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差點把女兒干逝世了


差點把女兒干逝世了
  老孫頭是村里的有名人士,原因很簡單,因為他保持著村里的(項記錄,至
今無人打破!
  第一個記錄就是老孫頭是村里娶親年紀最早的一個。他十七歲就娶了婆娘,
十八歲就當爹,這一記錄在村里那是獨一份,估計往后也沒人能打破了。
  第二個記錄就是老孫頭是村里獨一當過官的人。文革時代,老孫頭也是十里
八村的風云人物,憑借著祖上(十代的要飯出身,年青時刻的老孫頭當上了公社
再怎幺說他也是村里獨一吃過皇糧的人。
  第三個記錄就是他老孫頭是村里娶親次數最多的一個,談起這個記錄就讓村
里的年青人們愛慕不已。
  老孫頭平生結過三次婚,頭一次娶親還不到五年,婆娘給他生了兩個女兒之
后就生病逝世了,第二個婆娘嫁給他還不到一年就跑了,最后又找了個比本身大十
歲的孀婦,這歸倒是沒跑,可嫁過來沒(年,本來白白胖胖一小我就變得精精瘦
瘦,后來竽暌怪命喪鬼域。大這起就沒人敢嫁給他了,并且兩個女兒也長大成人了,
他也慢慢變成潦攀老孫頭,才整纜男心境,不作它想了。
  當他的第三個婆娘還沒去世的時刻,有一次無意中泄漏出他的一個機密。婆
娘和近鄰的五嬸關系好,無話不說,有一次告訴五嬸,說老孫頭下面那器械無比
粗大,有點像公馬那玩意了,厲害得很,聽得五嬸愛慕不已,到處傳播。于是,
這就成潦攀老孫頭的第四個記錄,就是那玩意在村里可是首屈一指,無人敢比!
  如今老孫頭不比以前了,兩個女兒早就嫁人了,家里就留他一小我,盡管有
四項記錄的光環罩在身上,但也倍覺孤單。家里的地也不愛種了,索性租給別人
船上。
  村莊外面有一條江蜿蜒而過,日常平凡人少,村白叟雖靠水卻并不吃水,以水為
生的人不多,老孫頭樂得僻靜,天天劃著船打點魚,晚上的時刻,在船頭煮魚,
趁便喝上(杯,坐在船頭看日升日沉,聽暮鴉歸林,活得潤澤津潤。
  是日,老孫頭命運運限不怎幺好,只打到兩條小魚,索性就劃著船到了下流,兩
岸風光正好,老孫頭想起這兒離大女兒孫秀英家已經不遠了,不如到她那邊去吃
午飯,隨便看看本身的兩個外孫,就把船靠了岸,系袈溱江邊的一棵樹上,朝著遠
處的村莊走去。
  剛翻上坡,老孫頭遠遠地看見對面走來兩小我,有一個似乎就是本身的大女
兒孫秀英,旁邊跟著一個年青人。老孫頭張開嘴正要喊,就看見兩人鉆進了旁邊
的玉米地里,老孫頭心想:“這幺熱的天到玉米地里干什幺?”也就不再喊了,
跟著就走了以前。
  老孫頭爬在女兒身上一動不動了,孫秀英半天才大迷幻中回過神來,天啦!
  走近那塊玉米地,老孫頭就聽到有人措辭:“秀英嬸,你的屁股真大!”
  接著是孫秀英的聲音:“大你媽個X,你媽屁股才大呢!”
  老孫頭嚇了一跳,不敢再走,就趴在坡上的一個石頭后面向下看。
  只見孫秀英正蹲在玉米地里解手,褲子都脫了下來,光著個又白又圓的大屁
股蹲著,旁邊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年青人,正嘻皮笑臉地盯著她看,孫英秀伸手打
了那年青人一下,笑著罵道:“看你媽個X,沒見過女人撒尿呀?”
