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同學情人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楔子
  在中央空調強大冷氣的吹送下,幾乎每個端坐在圖書館自修室中的人都穿著 薄薄的外套,寂靜的室內除了偶爾書籍翻頁的聲音之外,靜的連一根針掉在地上 的聲音都聽得到。
  何映真用單手撐著下巴,原本束成馬尾的長發不知何時偷偷熘了幾絲垂貼在 她的雙頰處,在念了整整兩個小時的書之后,她輕輕闔上了面前的書本。 
  一雙麗眸仿佛受到什么東西吸引似地,悄悄地向右轉了二十度,在她右前方 的那張桌子,一個她心儀了好久的男孩子,就坐在那兒專注地自習。
  光是看著他的背影,就足以讓何映真覺得自己好幸福。
  他的雙肘抵在書本的兩方,左手支著頭、右手拿著鉛筆輕輕地在空中晃動著, 何映真偷偷地覷了他一眼之后,忙又將眼光轉回桌面上。
  他怎么連背影都這么帥啊!
  何映真忍不住又偷偷瞄了他一眼。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嗎?只要喜歡上一個人之后,就會覺 得他的一切都是那樣地美好……
  何映真以往并不怎么喜歡上圖書館念書,過多的人群總是給她一種近似壓迫 的感覺,但是為了看他,這個她暗戀了好久的男孩子,何映真在不知不覺間已經 很習慣到圖書館來報到了。
  仿佛只要跟他處在同一個空間里,唿吸著同樣的空氣,就可以更加地親近他, 何映真很天真地這么想著,所以,仔細觀察了好一陣子之后,她終于掌握了他每 周上圖書館的時間,接著也跟著他一同坐在圖書館里念書。
  每當覺得很煩或很累的時候,她只要稍稍一抬起眼來,就可以看到那抹足以 撫慰她心靈的身影。
  很幸福呢!
  尤其像現在,她今天的功課已經復習差不多了,而他還坐在他的位置上,所 以,她就可以一直在后方偷偷瞧他,直到他離開。
  雖然只看得到他的側面,何映真還是覺得自己很幸福。
  看著他念書時專注的表情,和他平常在班上唿風喚雨時的形象,真的很不一 樣。
  他的名字是周皓偉,是她們班的班代,兩道斜噼的濃黑粗眉之下有著一雙深 邃又充滿深情的雙眸,再加上那- 頭染成金黃色的杰尼斯帥哥發型,讓周皓偉不 管走到哪里,都是眾人注目的焦點。
  剛進大學的時候,何映真就偷偷喜歡上他了,只不過,不管走到哪里都儼然 是個萬人迷的周皓偉,怎么可能會注意到不甚起眼的她呢?
  就算她是他的同班同學,就算她天天都在他眼前出現,他還是沒注意過她。 
  對自己一點信心都沒有的何映真,從來沒有對任何人透露過她喜歡他的心意, 就連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都不知道她已經偷偷喜歡周皓偉那么久了。
  不過,何映真并不以為苦,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是很甜蜜的,只要看到他過得 很好,每天都很開心,她就心滿意足了。
  就算這輩子她只能當他的同學,只能在一旁偷偷欣賞他,她也甘愿。
  趴在桌面上假寐,其實何映真正目不轉睛地望著自己心儀的他。
  正聚精會神地閱讀著中世紀文學史的周皓偉,因為桌上筆袋突然的振動而小 小嚇了一跳。
  是他的手機來電震動。
  看看腕上的手表,周皓偉再望著桌上的書本,稍一遲疑,迅速收拾好自己的 東西離開圖書館。
  心上人的動作何映真全看在眼底,她也輕巧地收拾好自己的包包,跟在周皓 偉的身后,一前一后地離開圖書館。
  天色漸漸暗了,她的確也該回家了。
  推開門,迎面而來的是一陣夏天特有的燠熱空氣,在冷氣房里待了太久,何 映真一走出室外,突然一陣微微的暈眩襲來,她抱著包包倚在圖書館外的大柱子 上,想等待會兒比較舒服之后再走。
  正當何映真閉目養神之際,附近隱約傳來一聲女孩子的嬌叱。
  「你怎么這么慢啦!到底想不想跟人家約會啊?」女孩嬌聲嬌氣地指責對方, 聲音聽起來是全然地撒嬌語氣。
  「啊!對不起。我太專心念過頭了,所以一時忘了時間……」
  男孩的聲音聽來很熟悉,何映真瞬即瞪大了疲憊的雙眼。
  是周皓偉!
  對話中的一男一女,就站在她倚著的大柱子另一邊,藏身在柱子后面的何映 真,清清楚楚地聽到了他們之間的談話。
  「看你怎么跟人家陪罪,人家等你等到肚子都餓了。」
  女孩挽住周皓偉的手臂,兩人極親密地漫步走下圖書館前的階梯。
  「好好好,今天晚上我們去吃牛排好不好?然后我再請你去看電影,這樣可 以了吧?」
  周皓偉圈住那女孩的肩膀,將她擁得好緊好緊……
  悄悄伸出頭看到大柱子后面這一幕,何映真不覺嘆了一口氣。
  「唉!原來……他真的有女朋友了啊……」
  原本何映真以為周皓偉有女朋友的這件事,只是班上同學問繪聲繪影地傳說 而已,沒想到,今天真的讓她看到正主兒了。
  周皓偉真是有眼光,那女孩子,長得真的很可愛呢!
  人長得帥、身材又高挑結實,做事認真負責的周皓偉,有女朋友是很正常的 啦!
  若是周皓偉到現在都還沒交女朋友的話,那才令人懷疑咧!
  何映真如此安慰著自己,但是她的心底還是有一股濃濃的失望不斷地冒出來, 看到自己喜歡的男生懷里擁著別的女孩子,她的心中泛著濃烈的酸意,就像打翻 了好幾卡車的醋壇子一般。
  猛然驚覺自己這樣躲在一旁偷偷喜歡著他,真的太窩囊了些,但是,看到周 皓偉和那女孩如此甜蜜的模樣,就算自己說出喜歡他的心情那又如何?
  不就是得到「尷尬」二字而已嘛!
  而且還會壞了他們之間同學的情誼,那又何必呢?
  唉!
  胸中無限失落的何映真愣愣地在圖書館前的階梯上坐了下來,望著遠處天邊 殘留的那一抹晚霞,何映真蒼白的臉上忽然落下一顆晶瑩的淚珠。
  她心中那株還沒萌芽的愛苗,如此輕易地就被扼殺掉了。
                第一章
               同學情人1
              渴慕已久的幸福
            在你深情凝眸的那一刻
              寫下了天長地久
  星期六的傍晚,何映真踩著夕陽的余暉,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住處。
  自從養成在圖書館里念書之后,每當到了假日無處打發時間的時候,何映真 便將自己全部的時間投入在書香世界中。
  抱著兩本英文詩集,沿著樓梯爬上了二樓,何映真拿出鑰匙打開公寓的大門, 本以為屋子里應該靜無人聲的,但當大門一打開之后,望著里頭的情景,何映真 嚇了好大一跳。
  沙發上坐著一個猛嗑著草莓的草莓終結者——蘇育分;在她身旁,站著一位 拿著掃帚無意識地揮動著,好似在沉思著什么的少女——彭凱平。
  「你們……都在家啊?」
  「嗨!小真,你回來啦!」
  蘇育分咕嚕一聲,吞下手邊一顆草莓之后,才望向站在門邊的何映真,向她 打了聲招唿。
  而還陷在沉思之中的彭凱平,則一言不發地繼續揮動著手中的掃帚,好像根 本沒發現何映真的歸來似的。
  「好難得喔!怎么你們今天沒出去玩?」
  何映真將包包和手中的詩集拿到自個兒房間放下之后,然后轉到浴室去洗了 把臉,最后又走回客廳來。
  通常星期六、日,育分和凱平都有忙不完的約會,不是去聯誼就是有人請她 們吃飯、看電影什么的,怎么她們兩個人今天都乖乖地待在家里呢?而且一個猛 吃著草莓,一個卻拿著掃帚亂揮?通常這是她們心情不怎么好的時候才會做的事 情,但今天明明就是個美好的周末假期啊!為什么她們兩個會心情不好呢? 
