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風騷無法滿足的嫂子

嫂子素玫38歲,身高160cm 左右體重應該還不到55kg.

大哥42歲,身高175cm 左右體重大約70kg.

阿雄34歲,身高172cm 體重63kg.

小慧32歲,身高166cm 體重51kg.

阿雄跟小慧結婚沒多久,覺得應該把握時光,即時行樂,莫待年華老去時,就力不從心了,阿雄有

感而發,妻子小慧也頗有同感。

今年農歷年前,阿雄的大嫂素玫,除夕前五天便先下來南部,并住在阿雄的家。

在第二天晚上,大嫂叫小慧到她房間,兩個女人在大嫂房間談了很久,偶爾還傳出笑聲,似乎談得

很高興的樣子,接連兩天都這樣。

阿雄看她們妯娌兩人相談甚歡,相處得非常融洽,也非常高興。

晚上阿雄好奇地問妻子小慧:「你跟大嫂都談些什么?」小慧輕描淡寫地回答:「都是一些女人的

話題,不便跟你這個大男人說。」然后便開始挑逗阿雄(當然免不了一場雨水之歡)。

隔天晚上,小慧跟阿雄說:「今晚我想去逛xx百貨公司,你不用陪我,你陪嫂子在家好了。」阿

雄好奇地問:「什么時候變得這么體貼?!」小慧笑而不答地帶著兩個小孩出門。

嫂子弄好了晚餐便叫阿雄吃飯,阿雄看嫂子穿著百褶裙在做家事,就起了淫念,好想看百褶裙內的

風光,阿雄心想:「小慧不在家,剛好!」于是就把當年在玲玉阿姨家的那一套再拿出來用。

阿雄假裝不小心把筷子掉到地上,然后彎腰下去撿,藉機看看大嫂今天穿什么樣子的內褲。

「哇!果然是成熟的女人,穿的是前面縷空的米白色蕾絲三角褲,連黑色陰毛的部位都看到了」阿

雄心中贊嘆,這時阿雄的下面也立刻起了反應。

嫂子替阿雄添飯時,似乎有意無意地露出衣襟內的風光,雪白細嫩的肌膚及迷人的乳溝,著實讓阿

雄好想伸手去抓。

吃完飯后,阿雄和嫂子坐在客廳看電視,阿雄一直想和嫂子講話,可是卻想不出話題,沒料到嫂子

先出聲了:「和小慧婚姻生活好嗎?」阿雄回答:「很好啊。」嫂子又說:「阿雄,小慧今晚出去,叫

你陪我在家,是要我跟你談一件事,而她不在場比較不會尷尬。」阿雄好奇地問:「什么事」嫂子轉向

阿雄,同時將雙腿的開口向著阿雄,然后說:「這件事我已經和小慧談妥了,她沒意見。」阿雄笑著回

答:「只要小慧答應就可以了啦。」嫂子說:「不,還須要你同意。」嫂子看阿雄一臉狐疑,便接著說

:「你有沒有聽過換妻游戲!?」阿雄似乎有點明白的說:「有啊!網路上還好多人談論呢,我還下載

了一些文章。」嫂子見阿雄并不排斥,于是直接問阿雄:「那你想不想試試看?」阿雄以開玩笑的語氣

回答「跟誰啊!」嫂子立即回答:「跟我!」阿雄對這突如其來的回答不知該如何回應,但心里卻很高

興:「我可以和嫂子上床了!」約莫沈寂了半分鐘,嫂子又說:「你放心,一切都已安排好了,就等著

你點頭。」阿雄又懷疑地問:「小慧愿意嗎?」嫂子回答:「我跟她說了兩天,并且保證不會讓她難堪,

她同意了,就看你了,反正肥水也沒漏到外人,都是自家人。」嫂子還沒等阿雄開口便接著說:「你怕

吃虧啊!」說著便將腿翹起來,在阿雄面前交叉著,同時將百褶裙往上拉,故意露出大腿給阿雄看,并

伸出手抓著阿雄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說:「那就這么說定了,日子就在除夕晚上。」晚上睡覺

