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我的奮斗


我的奮斗

第一部懵懂的童年

少年之間的性游戲,其實應該是本能,是兩廂情愿的事,當然不能是一個大 人去搞小孩。



出生在一個小山村,只有20戶人家。一個年齡段的孩子有我們10多個人。 基本中以離自己家的遠近,一個村里的同一年齡段的孩子分成了三幫,村西、村 中間、村東各一幫,有些孩子因為大人之間的走動可能玩的范圍要大一些,每一 幫孩子都有一個或兩個帶頭的。

16歲左右這樣吧,具體年齡忘了。村東和我天天一起過家家玩的幾個孩子, 女孩子有王家的二丫、李蘭、張春莉,男的有我、王豐(二丫的二哥)、還有堂 弟小林,我們幾個因為我個子高,我是頭,都聽我的。但有一次我偷聽堂姐小燕 和趙梅的談話,讓我對男女之間的區別特別好奇。

我是獨生子,家里只有三口。有地方住,堂弟小林家有5個孩子,他二姐小 燕就一直在我們家里住,有時候小燕會叫上村西她的同學趙梅跟她一起住,不能 說有時,差不多是經常。她們比我大三歲,15歲。感覺她們有點神秘,也特別 羨慕她們比我知道的事多。

有一次,中午我在睡覺,父母都到山上的地里干活沒有回來,她們兩個也到 我家睡覺,來的時候我已經躺下了,聽到她們來我就裝睡。

趙梅說:“你和王光(王豐的哥哥)還有張春賓(張春莉她二哥)他們還玩 嗎?”

堂姐小燕說“有時候在一起玩,在一起玩的時候都叫上李華(李蘭她二姐)”。

趙梅說:“張瑞(村西的一個孩子,跟她同歲)的那個大,上次弄的我特別 疼”。

小燕好象有點好奇問:“怎么弄的?”

趙梅說:“前天我還有張瑞,張琴(張瑞他大姐),我們三個去東溝撿蘑菇, 特別多,沒一會就一人撿了一筐。后來就坐著說話,說著說著話張瑞趴到我耳邊 偷著跟我說,咱們操逼玩怎么樣?我跟他說還有你姐在,他說,沒事,他和他姐 玩過”。

小燕插了一句“我說他們姐倆那么好呢”。

趙梅接著說:“以前沒覺得怎么樣,那天他脫了衣服,我看他的雞巴個比以 前大了,也是,他這段時間長高了不少。后來他把我衣服也脫光了,怕下雨帶的 雨衣鋪到地上,他把我就按到身下了。”

小燕說:“他姐呢?”

趙梅說:“他姐就在邊上看著,以前都是挨一會,然后再換另一個人挨一會。 我以為這次也是這樣,我還等著他姐脫衣服換我。可他不是,這次他總用雞巴頂 我,他雞巴在我逼邊上頂來頂去,頂的我心跳越來越快,逼上也流了水,嘴里總 有口水,一會咽一口一會要咽一口。后來他叫他姐,‘姐你過來幫一下’,我還 不知道要幫什么,原來是,他姐過來從后邊扶著他雞巴,幫著對準逼門。他屁股 用了一下力,特別疼,感覺他雞巴進來了一點,后來他拔出來又插進來幾下,又 一用力,疼死我了,他雞巴都進來了。”

小燕說:“能進去嗎?”

趙梅說:“是,都進去了,然后他就拔出來再插進去,總是那樣,過了一會 不太疼了,跟你說,感覺那樣。我身上都木了,不會動了,特別舒服,后來他越 來越快,再后來我就不知道什么了。”

小燕問:“你怎么了?”

趙梅說:“我暈過去了”。

我點特別好奇,覺得小燕跟我一樣。

趙梅接著說:“等我醒過來,我看他在操他大姐,他大姐還唉唉喲喲直叫。 我偷著看了,他雞巴插到他大姐逼里,他大姐的毛多,張瑞看我醒了給我使了個 眼色,讓我看他大姐的臉。我過去一看,他大姐張著嘴,皺著眉,嘴里還叫著, 如果沒有剛才他操我,我就得想肯定是不好受,現在知道了,肯定他大姐是舒服 的。”

聽著她們說話,不知不覺我摸了一下自己的小雞雞,我想我也找人試試。

小燕說:“我的他們沒進去過,都太小,尤其是王光的,有時候還不硬。”

我終于聽明白了,她們原來這樣玩。

趙梅說:“要不哪天跟張瑞操一次?”

小燕說:“不,我們倆都不說話”。

趙梅就樂:“說不定王光和張春賓也能行,看他們也是這段時間都長高了, 說不定那個也長大了。”

自從偷聽了她們倆的話,我睡覺時候都偷著看她們脫衣服,可惜的是她們都 穿著背心和褲衩,什么都看不到。不成想一次意外,我看到了小燕的逼。那天早 上都不上學,她沒起來,小林在外邊喊她回家吃飯。我就叫她,她說不想起,我 就跑到下邊,把她被子掀起來了,邊掀邊叫“太陽曬屁股了!”可是掀起來,我 突然發現,她仰面朝上躺著,兩腿叉開,她褲衩中間那一小條居然跑到了一邊, 我看到她的逼露到了外邊。我一陣心跳。

也不叫了,一直在那著,有點看傻了。她可能感覺出來了,一下把被子拉了 回去,問我:“你在干什么?”,我當時不知道說什么好,只是說:“沒什么, 我涼著你,看你起不起來。”我就下地到外屋了,怕她再問我。呆一會她起來回 家了,走到門口時候跟我說,“你剛看到什么了,看到什么也不許瞎說”。原來 她起床時知道了。

自從聽了她們倆說操逼之后,我就一直想,操逼能是什么樣。

一直到上初中二年級,15歲那年夏天。

父母到草場去收草,家里只有我自己。這樣小燕和趙梅就在我們家里給我做 飯吃,她們18歲了。乳房已經發育,但我肯定當時還小,不會欣賞。因為沒有 大人在家,她們倆也不把我放到眼里,成了她們倆的天下了。晚上睡覺趙梅在中 間,我在左邊,小燕在右邊。她們一說就說到什么時候,說張三和李四好了等等, 我不感興趣。慢慢就要睡著了。她們一直說著,但趙梅的話里有個人,一下子就 讓我精神了,趙梅好象是說張瑞。我一下就醒了,然后我就偷聽。

小燕說:“他們倆哪次都把我弄的死去活來。”

趙梅說:“張瑞哪次都叫上他大姐,有幾次我還沒舒服他就去操他姐去了。 不好”。

舒服?我聽的滿腦袋的好奇。

小燕說:“明天你跟我們一起玩呀,省得他們倆跟我自己。”

趙梅:“那李華呢?”

小燕:“李華經常跟村中間的一起玩,后來就不叫她了。”

趙梅說:“以前沒在一起玩過,不好意思。”

小燕:“沒事,有我呢”。

趙梅說:“他們倆的誰的大?”

