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微妙的科學研究社無法編號新娘育成的科學研究

在絕對封閉的某棟城堡中,生活著一位從來沒有出來過的少女。少女在這個城堡里生活了多久,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城堡里的智慧生命體只有三個。父親,管家,還有她。少女每天的要做的事都很多,課程表從早到晚都排的滿滿的,音樂、繪畫、自然科學,社會科學、舞蹈、武術等等,凡是具備一定程度的實用價值的學科,少女統統要學習。從有意識起,少女就生活在這個城堡里,既沒有時間思考外面的世界,也沒有時間抱怨自己的忙碌。因為沒有人告訴她這些。少女每天要進食六餐,通過管家計算出來的最佳營養攝入模式,由管家指揮人造人制作出來的豐盛午餐,是少女忙碌的學習生活中為數不多的享受。父親每天也很忙,處理各種各樣的事務占去了他絕大多數的時間.少女從未見過父親用餐,從未見過父親如廁,從未見過父親睡覺.遠超人造人的工作時間,仿佛永不衰竭的體力和精力,還有幾乎無所不知的淵博知識,讓父親成為少女心目中最崇拜的也是唯一的強者。沒錯,強者。從十年前開始,少女結束了純理論的學習,開始進入實踐課程環節,在管家的帶領下做各種各樣的事。其中也包括協助父親處理各類事務。由于只有兩個比較對象,少女無法得知自己的能力處于什么水平,只能從和父親的對比上估算自己現在的能力。十年前,少女覺得自己離父親還有一定的距離.十年后,少女覺得這個距離非但沒有縮小,反而在不斷增加。……難道自己在不斷退步嗎?當少女為此產生疑惑時,管家告訴了她真正的答案。「小姐在不斷變強的過程中,老爺也在不斷變強,老爺變強的速度比小姐變強的速度更快。」所以你們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那是少女的心中第一次出現名為挫敗感的情緒.太強了。明明自己已經全力奔跑了,卻也只能看著對方的背影不斷變小,然后消失在視野里.受到了打擊的少女并沒有消沈多久,因為大量的工作迫使她沒有時間沈浸在自己的情緒里.她必須讓大腦保持冷靜,高效的運轉狀態,如同一臺二十四小時工作的計算機.少女每天睡覺的時間很短,經由道家的內丹術和佛教的禪定與瑜伽修煉,她能夠控制自己的精神在兩個小時的深度睡眠之內從不足百分之二十恢復到峰值但這還不夠。少女重新向管家提出自己還需要繼續學習各類知識的要求,不料卻遭到了拒絕.「小姐的知識儲量和大腦開發度已經達到了當前模式下的極限值的百分之九
十五,繼續學習對您的提升作用很小。在下認為現階段應當以接觸實際工作,磨練操作技巧的方式繼續提升小姐的能力,這一點老爺也同意了。」可是這樣還不夠快。這樣無法追上父親.少女同父親為數不多的交談里,由于她內心對父親的極度崇拜和認可,一些父親隨口說的話也被她當做金科玉律一般深深地記在心里,并貫徹執行著「比起位置上一時的落后,速度更加重要,對漫長的生命而言,只要沒有滅亡,不斷變強就是唯一需要做的事。」強大分為很多種,智慧上的,武力上的,再往下細分又可以根據理性和感性以及天賦能力的方向區分變強的方向。少女向往的是如同父親那樣,全方位的強大。少女從來沒有問過為什么要變強,她認為至少在超越父親之前沒有問的必要目標可以是階段性的,第一階段都沒完成的話,后面的根本不需要考慮.