  老孫頭就認為心里“鐺”地一下,腦筋里一片空白,就看見孫秀英兩腿間黑
漆漆的,無比神秘。再一看,這個年青人也熟悉,是孫秀英丈夫的侄子,叫何國
明,本身客歲去女兒家時還見過面的。
  就見那何國明道:“是呀,是沒見過女人撒尿呢!嬸撒得真好看!”說著大
包里掏出一團紙來,蹲下身去,“嬸,我來給你擦干凈!”伸手就去擦秀英的下
起她沒穿褲子光著屁股的樣子來。
革委會的副主任,可惜好景不長,沒當兩年就讓另一伙造反派揪下了臺,不過,
面。
  孫秀英也不去管他,笑吟吟的看著他,說:“你小子手可別亂摸喔!讓你二
叔看到了非要你命弗成!”
  何國明把嬸子的陰部擦干凈之后,又伸手摸了摸,孫秀英才穿上褲子站了起
來就不知道孝敬你爹,大來不管老子的逝世活,如今倒管起來了!”
  老孫頭也早受不潦攀啦,就騎到她身上,孫秀英已經握著大雞巴往洞里拖,老
來,四下看了看,說:“快點走吧,不然回卻竽暌怪晚了!你娘又要罵你了!”
  何國明嘿嘿笑道:“嬸讓我親親再走!”
  秀英就罵他:“日你娘個X,快點走吧,改天有時光了再說!”
  何國明只好無可奈何地跟在孫秀英后面走了。
  “丟祖先的臉呢!丟祖先的臉呢!”山坡上的老孫頭朝氣得趴在地上,半天
沒回過神來。“這個騷婆娘,丟你祖先的臉呢!”老孫頭擦了擦臉上的土,吃飯
  此時恰是午時,兩岸的蟬聲鳴叫,江水清悠悠地滲人心脾,老孫頭在船頭發
  是日晚上,老孫頭船上的油燈亮了良久,他坐著出了會神,又昂首看了看田
野,蛙聲四起,遠處有螢火蟲在飛,老孫頭嘆了口氣,一口吹滅了燈,就躺在船
頭,嘴里大口大口地出著粗氣棘手卻慢慢地伸進科揭捉里去了,一陣一陣地高低蠕
動,好半天才靜下來,老孫頭長出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
這是種什幺感到?她似乎大來沒有領會到這種滋味!這種讓人飛上天的滋味。
  江水里“刺”的一聲,魚兒躍出了水面,然后又落下。
  村莊里又傳出了流言,這回的主角竟然是村里的有名人士老孫頭。
  流言是大村東頭的五嬸傳出來的,很快就風靡了全部村莊,原因是老孫頭親
自膳綾橋要五嬸給他再尋個婆娘。老孫頭最后一次娶婆娘已經三十年前的事了,如
來。
今他也是5(歲的人了,忽然起了這個心思,當然在村莊里要算得上是爆炸性新
聞,特別是那些婦人,傳得有滋有味,樂此不疲。
  后來,話就傳到老孫頭耳朵里,氣得他雙腳亂跳,在船上罵了一回,可惜沒
人聽到,老孫頭心想:“你們他媽的一個個都有婆娘有漢子,天一黑就可上到床
一下,再回家去,反正大毛和二毛都知道我上他外公這里來了。爹,雨這幺大,
上抱頭亂整,老子呢?(十年沒沾過女人了!媽的,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啊!”
  老孫優等著五嬸給他回話,沒等來五嬸倒等來了大女兒孫秀英。
到,飽漢不知餓漢饑呀!”
  孫秀英本年快四十了,出嫁前可是村里數一數二的俏姑娘,長得細眉大眼,
如今兩個孩子都十多歲了,看上去照樣挺精力,整頓得很干凈,看上去白白嫩嫩
的,在農村里很少見。
伴啊,我都快四十了,你如果再給我弄個媽來,你叫我們這些當兒女的臉往哪兒
  見到大女兒,老孫頭心里就“咯”地一下,像是什幺器械碎了,一下就想起
那天在玉米地里見到的事來,就像吃了只蒼蠅,全身不安閑。
  “你咋來了悸且里有事呀?”半天老孫頭才吐出一句話來,坐在船頭看他的
漁網。
  孫秀英費了半天的勁,撅著個大屁股,好輕易才爬到船上,坐在船頭喘氣,
說:“家瑯綾腔事呢!剛收完豆子,我來看看爹!”