小燕:“王光的長,張春賓的粗。”

趙梅說:“你自己會摸嗎?有一次張瑞插到我逼里幾下就去操他大姐,射到 他大姐逼里就干不動了,你猜他怎么樣著,他就用手摸我逼,輕輕揉上邊逼豆這 一塊,揉的我也舒服了一次。后來我自己有時候也能揉舒服自己。”

小燕:“我沒試過。”

逼豆?在哪?我在想,下次我一定看看。

趙梅:“你有月經了嗎?要是有了,就不能讓射到里邊,會懷上孩子的”。 小燕說:“我知道,現在我吃的藥,王光偷她媽的,射到里邊也沒事”

趙梅:“我也是”。

射到里邊?聽的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偷偷摸著自己的小雞雞,在想,什 么時候也長的大一點。

小燕說:“睡吧,明天我媽叫我早起。”

沒過多長時間,她們倆就沒聲。我卻睡不著了。我側過來對著趙梅,朦朧中 看她仰面躺著。突然有一個念頭嚇我自己一跳,但還是沒管住自己。我偷偷把身 體往趙梅身邊移了移,又往下縮了縮,慢慢把手伸到她被子里。

一點一點摸到了她的大腿,細細聽聽,沒有反應,輕輕地摸到她小腹的褲衩 上,感覺她好象動了一下,嚇得我也不敢動,等了一會,她還在睡,我就把手從 褲衩邊上伸了進去。毛,她有毛了。突然她收起來左腿,嚇得我差點把手拿出來, 收起腿之后,她還在睡。我就大著膽繼續往里摸。

濕的,我摸到了她的逼。剛才聽她說過,揉。我就輕輕地揉她的逼,左手我 抓著我的小雞雞。揉了也不知道多長時間,感覺她逼上的水越來越多,突然,她 翻過身來對著我,用手抓住我的手,用力按在她的逼上,腿還用力夾著我的手, 不停地動。嚇壞我了。

過了一會,她沒有放開我的手,我也不敢往回拉,她的一只手伸過來,捏了 捏我的小雞雞,又用手攥了一下。才松開我的手,把她的手也拿回去了。嚇的我 過了好長時間才睡著。

早晨,小燕天還沒亮就讓她媽叫走了,去地里幫著干活。

小燕一走,趙梅就叫我。問:“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來,你摸我。”

我一著急說了一句:“你也摸我了”。

她說:“你太小還不行呢。”

我說,“你知道不行,你又沒試過。”

說完之后,兩個都沒話了,是呀,沒試過怎么知道。

我大著膽說:“要不咱倆試試?”

她說:“誰跟你試呀,那么小,沒有用”。

聽她一說,我當時就急了,起來我就鉆到她被窩了。進去就往下脫她褲衩, 她先推了一把,但停了一下之后又抬起屁股讓我給脫下了。我什么都沒穿,然后 我就趴到她身上。早晨剛醒的時候小雞雞都是硬的。然后就在她逼上亂頂。頂了 幾下她就笑我:“不行吧”。說著她伸手抓住我的雞巴,對好了,告訴我,用力, 我一用力,進去了。

她說,“等著,我教你。你動屁股,慢點拔出來一點再插進去。”她邊說邊 喘著粗氣。

我按她說的,一點一點拔出來再插進去。先拔的少,怕都出來找不到地方。 后來熟了,拔出來的多了,插的時候也敢用力了。過了一會,她告訴我,“你再 快點”。我動作越來越快。趙梅在我的抽插下,也不停的呻吟。也不知道操了多 長時間。我們倆身上都是汗,她叫聲越來越大,頭向后仰,后來象哭一樣,抱著 我,兩腿用力夾著我,我不能動了。

過了一會,趙梅問我:“你舒服了嗎?”

因為我不明白,我說:“我一直都舒服,”

她看了我一眼問:“你射了嗎?”

我說“射什么?”

她就笑:“慢慢你就知道了,不過你還行,可能也跟我有關,我有點刺激就 能舒服”。

我問她:“剛才你怎么動的,我能進去?我看看你的逼什么樣。”

趙梅說:“小孩,不會吧。我教你。”我說是。

她告訴我:“你先象昨天晚上你摸我一樣,先揉,什么時候揉的水多了的時 候,再用雞巴操,等你能找到地方了,用點力就能插進去。”這時天已經亮了, 我把被子掀開,趴到她大腿上看她的逼,一道縫,中間突出來一塊,逼的上方稀 疏的有點毛。我用手扒開看了一眼,里邊嫩紅色。

這時她把我拉了上來,告訴我:“不許跟別人說。”我說,我知道。然后起 床,她回家了。

這是我第一次操逼。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點不假,如果不是偷聽了小燕和趙梅的話,不是趙 梅教我,我依然是一個心無雜念的小孩。又因為我,又有多少姑娘的春心被撥動。



從那之后,我差不多天天都摸趙梅,揉的她按住我手用腿夾著不動為止,如 果小燕早晨走的早,我們倆就操一次逼。但一直沒有她說的射出來。

經過幾次之后,我覺得我已經會了,我想到了二丫她們。先跟誰試呢?還是 張春莉吧

有一個周日,我叫張春莉,去我家做作業。到了之后,把書包放到一邊,我 就把大門從外面鎖上,又從墻上跳了進來。張春莉不知道我想干什么,我把趙梅 和小燕的話跟她說了。

我說:“我們試試?”

她也好奇。我們都脫了衣服,我按趙梅教的方法先沒有操她。用手摸,揉她 的逼豆。沒有幾下,張春莉的逼就濕了,我又揉了一會,她唿吸也快了,我知道 有戲了。我突然想,能不能也揉著讓她舒服一下呢。所以我就一直揉著,邊揉我 邊用食指往里伸,覺得大致能知道逼門在什么位置了。

她喘著粗氣,不停的咽口水。過了一會,她皺起眉,說:“不,不,不,,,” 我沒有聽,突然她猛地抱住我、身體不停的抖。我知道,按趙梅的說法她舒服過 了。

稍停一下,我把張春莉按到身下,然后,用手抓著我的雞巴,找到了,以從 和趙梅操逼的經驗,我知道這里就是。輕輕用了一下力,感覺進去了一點,再用 一下力,張春莉叫疼。我慢慢動了幾下,看她一放松,我猛一用力,進去了!她 大叫了一聲,疼。我的雞巴畢竟還小,沒什么事。然后我慢慢的抽插了幾下,停 停,又抽插了幾下。

問她還疼嗎,她搖搖頭。我慢慢加快速度,拔出來再插進去。不知道為什么, 每動一下,自己都覺得特別舒服。她的逼里比趙梅的要緊的多,象一只手用力抓 著一樣。

她喘的越來越厲害,我也抽插的越來越快,她的雙手使勁抱著。突然我有一 種說不出來的感覺,覺得興奮,覺得只有我自己了,覺得心快跳出來了。我不自 覺的越來越快速用力地在她逼里抽插,要尿尿?射?難道這就是?猛地壓住她不 動了,雞巴深深地插在她逼里,象尿尿時尿完用力一樣,一下,一下,射到她的 逼里。張春莉頭緊緊埋在我胸前。

呆了幾分鐘,我在回味。問她:“舒服嗎?”

她說:“我都要死了。”

我說:“這就叫操逼。以前我們是瞎玩,以后還想嗎?”

她看了我一眼,把頭貼在我胸前,輕輕的說了一個字:“想”。

我想看一下,剛才我射出來的東西,把她放好,分開腿看了看,她的逼也和 以前不一樣了,有點小絨毛,有點血從逼里流出來,不太多,還有白色的東西。 說不清哪樣是我的,感覺不能射出來血吧。

這才是真真正正的第一次操逼吧?插到逼里了,也射到逼了。

15歲那年秋天,又是我們三個人在家,我偷聽了她們倆的一次話。

趙梅:“班上有同學追你嗎?跟你搞對象。”

小燕:“有。你呢?”