這樣的生活又過了十年,少女第一次在武術課上擊敗了人造人對手。「您進步的非常快,超出了在下的計算,從明天開始,在下將負責指導您的武術修行。」沒過多久,少女就發現了另一個讓人沮喪的事實。雖然無法比較他們二人誰強誰弱,但是至少可以確認的一點是,管家的實力也遠在她之上。無論她發揮出多少的實力,管家總能以略微超過她一絲的水平,在給她壓力的同時,不斷磨練著她的技巧,還有內心。從她突破人造人老師的課程越來越多,直到所有課程都變為管家親自指導之后,她更確認了這一點.「這些人造人是哪來的?」少女在休息的時候問道。同人造人老師嚴格按照計劃的無休止修煉不同,由管家親自指導的課程,不僅隨時可以停下,甚至也可以指定要學什么,不學什么。不過少女從來沒有停下過,也沒有放棄過任何可以學習的知識和能力因為她的目標是一個全能的強者,超越這樣的目標,僅僅單一方向的強大是無意義的。這樣的日子又過了多少年,連少女都懶得計算了。城堡的風景會隨著四季有一定的變化,天氣也是,但是無論變化有多少種組合,如今少女都可以預算出來下一刻的走向了。所以也沒有期待了。時間的唯一用處只有在制定長期計劃的時候才能體現.就在少女認為這種情況應當會永遠持續下去的時候,她看到了一份報告「異能者的調查?」那是什么?管家從少女手中接過一份厚厚的報告,平均每十頁就出現一個印著頭像和個人信息的復印件,剩下九頁則是這位異能者的調查記錄和做過的事。管家用極快的速度瀏覽了一遍這份報告,然后一言不發地出了門.少女看著他前進的方向,推測管家是去找父親了,便把這件事放在一邊,開始處理其他事情。少女今天的第五餐是管家親自送來的,隨行的還有難得一見的父親.「請用。」管家將推車上的菜肴一一擺在桌子上,然后退到一邊。父親沈默地看著少女進食,在他銳利的目光註視下,少女吃的比平常慢了一些。因為她不想讓父親失望,也不想讓自己失望。最后少女還是因為緊張而多用了五分鐘時間才吃完。管家沈默地收拾桌子,然后推著推車離開了這個房間,把空間留給他們父女「這兩百年來你做的很好。」聽見父親的話,少女本能地用自己所掌握的知識開始分析起父親的目的,每個字的語氣語調語速都被反復推算,希望能夠找出一點蛛絲馬跡來幫助自己回答得更好。但是不能。少女做不到。父親的語調十分平緩,聲音沈穩有力,語速不疾不徐,如果放在外面,是可以歸屬于某一類的極好嗓音。但是沒有任何感情。少女在這里面完全感覺不到任何情緒,也無法對父親的來意進行推測.
于是她沈默。所幸父親也并沒有打算讓她一直這樣沈默下去,他說了第二句話。「如今外面出了一點小問題,我認為你有能力解決.」父親的第二句話中蘊含了極多的信息,結合今天看到的報告,少女很快確認所謂的問題就是異能者。那么,自己需要做的是……「你將代表我們蕭家去解決這個問題,任務完成后就回來。」說完這句話,父親站了起來,用那仿佛從未變鈍過的銳利目光看著少女,等待著她的回答。「……是。」少女看著父親走出房間,關上房門,心中久久不能平靜.原來自己已經在城堡里生活了兩百年。原來父親也是認可自己的能力的。原來自己現在已經要離開這里了。但是我還會回來。即便在外面,我也會不斷變強,然后追上父親你的腳步。少女沒有什么行李需要收拾,她的衣服只有這一套,從未脫下來過.「那么,小姐在外面請註意安全,在下會和老爺一起等您回來。」那是少女最后一次見到管家,至于父親,他沒有出現.城堡的大門在少女的眼里緩緩合上,擋住了管家那一身黑衣的身影。現在自己是一個人了。沒有城堡,沒有人造人,沒有管家,沒有父親.什么都沒有。一切都要靠自己。少女沈默著邁出了自己的第一步,然后是第二步。直到走出約五公里時,城堡已經在視野盡頭變成拳頭大的小方塊,少女才走出了這片領地。通過大門時,少女感覺到一陣極為強烈的眩暈感,即便是她已經鍛煉的十分強大的身體也完全無法抵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身體就這樣倒了下去隨后少女失去了意識.