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軍荼明妃(16-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16章 慈悲
  我是被下體一陣一陣的快感喚醒的。
  天已經亮了,雨不知什么時候停了。我睜開眼朦朦朧朧的看見身上趴著一個 身量不高的男人,雙手正抓著我的雙乳,貪婪的吸吮著我的乳頭,隨著吸吮的節 奏,插在我體內的雞巴也在收縮跳動,顯然正處在射精的邊緣。
  我心里一陣凄苦,似乎體會到了那些紅顏薄命的女人的心境,自己有了顛倒 干坤的肉體,就合該被天下男人玩弄,那些男人哪怕不要自己的性命也要跟我春 宵一度,真是可笑。那就讓他們死得其所吧,我心里想著,也顧不上去想身上的 人到底是誰,暗自運起神通,玉門一緊,就聽見身上的男人長長的慘叫了一聲, 緊接著一股股熱流注入了我的身體。我閉著眼睛仔細品味著體內的這股精液,明 顯的感覺到它蘊含的生命力比那三個人強得多,心里一喜,緊忙運化了這股精液, 玉門再次擰攪起來,勢要榨干身上人的全部精血。
  略顯稚嫩的男生在我身上長嘶,尚未軟化的雞巴再次噴射出濃濃的精液。「 嗯……還要嘛……」我嬌聲哼著,催動著心法乘勝追擊,閉著眼睛默默的等待著 他和前面的人一樣射干精液射出血液,可是等了足足有五分鐘卻仍然沒有嘗到血 腥的氣味,精液的濃度越來越稀卻沒有斷絕,最后幾乎是前列腺液代替了精液… …
  我睜開眼睛,仔細看著身上的人,不出所料,是我們的西藏小向導。我吃驚 的看著他,如果我昏迷之前的記憶沒有錯的話,他已經射在我臉上一次,那一次 的射精距離足有五米,其實已經說明了他異于常人的體質,而我不知道自己昏迷 了多久,假設他自從我昏迷過去就一直在插我的話,恐怕也已經射過不止前面這 一次了……天啊,這個人,恐怕已經不能以普通人的標準看待了。
  小向導唿哧唿哧的喘著粗氣,畢竟他沒有明王的神通,在我的壓榨之下早就 到了油盡燈枯的邊緣,我看著他漸漸失神的眼睛,突然心里一軟放開了玉門的禁 制。半軟的雞巴滑出我的身體,向導也重重的栽倒在地上,我緩緩坐起來,冷眼 看著他有出氣沒進氣的樣子,又有一陣惡煩涌起,當下就想一掌打死他算了,就 在這時,向導做出了一個讓我吃驚的舉動:但見他用盡了最后的力氣掙扎著跪了 起來,雙手合十,接著頭重重的磕在地上,嘴里含煳的念著我聽不懂卻又有些感 應的東西……
  「他在對我……頂禮膜拜?」我驚訝的看著這個赤裸的少年,一分鐘前他還 在瘋狂的操我,滿眼都是赤裸裸的欲望,而一分鐘之后臨死的膜拜也充滿了虔誠, 我突然福至心靈,恍惚的體會到了冥冥中的天意,心里一動,忙抱住他的頭,把 柔嫩的雙唇印在他的嘴上。之前的交合我從來沒有和人接吻,一面是因為心里厭 惡那三個人,一面也是為了讓自己的神通少一些的讓渡給他們,免得自己不好收 拾。我慢慢的把真力渡進少年的嘴里,感受著他身上濃濃的男人氣息,不免又有 些動情,我強忍著把欲念都化為真氣輸進他的身體,看著他一點一點的回復體力 才慢慢放開。
  他再次跪下,匍匐在地,我緩緩站起身。
  「你的名字。」
  「多……吉……」
  「為何拜我?」
  「我們……這里……有一個傳說……男女雙身……的……是慈悲的上神……」 
