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新婚的小霞被辱記事

過兩天就要結婚了,老公是個胖子,人對我很好,只是太胖了些吧,也給了 我好多錢,讓我給家里。爺爺長年的病著,我爸爸卻只是個一月賺不到五百的教 書,人又帥又有錢對女人又好的怎么會娶我?我沒有那種美夢了。
  「嫂子,遞那個錘子給我。」說話的是前幾天認識的大眼,說話很好玩,歌 唱得很好,而且也好帥,可惜沒錢,不然一定大把女孩追吧,現在可能也不少。 
  遞了錘子給他,看他在幫忙組裝新買的家具,「喝口水吧,大眼哥。」大眼 一身是汗,一直在做個不停。廣東的天氣只是四月就那么熱,真是不習慣。 
  「謝謝了,不太喝白開水,有凍的不?」大眼用自己衣服在擦汗,似乎想脫 了上衣,卻又不好意思,挺可愛的一個男人。
  最后大眼仍然是脫了上衣在做事,一身的汗水看著,全身都是肌肉,和胖子 差好遠,要是和他那個,是不是和胖子會完全不同?心里在胡思亂想,臉上有些 兒發燒一樣。
  「嫂子,是不是不舒服啊?臉上有些紅也,嘿,雖然天熱,晚上也要穿衣服 哦!嘿嘿,胖哥可別折騰太過了,不然感冒了結婚可不好。」大眼在調笑著,我 聽得更是臉上發燙,什么話嘛!晚上不穿衣服,那不是……
  「去,胡說什么呢!」我自己也覺得不像是罵他,而是撒嬌一般。
  終于把全部的家具組裝好了,胖子去買電器還沒到,大眼就坐在地上,他說 一身汗,不想坐沙發上了,人很老實的樣子。
  一直在喝水,大眼說要上洗手間,我指了下房間。大眼進去就出來了:「嫂 子,那個廁所是不是沒搞好啊?沒水哦,我想洗一下手先,手太臟了。」 
  「哎,我忘了,不好意思,那水龍頭說要來換的,要明天才能用。你上二樓 用房間的吧,我帶你上去。」我不好意思的說。
  「哦,那妳帶我上去吧!」大眼說著就開始上樓,哎,我忘了樓下也有一個 套房有洗手間的,現在叫住他不太好吧?
  「嫂子,妳等會哈,不好意思了。」大眼進了洗手間。我才想起,昨晚胖子 硬要我住這,卻沒法洗的內衣還在洗手盆上,羞死人了。
  好一會,大眼才出來,手上也洗干凈了,那我的內衣?我臉上一陣發燙,只 是低頭跟他下樓,沒想他卻停下腳步,我低頭走的嘛,就撞了上去。哎,他光著 上身,一身好壯,好結實,胸前乳房撞他身上像會反彈一樣。
  「嫂子,一下忘了說,妳里面的衣服我放在一邊了,呵呵。」大眼說的樣子 好像很壞,他也感覺到了什么嗎?我從小就給女同學說我奶子大的,男同學也常 常有人在背后叫我大奶媽的。
  一會胖子回來了,看著搬運工抬東西上來,一臺很大的電視機。工人走了, 卻發現天線插口是在后面的,胖子想移,半天也沒移動,只好叫在陽臺抽煙的大 眼幫忙,可是怎么會差那么遠?大眼出來像弄玩具一樣,輕輕的就把電視翻了過 來。
  連續兩天也在清理東西和擦拭剛裝修好的房子,胖子也叫了大眼幫忙,他自 己卻常常只做一會就說公司有事什么的,跑掉了。懶人一個,難怪會胖。 
  大眼現在熟了,基本是光著上身做事了,那天大眼就穿著大沙灘褲在做事, 那里看著好大一包。怎么男人會差那么遠?奇怪,不是都差不多的嗎?