當她再次醒來時,她的位置已經移動到一處小房子里,那里有三個看上去不怎么友好的中年人,以及正中間的一個火堆。少女的衣服仍然穿在身上,但是由于被搬運了的緣故,已經被弄得有些亂了,露出胸口大片的肌膚和半截大腿。「……要我說,我們就不該帶她回來!又不能玩又不能吃,還他媽死沈,根本就是個廢物!」一個連帶刀疤的男子十分不滿地道,同時用手里的樹枝不斷在火堆里撥拉著「是你們帶我到這里來的?」少女開口了,因為她剛才已經確認了這三個人的戰斗力,根本不可能對自己產生任何傷害。「你醒了?」一個臉色陰沈的鷹鉤鼻男子對她道,他一開口,剩下兩個人都把目光轉了過來。「是的,請問這里是什么地方?」少女無視對面幾人眼中毫不掩飾的兇光,自顧把身上的衣服整理好,然后站了起來。看到少女站了起來,三個男人也跟著起身,然后呈三角形從三面圍住了少女「我們路過的時候,正好看見你昏倒在路邊,所以就帶你回來了,這里是我們的房子。你是什么人?」鷹鉤鼻的腳停在既可以隨時發起攻擊,又能隨時退出戰圈的距離,然后對少女道。「我的身份不能告訴你們,我需要知道這里的位置。」少女沒有理會三人看似威脅的站位,而是自顧自地又說了一句。少女沈著的表現讓三人無法判斷她的實力,因而只能僵持著。「既然你們無意告知,那我要離開了,在此之前我應當事先說明,你們不是我的對手。」沈默了一段時間后,少女再次開口。這一次,少女不光是嘴巴動,身體也同時動了起來。「慢著!」鷹鉤鼻似乎是三人中的老大,幾次都是他在說話,這一次也是他伸手攔住了少女。雖然鷹鉤鼻伸手時故意把手放在少女胸前的位置,但是他錯誤估計了少女的速度,因此什么也沒摸到。少女原本邁出了一步,鷹鉤鼻伸手,她就撤了回來。這一步她存心要震懾對方,因此下腳時加了幾分力,在地面上踩出一個深近十公分的腳印。「大哥!你看……這……」第三個人,從剛才到現在都沒有開口的男人,一手拉著鷹鉤鼻的衣服,另一只手指著地面上的那個腳印,面帶驚懼地道。「原來是異能者……不好意思,我們不敵視異能者,也不打算和異能者做生意。這里是X市市郊。」鷹鉤鼻的臉色微微變了變,但是仍然維持了表面上的鎮定,把伸著的手收了回來,和另外兩人一起讓開條道,然后帶點警惕地看著少女。「謝謝.」少女離開了這間無論外表還是內里都很破舊的房子。那份異能者的調查報告少女把它記了下來,在最后就提到了這次少女出來的第一件任務。「近五年來世界各地均出現數目不等的異能者,大部分都是一夜之間便獲得了各種超常的能力,其變異來源無法得知。」「鑒于少數異能者具備十分強大的破壞性,世界政府將帶頭舉辦一個人類與異能者之間的會議,商討關于未來和平共處和開發更多資源的問題.」「由于這次會議事關重大,由元首特批,懇請蕭家家主撥冗前往參加這次的會議,為我國爭取到更多利益。」異能者的能力大體上可以分為自然類、超人類和動物類,按照能力強度分為一至五級。目前被世界政府認可的五級能力者一共五人,被稱為是新時代的最強者,傳說每人都具備一人即軍之能。少女沒有測試過自己的能力,但她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什么異能者。那是幾百年的辛苦修行所鍛煉出來的,純粹的肉體力量。離開那棟房子之后,少女爬到樹上從高處觀察周圍的地形,確認了X市的方向之后,便跳下樹朝市內跑去。雖然異能者對大多數人來說只是個純粹的由三個漢字組成的單詞,不過由于電視新聞和網絡上也流傳過許多異能者的視頻和信息,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提升了普通市民對異能者的認知。所以當少女一步一個大坑從市外沿高速公路跑來時,守在入口的交警也只是象征性地用喇叭喊了一聲減速慢行之后就再也沒有說什么。