趙梅:“楊猛。”

小燕:“康明追我。”

趙梅:“跟他好了嗎?”

小燕:“你呢?”

趙梅:“是,楊猛對我特別好,有一天晚上放學值完日就我們倆了,他跟我 說:”我喜歡你。‘說著就把我抱住了。我說:“別讓人看到,’他說:”沒人, 就我們倆。‘后來他親我,親著親著就把舌頭伸到我嘴里了。以前張瑞沒這樣過。 “

小燕就笑:“感覺好嗎?”

趙梅:“是,后來他把手伸到我上衣里,摸我乳房,又捏又揉,弄的我一點 勁都沒有,快站不住了。”

親?舌頭伸到嘴里?摸乳房?還可以這樣?我在想。

小燕:“后來?”

趙梅:“后來他把我抱到我的課桌上,把我褲子脫了,我那會流的下邊全都 濕了。他也把褲子脫下來,把雞巴就插到我逼里了,插進來我‘啊’了一聲,他 又親上我的嘴,我都喘不過氣來,”

小燕:“舒服了吧?”

趙梅:“是,以前張瑞就是操,不親,也不摸我乳房,我讓楊猛操著逼,還 親著,還摸著乳房,從來沒有那么舒服。”

聽的我的雞巴越來越硬。

趙梅:“你和他怎么樣?和康明。”

小燕:“我們倆沒有,他就是偷著看我,給我寫過紙條。”

趙梅:“等有新情況告訴我。”

小燕:“行。”是呀,我也想知道。

又說了一會其它的,她們就睡了,但我睡不著,我在想,親親,摸摸。雞巴 一直硬著。亂思亂想中睡著了。

第二天晚上,聽著小燕睡了,我就摸趙梅,趙梅擰了我手一下,我摸了一會 逼就把手摸到她乳房上,以前沒注意,軟軟的,我的手還抓不過來。我又捏了捏 乳頭。然后摸到逼上,一直把她揉舒服了。又鉆到她被窩,想操她,但她不讓, 沒辦法,怕小燕聽到,就回到自己被窩了,悻悻地睡了。

從那之后,遇到女的,不但往兩腿之間看,還看胸部,看到鼓鼓的就興奮。 不知道時候還可以,知道了就想試試。張春莉?李蘭?二丫?想著她三個的身體, 還是李蘭吧,胖乎乎,胸前也高了。

到了周日,我就去找李蘭,叫她一起去山上摘榛子,她答應了,我就回家把 父親的破帆布雨衣裝到筐里去叫她,她看我還拿了雨衣,也找了一件。我們到西 邊林場的山里,林子特別大,小鳥叫聲不斷,象我的心情。找到一片榛柴,榛子 挺多,她就摘,但我沒有。我四處看看了,找了一個向陽被風的空地,周圍都是 樹,哪都看不見這個地方。

然后我叫李蘭:“先過來歇一會,走累了。”

李蘭過來了,說我:“才這幾步道就累?”她哪里知道我想干什么。

坐到一起,我看著她:“你長的越來越俊了。”她捶了我一下。

說著我就捧起她的臉,她看了我一眼就把眼閉上了。我親了一下她的臉,然 后就把嘴親到她的嘴上了,慢慢地用舌頭往她嘴里伸,李蘭先還用力閉著,在我 努力下,也慢慢地放松了。我和舌頭一下伸到了李蘭的嘴里,甜甜的,我的舌頭 在李蘭的嘴里攪動,慢慢地,她也用舌頭舔我的舌頭。

我們都喘著粗氣,我把李蘭摟到自己懷里,她雙手也抱著我。我們親著,舌 頭不停地找對方,心跳的越來越快。親了好長時間,我用手捧著她的臉,把她的 頭輕輕地推開一點,她的眼睛睜開了一點,彎彎的,眼神迷離地看著我。猛地, 我又親到她的嘴上,我張大了嘴,象把她的嘴吃到我嘴里一樣,我們的舌頭又攪 到一起。

又親了一會,我們分開,我把雨衣鋪到地上,自己坐到上面,把她拉到我懷 里,讓她躺到我的左臂上,我俯下身繼續親她。同時,我的右手伸到她的上衣里, 我摸到了她的乳房位置,只有一點高,什么都看不出來,我輕輕的揉著,揉了一 會,我找到她的小乳頭,用手輕輕的捻動,她喘的越來越厲害,嗓子里不停的有 “嗯……嗯……”的聲音。

我解開了她的上衣,把她的內衣推到上邊,她的乳房露了出來,粉紅的乳頭 比我的大不了多少,我停了下來,用嘴吸吮她的乳頭。手還揉著另一個乳房,她 這時不停地呻吟:“嗯……嗯……嗯……唉喲……”。我的雞巴越來越硬。我用 舌頭舔著她的乳房,解開了她的腰帶,把她的褲子往下脫,她配合著抬起屁股。

她也長大了,逼的上方也有點卷曲的黑毛,逼上水汪汪,亮晶晶的。我把她 的腿分開一點,用手指在她的逼上輕輕的揉。“嗯……嗯……”她不停地小聲叫 著。腿也在不停地動,屁股有時突然往下沉一下,然后再慢慢地挺起來。

后來,她用力抱著我,屁股不停地左右上下來回扭動,“唉喲……唉喲…… 唉喲……”叫的聲音越來越大。突然,她兩腿用力夾著我的手,身體緊貼到我的 身上,我的手能感覺到她大腿根內側的肌肉在抖動。我知道她舒服過了,我轉過 頭看她緊閉著眼,皺著眉,用力閉著嘴。等了一會,我把她扶過來,她也睜開了 眼。

我問她:“舒服嗎?”

她說:“是,我都要喘不上來氣了。”

我說:“我還沒操你呢,你摸我雞巴。”說著拉過來她一只手,按到我的雞 巴上,雖然隔著衣服,但還能摸到。然后我把她放平,我把自己的褲子也脫了, 我的雞巴站了出來,比以前也大了,并且我的蛋蛋上和雞巴的上方也有黑毛。她 躺到那看著我,一臉期待。

我趴到她身上,用手扶了一下雞巴,一用力,插到她的逼里,她“哼……” 了一聲。抽插了幾下,我發現上衣擋著,我又把我們倆的上衣都脫了,現在是一 絲不掛,然后我開始操她,她的雙手抱著我,我邊操,邊親她的嘴,中間摸了幾 下她的乳房,感覺操著摸不方便,就抱著她的頭,用力抽插。她的水特別多,我 的雞巴拔出來再插進去,下邊是“咕嘰咕嘰”的聲音。

她閉著眼,吸著我的舌頭,嗓子里“嗯……嗯……嗯……”的叫。我抽插的 越來越快,覺得自己要射了,就抬起頭來,加大力量。她閉著眼,叫聲也越來越 大,猛地,我用力把雞巴插到她逼的最深處,我射了,她也“啊……”的一聲, 把我緊緊抱住。我癱在她的身上。

我們這樣呆了一會,我抬起頭,看著她,她也睜開了眼。

我說:“這樣好嗎?”

她一臉嬌羞地說:“好。”

“舒服了嗎?”

“舒服,舒服死我了。”

“以后還讓我操嗎?”