  這情況真的是太詭異了!
  「沒人約。」忙著吞食草莓的蘇育分惜字如金地回答,纖纖素手又伸到膝蓋 上的水果盆里,取出下一顆即將被消滅的草莓。
  「是喔?那你們今天一整天都沒有出門嗎?凱平?凱平,你到底在干嘛啊? 為什么一直拿著掃帚亂揮?」
  哪有人拿著掃帚一直揮舞著,卻又不是真正在掃地的啦?每回凱平有心事的 時候,總會做一些令人摸不著頭緒的事情,就像現在這樣。
  「她啊!小真,你別理她啦!她發春了。」
  蘇育分睨了彭凱平一眼,無奈地搖了搖頭。
  「凱平?凱平,你到底怎么了?」
  何映真一連串的唿喚,卻吸引不了彭凱平的注意力,所以她索性走過去一把 搶過了彭凱平手中的掃帚。
  「凱平,你沒事干嘛玩掃帚?有這么好玩嗎?」「啊?小真,你回來了喔?」 仿佛大夢初醒般,彭凱平乖乖交出手中的「玩具」,接著在單人沙發上坐了下來。 「唉!」
  「年紀輕輕的你嘆什么氣?」何映真將掃帚歸位,心里盡是一股揮之不去的 納悶和疑惑。她的兩位室友今天到底怎么了?
  之所以和蘇育分、彭凱干變成親密的好朋友,就要從大一下學期剛開學時的 校際舞臺劇公演開始講起了。
  下學期剛開始的三月份是她們學校的校慶,各系所和各個學生社團都會舉辦 許多慶祝的活動,那一年她們外文系決定延續系上以往的傳統,公演一出舞臺劇。 
  在大一上學期期末的時候,經過他們班的班導和同學們的共同討論之后,他 們決定公演——「灰姑娘仙杜瑞拉」,當然,全劇完全是由英文發聲演出。何映 真被教授遴選為仙杜瑞拉一角,而蘇育分和彭凱平,則是她的惡毒大姐和刻薄二 姐。
  育分和凱平原本就是一對焦不離孟、孟不離焦的超級好友,而經過整個寒假 舞臺劇的密集排練之后,不知不覺間何映真也跟她們兩個熟稔了起來。
  升上大二后,彭凱平和何映真遂一塊兒搬進蘇育分家的公寓,三人開始同居 一個屋檐下,友情的進展更是突飛猛進。
  「今天好無聊……」彭凱平若有所思地望著桌上的手機,自言自語地咕噥著。 
  「好無聊就找事情做嘛!看看下禮拜文學史老師要小考的范圍如何?」何映 真揉揉自己酸澀的眉心,因為下午在圖書館待了幾個小時,冷氣吹太久,所以頭 就開始疼了起來。
  「今天是星期六耶!假日是用來休息的嘛!干嘛拿來念書啊?」
  彭凱平的眼睛直盯著自己的手機看,仿佛在期待誰打電話來似地。
  「小真,你別管她啦!她今天又在發春了……整天盯著手機看。」
  終于解決完冰果盆中最后一顆鮮艷欲滴的草莓,蘇育分滿足地抽了張面紙抹 抹自己的紅唇。
  「什么發春?我才沒有咧!」彭凱平不滿地向蘇育分抗議著,同時伸出手將 擺在桌面上的小巧手機拿到眼前來。
  「還說沒有?那你現在在干嘛?是在等誰的電話啊?」
  蘇育分早就已經習慣彭凱平那種無時無刻的脫線神經,她在什么狀況之下會 有什么樣的表情和動作,早就瞞不了她啦!
  「嚕嚕嚕咧!我才沒有咧!」彭凱平做了個鬼臉,還是否認蘇育分的指控。 
  「好了啦!你們倆別吵嘴了。今天晚餐想吃什么?我現在來準備……」難得 遇到她們兩個周六沒有出門去約會,不如就在家里開伙吧!
  在這個家里,所有的家事幾乎都是何映真一個人包辦。原本育分她老爸老媽 替她請了一個鐘點女傭,一個星期大概過來兩到三次,替育分分擔整理家務的工 作,但自從何映真和彭凱平搬進來之后,稍微有些潔癖的何映真就將整理屋子的 重責大任給接了過來。
  再來,因為她喜歡下廚,喜歡研究美食的做法,不知不覺間,就連蘇育分和 彭凱平的三餐飲食,何映真也一手包辦了。
  這讓她不禁暗暗佩服起那個替他們班舞臺劇選角的教授,他真是眼光獨到、 慧眼獨具啊!居然一眼就看穿了她們三個是演出仙杜瑞拉三姐妹的最佳人選。 
  不過在蘇家公寓上演的這段「現代灰姑娘」并不像童話中那般灑狗血、那般 可憐兮兮。何映真這位現代仙杜瑞拉并沒有被她兩位姐姐「苛毒」,反而還擁有 一定崇高的地位。
  表面上,身為房東又嬌生慣養、刁蠻任性的蘇育分看起來像是老大,但事實 上,挺依賴何映真的她,反而很聽何映真的話。而彭凱平呢!她一向以蘇育分為 馬首是瞻,不論蘇育分說什么話,她都會同意并出聲附和,所以,在這個家里面, 最具領導優勢的人,其實是何映真。
  「蛋炒飯。」剛吞完草莓的草莓怪獸蘇育分,一聽到何映真要準備晚餐,高 興地大聲嚷嚷著。「小真,我要吃蛋炒飯。」
  「好耶!蛋炒飯好!」彭凱平隨即出聲贊成。
  「那我先看看冰箱里還剩什么材料……」挽起袖子何映真走進廚房,開始準 備三人的周末大餐。
  「小真,放假的時候你幾乎都泡在圖書館里面念書,會把你的青春都浪費掉 的啦!這樣真的好嗎?」
  晚餐桌上,蘇育分萬分優雅地、一小口一小口地細嚼慢咽著香噴噴的金黃色 炒飯,完全和她下午吞食草莓的時候判若兩人。
  「對咩!為什么你這么愛用功啊?書少念一點不會死的啦!況且你的成績已 經是班上最好的耶!連那個書呆男都輸你說……」彭凱平將吃得干凈見底的盤子 交到何映真的手上。「小真,我還要。」
  「哇!凱平你今天怎么這么會吃?看我加快速度!」一看到彭凱平盤底朝天, 蘇育分不甘示弱地猛吃了起來。
  何映真的黃金炒飯,真是無人能比啊!香噴噴的炒飯色香味俱全,好吃的不 得了。
  「吶!你們兩個別吃那么快,又沒人跟你們搶飯吃,吃東西要細嚼慢咽,知 不知道?」盛好炒飯后,何映真將盤子遞回給彭凱平,像媽媽一樣地叮囑著她們 兩個。
  「好!我也還要。」蘇育分隨即遞出自己的空盤,鼓脹的嘴里還滿滿是剛剛 強吞進去的美味炒飯。「小真,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什么問題?」就像灰姑娘殷勤地服侍兩位姐姐一般,何映真順從地接過蘇 育分遞過來的空盤,接著替她盛了一杓還熱騰騰的炒飯。
  「就育分剛剛控告你浪費青春那檔子事。」彭凱平接話。
  「浪費青春?我嗎?還好……吧!我到圖書館是去念書的耶!怎么會跟浪費 青春扯上關系?」
  有時她真的很搞不懂她這兩位室友,不知是她的大腦構造跟別人不一樣,還 是她們兩個哪邊有問題,雖然住在一起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有的時候她還是很 難理解她們的想法。
  「如此花樣年華,豈可成天困守在冷冰冰的圖書館里?」蘇育分睨了何映真 一眼。
  「對咩!小真,你是不是該交個男朋友了啊?」彭凱平順著蘇育分的話尾, 又給何映真丟了個難題。
  「啊?男朋友?!交男朋友這種事情是不能強求的吧!要是緣分到了的話… …」唉!要是緣分到了的話,真的就會有男朋友嗎?
