淫水不停的流出,流得屁股底

    下床褥濕淋淋一大片,她也暢快淫叫起來∶

    「唉┅┅唷┅┅小色鬼┅┅哦┅┅不┅┅不┅┅我的┅┅好哥┅┅哎┅┅喲

    ┅┅我的┅┅大雞巴┅┅爺爺┅┅插吧┅┅大力插吧┅┅大雞巴┅┅哥哥┅┅哎

    ┅┅喲┅┅喂┅┅呀┅┅妹妹┅┅不怕死┅┅你狠狠的插吧┅┅插死┅┅妹妹吧

    ┅┅哎┅┅呀┅┅喔┅┅喂┅┅妹妹┅┅就給你┅┅插死算了┅┅哦┅┅哎┅┅

    唷┅┅妹妹┅┅甘愿給你插死┅┅喔┅┅喔┅┅」

    李世杰的大雞巴插入小穴中,感到非常的夾緊,像是一個處女穴,大概是沈

    太太饑餓太久,淫水流得太多,才會不覺得疼痛,大力扭動屁股。

    李世杰被沈太太的美艷,條雪白柔嫩的嬌軀,夾緊的小穴,淫蕩的神態,

    把他周身神經刺激到了極點,一股兇勇的干勁,如同海浪般的一波又一波的襲擊

    在心頭,使他也如同海浪般地一波又一波的兇勇猛力的抽插起沈太太的小穴來,

    連連用勁的插了五、六十下。

    沈太太長得這么大,也未曾被這樣大的雞巴,如此兇勇猛力的插過,此刻是

    被李世杰的大雞巴,抽插得飄飄欲仙,三魂七魄在空中飄蕩,飄得什么淫言淫語

    都喊得出來∶

    「哎┅┅哎┅┅哎唷┅┅天呀┅┅大雞巴┅┅爺爺┅┅情哥哥┅┅哎┅┅喲

    ┅┅喂┅┅呀┅┅我的┅┅老祖宗┅┅插死┅┅妹妹了┅┅哎┅┅呀┅┅你插吧

    ┅┅讓大雞巴┅┅插死好了┅┅插死算了┅┅哎┅┅呀┅┅唷┅┅呀┅┅」

    「哎┅┅喲┅┅大雞巴┅┅哥哥┅┅對了┅┅對了┅┅就這樣┅┅哎┅┅呀

    ┅┅妹妹┅┅愛死你了┅┅妹妹┅┅爽死了┅┅哎┅┅唷┅┅喂┅┅呀┅┅妹妹

    ┅┅美死了┅┅好哥哥┅┅好丈夫┅┅喔┅┅喔┅┅插對了┅┅哦┅┅」

    「哎┅┅哎┅┅唷┅┅大龜頭┅┅爺爺┅┅頂得┅┅人家的┅┅穴心┅┅快

    受不了了┅┅哎┅┅唷┅┅喂┅┅呀┅┅快了┅┅快了┅┅妹妹┅┅就快忍不住

    了┅┅喔┅┅喔┅┅大雞巴┅┅哥哥┅┅妹妹┅┅快被你┅┅干死了┅┅哦┅┅

    喂┅┅呀┅┅妹妹┅┅快死給你了┅┅哎┅┅唷┅┅親爸爸┅┅親哥哥┅┅妹妹

    ┅┅忍不住了┅┅哎┅┅哎┅┅呀┅┅妹妹┅┅要丟出來了┅┅哎┅┅唷┅┅妹

    妹┅┅丟了┅┅喔┅┅丟了┅┅哦┅┅」

    沈太太一股濃濃的陰精噴射著李世杰的大龜頭,可是李世杰此刻好像被刺激

    得麻木一般,還在埋頭苦干著。

    正在出精的沈太太,被李世杰插得猛泄陰精,泄得整個小穴四周的陰毛及大

    雞巴整個白煳煳地,屁股底下的床褥也白煳煳一大片。

    李世杰此時已被淫蕩畢露美艷佳人的沈太太,刺激得周身神經麻木不仁,只

    知道猛力抽插,才能把心胸那把火熱熱的欲火撲滅。

    他這樣不停的兇猛抽插,又把沈太太插得騷癢起來,又見她開始微微挺著屁

    股、扭著屁股,去迎戰李世杰兇猛的抽插,漸漸地,她又爽得汪汪的淫叫著∶

    「哎┅┅唷┅┅好哥哥┅┅大雞巴┅┅爺爺┅┅喔┅┅喔┅┅這么兇┅┅想

    真的┅┅插死┅┅妹妹┅┅哎┅┅唷┅┅喂┅┅呀┅┅大雞巴┅┅祖宗┅┅不想

    ┅┅妹妹┅┅活了┅┅哎┅┅喲┅┅哎┅┅呀┅┅好丈夫┅┅妹妹┅┅美┅┅美

    死了┅┅」

    此時倆人全身汗水淋淋,像是在摔交一樣,倆人互不認輸,一個是在猛力的

