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受虐的妻子



  過來”低沉而具有穿透力的嗓音發出了命令,“給我趴到床上去。”

  突如其來的話使得剛進到臥房的江未央瞪大了雙眼,感到一頭霧水,錯愕不已“為……為什么?”

  “因為你不守婦道”冰冷的聲音縈繞著怒氣 .平時那么溫和紳士的男人,此時看來卻充滿了危險。

  “我嗎?什么時候,你到底在說什么?”被冠以莫名其妙的罪名。未央更是懵了。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目前的處境有多么的危險。

  男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狠狠地把他甩在了床上。

  “什么時候?看來你的記憶力不怎么好啊。”用手支在床上,男人把未央困在自己與床之間,凝視著他純潔又無辜的眼睛,微微揚起了嘴角(豬豬:真是難以言喻的性感哦~~我已經看得懵了,眾人:你怎么看到的?有真人表演嗎?豬豬:全憑想象,呵呵。眾人:暈)“剛才在街上的時候,你不是還和一個男人有說有笑的嗎?他的手還放在你的肩膀對你又摟又抱的。你們很親熱嘛,我不是說過不要和其他男人有任何的身體接觸嗎?可你卻全聽進去是吧?”

  男人近在咫尺的臉讓未央有些緊張,吹在臉上的熱氣也讓他更加不安。“你是說翔嗎?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們從小就象兄弟一樣,至于他手搭在肩上,那個沒什么吧,我們一直都那樣。”

  “一直嗎,”瞇起的雙眼讓男人顯的更加邪魅,如同野獸盯著獵物一樣。“你跟那個翔這么好嗎?你知道那種動作在歐洲意味著什么嗎?”

  “可是這里是中國,不是……”還沒說完,未央便被商了一個結結實實的耳光,“叭”的一聲很響亮摸著被打紅的臉,未央又委屈又氣憤:“你……你憑什么打我?”

  男人用力捏住他的下巴,深深的望著他一字一句地說道:“就憑你是我老婆。”

  說起來,我們的未央也決非柔弱。18歲,1.78米的身高,66公斤。還是學校足球隊的主力,并不是手無附雞之力的男生,可碰到他這個所謂的“仗夫”他就只有被動挨打的份了。凱文(中文名叫岑凱)這個有著貴族血統的中英混血兒身高1.87米,身體強健有力,從小接受的是英才教育,牛津大學畢業,在英國皇家空軍服役是,短短兩年便當上了少校,可謂是文武雙全。如今更是繼承了他家龐大的產業,當上跨國公司亞洲地區的總裁,年僅27.真是少年得志,天之驕子 .至于他們 的婚姻在此不做細談(別打偶呀,這是篇幅的原因。不是俺要偷懶)總之,我們這位還在T大上大一的長象普通家世也普通的男生被迫嫁給了這個表里不一的惡魔接下來,男人已吻住了他的唇,與其說是吻,不如說是啃咬來得恰當,像是懲罰他的不忠,粗暴而瘋狂。

  男人身下的未央已經快被吻得窒息了,臉色卻越發顯得潮紅而誘人,身體也微微有了反應。

  終于結束了這個似乎持續了半個世紀的激吻,可未央還沒來得及放松身子,便覺胸前一涼,襯衣的扣子全被扯開了,剛要推開男人,惡魔就以快的驚人的速度利落地把未央的褲子褪到了腳踝處(軍人風范)這樣的刺激使得未央本能的開始反抗,“放開我,放開我!”雙手推拒胸前的男人,雙腿也不停地蹬踢,眼中流露出驚慌的神色。這也難怪,未央從未他如此暴戾的一面,婚后的一個月里男人雖算不上溫柔,但也并不粗暴,還沒有象這樣失控過。男人冰冷的眼眸中出現的一絲狂亂,讓未央前所未有的恐懼,“你快放開我!”慌亂的掙扎中不小心撞到了男人的那里,這下子更是火上加油,雪上加霜了。又是一個響亮的耳光。打得未央快流出眼淚來了,“既然嫁進我岑家,就要守我岑家的規矩。不聽話的妻子就得受罰,你這小蕩婦在外面勾三搭四的,還敢反抗,你再給我亂動一次看看。”剛想反駁,可抬起頭便看到那雙冰藍色的眼瞳已浸成了寶藍色,深邃冷鷙,讓人不寒而栗,看得未央都忘記了反抗,征在那里。

