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小公主追夫記-忠犬訓成記 ☆、104 誘惑

  “我來看看我家北北有沒有專心上班啊?難道不歡迎,還是北北待會有什么安排?”梁暖暖側身坐到何旭北的身上,一只手摟上他的脖子。

  美人近在咫尺,佳人就在懷抱,何旭北哪能說不,他嗎,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大嘴就對著靠近的粉嫩小嘴吃了起來,嗯,這次涂的唇蜜還有蜜桃香呢,舔進嘴里就有一股桃的鮮嫩與清香,暖暖一定是故意涂著過來讓他吃的。隨著大舌進占小嘴,女人的雙手也都摟上了男人脖子,配合著他的動作,舌尖與他緊緊交纏,胸前的兩團綿乳也隔著布料在男人的身上按動著。

  男人的胸膛感覺到上面傳來的軟嫩的感覺,手指也順從他的渴望,從抹胸式的長裙上面插了進去,隔著內衣握住了那團乳球。

  “今天,暖暖真乖啊,平時要是在兩人的房間里,自己要這樣把她摁在懷里,又吃又摸,也不是就能得逞的,可今天,她卻任由著自己呢!”何旭北分心想著平時自己的可憐,可那手上的力道更大了,手指也插進了內衣里,直接沒有任何阻隔的與那嫩滑鮮美的乳肉接觸,品嘗著它的美好。

  梁暖暖抬起小臉時,小嘴又被男人的蠻力啃出了一個香腸紅唇,原來的唇蜜也被男人的口水替代了,而男人的一只大掌還伸在自己的衣服里,捏玩著一只白乳,另一只手掌仿佛感受到另一只被冷落的綿乳的寂寞,隔著布料也按了上去,兩只手一里一外的在每每都令他愛不釋手的乳球上揉按。

  “北北…”梁暖暖一側肩帶已經被想要更方便的玩弄乳球的男人給撥了下來,內衣也被男人的用力給撥下去一點,誰叫她今天穿的是無帶內衣呢!,半個乳球已被男人玩的從內衣里逃了出來,青色、粉色、白色、蜜色…各種顏色在那塊小小的區域層層疊疊的交織。

  “嗯…你又玩…”梁暖暖的眼中已經被何旭北抓捏的浮起春情了呢,她想著今天的計劃,她可是一定要把北北當馬騎的!為此她還特地打聽了何旭北今天的工作安排。

  “暖暖,你平時都不讓我捏!”除了歡愛時,自己可以盡情的握著這對玉兔,平時兩人膩在一起或者睡覺時,手心里總是癢癢的,想去抓捏,想讓它們在自己的手心里綻放,這樣說不定,他又可以欺上暖暖的身,可是丫頭每次都好像看穿了他的舉動,可是他也不是每次都帶著想把她壓倒的思想啊,很多時候他只是想體會那種握在手心里沈甸甸的滑膩感覺,何旭北,你說的太牽強了吧。

  梁暖暖嘟著小嘴在何旭北的唇上烙上了輕輕一吻:“北北,好委屈呢!”

  沒想到男人還真厚顏無恥的直點頭:“嗯…”當然委屈了,暖暖每周都控制著他吃肉的次數呢,讓食不果腹的小獸咋能滿足啊!

  “那暖暖補償北北,好不?”梁暖暖的被男人的大手揉捏的春情涌動的大眼中流露出了對自己男人的心疼,哼…還委屈呢,都想當著小狗的面把自己給辦了,而且那個狠心的家伙,還真的把小泰迪給送去了別墅,去陪著他倆的小馬。

  “補償,怎樣的補償,是讓他的手掌在很多個夜晚摸著那對酥乳睡覺,其實他可以一邊摸著暖暖的大奶子,讓她趴在自己身上睡覺,他家暖暖有個好習慣,就是每次被他得逞后,有時洗過后,都只套睡衣,不穿內褲的呢!那么他要是想再要的時候,就可以直接提著利刃,直搗花心,而暖暖還沒有一點抵抗力的癱在他的身上,任他為所欲為。而且這里也有休息室呢,暖暖會不會讓他抱著進去,然后任由他脫去這件亮麗卻讓他覺得風騷無比的長裙,那他就可以把束縛住他掌中白兔的內衣給用力的扒去,把她壓在墻面上,抬起一條腿,扯下內褲,用自己的火熱在她嬌嫩的腿心燙上一會,燙的里面的花水直淌,他家暖暖一定也會難以自持的求著他用大肉棒將她喂飽呢!…何小獸心中的綺麗思想如畫卷一般,越來越長。

  梁暖暖看著自己男人直喘粗氣,眼神癡迷的泛著淫光,手上的動作也越來越趨于失控,一看這家伙的表情,腦子里肯定在欺負自己了吧。那個壞蛋,好些次都折磨她:讓她岔開光裸的腿心分開坐在他的膝蓋上,一邊摸她的小嫩穴,卻一邊讓她打游戲,摸得她求他,趴在桌上任他為所欲為;他也當著小狗的面把他的手指插到自己的內褲里,隔著內褲讓小狗看他是怎么揉自己的腿心的;上次他還打自己的小屁屁…她要“報仇”,“報仇”…

  梁暖暖在何旭北高熱的目光中,裊裊婷婷的站起身,雙手撈起自己的裙子,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蕾絲內褲,看的何旭北更是只差把眼珠給黏了上去,這個騷丫頭,又穿這么性感的內褲出門,要是一陣風吹來,扶起她的裙擺,那不是會被很多人吃豆腐,都教育不聽的啊,在家給他穿就行了,怎能把它穿到外面來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