一路都小心不要破壞到其他人造設施的少女,聽見交警的聲音之后,意識到已經進入了有人控制的區域,便讓停了下來,轉身回去找那個喊話的交警那交警原本也只是奉命行事,原想著喊一嗓子就完了的,沒想到那個一踩一個坑的異能者居然又走了回來,登時嚇得他趕緊躲到了車里.「請問……」即便是驚異于少女出塵的容貌,生物本能對于強大力量的畏懼仍然讓那幾個交警目光閃躲著朝后退去,生怕對方忽然暴起,給自己搞個因公殉職。「請問有沒有人知道X市的異能者調查局在哪?」少女的聲音不大,在她的刻意控制下穿透了車窗,讓每一輛從這里經過的車都聽得十分清楚。沒有人回答。因為警察都躲到一旁去了,那些開車的人也意識到這個穿著樣式古怪的藍色衣服的女孩是異能者,一個個都把車停在原地,不敢隨便亂動。他們停下了,后面的車就被堵住了。那些后面的人不知道前面發生了什么事,少數趕著進市的人就開始按起了喇叭,頓時打破了少女開口后的那片寂靜.「這群白癡!萬一惹怒了異能者,我們可都得玩完!」聽見有人按喇叭,躲起來的幾個警察嚇了一跳,隨后又覺得十分憤怒要不是我們出不去,非罰你個兩千元不可!「那個,要不這樣吧,這位……這位,我也不知道該怎么稱唿。我帶你先往前走吧,這樣把大家都堵在這也太好,你說是吧。」一輛白色的商務車上伸出一個腦袋來,對著站在路邊的少女招手道。「那就麻煩你了。」看著少女上了車,那幾個交警紛紛對白色商務車投以看壯士一般的目光,然后在商務車開走之后迅速換上一幅兇神惡煞的表情,惡狠狠地道:「剛才是哪幾個王八蛋沒素質按喇叭的呢!不知道收費站附近不許鳴笛嗎!」
少女上了車以后才發現,這輛車里除了那個剛才朝自己喊話的人之外,居然還有五個人。這輛商務車是七座型,算上少女正好坐了七個人。沈默了一段時間,那位開窗喊話的人率先開口道:「你剛才要去什么地方來著?」少女很清楚對方記得自己剛才說的那個名稱,但她也很清楚這是對方在找借口打破沈默,因此也沒有介意,而是又說了一遍。「我要去X市的異能者調查局。」「哦哦,異能者調查局是吧,那棟樓是最近才蓋的,據說蓋的時候都有你們異能者參與,整棟樓從材料到施工都沒花一分錢,只是從政府手里拿了塊地而已,真是了不起啊。」這人感嘆了一句之后,又狀若不經意地問道:「那個,小姑娘你去那里是要做登記嗎?就我所知,異能者登記之后就會被安排一些適合自己的工作,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哦。」少女迅速分析了一下對方的話,然后計算出了合適的回答。「是的,我知道了。」短短兩句交談之后,那位喊話的人似乎也看出少女不是很想聊天,便點點頭轉了回去。車廂里又一次陷入了沈默。又過了半小時,汽車停在了一棟五邊形的高樓前。「好了,這里就是了,你和門衛說一聲你是來做什么的,他應該就會放你進去了。」「謝謝.」少女下了車,正準備朝那棟大樓走去時,車窗忽然又搖了下來。「那什么,我覺得你長得特別好看,是我見過的最好看的人了,能不能和我交個朋友,我叫李大。」那位喊話的人,也就是李大,臉上帶著十分誠懇的笑容,從車里伸出了一只手。「我不能告訴你我的名字,但是我愿意和你做朋友。」少女輕輕握住李大的手,計算著一秒后便收了回來。「謝謝.那么,后會有期。」李大笑著縮回了手,然后升起了車窗,車里頓時響起幾個開玩笑的聲音「老大你好厲害啊,居然和她握手了啊!」「嘿嘿,至少三天之內,我是絕對不會洗手的!回頭把老三的手套給我,我得把這只手保護一下,千萬不能散了這股仙氣!」「哈哈,還仙氣,老大你真覺得她是神仙?」「你懂個屁!異能者都能有,神仙就不能有?而且她這么漂亮,我活這么大從來沒見過這么漂亮的人,當然是仙子!」「老大你不會喜歡她吧?」「……不會。」「哎哎哎,老大害羞了耶!大家快看老大的臉!」「哈哈哈哈……」「……滾!」