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美麗奇跡(0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大家能點一下右上角的「紅心」,舉手之勞。   您的支持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Act08難纏
  Passentlesjoursetpassentlessemaines 
  Nitempspass!
  Nilesamoursreviennent
  SouslepontMirabeaucoulelaSeine
  幾天或者過去了幾個禮拜
  記憶沒有消逝
  愛情也沒有重來
  米拉波橋下塞納河流過
  《米拉波橋》讀完最后的段落,齊霽身邊的胡蔚醒了。
  齊霽捧著書,木訥的看著身邊人,緊張的程度不亞于他最后一次論文答辯。 
  太多的『第一次』接踵而來讓他無以承受。
  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做愛,第一次睡在「情人」身邊,第一次睜眼看到一個 赤裸的男人……
  「晃眼。」胡蔚的嗓子有點兒啞,人還沒完全清醒過來。
  齊霽趕忙下床,合上了窗簾。
  胡蔚翻了個身,趴到了床上,一伸手摸到了一方塊東西。夠過來看看,半個 字兒不認識||||||||||||齊霽目瞪口呆的看著一絲不掛露著性感小屁股的男人,
 即便昨夜的肌膚之親不是幻覺相當真實,可他還是無法面對此情此景。
  「這什么書啊?」胡蔚開了空調,摸過了煙,仍舊趴著。抽了兩口,又夠過 了煙灰缸。
  「……詩……詩集。」
  胡蔚側臉,看見了一身睡衣的齊霽。他就那么逆光站著,說話一如既往的不 利索。
  齊霽覺得氣氛有些尷尬,想組織語言說點兒什么卻半個字兒說不出來。這不 怪他,從小,他就對交流無能,以前還被懷疑過患有自閉癥。但杭航否決了這一 觀點,在他看來,齊霽只是找不到恰當的交流方式,還有些不自信罷了。 
  「我看不懂。」胡蔚仿佛喃喃自語。
  齊霽不大能找到自己的立場。
  昨晚,他們就是各自睡去的,誰跟誰也沒說半句話。
  「念給我聽吧,我聽聽看,雖然聽不懂,但估計能找著點兒意境什么的。」 
  「啊。哦。好。」齊霽走回床邊,拿過書,坐下,翻開,「LaNatur eestuntempleo!devivantspiliers,Lais sentparfoissortirdeconfusesparoles; L『hommeypasse!traversdesfor!tsdesym boles,Quil』observentavecdesregardsf amiliers……」
  胡蔚叼著煙,聽著完全聽不懂的語言,第一次發現齊霽的聲音是這么好聽。 雖然有些單薄,但,很清亮。
  細碎的陽光破碎卻頑強的透過窗簾努力鉆到室內,稀稀落落的投在地板上, 投在兩人的身上。夏天的潮濕氣息隨著風隨著斑駁的陽光一起灌入室內,齊霽念 著他喜歡的小詩,身邊是叼著煙聆聽的胡蔚。這多么像他幻想過很多次的夢境, 早上起床,不慌不行的,另一個人在隨意的做著什么,而自己滿懷幸福感的獻上 一首小詩。雖然酸的掉牙,俗套的連愛情電影都不愛使了,這卻是齊霽夢寐以求 的生活。即便,現在的這現實跟他所期翼的完美生活還相差久遠吧。
  「齊霽。」
  當齊霽結束一首詩歌,還沈浸在某種莫須有的幸福感中的這個時刻,胡蔚開 了腔兒。
  「啊?」
  「你餓了嗎?」
  齊霽的神游太虛徹底宣告結束。
  瞅著胡蔚下床,一絲不掛的往浴室走,齊霽忽然生出一種莫名的憤怒。他不 知道哪兒來的勇氣,跳起來就抓住了胡蔚的胳膊,「你就不想說點兒什么嘛!」 好歹你也聽了唉!
  「哈?」胡蔚一愣。
  齊霽死盯著胡蔚的眼睛,瞪了一會兒,那丁點兒勇氣就沒了,結果視線敗北, 習慣性的低頭。這一低頭不要緊,胡蔚可愛的小毛象就映入了眼簾。齊霽除了閉 眼,啥辦法也沒有。
  「你……」胡蔚摸了摸齊霽的頭發。他想讓我說什么?胡蔚不明所以。冥思 苦想半天,忽然有了方向──不是這么俗吧?想聽情話?這后遺癥可真難辦! 
