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女+蕩婦=我的媽媽

女+蕩婦=我的媽媽
字數:7141字我的媽媽可以不夸張的說,是一個絕對的美女,今年三十七歲,現在看上去,也不過是二十七八的樣子。媽媽身高168CM,體重不到120斤,豐滿而不失勻稱。媽媽不但容貌姣美,而且擁有性感的身材,豐滿碩大的乳房,碩大滾圓的屁股豐滿堅實,富有彈性雪白的大腿,襯托出成熟的肉體無不充滿了性的誘惑尤其是當媽媽穿上緊身裙,更顯得渾圓的臀部曲線,使人浮想聯翩。我今年18歲,說到這,很多網友會認為我在胡說八道,媽媽怎么可能十九歲就有我了?其實這是真的,也并不奇怪。媽媽14歲就當兵去了(因為當時外公在世,他是個不小的軍官,媽媽戶口改成了18歲。至今身份證上還是1962年,而不是1966年),因為媽媽從小學的古箏,在某軍區的文工團作演員三年后,媽媽轉業到了我現在的城市(說實話,媽媽總說是她不愛當兵了,其實,我覺得是她技術不行,沒留住),因為職業原來是古箏演員。所以就分配到我們市的歌舞團當了一名古箏演員。一年后,媽媽和爸爸結了婚,第二年我出生了。開始,我們的生活還不錯,都很安定。也就是在我五歲的那年,一件偶然的事情,導致了家里的不安。歌舞團,因為不景氣,瀕臨絕境。大家都各自尋找著出路,當時正逢國家開發海南的政策,媽媽決定停薪留職,去海南,爸爸并沒反對,媽媽去了海南,不到一周,覺得沒什么意思,通過一個戰友的聯系,媽媽又去了深圳,在一個娛樂場所彈古箏。要知道,我媽媽是個非常漂亮的人,那時也只有二十四五歲,尤其在那種場所,自然會招惹一些男人的。開始,媽媽每周往家里打一次電話,以后就越來越少,終于,快一年后,媽媽回來了,我記得那時兩人爭吵,后來,爸媽離了婚我被判給了媽媽。媽媽又走了,但并沒有把我給帶走,還是爸爸又給我接了去。轉眼過了半年,媽媽又回來了,她將我接到了深圳,媽媽告訴我,這次領我到這玩,過些天,她領我一起回家,再不在這工作了。我自然很高興。媽媽領著我玩了很多地方,當然總有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陪著,這個男人說的是我們當地的話,并不是那種叫人聽不懂的廣東話。當時,這個男人并不住在媽媽家。幾天后,發生了一件事,也就是這件事,給我留下了不能磨滅的印象媽媽對我說,明天她要去紋身,過些天,我們就回去。我那時并不明白紋身是什么意思,媽媽告訴我,就象岳飛刺的字,水滸中史進刺的龍那樣。我當時也覺得很好玩。晚上,媽媽洗過澡后,睡去了。第二天,那個男人又來了,我們去了一家很大的美容院,據說是臺灣人開的,彩色紋身。廚窗里很多各種彩色的紋身圖片,男人和醫生說著什么,然后,媽媽將她的小包給了我,讓我背在身上,和護士走進了屋子。我和男人留在了外面,大約五分鐘,那個護士又出來了,對男人說:「準備好了,那個圖案那位小姐已經同意了,你沒有疑義就請簽字付款吧。」男人去簽字付了款。我們進了屋,我驚呆了,白色套裙,內衣內褲都整齊的疊好,放在旁邊的椅子上。白色高跟皮鞋放在床邊。長發盤了起來,趴在屋中的一張單人床上,身上蓋著一個白色的被單。兩個穿醫生服的男人走了進來,護士將一個儀器推到了床邊,又拿來一個大盒,一個醫生問那個男人和媽媽,還有沒有疑義,兩人都表示同意。媽媽對我笑著說:「一會就好了,別急。」