少女聽著身后越來越遠的笑罵聲,表情不變地朝大樓入口走去。「……那邊那位小姑娘,你要做什么呀?」少女回頭,看見一位笑瞇瞇的老人,正坐在入口左側的值班室里,看見她看過來,還向她招了招手。「請問這里是異能者調查局嗎?」「是啊,小姑娘你找誰?」老人還是笑瞇瞇的,但是少女能感覺得到,對方眼睛里射出一股無形的力量,似乎要將自己從頭到腳掃描一遍一般。少女的身體被這股力量一罩,那股千錘百煉的戰斗意識頓時產生了反應只見少女的身體忽然微微一震,整個人仿佛被勐敲了一下的音叉般不住震動著,甚至帶動身周的空氣發出輕微的嗡嗡聲。「超人系能力者?還是自然系?」老人的表情嚴肅了起來,剛才那道無形能量正是他的能力,能夠發出一道精神能量,將對方的身體特征完全記錄下來因為這種能力,他才被派到這里負責當值班人員.「都不是,我是來參加異能者會議的,請告訴我會議的地點.」異能者會議是由世界政府舉辦的,當然不會開在這種地方城市,少女來這里的目的只是想要得到具體地點的情報,以及尋求可能的協助而已。「請問您有邀請函嗎?」聽見異能者會議,老人不但沒有放松,反而更緊張了些,死死盯著少女的身體,似乎只要她一有動作就要撲上來一般。「我沒有,邀請函是給家父的,我是代表蕭家來參加這次會議的。」「蕭家?是……『世界終結』的那個蕭家?」少女的眼神微微動了動,她不知道這個被稱為世界終結的蕭家是不是自家的那個蕭家。「我不清楚,不過我記得邀請函的邀請碼,可以用這個來證明我的身份嗎?」
「你等一下。」老人迅速拿起電話按下了一長串數字,動作之敏捷完全不像是一個老年人「請接一下秘書處,門口有一位小姑娘,自稱是蕭家的人,代表她父親來參加異能者會議.她手上沒有邀請函,但她說她知道邀請函的邀請碼,請將這份信息轉交給轉交有權處理這個問題的部門.」老人放下電話,然后重新掛上那副少女進門時看見的笑容,帶著少女來到了一間休息室。「請稍等,很快就會有負責這件事的人來見你。」老人給少女倒了杯茶,然后就回了值班室。少女并沒有等太久,老人就再次回來了,并且帶來了一個不算好的消息「很抱歉,我們無法確認你的身份,也無權處理這件事。不過我們已經將你的情況上報至B市總部,將由那里的人負責處理這件事。」少女點點頭,然后起身將杯子遞給老人,走出了休息室。「要不我再幫你問問,能不能給你訂張機票?」那位老人追了出來,在她身后又說了一句。少女轉身看著老人,確定對方確實是出于好意之后,便向老人點了點頭,又走回了休息室。這次等待的時間比剛才長了很多,大約一個小時之后,少女才從冥想中蘇醒,看見老人正推開門走了進來。「我和上面說了一聲,他們同意了,讓我幫你訂一張機票,然后帶你過去。」
……也就是說,要和你一起去?老人看到少女詢問的眼神,對方笑著點了點頭,道:「B市比我們這邊大很多,管理也很嚴,我擔心你一個人去不太安全,所以就申請和你一起去。」老人的話在少女心中產生了些微的波瀾,不過只持續了一個瞬間,就被她強大的意志壓下去了。「謝謝.」「不用謝不用謝,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個沒出過村的干凈孩子,這樣的好孩子越來越少了,唉,我一看見你的眼睛我就想起我孫女,當初在老家,她也就像你這么大……」少女從老人的眼中看到了悲傷,知道這位孫女身上可能發生了什么不好的事,便沈默地聽老人說著。「這世道還是壞人多啊,要不是因為有趙將軍,我們這些人只怕早都讓人當成過街老鼠打死了……」少女在異能者調查報告里看到過這位趙將軍的信息,此人名叫趙金,是中央軍部的一名準將,現在已經五十多歲了,是第一批覺醒的異能者之一,能力為自然系的溫度控制,是世上為數不多的四級能力者之一。因為這位趙將軍的大力支持,政府才在很早的時期就盡量聯系各地的異能者,將他們收歸到一處,成立異能者調查局,為他們安排新的身份。