  “我有啥好看標?”老孫頭回過火來說,秀英的胸脯脹鼓鼓的,正激烈起伏
著,老孫頭忙又回過火去。
  等了半響,孫秀英才試探著問:“爹,據說,你預備再找個老伴?”
  老孫頭心想,“總算是說出你來的目標了!”于是就回過火去,看了女兒一
眼,“嗯,有這事!”
孩子都那幺大了,沒什幺了不得的,就讓爹弄一回吧,他(十歲的人了,進去也
  孫秀英倒不吃驚,早有預備,道:“爹,你都是快六十的人了,還找什幺老
放呀?”
  連續串講得老孫頭有些抬不開妒攀來,心里也在計算本身這回是不是走錯了,
但嘴上卻竽暌共:“你說得輕易,老子一小我過,晚上連個措辭的人都沒有,你們大
  老孫頭把頭一抬,一口氣就吹滅了燈,(下就爬到女兒身上,那根已經脹得
  父女倆吵了一下晝,眼看天快黑了,孫秀英總算使盡全身解數,讓老孫頭打
消了找老伴的念頭,心知足足地開端洗竽暌廣,給老孫頭做飯吃。
  老孫頭倍受襲擊,坐在船頭喝酒,有些喪氣,看著夕陽一點點沉下去,遠處
的山坡上,暮鴉歸林,樹林里飄出縷縷炊煙。孫秀英撅著屁股大江里取水,老孫
頭看了一眼,心就特點厲害,秀英的屁股怎幺這幺大?這幺圓?老孫頭一下又想
  外面的雨下得大,老孫頭翻來覆去,怎幺也睡不著了,身邊的秀英賡續地發
  做好了飯,天已經黑了,船上點起了油燈,河風吹得涼快,河畔洗澡的(個
小孩子也回家吃飯了,一片安靜。
  孫秀英坐下來陪爹吃飯,使勁地給老孫頭夾魚,老孫頭還在氣頭上,就說:
“老子不愛吃魚!”
  孫秀英吃驚地看了爹一眼。“魚可是好器械!爹咋不愛吃!”
  老孫頭說:“再好吃的器械天天吃也要煩,你們天天可以吃的器械我又吃不
  邊吃,老孫頭就邊喝酒,孫秀英也陪著爹喝(口。吃過飯,老孫頭就認為頭
勁,大膽地看著,只見到那一對渾圓飽滿的器械在那邊晃呀晃呀,晃得老孫頭一
陣目眩。
樣直往本身腦袋里涌,他什幺也不知道了,骯臟那對熘圓的器械是女人的屁股。
老孫頭一下跳了起來,把孫秀英嚇了一跳,大來沒見過爹這幺厲害,還沒明白是
怎幺回事,老孫頭已經把她壓在了船頭上。
  孫秀英大吃了一驚,“爹,你怎幺了?你怎幺了?”一邊就去推壓在身上的
老孫頭。老孫頭不措辭,只顧著伸手去捏女兒的胸。秀英一邊護住胸脯,一邊推
  “怎幺又想了?”孫秀英好奇地問。
老孫頭,“爹,要干什幺?我是你女兒呀!”
  “秀英,好女兒,來,讓爹摸摸,爹有(十年沒摸過女人了!”老孫頭喘著
粗氣,嘴里的口水都快滴出來了棘手上力量卻大,壓得孫秀英動彈不得。“來,
好女兒,讓爹摸呀,爹求你了!爹想女人呀!”說著氳髖,老孫頭的淚竟然下來
了。“爹本來想找個老伴,又給你們丟人了,爹也是沒辦法呀!爹(十年沒碰過
女人了呀!爹受不潦攀啦呀!”
  孫秀英本來還在盡力對抗,看到老孫頭老淚縱橫,心也不由軟了,慢慢地就
停下了對抗,想了良久,“他雖說是我親爹,可是(十年為了照顧我和二妹,也
不輕易呀,(十年沒有碰過女人,也怪可憐的,反正我也不是什幺黃花大閨女,
弄不了(分鐘!就當是本身拿手弄了一回!”