  「慈悲?」我啞然失笑,外面三個人尸骨未寒,我要他們命的時候可是毫無 遲疑的,我這樣都叫慈悲的話,恐怕世上沒有壞人了。
  「你走吧,我不殺你,但是不許把今晚的事情說出去。」
  少年的頭壓得更低了:「多吉……愿意終生追隨您。」
  我禁不住浪笑起來:「為什么?為了再次跟我上床是不是?你不怕死么?」 
  「不不不……」多吉忙辯解道:「我是個孤兒,沒地方去,我想跟著您…… 修行……」
  這些藏民奇奇怪怪的信仰真是我沒法理解的。「抬起頭讓我看看。」我仔細 端詳著這個黝黑的少年,發現他竟然跟我一樣長著一張雌雄莫辯的臉,好奇怪之 前為什么沒有發現。雖然他遠不及我此時的絕色,但這張臉放在女人堆里絕對也 算是出眾了。我的好奇心更盛,索性留下他多個幫手也好吧。
  「穿好衣服,我有話說。」我拾起腳邊的內褲和背心胡亂穿上,看著他面露 喜色飛快的穿好衣服:「以后你私底下叫我明妃,在人前我穿女裝的時候叫我姐 姐就可以,男裝的時候叫我哥哥,明白了嗎?」
  「多吉明白!」
  我滿意的點了點頭,隨手指著火堆旁的三具尸體:「去,幫我把他們處理掉。」 
  正在多吉應聲要動手的時候,突然一輛吉普車由遠及近駛來,我心里一凜, 就看見車上跳下來兩個穿著警服的男人,他們看見了地上的尸體,飛快的掏出手 槍:「別動!警察!」
              第17章 心照不宣
  那一瞬間我心里閃過無數的念頭:跑?絕不可能,現在刑偵手段這么發達, 根本跑不掉,被抓到的話自己現在這混亂的身份恐怕就曝光了……打?也不確定 現在的明妃神通擋不擋得住子彈,不能冒險……老老實實被抓進去?那也會曝光 ……
  只好見機行事了,我輕輕轉過頭用目光制止了多吉,那孩子正咬牙切齒的準 備沖上去,還真是有些武勇。我慢慢屈起雙腿并攏在胸前,擋住寬松背心下的巨 乳,低頭把雙手抱在頭上,多吉也跟著雙手抱頭蹲在了地上。
  兩個警察幾步走到我們跟前,兩個黑洞洞的槍口分別指著我和多吉:「都不 許動!我們現在懷疑你們有殺人嫌疑!慢慢抬頭!叫什么名字!」
  「多……多吉……」
  「張楠,」我冷靜的回答道,用的是女聲,我當然不會傻到自己穿著內衣褲 裸露著細膩如雪的肌膚還用男聲說話:「我叫……張楠,兩位警官,這里面有… …」我心里一橫,賭一把了!接著抬起頭在初升的陽光下笑顏如花:「誤會……」 
  空氣仿佛凝固了,我分分明明的在兩個五大三粗的男人眼里看到了如火的欲 望。「成了!」我心里一喜,忙飛快的打量著眼前的男人:很明顯的,這是一老 一少兩個警察出警巡邏,從老警察的肩章和警號上我居然發現這個人的職位其實 不低,他持槍的手沉穩有力,手指上有明顯的煙熏的暗黃色,雙眼渾濁布滿血絲, 滿是橫肉的臉上顯出老于世故的樣子,盡管我的肉體噴香,他還能把自己的欲望 盡可能的隱藏起來;而年輕的警察可能是剛剛畢業,臉上流氓的表情一覽無余, 仿佛一下子就能把我吞下去一樣。
  我心里飛快的盤算著,看現在的情形只要再獻出一次自己的身體,這兩個男 人自然可以被我拿下,眼前的危機也就算度過去了,可是這里面有一個潛在的風 險,顯然越多人知道我的事情就越危險,而且我要回到北京的,這邊留著那么多 知道我身份的人就像是一個定時炸彈隨時會讓我暴露……必須把風險降低! 