“讓,什么時候都行,只要你想。”

又呆了一會,直到我的雞巴軟了從她的逼里滑出來。我們穿好衣服,摘了點 榛子,回家了。在路上,我又親了她幾次。她的臉一直紅紅的,彎彎的眼睛,深 深的酒窩,一臉幸福。

或許這才應該是我的第一次操逼,親過,摸過,插到逼里,射到逼里。

有了這些經驗之后,我經常找她們三個玩,三個人的表情各不相同,但都是 一臉痛苦,我知道那是享受。二丫最夸張,叫的最厲害,有時候我都想,會不會 操的她醒不過來。

自從和李蘭找到了山里的那個看不見的空地之后,那就是我常帶她們去的地 方。

第一次帶二丫來,只是帶上了雨衣。我去找她是跟她明說的:“二丫,我們 倆去西山玩去,我有個好地方,誰都看不到。”二丫想都沒想就跟我走了。

我們到了之后,我把雨衣鋪好就開始親她,她也是第一次這樣,反應特別強 烈。不停地“哼……哼……”二丫比我小一歲,她的逼上只有點絨毛,她的乳房 也不大,乳頭顯得有點大。親了一會,我就把她的衣服都脫了,我也脫了,然后 我摸了一下她的逼,都是水,我知道能行了,就趴到她身上,用雞巴插到她的逼 里,她的逼特別緊。我下邊操著她的逼,中間摸著她的乳房,上邊親著她的嘴, 舌頭在她嘴里跟她的舌頭互相舔著。

她嗓子里不停地叫“啊……啊……”,后來,她把頭扭到一邊,叫的聲音越 來越大“唉喲……唉喲……唉喲……”,頭不停地向后仰,手到處亂抓,突然, 她不叫了,身體繃的緊緊的,僵硬一樣,逼里卻在一緊一緊地收縮,我知道她舒 服了,也沒有管,繼續用力快速的抽插,最后一下,我把雞巴用力插到她的逼里, 我也射了。

這時她突然抱住我,“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嚇了我一跳。她越哭越厲害, 身體抽搐著。

嚇的我扳過她的頭,問她:“怎么了?怎么了?”

又過了一會,她停了下來,睜開眼看了我一眼,說:“我剛才啥都不知道了, 我都暈過去了,我以為我死了。都是你害的。”

我一聽放心了,告訴她:“那是舒服的太厲害了。”

又問:“是舒服了嗎?”

她把臉貼到我胸前小聲說:“是。我剛才先是身上哪都不會動了,后來就不 知道了,還有,特別特別特別舒服。”

我說:“你現在說話聲小了,剛才你叫的聲,二里地外都能聽到。”

她擰了我后背一下。讓她一嚇,我的雞巴早軟了,在她的逼上貼著。又呆了 一會,我親親她,我們穿上衣服。穿好了,她突然抱著我的脖子,使勁地親了我 一口,親的我雞巴一動,差點硬起來。

我們從過家家玩,到把操逼當做游戲,幾年過去我們都長大了。一直到初中 畢業,因為我的叔叔在北京上班,我父母都到北京打工,把家里的地包給別人種, 在北京叔叔通過關系給我找了一所高中,把我也帶上了。走的前一天晚上,她們 來送我,都哭了。我安慰她們,我還會回來的。雖然這樣說,我真不知道以后會 是什么樣。

都說不吃窩邊草,但有時候陰差陽錯,有時候經不住誘惑,也染指了同學、 同事,或者身邊熟人的女朋友、老婆,內疚呀。

但愿各位泡女人(找男人)的水平,做愛的經驗因為我帖子有一個提高。

第二部無知的少年



山里娃第一次走進人山人海的城市,看什么都新鮮,心里是不安和期待。看 著花花綠綠,霓虹閃爍的世界,心里隱隱地有一份自卑。

暑期開學,我叔叔領我去學校,找到了教務主任,他把我的班主任叫來,做 了介紹。班主任是個女老師,叫于麗,三十多歲的樣子,看著跟電影里的演員一 樣。班主任把我領到班里,介紹說:“這是陳鵬,你們的新同學。”班上的同學 漫不經心地看著我,沒有反應,班主任給我找到坐位,我的城市生活就這樣開始 了。

同桌是一個個子和我差不高的女孩子,一頭短發,睫毛比二丫的還長,但沒 有酒窩,眼睛也好看,但不彎。我坐到座位上,她看都沒看我一眼。

班主任是教語文的,我上的第一節課就是她的課,這節課我基本上什么都沒 聽進去,我開始偷偷觀察教室,同學,還有老師。教室特別漂亮,棚頂還有風扇。 我看的到的幾個男同學,都穿的干凈整潔,身上的衣服一點褶都沒有,頭發梳的 發亮。

女同學都穿著裙子,腿露到外邊,有幾個穿著低領半袖的,脖子上的皮膚細 嫩光滑。老師的聲音甜甜的,穿著條筒裙,上衣是件粉色帶暗花的半袖,我不自 主地看了看老師的胸部,鼓鼓的,應該比張春莉的乳房大吧。想到這,我暗罵了 自己一句。一天下來,我回到租的家里,對著墻上的小鏡子看了看自己,黑油油 的臉,頭發干枯,領口因為洗的太多,起了很多小泡,看著又有點自卑。

我象一個外星人,在班里沒有說話的人,課間只能看著別的同學打鬧。我想 起來二丫、李蘭、張春莉,還有趙梅、小燕,還有王豐、小林。想起了西山,想 起了白樺林,想起了蘑菇,想起了榛子……突然我的頭被打了一下,“我進去, 上課了。”是同桌。我回頭看了她一眼,起來給她讓開。這是第一個跟我說話的 同學。以后我偷偷的注意她。

過了有一個多月,我知道她叫李娜。她有時候穿一條牛仔褲,屁股大大的, 走起路來,左右一扭一扭的。她的胸高高的,我突然發現,課間她和同學說笑的 時候特別迷人。我回到座位時都看她一眼,因為是從上往下看,看到她胸著露出 來的那個地方,有一塊暗影,我知道那是乳溝。

我的英漢字典忘了帶過來,有一次我要查個詞,我想了想,叫她:“李娜, 把你的英漢字典借我用一下行嗎?”她也沒說話,拿出來就給了我。用完了我給 她,“謝謝!”她說:“明天你自己買一本,用要不在家里也沒有用的。”

我趕緊說:“是。”我覺得她不是不理我,可能是不熟悉,她也不是討厭我。 這樣一想心里也高興了,看什么都覺得順眼。晚上回到家里,我脫光膀子,洗頭, 洗胳膊。洗的時候我看著小鏡子的我,我雖然黑一點,但,我的肌肉一塊是一塊 的,尤其胸前,象女人的乳房,有兩塊。看著自己,我又多了一點自信。

在鄉下的體育課從來都沒上過,上也是學生在操場上玩。在這不一樣,有老 師帶著,教我們。有一次我們搞體能測試,引體向上和俯臥撐,我都是做的最多 的,讓其它同學對我刮目相看,尤其是我胳膊上的肌肉,做的時候是一大塊,別 的同學都平平的。這得益于我在家時天天都要幫家里做家活。我發現女同學看到 我的表現,也都面露驚異,幾個女同學在一起私下議論我。

從那之后,我發現關注我的人多了,雖然沒說話,但我能看出來。因為我沒 有什么其它的事,只有學習,所以在第一次單元過關考試時,我在班里考了第三 名。自己心里很高興,因為有些東西我沒有學過,我心里暗下決心,一定補回來, 等下次考試時爭取第一。

