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風騷艷妓

.
傍晚,剛下飛機,我就被這個公司的老總接去吃飯。酒足飯飽后,王總問我:「要不要去洗個頭和洗個臉?」


「在住處洗吧!」我隨便說了一句。


王總讓葉小姐送我到「招待所」。這是一間非常特別的「招待所」,里面的小姐個個漂亮,都是濃艷打扮。


我住了下來,便去洗澡,洗頭洗澡后,圍了浴巾出來。我坐下來準備一下明天洽談業務的資料。


門鈴響了,隨著濃濃的香水脂粉味,一個濃濃脂粉艷抹口紅的美艷小姐進來。「先生,我來為你洗頭!是王總
要我來的!我叫小萍!」她特別說明。


「我小萍小姐我剛洗過了!你請坐!」


小萍小姐一坐下來便拿出粉盒往臉上撲香粉,我認真一看,啊!真漂亮!


「你洗過頭,但我還沒有洗,請你幫我洗洗頭吧,好嗎!」


「好吧!」為如此美艷如花的小姐洗頭,那有不答應的。


小萍小姐從包里取出洗發水、香水等后坐下,「其實我下午也洗過了,不過我想你再幫我洗一下!」。


我在漂亮的小萍小姐頭上倒了半瓶的洗發水,由于她剛洗過頭,因此一下子就弄出又香又濃又白的泡沫。我抹
弄泡沫時,在鏡子里看到小萍小姐竟然拿起口紅在涂抹,不時用嘴唇舔弄著嘴唇上的美艷口紅,舔了在抹,又抹又
舔,太香艷了。我下面早已硬如鐵棍,不時往前頂頂她后面的屁股。


「你到前面來洗吧!」


啊!我看著她臉上厚厚的脂粉、嘴唇上艷艷的口紅和頭上又香又濃又白的泡沫,觸發了我這個花花公子原始的
獸性,但我尚不敢粗魯亂來。我用沾滿又香又白的手握住她的玉手,深情地癡視著她,小萍秀眸中也閃射異樣的眼
神。


這種眼神,更令我迷醉,是可以將我溶化的……而傾倒的……小萍小姐一手扯下我的浴巾,在她面前是一根硬
挺挺的肉棒。


「我也幫你洗洗下面這個頭吧」


「下面的頭什么頭!」


「傻瓜,是龜頭!」說著,她抹了一把頭上的香白泡沫涂在我的肉棒上,不停套弄起來。


我胸中的一股火,不期然間燃得更熊更烈,我顧不了她滿頭香皂泡沫,一下子緊緊抱住她,熱烈擁吻她。接著,
把她的衣服和乳罩掀開,露出一雙搽滿脂粉口紅的香艷乳房,我一個一個的含弄起來。一切是那么自然,那么熱烈,
那么的甜蜜得令人陶醉。「啊!啊!啊!我下面癢啊!」


我把她的群子一掀,沒穿內庫!我的頭鉆進里面,她主動把大腿張開。我瘋狂接吻舔弄她的香艷陰戶,舌頭直
往淫穴里鉆,淫水真多真香!


「往里面一點……深一點……我已經洗的很干凈……噴過香水的……搽……搽了脂粉……很香的……啊……啊
……」


「嗯……抱……我……啊……抱我上床……」


這使我大喜過望,兩臂用力抄起她,她的頭往我臉上一靠。上面的又香又白的泡沫沾滿在臉上,我滿嘴巴全是
香皂泡沫,我干脆把頭埋進又香又白的泡沫里,好一會才用浴巾把臉搽干凈。


我把她放到床上。小萍用力一拉,我腳步浮動,兩人同時滾倒在床上,擁作一團,我在她的乳房上含了好一會。
我們像兩團火,彼此燃燒著,剎那間脫得一絲不掛,寸縷無存。


小萍在久曠之下,早已春情蕩漾,欲潮泛濫,她嘴角含春,任由我撫摸輕薄。我無愧花花公子之名,對這方面
經驗素豐,也頗專精,在盡情挑逗,使對方欲念更熊,更熾。小萍小姐嬌軀顫動,像蛇一樣扭動,全身細胞都在跳
耀震顫。


她熱情如火的伸張兩臂緊摟著我,一手抓著堅硬如鐵的肉棒導已泛濫的桃源洞口。我腰干一挺,「噗滋」一聲,
就已全根盡沒。小萍小姐尤如盛暑之中喝了一口冰水,那么舒適得酥筋透骨。


她不由顫聲輕唿:「啊……哥……哥……好舒服……妹……妹……痛……快……死……了……你……快干……
啊……深一點……用……力……插……吧……」


我有的是經驗,我抱緊嬌軀,大龜頭深抵花心,先行揉輾,旋轉了一會。然后不疾不徐的輕抽慢插,深入淺出
地抽送四十余下,引逗得小萍小姐如饑如渴。她四肢緊緊挺著我,扭腰擺股向上頂湊著大龜頭前肉綾子。


