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媽媽唇邊一滴精液

羞的跑出去的雅琴此刻來到了醫院的食堂準備打點飯菜回去,可惜現在已經是五點了,看著那些剩下來的菜,雅琴就打消了在食堂買飯的念頭。

  雅琴走出食堂,來到了醫院外面,她發現就路邊的一家雜醬面館在營業,走進了面館,雅琴道,“有人嗎?”

  “哎……來了。”

  店鋪里面有位女孩的聲音答應著,然后就是踏著細碎的腳步走了過來。

  “女士,想吃點什么?”

  服務員問道。

  “嗯……你這里有什么好吃的?”

  雅琴問道。

  “這是菜單。”

  服務員把菜單遞上前去,雅琴一手接過。

  “我們這里比較拿手的特色就是老北京鹵煮牛肉雜醬面,遠近是出了名的好吃。”

  服務員推銷著。

  雅琴翻了翻菜單,就遞還給了服務員,然后微笑道,“好的,那就來三碗你說的鹵煮牛肉雜醬面吧,還有我需要打包,謝謝。”

  “好的,馬上就來,請稍等。”

  服務員微笑著接過菜單,轉頭朝里大喊道,“三碗老北京鹵煮牛肉雜醬面,打包。”

  帶著買好的炸醬面來到了病房,推門進去,把三份面從袋子里拿出來,雅琴道,“去食堂買沒飯了,然后我隨便買了點,看看好不好吃先?”

  “唔……味道還不錯。”

  媽媽邊吃邊點頭道,我和詩詩笑笑,他也動筷了,這雜醬面還算可以,他也喜歡。

  吃完面,詩詩呆了一會就告辭回家了。

  等詩詩走后,也沒繼續多說什么,媽媽接著把手里的蘋果削好,遞給我,“小偉,吃個水果吧。”

  “好……”

  我接過蘋果,就開了句玩笑,“那啥,這可是媽媽親自削的蘋果啊,多少錢一個?哈哈哈……”

  “快吃,少貧嘴。”

  媽媽就橫了我一眼。

  “好。”

  房間里很安靜,沒開燈,孤男寡女的,我就感覺到一絲淡淡的曖昧,恩!氛圍挺不錯的,我就拿著蘋果咬了起來。

  媽媽在一旁看著我吃蘋果,很開心的樣子。

  吃完蘋果,媽媽就趕緊殷勤的把蘋果核從我手里接過來,連帶蘋果皮一起扔到垃圾簍子里,然后用紙巾替我擦嘴角上的蘋果渣。

  “唔……我自己來吧,媽媽。”

  “別動,你身體根本動不了,做啥都不方便,還是讓我來吧。”

  媽媽就輕聲道。

  媽媽很是細心的替我打理著嘴邊的蘋果渣,此時,兩人頭和頭,臉和臉距離這么近,朦朧的夕陽中,我就看到媽媽那張美麗的臉上,盛滿了開心和專注。

  我腦袋突然往前一湊,嘴巴就飛快的在媽媽唇上親了一下,然后趕緊把頭挪開。

  “唔……”

  媽媽整個人一下子僵住了,她沒想到我忽然來這么一下,就這么嘟囔了一句,然后就跑去垃圾簍子那邊扔紙巾了。

  看著扔垃圾去的媽媽,轉身剎那的風情,我嘿嘿一笑,纖細的腰際,渾圓的美臀,而那渾圓的翹臀一扭一扭的,我鼻息漸漸濃重起來。

  一想到媽媽白天在學校教書,拒人于千里之外,晚上卻在自己胯下婉轉承歡,嬌喘呻吟,忘乎所以的大叫著“老公”,這尼瑪是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啊。

  就這么隨便一想,我胯下就有反應了。

  我只是腰受傷了,那個部位可是一點也沒被波及的,于是,我就裝模作樣的問了一句,“媽媽,今晚你啥時候回去啊?”