后來,李娜有什么不明白的題也問我,慢慢的我們倆就熟悉起來了。有時候 也說點笑話,她愛動手,說不過就打我,但我不敢動她,我要還手時,就在想, 我打她哪?她的胸挺拔,她的屁股緊俏,她的背?還是不還手了,我動了她的話, 可能就會想摸她。有一次她問我:“你們家里有什么好玩的嗎?”說到玩,一下 子就讓我想起了二丫她們。

但這個肯定不能說,我說告訴她:“我們那有山,有森林,小鳥的叫聲婉轉 悠揚。有羊,有牛,有馬,有時候我們會騎馬到山上去玩。”聽的她滿眼羨慕, 前桌的女同學也轉過來聽。李娜說:“真好,等有機會一定去你們那里騎馬。”

我說:“好呀,到時候真去了,我給你牽著。”說到前桌,我的前桌是一個 身材嬌小的女孩,叫蔡微,瓜子臉,非常俏麗。眼睛不大,但是明亮動人,水汪 汪的,經常瞇瞇的微笑,模樣頑皮。胸不是太高,但鼓鼓的,屁股不太大,但和 她嬌小的身材配到一起,翅翅的突出,讓人有一種想摸一把的感覺。

熟悉之后,我就經常和她們一起玩。有時候我不給李娜讓道,讓她從我身后 擠過去,她的身體和我緊貼著,一種久違的舒服。后來,她回來,如果我在座位 上,也也不叫我,推我一把就從身后擠到自己的座位上。

但坐的位置是兩周一換,換到教室的另一邊時,我就坐到里邊了。她居然報 復我,我叫她起來我進去,她說:“你都不讓,我也不讓,你愛怎么進,怎么進, 我不管。”沒辦法,我只能學她。推一下她的后背,擠進去。后來我發現,這樣 也好,我能把手放到她的后背上,而且我進的時候,面向她后背,我的雞巴從她 的腰上滑過,讓我心動。

她可能是沒有象我童年那樣的游戲,不知道她是不是能感覺到。慢慢地,我 不是推她了,而是改成按著她的肩進去,隨著越來越熟悉,我變成兩手抓著她的 肩。有一次,我課間在廁所把我的雞巴調整好,并且硬了起來,我回來時用雞巴 頂了她后背一次。

她可能有感覺,我坐下之后,她看了我一眼。我也沒說話,只是沖她壞壞地 一笑。不知為什么,從哪之后,她每次都是比我先坐下,我依然用雞巴頂她。這 樣過了幾天,她不再先坐下了,而是刻意等我坐下再回來。我想,她可能知道了, 我有點后悔,怕她不理我。但平時其它的事還是一樣,討論問題、說笑,但她也 不打我了。我感覺到,她肯定是發現了什么,所以在回避。

有一次她問我:“周日我們要到公園去玩,你去嗎?”

我想了想,說:“我不去了,周日我可能要幫我爸干活。”她沒有再說話, 但到周六放學,她又叫我,說:“去吧,我買票。”這樣一說,我也意識到的拒 絕的理由是我不能亂花錢,但心里有一點受傷。后來一看到她水汪汪的眼睛,和 長長的睫毛,我就答應了,我說:“算我借你的。”她一聽高興地說:“怎么都 行,明天早上8點學校門口見。”我說:“好。”回到家里我跟我媽說了,我媽 說你去吧,但別花別人的錢,我給你點,來了這么長時間了也沒出去玩過。

第二天,我差幾分鐘不到8點,來到了校門口。她們四個人女生,有蔡微, 還有三個男生,都是我們班的。我馬上就想四男四女,但心里又罵了自己一句。 他們都騎著自行車,只有我沒有。李娜說:“都到齊了,出發,你坐我后邊。” 另外三個男同學一起怪叫了一聲,李娜說:“叫什么叫,他沒有,怎么也不能走 著呀。”我心里,我可以讓男同學帶著我,但我沒有說出口。

她帶著我,我看抓著后架前邊的鐵管。在后邊我仔細地看著她,她一用力, 后背就露出一道橫印,我在想,里邊穿的是什么,后背這看著象一個帶子。大屁 股在座子上來回扭動,我想,她的逼應該在座子最前邊那個位置。想著想著,我 的雞巴就硬了起來,我發現自己又想歪了,又暗罵了自己一句。這時來到一個小 上坡的位置,她騎不動了,我們已經落后了有差不多50米。

她叫我:“木頭,你下來,一個大男人讓女的帶著。”這時我才想起來,確 實應該是我帶著她。我馬上下來,她也下來了,我說:“你批評的對。”我帶著 你。我接過來,騎上,她坐了上來,但她抓著我腰上的衣服,還把頭頂到我后背 上,在后邊喘著說:“累死我了。”我心里一動。快騎了幾步,后來一想,不追 他們了,讓他們看到,就不遠不近地跟著他們。公園里玩了一天,有幾處要花錢 的地方,她都沒讓我拿錢,說:“我說了,不用你,你想花就等下次吧。”

原來這次都是她花的錢。開心的一天。從公園出來,我們就各回各的家了, 只有我和蔡微是同路,蔡微住的地方按公園的方向,比我還遠一段。李娜說: “正好你們倆順路,你們騎一個車吧,我們走了。”

這樣我和蔡微一起走,她騎上車叫我上來,我想,我一個錯誤不能犯兩次吧。

我就叫住了她,說:“還是我帶你吧,看你那么小,帶的動我嗎?”

她又是一笑:“好呀,我省點勁。”

她同樣是抓著我的衣服。我想,是不是城里都是這樣,在鄉下時,帶著女的 都是象我一樣抓著后架前邊的鐵管。

我騎的飛快,蔡微在后邊叫:“慢點,車多,你以為是在你們那呀。”我趕 緊一剎閘,她一下就撞到我后背上了,我心里又是一動,明顯我感覺到軟軟的一 團。

她捶了后背兩下,說:“你差點把我弄掉下去。”

但我心里感到特別美。突然我想,好機會。我就說:“那你抱著我就行了。”

她說:“好。”

就把手伸到前面了,剛要抱,突然她又說:“你想的美,我才不抱你呢。”

說著又把手拿回去了。我說:“那掉下去,我可不管。”

她說:“誰用你管,還有,你敢讓我掉下去。”

這樣說著,我一只手就伸到腰后,把她的一只手抓住,就把她給拉過來了。 她叫了一聲,又用另一只手捶了我一下。但還是讓我給拉過來,抱著我的腰了。

我說:“這樣就好了,我也放心,摔了你我可負不起責。”

她嘟囔了一句:“誰用你負責。”

就這樣,我的后背熱乎乎,軟綿綿的。我知道,那是她的乳房。想著,感覺 著她的體溫,我的雞巴又硬了起來。我低頭看了一眼放在我腰間的小手,小巧玲 瓏,玉脂一樣。不自覺地,我拿開一只手,把她的手抓住。她往后拽了拽,但我 沒有松開,她也不動了。我們都沉默著。我輕輕地用力捏了一下,慢慢轉著把我 們的手心對到了一起,我覺得她的手在變熱。我又把我的手指分開,慢慢地我們 兩只手十個手指交叉握到一起。我往前輕輕拉了一下她,她慢慢地緊貼在我后背 上。我沒有快騎,慢慢走。感覺到她唿出的氣,吹在我后背,熱乎乎的。我想, 她會不會是我在城里的玩伴。

我快到家時,我問她:“你們離這還有多遠?我快到家了。”