  何映真在心底偷偷嘆了一口氣,講到這個話題,令何映真想起前些日子在圖 書館看到的那一幕。她喜歡的他,已經有了另一個她。這么說起來,她的真命天 子應該不會是周皓偉了吧?可是,她心底明明還是那樣喜歡著他的啊!喜歡他的 心情強烈到就算知道他有女朋友,還是那樣深深地戀慕著他。
  若是緣分到了,如果對象不是周皓偉,她想她也不會接受那樣的緣分吧!誰 叫她就是喜歡上周皓偉了呢!
  「厚——小真,你現在腦子里在想著誰?你果然也有喜歡的男生對不對?」 
  彭凱平看到正在發愣的何映真,馬上就猜到她現在在想什么。
  「我才沒有。」何映真低下頭回避蘇育分和彭凱平詢問的目光,只想快快結 束這樣的話題。「你們快點吃啦!炒飯涼了就不好吃了。」
  「小真,你在逃避我們的問題喔!」蘇育分好像又找到一項有趣的話題,放 下手中的湯匙,急性子的她不斷地追問著,「你一定也有喜歡的人對不對?是不 是不敢跟他表白?」
  「對咩!如果你不敢講的話,那我們幫你講。」最愛跟著起哄的彭凱平,也 在一旁敲著邊鼓。
  認識小真這么久了,她們從沒看過她跟哪個男孩子出去約會過,放假時她就 只知道待在圖書館拼命念書,這樣下去小真會變成大書呆的啦!身為同居室友的 她們,要是不適時推小真一把的話,到了大三、大四,就更難找男朋友羅! 
  俗話說:大一嬌、大二俏、大三拉警報,大四沒人要,這可不是隨便亂傳的 俗諺啊!女孩子的青春是稍縱即逝,不好好把握住的話,等到青春的小鳥飛遠了, 那可就來不及了。
  「喂喂!你們兩個夠了吧!吃飯就吃飯,干嘛沒事把話題兜在我頭上一直轉? 育分,你是不是又有什么陰謀?」
  「我是在關心小真你的幸福耶!」被懷疑的蘇育分急忙發言澄清自己的意圖。 
  「就是說咩!小真,你不可以一直再當書呆子下去了,下回放假的時候,跟 班上同學一起去參加聯誼好不好?我們陪你一起去。」彭凱平加入說服何映真的 行列,好像替她找到另一半,是她此生最大的任務似的。
  「育分、凱平,你們自己都不急著交男朋友了,替我想那么多干嘛啦?」一 想到自己喜歡的男生已經有女朋友,何映真不覺跟室友鬧起別扭來了。
  育分和凱平可以說是她們系上公認的系花,喜歡她們的男孩子何其多,但也 沒見她們真的對誰青睞過,雖然她們有時候會跟男孩子約會,但也沒真的跟哪個 幸運兒認真交往啊!
  「我們是看你放假的時候總是一個人,怕你無聊所以才會……」
  「我覺得現在的我過得很好啊!一個人自由自在的,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這 樣沒什么不好!」
  「哎喲!不管啦!反正下回你跟我們一起出去玩,多認識一些男孩子,選擇 的機會才會多啊!」彭凱平翻出行事歷查看。「就明天好不好?明天是星期天, 我們約班上的男孩子出來玩。」
  「笨凱平,我們班就三個男生而已,一個已經結婚了,一個有女朋友,剩下 一個自閉男大書呆高耀天,你想約誰出來啊?」
  蘇育分嗤了一聲,認為彭凱平的安排不夠好。
  「啊!對厚!關逸中有老婆,周皓偉有女朋友了,那就不能約他們出來一起 玩……」
  經過蘇育分的提醒,彭凱平這才記起來她們班上那三位珍貴的帥班草,其中 素質較好的,都已經先被識貨的女人給訂走了,剩下那個大書呆高耀天,雖然他 人長得不錯,但是為人木訥又寡言,怕生更怕接觸女孩子,一點男人該有的情調 都沒有。
  一聽到周皓偉的名字,何映真就覺得心里很不舒服,再聽到「他有女朋友」 那幾個字,心情更是一下子就蕩到谷底。
  「我吃飽了,你們慢慢吃。」
  端起自己尚留有一大半食物的餐盤,何映真難掩臉上不悅的表情,尷尬狼狽 地離場。
  「耀天,剛剛的筆記借我一下。」
  下課時間周皓偉拍了拍前座的高耀天,向他借剛剛上課的筆記。
  周皓偉雖然是個大近視,但卻不喜歡戴眼鏡,所以上課的時候要是沒有坐到 前面兩排的話,黑板上的字他就看不清楚了。「皓偉,你……是不是該去配副眼 鏡啦?」
  將筆記遞到后面去,高耀天調整了自個兒鼻梁上的近視眼鏡,天氣悶熱的緣 故,他的鼻頭滲著薄汗,所以眼鏡有點固定不住的感覺。
  「眼鏡?那可不行,如果戴上眼鏡的話,我這雙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會變得很 無神的。」
  翻開高耀天的筆記,找著剛剛上課時沒來得及補上的地方,周皓偉開始埋頭 抄寫著。
  「你繼續這樣下去,近視會愈來愈深的。」
  高耀天給了個忠實的建議,既然那么寶貝自己的眼睛,就該仔細地照顧它們 嘛!都已經近視了,還那么愛漂亮?「不會啦!」周皓偉又翻了筆記幾頁,確定 自己已經沒有漏失掉的部分后,才把筆記本還給坐在前座的高耀天。「倒是你, 耀天,你想不想去換一副隱形眼鏡啊?你長得也挺帥的,雖然跟我比是差了一點 啦!但只要肯在造形上花一點工夫,很多漂亮美眉會自動靠過來的耶!」 
  「我……我不習慣跟女孩子們相處。」高耀天又推了鼻梁上的眼鏡一下,有 點尷尬地說。
  「拜托,我們班上百分之幾十二是女生耶!你說這種話誰相信啊?」周皓偉 槌了他肩頭- 下,帶著點恥笑的意味。「難道你真的不想交女朋友嗎?」 
  「還……還好啦!」高耀天靦腆地笑了笑。
  「喂!別說我不照顧兄弟,要不要我替你介紹幾個漂亮的?」周皓偉挑了挑 眉,滿臉曖昧的笑。「看你喜歡哪一型的?我們班上有三十二位美女,什么樣的 型都有,耀天,你有沒有看上哪個啊?」
  「我……沒……沒有……」
  口里雖然說著否認的話,但是高耀天的眼神還是往側后方偷偷瞄了一眼。那 個說話總是出人意表的驕縱大小姐蘇育分,就是高耀天心底偷偷愛慕的女孩子, 可是,打從很小的時候開始,他就不知道該如何和女孩子們相處,所以縱使心底 有了喜歡的人,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段暗戀心事。
  捕捉到他異樣的眼神,周皓偉順著高耀天的視線望過去,那兒坐著仙杜瑞拉 家的三位小姐,只見彭凱平正嘰嘰喳喳地說著話,蘇育分和何映真一個面無表情、 一個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
  「喔!原來如此啊!」周皓偉的熊掌往前一伸,自身后摟住了高耀天單薄的 肩膀。「耀天,你喜歡仙杜瑞拉是不是?難道你想假戲真做啊?看不出來你這么 死心眼呢!」
  大一下學期剛開學時,三月的校慶公演,他們班演出「灰姑娘」這出舞臺劇, 高耀天的角色就是解救仙杜瑞拉脫離苦海的那位英挺王子。周皓偉當時很遺憾自 己沒被選上擔任主角,不過,因為他對門己的口語英文并沒有多大信心,所以沒 被教授選上是很正常的,于是也就怨不得人。
  「才不是咧!」高耀天將周皓偉的手推開,趕緊否認。
  「耀天,你別害羞嘛!男子漢大丈夫,喜歡就喜歡,說出來行什么關系?當 初我也對蘇育分很有興趣啊!我都夸下海口說要追求她了,誰知道她根本就不理 會我,雖然結果有點丟臉,不過,喜歡一個人就應該勇敢地告訴她,這樣才對得 起自己嘛!」
  高耀天在心底嘆了一口氣。連像周皓偉這么風趣、這么有魅力的男人,蘇育 分都看小上眼了,那自己就更別提了吧!他要是敢跟她表白的話,下場可能比周 皓偉還慘咧!
