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新狂人日記(續集)(25-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新狂人日記25

  和老頭莎莎喝了一會兒酒,就頭昏昏的睡了過去。聽到有人在用古代的聲音說話,估計我又回到了夢中的古代。

  古代的口音和現在的普通話,地方方言等都不太一樣。

  「我們皇后的身份是一個秘密,我們在魏國的重臣很多都不知道。沒想到魏國的皇后會是夏國的公主,如果不是我們這回抓了她,如果估計這個秘密會一直保持下去。」

  我聽到定云大師的聲音,睜開眼睛一看,只見我半躺在床上,身上蓋著繡被。
  床邊有張大桌子,好些人圍在桌子周圍。定云大師坐在中間,正在侃侃而談。
  「夏國和魏國有血海深仇,魏國的皇帝就不怕夏國的公主謀殺他?

  畢竟皇后要謀殺皇帝,是非常容易的。「我看到赫連謂以代在不解的問定云大師。

  「問得好,這個老衲也想不明白,但是我估計魏國的皇帝心里有數,皇后肯定不會傷害他,才會力排眾議非要立夏國的公主為后。而且因為這個原因,皇帝下令,嚴禁魏國的人調查皇后的身份。但是為什么夏國的公主不會報這血海深仇,老衲也想不明白。」

  「因為我什么也不記得了。」我隨口道。

  「霜妹你醒了,太好了。還好我沒有傷害到你,不然將來到地下沒法子向大夏天王交代。」赫連謂以代滿眼的開心。

  「哦,原來是這樣。」定云大師一臉恍然的樣子。「估計是那個道士寇謙之用了什么法術,讓霜公主忘記了以前的事。好毒的人,他這是要羞辱我大夏國。」定云大師一邊說,一邊側頭想,變得憤怒不已。

  「這下也好,想辦法讓霜妹想起以前的事,但是別讓魏國人知道,然后讓她回去,找機會偷偷殺死那個狗皇帝。

  讓他們自嘗惡果。「赫連謂以代用力拍著桌子。

  后來的時間里面,他們就不斷的給我講我自己和大夏國的經歷。

  連吃飯的時候都在講。

  說起來,大夏國的赫連一族,和魏國的拓跋一族,真的可以說是血海深仇,現代的中國和日本的那點仇恨,比起拓跋一族和赫連一族的仇恨,真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記。

  在大夏立國前,拓跋家的魏國曾經屠殺赫連一族,還把投降了的赫連一族的三千人全部丟進黃河。

  赫連一家幾乎被殺絕。拓跋家的魏國策略就只有一個,從肉體上消滅全部赫連一族。

  赫連一族就是只有赫連勃勃逃了出來。后來軍事天才赫連勃勃借后秦的力量重新立國,但是赫連勃勃死后,魏國又重新攻滅夏國,再次屠殺了赫連一族。
  「我其實是夏國的貴族叱干勃興,夏國滅亡之后,我避禍為僧,發號定云。定云從來沒有忘記故國。給霜公主請安。」

  定云大師一邊說,一邊跪下給我行禮。

  我滿眼的迷茫。

  按照肉體的血源,我是赫連霜,赫連勃勃的女兒,應該對屠殺自己兄弟和族人的魏國皇帝恨之入骨才對。

  可是,我不知道為什么,恨不了任何人。古代的仇恨,和我有什么關系?
  可是,如果我不答應,他們就不會放我回去,而且不斷的在耳邊嘮叨,煩死個人,最后我只好假裝很憤怒,要報仇的樣子,他們就不嘮叨了。

  他們反而勸我要小心,別讓皇帝看出來我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然后他們就在商量如果放我回去不被懷疑。

  我真的不知道,世界上的這么多的仇恨是從哪里來的。

  你要殺我,我要殺你,其實,都是一場夢而已。從今天的我看來,古代的那些血海深仇,其實什么都不是。

  可是,今天世界上還有這么多的仇恨,到了未來,也會同樣是什么都不是。
  我只是不想做任何讓我良心有虧的事。那樣的事,會讓我醒了也不舒服。
  魏國的皇帝對我很好,那種關心我看得出來,不是假的。