護士揭開白被單,媽媽雪白的玉體完全赤裸的暴露在眾人面前,護士將被單蓋在媽媽屁股以下。一個醫生,從那個盒里拿出了筆坐在床邊,在媽媽后背肩鉀以下,一直到屁股上半部上小心翼翼的畫著。他很熟練,很快畫好了一幅「蝶戀花」的圖。然后站了起來,退到一邊。這時,護士走來了,她拿了一個針,在媽媽后背上扎了一針。并開動了機器。過了五分鐘,另一個醫生坐在身邊,一手拿著儀器上的針,一手拿著著色筆,護士拿著藥棉坐在另一側。媽媽并沒有任何痛苦,笑著和男人與我說話。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醫生在媽媽身上作業著。兩個多小時過去了,我覺得實在枯燥,出去了,在美容院的大聽看著電視。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先是兩個醫生走出,不一會,媽媽和那個男人出來了。此時媽媽已經將衣服穿好,但面容有些難看,醫生將我們送出門,并囑咐媽媽,開始有點癢,千萬別撓,一兩天以后自然就沒事了。我們中午一起吃了飯,男人叫了車,我和媽媽回到家。我當時非要看什么樣,媽媽說什么也沒讓我看晚上,媽媽換衣服時,我終于看見了,哇,好美啊!幾天后,媽媽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來了一個中年婦女,媽媽給了她錢和門鑰匙,和那女人閑聊著,不一會,那個男人又來了。他將我們的東西雇人抬到樓下的車上,送我們去了機場就這樣,我和媽媽回到了我們這個普通的江南城市。回來后,我們住在媽媽不知道什么時候租的一間普通的房子里,媽媽也回到歌舞團上班,那時上班不過是無所適事吧。一個多月后,那個男人來了。這時我才知道,媽媽要和他結婚了。他是我們市的一個商人,當時四十五歲,開了一家飯店,還在我市最繁華的商業區有好幾個鋪面。是個有錢人。十月份,媽媽結婚了。也就是這次,我對媽媽產生了興趣。那時我七歲。婚禮的頭一天,媽媽歌舞團的很多朋友都來了。其中幾個要好的,晚上沒走。媽媽要把我送到爸爸那里,我哭鬧著要參加,沒辦法,媽媽同意了,托一個女人照看我。第二天,我起床后,見媽媽已經穿著好了,長發盤著,畫著妝,身穿緊身的紅色旗袍,紅色高跟鞋,肉色長襪。珠光寶器的,特別漂亮。一會那個男人來接媽媽了,媽媽和他下樓上了婚車,望著媽媽背影,媽媽緊身的旗袍襯出她婀娜的身姿,扭著渾圓的屁股,我當時突然一種莫名其妙的感覺涌上心頭。在婚宴上,媽媽和那個男人滿面春風的招待著客人,男人不時將媽媽抱起,兩人或擁抱或親吻,眾人起哄、喝彩此起彼伏。下午,婚禮結束了。我和他們回到了新家。這個屋子很豪華,很大。客人們都走了,媽媽和那個男人在客廳里數著禮金,見我站在身邊,順手拿給我一張五十元的票子說:「去游樂場玩去吧,天黑以前回來,不許到江邊。」我拿著錢下了樓。這里離游樂場只有五分鐘的路程,我去了游樂場,九十年代初,五十元在那里能玩很多東西的。開始我玩得非常高興。但一個人玩久了,自然很沒趣,所以我玩了幾個項目后回到了家。我敲門,那個男人開的門,看見是我,樣子很不高興。我見他穿著一個三角褲,光著身子,也沒說什么。進了屋,我到了房間,屋中的窗簾已經放下。衣裙鞋襪放字了沙發上,媽媽坐在床上,蓋著被。身上穿的是那個男人的襯衫。媽媽叫我回房間,說她累了,要早些睡。于是我出去了,男人關上了門。