  這幺一想。孫秀英就不動了。
  遠處的村莊里傳出(聲狗叫。
  這個夜晚沒有月亮,天上星星都沒有一顆。
  河里刮風了,吹得兩岸上的玉米地唰唰響。
的心境也沒有了,干脆回身又下了坡,回到江邊,解開船,向上游劃了去。
  老孫頭趴在女兒的身上,慢慢地被風吹清醒過來,滿害羞愧,“丟祖先呢!
你這個老不要臉的,連本身的女兒都要打主意!丟祖先呢!”他暗暗罵著本身,
的確想跳到江水里淹逝世算了。
  就當老孫頭預備大孫秀英身上爬起來,跳進滾滾江水里時,孫秀英措辭了:
臉紅,好在黑夜里看不清跋扈,“到船艙里去吧,那邊不會有人看到了。”
于本身了。半天才回過神來,急速說:“我把船劃到河中心去!我把船劃到河中
間去!”爬起來就去蕩舟。
  孫秀英又呆了呆,良久才下下場心,起來進了船艙。
  船艙里的油燈如豆,昏黃的燈光透出一絲暖意。老孫頭(下把船劃到江水的
中心,跑進艙里。孫秀英已經躺到船艙的鋪蓋膳綾擎,背對著老孫頭。
  老孫頭顧不上吹滅油燈,就撲了以前,壓得孫秀英低叫了一聲,才發明本身
的屁股被一根器械頂點發痛,下意識地伸手一摸,才嚇了了一跳,“爹,咋……
咋這幺大?”
英的褲子。
  孫秀英抬了抬屁股,讓爹把本身的褲子脫了下來,她大著膽量又摸了摸爹下
面那器械,心里暗暗稱奇,本身還大來沒有見過這幺長這幺壯的器械,比本身那
逝世鬼漢子要強了不知若干,心里竟暗暗有些歡樂。
  老孫頭把女兒的褲子一脫,就壓了上去,他的手在秀英的大屁股上發瘋地狂
摸,很柔嫩,很滑膩,這就是女人的屁股呀!老孫頭記不清跋扈本身若干年沒摸過
如許的好器械了。他很快就發明秀英的屁股中心出水了,拿手伸進女兒的臀溝,
才發明這里又是一塊“水草豐足”的寶地。那兩塊胖嘟嘟的肉片里像滿含了油水
一樣,無比潤滑。
  想不到女兒都嫁人快二十年了,下面還像姑娘一樣豐潤,這就是女人呀,真
正的女人!老孫頭心里想著,就認為下面那器械被女兒解開褲子掏了出來。
  孫秀英開端輕輕地喘氣,畢竟已經是中年婦女了,少了很多羞怯棘手里已經
捏著老孫頭的那根大雞巴,借著燈光細心地打量著,天啦!真的好大呀!孫秀英
想:這才是漢子呀!那龜頭都快有雞蛋大了!如果插進去不知是哪種滋味呀!
  畢竟是女人,經驗豐富多了,到了要緊時刻,比漢子要當心得多,孫秀英提
醒老孫頭:“爹,把燈吹了,把燈吹了,別讓人看了去!”
  老孫頭嘿嘿笑道:“大點好,大點好!女人都愛好大的呀!”就著手去脫秀
通紅的大雞巴闇練地對準了孫秀英那小我口,在穴嘴上磨了兩下,沾了些油水就
一根捅了進去。孫秀英盡管已有了預備,照樣痛得張開了嘴,卻竽暌怪發不作聲音,
“喔……喔……”地哼!
  老孫頭可不知道憐噴鼻惜玉,只顧著本身在瑯綾擎橫沖直撞,好在孫秀英生過娃
娃,這些事做得多了,那肉洞不像年青時那幺緊了,加上油水又多,要不然早就
痛得逝世去活來了。
  孫秀英只認為下面被爹塞得滿滿的,找不出一絲閑暇來!每次一抽出,就像
把本身的命?吡艘謊看我徊褰窒癜閹械鈉饜等盍私匆謊?br />“喔!……天啦!……我要逝世了!……要逝世了……”她嘴里控制不住地呻吟了起
來,好在這是在江中心,離岸已遠了,沉著的江水悠悠,掩蓋住了很多器械。
  老孫頭抽了一會兒,才想起女兒的奶子來,這幺重要的器械怎幺能放過呢?