時,小慧換了一件粉紅色低胸長度到膝蓋的半透明睡衣,胸前的一對乳暈依稀可見,下面穿的紅色低腰

三角褲更是明顯,看得阿雄的肉棒頂得半天高。

小慧微笑著對阿雄說:「今天晚上買的,好不好看?!」阿雄不禁上前抱住小慧回答說:「你摸摸

你的寶貝就知道了!」小慧伸手握住阿雄的陰莖,邊柔邊在阿雄的耳根輕輕地說:「你的弟弟好像很喜

歡哦!」阿雄擁吻著小慧,雙雙倒在床上,阿雄邊吻著小慧邊伸手隔著小慧的三角褲輕輕地按摩她的玉

門。

小慧被阿雄這樣挑逗,兩腿不自主相互摩擦,淫水也慢慢地流出來。

不一會兒,小慧聲音低沈地說:「吸我的ㄋㄟㄋㄟ。」阿雄便掀起小慧的睡衣,翻身俯臥在小慧的

上面,吸小慧的乳房,同時用他的硬挻的肉棒子隔著小慧的三角褲不停地頂她的陰道口。

不久阿雄用手搓柔著小慧的雙乳,嘴巴慢慢地往下吸吮,雙手也撫摸著小慧的全身。

當吻到了小慧的三角褲時,阿雄看到小慧的內褲底已被她的淫液浸濕了,知道小慧陰道已經很濕了,

便幫小慧把睡衣脫了,然后邊吸小慧的三角地帶,邊慢慢地將小慧的內褲往大腿褪,每往下褪一點,阿

雄就下一點吸吮,當小慧的恥部完全裸露出來時,阿雄的臉瘋逛地在小慧的陰毛上摩擦。

接著阿雄便把小慧的三角褲整條褪去,然后伸出舌頭黏吸小慧的淫水,搞得小慧忍不住嗔聲地說:

「嗯…人家要,快給人家!」阿雄再度俯臥在小慧的身上,吻著小慧的耳根、脖子,小慧也用手握著阿

雄的陰莖使其插入她已泛濫的蜜穴中,插進去后阿雄也慢慢抽插,然后逐漸加快。

大概插了五、六十下時,阿雄拔了出來,正在享受的小慧有如被澆了一盆冷水,嬌嗔地說:「討厭,

人家還沒到!」阿雄說:「我快射了,我戴保險套。」「不用啦,人家還在安全期啦!」小慧有點靦腆

地說。

阿雄于是又壓在小慧上面,小慧也很快捉住阿雄的那一根,插進她那仍在性饑渴的蜜穴,阿雄繼續

抽插,還不到五分鐘就把精液射在小慧的陰道中了,阿雄沒有抽出來,他讓他的陰莖留在小慧的陰道中,

享受著小慧的陰道一縮一縮地吸他的陰莖,阿雄最喜歡這種吸吮的感覺。

休息了一會兒后,小慧用把玩著阿雄陰莖,然后問阿雄:「今天晚上大嫂有沒跟你說些什么?」阿

雄用手撫摸小慧的陰唇,然后俏皮地說:「說你有不同口味的熱狗可以吃嘍!」小慧嬌羞地說:「討厭!」

「你答應了!?」小慧接說。

阿雄說:「反正又不吃虧,而且光想就夠刺了,是很想試一試。」只想到這里,阿雄的陰莖又勃起

了,阿雄繼續說:「不過在除夕前,我要先把你爽個夠,免得給人家占便宜了。」剛要插的時候,阿雄

突然想到小慧的安全期問題,于是問小慧:「除夕那一天,你還是安全期嗎?」小慧回答:「這個我有

跟大嫂講過,大嫂說可用保險套,叫我放心,如果還不放心,除夕兩天前就可以先吃避孕藥,避孕藥今

天已經買了,明天我就開始吃了。」阿雄故意逗小慧說:「那從今天起到除夕我都不必戴保險套嘍!」

小慧連忙解釋說:「不行,還是要戴,避孕藥只是多一層保障!」阿雄笑著說:「好啦,知道啦,不過

在除夕前我先要把爽個夠。」接著阿雄貼近小慧的耳朵小聲的說:「要不要吃老口味的熱狗。」小慧用

食指壓一下阿雄的鼻子,然后轉了個方向(跟阿雄剛好呈六九姿勢),面向著阿雄的肉捧子開始吃了起

來,阿雄看著小慧的恥丘在眼晃呀晃,忍不住地湊上去黏吮。

只聽到小慧輕輕一聲「哦!」,便將雙腿微張,阿雄看到小慧的淫水混著剛剛射的精液從小慧的陰

道口流了出來,趕緊湊上去吸吮,這是人間的圣品。

再玩了這一次后夫妻兩都累得馬上睡覺了。

就在除夕前一天,阿雄也從臺北下來了。

兩人很有默契,都沒談換妻這檔事,免得尷尬。

大哥也很有風度,從不盯著小慧看,倒是小慧有點不敢面對大哥。

那天晚上(即小),阿雄為了養足精神及體力,還不到十點多就上床睡了,也沒有跟老婆行房。

不過躺在床上是左翻右翻都睡不覺,到了深夜一點,阿雄起來上廁所,經過嫂子睡的房間,好像聽

到嫂子的聲音,阿雄想聽清楚些,于是躡手躡腳地來到房門邊,將耳朵貼在房門上,「果然是嫂子的呻

吟聲!」阿雄心想,阿雄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想到明天晚上也可以和嫂子做那檔事,下面也不自主