我坐在客廳看著電視,忽然聽見房間有異樣的聲音,仔細聽,是媽媽嬌柔的呻吟聲,和男人的喘息聲。當時,我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也沒敢去敲門問。隨著年齡的增長,該明白的,我都明白了。四年前,在我14歲那年,一天深夜,男人回來了,媽媽開了門,我正在看著電視,男人喝的滿身酒味,一下子將媽媽抱了起來。進了屋順手將門關上。但門并沒有關嚴,這個機會我怎么能錯過?我偷偷的走到了屋門前,從門逢里悄悄的看著。男人將媽媽放到床上,三兩下將自己的衣服脫光,撲了過去,將睡衣脫掉,坐在床邊,輕輕將媽媽報起,摘下媽媽白色的胸罩,碩大的奶子象小兔一樣彈了出來,他輕輕撫摸著,舔著。他將媽媽翻過身,趴在床上。露出緊包在窄小的白色兜襠內褲的肥臀。脫去內褲,他望著趴在床上已經完全一絲不掛的美人,他的大雞巴早已經翹了起來,他撫摸著媽媽雪白豐滿的玉體,特別是媽媽身上的彩色紋身更使他性欲大增!他輕輕咬著背、臀、腿,又將媽媽翻過來,貪婪的舔著揉摸著乳,對著小穴又親又舔,還把舌頭伸進去轉著圈。媽媽不由自主的發出嬌柔的呻吟聲,更使他感到興奮。他分開雙腿,將粗大的雞巴插了進去,有節奏的抽插著,媽媽不由自主的將雙腿盤在他的腰上,雙手搭在他的肩上,不時發出呻吟。插了一會,男人拔出了大鳥,將媽媽翻過身,他攬起腰,媽媽順勢起來,跪伏在床上,撅著肥白的屁股。雪白的肉體,采色的紋身在昏黃的燈光下格外的迷人。那人把硬起來的大鳥,從后面插了進去,他有節奏的抽動著,媽媽發出一陣陣呻吟…男人的身體撞擊著屁股,發出啪啪的聲音,不一會,雪白的屁股,撞得發紅。過了一會,男人將雞巴拿了出來,拍了拍屁股對媽媽說:「冬雪,我給你開后庭吧!」說著他扒開媽媽雪白的臀肉,將雞巴從后面再次插了進去,媽媽大叫著。他粗大的肉棒戳穿了媽媽肥厚的屁股,深深地插進屁眼里,狠毒地抽插奸淫著屁眼他的雙手繞過媽媽豐滿的上身,抓在她的兩個嬌嫩渾圓的乳房上,用他有力的大手殘忍地揉捏這兩個雪白的肉球,用手指用力地揉捏兩個嬌嫩的乳頭,媽媽不停地大聲呻吟著。男人使勁拍打著雪白的肌膚,然后繼續著,呻吟聲更大了,不知媽媽是興奮還是難受?我看的真是熱血沸騰!就這樣,從那時起,我無時不注意行為。一個多月后,媽媽對男人說:「你那個朋友劉東的媳婦打電話說,讓我教她家小玲玲古箏,正好我也閑著,找點事作。」于是媽媽一周幾次去劉家。又是一個周末,我躺在沙發上看電視,媽媽忙著收拾家務,媽媽當時穿著一件紅色的體恤衫和一件黑色緊身短裙,雪白的大腿和白皙的腳毫無遮掩的露在外邊,由于沒戴乳罩,兩個乳頭清晰的凸現出來。擴大的領口環繞著那纖美如水柔般的肩膊,雪白的脖子和胸肉都露在外。再搭配上那一條繃得緊緊的,而且泛起無數痕皺褶的超迷你黑色緊身短裙,雪白如雪粉嫩的大腿露在外面,以及豐滿性感的臀部,簡直是惹火到了極點。高挺肥大的乳房,隨著走動一上一下在不停的跳動著,真是蕩人魂魄。豐滿的得心口直跳,媽媽擦拭茶幾完后,坐在旁邊的沙發椅上擦拭著玻璃杯,此時我媽的兩條粉腿張開,粉紅色透明的三角褲緊包著鼓凸凸的陰阜上,透出的黑色的一片陰毛都看到了,三角褲中間凹下一條縫,將整個陰戶的輪廓,很明顯的展露在我的眼前,我更是看得魂魄飄蕩。當媽媽收拾完家務后,對我說,她要去教小玲玲去了。媽媽今天穿了一件桔黃色上衣和一件黑色緊身短裙,肉色水晶長統絲襪,足蹬高跟鞋,修長的美腿格外好看。媽媽長發披肩,畫著妝。媽媽為什么這么打扮?