忙伸手掀起秀英的衣服,天熱,衣服都穿得少,老孫頭一眼就看到那兩只大胖奶
來,盡管在黑陰郁,那是清跋扈地看到了那兩座像山岳一樣高聳的奶子。
  好舒暢呀!這就是女人!老孫頭心里叫喚著,日它媽的,舒暢呀!
  風吹得更急了,看得出今夜將暴雨光降,岸邊的野草被風吹得起伏,(只夜
出的鳥又飛回了樹林,驚駭不安地鳴叫著。
  孫秀英也在鳴叫著,聲音很小,但很急促,如同催命一般。翻來覆去就是一
“爹,在這船頭不可,當心有人路過,能看得見的!”停了停,孫秀英認為有些
句:“我逝世了!……我逝世了。”
  二十分鐘后,老孫頭就在孫秀英的顫抖中停止了本身三十多年后的第一次真
正的性交。蓄積了三十多年的精液噴撒在孫秀英的肉洞深處。
  這時刻,雨下來了,很大很急,打得江水叭叭的響,大地覆蓋在一片迷茫之
中!老孫頭反而認為了安靜,趴在孫秀英的肚子上聽著風狂雨驟,很有些夜來竽暌規
舟聽雨聲的味道。
  完全回過神來的孫秀英有些羞愧了,拉過被子蓋在臉上,身材卻還在回味著
剛才的巨大快活。
  “是爹欠浩揭捉!爹不是人呀!”清醒過來的老孫頭也有些發怯,不安地說,
剛才的威風全不見,像一只落了水的老狗。
  半天,孫秀英才拉開被子說:“不怪你,爹,你也惆悵呀!(十年沒碰過女
樣照樣怎幺樣呀!”
  聽著女兒不怪本身,老孫頭才稍微輕松了一些,說:“那你今晚就在這船上
睡吧,別歸去了,家里我也有良久沒歸去過了,住不得人了!”
  孫秀英點點頭說:“下這幺大的雨,我也不克不及走了,等明天我去把屋里整頓
了會呆,半天才喃喃自語道:“媽的,女人!女人!”
當心船被沖走,把船劃到前面的山崖那邊去吧!那邊沒人去!”
  老孫頭點了點頭,嘆了口氣,出來把船劃到山崖下,再又鉆進艙去。
  “睡吧!爹!”孫秀英已經穿上了褲子,把身材向里擠了擠,空出一塊處所
  老孫頭遲疑了好半天,才慢慢地躺下來,挨著女兒睡了。
出一股股濃烈的成熟女人味道。
  到了半夜,雨下得小了,孫秀英一覺悟來,認為身邊的老孫頭還沒有入睡,
種,每年樂得收點租子。客歲的時刻,老孫頭弄了一條船,大此吃喝拉撒睡全在
就問:“咋了?爹,怎幺不睡?身上哪兒不舒暢嗎?”
  老孫頭呢喃了半天,臉都紅了才開口說:“沒啥!沒啥!就是…就是又……
想了!又想那個了!”
  孫秀英看著爹的樣子,認為有些好笑,“又想了?”在黑陰郁伸手一摸,不雅
然,老孫頭那下面又脹鼓鼓地立了起來。
  “沒啥!很多多少年沒做了,它沒夠了!你睡吧!”老孫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可不克不及憋,當心憋壞了!”孫秀英笑著說,想了一下,就伸手把褲子解開
脫了下來,然后,翻身躺著,屁股對著老孫頭說:“爹,你來吧,可別憋壞了!
反正都已經做過一次了,不在乎多做一次!”最后,又加了一句:“爹,你輕一
點,你這個太大了!”
有些發暈了。孫秀英跑到船頭,仍就撅著大屁股大江里取水洗碗,老孫頭借著酒
  老孫頭一下又清醒了,說:“好女兒,你比誰都強呢!”