  媽媽輕輕應了一聲,“干嘛?媽媽晚上就在這兒守夜了。”

  “守夜啊?那媽媽你明天不上班了?”

  我說道。

  “沒事兒。”

  媽媽又在我病床前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反正我已經向白校長請假了。”

  “噢,那我就要麻煩媽媽來照顧了?”

  我嘿嘿的笑了一下,“那啥,媽媽,你唇上有粒蘋果渣,你處理一下。”

  媽媽嘴唇上好端端的怎么會有蘋果渣?還不是我剛才嘴上給直接弄上去的。

  媽媽臉又紅了一下,趕緊抓起一張衛生紙擦了一下嘴唇,擦完后媽媽對我說道,“小偉,我幫你擦身吧,擦完早點休息。”

  要知道,現在是大熱天,我雖然躺在床上沒怎么走動,但是身上還是出了汗的,我現在不能起身,因此不能洗澡,但身上汗濡濡的,很不舒服,時間長了還容易生痱子,所以每天晚上都必須擦身的。

  “好。”

  我也覺得身體上黏煳煳的了,所以聽到媽媽要給我擦身,我很爽快的答應了。

  “唔,你等等,媽媽先去打水。”

  “唔……”

  我周身都熱了起來。

  很快,衛生間就傳來熱水器噴頭出水的聲音,然后是用不銹鋼盆子接水的聲音。

  不多時,媽媽手里就拿了一個熱氣騰騰的不銹鋼盆子出來,里面裝滿了從熱水器里放出來的溫熱水。

  “要擦身了……”

  我大腦皮層充血,雞巴都微微抬頭。

  媽媽端著盆子走到病床前,把盆子輕輕放在凳子上。

  “小偉,我給你擦身了,我把被子拉開來了?”

  “恩……”

  事已至此,媽媽右手直接一掀,把被子全部掀開,于是,我就全部暴露在媽媽的視線中。

  “啊?”

  看到我高高豎起的陰莖,媽媽整個人都抖了一下,一張臉完全就跟喝醉了酒似的酡紅酡紅的。

  “對不起啊,媽媽,我……”

  這時,媽媽心慌意亂的掃著我的上身,她看到兒子寬闊的胸膛,結實的肌肉,鼻子里忽然就嗅到從兒子身上沖過來的強烈的汗味兒和男人體味,她大腦皮層轟的一下就燃了起來,芳心顫抖,心亂如麻,那啥,也還有一些心猿意馬。

  不過很快,媽媽就暗罵一聲自己騷貨,一看到兒子的身子就發浪了。

  媽媽又看了看兒子腰部一層層包裹著的紗布,因此她內心最柔軟的部位,被一種洶涌莫名的情愫給觸動了,她眼睛里的光澤變得柔情似水起來,呢喃道,“小偉,你的腰還疼么?”

  我見狀,忍不住裝模作樣的哼哼了一聲,“還好,不亂動就不疼。”

  “那我幫你擦擦先。”

  說完媽媽就輕輕欠身,十分仔細熨貼的用熱毛巾,在我肌膚上,仔仔細細,一分一毫的擦拭起來。

  媽媽的動作很溫柔,下手很輕,毛巾的熱度剛剛好,我就感覺到,被毛巾擦過的地方,熱乎乎的,癢酥酥的,非常舒服,目光再一掃,就看到替自己擦身的媽媽,她俯著身,那飽滿的峰巒微微往下方垂著,更強調出了她的碩大,我眼皮子稍微一瞟,就能夠看到媽媽衣服里面的一片春光。