難道?我想起電視中的一些情節,我悄悄的拿著碳素筆走了過去,在媽媽左腿的絲襪上點了一個清晰的小黑點。媽媽并沒注意,下樓走了。媽媽走后,我在家無聊,也出去了。走到車站,突然我看見了小玲玲和她媽媽。「張阿姨,你們去哪啊?」「噢,我領小玲玲去她姥姥家。」「在哪啊,在上海,一會我們去客運站。」「當天能回來嗎?」「怎么能呢,一去就兩個小時,后天回來。」出租車來了,她們上了車走了。啊,媽媽說謊了,她根本沒去小鈴玲家!那她干什么去了?晚上,我回到家,不一會,媽媽也回來了,只見媽媽面色紅潤「媽媽你去哪了?」「我不是告訴你了嗎?我去小玲玲家,」「怎么才回來?」「我和她爸爸媽媽一起吃的飯。」呵呵,瞪眼說假話。媽媽怎么知道我看見她們了呢?媽媽進了屋,我看了一眼,更興奮了,原來,那個點在左側絲襪的黑點跑到右腿去了!媽媽肯定……
于是我問:「媽媽,明天你去作什么呢?」「明天還得去教她,這孩子太笨。怎么教也不會。」呵呵,我心中暗笑,媽媽你真能瞪眼說謊。媽媽和小玲玲的爸爸?不會啊,他是媽媽這個丈夫的好友,樣子也不行啊,還沒媽媽個高呢。究竟是誰呢?我狐疑著。第二天一早,媽媽吃過飯后又梳妝起來,今天媽媽穿著一件黑色的連衣裙,黑絲襪,黑高跟鞋,又畫著淡妝,顯得更加嫵媚。媽媽扭著圓滾的屁股下了樓走了。我獨自在家,幻想著媽媽和什么人在一起。快晚上十點了,媽媽還沒回來,我站在陽臺上,這時,一輛黑色的皇冠車開到了樓下。車停住了,媽媽下了車,接著司機也下來了。對!這個車牌號正是劉東的車!那人正是劉東,媽媽抬頭往樓上看了一眼,因為我沒開燈,所以她并沒看見我。我躲在門口,從門鏡看著,媽媽和劉東上了樓,在門口不知道說著什么,我沒聽清,最后兩人抱在一起,劉東的個還沒媽媽高!我媽1米68,穿上高跟鞋比他高半頭。兩人親吻著,劉東的手揉摸著屁股。好一會,劉東才離去,媽媽從包里掏出鑰匙,我急忙逃回屋中。媽媽進了屋,也沒說什么,還是老樣子,洗過澡后回了房間。媽媽真有你的!那男人出門不到一個月你就忍不住了!又過了一段時間,男人回來了,但總能聽見他們爭吵,開始我很擔心,以為事被他知道了,后來才知道,可能這個男人在廣州又有了女人,幾個月后,他們離婚了,男人很大度,將這套三室的住房給了媽媽,又給了媽媽一個商業區的門市,每個月門市的租金就能幾千元,也足夠了。媽媽離婚不久,我放暑假了。單位很少有演出,于是,我央求媽媽出去旅游,媽媽答應了。我們去了杭州,那天媽媽穿的非常漂亮,身穿月白色無袖緊身后開氣長裙,白色高跟涼鞋,烏黑的長發盤在腦后,如同美麗的白天鵝。由于是緊身的,胸罩和三角褲的印全都繃了出來,更顯得媽媽身材的美艷性感,由于后開氣,隨著走動,雪白頎長的大腿更勾人魂魄,無論在火車上還是在西湖邊,總有男人色色的注釋著媽媽。玩了一天了,天快黑了。我們來到了旅店,媽媽要開標準間,可是已經沒了,服務員看了身份證,看我一個十五歲的人,自然不會想其他的。于是對媽媽說:「小姐,你和你兒子住單人間好嗎?是一張大床的。」我心中暗喜,媽媽想了下,同意了。我們住進了旅店,媽媽又去洗澡了,天太熱了,我們走了一天,也很累了。媽媽倒在床上,媽媽僅穿著一個白色的小三角褲。我從小到大,媽媽在我面前從不避諱光著上身,關了燈,我們睡下了,我怎么能睡著呢?很快,聽見了媽媽低低的鼾聲。借著外面的街燈和月光,媽媽背對著我,雪白的肌膚,加之紅綠相間的紋身,怎么能不讓人欲火中燒?我悄悄的貼近媽媽,手伸了過去,摸著乳房,媽媽并沒有反應,依然是沉睡著。我的另一只手,摸著罩在小三角褲中的肥嫩的屁股,我緊緊貼著媽媽,突然,我的雙腿一抽搐,一股熱流噴了出來,正射在屁股上。我嚇壞了,趕忙不動裝睡。媽媽醒了,摸了一下,看了看我,下了床,去了衛生間。