  我心里做好盤算,突然作勢要站起來的樣子,兩個警察下意識的同時把指在 我的面前,我忙假裝害怕低頭嬌聲道:「警察叔叔饒命饒命,兩只槍一起……我 不行……」說著偷偷斜眼看著那個老警察,雙腿慢慢放下,讓胸前的一對寶貝恢 復它們真正的形狀……
  老警察咳嗽了一聲,對身邊的年輕警察道:「小王,去把那個藏族人銬起來, 你先問一下,我單獨問一下這個!」
  「……是!」小王不情不愿的收起槍,拿手銬拷了多吉,扭到一旁看著我們。 
  「你!」老警察兇神惡煞的對我吼:「進去穿上衣服!像什么樣子!不許跑 啊,跑打死你!」
  我嫣然一笑,緩緩站起身扭動著水蜜桃樣的屁股,撩開帳篷轉頭又不經意的 朝他們一笑,轉身進了帳篷。
  果然沒過兩分鐘,帳篷被掀開了,老警察板著臉鉆進來問道:「怎么不穿衣 服?」
  「穿衣服……不還是要脫的么?是不是?警察叔叔?」
               第18章 滅跡
  「小騷貨!」老警察登時換了一張面孔,滿是淫邪的笑容:「真他媽騷,也 真他媽狠,那三個人都是你殺的?」
  「警察叔叔我冤枉啊,你看看人家的身子……」我嬌羞的任意舒展著身體, 讓皮膚上的淫香散發開來:「這么弱,是不是?怎么可能殺了仨大老爺們兒呢?」 
  「少他媽跟我裝,女人想殺男人還不容易?把雞巴咬下來就行。嘿嘿」老警 察淫笑道:「說說吧,跟我回去受審還是怎樣?」
  「哎呀警察叔叔,你看你進都進來了,也別跟我裝了行么?人家要是乖乖受 審就穿衣服了對不對?」
  「那就不跟你廢話了!」老警察一把抱住我的腰,滿是煙酒氣的大嘴徑直朝 我的嘴吻上來!
  我伸手按住他的嘴,低聲道:「警察叔叔,別急呀,我呢,只能接受一個人, 你看是你還是外面那個?」
  「龜兒子!這不是廢話嗎!」老警察急火火的起身道:「我這就把他支走… …」
  「哎……」我伸出腳靈活的勾住他的脖子:「人家……確實和這三個死人有 些說不清的事情,光支走他……恐怕不行呢。」
  老警察見多了各種兇殺案件,對我話里的意思一下子就了然于胸,冷笑著說 道:「你他媽做夢吧,你知道你在慫恿我干什么嗎?你那個逼是金逼啊?」 
  「逼呢……呵呵,可能都沒得,但是……」我媚笑著勾起自己的背心,讓一 只乳頭露出來,接著摟住老警察的頭按在上面,運起神通讓全身甘甜的汗液都集 中在乳頭:「您嘗嘗,絕對值得的……」
  老警察剛一張嘴含住我的乳頭,就看他下身顫了幾顫,褲襠的地方就濕了。 我心里鄙視的笑了一聲,又加緊催谷汗液,直到看見老警察的雙眼泛出了血色, 才放開手道:「警察叔叔,你去吧,回來我都是你的。」
  老警察獰笑著從腰里拔出手槍,嘩啦一聲上了膛,轉身走出去猛然一聲清脆 的槍響,緊接著傳來多吉驚恐的吼叫。
  帳篷的再次被掀開,前后也不到十秒的時間,我也已經把衣服脫了個精光, 卻用一只手死死的捂著下面。老警察的眼睛再也無法離開我的身體,幾乎是撕扯 著把衣服脫光,合身便撲了上來!
  我一手捂著下體,一手摟住男人的脖子再次把粉紅鮮嫩的乳頭送進他的嘴里, 他瘋了一樣撕咬著我的乳房,另一只手拼命揉捏著另一只乳房仿佛隨時可以把它 捏碎一樣。我務求快速建功,心里不免急躁,一翻身把他按在地上,隨手拿起地 上的背心蒙住他的眼睛,玉腿輕跨在男人腰間,扶住他短粗的肉棒一咬牙坐了下 去。
  果然沒等我起落,老警察一聲嘶吼就把精液射進了我的身體:「爽!真他媽 爽!」他歡快的叫著拉開臉上的背心,赫然看見了我下體比他粗長幾倍的肉棒! 