  想組織語言調動嘴巴說個:我愛你。胡蔚驚覺自己竟說不出。這明明是他說 的最習以為常的一句。默了許久,胡蔚低頭親了一下齊霽的肩膀,「我去洗澡。」 
  齊霽在胡蔚走了三分鍾之后還在原地立定。
  怎么就不能贊美一下那么優美的詩歌呢?
  胡蔚洗澡的時候有點兒苦悶──哪兒不對頭。就是有哪兒不對,他能意識到 有哪兒不對,可是吧……確切是什么他不知道。
  拿過牙刷刷牙,規律機械的動作讓胡蔚的大腦停止思考。
  齊霽換了衣服拉著猛男出去遛。十點多的光景,太陽已經顯示出了毒辣的本 質,猛男跑一會兒就得回來找齊霽要水瓶喝水。玩兒了半個多小時,猛男的就大 舌頭耷拉著拽著齊霽往家奔了。
  齊霽跟烈日炎炎下思考了許久,這目前算怎么回事兒!他跟胡蔚似乎并沒有 什么改變,仍舊是那個距離。胡蔚一如既往的不咸不淡,似乎昨兒什么都沒發生, 似乎,他對他絲毫沒有化學反應。昨天于他,就是想作樂吧?呵呵。
  進門,猛男就沖到了柜機下,唿哧唿哧的喘氣,吹了一會兒,掉頭去喝水。 
  胡蔚跟小純不見影兒,倒是廚房有動靜。
  齊霽沒進去,而是從壁櫥里拿出了塑料充氣水池。接上氣泵,齊霽把水池撐 起來,又去衛生間接了進水管。十分鍾,一個小型游泳池誕生了。
  猛男一直跟邊兒上候著,這會兒水汪汪碧波蕩漾,立馬撲了進去。
  胡蔚聽見一聲『撲通』,從廚房探出了腦袋,小純也顛步兒到了門口。 
  「沒事兒,沒事兒!」齊霽拖著墩布從衛生間出來,猛男游泳。
  「哦。」胡蔚點點頭,「洗洗手吧,馬上吃飯了。牛腩燴面。」
  「呃。不了,你吃吧,我馬上要出門。」說完,齊霽低頭擦地。
  胡蔚站在廚房里,瞅著齊霽,有點兒不高興了。這還是齊霽頭一次拒絕吃他 做的飯。怎么搞的啊,剛才還揪著他想聽情話,這會兒陰冷陰冷的飯都不吃! 
  胡蔚端著面出來的時候,齊霽正好開門要出去。他沖他點了點頭,意思是: 我走了。
  下樓取車,車里熱的跟蒸籠似的。反光板一點兒作用不起。發動車子,開了 空調,齊霽駛出了小區。
  齊霽沒生氣,也沒鬧脾氣,他是今天被張樹發約見了。這位張先生是齊霽博 導的朋友。齊霽念書的時候就認識他,后來留校做助教也沒少跟他聯系。張樹發 今年五十六歲,就職于中央編譯局,用齊霽老師孫海洋的話說,我們一輩子的老 朋友了。齊霽跟張樹發時常要聯系,比跟他前導師聯系還多,因為他時常要幫他 做一些工作。而這些工作主要是分配給張樹發的需要翻譯的枯燥作品。
  車拐進胡同,繞了幾個彎兒,齊霽順利到達了中央編譯局。門口門衛放行, 齊霽泊車,進樓門。
  張樹發的辦公室在七層,此時老爺子正伏案工作,見齊霽敲敲敞著的門,趕 忙站了起來,「來啦?進來進來,熱吧外頭。」
  張老爺子迎了齊霽進門,順手帶上了辦公室的門。
  「喝點兒冰水吧。」
  「張老師您別忙了,我不渴。」齊霽推辭。
  「夏天就要多喝水,預防中暑,預防脫水。」張老爺子給齊霽接了一大杯冰 水。
  「謝謝張老師。」
  「你看你凈瞎客氣。」張老爺子笑瞇瞇的坐了回去。
  「今天是……有什么需要幫忙的?」
  「哦,不是什么急事兒,我這兒有個西方文化方面的要交給你,到時候年底 你給我就行。」
  「哦。」齊霽點點頭。
  「這個是原文的版本還有一些資料。」
  齊霽接過來,拆開了檔案袋,像往常一樣的粗略翻看。
  「齊霽啊……」張老爺子還是瞇瞇笑著,他今兒叫齊霽來可不是主要說工作 的事兒,下面這事兒才是重點:「現在有合適的女朋友嘛?」
  齊霽的腦子跟資料上,冷不丁被這么一問,愣住了。