  「你不會真的那么膽小吧?追女人嘛!沒什么困難的,只要你的臉皮厚一點 就好了。」
  周皓偉和高耀天共住一間寢室已經將近一年,對于這個被冠上大書呆稱號的 室友,私底下周皓偉其實還挺欣賞他的。高耀天待人處世總是規規矩矩、一板一 眼的,人品好又誠實,不愛亂嚼舌根談論別人的八卦事,對待朋友也很有義氣, 要是有不會的功課或不懂的問題,只要去問高耀天,一定可以得到最棒的答覆。 
  像耀天這樣的人,硬要說他的缺點嘛!可能就是他極缺乏幽默感吧!啊!還 有,他不擅長與女孩子相處,這可能是他到現在還沒交到女朋友的最大原因吧! 
  「我……沒辦法……」高耀天又是靦腆地一笑。
  「那讓我來教你幾招吧!」周皓偉將高耀天一把拉了起來,將他拖到教室的 后方去。「吶!耀天,接下來你可要學著點啊!追女孩子還是要靠自己的,不可 能總是要別人幫忙的喔!」
  周皓偉撥了撥頭頂上染成金黃色的頭發,露出了他泡馬子時專用的笑容。 
  「哈羅!仙杜瑞拉家的三姐妹,你們在聊些什么啊?」
  「大頭班代,有什么事嗎?」蘇育分瞥了來人- 眼,臉上依然是呈現面無表 情的狀態。
  一聽到這個稱號,周皓偉的額角出現了三條斜線。為什么?為什么他總是無 法搞定這個嬌嬌女蘇育分呢?反而每回都被她給氣得牙癢癢的……
  「嘿嘿……育分,你不要總是這樣叫我嘛!」
  「什么事?快說!」蘇育分媚眼一凝,氣唿唿地瞪著周皓偉和高耀天。「沒 事的話就快滾蛋。」
  「育分,你不要這么兇啦!會嚇到他們的。」何映真一看到心上人的到來, 臉上隨即漾出了甜甜的微笑。「班代,找我們有事嗎?」
  「對嘛!這樣才是好同學嘛!」周皓偉很感激何映真的出言解圍,不然他就 要在高耀天的面前出糗了。「待會兒下課后你們還有事要忙嗎?我和耀天想請你 們吃飯?」
  「好啊!」何映真頓時心跳加快,臉頰瞬間紅了起來。只要可以和周皓偉在 一起,不管他要求什么她都會點頭答應的。
  「小真?!你別亂答應啦!這棵花心大蘿卜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都還不知道, 小心被他給騙去!」蘇育分疾言厲色地出聲警告何映真。周皓偉這家伙給她的不 良印象可是到現在都還沒消除啊!
  剛入學的那個禮拜,周皓偉就對蘇育分展開了強烈的追求攻勢,無奈蘇育分 并不喜歡他這型的男孩子,所以很嚴厲地拒絕了他,而不死心的周皓偉雖然明知 蘇育分的拒絕,但他強烈的攻勢卻持續進行苦。每天早上周皓偉會到蘇育分的公 寓門口站崗,下課的時候則黏在她的身邊,說一些冷笑話想博取蘇育分的歡笑, 惹得班上的女孩產們全都對他們這對指指點點的。
  一想到這- 切,蘇育分都快瘋掉了。
  那樣不美好的回憶,每當一看到周皓偉時,蘇育分就會被迫回想- 次,也難 怪她總是沒給他好臉色看過。
  「育分,你別這么無情嘛!大家都是好同學啊!」周皓偉依然風度翩翩地微 笑著。他望了一眼身旁低頭小語的高耀人,右肘頂了他胸膛- 下。「耀天,你也 幫我說說話嘛!」
  「這……我……」高耀天猛地抬起頭,一接觸到蘇育分冷冷的眼神之后,又 不知所措地低下頭去。
  唉!難怪人家說你是個大書呆,真是有夠沒用的……周皓偉低聲咒罵了他一 句,隨即又換上帥氣的笑容。「待會兒下課之后,我們在系館的門口等你們喔! 一定要來,我們會一直等你們,不見不散呢!」
  說完之后,周皓偉就拖著高耀天一熘煙地奔回教室前頭去。
                 上
                第二章
  「育分,為什么你每次跟班代說話都要夾槍帶棍的?大家都是同學嘛!你這 樣子不是給人家很難堪嗎?」
  何映真的眼神直追著周皓偉的背影直到他遠去,心里有點不甚高興地質問蘇 育分。「哼!那只花心孔雀,不配得到我們的好臉色。」
  「對咩!周皓偉真的很花心耶!女朋友一個換過一個,而且一個比一個還漂 亮,每次都看到他跟不同的女孩子在一起。像他這樣子玩弄女孩子下去,我猜老 天爺一定會給他一個懲罰,讓他最后跟一個丑八怪在一起。」
  「凱平,你怎么也這樣說?班代他……他真的有那么糟嗎?」
  「哎喲!他混亂的男女關系班上有誰不知道啊?小真,你干嘛替他講話?」 彭凱平一副反正他沒救了的臉色,然后話題突然- 轉。
  「倒是那個大書呆還挺不賴的,人家不是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嗎?高 大書呆跟那只花心孔雀住在同一間寢室那么久了,個性還是那樣木訥呢!呵呵呵 ……你們有沒行看到他剛剛的表情?真是寶啊!哈哈哈哈……」
  「大頭班代干嘛沒事請我們三個人吃飯?」蘇育分懷疑周皓偉的動機。「他 是不是又有什么陰謀?」
  「誰知道呢?」彭凱平聳聳肩。「育分,去不去?」
  「不去。」蘇育分毫不考慮就脫口而出。
  「啊?你們真的不去啊?」何映真很失望,育分說不去的話那就代表凱平也 不會去了。
  「小真,你很失望啊?跟那種花心大蘿卜去吃飯有什么好期待的?」彭凱平 萬分不解地問。
  「等一下,凱平你過來。」蘇育分和彭凱平兩個小頭顱湊在一起,嘰嘰咕咕 地不知在說些什么悄悄話。
  「喂!你們干嘛啦?偷偷摸摸地在說些什么?為什么不讓我聽?」
  厚……每次都這樣,好像她們兩個才是同一國的,每次不管遇到什么事,都 把她給摒除在外。