  那道深深的溝壑,以及那片耀眼的雪白。

  尼瑪……真要命啊!我就感覺到自己生理和心理上,簡直都爽到了極點!癢到了極點!也沖動到了極點!病房里很安靜,根本不會有人來打擾。

  安靜到讓我能夠聽到媽媽的唿吸!這時,媽媽又把毛巾放在盆子里打濕,擰干,然后開始在我胸前輕輕擦拭起來。

  媽媽其實也不是故意的,就這么擦呀擦的,就擦到我胸前的兩個小小的凸點上了。

  一般來說,就這個位置,是女人的一個敏感點,一旦刺激一下,一般女人是受不了的。

  可是,這個位置同樣也是男人的敏感點啊!媽媽很溫柔,擦拭得很仔細,因此,一波波電流般的劇烈快感,就沿著那兩個小凸點,傳遞到我周身,令我通體舒坦的同時,神經又緊繃起來,忽然,我就舒服得想要呻吟起來!我全身一抖,在快要叫出聲的時候,用右手死死摁住自己的嘴巴,身體輕微的顫抖著。

  “啊?”

  媽媽因此就趕緊停下動作,驚慌失措的看著我,“小偉,我弄疼你了么?”

  “唔……”

  我把摁住嘴巴的右手拿開,嘴里口水滴答的,“唿……唿……媽媽,沒,不疼,不疼,你手法好溫柔,我好喜歡,恩,你繼續,繼續,我…我好舒服……你絕對比那些護士干得漂亮……你繼續……別管我……”

  “噢……小偉,你要是感到疼,你馬上告訴我。”

  媽媽微微松了口氣,又把毛巾放到盆子里蘸水,擰干,然后開始替我擦拭小腹,肚臍眼,特別是擦肚臍眼的時候,我簡直爽爆了。

  “嗯……唔……”

  我竭力的用右手摁著自己的嘴巴,才不至于發出呢喃聲,而我胯下的陰莖也兇猛的抬起了頭,有了狂暴的反應。

  那條藍白條紋的病號長褲,襠部就直接撐了起來。

  媽媽一下子就看到我那猙獰的反應,因此她動作一下子就僵住,全身血液亂竄,脖根都紅了,她就把毛巾往盆子里一放,“小偉……剩下……剩下的……你自己來,你自己擦,好么?在我擦的話,我怕你又要沖動。”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我哪里肯放過媽媽?“媽媽,你繼續幫我擦吧?”

  我厚著臉皮要求道。

  媽媽顯然是有點猶豫,就用牙齒緊緊的咬著下唇,沒吭聲。

  “媽媽……老婆……寶貝……你幫幫我嘛……”

  我感覺我簡直絕了,已經騷到了極致,我竟然用哀求的口氣對媽媽連連說道。

  “媽媽……幫幫我吧……我擦不著啊,不方便,你就幫幫我吧,我下面穿著褲子,悶了一天,好多汗水啊,很不舒服啊……媽媽……媽媽……”

  我不停的叫喚著。

  叫著叫著,就把媽媽的心給叫軟了,叫酥了,叫麻了。

  我的聲音是很溫柔的,再加上點苦苦哀求的味道,竟然就對媽媽形成了一種蠱惑般不可抗拒的誘惑!當然了,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之外,換成其他任何一個男人,只要在媽媽面前用這種語氣說話,提這種要求,那媽媽當場可能就會是另外一種情況了。

  但是我用這種語氣和近乎撒嬌的態度對媽媽說這種話,嘴巴里肉麻兮兮的叫喚著,這倒是令媽媽不但不惡心,而且還抗拒不了,被叫得周身都軟化了,心也軟化了,心里居然就涌起一種做什么都愿意的被征服的感覺。

  所以說,世事無絕對,主要是看人,人和人感覺到位了,再惡心再肉麻再幼稚的事情,都是很有意義的嘛。

  “嗯……”

  媽媽鼻子里輕輕的哼了一聲,然后就雙手輕輕搭在我腰上,要去脫我的褲子。

  我大喜道,“媽媽,你真好,我就知道媽媽你對我最好了。”

  而媽媽現在也沒猶豫什么,很是溫柔很是舒緩的把我那條病號長褲,給順利的脫了下來……我的內褲是一款印著大象圖案的卡通四角內褲,而且現在我的陰莖,也是像大象的鼻子一樣,長長的。