  孫秀英在黑陰郁躺著,老孫頭抱著她的那對肥大滑膩的屁股弄著,慢慢地欲
火又燃了起來。
  老孫頭有些猖狂地低著頭,舌頭在女兒的大屁股上舔著,很多多少年沒有如許享
受過了!老孫頭想著,這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器械了。
就催老孫頭:“爹,我不可了,癢逝世了,你快點上來吧!”
  孫秀英被爹舔得發癢,就翻起身來,不讓舔了,老孫頭嘿嘿一笑,又開端在
她的肚子上親個一向。
  “爹,鈉揭捉逝世人了!”孫秀英咯咯笑著,拿手去打老孫頭。
  “來,好女兒,你給爹揉揉下面,爹癢逝世了!你揉著舒暢!”老孫頭說。孫
秀英毫不遲疑,伸手就抓住老孫頭下面那根大雞巴,輕輕地揉著。
  沒多久,孫秀英就先不可了,畢竟是快四十的人了,恰是如狼似虎的時刻,
孫頭很快就插了進去,照樣那幺潤滑那幺暖和。
  這一次,老孫頭沉著了很多,不像剛才那樣猛沖猛殺了,急一陣慢一陣地搞
得孫秀英又急又癢,待她抬起屁股向上湊的時刻才又猛地干上(十下。
  “爹,你好厲害!”孫秀英喘著粗氣,雙腿夾住老孫頭的屁股,不讓他連根
抽出去。
  “舒暢不?舒暢不?”老孫頭狠狠地抽了兩下,問秀英。忽然間一種(十年
前的感到涌上心頭,他想起了本身的(個婆娘,她們都是年青時刻嫁給本身的,
還沒到如狼似虎能領會本身這只大雞巴的好處的時刻就逝世了,以前她們都嫌本身
太大,不太愿意和本身做,如今終于有了能領會到好處的女人了,這個女人竟是
本身的女兒。
  “舒暢,好舒暢……我要逝世了……”孫秀英低聲說著。
  雨已經停了下來,天將近亮了,遠處的村落覆蓋在一片霧氣之中,(只勤奮
的公雞已經開端工作了,打鳴的聲音回蕩在野外里。空氣里漫溢著清爽的味道。
  這一次,老孫頭支撐了良久,遲遲不肯下馬,他認為本身開端恢復年青時刻
的本領了。但孫秀英已讓他弄得蓬首垢面,不成人樣了,下面那陰戶有些紅腫,
流出來的水濕了一片,聲音也嘶啞了,像逝世了一樣的哼著。
  對孫秀英而言,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安閑十歲的時刻起,這幺多年了一
直就是她纏得本身的漢子不敢接招,今天讓一個漢子打敗照樣頭一回,并且是一
個快六十的老器械,并且,是她爹!
  等老孫頭大孫秀英身上趴下來的時刻,孫秀英已經差不多要昏逝世以前了,累
得趴在船艙里不克不及動彈,好半天才問了一句:“爹,我逝世了嗎?”
  天亮的時刻,老孫頭把船又劃到岸邊。
  固然一個晚膳綾腔睡,但他很精力,高興地唱起了山歌?梟諶荷郊浠氐礎?br />遠處山上有人在砍柴,跟著就回應起來,兩支山歌交錯在一路,響徹這個安靜的
作者:番薯頭
沒人知道的,再說女兒也不是什幺黃花閨女了,這些工作沒什幺了,咱們該怎幺
  一霎間,老孫頭認為本身聽錯了,然后立時認為本身的身材在飛,已經不屬
凌晨。
  村白叟是一大早就看到老孫頭家的大女兒孫秀英回到村里的,很驚奇的問:
“秀英呀,這幺早就回來看你爹了?”
  秀英咯咯地笑道:“早一點走路不熱呀!”
  (只狗和(個孩子追跟著孫秀英回到老孫頭那間破房子里。
  “秀英嬸,你有糖嗎?”一個孩子問。
  “嬸忘了帶了,下次給你們帶好不好?”孫秀英微笑說。
  看著看著,老孫頭發清楚明了一個問題,有什幺器械在往本身頭上沖,像是血一
  “不好!”孩子們朝氣地跑遠了。
  而此時,火紅的旭日正大東方升起。
【完】
人了!女兒也是自愿的,反正都做過了,懊悔也來不及了!只要不說出去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