  「是不是還沒有啊?」張老爺子看齊霽這個表情,感覺自己估計沒猜錯,齊 霽還沒找著合適的主兒呢。
  「呃……這……」
  「別老說工作重要,你看看你,年紀輕輕,總這么閉塞可不好。是這樣,我 們單位跟我關系特別相熟的一個同事,他小閨女啊,最近剛回國。」
  齊霽有不詳的預感。
  「大學就出去了,在英國又念了一個master,工作了幾年這才回來。」 
  「張老師……」
  「你聽我說完。」張老爺子一臉正色,「我也不是那愛說媒的人,主要是那 天他一跟我說他閨女,我就想到你了。他小閨女上禮拜來過,我見著了,特別文 靜,人也耐看,關鍵是特別體貼,那天下雨,她是專門過來接她爸爸的。」 
  「……」
  「年紀也不大,30,比你大幾個月,可是面相跟小姑娘似的……」張老爺 子滔滔不絕,齊霽這個腦袋啊,嗡嗡的。以前他導師也總惦記給他說媒,幾次都 被他跑了,今兒……
  「總之,我意思是你們見見,我給你們約在下周末凱賓斯基了,那女孩兒就 住那邊兒。」
  「啊?」齊霽傻眼了──什么?都約上了??
  「你,不要跟我們拉鋸戰,老孫跟我說了,幾次三番想替你解決人生大事兒, 你小子就腳底抹油。你不能這么下去,人多大,就得干多大干的事兒。女同志也 不是那么難相處……」
  后來一起用過膳,齊霽抱著資料上了車腦子還跳著疼。這張老師也忒狠了! 先斬后奏。他什么話也插不上,就接到命令──下禮拜六傍晚,凱賓斯基大堂。 
  倒霉催的。
  胡蔚吃過飯收拾好屋子就跟小純玩兒,小純幾次三番都試圖用爪子抓猛男的 游泳池。這不著調,就它那個尖利指甲,劃一下屋兒里就得水災。無奈,胡蔚就 逗它,可是吧……
  小純壓根兒不睬那個逗貓棒!
  它要不玩兒,你抱來,我給你逗!
  你別逗了,哥哥= = 我就說我們小純沒這么傻,盯著一搖搖晃晃的它有病啊 它!
  后來沒辦法,胡蔚就跟小純玩兒皮耗子。那個它賊喜歡,滿屋追著跑。扔出 去它就叼回來。
  胡蔚一直跟貓玩兒,可心思卻絕大部分不在上面。他就想知道……齊霽怎么 了。
  是不是就是為早上的事兒生氣?
  早上一睜眼胡蔚就挺舒服的──有人那么安靜的躺在他身邊,有人那么飽含 激情的念詩。雖然他聽不懂吧,可那也挺享受的。齊霽看著也挺開心啊,念的那 么沈迷。就是后來……他跳下來問『你就不說點兒什么嘛』讓氣氛不好了。不好 就不好吧,還拒絕吃飯。
  你、到、底、想、讓、我、說、什、么?
  難道真是非要聽情話不行?
  雖然這不是啥419吧,雖然不是放蕩的胡搞吧,可是……他是房東他是房 客,昨天做愛了,我就得……哄你?
  靠,我讓你爽到了吧?
  你怎么表現的跟受害者似的?
  不是你情我愿,那算干嘛吶?我摧殘你?
  小純玩兒累了,趴到了地板上,胡蔚也累了,一并躺到了地板上。
  一男的,怎么能像他似的那么不爽快?
  胡蔚有點兒懊惱,早知道是這樣,不如什么也別發生。他喜歡住在齊霽這兒, 多舒服啊,特別適合讓他安靜。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嘛!
  小純趴在胡蔚隔壁,觀察半天發現他仰躺似乎特舒服,它也學著,肚皮一翻, 仰躺。猛男泡水里,本來比他倆都舒服,可是發現倆都這么躺,就懷疑這樣會更 舒服……于是乎,這個幸福的傻子跳出了水池,也翻著肚皮躺下了。
  一屋兒,一人一貓一狗,三位翻著肚子,全仰天瞪著天花板= = 齊霽進門看 到的就是這么一幕。
  他本來就夠莫名其妙的了,這會兒家里也上演:莫名其妙!