  看見我把內褲頂的高高的,媽媽只覺得自己全身血液轟轟轟的燃燒滾動著。

  看到猙獰的陰莖,心里面又是羞澀,又是慌亂,又是緊張,她也很想那陰莖插進蜜穴,可是一想到我的腰,剛剛上升的那股欲望就煙消云散了。

  媽媽就坐在床沿上,把我的右腳放在大腿上,然后就用手里的毛巾在我的腳趾縫里揩擦著。

  我就這么躺著,看著媽媽的每一個動作。

  腳趾縫隙傳來的溫柔溫暖的感覺,讓我舒服的真想叫喚出來,讓我有一種做皇帝般的愜意和爽感。

  要知道,現在替我擦腳的,不是什么丫鬟,不是什么夜總會的小姐,不是什么沒來頭的女人,而是我的媽媽,而且還有另外一個稱唿:老婆,此時的我心里面真的爽爆了。

  所以說,我那猙獰的陰莖,根本就消停不下去,就好像被施了魔法似的,越來越堅挺。

  而且,現在褲子都脫了,我心里就完全放開了!因此,就在媽媽擦著擦著,我忽然右腳一抬,腳尖就在媽媽挺茁飽滿的峰巒上觸了一下。

  隔著襯衣,依舊感覺柔軟而充滿彈姓。

  “啊……”

  媽媽沒想到我忽然來這招,一下子就僵住了,被我觸到的部位,一股麻酥酥的電流就蔓延開去,令她全身直起雞皮疙瘩。

  媽媽臉色一紅,沖著兒子就一癟嘴,“小偉,你、你別這樣,跟你說了多少遍,養傷要緊,傷好了媽媽還不是隨便你胡來?”

  本應該是一句憤怒訓斥的話,但是說出來軟綿綿的,沒底氣的,還尼瑪有點媚態橫生的味道。

  “呃……媽媽,我剛才是膝關節顫抖了一下,神經反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恬不知恥的說道。

  “臭小子……”

  媽媽低罵了一聲,竟然繼續給我擦著。

  然后我并沒有急著繼續去撩撥挑逗媽媽,老老實實的讓媽媽把雙腿給擦完了。

  “好了,擦完了。”

  媽媽紅著臉對我說道,她那清澈的眸子中,忽然掠過一抹幽怨,“小偉,下次不準在起色心知道了嗎?這次就放過你,再有下次我可不放過你。”

  “媽媽,可是我愛你啊。”

  我一句話就把媽媽的話給堵了回去。

  “行了行了,別說了,好肉麻啊。”

  可是心里就跟灌了蜜餞似的,甜得不行。

  “嗯,媽媽,還沒擦完呢……”

  我就沖自己憤怒的陰莖努了努嘴。

  “唔……”

  媽媽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她本能的搖了搖頭,“小偉,那里就算了,我怕你又上火。”

  “噢……”

  我裝作很失望的搖了搖頭,“媽媽,你過來幫我一下,我有點不舒服。”

  “恩。”

  媽媽就湊過來欠身,剛想把我的身子挪一下,赫然之間,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右手直接摁住媽媽的頭,把媽媽的頭往自己臉上一靠,然后我嘴巴順勢往上面一湊,嘴對嘴,媽媽嗡的一下,大腦就一片空白!全身猶如雷擊!我趁虛而入,舌頭直接分開媽媽的芬芳香甜的小嘴。

  “唔……”

  媽媽想掙開,但是忽然想到,我是傷員,自己如果用力掙扎的話,肯定會弄到我的腰,再說了,我這個野蠻的強吻,以及那流氓般的舌頭,給媽媽帶來了強烈的快感,因此媽媽掙扎的念頭剛剛生起,就被撲滅,她鼻腔里,嘴里,全部都是我的氣息,然后她整個人就軟了。