  這時男人已經解下未央胸前的領帶,然后熟練的他未央的雙手綁了起來。

  當未央意識到的時候,雙手已經無法掙脫禁錮了,強烈的緊張感是他不禁問到:“你……你……到底要干什么?”(還要問,難道還不明白嗎,小央!)“你知道英國人是怎么管教老婆的嗎?你這不聽話的小東西”男人抬起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床上的未央,緩慢的抽出了腰間的皮帶,在床沿上甩了一鞭。

  雖然我們遲鈍的未央意識到了危機,可偏偏嘴給身子惹禍“誰是你老婆。你手自以為是了,我又不是自愿的”說完便要起身而逃,但還沒站穩,就又被狠狠推倒在床。

  未央的話可是戳到了男人的痛處,本來以他的條件什么樣的女人娶不呢,就算是男人也能找到一個如花似玉的美人啊。可喜歡上未央是他自己也不明白的事,本就覺得自己已經是屈尊降貴了,未央本該受寵若驚,本該更加愛他,本該對他惟命是從才對啊,可未央那不情不愿的樣子,甚至是對他的厭惡,無不令他那高傲的自尊受到了損害,本來以為只要把他娶進門,他就會慢慢愛上自己,但事情卻事與愿違,他的心卻越來越遠。

  這種不安與不甘讓男人變得暴躁起來:“你說什么,你不是自愿的??哼,好,好啊,你有膽,我岑凱想要的人還沒有得不到的呢,他們哪一個不是乖乖的送上門來,自動地張開雙腿。偏偏你這樣的貨色也敢在我面前拿喬。”男人怒極反笑,突然用手抓住未央胸前的粉紅,邪惡地挑逗他,揉、捏、搓 捻,手法高超,沒有幾下已經讓未央喘息加重,下身鼓脹了,婚后不過才有兩次真正的性愛的江未央,身子還青澀的很,哪受的了這樣的刺激呢。于是拼命扭動身體想逃里魔掌。

  男人卻又立時在他已經被撮弄得紅忡的乳首用力上一擰,使得未央頭皮發麻,險些就一瀉千里了,躺在床上,身子輕顫半點力氣也沒有了。

  “不是很爽嗎?還說什么不想做我老婆,看看你這里都已經這樣了,說著便把未央的白色底褲也褪到了腳踝,那底褲已經濕成了一片,分身也痛苦的昂揚著,似乎要尋求解脫。

  “明明是那么淫蕩的身體,很裝什么高貴,”惡魔以邪擰而輕蔑的目光注釋著床上痛苦的未央,用嘴在他的昂揚上吹了一口氣,未央不由的身子一顫,他的反應讓惡魔很滿意呢,又吹了幾口此時未央的樣子真是要多誘人有多誘人,雙手被領帶綁著躺在床上,身上只有一件敞開的白襯衣,褲子和底褲都被褪到了腳踝,雙目迷離,雙頰紅潤,雙腿微顫,分身更是梨花帶雨,甚是惹人憐愛。任何一個男人見到此時的未央都不會放過,更何況眼前的這個惡魔。

  這樣的摸樣更加激起了男人的施虐欲,“你不想做我的老婆,你還想做誰的老婆,是那個翔嗎,?”越說越氣,隨手一鞭就抽在未央的雙腿上。未央的昂揚本就已經飽滿欲滴,此時這一刺激真讓他得到了解脫“啊”的一聲隨著一團白濁物的射出,未央全身一震,躺倒在床上不停的喘息著“你這淫賤的小蕩婦 ,這樣都能射嗎?告訴我誰是你的丈夫啊?你跟那個翔是什么關系?他有沒有上過你啊?”雖然男人非常清楚他的小妻子是不可能被別的男人上過的,但還是故意羞辱他未央剛剛恢復一點神志就聽他這么問話,非常生氣:“不許你侮辱我們之間的關系,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才不象你想的這樣齷齪。”(口不擇言的后果是很可怕的,小央,你要小心哦~)男人臉變的更加陰沉可怕,抓住未央的雙手,將他翻轉過去,擺成跪趴的姿勢。這樣他的弱點就完全暴露在男人面前了,男人伸出手撫摩著未央圓潤結實的臀部,揚聲到:“齷齪?我就讓你知道什么是齷齪?”說著就揚起皮帶,抽在未央細嫩的屁股上,白嫩的屁股立刻多了一道紅痕,吃痛的未央想要翻轉身體,怎奈惡魔早有準備,一手按著他的脖子,一手揚鞭抽打。未央雙手被縛,根本動彈不得,其實不停扭動臀部也逃不開鞭打,只有人任他雪白細嫩的屁股遭強人蹂躪。