  終于到了結婚日,新婚有如玩偶一般的給眾人擺來叫去,一直轉著就是了, 倒是小芬和伴郎大眼很冤,也是一直忙個不停,大眼居然比胖子還忙,看著他真 夠累的。
  終于大家可以坐下來了,玩玩鬧鬧的也要準備晚上的宴席,剛剛大眼說的笑 話想起就想笑,「三公分是舊的,后面全新。」真是搞笑,不會是笑我吧?胖子 也不止三公分了啦,常常還說自己很長的呢!
  酒席散去,胖子醉在車上,我和小芬站在車邊,沒地方坐啊!小芬站著也在 搖晃,肯定要睡一會了,不然就慘了。
  「小芬先進去坐,我蹲中間吧,大眼哥一會上來。」我說出主意,大家也沒 意見。開車就知道不對了,聽司機昆哥說要六、七個小時車,我這樣蹲著,腳受 不了不說,路不好,我的頭老是撞到兩邊的椅靠上啊,死胖子就知道自己睡,還 是我老公呢!
  「大眼,你抱著新娘坐行不?給你占占便宜哦!」阿昆在用他們家鄉話說。 
  我能聽懂,我老家也是那的,但很少回去,我不會說。
  「嘿,那胖子小氣得很,要抱也不能給他看見吧?」大眼不肯,人還行,不 會想占我便宜,要是他要抱我坐著,我會愿意嗎?也許該問我想不想更好了,好 像真的有些兒想坐他腿上,給他抱著。小說上常常說給個強壯男人抱著,特別舒 服,不知是真是假?想試一次哦,反正總不敢亂來吧?
  車一直在開,我的頭連續的撞了兩下,真痛。
  「小霞,要不妳坐在大眼腿上吧?那樣不行的。」阿昆對我說。
  「不怕啦,阿昆哥,我受得了。」真的要我坐,總是不好意思啦!
  「小霞,妳到老家可以成佛了,滿頭包。過來坐吧!我辛苦些給個軟座妳享 受。」大眼在取笑我,害我差點笑出來。
  「可是你會很累的,大眼哥。」我總不能一下坐上去吧,人家是女人嘛,今 天還是新娘了。
  他們還說了幾句,阿昆就停了車,直接讓我坐大眼哥腿上了,我也只好坐上 去了,開始只是坐一點點的腿。
  「小霞,那樣坐我的腿受不了力的,一條腿很快就酸了,妳挪一下。」大眼 對我說。
  我問他要怎樣移,他就把我慢慢地移正,手也放在我小腹和腰上扶著我。移 好了,好羞人,我整個人坐在他懷中了,屁股也正正的坐在他雙腿上,已經要碰 到那地方了,他的手居然還不放開我,可是我怎樣叫他的手移開啊?好羞人,怎 么開口啊?
  大眼一直在和我小聲的說話,但卻差不多是摟著我了,好羞人,可是心怎么 會有些喜歡啊?真羞,我今天是胖子的新娘哦!正想是不是要挪開些,把他的手 移開,嘴上一直說著話的大眼雙手居然真的摟緊我,雙手還在小腹上揉。 
  不是吧?我老公在前面哦!我是不是要叫?我看著前面,胖子睡得好死,我 整個人給抱得移后,靠在大眼胸前,他的手居然在摸我奶子。「不行的,我老公 在前面。」我想什么嘛?我老公不在前面也不行的。
  剛想著推開他,「小霞別怕,胖子睡得那么死,不會知道的。」雙手都在揉 人家乳房了。真狠啊!怎么那么大膽?我怎么辦?我想移開,屁股動了一下,給 什么頂著?不是吧,那是他的那個東西?也太大了吧?我屁股靠著的地方一根好 硬好長的東西頂著,「那也比胖子大太多了吧?」我想什么……不對,我今天是 胖子新娘,要制止大眼才行。
  我……我居然發現他一只手伸到我衣服里了,我連忙握住他的手,也太大膽 了吧?我老公在前面,姐妹在邊上啊!「別……」我轉頭對大眼說,可是怎么發 不出聲音,我是怕還是想他繼續啊?