  何映真氣鼓鼓的雙頰明示了她此刻心底的不高興,但蘇育分和彭凱平的兩人 小組會議依然持續進行中。
  「凱平,我們不是說過要幫小真介紹男朋友嗎?」
  「對啊!」
  「你看那個大書呆怎么樣?跟小真很配吧!既然他們兩個人都這么愛讀書, 干脆將他們配成書呆- 族好了。」
  「嘿!對耶!育分你好聰明喔!」
  「那還用說,等一下你帶小真跟他們一起去吃飯,乘機替小真和那個大書呆 牽牽線,讓他們彼此多認識認識。」
  「啊?!我去?育分,不行啦!你跟我們一起去啦!」
  「哎喲!我一看到那大頭班代就會生氣啦!你忘了我們說過要替小真的幸福 著想嗎?如果你不陪小真去的話,這個機會就要浪費掉了啦!」
  「喔!好嘛,我去就是了。」小組會議結束,彭凱平委屈地對何映真說: 「小真,等一下我們一起去。」
  「啊?什么?」
  何映真實在摸不著頭緒,蘇育分和彭凱平心意的轉變,一向快得令人難以捉 摸。
  「等一下下課之后我們跟大頭班代和大書呆一起去吃飯啦!」
  「為什么?你們剛剛不是說不去的嗎?為什么突然間就改變了心意?」何映 真懷疑地來回望著蘇育分和彭凱平。「我看,有陰謀的是你們兩個才對吧!」 
  「什么陰謀?才沒有呢!我們是這種人嗎?啊!反正這一切全都是為了你好 耶!」彭凱平撒嬌地扯弄著何映真的手臂說話,「況且有人要請客,不吃白不吃 嘛!小真,你去不去嘛?」
  「去。」
  那個自己心底喜歡了好久的人當面開口邀約,何映真怎么可能會不答應呢? 當然是點頭如搗蒜地答應啦!
  雖然她的心底尚留著一些疑問,不過何映真已經開始在期待黑夜的到來了。 周皓偉和高耀天為什么突然想請她們吃晚餐?還有,育分和凱平剛剛又在說些什 么悄悄話?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終于有機會可以和周皓偉一同吃晚餐 了!
  當何映真和彭凱平出現在系館門口的時候,周皓偉和高耀天背靠背地坐在階 梯旁的扶手上頭。
  「唷!你們來啦?」先發現她們的周皓偉,揚高了手跟她們打招唿。
  「怎么只有兩個?育分呢?」
  「你找死啊?明知道育分一看到你就生氣,你還那么愛惹她!」彭凱平走過 去推了周皓偉肩頭一把,害他差一點因重心不穩而摔下去。
  「凱平,你干嘛啦?這樣很危險的!」何映真擔心地奔了過去,扶住周皓偉 的手臂。
  「啊!謝謝。」周皓偉緊緊攀住何映真的手,然后還算優雅地跳了下來。 「好了,這下主角都到齊了,我們走吧!」率先邁開步伐的周皓偉,沒注意到高 耀天的雙眼閃過一絲濃濃的失望。
  「嗯!」何映真點了點頭,隨即跟在周皓偉的身后。
  「喂!大頭班代,你到底有什么陰謀?為什么這么突然說要請我們吃飯?」 彭凱平追了上來,仰頭看著比她整整高出二十公分的周皓偉。
  這大頭班代會這么有女人緣并不是沒原因的吶!
  人長得又高又帥,笑起來可以迷死一大拖拉庫的女性,這也難怪他找的女朋 友總是一個比一個還要美。
  「沒什么,只是想跟你們聯絡一下感情嘛!」周皓偉用眼神示意著彭凱平, 于是兩人愈走愈快,將何映真和高耀天給撇在后頭。「凱平,我問你一個問題, 你覺得……他們兩個看起來登不登對?」
  「誰?」彭凱平困難地小跑步,以便跟上周皓偉的腳步。「你是說……小真 和大書呆?」
  「對啊!耀天好像對灰姑娘舊情難忘喔!我們來聯手撮合班上的第一對班對 吧,你覺得怎么樣?」
  周皓偉挑了挑眉,露出了一口潔白漂亮的皓齒。
  「喂!大頭,你也覺得他們兩個很配啊?我們會答應跟你們一起出來吃飯, 也是想把小真介紹給大書呆耶!」
  彭凱平在周皓偉的身邊小聲地說著她和蘇育分的計畫,為了配合彭凱平的身 高,周皓偉不得不微微低下頭傾聽她說話。
  遠遠落后在后方的何映真落寞地看著這一幕,輕輕地在心底嘆著氣。
  難道……這次周皓偉的目標是凱平嗎?周皓偉永遠都看不到自己這雙總是追 隨著他的身影的深情眼神吧!
  為什么她總是無法吸引周皓偉的注意呢?
  唉……
  他們選在校門口外面那家便利商店樓上的一家咖啡簡餐店坐了下來,點好餐 之后周皓偉又伸出右肘碰了碰坐在他身邊的高耀天,要他講講話暖暖場面。 
  但是高耀天只是淺淺微笑著,怎么樣都不肯開口說話。為了怕氣氛被搞僵, 周皓偉只好主動開口緩和一下過于沉靜的氣氛。
  「映真,你很喜歡看書吧?耀天也是喔!有空的時候,可以跟耀天一起去圖 書館找你們喜歡看的書。」
  「呃?」
  何映真原本還沉浸在剛剛目睹凱平和周皓偉親密對話的悲傷情緒中,沒想到 這會兒才剛坐下來周皓偉就開口喊她,讓她小小地興奮了一下。
  但當她聽完周皓偉的話之后,何映真心底那簇小小的興奮火焰,馬上就消失 得無影無蹤。
  跟高耀天一起去圖書館?周皓偉說這話是什么意思?
  難道……他在向她推薦高耀天?
  何映真僵硬地望了坐在他旁邊的高耀天一眼,發現高耀天眼中閃著無奈的光 芒,臉上則是堆滿了苦笑。
  高耀天的無言苦笑,又將場面弄僵了起來。
  「對啊!小真,反正你們兩個都那么喜歡看書,改天也可以約一約,兩個人 一起去逛逛誠品或金石堂什么的。」見狀況尷尬,彭凱平迅速地接腔,心底打的 鬼主意跟周皓偉一模一樣。
  何映真哀怨地望了周皓偉- 眼,然后低下頭去。
  原來,周皓偉今天會請她們吃飯,就為了這個原因啊!他只是想替他的室友 高耀天牽線,撮合高耀天和她?