  「我回來了。」齊霽啥也沒說,直不愣!進了書房。
  胡蔚躺不住了,他感覺齊霽的憤怒似乎有升級的趨勢。無奈,起來,進了廚 房。
  冷凍室里凍了很多冰塊,主要是為喝冰鎮啤酒。胡蔚一個個摳出來,放進碗 里,倒了點兒溫水,打碎。又從冷藏室拿了昨兒熬的紅豆,本來是想今天蒸豆包 的,便宜齊霽了──紅豆沙冰。淋了點兒蜂蜜水,胡蔚覺得還是……估摸不能哄 齊霽開心。于是乎從客廳的便簽兒本兒上扯了一張紅紙,疊了一個桃心。這是胡 蔚以前很愛用粉紅毛主席做的一個造型,英子教他的。英子是胡蔚剛到北京不久 認識的,他跟她分租過房子。好多年沒有聯系過,胡蔚不知道她現在好不好。 
  齊霽瞅見胡蔚端著一碗進來,碗滿滿當當的,冒尖的紅豆。上頭還插著一什 么東西。送到他手里,瞅清楚了,一顆心。
  「要是沒食欲,就吃點兒這個吧,敗火。」胡蔚撓頭。
  齊霽笑了,「有食欲啊,剛不是急著出門辦事嘛。」
  「哦……」
  「紅豆冰山啊,真不錯。」齊霽挖了一勺,手指捏出了桃心,急急的拆。 
  「誒你拆它干嘛?」胡蔚瘋,他疊了半天吶!
  「呃……我著急看看你給我寫了什么啊……」
  這個男的……
  胡蔚頭一次覺得,難纏。太不好對付了= =
  《美麗奇跡》Act8。5小純與猛男2
  這是小純新生活開始的第一個月。小純出生在雪天,今年兩歲半。小純的媽 媽是一只美麗的母貓,對此小純印象頗深,雖然,它與它只相伴了三個月不到。 小純的媽媽是突然失蹤的,而小純的父親從未露面。
  小純從打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接受了現實──它是一只需要凡事依靠自己的 野貓。
  小純出生棲息的地頭有三家飯店。小純獨喜歡黃記皇。因為這家店的溫柔女 招待們愿意賞給她一些魚刺啊雞骨頭之類,運氣好,有雞翅!
  但,小純最喜歡的人是胡蔚。從打他第一次給它買美味的貓罐頭開始,小純 就對他萌生了好感。這輩子,頭一次,有一個人為了自己買什么。
  小純是毅然決然跟著胡蔚離開自己稱王稱霸的地頭的。別看小純不大,可是 在那一片兒,算是半個小貓王。
  只可惜……胡蔚帶他來的地頭兒,有一只笨狗。
  金毛『猛男』今年五歲了,在猛男的一生中,齊霽是第二個主人。猛男說不 上自己更喜歡第幾任主人,它對第一任主人的印象至今仍舊深刻,那是個斯文的 女人。它半歲的時候,齊霽將它帶走了,因為美麗的女主人要結婚生寶寶了。 
  齊霽待自己不薄,猛男是心知肚明的。總有美味可口的食物,總有任意長的 放風時間,總有玩具,附帶小沙發和游泳池 (^ 0^ )/ 金毛獵犬,最苦夏,
 而苦夏唯一的緩解,就是那個不大的游泳池。
  猛男的生活一直很富足,很悠閑,很上流,很貴族。嘖嘖,是有漂亮姐姐給 它洗澡剪毛的。后來胡蔚來了也粉棒!這個哥哥很美麗,這個哥哥總給燉肉吃, 這個哥哥總喜歡給它洗白白。但!是的,有個『但』。這個哥哥不是自己來家里 的,他帶了一只混蛋貓。
  猛男討厭小純,就好比小純討厭猛男。這份討厭,它們不輸給彼此= = 小純 對猛男的不滿,主要糾結在:一,每次胡蔚進門,這只傻狗都流著哈喇子撲上去。 喂喂,你到底搞得清搞不清你主人是誰啊?