她說:“也快了,還有兩站地。”

我想了想:“我送你回去吧,一會天黑了你害怕。一會我走著回來。”

她呆了一會。說:“好吧。”

我們又走了一會,她叫我停下來。我們下來,我回過頭看她,看她臉紅紅的, 看了我一眼,就看到一邊去了。我心里想笑,她不會沒有經歷過吧。

她說:“前邊沒多遠我就到了,你真壞,讓我抱著你,還抓我手。”

我想了想,說:“你過來,我還有更壞的。”

她沒有動地,我說:“看你嚇的,給你車呀。”

她走了過來,在接過車的一瞬間,我從后面抱住了她,兩手正好抱到乳房上。

她身體一抖,說:“快松開,別讓我家里人看到。”我快速在她乳房上揉了 一下,然后松開。

她頭也沒回,說了一句:“你自己走著回去吧。”騎上車緊登幾下,走了。

我看著她的背影,心里想,你肯定是我的了。然后轉身回家。



第二天,我早早的來到了學校,過了一會李娜也來到了。我跟李娜說:“昨 天謝謝你,玩的非常開心。”李娜說:“不客氣。”過了一會,蔡微來了,進班 的一刻,我發現她看了我一眼,然后低下頭,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我心里想,可 能是不好意思。

過了一段時間一直沒機會單獨和蔡微在一起,我心里有點著急。

有一個周六,我想第二天到學校來,就向班主任要了鑰匙。周日我9點多到 的學校,等我進班一看,李娜也在。

我問她:“怎么不在家里看書?”

她說:“在家里就想看電視,看不下去。”又問我:“你呢?怎么不在家。”

我說:“我家里沒地方看書。”

她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站起來讓我進去。有美女在身邊,我哪里看的下去 呀,心里在想就我們倆在,她也不是什么樣?想著我就往她這邊看了幾眼,她在 看化學。我看她的手按著書,手指纖細,指甲修的整整齊齊。

就說:“一看你的手就沒干過什么活。”

她問:“為什么?”

我就把我手伸出來,我的手大,手指粗壯。

我把手掌翻過來,說:“看看我的手,還有老繭。這才是勞動人民的手。” 雖然不怎么干活有挺長時間了,但繭一直還有。

她看了一眼:“你就是受累的命。”

我說:“看你的手還不到我的手的一半大。”

她說:“你就胡說,再小也不至于那樣。”

我說:“要不我們比一比。”

邊說我邊拉她的手過來,和我的手掌心相對,確實不是一半大小,但我的手 比她的長一大節。

她看著就笑:“你說錯了吧。”

我沒等她把手拿開,就分開手指,從她的指縫伸過去,我把她的手抓住了。

她一看就急了:“放開!我要看書了。”

我用力攥了一下,然后松開。

她說:“你占我便宜。”

我說:“這能算占便宜,這才是。”

邊說邊飛快地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沒想到她回手就打了我一個耳光,然后就 趴到桌子上了。我心里想,完了。

呆了一會,我說:“我還是到外面呆一會吧。要不你又打我了。”

她說:“誰讓你壞了,該!”

說著我就站起來,往外走,她也抬起頭來,想站起來給我讓路。我沒等她起 來,一只手就按住了她的肩,從她身后擠了出去。往前走了幾步我想,這樣不行。

我又返回來,我說:“要不你進里邊坐的位子,你要打我,我還有地方跑。”

她說:“不去,你愛去哪去哪。”

我說:“那我就進去了。”

說著,我就一只手抓著她的一側肩,從她身后往里擠。到了她身后的時候, 我就不動了。

我俯下身,把嘴貼到她的耳朵上,說:“你特別漂亮。”

她用肘頂了我一下,說:“快進去。”

我不但沒有動,還趁機把另一只手從她的腋下伸過去,一下就按到她的乳房 上。她一著急,就用胳膊緊緊夾著我的胳膊不讓我動。我往她耳朵上輕輕地吹了 兩口氣。

她有點要哭地說:“求求你,你快點拿了,要不我就走了。”

我沒有聽,并且手輕輕的抓捏她的乳房。說:“就讓我摸一會,我也求你了, 你的漂亮早就讓我動心了。”

讓我動心說的確實是真話。邊說我手一直沒有停,她掙扎了一會,感覺夾著 我的勁稍微小了一點,我心里想,有門。我輕輕把放到肩上的手也拿下來,突然 也伸了過去,抓住她的另一個乳房。她身子一抖就不動了,我用屁股把后邊的桌 子往后拱了拱,我的空間大了一點。我雙手隔著她的衣服揉搓著她的乳房,她有 點想站起來,又不敢動的樣子。我的嘴在她耳邊,輕輕地咬了她的耳朵,覺得她 的肩抖了幾下。揉了一會,我站起來,拉著她的胳膊把她也拉起來。

她說:“你要干什么,別這樣了,看書吧。”

我心里想,我能看的下去嗎?你能看的下去嗎?我坐到她的椅子上,讓她坐 到我的腿上,頭躺在我的一只胳膊里,另一只手把她轉到和我對著,她的一個乳 房緊緊壓在我的胸前。她閉著眼,我在她長長的睫毛上親了一下,她輕輕動了動, 然后,我一點一點親到她的嘴邊,這時她把臉藏到我的胸前,我用手把她的頭扳 過來,在她的嘴上親了下去。

她說:“不,不要……”話還沒落,我已經趁著她說話張嘴的機會,把舌頭 伸到她的嘴里。我的舌頭在她嘴來動著,突然,她用了一下力,把我的舌頭咬住, 我不敢再動了。但我的手沒有閑著,我把手從她的T 恤下邊伸了進去,我摸到了 她光滑的肚皮,我發現她只穿了一件T 恤,里邊沒有衣服。我往上摸著,快摸到 乳房時,又摸到了一件小衣服,我往推了推,手摸到她的乳房上。

這時,她嗚嗚的說了一句什么,也沒有聽清。我輕輕的撫摸著她的乳房,感 覺到她的唿吸有變化,變的越來越深,越來越不穩。慢慢的過了一會,我感覺她 的嘴松開了一些,我的舌頭能動了。我用舌頭在她嘴里不停的攪動,尋找著她的 舌頭。

她喘的越來越厲害。我把她的身體往外推了推,手又摸向另一個乳房。她皺 著眉,鼻翼不停的煽動。這時我想她穿的小衣服是什么樣,是不是就是她騎車帶 我時,我在她身后看到的帶子。于是我松開她的嘴,抬起頭,把她的上衣都撩到 上邊,露出她的上身。我看到,她的乳房上只有巴掌大的兩塊厚棉布。她的乳頭 粉紅,中間有點向里陷。我想是不是那塊布太緊了,勒的。

我親到她的乳房上,張大嘴用力吸了吸她的乳頭。

她顫抖地說:“不……不要……”同時身體抖了兩下。她的胸起伏的越來越 大,我不停地吸著,親著。她象蚊子一樣:“不……不……不……”吸了一會, 還又換了一個乳房,同時我的手往下伸,想解開她的牛仔褲,她用力按著我的手, 不讓我動:“不行,……不要動,……”

我看解不開,就把手伸到她的褲腰里,沿著她的腰想往下伸。但她的褲子太 緊,加上有她手在那里擋著,沒有成功。

我抬起頭,湊到她臉上:“讓我摸一下”她伸呤著說:“不……不……不能 動……”我看實在沒辦法,就把手放到她的膝蓋上往上一點一點撫摸。每向上來 一點,她都顫抖一下。我的手沿著她大腿內側,慢慢地往上摸。她把手放在兩腿 之間,用力擋著我。我沒有管,我摸到她的手上,抓著她的手輕輕地往下按。