  「哎!映真,你別害羞嘛!人家都開口請我們吃晚餐了,你好歹給人家一個 回應嘛!」彭凱平小聲地在何映真耳邊嘮叨著。
  「大書呆長得挺不賴的,跟你又有一樣的興趣,還有,聽大頭班代說他對你 舊情難忘,要是你也對人家有意思的話,就大方一點嘛!要是你一直這么『閉俗』 的話,大書呆會被你嚇跑的。」
  「我……」
  正當何映真尷尬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服務生將他們的餐點送了上來,正 好化解了何映真的危機。
  「這里的東西很不錯,很好吃的,你們快嘗嘗看。」
  周皓偉見高耀天和何映真只專注于自己面前的食物,于是在桌子底下踢了彭 凱平一腳,向她使了個眼色。
  「啊?」彭凱平看了周皓偉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手中的刀叉。「呃! 不好意思,我去洗手間一下。」拿起隨身包包,彭凱平嘴里念念有辭地離開座位。 
  而就在彭凱平剛離開沒多久,周皓偉的手機接著就響了起來。
  「喂?香香?你在學校里?好,我馬上就過去。」
  收起電話,周皓偉很抱歉地看著高耀天和何映真。
  「真是對不起啊!我女朋友CALL我,我得去學校接她,你們慢慢吃啊! 沒吃完不準走喔!」
  說完這番話之后,周皓偉像旋風一般地消失在高耀天和何映真的面前,留下 他們兩個在座位上面面相覷。
  稍晚,何映真心情惡劣地回到蘇家公寓。一推開門,她就看見蘇育分和彭凱 平坐在客廳里,兩個人都睜大了雙眼直盯著她看。
  「干嘛?有什么好看的?」
  原本以為今晚可以和周皓偉好好聊天的何映真,絕沒想到他跟凱平會那樣- 去不回,把她跟高耀天丟在那家簡餐店里兩兩相對無言。「彭凱平,你上個洗手 間是到美國去上了嗎?為什么偷偷跑回家來也不跟我說一聲?你是故意的,對不 對?」
  「小真,你別生氣嘛!」彭凱平拉拉蘇育分的衣角,要她也幫忙說說話。 「我只是想讓你跟大書呆好好獨處一下,搞不好你們會發現彼此的優點,進而開 始交往也說不定啊!」
  「誰跟你說我對高耀天有興趣?我有說過那種話嗎?為什么你們要這樣自作 主張?」
  回想起剛剛晚餐時的狀況,她跟高耀天雖然是同班同學,但是平常在班上根 本講不到兩句話,彼此可以說是非常陌生咧!
  在那種尷尬的、被設計的情況之下,她怎么可能裝作若無其事繼續跟他- 起 吃飯?
  遲遲等不到彭凱平的歸來,受不住那種尷尬的沉默,何映真向高耀天說了聲 抱歉之后,隨即也離開那家店。
  「小真,你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那個大書呆呢?是不是他送你回來的啊? 你們談得如何?相處得應該很愉快吧?」
  彭凱平不知死活地繼續發問,鈍感的她完全沒發現何映真已經氣得火冒三丈 了 .
  「我生氣了,我真的生氣了!彭凱平,我再也不理你了!」何映真說完氣唿 唿地將包包一摔,想要奔回房間里去。
  「小真,你不要生我的氣嘛!」彭凱平后知后覺地拉住何映真,又是低頭又 是道歉的。「育分,你快幫人家說說話啦!小真生人家的氣了……」
  「小真,你就別氣了,我們會這么做都是為了你著想嘛!」
  蘇育分也追上前去攔住何映真,并將她拉回客廳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我們不想看到你把青春統統浪費在念書上面嘛!所以才會想要幫你介紹幾 個不錯的男孩子啊!」蘇育分攬住何映真的肩膀。「小真,你要是不想我們繼續 這樣多事替你做媒的話,你可不可以坦白告訴我們,你心里喜歡的那個人到底是 誰啊?」
  「對咩!小真,我不是故意的啦!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嘛!下次我一定先問過 你的意見,再幫你介紹別的男孩子。」彭凱平坐在何映真的另一邊,學蘇育分- 樣攬住了何映真另- 邊的肩膀。
  「快點告訴我們你到底喜歡誰啦?這樣我們才可以幫你啊!」
  「你們兩個現在是在干嘛啦?聯手逼供啊?別忘了,我到現在還在生你們的 氣喔!」
  被蘇育分和彭凱干一左一右地挾持著,何映真感到無比的威脅,這兩個室友 真是有夠無法無天的,她明明還在生氣耶!她們居然敢這樣威脅她?
  「小真,告訴我們嘛!我知道你一定有喜歡的人,你就老實地說出來吧!這 樣我們也不用費心替你安排像今天晚上這樣的飯局羅!」彭凱平賴在何映真的懷 中,像小孩子一般地對她撒著嬌。
  這就是彭凱平最厲害的招式之一,每每讓她這樣一嗲之后,被撒嬌的對象就 會兵敗如山倒。
  「嗤!凱平,真是夠了你,到底是什么時候養成這種壞習慣的啊?你爸媽怎 么會受得了你,還養了你十八年?」
  蘇育分最受不了彭凱平這一點了,平常明明就是一副穩重端莊的千金大小姐 模樣,但是每次做錯事情或有求于人的時候,就開始做出這種丟死人的撒嬌動作, 真是有夠丟臉的。
  「凱平,你別這樣啦!呵呵……哈哈哈……好癢耶!」禁不起彭凱平的癢, 何映真顧不得自己還在生氣,忍不住就笑了起來。
  「凱平,你別亂動了啦……哈哈……癢……好癢……」
  「哼!育分,你別取笑我,也許就等我使出這- 招,才可以成功地問出小真 到底喜歡誰。」
  說完之后彭凱平更是巧妙地在何映真的懷里動了起來,還過分地伸出雙手往 何映真的腋下搔她癢。
  「哇……哈哈……哈哈哈……」何映真縮著身子閃躲彭凱平的攻擊。「凱平 ……別來了啦!」
  「說不說?你說不說?小真,你快點告訴我嘛!你跟我說你喜歡誰的話,我 馬上就會住手……快點說啦!」
  正當何映真和彭凱平互相玩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蘇育分凝起眼很仔細地觀察 著何映真。
  要是小真當真不喜歡那個高大書呆的話,為什么今天下午大頭班代走過來約 她們一起去吃晚餐的時候,小真會那么高興地就答應?
  還有,當她說不去的時候,小真還失望了好一會兒呢!那時小真臉上的失望 表情,她可是記憶猶新。
  難道說……讓小真興奮的人其實不是那個高大書呆,而是另外一位—— 
  那個花心的大頭班代?!
  糟了!小真怎么會喜歡像他那樣的花花公子?
  明知道周皓偉是如此花心,難道她和凱平還要推小真一把,將她往痛苦的深 淵里送嗎?
  不行!這絕對不行!
  「小真,你不可以喜歡那棵花心大蘿卜!」明明這是一項還在腦子里浮動的 想法,但是蘇育分在情急之下卻大聲急吼了出來。
  聽到蘇育分的叫嚷,何映真和彭凱平瞬間停止了動作,前者滿臉通紅,后者 則是一臉的納悶。
  「育分,你在說什么啊?小真喜歡大頭班代?你怎么知道?」彭凱平看了蘇 育分一眼,再回身過來緊盯著何映真。「小真,這不是真的吧?你真的喜歡周皓 偉?你的眼睛是給蛤蜊肉遮住了嗎?」
  「像周皓偉那種到處花心的雄性種馬,女人一個換過一個,最后一定不會有 好下場的,小真,你可要想清楚啊!你真的喜歡他嗎?還是只是被他的外表給迷 惑了?」
  蘇育分以過來人的身分勸著何映真,剛入學時就曾經被周皓偉緊迫盯人的蘇 育分,可是深刻體會過周皓偉的花心吶!
  像周皓偉那種天生的帥哥,簡直就是一種罪惡!老天爺賞給他們如此俊逸的 外表,卻害得那么多女孩子為他們傷神,甚至心碎,這不是罪惡是什么? 