    抽插,一個是在用力挺扭著,雙方緊緊的抱住。

    「哎┅┅呀┅┅大雞巴┅┅哥哥┅┅哎┅┅哎喲┅┅妹妹┅┅從來┅┅沒有

    ┅┅這么┅┅舒服過┅┅哎┅┅唷┅┅喂┅┅呀┅┅親哥哥┅┅妹妹┅┅快活死

    了┅┅哎┅┅呀┅┅親爺爺┅┅妹妹┅┅又要被你┅┅插死了┅┅喔┅┅喔┅┅

    喂┅┅呀┅┅爽┅┅爽死┅┅人家了┅┅哦┅┅哦┅┅」

    「哎┅┅喲┅┅哥哥呀┅┅我的┅┅老祖宗┅┅哎┅┅唷┅┅妹妹┅┅愛死

    你了┅┅妹妹┅┅不能┅┅沒有你┅┅哎┅┅呀┅┅喔┅┅喂┅┅妹妹┅┅服了

    你┅┅親哥哥┅┅好丈夫┅┅喔┅┅呀┅┅愛我┅好好愛我┅┅哎┅┅喂┅┅」

    李世杰此時正在吃緊的時候,又聽到沈太太嬌聲的淫言淫語,也跟暢快的喊

    了出來∶

    「哦┅┅哦哦┅┅好妹妹┅┅哥哥┅┅好美┅┅好爽┅┅哥哥┅┅從來沒有

    ┅┅這么快活┅┅哥哥┅┅愛死┅┅妹妹了┅┅哥哥┅┅快了┅┅喔┅┅喔┅┅

    快要┅┅死了┅┅哎┅┅呀┅┅哥哥┅┅快要┅┅死在┅┅妹妹┅┅的小穴┅┅

    喔┅┅呀┅┅快┅┅妹妹┅┅讓我們┅┅一起死吧┅┅快呀┅┅好妹妹┅┅」

    沈太太一聽李世杰也要丟精,她趕緊集中精神,猛力地去扭動屁股,挺高著

    屁股,來配合李世杰的抽插,想和李世杰一起丟出精來,她自己搖得暢快的喊了

    出來∶

    「哎┅┅哎┅┅唷┅┅呀┅┅大雞巴┅┅哥哥┅┅怎么┅┅又大起來了┅┅

    喔┅┅喔┅┅插得┅┅妹妹┅┅真爽┅┅哎┅┅唷┅┅喂┅┅呀┅┅妹姝┅┅美

    ┅┅爽┅┅美死了┅┅哎┅┅喔┅┅妹┅┅快了┅┅快了┅┅哎┅┅唷┅┅喂

    ┅┅呀┅┅妹妹┅┅又┅┅又忍不住了┅┅哎┅┅哎┅┅呀┅┅妹妹┅┅出來了

    ┅┅喔┅┅呀┅┅妹妹┅┅又丟了┅┅妹妹┅┅丟了┅┅喔┅┅喔喔┅┅丟┅┅

    死┅┅了┅┅哦┅┅」

    沈太太又是一股濃濃的陰精,噴在李世杰的大龜頭上,小穴中的內陰唇,也

    在一張一合的吮吸著大龜頭。

    李世杰被沈太太的陰精一沖,被小穴中的內陰唇一夾一夾的吮吸著,周身趐

    趐麻麻,一時舒暢的背嵴一涼,陽關一松,一股強勁的陽精,大量有力的射擊在

    沈太太的穴心,把正出完陰精的沈太太,射得爽爽快快的暈死過去,李世杰也大

    量的泄了陽精,疲倦的趴在沈太太的身上。

    李世杰一直周旋于林姓小老婆、施太太、女房東王太太、阿雄的姨媽、還有

    這一位沈太太。這五位女人,都是得不到丈夫滿足她們的欲望,才如狼似虎的與

    李世杰作愛,去發泄她們的性欲。

    雖然李世杰是個血氣方剛、年輕力壯的小伙子,也經不起這五位如狼似虎的

    女人需求,漸漸地,李世杰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的消瘦下去。

    李世杰的爸爸看他消瘦得不成人樣,帶他去給醫生看,才如他是荒淫過度,

    得到色勞的病癥。

    李世杰的爸爸,憤怒的審問他,才知李世杰與多位如狼似虎的女人插穴,才

    會把他強壯的身體,搞得如此瘦弱。

    他爸爸為了他的病況,趕快帶著全家,搬到南部去工作,讓李世杰與那些女

    人斷絕關系,以保全他唯一兒子的命。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