地脹了起來,又不好叫老婆起來。

一個念頭閃過了阿雄的腦海:「嫂子的內褲!」于是又躡手躡腳地來到后陽臺,果然看到一件不屬

于老婆的三角褲曬在衣架上,還濕濕的,阿雄先欣賞一下子是一件淺膚色,正面有一斜線,斜線下邊是

縷空的蕾絲,還繡了一朵花;斜線上邊則是不透明的,上面也繡了一只蝴蝶。

阿雄欣賞后便拿下來,套在陰莖上開始自慰起來,不到五分鐘就射了,精液全射在嫂子內褲上,阿

雄也沒沖水直接掛回去,因為是在三角褲內側,掛在衣架上并不明顯。

阿雄泄欲之便回房睡覺,經過大嫂房間側耳傾聽,己安靜無聲,到房間躺在床上倒頭就睡了。

隔天阿雄睡到九點半多才起床,問小慧大哥他們起來了沒,小慧告訴早起來了,剛剛才下樓到媽那

邊(注:阿雄的母親住同一棟樓的二樓)。

阿雄梳洗完,吃過早餐,便帶著老婆到母親那里。

晚上吃過豐盛的飯后,大伙依習俗分發紅包,同時看電視特別節目。

到十點時,嫂子依先前計劃,藉口要通宵打牌,怕影響到小孩睡覺,告訴阿雄母親要把小孩留在她

那,并且催促小孩趕快去睡覺。

大嫂也哄著小孩:「早點睡,明天才要帶你們去百貨公司玩。」然后四個人就回阿雄家。

進門后,大嫂便催促阿雄夫妻先去洗澡。

阿雄對著小慧說:「你先洗好了。」嫂子聽到便催促阿雄說:「哎呀,這樣一個一個洗,要洗到什

么時候?都老夫老妻了,還害臊啊!」說著便推著阿雄和小慧一起洗。

大嫂看小慧睡衣外面還罩睡袍走出來,便對著小慧耳朵說悄悄話,然后對著阿雄你們在房間等我們,

說完便拿著換洗內衣褲,和大哥進浴室。

進到房間,阿雄問小慧:「嫂子剛剛跟你說什么?」「嫂子剛剛要我脫掉睡袍,只穿內衣褲和睡衣

就好了」小慧邊說,邊脫去睡袍。

小慧緊緊抱著阿雄躺在床上,并跟阿雄說:「人家好緊張哦!」「嫂子怎么說服你的?」阿雄也緊

緊抱著小慧問說。

小慧就把大嫂告訴她的經歷說給阿雄聽,阿雄聽完后說:「原來大嫂己經參加過兩次換妻聚會了哦,

難怪這么大方,而且一點也都不緊張。」一會兒大嫂和大哥分別穿著睡衣和內衣來到阿雄的房間(現在

兩個女的都是穿著內衣褲再加一件睡衣,兩個男則只穿內衣褲),為緩和氣氛,大嫂又折回她房間拿了

一付撲克牌來,并提議說:「我們先來玩橋牌,輸的人脫一件。」還沒等嫂子說完小慧便地說:「我不

會玩橋牌。」阿雄轉向小慧說:「我們蜜月時我不是有教你玩過了嗎!」小慧小聲地說:「我忘記了。」

「沒關系,那我們玩檢紅點。」大嫂說完看看小慧,然后接著說:「輸的人,不管輸幾分,只要輸分,

就脫一件,只要有人脫光就結束,并由那個人選擇房間,好不好?」大嫂看看大家沒意見,就放好牌要

大家抽大小,結果嫂子抽的牌最大,嫂子當尾家,大哥當頭家發牌,結果這一局下來,阿雄和小慧都輸

了,阿雄和小慧(由其是小慧)羞澀地各脫了一件,阿雄看小慧脫下睡衣后,秀出內衣褲時,下面就立

刻站了起來。

下一局是阿雄當頭家,這期間阿雄不時偷瞄大哥的那個地方,好像也是鼓鼓的,阿覺有點吃虧,結

果這一局嫂子和小慧輸了,兩人都各脫一件。

當小慧脫下胸罩,露出高挺、富有彈性而且還算豐滿的雙乳時,阿雄注意到大哥有在偷瞄老婆,看

到小慧只剩一件三角褲(雖然不是很性感),更是感到吃虧極了,心里嘀咕著老婆怎么老輸牌。

第三局換到小慧當頭家,這一局阿雄也不時的打量嫂子,嫂子雖然身材比小慧稍微胖一點,不過也