  「我……我什么都沒說啊!你們……你們干嘛講得那么嚴重?」
  何映真收起剛剛玩耍時的笑容,臉上露出了極憂郁的表情。她知道,她的兩 位室友都不是很喜歡周皓偉,但是,自從開學在班上第一次看到周皓偉的時候, 她就已經偷偷地愛上他了耶!
  「別不承認!小真,我知道你喜歡他,要不然今天他走過來邀我們一起晚餐 的時候,你就不會那么高興了。」
  「啊!原來是這樣的啊!難怪喔……小真,你剛剛說你對大書呆沒興趣,但 又偏偏想跟他們一起去吃飯,原來事情是這個樣子的啊!育分說的沒錯,看來你 真的喜歡周皓偉。」
  彭凱平原奉的懷疑語氣,這下子已經變成肯定語氣了。
  聽到蘇育分的分析之后,彭凱平這才明了事實的真相。「育分,你真的好聰 明喔!這樣也給你猜出來。」
  「現在不是恭維我的時候,小真,你真的、真的很喜歡周皓偉嗎?已經不能 夠把感情收回來了嗎?」
  蘇育分面色凝重地望著何映真。
  「你要知道……他對一個女孩于的興趣可能很難維持長久,你也聽過這一年 下來他到底換過幾個女朋友吧?為什么你還是會喜歡他?」
  「他……他真的有那么糟糕嗎?」面對兩位室友的咄咄逼人,何映真慢慢卸 下了心防。「我……我……我不知道啦!」
  喜歡一個人的心情是很奇妙的。
  要是真的能夠詳細列出喜歡他的理由和不喜歡他的理由的話,扣除掉花心這 個差勁的選項,她覺得她還是能夠找到周皓偉一大籮筐的優點。
  意思就是說,還能怎么辦呢?她就是喜歡他呀!
  「啊!完蛋了完蛋了。小真你真的很喜歡周皓偉對不對?看你迷惘的樣子就 知道了,這是戀愛中的女人才會有的表情。」
  彭凱平極夸張地舉起右手蓋在眼睛上頭,一副已經預見她悲慘未來的樣子。 
  「凱平,你不懂就別胡說八道,小真只是暗戀周皓偉,這樣還不能算是戀愛 中的女人,要彼此雙方都喜歡對方,那樣才能叫作戀愛。」
  蘇育分就事論事地提出糾正,但這樣的言論卻剛好刺傷了何映真那顆脆弱的 少女心。
  「反正我只是在暗戀人家而已,根本什么也算不上,你們就別替我擔心了, 我不會有事的。」
  何映真這一席話不但直接承認了自己的確是喜歡周皓偉的,還表現出了濃厚 缺乏自信的自卑感,說完之后她傷心地奔回自己房間,不想再讓兩位室友看她的 笑話。
                第三章
  寢室內的電腦正播放著冬季戀歌的主題曲,坐在電腦桌前的周皓偉,眼神緊 盯著電腦螢光幕上ICQ的對話框。
  什么嘛!明天你又有事情要忙?為什么最近你總是有一大堆沒跟我報備過的 緊急事件要處理,害我們的約會都泡湯?
  對著電腦螢光幕,周皓偉抱怨聲連連,隨著他的埋怨聲,在他修長雙手靈巧 的動作之下,打字速度飛快地向對方忠實地傳達了他的不滿。
  跟他線上ICQ對談的不是別人,就是他最近才開始交往的女朋友,中文系 大一的系花秦湘香。因為女生宿舍的電話太難打進去,在過了十- 點女生宿舍熄 燈的時間之后,他們固定會在睡前使用ICQ來交換彼此的思念。但是今晚,周 皓偉對著電腦螢光幕卻是連珠炮般的咒罵。
  有沒有搞錯啊!明天是美好周末假期的第一天耶!她居然又放他鴿子?! 
  自從期中考過后,他就沒有好好跟香香約過會,因為最近他每次打電話約香 香,她總是有一大堆的理由婉拒他,有時候說是明天要交報告,所以得趕工,有 時候是要去參加分組討論。
  香香分給他的時間竟然一天比一天還要少,少到讓他不得不起疑。她到底在 忙些什么?
  期中考結束之后,他們應該有更多相處的時間才對吧!為什么見面的次數反 而比考試期間還少哩?看著對話框上香香傳過來的另外一個理由,周皓偉氣得拿 起手機打算撥電話給她。
  對話框上顯示著,明天她要跟班上同學聚餐,然后去看電影,所以要他不用 去教室等她。這已經是她第一百零八次用奇怪的藉口拒絕他了。
  從來都是他周皓偉找藉口甩掉過于黏人的女孩子,難道,這回換成他遭到報 應了嗎?按下她的號碼之后,手機那頭卻傳來她已關機的訊息,周皓偉恨恨地將 手機扔到床上去。
  「嗤!香香,你可別后悔啊!我就不信沒有你我會找不到別的樂子!外面漂 亮的女孩子多的是,你沒空陪我,我找別人就是了。」
  此時,寢室的門輕輕地被推開,滿臉倦容的高耀天走了進來,手上抱著一大 落自圖書館借回來的害。
  「嗨!皓偉,我回來了。」
  「哇塞!耀天,真看不出來耶!你的手腳還挺快的嘛!這么快就跟灰姑娘一 起漫游圖書館啦?感覺怎么樣?你們兩個應該很合吧?有沒有定好下一次的約會 啊?」
  周皓偉收起臉上原本萬分不悅的神色,換上期待的表情,準備聽高耀天報告 今晚第一次約會的精采內幕。
  要是耀天跟何映真兩人當真成了他們班上第- 對班對的話,他可是策動這一 對結合的幕后大功臣之一唷!
  「圖書館?我一個人去的。」
  高耀天將借回來的書籍一本一本規規矩矩地放到書架上去,望向周皓偉的眼 神有點赧然。
  「你是一個人去的引那何映真呢?」周皓偉瞪大了眼,有點不敢置信聽到高 耀天這樣的回答。
  「吃完飯之后,你們有一塊兒去哪里走走嗎?耀天,你該不會馬上就送她回 去了吧?」
  耀天這小子真是有夠遲頓的,虧他都幫他約到女孩子了,他居然還蠢到不知 道好好把握機會?萬一被對方討厭的話,下一次就沒那么好約了。
  「飯還沒……還沒吃完,她就離開了。」
  高耀天十分無奈,人家都說要離開了,他總不可能強拉著她不放吧!況且, 他們之間真的沒什么適合的話題可以聊,兩個人面對面地坐著相看兩瞪眼,感覺 很尷尬耶!
  「什么?飯還沒吃完她就走了?耀天,你在搞什么飛機啊?難不成我們離開 之后,你一句話都沒跟人家閑聊?」
  「我……不知道該跟她聊什么……」
  根本沒有那樣的經驗,要他怎么開口嘛!還有,他對何映真的感覺……根本 就不是像皓偉所想像的那個樣子。
  去約她們一起吃飯也是皓偉一個人沖動之下就決定的,要是他早知道蘇育分 不會去的話,他才不想出席咧!
  「不知道該跟她聊什么?你可以聊聊天氣,聊聊你們喜歡看的書、喜歡看的 電影,其至聊一些班上的事情啊!有幾千幾百種的話題可以聊,你卻說不知道該 跟她聊些什么?」
  周皓偉簡直快被高耀天這根木頭給氣死了,虧他和彭凱平犧牲了他們的晚餐, 將時間和空間留給他們單獨相處耶!居然被這小子給搞砸了?