也因此,這個國家成為了世界上少數對異能者敵意較小的國家。飛機定在下午三點,因此老人打算先帶少女去吃個午飯再去機場。「這邊有一家面館,他們家的面可筋道,我每星期都到他們家來吃兩次面,都和老板認識了。」老人帶著少女坐下之后,去柜臺邊點了兩大碗牛肉面,又拿了半斤牛肉和兩盤小菜端了回來。「我知道超人系的能力大部分都很消耗體力,你多吃點,他們的牛肉做的也很好吃的。」對方盛情邀請,少女也不好拒絕,何況以她每天六餐的進食量,確實很需要多吃一點.然而真正讓她吃驚的是,這個所謂很好吃的牛肉,居然比她想象的差了這么多。盡管并沒有抱太大期望,少女仍然為這個牛肉的味道和口感所吃驚,如果不是強行控制肌肉將食物硬生吞了下去,只怕她剛才就要極為失禮地吐了出來這個牛肉……比起在城堡里吃到的,不僅味道上的均勻和搭配差了很多,煮的火候也不夠到位,肉的質量也差了許多……但是看著老人殷切的眼神,少女仍然努力把這一大盤牛肉都吃了下去這只是補充能量的材料,即便味道再難吃,只要能發揮最基本的功效就足夠了。少女這樣對自己說.「很好吃吧,要是不夠的話,我再去幫你要一點.」「很好吃,謝謝,不用了。」由于有了牛肉的前車之鑒,少女做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然后才開始吃大碗里的面條.……比想象中的好吃一些,看來這家店的廚師做面的水平比做牛肉要強很多吃過午飯之后,少女隨著老人前往機場,然后在候機室等待著登機.「唔……」坐在候機室里無事可做,老人就給少女介紹了一下關于國內的異能者的情況,以及異能者調查局的構成和人員分布。這些情報事實上少女早已經通過那份報告得知,不過老人愿意講,她也不會阻止。就在老人講到一半的時候,少女的眉頭忽然一皺,發出了一聲壓抑的悶哼聲「怎么了?」老人察覺到少女短暫的異常,關心地問道。「沒什么,請問洗手間在哪?」雖然一開始被自己身體里的強烈反應刺激得流露出了一絲異樣,但是少女很快就分析出自己是遇到了什么問題,便出言詢問洗手間的位置。這是從未有過的體驗。在城堡中無論吃下多少食物,少女也不需要排泄,然而今天卻遇到了這種情況.是食材的質量?還是烹飪的手法?總之是有個地方出了問題的。少女的衣服從未脫下過,即便是記憶中遙遠的小時候,也都是由管家負責為她準備衣服并協助她更衣的。如果只是脫下衣服,以少女的腕力,隨手一扯就可以做到,但是這樣做的話,等下如何把衣服穿回去就會成為很嚴重的問題.怎么做?瑜伽的修行中包括對內臟的控制,所以少女可以保證自己暫時不會為這個問題而擔心。真正的問題是現在并沒有很多時間讓她研究如何脫衣服,也沒有任何人能幫助她。……不,有一個,也許可以幫上忙的人。「請您跟我來。」少女拉著老人的手,避開進出人群的視線,用最快的速度進入了女洗手間的隔間之中。「這……小姑娘你要干什么?」雖然沒經歷過被一名少女拉近女廁這種奇遇,不過老人畢竟也活了這么多年,只是稍微驚訝了一下之后,便說出了自己的疑問「這件衣服我不會脫,請您幫我解開它。」「……」這真是個不太好處理的問題,就算老人的年齡看上去完全可以做少女的爺爺,然而這種事交由一名異性來做,實在是有些不妥。「我只能找你幫我了,爺爺。」最后兩個字準確地擊中了老人的心,使他按照少女計算中的那樣暫時放下了男女之防的問題,而是把她當做自己的孫女一般的存在,開始研究她身上的衣服二十分鐘后,老人按著有些發疼的太陽穴,靠著隔間的門大口唿吸著「我還……沒見過……這么復雜……的衣服……」衣服本身有六個部分,包括肩,胸,腰,胯,腿,肘六部分,相互之間由復雜的帶子和細繩連接,彼此之間構成一個整體,再加上外面的一層外衣,里面的一層內衣,這樣復雜的套裝完全超出了老人的想象,即便是費盡功夫也只是把她的外衣脫了下來。「這是別人幫我穿上的。」少女想起了城堡里那個無所不能的管家,還有那個同樣無所不能的父親.