  二,這只笨狗有很多玩具,各種各樣的,小純都沒見過!這讓它很嫉妒,很 嫉妒。雖然小純現在大約比猛男富足了,可它仍舊有些自卑。
  三,這只大塊頭的、腦子缺根兒弦兒的笨狗,它可以外出!!這是小純最最 生氣最最嫉妒的一點。小純喜歡現在的生活,衣食無憂,舒服滿足,可,小純也 喜歡野外,小純很想念原來的朋友們(T。T)
  四,這只笨狗仗著人高馬大,并仗著是這家的主人,總是跟屋兒里隨處熘達, 甚至還敢挑戰小純的底線──幾次將小純私藏的食物偷吃光!你這只笨狗,你吃 飯就比我吃的多,你怎么好意思來偷我的藏品!!
  五,這只笨狗仗著熟人多,很拿架子,上次家里來了兩個哥哥,它那個哈人 的德行,真給動物們抹黑。在他們面前搖尾乞憐,對著我了,開始不可一世。 
  猛男對小純的不滿,主要糾結在:一,明明是一只貓,非要學狗撲人。誒, 你別欺負我沒見過貓,見過很多!以前住平房,院兒里都是貓,沒一只像你這么 討好人的。你到底有沒有貓樣兒啊?你是不是貓啊,甭想混進狗的隊伍! 
  二,這只貓一看就出身不高貴,一身黑毛非常不吉利。而且,非常小市民! 動不動就私藏肉肉,動不動就顯擺新入手的玩具。猛男憤怒了,它進門這一個月, 得到:皮耗子、麻繩耗子、磨爪板、貓罐頭等等等,最可恨的是,它有了豪宅!! 
  三,這只貓粉幸福,可以隨意跟家里上廁所,嘖嘖,衛生間有它的專用廁所 唉,想去就去,一點兒不用憋著!老子我容易嘛,想尿尿都得等齊霽忙完,上個 廁所都得看人臉色!
  四,小純闖禍不挨打。無論是它偷了廚房的豬肝,還是撕咬了衛生間的紙, 亦或cei了盤兒碗兒,再或者叼了他們的內衣,等等等,都不挨打。猛男效仿 任何,絕對一頓胖揍(T。T)而且,而且……這只貓還可以睡大床,我跳上去 齊霽就毆打我……
  五,這只貓,這只混蛋貓,居然,居然占領了我的了望臺。陽臺有個寬大的 板凳,猛男最喜歡跳上去往樓下眺望,可是,那天,那只混蛋貓居然跟它說,誒, 你別看了,你近視眼,還是我看吧!靠的!!你敢說你不是近視眼?你也什么都 看不清楚,你憑什么占領?
  這里也就列舉一些,其實它倆的矛盾還有很多很多,雞毛蒜皮無窮盡。 
  這一天,小純與猛男又開始了對峙。
  小純:笨狗,你怎么總泡水里?
  猛男:混蛋貓,你嫉妒我是吧?
  小純:傻子才洗澡洗的這么開心!
  猛男:我就說你近視眼,你看清楚了,這是洗澡嘛!
  小純:我看就是!
  猛男:這可是清水!
  小純:那你就是等著被洗唄!
  猛男:這叫游泳,健身又降溫。
  小純:切……
  猛男:你嫉妒我,你就沒有游泳池。
  小純:破爛玩意兒我才不用!
  猛男:別掩飾了。
  小純:有什么了不起嘛,我就是不喜歡水!
  猛男:你怕淹死吧?
  小純:你以為老子不會游泳?
  猛男:我看你真就不會。
  小純:老子給你表演!
  猛男:……混蛋貓!你跳進來干嘛?別想占著我水池子降溫!
  小純:傻子狗,這么泡著多難受啊!
  猛男:你那姿勢不對,你那么僵硬干嘛?
  小純:廢話!我不把邊兒我淹死了!
  猛男:你撒手,你撒手沒事兒。
  小純:你就是惦記淹死我!
  猛男:你這只貓……你撒手,一定沒事兒,就這么浮著!
  小純:信你我也是傻子!(跳出)
  畫外音胡蔚:小純,小純……洗澡了!
  小純:干了,他又想洗我。
  猛男:你都洗過了……
  畫外音胡蔚:小純?
  胡蔚:你看見小純了么?
  齊霽:沒啊……
  胡蔚:奇怪了……
  喵嗚……
  一聲貓叫,小純頂著一身水出來了胡蔚:誒,小純,你咋自己給自己洗了?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編輯 ]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夜蒅星宸金幣 +8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耗时0.001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