  我趁機用右手將媽媽的身子輕輕摟住,舌頭就撥開媽媽的貝齒。

  我找到了媽媽的舌頭,卷、吸、撩、舔,這些都是實戰出來的,因此就令我熟練的掌握了這一套動作的要領和精髓。

  媽媽這個這個如狼如虎的年齡,哪里受得了我的撩撥?初時躲避了幾下,后來在意亂情迷中,就不由羞得閉上了眼睛,睫毛微微顫抖著,舌頭一點一點地回應著,我只感覺到濕濕的、滑滑的,甜甜的,味道好極了,更重要的是那種心理上的征服感和成就感,我的褲子不由繃緊了,并且也感覺到媽媽的臉開始發燙了。

  我貪婪的吻著懷中的媽媽,直到媽媽因為缺氧而近乎窒息,我這才分開嘴,一線晶亮的口水,牽在兩人唇間,不知道是媽媽的,還是我的,亦或者二人混合的。

  “臭小子……好壞啊……腰傷了還挑撥我……”

  媽媽又羞又氣。

  “那我就再壞一次了。”

  不由分說,我再度大力的吻上,媽媽連氣也沒來得及喘,嗯的一聲,兩條炙熱的舌頭又交織在一起,這一回,媽媽不由自主的迎合著我,兩人開始品嘗著愛的果實。

  這一次,我的手開始動作了,在媽媽后背輕輕撫摸起來,媽媽被撫摸的嬌喘連連,循序漸進,慢慢的,我的手終于轉到前面來了,一只右手掌覆蓋著媽媽飽滿茁挺的峰巒……“唔……”

  媽媽喉嚨間迸發出來一聲輕吟,身軀抖動了一下,然后也就不再掙扎了,良久……媽媽已經整個人躺到床上,她把頭輕輕枕在我胸口,媽媽的衣服紐扣,已經被我解開了一大半,我把燈關了。

  病房里一片漆黑。

  我能夠感覺到媽媽的徹底順從,她乖乖的躺在我胸口,用指尖在我胸膛上畫著圈圈。

  “你個臭小子,跟我,跟我來這招,腰傷了也不老實……”

  媽媽柔情滿溢的道。

  我胡亂答應了一聲,右手忽然往下一探,就摸到了媽媽牛仔褲的紐扣,解開……“不行……”

  媽媽驚叫一聲,雙手直接把我的右手給死死抓住,雙腿夾緊,“小偉……別……別碰那里……”

  “媽媽,我忍不住了……”

  我喉嚨里迸發出來粗重的喘息。

  媽媽抓住我的手,用近乎央求的口氣道,“小偉,別碰……別碰那個地方……”

  “媽媽,我愛你。”

  “小偉,我求求你了,那里等你傷好了在給你碰……”

  “媽媽,我就摸一摸,媽媽,讓我摸一摸吧。”

  “小偉,為了你的腰,你不要那么急好么?”

  “媽媽,我真的就只摸一下……”

  “小偉,你不要這樣子好么……唔……”

  我沒有再給媽媽任何說話的機會,我用嘴直接堵住了她的嘴,我粗魯的將自己的唾液喂給了媽媽,然后我繼續向下吻,吻遍了媽媽的脖頸,然后是她的……當我吻著媽媽的胸時,媽媽全身所有力氣好像都喪失了,整個人又燙又軟,像根煮熟的面條。

  我趁機把媽媽的牛仔褲紐扣給解開了,伸手進去……“唔……唔……”

  在我熟練的撩撥下,媽媽再度體驗了一種從來沒有體驗過的,瘋狂的,深入骨髓的麻癢和痙攣!媽媽整個人都伏在我懷中,雙手死死的抓住我的胸,身體打擺子的起伏著。

  在最關鍵的時候,媽媽右腳猛然一蹬,忽然用嘴死死咬住我胸口的一塊肌肉,鼻子里發出粗重的悶哼聲,當一切結束后,媽媽伏在我胸口上嬌喘著。

  我把濕漉漉的手,在媽媽襯衣上擦了幾下,“媽媽,你下面的水可真多啊?”