  我肯定沒法下手殺他。哪怕他是我理論上的仇人。

             新狂人日記續集26

  我們離開小院,一路向西,一路上他們繼續嘮叨,我裝作沒聽見。很快我們來到了黃河的渡口。

  渡口沒有人,他們跑來跑去,最后找了個船夫用羊皮閥子過黃河。

  這個過黃河的方法我也是沒有經歷過,就是用一些吹得鼓鼓的羊皮,搞得像個橡皮的閥子,大家抱著這個閥子,一個一個的過了黃河。

  我覺得好好玩,高興得不得了,他們就都苦著臉,好像別人都欠他們錢一樣,何必?

  人生短暫,快樂一下不好嗎?這些家伙都是笨蛋。

  我們到了潼關,在一個客店住下,聽客人講,皇后被抓了,皇帝基本快瘋了,亂殺了不少人,現在到處都是衛兵,據說找到皇后,有一千兩黃金的賞額,我基本都在想如果得到這一千兩,自己報告自己在哪里,該不該得到這一千兩。
  我們在潼關住了一個還不錯的旅館,估計這些反賊蠻有錢的。我們開了個大桌子吃飯。

  我豪不客氣的點了些最貴的菜。都是無公害的有機好菜,配上當地的好酒,我吃得舒服,但是大家就都看著我,好像看到了什么怪物。我就是吃點想吃的菜,至于嗎?

  菜到是很好吃,紅燒黃河大鯉魚,燒蘑菇,炒豆腐,烤羊肉,還喝了不少酒,這幫反賊拼命把周圍的人趕走,生怕被別人發現,笑死我。何必叻,真是的。我也不管他們,只管喝酒吃肉。

  也不知道這是夢還是真的,反正這羊肉很好吃,酒也好喝,誰管他。

  喝到兩眼發花。

  旁邊有個假和尚好像也喝多了,靠在我身上,和我講起他的經歷,他如何被人欺負,做小本生意被當地人騙,地方官偏幫本地人,被騙了還被冤枉,本來想申冤,告到平城的知縣,結果人家根本不看他的證據,結果他被嵴杖四十下,幾乎打死,后來被赫連家的人救起來,決心以死報恩。

  然后如何混進懸空寺,天天聽佛經,聽起來很有道理,就幾乎就成了佛教中的人,但是看到懸空寺里面的人,也是趨炎附勢,不顧當地人和普通僧眾的死活。只想混個國師的稱號,有點權的法師,就把自己家里的人介紹進廟里面,收香火錢自己家里人用,他也看穿了佛教的那些東西,都是壞人。于是幫赫連家,報恩就算了,什么涅盤,都是不可能的。