  「別吵,胖子不會醒的,我只是摸一下就好,做不了什么的。」大眼靠到我 耳邊說著,一只手居然到后面要解我胸圍了,好在是前開的,他摸了好大一會, 「笨蛋,那是前開式的。」我想什么呢?我自己也為自己羞愧。
  大眼也知道了,雙手都到了前面,我的胸圍已是掛在肩上,他雙手好會玩奶 子,不,是乳房。他真的好會玩,只是幾下,我就知道了,我的奶頭整個硬了起 來,我自己也知道了。
  我全身都發軟,給大眼摟到胸前,只能任由他把玩我的奶子了。腦袋好亂, 好舒服,他真的好會玩,可是我老公在前面啊,要是不在就好了,我已經不會想 什么了,只想要是給大眼慢慢地玩,可能會好舒服吧?
  「舒服不?」大眼哥你玩就玩,還要我說給你玩得很舒服啊?人家怎么能說 出口嘛!
  清醒過來的我,拼命地搖頭,只想挪開了。他要摸我下面,不行的,那是禁 地,我只給胖子摸過,也才摸了幾次,不行的。我想移開,我不敢叫,可是要移 開好難,大眼好強壯。
  「乖乖的別動,我只是摸摸。別掙扎,不然我叫阿昆停車一起干妳,胖子我 一個可以打他五個。阿昆是我兄弟,妳知道的!」大眼在恐嚇我,我知道他不會 的,肯定不會。他雖然說得好兇,可是手上仍然好溫柔,比胖子摸得還溫柔,別 問我,女人的身體感覺是最清楚的。
  他的手已經摸到我小雞邁上去了,我能怎樣?只好安慰自己說,不想給他強 奸,給他摸一下,不然胖子老公會給他打的。
  我肯定大眼玩過好多女人了,他的手很靈活,我快叫出聲來了,我受不了。 
  他好會玩,忽快忽慢的,我想時,他的手就自動會變快。
  「小霞身材真好,皮膚更贊,居然是我最愛的小白虎。有時間給我舔舔?」 
  他在我耳邊吹著氣對我說,我差點說好。
  「別玩了,好不好?都給你玩那么久了,要是給他們看到,我不用做人了。 
  求你了……」我理智好像還在,我老公就在前面呢,可是我的語氣,怎么自 己聽到也要臉紅的嗲啊?
  「嗯,玩多一下就不玩了。誰讓妳那么誘人,讓我玩得不忍放手。」他說得 讓人好心動……不是,是讓人好討厭,可是心里又想他慢慢玩多一會,就一會, 不要太久了。
  「妳把內褲脫了吧,要是我脫,動作太大。隨便妳脫不脫,只是完全濕了, 下車給人看到可不關我事!」
  「我內褲脫了,他會不會干我啊?不行的,可是他的手玩得我好舒服啊,我 就給他玩多一會好不?」我看著前面的老公,最終自己對自己說:「就給他玩多 一會。」
  輕輕的趴下身子脫了內褲,臉上真的發燙,今天做新娘居然給人在老公后面 玩得淫液那么多,內褲真的好濕。
  內褲脫下來了,想坐回大眼腿上,我的裙子給他掀了起來,我也裝作不知道 了。剛想坐下,慘了,他真的要奸我,他的雞巴已放了出來,我本能反應就想站 起來,「妳抬高一下屁股,壓著我了。」我只好抬高屁股,其實我是想離開他的 腿的,真的,不是想抬屁股給他干的。
  他雙手拉我往下坐,「別……」我叫出聲了,想移開。我真的有些怕啊!屁 股碰到他的那根東西好大,天!怎么會大胖子那么多?
  「別動!」大眼叫得好大聲,嚇死人,別吵醒胖子啊!
