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小宇的媽媽性欲真是強啊..!

本帖最后由 cuiyun 于  編輯 

 小宇!快起床!媽媽叫著……騎到了我身上,雙腿緊夾著我的腰身幾乎令我窒息。 

  我故意裝做沒聽見,想看看她有什么辦法。 

  突然眼前黑乎乎一片,鼻尖碰著一片柔軟。 

  好哇,你裝死是吧?媽媽抬起屁股,抬腿跨到我的臉上,她騎在我臉上。 

  屁眼正好套在我的鼻子上。我趕緊掙扎求饒,但她的兩個屁股蛋兒就象兩座肉山一樣死死壓在我臉上 

  嘗嘗我的屁的味道吧!媽媽憋氣使勁噗!的一聲放了一個大屁。香不香? 

  恩,好香哇……我趕快討好媽媽。 

  喜歡聞?那好,我就再放幾個屁給你聞吧!媽媽說著噗!噗!地又連接放了幾個響屁。 

  媽媽搖晃著屁股說:我和你玩個夠……嘻嘻!,好好的聞媽媽屁眼緊緊的壓住我的鼻子。 

  我的鼻子被嚴嚴實實的裹在她的檔下,一絲不落的吸完了媽媽放的屁。我痛苦地在媽媽屁股下面掙扎著,媽媽見我唿吸困難才移開屁股對著跨下的我報以一個勝利的微笑。 

  媽媽的屁股好美!我的手盡情地撫摸著,從光滑如脂的臀肉上傳來電流一樣的快感,這快感也同樣電擊著媽媽。兩片花瓣已經偷偷開放了,濕漉漉的陰唇慢慢地向我的口部移近,大量溫熱的淫水汨汨地流出來落在我的臉上。我的臉緊挨著她美妙的蜜窩。我輕輕親吻媽媽的花瓣。我輕柔地親吻它,然后舔舐媽媽的小甜豆。 

  我努力的把舌頭整片兒的貼在媽媽嬌嫩的陰戶上,用力均勻的上下刷動。漸漸的我感到媽媽的陰道在蠕動了,就用力把舌頭挺起來,往深處舔,雖然隔著內褲,我還是能感到媽媽陰核的變化它不可思議的漲大了,我張開嘴含住它,用力吮吸它,我希望它能夠感受到我的愛意。 

  調皮的陰毛從內褲兩側伸出來,扎在我鼻孔里,讓我禁不住要打噴嚏,我趕緊把鼻子緊貼在媽媽陰部凹下去的地方。這時媽媽大概也快要到了,修長的雙腿緊緊的夾住我的頭,急切的挺動屁股,我開始唿吸困難,還好很快就過去了,媽媽的陰道里噴射出濃濃的陰精,順著雪白的大腿流出來,我連忙吃干凈,味道還不錯,說實話,媽媽屬于那種敏感體質,很容易動情也很容易滿足。 

  媽媽微微扭了扭屁股笑起來:罰你再給我舔一次……說完她用兩手抱住自己的屁股,手指拉開泛紅的陰唇。 

  媽媽坐在我的嘴上,時而左右移動著臀部,時而用力地壓住我的嘴。一會工夫我的嘴里和臉上都沾滿了光子花瓣里的甜甜的花露。就這樣,我在媽媽的臀部下聽著她淺淺的呻吟聲又度過了半個多小時。媽媽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我也由于快感,下身一陣陣地感到要爆發出來...... 

  媽媽白嫩結實的大屁股仍然在我臉上蠕動著。我開始親她的屁股,我的嘴溫柔而熱烈,我墜入到一種眩暈的快樂境地。這時她的手指伸到后面輕輕揉著她肛門邊緣:你不想親我的屁眼嗎?媽媽可能剛洗過澡,肛門還留著淡淡的香味。 

  親這里……她撒嬌著撅起雪白的大屁股…… 

  我的嘴開始探索臉前粉色的屁眼兒,那感覺像是在吻一個女人的嘴,她嬌嬌地嘆了一聲。 

  然后,我的舌頭伸進里面,她的屁股也配合地隨著我的舌頭前后蠕動著。不一會媽媽豐美的屁股劇烈挺著、擺動著,陰道中也像吸吮似的顫動著。啊!不行了!我又來了……來了……聽到媽媽的呻吟聲,我趕緊將舌尖轉去舔屁眼的菊蕾。 

  她扭著屁股達到了一個銷魂的高潮。 

  媽媽是淫水極多的女人,淫水像小便似地一泄如注,流到我的鼻子和嘴巴,幾乎要把我淹死。 

  她雪白的腿將我的臉緊夾著,陰道不住抽搐著,一汪汪淫水噴到我的臉上。我的鼻跟唇吸住陰唇及肛門門而接近無法唿吸。 

  我努力的擠出嘴:唿~~~再給你舔下去,我就要淹死了! 

  媽媽格格地笑起來:小宇,你整死人家了,渾身一點勁也沒有,今天不做早飯了。媽媽側著頭,把豐隆溫熱的嘴唇吻上了我的嘴。 

  我看了看表,已是上午十一點多了,媽媽則不時的去玩弄我的雞巴。 

  我倒了杯紅酒喝幾口,見媽媽在逗弄自己的陽具,于是說:寶貝,你想不想喝豆漿呢? 

  媽媽笑說:現在都幾點了,那里來的豆漿喝? 

  我說:有啊,是我自己做的。又喝了口紅酒指著自己的陽具。 

  媽媽說:好啊!那你要不要來一杯呢? 