她帶著哭腔說:“不……不……不要……求你了……不…………”

我拉起她一只手,放到嘴邊親了親,然后放到一邊,又拉起另一手親了親, 放到一邊。牛仔褲很緊地箍在身上,兩腿間平平的,靠近小腹的地方高起來一塊。 直看的我的雞巴,越來越硬。我的手在她的小腹上撫摸了一會,慢慢地向下,向 她逼的位置摸去,這時,她一動不動,我回過頭看,她的眼角流出了眼淚。我心 里一軟,我在干什么?然后我把她抱到懷里,在她耳邊說:“你打我吧,我喜歡 你。”

說完,我又親到她的嘴上,我的舌頭終于找到了她的舌頭,她的舌頭象躲閃 一下,跟我的舌頭纏在一起。邊親著她,我輕輕地把她的牛仔褲的扣解開了。她 感覺到了,想用手擋著,我已經把拉鏈拉開了。我抬起頭來,看到她的小內褲。 我在她的小內褲上撫摸,她喘著粗氣:“不要……不……不要……”這時不方便 看到,我把我們桌上的書推到地上,抱起她放到我們倆的課桌上。

上衣在脖子上,乳房露在外面,牛仔褲拉鏈開著,露著一點內褲邊緣,眼前 的一切,看的我心跳加速。我親了親她的嘴,又在乳房上親了親,吸了兩口乳頭。 然后我抱起她的腿,把她的牛仔褲往下拉,她象征性地拉了一下,但還是被我把 褲子脫了下來。

只剩下內褲了。這時我發現,桌子有點高,我夠不到。于是我到后邊拿了幾 把拖布踩到腳下,目測,我的雞巴正好對著她逼的位置。我慢慢地把她的小內褲 脫了下來。太美了,她的逼就在我眼前,上邊水汪汪的一片沼澤,閃著亮。逼的 上方的毛也不多,逼的顏色和周圍皮膚的顏色一樣。

看的我雞巴挺了兩下,我輕輕地在她的逼上撫摸了一會,她咬著嘴唇,沒有 出聲,但從胸部不規則,大幅度的起伏看,我知道她要受不了,我另一只手解開 了我的褲子,松開腰帶,褲子就掉到腳腕上。我退下內褲,我的雞巴象一個要出 戰的將軍,挺立著,我一只手抓著我的雞巴,用雞在她的逼上研磨,另一只手揉 著她的一個乳房。

過了一會,我對準她的逼,輕輕地用了一下力,我的雞巴進去了一點,但被 擋住了,她“哼……”了一聲,我又輕輕地來回插了兩次,然后一只手抓著她的 肩,猛的一用力,那種溫暖的被包裹的感覺又體驗到了。

她“啊……”的大叫了一聲,又叫著:“不……疼……不……”

插到她逼里我沒有動,我俯下身,親親她的乳房,手在她的身上到處撫摸了 一會。我慢慢地往出拔了一下雞巴,又慢慢地插進去。她的逼真緊,也可能我的 雞巴又長大了。看著她痛苦的表情一點一點舒緩了,我稍微加快了點抽插的速度。 雞巴在她的逼里進進出出,“哌嘰哌嘰”地發出響聲。

又過了一會,我聽到她的呻吟:“哦……唉喲……哼……喲……”我知道她 快舒服了,于是我用力快速地抽插,我的腿打在她的大腿內側,“啪……啪……” 地響,雞巴在逼里進進出出,帶著她流出來的水,“哌嘰……哌嘰……”

這時她的手用力抓著桌子邊,叫的聲音越來越大:“不……不……不……啊 ……啊……”她的腿想往上抬。我兩手抓住她的腰,在力地操她,每一次都插到 她逼的深處,雞巴外面沒有露著的地方。她的后背不斷向上抬,兩只從桌子邊上 拿開,緊緊地抓著我的手腕。

因為時間長沒有操過逼了,她的逼又特別緊,我覺得我要射了。我沒有忍著, 又加快了速度,她突然象哭一樣:“啊……啊……啊……,唉喲……唉喲……” 地叫,我感到她的逼在不停地有節奏地收縮,我知道她已經是最舒服的時候了。 我也用力插進去,停到那,雞巴一動一動,射到她的逼里。射完,我趴到她的身 上,她的身上都是汗。

停了一會,我親著她的乳房,摸了摸她的屁股。雞巴也軟了,慢慢地從她的 逼里滑出來。我把她拉起來,摟在杯里,她的乳房貼在我的胸前,她還在嬌喘。 呆了一會,她的手抱在我的腰上。我用兩只手捧起她的臉,看著她瞇著眼,滿眼 迷離。我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又親到她的嘴上,這時,她的舌頭主動往我嘴里 伸,我們親了一會。

她抬起頭說:“我不是處女了,就是你害的。”

說完抽出一只手在我胸前捶了幾下,我把她緊緊摟在懷里。穿衣服時,我看 到,她的逼有血跡,我的雞巴上也是,我們都沒有擦,直接就穿好了衣服。我把 桌子和書都收拾好,我們坐到那。她沒有說話。

我拉了她一下,她倒在我杯里,我問:“舒服嗎?這樣好嗎?”

她露出一點笑意,沒有說話。

我又問:“你乳房上戴的什么?”

她就笑:“乳罩。”

書也看不下去了,我們說都回家吧。在校門口,我要送她,她沒用,騎上車, 她走出去幾步,又停下來叫我過去。我走到她身邊,他讓我轉過身去,然后在我 耳邊小聲地說了一句:“剛才舒服的我要死了。”說完還沒等我回過頭來,就騎 上車飛快地跑了。

我回過頭看著她的背影,心里成就感陡增。

周一上課,李娜唱著進來了,一臉陽光。蔡微問她:“什么事呀?這么高興。” 她說:“不告訴你。”我想,不告訴我也知道。

自從我們操逼之后,她不再管我怎么進自己的座位了,我還是象以前一樣, 進座的時候,用雞巴頂一下她后背,她有時候還故意往后用一下力。周日的教室 成了我們兩個的樂園,后來我們把教室里同學的坐墊拿到過道,不在桌子上了, 這樣,我們能一邊操一邊親著。



經過觀察,我發現班里的女生,如果說乳房大,應該是我的后桌柴君。走起 路來雙峰抖動,看的我心動。說起來巧,有一次我的書掉到地上了,我低頭撿書, 結果把橡皮碰掉地上,橡皮彈到了后桌柴君的腳下。

我就伸手去撿,她在寫作業,兩腿一左一右登著課桌的兩邊,腿正叉的很開, 而且穿的是短裙。腳上穿是一雙網球鞋,一雙短肉色絲補襪。我抬了一下頭,眼 睛正對著她兩腿中間,她穿的是白色的內褲,內褲中鼓鼓的,包裹著的東西象要 掙脫出來,看的我有點傻了。

這時她發現我在找東西,就踢了我一下:“找到了嗎?”

我說:“找到了,我夠不到,在你腳下,你幫我撿起來。”

她低頭幫我撿了起來,同時她發現了我在往她的裙子里看,趕緊把腿收攏到 一起。我站起來,把橡皮拿了過來,我說:“謝謝。”她紅著臉沒有說話。

班里的男生,我跟前桌的申海還比較好,有時候在一起玩。

有一天,他叫我:“你周日有事嗎?”