  「再抬高些屁股。」人家又不是你老婆,怎么那么兇嘛!問題是,我為什么 要那么聽話啊?屁股抬高了,他的雙手也在扒開我的陰唇,就把那好大一根東西 對正,拉我坐下了。
  好大!好怕人,他不是拿個鴨蛋塞進來吧?不會裂開吧?我低下頭,只是本 能想看一眼,但裙子檔了視線,看不到,大家伙把我的陰唇撐得大開,頂進陰道 了,好漲啊!我抬頭想看前面,居然發現阿昆調了一下倒車鏡。
  那個角度是不是可以看到我?連雞邁也能看到?我轉頭,發現小芬的腿好像 也抽動了一下,慘了,個個都知道了,我老公不會醒著吧?不知道,現在只知道 那大家伙已經進入了,快撐裂我的雞邁了,真的好大哦!
  終于全部進去了吧?剛松了口氣,大眼居然在下面用力一頂,我差點「啊」 
  叫出聲來,伸手摸后面,居然還有一大截沒進去呀!不是吧?
  大眼慢慢地拉我坐下,終于真的全部進去了,那里面好漲,要是能抽插是不 是會很舒服?在車上不行吧?慢慢地我按大眼的要求扭著屁股,只是一會他就要 我用雞邁幫他夾,我只好照辦了。大雞巴好熱好硬,深深的頂在里面,我一松一 緊的夾著,真舒服也真難受,只是一會,我就出現沒試過的抽搐,全身像要飛起 一樣,這就是高潮嗎?好舒服……
  大眼的手一直在揉著我身體,有時是奶子,有時是雞邁,最羞人的是,他把 我裙子拉得好高,我整個大腿和屁股都光光的露了出來。我看到那個倒車鏡,阿 昆調了好多次,好像我張開著腿給阿昆在看啊!邊上的小芬是不是也在看? 
  我人軟在大眼身上,他慢慢地揉著我奶子,一只手還在我的陰蒂上打著轉, 捏著揉著,好舒服。
  「操!這樣干不行,找個地方讓我干她雞邁,很緊,真他媽的爽。」大眼忽 然用家鄉話說。
  阿昆和大眼交談了幾句,大眼居然要人家自己選,去公廁給他干還是樹林, 你要人家怎么回答?雖然我也好想,那根大雞巴硬硬的、燙燙的還泡在人家雞邁 里,好漲好難受啦!
  我沒選,阿昆就停車要加油,下車讓我們等著,說是公廁好臟。
  加油了,我想把裙子弄好些,大眼也不讓,雙手也一直在把玩著我的雞邁, 可是油站里有人啊!光線也好強。我在車門倒車鏡看見加油的小男生一直在看我 們車內,大眼居然還把人家裙子拉高些,羞死人了!我只能安慰自己,不是我自 愿的,我是走不開,給硬抱著的,可是怎么會覺得好刺激?好舒服啊……我今天 是胖子的新娘。
  車又開出了,大眼小動作的頂著我,好舒服,可是讓人也好難受,就像快渴 死的人,你只給幾滴水,好舒服可是會更想喝啊!
  車停下了,邊上是小樹林,阿昆說了些什么,我不知道,大眼的雞巴終于離 開了,我忽然覺得好空虛,雞邁里空蕩蕩的,好想再次充實。
  「小霞妳先下車。」大眼抱起我,讓我可以離開他的腿,小聲的說。
  我為什么要那么乖?真的是想大眼干我雞邁了,雖然我不想承認,但知道是 事實,我真想給大眼狠狠地干我的雞邁。剛才的高潮讓我不舍,怎么會那么舒服 呢?
  大眼和阿昆在說著什么,我沒聽清,只是聽到一點,大眼好像問阿昆要不要 一起干我。我有些怕阿昆說要,可是又有些想,反正他剛才在車上也看得很清楚 了吧?我的大腿、我的雞邁,全是光光的給他看著。
  阿昆沒來,大眼只是在前面走,我低頭跟著,真羞人,像是怕跟不上一樣。 
  我的內褲還沒穿回,下面好涼快,給風吹到雞邁好像好舒服,臉是更燙了。 
  「就這吧!來,小霞,妳扶著樹。」大眼停下來了,讓我彎腰扶著樹。 
  「大眼你真大膽,剛才如果我不肯,你是不是真會那樣做?」我是問他會不 會真的和阿昆一起干我,但不好意思問清楚嘛!