  我笑笑不答,又喝了一口紅酒,媽媽的小嘴一張,我那根挺直,粗壯的大雞巴已整根落入她的嘴中。 

  一邊用手套弄,一邊吸吮著。秀發隨著她頭部上下左右的扭擺,而散落在白嫩的臉蛋上,美麗的一雙丹鳳眼俏皮的瞄著我如癡如醉的表情。張得大大的嘴唇嘖嘖出聲,在肉棒子上涂抹著她美味的津液。 

  夕陽無限好,在黃昏的海邊游人依然不息地徘徊在這迷人的沙灘上戲耍,晚風襲來令人消暑。這是一處著名的游覽休閑勝地,每逢星期假日,來此休閑的游人便像海浪般地洶涌而至。雖然海灘上有一些西方媽媽身材比她更突出,但卻沒有她那一身白皙無暇的肌膚。 

  媽媽頸間那條我給她買的瑩白珍珠項鏈,耀然生輝,那如光如玉的晶瑩光澤,再配上她那美如天仙的絕倫麗色,和吹彈得破般嬌嫩無比的雪肌玉膚;一頭如云的烏黑秀發自然寫意地披散在肩后,只在頸間用一根白底素花的發箍扎挽在一起,渾身給人一種松散適度、淡淡溫馨與浪漫的復合韻味,幾乎未經裝飾就散發出一種強烈至極的震撼之美。 

  那是一種成熟女人獨有的嫵媚風情,與清純少女特有的嬌柔之美,完美地揉合在一起的夢幻之美,更是一種惹人輕憐蜜愛的神秘之美。 

  親愛的,累不累?媽媽有些疲憊的問。嗯,還好……你累了吧!我背你回去?我殷勤的說。我媽媽說:好哇,我要騎你回去。我低下腰,把頭鉆進媽媽的跨下,她高興的扶住我的頭,騎穩我。我挺起身來向海濱的別墅跑去。駕駕!媽媽在我肩上咯咯的笑著,像一位高傲美麗的公主。一雙雪白的大腿緊緊的夾住我的頭。 

  到了別墅媽媽不肯下來,撒嬌著說:小宇,跪下,我要騎大馬。我只好再地趴在她的腳下,她從肩上挪到我的背上,豐滿的柔滑的臀部坐在我身上。雙手扭著我的耳朵,邊笑邊喊著駕,駕駕……我聽話地快速平穩的爬著。在她手的牽引下,我在客廳里爬了兩圈,然后馱著她爬到臥室,爬到床邊,送她上床。 

  媽媽躺在我的耍著嬌:小宇你真好,真會逗我開心。一定累壞了吧?我老了真的走不動了,我開玩笑的感慨。 

  媽媽翻身騎在我的身上壓我說:既然你已經老了,我現在就壓死你,好象誰喜歡你這個老東西。 

  想謀害親夫,沒那么容易。我雙手摟住她一用力,她就趴在我的臉上,我的臉正好埋在她的雙乳里。 

  我的嘴在她的胸前蹭著很快就找到她那的乳房,張開嘴用嘴唇含著她小巧的乳房,舌尖舔著乳頭,吸著它,不放松。 

  小宇,我的胸是不是比別人的小。別吸了,那里還沒有奶。她地頑皮,更加激起了我的性趣, 

  你的胸小,是因為那還是一塊沒被開發的處女地,既然這沒奶,我就找有‘奶’的地方去了。 

  我雙手插到她的大腿下,往前一抬,將她移到我的臉上,我的臉正對著她的跨。 

  不要,小宇,我今天還沒有沖澡,臟的很,她叫起來。 

  我雙手抓住她,那正好用我的大舌頭來洗你的小屁股,是不是!我將舌頭全部從嘴里伸出,在她兩腿之間反復舔著,她還是叫起來。 

  你的一切都屬于我,在我眼里你的一切一切都是純潔的、神圣的。知道嗎,我加快了舌頭的運動。 

  一會兒我故意逗她,好了,我給你洗完了,要不要檢查一下,看看洗的干凈不干凈。 

  她再一次喊起來,我伸手拉住了她,是不是嫌我沒給你洗干凈,好,那我就接著給你洗。 

  這一次我嘴、唇、舌頭并用,在她美麗的私處里親著、吸著、舔著。 

  知道嗎,媽媽,你那如花一樣美麗的地方,從花心中流出的是甜甜的蜜,我不騙你,真的是甜的,有一股淡淡的甜,含在嘴里象蜜一樣。媽媽騎蹲在我的臉上,不再掙扎,她開始認真享受我給她帶來的所有的快樂。當我長時間舔她時,她笑了,再舔一會,我可要撒尿了,當心我給你洗臉。她的聲音如魔音一樣令我癡迷。 

  你要是尿出來,我就全部把它喝下去,尿吧。我嘴成圓,貼在她的小便處。 

  沒有,真的沒有,她覺的玩笑開的有些大。 

  我卻是認真的,不行,誰讓你逗起的我興趣呢,我非要,我來幫你吸,一定把你的尿吸出來。 

  我輕輕的吸著,她開始不安的扭動她的身體。 

  真的沒有,別鬧了,借著她身體的扭動,我的舌頭舔到她的屁眼處。 

  那好吧,我就要這里的寶貝了。癢,癢的很,那就癢死你,我的舌頭在那緊閉的地方一點一點的深入。 

上一篇: 勾引美貌良家少婦

下一篇: 我的岳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