  男人毫不留情,一鞭又一鞭,不一會就把未央的屁股打得紅白交錯,可憐的未央開始還咬牙忍著,可越來越鉆心的疼痛讓他在也控制不住,發出破碎的叫喊:“啊,啊……啊”

  “知道錯了嗎?”男人用惡劣的語氣問到。未央眼含熱淚,倔強地不肯回答。“還不認錯是不是?那好,我也沒必要那么憐惜你嘍。”說著男人手上的皮帶不知何時換成了SM專用的滕鞭,不粗不細,漆黑的色澤散發著幽光,一看便知是普通的商店里買不到的上等貨。

  輕輕的一下鞭打,就換來未央更響亮的叫喊聲,可見這痛苦遠勝皮帶,所到之處還滲出微微血絲。不僅如此,比起皮帶來,柔軟的藤鞭更加靈活,可以從各個角度抽打,即使是股溝和大腿內側也能被照顧到男人壞心地從各種刁鉆的角度抽打,尤其是敏感的地帶,看似輕柔的動作,實則是陰險的圈套。未央的屁股已經是鞭痕累累,血跡涔涔了,難耐的抖動著,就連那緊實粉紅的小穴也顫巍巍地收縮著,從后面看起來可愛至極,想并攏雙腿在男人的阻撓下仍然大大地張開著。男人那時輕,時重,時快,時慢的動作引得未央的身體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那已不單單是痛苦了,還有一種說不清的快感,這顯然讓未央更加慌亂,他已經感到自己的分身在男人的蹂躪下又要勃起了。不禁羞得滿臉通紅,恨不得鉆進地洞里。

  “啊~~啊~~恩 ”未央痛苦的叫喊中不自覺的揉進了情欲“你還真是淫蕩啊,你好象是很喜歡我這樣對你啊,平時不是裝得很純情嗎?怎么到了床上就變得跟個妓女一樣了,恩?是不是人盡可夫啊?是不是每天都想著怎么找男人啊,是不是啊?”男人露出惡魔般的微笑,未央的反映在他的意料之中未央又痛又氣又羞,還不知怎樣反駁,只是拼命的搖著頭,要說什么,又說不出,全身都漲的通紅,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可男人并沒打算就這樣放過他,將他的身子扳過來形成仰躺的姿勢,把下身的衣物盡去,只留一雙白色的襪子,把他的腿拉到極限分別綁到床柱的兩頭,屁股高高抬起,就連小穴都被拉扯著,盛放在男人眼前。未央使不出什么力氣,屁股又痛的厲害,只好將眼睛閉上,默默的忍受著,可男人那淫邪而灼熱的視線終究還是讓他流下了羞憤的眼淚異物突然入侵的不適感,讓未央警覺的整開了雙眼,只見男人正在用一根手指戳進自己的菊花穴內揉搓,不止如此他的手上還沾有一些膏體。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圖的未央想起了初夜那撕心裂肺的疼痛,再也忍受不住:“不要,不要,我不要,不要那樣。”害怕地扭動著身軀,小小聲地向男人懇求著:“不要啊,不要那樣做,不要。”

  優雅的笑著,男人并沒有因為他的楚楚可憐而動容:“你放心好了,我是不會進去的,除非你求我。”

  未央有些不解,他不做嗎,那為什么要圖上膏體呢。迷惑的看著男人,男人只是抱以蘊涵深意的眼神。

  剛剛放松一點的未央,馬上就明白了,男人的話里的深意,因為他已經感覺到后穴上那猶如千萬只螞蟻在爬的瘙癢和灼熱。

  “放開我,你放了什么,好難受,放開我。恩~~”可未央無論怎樣狂烈的掙扎,雙腿依然牢牢的被綁在床柱上。

  男人慢慢的用藤鞭劃過未央的分身,未央就扭動的更加厲害:“啊,別,別碰,恩~”

  “好,乖,我不碰你,不過你得先把這個吞下去。”