「哥……哥……重……一點……啊……啊……用……力……抽插……妹……妹……好……癢……癢……死……
啦……」


只見我奔聳動屁股,全力進攻,快如奔馬,奮力抽送,嘴唇也正吸引著乳頭,又為她涂口紅再接吻。


「啊……親……哥……哥……妹……妹……太……舒……服……了……嗯……太……美……美……得……上…
…天……了……啊……嗯……啊……真……的……上……天……啦……啊……快……快……再快……一點……」


我知道她已頻臨巔峰狀態,于是更加瘋狂突擊,狠抽狠插。直起直落,尤如一部機器一樣滑動。在緊張而刺激
的行動中,小萍首先忍不住嬌軀一抖,到達了高潮而崩潰了。她疲倦的松散了四肢,軟癱在床上,像死蛇一樣地無
力呻吟,表示極度痛快。


「噯……呦……好……哥……哥……心肝……寶……貝……唉……妹……妹……太……痛……快……啰……哥
……哥……快……休……息……一……下……你……也……太累……了……」


「好……妹妹……你……的……小……嫩……穴……真……美……又……小……又……緊……湊……插……起
……來……真夠……痛……快……使我的……大……大肉棒漲紅了……啊……你……流的……精……水……好多…
…」


我伏在她身上,讓她休息一會,我要再度征服她。我要和她再一次纏綿中,令她心服口服,死心塌地讓我奸淫。
小萍小姐覺得我粗壯的肉棒毫無垂軟狀態,仍然雄糾糾的頂住花心,躍躍欲動。不由好奇問道:「哥……哥……你
怎么……還沒丟精……看它……仍然很壯健……的樣子……」


我志得意滿的笑道:「妹妹,哥還早的很呢,哥要你嘗嘗我這寶貝真實滋味,要徹底征服你,要你知道大肉棒
的厲害究竟如何?」


「哥,妹妹知道你對這方面確有過人之處,但也不要自吹自擂,自夸其能。我們都是血肉之軀,又不是銅鐵制
成,就是鋼鐵人也有被火溶化的時候是嗎?」


我聽了,心里頗不服氣,我不便再行辯駁于她,只說:「妹妹,現在換個方式玩繼續玩如何?」


于是我扶起小萍小姐,叫她俯伏床沿,翹起屁股,盡量從后突起。我伸出雙手在她雙乳上輕輕地揉撫,然后左
手沿著背部嵴椎骨,慢慢輕柔的往下滑動,來到泊泊流水的肉屄口,我先在陰唇上用手掌輕輕的旋轉著,她的嬌軀
也隨我的旋轉磨擦而開始的扭動。


然后我用我的食指在那狹窄的肉縫里,上上下下的游動,有時也在那粒鮮紅的陰蒂上輕輕地扣挖著,更用那唇
舌去舔抵小萍小姐的后庭花。每當我這么一舔一扣時,她都發出令人顫抖的浪聲:「哎……唷……唔……好……癢
……唔……嗯……」


隨著我手指輕輕地插入,緩緩地抽送,這么一來,非同小可。小萍小姐的臉上露出了渴望和需求,而身子扭轉
得更是厲害,浪水隨著手指的抽送,緩緩地從肉屄口流出來。「哥……啊……好……癢……呀……快……用你的…
…大肉棒……插進人家的小穴……干妹妹……用你粗大的肉棒……幫妹止……止癢啊……」


我手握住肉棒在陰唇口旋轉磨擦。她那陰唇內的嫩肉受到龜頭的顫擦,整個臀部猛擺個不停,身子直打顫。


她浪道:「好哥哥……不要再逗妹了……我……受不了……啦……快……快……插進去……嗯……唔……我求
求你……用你的大肉棒……插進來……干……我……干我……快……啊……嗯……」


我低頭一看,那浪水已流滿了一地,于是我將大雞,對準洞口,徐徐地送入。抽送五十余下,那大肉棒已完全
插入,但此時我已停止抽送。用小腹在那陰唇上磨擦,而擺動臀部,使大肉棒在穴內猛旋轉著。


這么一來,小萍整個人非常舒服,口中的叫聲更是綿綿不段:「嗯……喔……親哥哥……你好會插穴……妹要
投降了……啊……干我……再干我……親丈夫……好哥哥……我每天都要……都要你干我……嗯……啊……好舒服
……喔……妹妹……的身體……隨你怎么玩……都可以……嗯……唉……好美喔……妹妹是你的人了……好……美
……啊……」


我將右手抓著小萍小姐的乳房,實指在乳頭上磨擦玩弄,左手向下伸捏弄那讓人失魂落魄的陰核,然后挺起小
腹急速的抽插。這么一來,三面夾攻只覺得我只插了那么數十下,她整個人已瘋狂地叫道:


「哎呀……我的情人……大肉棒哥哥……這樣弄穴……好舒服……用力……插吧……嗯……嗯……」


我一面用力縱送,一面喘氣如牛:「哥……哥……這……樣……玩……你……你……覺……得……痛……快…
…嗎……舒服……不……舒服呢……」


小萍小姐連連點頭,屁股盡量地往后頂,同時扭擺著豐臀,嬌喘唿唿:


「好哥哥……大肉棒哥哥……你真會玩……今……晚……你……會……玩死……妹妹的……嗯……好……爽…
…呀……喔……好……美……好舒服……」


「嗯……快……快……用力干我……喔……差死我了……我那……早死的短命鬼……以前若是會這……玩法…
…喔……哎……唷……真舒……那我死后……我一定為我守寡……啊……啊……用……力……插……啊……這……
一……下……頂……進……花……心……了……」


淫水「咕唧!咕唧!」地響著,地上淫水滴流滿地,同時她滿身的香汗也流了出來。


小萍小姐叫道:「啊……大肉棒哥哥……妹妹受不了……了……啊……天啊……快……快出來了……啊……嗯
……出……出來了……」


「萍!我抱你去洗澡。」「嗯!」小萍小姐雙手繯繞著我的脖子,像一只小綿羊一樣的偎在我的懷里,不由得
我的肉棒又勃起,剛好頂在小萍小姐的屁股上。


「啊……你……又……不行了……妹投降了……真的不行了。」


「是嗎?你的淫水還在潺潺的流著呢!哈……哈……哈!」


「你壞,你壞啦!就是會欺負妹妹啦!」


……在浴室里,我幫小萍小姐在全身搽滿香皂,又再在小穴搽香皂,小萍小姐幫我用香皂搓洗肉棒,用水沖干
凈后,又在上面重新搽香皂。搓著搓著,搓出的香皂泡沫又香又白,小萍小姐突然低下身子,一口把肉棒含進嘴里。
舌尖在馬眼來回的舔抵著,左手去抓著陰囊溫柔地愛撫著,右手則拿著香皂深到自己的陰阜上慢慢的揉搓,還不時
的用香皂硬伸入穴中去抹弄。


「妹,你用嘴幫我洗肉棒……好棒……好舒服啊……」


小萍小姐用水沖干凈我的肉棒,也洗干凈自己的臉。


我雙手托起小萍小姐,摟在懷里,低頭熱情地吻著她的嘴唇。小萍小姐也主動地把相舌送入我的嘴里,兩條溫
暖濕潤的舌頭互相纏繞。同時我手也不斷的再她的乳房及小穴撫摸著,小萍小姐一樣把玩著它的肉棒,來回的搓揉
著。許久兩人的嘴唇才分開,喘氣著。


我躺進浴池里香皂泡沫中,示意小萍小姐坐落在我身上。小萍小姐扶持著肉棒慢慢的往小穴里套,我突然往上
一頂,將龜頭撞在子宮口。


「哎……呦……也不管人家受不受的了,那么大力干人家。」


「妹,對不起啦!弄痛你了,那我把它抽出來就是嘛。」


「妹妹沒有怪你啊,不要抽出啦!


這時小萍饑渴淫蕩,像一頭兇猛的豺狼,玉體騎在我的身上,猛起猛落。


她淫叫道:」啊……唔……美……美……好……好……唔……嗯……嗯……好美……好舒服……啊……你……
真……好……啊……唷……唔……嗯……爽……真爽……「我道:」小萍小姐,你的淫水可真多!「小萍道:」冤
家……都是你害的……哥……哥……你的肉棒……太……太大了……哎呀……使我受不了了……愛……愛死它了…
…啊……哎呀……好……好爽啊……用力……哥哥……大肉棒哥哥……用力干……干……干死妹妹的……小騷穴…
…啊……嗯……「」我今天要搗得你的淫水流盡。「」哎……呀……親……親……你真……夠狠心……的……唉…
…呀……你……壞……唷……我……我喜歡……啊……嗯……舒服……真舒服……喔……「我道:」誰叫你長得這
么嬌媚迷人?美艷動人,又騷又蕩,又淫又浪的呢?」小萍道:」嗯……唔……乖……乖……哥哥……親丈夫……
我要死了……冤家……啊……你要我的命了……你是我生命中……的……魔……鬼……要命……的肉棒……又……
粗……又……長……堅硬……如鐵……搗……得……我……骨散……云飛……啊……啊……「」心肝……寶貝……
我……久……未……嘗……到……大肉棒……的……味道……哥……哥……啊……嗯……太爽了……不……不行了
……又……又泄了……啊……嗯……喔……「小萍可以說是騷勁透骨,天生淫蕩,被粗長巨大陽物,弄得淫水直流,
張眼舒眉,搖臀搖擺,花心張張合合,嬌喘噓噓,死死活活!


真是淫態百出,騷勁萬千!


我勇猛善戰,運用技巧,急速快速,小萍已抵擋不住,見她嬌艷的喘息,在疲倦中還奮力地迎戰,激起興奮心
情,精神抖擻,繼續挺進不停,我征服了這騷浪娘,將小萍抱回床上。


兩人這一繾綣纏綿,直玩了二個小時,小萍小姐才極盡酣暢地離去。


【完】

上一篇: 酒吧侍應生

下一篇: 人生在淫蕩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