「實在不行的話,也只能破壞它了,請您幫我再去買幾件衣服。」老人聞言沈默了一瞬,然后攤著手道:「且不說我不知道你衣服的尺碼,單說我們現在是在機場里,我又能上哪去給你買衣服呢?」忽然,少女想到了一個辦法。「請您暫時轉過去一下。」老人聞言趕忙轉過身去,盡量讓自己的身體貼近隔間的門,并且堵住了耳朵剛才老人的努力并不是無用的,至少在他試圖解開這件衣服的過程中,少女對這個復雜無比的構造有了足夠深刻的理解。常年生活在城堡之中讓她的知識面產生了一定程度的缺陷,而全權由管家負責的個人生活使她對如何處理自身的一些個人問題完全沒有經驗。幸好她這么多年所學習的知識為她提供了足夠多的幫助,讓她想到了一個從別的方向解決的辦法。少女將手從衣服各部分的縫隙中穿了過去,用靈巧的手指解開了內衣的系帶,把它撥到一旁。胯部的衣服和腰部還有腿部都有連接,但是當目的從解開變成移動時,這個互相連接的結構反而為她的動作提供了幫助。完成了。少女用兩只手將衣服固定在一邊,讓自己的下身暴露在空氣之中,然后放松自己的腸道。「噗……噗噗……咕……啪……」一連串的氣體液體固體從少女從未使用過的肛門噴了出去,噴在馬桶里,散發出奇異的味道。「……完全沒有消化啊。」少女用牙齒代替一只手咬住衣服,用空出來的手抽出一旁的卷筒紙擦了擦,然后低頭看向馬桶。混合著她的唾液、胃液還有腸液以及其他消化液的食物就那樣沈在水里,調料和色素溶解讓水呈現出一種如同面湯一般的顏色。完全沒有消化。少女再次確認了這一點,之前吃下去的食物完全沒有任何作用,不僅沒有為她補充能量,而且還為她帶來了一些麻煩。聞到了那股奇怪的味道,老人忍不住又問了一句。「這個……你拉肚子了嗎?」少女合上了馬桶蓋,然后按下了沖水,又把自己的衣服恢復原狀之后,便帶著老人用同樣的方法離開了衛生間.上飛機之后,少女要了一杯水,然后集中精神內視自己對液體的吸收程度沒有問題.對純凈水的吸收可以達到接近百分之百,那么其他液體呢?少女按照列表上給出的飲品依次嘗試了可樂、咖啡、橙汁、牛奶等各類液體,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越接近純水的的液體吸收率越高,此外,蛋白質的吸收率也很高。對自己的身體有了新的認識之后,少女開始思考這一特質在未來會對自己產生什么影響,并且選擇性地忽視了飛機上的其他男性看過來的詭異目光。「咳……小姑娘,你先把嘴擦一下吧。」「嗯?」很快反應過來自己剛才喝完牛奶之后也許有些許殘留的液體留在臉上,少女伸手在唇邊抹了一下,然后將指尖的白色液體舔進嘴里.「好了。」少女繼續將心神沈入之前的計算,完全沒有註意那些男人看到她的動作之后倒吸冷氣的反應。坐在另一側靠窗的一位戴著眼鏡的高瘦男子見狀笑了笑,然后打開手機借助身體的遮擋偷拍了一張少女的照片。下飛機后,老人帶著少女朝大廳外走去,很快就和一位穿著白色短外套的青年男子接上了頭.「這位……就是那個自稱蕭家大小姐的人?」這位青年男子似乎并沒有受到少女的絕世姿容的影響,反而是挑釁地看了她一眼,對老人說了這么一句。「你別亂說話!就算她并不是那個蕭家的人,至少也是我們將來的同伴,你對人家小姑娘友好一點!」青年聞言撇撇嘴,倒也不再說些什么,帶著二人走到一個小巷子里,然后上了一輛準備好的車。「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B市總部的對外聯絡人員之一,叫鄭安,你叫他小鄭就行。」正在開車的青年聞言轉頭不滿道:「喂喂,我比她大吧,怎么能叫我小鄭?叫我鄭哥!」老人沒理他,只是微笑看著少女,因為他現在還不知道對方的名字,只知道她姓蕭。「我的名字是蕭瞳,一個目一個童的瞳。」老人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用力拍了一把青年。「干什么啊!我這可是開車的呢!」汽車在路上劃出一個小小的S形,引得周圍的車輛紛紛鳴笛。「你看!」「看什么看,誰讓你不把方向盤握緊點的!」「就是因為我抓的緊所以才被你拍動了啊!」蕭瞳看著一老一少的二人互相指責著,忽然覺得這也許就是書中所說的人氣紅塵百態,蕓蕓眾生。不知不覺地,她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未完待續)一葉懷秋金幣+11轉帖分享,紅包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