  看到男人手中的震蕩器,未央幾乎要暈過去了,雖然已經比凱文的真身小了許多,可是未央只有兩次經驗的小穴依然承受不起。

  “來,寶貝兒,把身體放松,不然會受傷啊。”溫柔的哄著,男人的目光此時如同天使一般“不……不要。會痛的,不要,不要這樣對我。”不安讓他渾身緊蹦,那是他不愿回想夢魘“別害怕,乖一點,不會痛的,我知道你的菊花穴比一般人要小,所以還特意挑了一個小號的,我可是很溫柔的男人呢。”(豬豬:鬼才相信)“不,會痛,會痛的,我不要,嗚~恩~”

  “不放進去你會受不了的啊,寶貝兒,剛才我在你體內抹的‘亂花’可是種非常強烈的媚藥啊。”

  未央確實已經酸癢的不行了,而且再怎么多說男人也不會改變主意,索性閉上嘴,躺在床上粗重的喘息著男人開始拍打未央的紅仲臀部幫他放松,“嗚~~~不,好痛,別”未央痛苦的發出嗚咽。

  下一步,男人又將手指放進未央粉嫩的小穴,玩弄著他的內壁,進進出出地抽送、旋轉,男人的手指很長,可以進到很深的地方探索“嗚~~,恩~,恩~”手指的刺激在加上媚藥的作用未央已經語不成句了,他的分身更加的漲大,他的小穴非常激烈的張合著,就象嬰兒渴求著奶水一樣,有一種震顫人心的淫霏的美麗“你知道你的小穴有多么不知羞恥嗎?”男人手指用力地戳未央的穴口,未央反射性的緊縮著,“一張一合的引誘著我,好象在邀請我快點進去一樣,只要我要抽離它,它就緊緊的吸住我,不讓我走啊,你真是個天生的蕩婦,但也只能是我一個人的蕩婦,明白嗎?”說著又一次用力戳進小穴“啊~~恩~`恩~~”未央現在已經思維渙散了,根本聽不清他的話了男人已手指增加到了三根,在這樣的刺激下,未央那勃起了很久分身又一次射了,精液潤滑了洞口。

  抽插了一會,男人就抽出了手指:“好了,寶貝兒,我要把這個放了進去了,別哭鼻子哦”說著就把震蕩器狠狠插進未央的小穴中。

  “啊~~~~,求求你,放過我,我不要,不要這樣,求求你”異常的疼痛讓已處于迷離狀態的未央又一次流下眼淚,放棄了尊嚴,哀聲求他其實,放進震蕩器只會讓未央更癢,更難受。

  “求求你,放開我吧,我好難受,我真的受不了了。”即使這樣的哭求,男人也照樣沒有動心反而把坐到大床旁邊的豪華靠椅上,端起一杯殷紅的葡萄酒,象欣賞藝術品一樣悠閑的看著,未央那插著震蕩器的小穴上還流著許多精液,布滿鞭痕的屁股也紅的誘人。(有定力,竟然沒有撲上去,呵呵)者惡魔還要求未央一定要看著他,不準看其他地方或者閉上眼,否則就又是一頓鞭打“在想誰呢 ,是不是那些上過你的男人啊,一定有那個叫翔的吧,他和你一起那么久會沒對你起邪念,哼,可別把這個震蕩器想成你的奸夫”

  就這樣未央忍受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持續了整整一個小時,在次期間,未央又高潮了一次。

  男人終于拔出了震蕩器,把他的雙腿從床柱上解下來,但手上的束縛依然沒有祛除。好不容易才稍稍自由,未央趕忙把一直吊扯著的雙腿縮到胸前,腳踝處由于剛才激烈的留下了深深的痕跡,在雪白的肌膚上觸目驚心。顫抖著蜷縮著身體,雙手上還綁著領帶,敞開的襯衣,胸前、腹部、分身及小穴上沾滿了精液。眼神凄楚而迷離。審視著床上的尤物,男人血脈噴張的思忖著,這是他的老婆,是他的新娘,是只屬于他一個人,他決不允許其他男人碰他,占有他,甚至看他都不行,未央啊,未央,你這輩子也別想逃,你是我的,一生都是。

  未央那里由于亂花的藥性一點都沒減,加上男人剛剛拔出了震蕩器,后更為空虛酸癢了,又不能用手去摸 ,未央難受得只有在床上挪動臀部去蹭,但這樣似乎也得不到什么效果,毫無辦法的未央嚶嚶哭泣出聲。身體的酸痛他可以不管,屁股的紅腫他可以不顧,但是這中麻癢,他已經無法忍受了。
本主題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7:40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