我想這周李娜不知道能不能來學校,就隨口說:“沒事。”

他小聲跟我說:“那我帶你長點見識去,怎么樣?”

我問:“什么事?還弄的神神秘秘的。”

他跟我耳語:“別說,周日到115路總站等我,我家離那近,我去接你, 去我家。”

我心里想,長見識?我沒見的還有什么?

周六晚上我就告訴李娜:“我明天家里有事,我不能來學校了。”

她:“哦。”看的出一臉失望。我心里也覺得有點對不起她。

周日我如約來到了申海的家里。他家裝修的富麗堂皇,每個屋里都有電視。

他叫我到他的房間,打開電視說:“讓你看點成人的東西,保證你沒看過。”

我好奇地盯著電視,他把客廳里的錄像機搬了過來,接好線,從床下拿出來 兩盤錄像帶。

問我:“看中國的還是看西方的?”

我也不知道看什么,就說:“西方的能看的懂嗎?英語我的水平不行。”

他邊放帶子邊說:“其實都一樣,叫聲沒有區別,如果不看情節。”

電視開頭是一個男的摟著一個女的親,我心里想,這就叫見識,我不但親過, 還操過。接下來的情節大致是,男的把女的脫光了,自己也脫光了,然后兩個人 就操逼。

邊看申海邊說:“看,在做愛。”

做愛?我心里想,城里人就是不一樣,把操逼叫做愛,還不是一樣,都是把 雞巴插到逼里。操的時候,女的叫的聲音特別大,我覺得不真實,夸張。操完了, 男的穿上衣服走了。

過了一會,女的接電話:“親愛的,我想死你了,你也不來看我。”

“……”

“好,我等著你,要快點來,我老公剛走。”

我心里想,養漢老婆,偷男人。

這時,女的到浴室里洗澡,長的還可以,乳房有點下垂,但乳房大,屁股滾 圓,看的我的雞巴有點往起硬。洗澡的時候,屏幕上出了一個她洗逼的特寫,一 個大鏡頭,毛特別多,逼的顏色很深,逼的邊上兩塊肥肉。

這時屏幕不動了,申海起來,指著逼說:“這是女人的陰道,長著陰毛的這 個地方叫陰阜。”

又指著逼邊的兩片肉說:“這兩片叫大陰唇,里邊還有兩小片,叫小陰唇, 不過一般看不到,如果沒有做過愛的,再里應該還有處女膜。”

我仔細看了一下,兩片肉的里邊確實還有。

申海指著逼的最上邊說:“這個小點叫陰蒂,女人的這里最興奮。”

說完又坐下接著放。我聽了他的話,覺得自己是土,就知道逼,逼毛,逼豆。 他還能說出這么多,沒白來。

女的洗完了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一會門鈴響了,開門進來一個高大的小伙 子。兩個關上門就抱在一起親,男人的手一直沒老實,在女的身上到處亂摸。一 會把女的抱進臥室,先把女的衣服脫了,自己也脫了,這時女的的手伸過來抓住 男的的雞巴。男的往前移了一下,屏幕上一個雞巴的大特寫,又停了。

申海又跑到電視前,我想,雞巴誰沒有。

他指著雞巴說:“這是陰莖,硬了能插到陰道里,陰莖的前面叫龜頭。”

又指著蛋說:“這是陰囊,里邊的兩個是睪丸。你自己有,你可以自己看, 初中生理衛生上講的不細。”又坐回來接著放,那個女的摸了幾下雞巴(還 是這樣叫著習慣,慢慢改),就用舌頭舔,舔了一會又吃到嘴里。雞巴在她嘴里 進進出出。我心里想,嘴也能當逼用。舔了一會,男的就親她的乳房,然后一點 一點向下親,一直親到逼邊上,然后用舌頭舔女人的逼豆(陰蒂),舔的女人直 叫。申海說:“接吻完就做愛”。

后來男的把女人的兩腿放到自己的肩上,把雞巴插到逼里,開始操。我在想, 這個姿勢應該學學。后來兩個人不停地換姿勢,一會女的趴著,男的象在后操, 一會男的躺著,女的坐在雞巴,女的在上面坐下抬起來,雞巴一樣是在逼里進進 出出。最后男的射到了女的嘴里。

申海說:“射精了,男人射精時候是高潮,射完就結束了,女的高潮時候陰 道會不停收縮。”

看完之后,我問:“西方的什么樣?”

他換了帶子放了西方的,男的雞巴都又長又大。其它都差不多,只是開始是 一個女的在床上自己摳自己的逼,摳了一會,從床邊拿過來一個假的大雞巴,插 到逼里在那叫。

申海說:“電動的。”后來有一段是兩個男的同時操一個女的,女的趴到那 里,一個男的操逼,一個男的讓女的吃雞巴。還有,后來居然是,一個男仰面躺 著,女的把雞巴坐進逼里,另一個男的把雞巴插到女人的屁眼里。

申海說:“這叫肛交,用嘴叫口交。”

看的我直發傻,雞巴也一直硬著。后來又一群男女,一會他操這個,一會再 換。看的我口干舌燥。

都看完了,申海問我:“怎么樣?沒看過吧?”

我說:“沒有,原來有這么多花樣。”

我問他:“你懂的這么多,你操……你做愛多嗎?”

他嘆了口氣,說:“沒有,到現在我還不敢找女孩。”后來又眼睛一亮: “不過我看中咱們班的一個。”我心里想,原來是紙上談兵,我沒有理論, 但我和好幾個女孩氣操過逼,不,應該說,做愛。

我聽他一說,就問:“誰?能說嗎?”

他說:“第一桌的蔣芳。”

他一說,我也想起來了,蔣芳長的水靈,漂亮,但象蔡微一樣嬌小,沒有蔡 微的乳房大。

我說:“你找她呀。”

他說:“還沒想好怎么找。”

我逗他:“如果你不早點,我明天先找了。”

他一臉不屑:“你?!”

我哈哈一笑,說:“你看中了,我想也不能找了,除非我不知道。”

他說:“沒事,就是試一下,誰找都行,如果她同意了,找個機會,我介紹 給你,讓你也體驗一下做愛的樂趣。或者,我們也象錄像里那樣,一起來。”

聽的我目瞪口呆。在我心里,有點不可想象。

他問我:“怎么樣?剛看的有反應了嗎?”

我說:“能沒反應嗎?沒反應就是有病了。”

我們哈哈大笑。呆了一會,我回家了。

晚上我躺到床上,滿腦子都是錄像的鏡頭,換姿勢,用嘴舔,一群人一起。 昏昏沉沉中睡了。

第二天,我起的稍微晚了點,跑到教室,人都到齊了。李娜和蔡微一臉關切 的看著,我坐到座位上老師就進教室了。申海轉過頭向我做了個鬼臉。

上課的時候我故意用腿蹭了李娜一下,她看了我一眼,又繼續聽課。想踢一 下蔡微,但沒夠到。

課間我坐到桌上沒動地,注意看了看蔣芳。仔細看,蔣芳確實迷人,花一樣 的臉蛋,小細腰,胸前也有兩個小包,穿個緊身褲,小屁股一扭一扭,說話嘰嘰 喳喳的。看著我的雞巴又有了反應。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獨翁 于 2008-9-4 11:33 編輯 ](第1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