  我不明所以,也就是嗯嗯的點頭,繼續喝我的酒,那個假和尚就更興奮,夸口說他的厲害。我也就哈哈吼吼的和他聊起來。

  他就干脆對我動手動腳,摸我的乳房,讓我好興奮,但是我看不起他,把他的手打開,他不敢用強,很郁悶的躲在一邊喝酒去了。

  就聽到外面有人聲喧嘩,然后是兵器碰撞的聲音,有人打斗到了酒席上來,我繼續吃喝,也不管周圍發生了什么事情。

  當我喝完了最后一杯酒,就看見一堆人跪在我面前,好像在說什么,滿臉的惶恐。

  然后有人扶起我,抬上一個軟轎,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27

  當我再一次睜開眼睛,我以為自己又該毫無疑問的回到輕松的現代。

  但是,我錯了。

  我看到旁邊是一個大概有三十米高的黃土臺子。臺子的陰影正照在我身上。天黃黃的。

  臺子上飄著黑色的旗幟。上面好像有些人,但是看不清楚。

  我的身邊,是數不清的人,都穿著古代的衣服。大多數是婦女和兒童。大家擠在一起,風有點冷,身邊的人大都衣衫單薄。

  「媽媽,我餓。」

  我聽到一個小女孩的聲音。低頭一看,一個大概五六歲,穿粉色綢衣的小女孩拉著一個婦人的衣襟,這個婦人衣著華美,容貌秀麗。

  大概有三十歲不到,臉色木然,望著臺子上面。

  好像完全沒有聽到女兒的聲音,甚至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

  而在另外一邊,一個華服老婦人坐在地上,正把一個七八歲的小孫子抱在懷里,「不怕不怕,小虎子不怕。」

  小孩子穿著小皮襖,好像全身在發抖。頭埋在老婦人的懷里。

  大家都木然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周圍有多少人。都基本沒有怎么說話。
  然后,臺上有號角的聲音。

  一個清亮的聲音在臺上響起。

  「劉衛辰,你攻打我大魏,殺我百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但是在你死之前,我要讓你親眼看見你的宗族三千人,被我投進黃河。從此世界上就再也沒有鐵弗一族。「

  旁邊的人都發出了啊的一聲,但是誰都沒有動。一片死寂,沒有人反抗,沒有人逃跑。

  大家緊緊的擠在一起。

  旁邊的華服婦人緊緊的拉著粉色綢衣的小女孩的小手,「別怕,妞妞,到地下,也有媽媽陪你。別怕。別怕。」聲音有點發抖。

  小女孩有點惶恐的望著媽媽,好像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然后人群開始騷動。

  「啊!啊!」一聲聲慘叫,是女人的聲音,很甜美膩人,說不出的恐怖。
  人群開始向一個方向推擠,我遠遠看過去,好像遠處有騎兵在殺人,人頭高高的飛到空中。我還能看到人頭的美人發髻,甩在后面,就像一個個小蝌蚪。飛在黃黃的天上。

  大家被騎兵驅動,向前推擠。

  又退了一段,我什么都看不清,周圍都是人,一腳深一腳淺的被推著前進。
  身邊很多很漂亮的美人,也有老人和兒童,少年人。

  她們就擠在我身邊,香粉的氣味撲鼻。我伸手一抓,是個滑膩的手臂。
  但是又被別的人推遠。

  很快,我覺得腳下一涼,好像踩到了水里面。

  繼續被人推動向前,水到了大腿,到了胸口,水很急,黃黃的很渾濁。
  慘叫聲,有人在抓我的衣服。我看到那個粉色綢衣小女孩恐懼的眼睛,睜得老大,然后,就在我的身邊沉了下去。

  我的眼前一黑。水嗆進口鼻。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一霎那,我突然明白,我看到了當年黃河邊大屠殺的一幕。

  北魏在黃河邊,殺死了大夏天王劉勃勃的父親劉衛晨的一族三千人,全族就只有劉勃勃逃了出來。后來文武雙全的劉勃勃借后秦的力量,建立了大夏國。
  劉勃勃建立大夏國后,改名赫連勃勃,而我,后來就不知道如何變成了赫連勃勃的女兒,赫連霜,后來竟然嫁給人仇人的后代,北魏的皇帝。

                28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我看到的是那個我曾經到過的統萬城最高的地方。當年小孩子胡立法半夜在這里吹過簫。

  現在好像是中午,我就站在城頭上面,身上穿著繡花的錦袍,上面是皮甲,手里拿著一把大弓。身邊是跑來跑去的士兵。旁邊就好像是我的衛兵。

  還有些侍女。也抱著劍,箭壺,站在旁邊。

  我很迷惑,我現在在這里干什么,現在是什么年代?