  “你現在滿意了吧?你這個臭小子,你這個壞蛋,壞蛋,好羞啊。”

  “嘿嘿,老公讓老婆舒服,有什么好羞人的?”

  我恬不知恥的笑著。

  當然,我受制于傷體,并沒有對媽媽做那件事。

  不過,除了不能做之外,可是除了插之外,口交也能解燃眉之急啊?那時我忽然摁住媽媽的頭,往下面一推。

  猝不及防之下,媽媽涂了水晶唇彩的嘴唇,恰好就貼在我那根暴怒的陰莖面前。

  “啊……”

  媽媽輕聲的驚叫一聲,連忙抬頭低聲說,“小壞蛋,你想干嘛?”

  我有些委屈的道,“憋得難受啊,親愛的老婆,幫幫我,你最好了。”

  媽媽慌張的說道,“這地方不行啊,等會護士進來怎么辦?”

  媽媽不說這個話,我興許還會放過她,可這么一說,我便覺得異常的刺激。

  所以,我很堅決的又按了按媽媽的頭,媽媽哀求的看了看,發現我沒有絲毫妥協的意思,因而她臉上泛起兩坨嫣紅來,用嫵媚的眸子掃了我一眼,最終順從的伸手掏出我的陰莖,張開小嘴湊了上去。

  “咕!”

  的一聲,媽媽就把我的陰莖含進她的口里,我感到媽媽的小香舌在卷弄著我的大龜頭,一陣舒爽的快意,使我的陰莖漲得更粗更長,上下套弄了幾次,最后張大小嘴,干脆將我整個陰莖含進嘴里。

  我被媽媽這種將整個陰莖吞入口中的口交,刺激得龜頭紅赤發漲,陰莖暴漲,那油亮的龜頭一抖一抖地在媽媽的口里直跳著。

  我躺著享受媽媽吹簫的服務,陰莖一陣陣的抖顫跳動著,媽媽紅唇一張,又吸住我的龜頭,一陣拼命地吸吮。

  我不由得爽著道,“對……快……媽媽……用……用力的……吃……吃我的……大雞巴……啊……好爽……喔……”

  聽了我的淫叫,媽媽好像也受到了鼓舞,這時拼了騷勁,不怕頂穿喉嚨似地含著我的陰莖套弄著。

  十幾分鐘后。

  赫然,病房門扭動的聲音響起!有人進來了!強烈的刺激之下,我腰一挺,身子一抖,龜頭上的馬眼一松,一股精液狂噴而出,都射進媽媽的喉嚨里。

  門開了。

  護士MM走了進來。

  媽媽嘴里含著精液,慌忙的站起來,本來想朝衛生間沖,可是卻和護士MM來了個面面相對。

  媽媽想死的心都有了,實在沒辦法,媽媽就咕咚一聲給咽了下去。

  “蘇女士,你剛才喝了酸奶了吧?您那里?”

  媽媽唇邊殘留著一滴精液。

  酸奶?媽媽差點崩潰了!媽媽轉頭過看著我,眼睛里似笑非笑的味道,有生氣和埋怨的潛臺詞。

  “呵呵。”

  我尷尬的笑了一下,“那啥,媽媽,你嘴角有酸奶,去廁所洗掉唄?”

  媽媽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瞪了我一眼,然后伸出舌頭,輕輕一舔嘴角,這個動作,簡直又差點讓我暴走了。

  護士MM站在媽媽背后,沒看見媽媽臉上的表情,就直接走過來,把放著檢查儀器的盤子往桌上一放對我說道,“王先生,列行檢查,看看你的腰好點沒。”

  【完】

上一篇: 父女二人之間的秘密

下一篇: 畸戀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