一會媽媽出來了,但這次是一絲不掛的,手里拿著洗好的內褲。媽媽將內褲掛好,打開壁燈,彎下腰,打開旅行包找另一條內褲。我看著,媽媽太美了,我真的忍不住了!媽媽翻了一會沒找到。媽媽看了看表,走到門口,將門插好。關上燈,又上了床。依然是背對著我。全裸的媽媽,更讓我難以入睡。過了一會,我的手又伸了過去,摸著屁股,平生第一次摸到女人的屁股,真光滑!還涼絲絲的。我貪婪的撫摸著。又貼進了媽媽。突然,媽媽一轉身,捏住我的手:「小明,你干什么?」「我,我……」我支捂著,心里跳成一個,手捏著我的雞雞。「呵,這么硬了,是不是沒想好事?」我突然趴到了媽媽身上,吃著奶子。一手捏著另一個,另一只手摸著身子「小明,下去。」媽媽低聲的說,「再不下去扇你!」「媽,打死我吧,你和趙輝辦事,我看見了。還有門口和劉東……」「啊,這個壞孩子,我打死你!這不是孩子看的,這是大人的事!」媽媽扭動著身子,我的雙腿在媽媽雙腿中。我的手,劃到媽媽小穴出處,穴已經潮了。我的雞雞蹭到了穴口。「下去,下去,要不打死你!」媽媽說著,但雙腿卻分大了,手也抱住了我的身子。機會來了!我身子往下串了一下,媽媽身子稍微一挺,雞子進去了。熱乎乎的,潮乎乎的。媽媽輕輕的啊了一聲。我學著那個男人的樣子抽插著,媽媽又是一陣輕輕的呻吟,手抱的我更緊了。我使勁的插著,媽媽不住的呻吟。不一會,我射了出來。一下子趴在了身上。過了會,我拔了出來,媽媽將我推了下去,我抱著媽媽。「起來,離我遠點,熱!」過了會,我又恢復了,我又湊了過去,媽媽趴在床上,我撫摸她雪白的胴體,特別是摸著她肥白鮮嫩的屁股,貪婪的舔著屁股,還咬了幾口。媽媽輕輕的呻吟著:「輕點,疼。你這個壞孩子!」我學著男人的樣,攬起腰:「媽媽,我還想來一次。」「得寸進尺!」媽媽說著爬了起來,蹶起了屁股,我跪在媽媽后邊,卻找不到地方。「你干什么呢?」「媽媽,我找不到。」「世界上的人可能再找不出象你這么笨的了!」說著媽媽伸過手,捏著我的雞子,幫我插了進去。屁股開始擺動,配合著我的下體勐烈地撞擊著白嫩的臀部,現在我媽已嬌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你這個壞孩子,連媽媽也作,將來還不得進監獄……啊……用力……」不久雞巴傳來一陣陣舒爽的快感,終于伏在大屁股上,射出了一股亂倫的精液,媽媽軟軟的向前癱倒了,我也順勢舒舒爽爽的伏在媽媽軟綿綿的背上,抱著媽媽蛇般的胴體,撫摸著滑潤肌膚,入手如羊脂……好一陣,才恢復過了,我們相傭的睡了。第二天早晨,當我醒來時,媽媽已經穿好了衣裙,媽媽對我說:「去,先洗個澡。」我驚慌失措的進了衛生間,洗著,回味著昨夜的浪漫。我膽戰心驚的出來媽媽看出了我的樣子:「你現在怎么學的這么壞?!就這一次,以后不許有第二次,否則打死你!」我沒敢回答。就這樣我們下去吃了早餐,然后繼續去旅游。一上午,我們都很少,說話,漸漸的媽媽好象忘記了。又恢復了和往常一樣。晚上回到旅店,這一夜我真的沒敢。迷迷煳煳的睡下了。天明,我們返回了家。到家后,好常時間,我不敢往媽媽身邊湊。轉眼三年過去了,實事求是的說,我和媽媽有過很多次。當然媽媽和別人也不少次。今年五月二日,媽媽又結婚了。這次媽媽身穿紅色的中式旗袍裙,我沒有參加婚禮,站在陽臺上,望著身影,思緒萬千。這次也是和一個比較有錢的人,媽媽新婚前夜,我們作了一次,十一時,我去了媽媽家,那個人正巧沒在家,于是我和媽媽又作了一次。不過從那時起,直到今天,我和媽媽再也沒作了。【全文完】
耗时0.003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