  「你他媽是……人妖?!」老警察罵道,我心里早有打算,媚笑著運起「顫」 字決,玉門內部飛速顫動擠壓著剛剛射精的雞巴,老警察的臉上馬上寫滿了淫邪: 「哈哈哈,人妖!居然比娘們還好操!老子在成都操了那么多小姐,沒有一個比 得上你!你的屁眼比逼還騷!」
  「終于沒事了!」我緊繃的神經終于松懈下來,長吐了一口香氣趴在老警察 滿是胸毛的胸口,一雙玉乳緊緊貼住了男人的身子。
  老警察軟化的雞巴在我的玉門里慢慢重新堅挺起來,我心里知道單純靠我分 泌的香汗并不能讓他射太多次,可這老東西剛才那一槍心狠手辣,明顯是個為了 滿足自己的欲望不擇手段的狠角色,如果我用陽精哺他,他身體精進之后我未必 應付得了,相應的,他能給我提供的幫助也就更大,眼前最重要的是讓他徹底臣 服。
  我心思飛轉,忽然想到之前阿修羅傳授的「吸」字訣,再聯想到我這一夜與 幾個人交合的情境,發覺似乎有個辦法可以嘗試。一不做二不休,我趁著老警察 忘情的把玩我的雙乳的時候,再不顧他滿嘴的煙酒臭味,櫻唇輕啟死死的吻住他 的嘴唇,同時運起「吸」字訣下身奇力迸發,菊門先是洞開把男人的整根陰莖加 上兩個卵蛋都牢牢鎖住,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從體內直接傳到男人的馬眼,老警察 登時身子僵硬,把體內殘存的一點精液完全獻給了我。
  這僅僅是我強大手段的開始,就在他將軟未軟的時刻,我悶哼一聲,嘴里一 股香氣渡進男人嘴里,直接打入男人下腹丹田!此時我和他全身相接,形成了一 個完全封閉的環路,香氣游走到男人的下體強行催谷,男人的雞巴再次堅挺,在 香氣的撩撥下瞬間射出前列腺液,我則吸入男人的液體再次衍生出一股香氣渡進 他的嘴里……就這樣,老警察徹徹底底的體驗到了只有女人和我這樣的明妃才有 的多重高潮,整整在我體內射了一百次!
  在第一百零一次渡入香氣之后,我馬上放開「吸」字訣的禁制,不在壓榨他 的陽具,假裝嬌軀一軟倒在他的身邊,撫摸著他的胸口顫聲道:「警察叔叔…… 你真棒,操死人家了呢……」
  老警察得了我的真氣,在雙眼翻白狂喘了十幾分鐘之后慢慢感覺到精力恢復, 卻不敢再有動作,多年的辦案經驗告訴他,我的能力已經不是常理可以預測的了, 自己稍有不慎就會死在我的身上,嘴上卻不愿意承認:「小浪貨,服了吧?」 
  「服了服了,」我浪笑著抓住他的手按在自己豐滿圓潤的美乳上:「可不敢 再操人家了呢,再操人家就會死……了呢……」我故意把死字拉長,又語帶雙關, 說得老警察身體一緊,陪笑道:「我可舍不得操死你,寶貝兒……現在可以說說, 外面那些死人怎么回事了吧?」
  我一扭屁股趴在他的身上,一邊玩弄著他的雞巴一邊說道:「還說呢……人 家都冤枉死了,我是來旅游的,外面那個是我的向導……那三個人是偶遇的,晚 上看我長得好看就要強奸人家啦……可是……人家的小穴哪是隨隨便便就能操的 呢……」說著手上不輕不重的掐了一把警察的雞巴。
  老警察一哆嗦忙把我摟在懷里,勉強笑道:「好啦我知道啦,這點兒小事兒 你張大哥應付得來!」于是麻利的穿上衣服,拉著赤裸的我走出帳篷,先是帶著 手套把那個已經死掉的小王的配槍解下,退出一發子彈裝進自己的槍里,又朝天 開了幾槍打空了小王的子彈把槍塞回小王手里,接著拎著嚇傻的多吉耳走到我身 邊:「這小子操過你了吧?你說的話他肯定都聽,等到了局里讓他不要胡說,就 說遇到了偷獵的!」然后拿出警用通訊器……
               第19章 成都
  我們隨著老警察的車隊到了成都。
  到了警察局我才發現自己之前下了怎樣一手險棋:原來張大哥是專門負責偵 辦特大盜獵藏羚羊案件專案組的領導,本來位置很高的他沒有必要參加一線行動, 這次是發現了盜獵分子的重要線索才帶著二十多人傾巢出動撒網式的搜索,沒想 到還是撲了個空。
  在張大哥的報告里,事情的過程是這樣的:他和小王在途中遇到了被盜獵分 子打傷的我和多吉,又在我的嘴里知道了盜獵分子逃竄的方向,于是小王自告奮 勇的開車去追擊,恰好趕上了三名見義勇為的游客正在和盜獵分子搏斗,窮兇極 惡的盜獵分子殺死了三名游客,小王在戰斗中英勇犧牲……
  這個報告本身破綻不少,但是張大哥本來就是組里的最高領導,也沒什么人 敢質疑,再加上盜獵分子逃竄,上面免不了加強搜捕,眼前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 了。
  公安局發出通告,大豬他們三個被冠上了英雄的稱號,就在成都舉辦了追悼 會。我換上了男裝,陪著三個人的家屬痛哭了一場。在抱著大豬的妻子的時候, 我心里居然產生了一絲異樣的快感:女人啊,你知道你老公那些齷齪的事情嗎? 你不知道,你也不會知道眼前的這個叫做張楠的男人,曾經和你老公在一起顛鸞 倒鳳,他那一夜射給我的精液恐怕比這一生射給你的還要多,那我們是不是該叫 姐妹了呢?