是一付爽起來很棒的樣子,但當焦點移到嫂子所穿的內褲時,心中失望道:「這不是昨天晚上我自慰的

那一件嗎?!怎么不是那一件前面縷空的米白色蕾絲三角褲。」結果這一局,小慧和嫂子贏大哥,阿雄

則剛好不多不少。

現在只有大嫂還有兩件,其馀的都只剩一件,第四局可能就是最后一局了。

第四局,阿雄一看牌,心里暗道:「這一局脫定了。」甘脆打快一點,免得小慧只穿內褲秀那么久。

結果這一局大嫂一吃三。

阿雄很干脆的將內褲脫掉,顧不得自己那一根己經翹得半天高了,眼睛瞄向大哥那邊,大哥那一根

果然已經挺得直直的了,再看向小慧那邊,小慧脫掉內褲后,露出黑黑陰毛的三角地帶,看著小慧那個

地方馬上要被她對面的那一根插,百感交集及而且不舍。

大嫂看著大家脫完后說:「有人脫光了,那牌局就結束了,現在就請脫光的女士選擇房間。」小慧

低頭小聲的說:「我要在這里!」等小慧說完,大嫂便牽著阿雄說:「我們也去我們的地方」。

阿雄有點猶預,但隨即被嫂子拉出房間。

來到嫂子房間,嫂子讓阿雄坐在床上,開始在阿雄面前慢慢胸罩脫下,嫂子的胸部比小慧豐滿,乳

形也相當漂亮。

接著嫂子走到阿雄面前,阿雄伸出雙手輕撫嫂子的乳房,然后嫂子也伸手扶著阿的頭,阿雄便將嘴

湊上去吸吮嫂子的乳頭,同時兩手開始她身上四處撫摸。

沒多久阿雄雙手慢慢往下撫摸,當隔著三角褲撫摸著嫂子的圓臀時,便把嫂抱近并搓揉著她的臀部,

然后便開始慢慢將嫂子的內褲往下脫,嫂子也配合著扭腰擺臀。

當嫂子露出三角地帶的陰毛時,阿雄便抱著嫂子,讓嫂子躺下來,自己也翻身伏臥在嫂子的下半身,

然后繼續將嫂子的內褲往下脫,就跟小慧一樣,邊脫邊親吻,恥丘→鼠蹊部→大腿→小腿,直到完全脫

去,然后再回頭將臉埋在嫂子的陰毛里磨磳。

一會兒嫂子說:「要不要來個顛鸞倒鳳的招式!」阿雄轉個一百八十度的方向,讓自己的陰莖對著

嫂子的嘴巴,同時也對著嫂子的陰戶開始吸吮,而且不時伸出舌頭往嫂子的陰戶里攪動。

沒多久嫂子身體開始扭動,并不時地發出低聲的呻吟,這時阿雄看嫂子的淫水直流,覺得是插進去

的時候了,于是轉過身來問嫂子:「要不要戴保陰套?」嫂子回答說:「我己經結扎了,你放心地插進

來吧!」然后將雙腿張開,于是阿雄握著自己的陰莖,對準嫂子的陰門慢慢地插入,嫂子的陰道比老婆

稍寬,再加上淫液四溢,顯得非常滑熘,因此阿雄并沒有受到太大的刺激而能更為持久。

阿雄大概抽插了五十下后,雙手扶起嫂子,變成嫂子面對面地坐在阿雄的陰莖上,這樣使兩人的下

體更為緊密,然后阿雙手抱著嫂子屁股,讓嫂子做上下運動,約莫做了二十下,阿雄感覺到嫂子的淫液

分泌的更多了。

又做了十幾下后,嫂子要阿雄躺下,然后跨坐在阿雄的陰莖上,上下地套弄阿雄陰莖,阿雄也用雙

手搓柔著嫂子的雙乳。

受到嫂子陰道的刺激,阿雄忍不住抱著嫂子,同時抬起臀部配合嫂子的上下運動抽插,這時嫂子也

開始低聲呻吟。

聽到了嫂子的淫聲,阿雄更加快抽插的速度,而嫂子的淫叫聲,也由低聲的「嗯……!」變成「哦

……!哦……!快,我快丟了……」。

沒多久,阿雄用力往最深處一頂,接著精液全射在嫂子陰道深處,然后緊抱著嫂子享受著馀韻。【完】  

上一篇: 堂姐的欲戀

下一篇: 膽小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