  城下面,是一眼望不到邊的軍隊。下面是魏國的軍隊,黑色的魏字大旗。
  城上面是紅色的夏字大旗。

  「城上的聽著,你們的夏王已經被活捉,夏軍全軍覆沒,識相的就開城投降,我們也許還能給你們一個全尸。

  不然,他們就是你們的下場。「

  城下面有人在喊話。

  然后,一群俘虜被推到陣前,有個高大的俘虜被推到前面,然后魏兵好像對他說什么。

  「他們要我勸你們投降,但是,我要告訴你們,我們大夏國沒有孬種,我不怕死,你們也不怕死,你們要堅持下去,涼國和南朝的援軍很快就會來解圍。」
  話還沒有說完,一把鐵槍從這個俘虜的胸口穿了出來,然后,這人的雙臂都被砍掉。

  血飛濺得老高。

  俘虜一排排的被帶上來,一個個的被砍死。

  我身邊的人開始騷動,有的人在歇斯底里的喊城下的俘虜的名字,可能那個人就是他的親朋,有的人在破口大罵魏兵的兇殘。

  有的人在大哭,有的人在發抖。有的人在嘔吐。

  還有的人就在朝下面放箭,但是距離不夠,根本射不到。

  我突然明白了,這是魏國滅亡赫連勃勃建立的大夏國的那一仗。

  赫連勃勃死后,魏國攻打大夏并且滅亡了她。

  而我,現在就在現場。估計我就是大夏國的公主,赫連霜。

  城前面的土地都被血染紅了,俘虜都被殺死在城下,好像有幾千人,倒成一大片。

  然后,后面的魏軍推著攻城車,云梯,開始攻城。

  城上的人就朝云梯放箭,丟大石頭,爬在云梯上的士兵慘叫著被打得掉了下去,但是身邊的人也不斷的被城下的亂箭射倒。

  偶爾還有魏兵爬上了城頭,然后被城上的夏兵圍上去砍死。

  我也和大家一起,不斷的用手上的大弓射擊爬上來的魏兵,我的箭法不錯,幾乎百發百中。

  我后面的一個小丫頭就不斷的把箭遞到我手上。還幫我擦汗。

  估計宮里面所有的人都出來了。這是生死之戰。

  射了十幾箭后,我覺得手好酸,后來基本拉不開弓了,好不容易射了一箭出去,也不知道射中了沒有,小丫頭卻沒有再遞箭上來,回頭一看,小丫頭胸口中了一箭,倒在我身邊,已經不行了。

  手上還拿著給我擦汗的紗巾。

  我擦,這箭該不會是我射歪了吧。想想也不至于。

  另外幾個侍女,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爬上城的魏兵越來越多,變成大家在混戰,有一堆衛兵保護著我,一路后退,最后我們退到城的一角。躲在里面。

  我在角樓旁,看到城門被打開了,潮水一樣的魏兵涌了進來。

  大勢已去。

  我突然看見,好像魏國的統帥從馬道經城門騎馬跑到了我們剛才站的那個最高的地方。

  我認得那個帥旗。他身邊只帶了幾個人,其它的人都追殺夏兵進了城。反而這里成了他們的盲點。

  我的心突突的亂跳,我身邊,有幾十上百個衛兵,都躲在角樓里面,前面不遠,就是魏國的統帥,身邊只帶了幾個人,我只要射倒那幾匹馬,帶人上去抓住那個統帥當人質……

  我朝衛兵的頭領打了個手勢,他好像明白了,眼睛里面發光。

  我拿起弓,屏住氣,開弓,瞄準,干脆,射死他?是射人還是射馬?

  身邊幾個人也同時拿起弓。瞄準。

  那個人立馬在最高的地方,手里拿著馬鞭,在指指點點,全然不知道有支利箭,正指著他。

  我瞄準他的頸子,我知道,那里是大血管,如果射到,必死無疑,也許,歷史就要改寫了?

  以我剛才百發百中的表現,在這個距離,這一箭應該必中。

  正要發射,那個人卻好像感覺到了什么,頭轉了過來,眼睛朝這個方向看來。
  太陽下面,我很清楚的看到了他的臉,還是那張帥氣,還帶點傲氣的小孩臉。
  他是小孩胡立法,絕對是,只是現在長大了。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耗时0.001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