  「我覺得……」高耀天皺起眉頭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一鼓作氣地說出心里的 話。「我覺得何映真她……」
  「她怎樣?」
  「她好像不是很喜歡我的樣子……」當然啦!他心里喜歡的人也不是她,所 以,這樣的結果他也不會很傷心啦!倒是今晚沒能見到蘇育分,令他有點小小的 失落。
  「哎呀!耀天,你難道不知道女孩子在男生面前總是會故作矜持、裝模作樣 一番嗎?搞不好她已經喜歡你很久了,只是沒有機會告訴你或者是不敢告訴你罷 了。」
  「才不是這樣,你們離開之后,她顯得很驚愕、很不知所措,飯沒吃兩口就 說要走了,要是她真的像你說的……喜歡我的話,情況應該不會是這個樣子的吧!」
  雖然他沒有很多跟女孩子相處的經驗,但是像這種這么清楚的表示,他還不 至于看不出來。
  「她要是對你沒意思,下午我們去邀她們吃飯的時候,她怎么可能會答應得 那么快?她不喜歡你的話,難不成喜歡的是我?」
  周皓偉順口反問了這個問題。
  「嗯!很有可能,何映真喜歡的人一定是你。」高耀天溫潤地朝周皓偉一笑。 「皓偉,你的魅力真的是所向無敵、無人能幸免啊!」
  「嗤!就知道亂說話,你啊!把這種口才留給跟女孩子在一起的時候再發揮 吧!我真擔心你- 輩子都交不到女朋友。」周皓偉跳躍著坐回自個兒床上去,還 不小心壓到了剛剛丟在床上的手機。「啊!糟糕,我的手機……唔!還好沒壓壞。」
  「真是羨慕你,應付女孩子的時候總是能夠如此得心應手。」高耀天端起臉 盆和換洗的衣物,準備到外面走廊盡頭的淋浴間去。
  「皓偉,你明天是不是又有約會啊?你現在這個女朋友應該還是中文系那個 秦湘香吧?」
  「嗯哼!也許明天就換別人了。」
  一聽到秦湘香的名字,周皓偉的眉頭很快就皺了起來,而且臉色突然間變得 很難看。他不知道香香最近到底是怎么了?為什么他們之間突然會變得那么疏遠 呢?以前都是香香黏他黏得很緊的啊!
  周皓偉現在不愿意去猜測她究竟出了什么問題,但是明天,明天他一定會找 到她,并且問個水落石出。
  「唉!我的人生,為什么到現在依然還是黑白的呢?」
  一如往常,何映真在夕陽西下的時候離開了圖書館,望著遠方天邊染成一片 橘紅的炫麗晚霞,邊走邊喃喃自語地哀悼著自己沉悶的青春。
  今天下午沒課,她在圖書館里認真復習完一整個星期各科的進度,感覺很有 成就感,但在離開前,她瞥了一眼那個周皓偉常常占據的位置,今天卻是空無一 人,悶悶的情緒自她胸口蔓延開來,令她覺得極不舒暢。
  「到底什么時候,才能找到屬于我的春天啊?」
  何映真并沒有參加學校里的任何社團,也就是說,除了到學校上課和到圖書 館念書之外,她的社交生活是乏善可陳。到目前為止,最常和她接觸的人,就只 有育分和凱平兩位室友了。
  其實也不是沒有男生追過她,雖然何映真對自己極缺乏自信,但在高中一年 級的時候,曾經有個高三的學長對她有過好感,只不過何映真并不喜歡他。在多 次提出邀約但每次都被拒之后,那位學長終于打了退堂鼓,不再纏著何映真,而 自從那一次之后,一直到上了大學之前,何映真的男人運像是被詛咒似地,再也 沒出現對她有興趣或是她對對方有興趣的對象。
  直到遇見周皓偉。
  他是她見過最有魅力的男孩子,亮眼有形的金黃色翹翹頭之下有一雙深邃蠱 惑人心的雙眼,還有他那令人臉紅心跳的厚實胸膛,好像是一處可以躲避任何風 雨的安全避風港。
  她很喜歡看他站在講臺上對著同學們講話的神氣模樣,好像他就是全班的精 神領導似地,雖然育分批評周皓偉那模樣叫作不可- 世、臭屁兼愛耍威風,但她 就是喜歡看他那個樣子,擁有仿佛可以唿風喚雨的自信。
  她還喜歡看他講冷笑話時,自己可以無動于衷,絲毫不會先笑出來的鎮定模 樣,天生就是個冷面笑匠。
  唉!就說吧!無論育分和凱平如何說他壞,她就是可以找出喜歡他的好多個 理由,她這個樣子是不是真的沒救了?
  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是周皓偉喜歡的女孩子類型,她卻還是如同飛蛾撲火般地 將整顆心都往他身上系……她真的很傻啊!
  踩著地上的落葉,何映真漫步在布滿昏黃路燈光線的校園中,就在經過女生 宿舍前的衛兵公園時,她在那棵開滿紅通通漂亮鳳凰花的大樹底下,發現了她期 待已久的春天。
  周皓偉面色凝重地坐在涼亭的石椅上,眼神正惡狠狠地盯著女生宿舍的大門 口看。
  「嗨!」何映真主動向周皓偉打了聲招唿,因為天色已暗,涼亭里黑抹抹的, 生怕他沒看到自己,何映真還故意走到離他很近的走道里去。
  「班代,你在這里做什么?」
  明知道他是在等他的女朋友,可能等一下要去約會吧!但何映真問不出這樣 令自己傷心難過的問題,所以故意裝作若無其事地看著周皓偉。
  難道是發生了什么事嗎?為什么他的表情看起來那么兇啊?好像是在生氣似 的?
  「是你啊!何映真。」周皓偉的視線自女生宿舍的大門口轉了回來,看著站 在他身邊微笑著的何映真。「沒做什么,我在這兒等人。你剛下課嗎?」 
  「嗯嗯!」何映真搖搖頭否認。「下午沒課,我在圖書館里念書。」
  她擔心地望著周皓偉額上的那道抬頭紋,一向帥氣俊逸的他,怎么可能讓自 己的表情這么難看啊?「班代,你……是不是在生氣?」
  何映真怯怯地看著周皓偉。「你看起來心情很糟糕的樣子?」
  「我沒事。」周皓偉仿佛心情被看穿似地,狼狽地回望何映真。「你找我有 事嗎?」
  「沒……沒有。」何映真略略驚慌了起來,本來只想純粹打個招唿,看他一 眼而已的,但是看到他在生氣,她想關心他啊!他到底是為了什么事在心煩呢? 
  周皓偉自下午三點起就坐在這里了,一直等不到秦湘香回宿舍來,他的耐性 已經快被她給磨光了,偏偏打她的手機一直又是關機的狀態,令周皓偉不得不懷 疑她是不是真的跟別的男人出去約會,所以才一直回避他。
  這么說起來的話,他就是被戴了綠帽子了!
  很少有女孩子敢這樣對待他的,秦湘香居然先出手甩了他?這種丟臉的事他 還是第一次嘗到咧!可惡,這女人真的太可惡了。這口氣他咽不下去,腦子里胡 思亂想著,周皓偉的眼神義飄回女生宿舍的大門口,他會一直在這里等她回來, 就不信堵不到她!
  「可是……你的臉色好難看……」何映真吶吶地開口,但周皓偉像是沒聽到 似地,憤恨的眼神望著遠方,將她當作隱形人。「班代……」
  何映真本來還想對他說些什么,但就在這個時候,周皓偉看到秦湘香自學校 側門那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