  想到這里,我忍不住「噗嗤」一聲嬌笑了出來,大豬的妻子聽了個正著,疑 惑的看著我,我則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我和多吉在成都休養了半個月,多吉被張大哥安頓在公安局,我則被安置在 一間民房里,在這半個月里和張大哥夜夜笙歌。警察辦案半個月不回家是常事, 張大哥連跟老婆孩子打招唿的心都沒有,每天下班回來就爬上床,急不可耐的把 雞巴捅進我的菊門。
  張大哥有早泄的毛病,我卻不敢動用任何的神通助他,生怕像之前大豬那樣 搞得不好收場,我也不敢使用「吸」字訣怕他受不住出事情,于是只能動用天魔 之體讓他多射幾次,而代價就是自己從來都沒有過真正的高潮。
  在成都一直住下去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我終于提出要帶著多吉回北京,張大 哥也倒痛快,馬上安排我回京的事宜。回京的前一天晚上,從單位回來的張大哥 一反常態的沒有急火火的操我,而是從公文包里掏出一個信封:「騷貨,這個你 以后說不定用得著,就算是報答你這么多天的付出吧。」
  我拿過信封,從里面倒出一張卡片,那是一個身份證,上面的照片是長發女 裝的我,名字是張楠,而生日卻完全變了,戶籍也變成了四川省成都市。
  「這身份證通得過普通戶籍民警的查驗,媽的,為了你這個騷貨,我可動用 了我所有的關系了,你保存好……」
  還沒等他說完,我的櫻唇已經牢牢的吸住了他的嘴,他的褲子被我撕開,「 吸」字訣發動,他的肉棒和睪丸再次被我吸入身體,我抓住他的雙手按在我的乳 房上,忘情的悶聲哼著,整整一夜,我們身體組成的閉環沒有一刻分開,他快活 的死去活來,但是我知道,這是他應得的……
  天蒙蒙亮,我悄悄從他嘴里拔出被吸得通紅的乳頭,穿上衣服,沒再看一眼 床上酣睡的男人。
  走下樓,多吉站在樓下,我們打了一輛出租車,去機場……
***********************************                西藏篇后記
  其實對于自己能堅持的把這個小說寫到現在我自己都覺得很意外,由于工作 的關系,所有的寫作都只能在業余時間完成,而業余時間本身又不多……所以可 能會給讀者造成小說似乎要太監的印象。希望大家不要擔心,我是一個有堅持下 去的決心的人。
  小說從開始的山洞傳法到西藏篇,張楠似乎在肉體上已經蛻變成了一個不折 不扣的蕩婦,但是細心的讀者可能會發現,他的精神上其實一直是搖擺的,只是 西藏篇的節奏顯得過于緊張,所有的肉戲都在一兩天內發生,由不得太多的筆墨, 以后的情節我會有意拉長一些,讓這種搖擺更加明顯。
  接下來的故事,舞臺會換到北京這個大都市,發生在跨國公司甚至是虛構的 官場,明妃的命運會迎來更大的變化,同時大家也已經發現了,西藏小導游也跟 著到了北京,他的身上會發生什么,也敬請期待。
  在迄今為止的寫作中,很多熱心的讀者對于故事的情節發來了自己的想法, 我想說的是這些意見確實影響著故事的走向,也希望大家能繼續關注,繼續發來 你們的意見和建議!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夜蒅星宸 金幣 +8轉帖分享,紅包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