  「傻,我雖然喜歡妳,但也沒到要強奸的地步呢!我又不是沒見過女人,只 是說說啦!」沒想大眼誤會我的意思了。算了,他說的人家早就猜到了,也不好 意思再問了。
  「嘿嘿,妳的雞邁好緊哦!小霞,是不是妳以前男友都是三公分的?」大眼 在笑我。
  「去!人家就給阿棟干過而已。唔……你慢些啊!你的好大好長……」真的 太大太長了嘛!給頂得好痛,像要裂開一樣,好像我真的是「外面是舊的,里面 全新」呢!好羞人,但是真的是那樣。
  大眼一直很溫柔,直到我忍不住要他大力干我。唔……怎會那么舒服?他干 得好舒服。他一直要人家說那種羞死人的話,開始是他要我說,可是后來,我怎 么自己也叫:「大眼哥,你的雞巴好大,干得人家雞邁好舒服……唔……要給你 干死了!」好羞人,可是叫出第一句后,就覺得像是更舒服了:「大力干啊!我 要……」
  更為羞人的是,我還好認真的告訴大眼,我給人干了多少次,甚至那壞家伙 還問人家是什么姿式給干的多。我為什么要解釋嘛?難道只是不想他停下抽插我 的大雞巴嗎?可是真的好舒服啊!他要我做什么也愿意哦!我好認真、好仔細的 給大眼解釋著……討厭!
  好久,怎么會干那么久?老公不是說他厲害嗎?怎么好像干我那么多次,加 在一起也沒那么長時間啊?要死了,我怎么會把大眼和老公比?嗚……真爽! 
  越干越快了,高潮嗎?在車上的好像不是,現在才是吧?沒有最爽,只有更 爽嗎?喔……要死了!
  「別在里面射啊!唔……好舒服,要把我干死了,別停啊!」我怕懷孕啊, 可是后面怎么是叫他繼續干嘛?
  終于射精了,在里面射的,大眼還樓著我的腰,那根東西在里面泡著。精液 原來真的會很熱,射在里面也能感覺到一股燙燙的熱流,好舒服。
  大眼拔出了從車上開始就在人家雞邁里泡了一個多小時的雞巴,然后讓我蹲 下幫他舔。我不懂啊,雖然我愿意舔,但他沒理我的眼光,只是按我的頭下去, 我只好張嘴含著,像吃雪糕一樣舔了……
  大眼人很溫柔,事后也幫我清理流在大腿上的黏液,好羞人啊!好多是我流 的,也有他射出的精液吧?大腿上和雞邁處全是,他很溫柔很細心的幫我清理, 唔……好舒服,但好羞人。
  「別啊,不能拔的。」大眼看到我有幾根毛,人家不是白虎啦!上面也有幾 根陰毛的,但不能拔了。胖子那天晚上干完后數了好多次,唔,現在才知道,原 來男人是可以像小說一樣干那么久的,而不是像大眼笑人家,說數毛玩的。 
  到了胖子老家,大眼和小芬上樓去了,心里很不舒服,好想跟上去的是我。 
  一直在招唿著長輩的我,終于有機會上去了,他們居然真的在做愛,小芬更 是以我沒想過的姿式給大眼整個人抱著,在后面插著,雞邁也對著我……真傷心 ,為什么那個被插的不是我?
  我不想看,我始終不是他的女人,想離開時,大眼追出來,又干了我一次, 有些痛,但更多是心理和肉體的舒爽。我光著屁股下樓了,要拜祖宗呢!原諒我 吧,列祖在上,我真的是給強奸的,雖然后來是自己跑上去給干。
  新婚夜,給一個認識沒幾天的男人干了,居然自己心甘情愿上去給他干多一 次,這才心里喜滋滋的離開,最后夾著光屁股拜老公的祖先。以后會怎樣?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gsbkb金幣 +10紅心過百,獎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