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偉大的媽媽 ( 10 )

(10)
我和張明在對面樓躲了一個下午,終于等到他們三個和媽媽走了,我們兩個
人也從小樓里的后邊走了,連張明的爺爺也沒有驚動。我們走的時候已經五點多
了。
事實上,從前偷看媽媽與別人做愛已不是第一次了,但這樣剌激的還是第一
次,我卻在表面上對張明說:「你為什么拉住我?那是我媽媽,你這樣還算是朋
友?」張明笑著說:「沒什么,讓你白看一場好戲,你不覺得比A書還爽嗎?」
我也覺得張明說得對,我和張明邊說邊走,不知不覺走到村邊的一個小商店
前,張明拉著我坐下:「我請你喝啤酒,急什么。老板,拿兩支生力來。」
說著說著,我和張明一起喝起了啤酒。這時隔壁的桌子來了三個年齡和我們
差不多的小孩,也叫了幾支啤酒和花生吃,我們對他們不再理會,他們喝的速度
很快,一下子就幾瓶下去了。
我們也不管他,他們喝他們的,我們喝我們的。這時,其中一個站了起來,
要去廁所,他走到我們邊上:「喂,讓開!」口氣大得很。因為我也喝了兩瓶啤
酒,他這么不客氣,我的氣也往上沖:「讓、讓、讓,讓個屌啊!」
那人一聽,愣了。張明上來拉著我,賠笑著對那個人說:「軍哥,這小子外
地來的,他不知道你老人家,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那個軍哥臉上的表情放松了一點,但還是很緊:「叫他說話小心點,操他媽
的!小子,你記住在這里別那么牛,操你媽的!」
本來張明已經拉住我了,但我一聽那個屌人居然這樣說我媽媽,我的氣就往
上沖:「操你媽的!」我一沖上去就是一個勾拳,那小子臉上馬上腫了起來。他
的另外兩個同伴上來幫忙,但那兩個明顯比我小幾歲,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幾下
就倒下了,張明嚇得坐在一邊不會動了。
當我將他們三個都搞倒準備走時,張明卻讓我先走,那個小子還在地上惡狠
狠的說:「小子,你等著,我跟你沒完!」
走了一陣子后,張明趕了上來,只見他面如土色:「你不長眼睛啊?我叫你
不要打架,你偏要來!你知道他是誰?他是黑社會老大的孩子,他和我哥一個學
校,自己在學校也是老大,校長都不敢對他怎么樣。你惹禍了!」我這時才知道
事情的嚴重性。
我和張明三步并作兩步回到了姨婆為我和媽媽準備好的房子。這時,太陽慢
慢地落了下來,日落在這些村落真是比城市好多了,但我和張明卻沒有心思去欣
賞,直走回去了。媽媽這時已在房中,她已恢復得不錯了,如果不是我們下午親
眼見到,絕不知媽媽下午剛經歷過一場4P的性交。
媽媽這時叫了外賣,她和我和張明三個人一起吃了起來,我們一直都不敢說
下午的事。大約九點鐘多左右,我們擔心的事終于發生了。
姨婆的這間房子是一間建在田邊的舊房,姨婆本來想讓我媽和她一起住、說
說話,但是她家這幾天要做酒席,忙不過來,只好在做完之后再說,媽媽也覺得
這小洋房不錯,就住下來了。
這時外邊來了幾輛摩托車和小車,每一車上都有坐滿了人,他們讓那個阿軍
敲門,說是找我的,媽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開門讓他們進來了,當望到有
十幾人時,媽媽才覺得不對,但事已至此,只能讓他們進來了。
這時那個被我打的那個阿軍,跟在一個人的后邊,那個人十分高大,長得又
黑又壯,就像一個打手一樣。當他望到房子里只有我們一個女人兩個小孩時,他
揮了揮手,其他的人就沒再進來。
他對我媽媽說:「這位小姐,我叫李東,今天下午,你的兒子打了我兒子,
你看看這傷口……」他還在不停地說,但這時我已什么時候也聽不到了,因為我
媽媽用嚴厲的眼神望著我,我只好低下了頭。
媽媽一望就知道答案了,她轉過頭對那個人說:「這年齡的小孩本來就比較
沖動,打架的事,你想怎么辦呢?」
我這時不由得氣向上沖:「媽,是他先說粗話,他說『操你媽』,我才打他
的。他也打了我,你不信可以問張明。」
那個李軍在他爸面前就像變了一個人,只是小聲和他爸說了幾句,沒有像剛
剛一樣囂張。
這時李軍的爸爸說話了:「這樣吧,小孩子都到隔壁小樓去,我們大人來談
談。」說著,他拉起了袖子,露出了佈滿剌青的手臂,叫了兩個男的進來,將我
們帶到小樓里,將門關上,我一急,和張明跑到了二樓上邊去了。這時,媽媽和
那個李東,還有幾個人所在的房子大門關上了。
媽媽這時感到有點絕望,問:「那李老板,你想如何解決?」這時那個李老
板淫笑著說:「你沒聽清楚嗎,我兒子說要操你啊!我這個做爸爸的哪能不順兒
子的意思啊!」
媽媽外邊穿著一件粉紅色腰帶式短睡袍,因為本來想著吃完飯就要到外邊去
的,她里邊上身是紅色的蕾絲邊透明胸罩,下身一條高腰紅色繩帶式丁字褲,紅
色的吊襪帶吊著黑色的長絲襪,下邊是一雙同色的搭扣高跟鞋。
本來,那個李東一進門看見我媽媽的時候下面就已經硬了,但他不能馬上就
沖上來,但他這時終于也頂不住了,揮一揮手,兩個手下馬上將媽媽制住,將她
拉進了房間,媽媽激烈地反抗。
李東跟著和李軍也進來了,李東惡狠狠的對媽媽說:「太太,你兒子現在在
我手里,你想他變得怎么樣,你自己想想吧!在你面前的有一兩條路:一是你今
晚陪我們玩玩,明天再在XX樓訂個房間,擺一桌酒,陪我們這班弟兄吃飯,搞
個通宵。二是……我也不多說了,你自己想想吧!」
李軍也在邊上說:「阿姨,是啊,你自己想清楚吧!」
媽媽這時已無話可說,她點了點頭:「就按你說的辦,但要不讓我兒子知道
我和你們做過。」
「好,一言為定。」李軍從書包里拿了一條鐵鏈和一個頸圈出來,媽媽驚呆
了,但這時李軍已將頸圈結在了媽媽的脖子上,他一拉,媽媽跟著他上了床。他
又拿了一條繩子將媽媽的雙手綁住,一邊連在床上的鐵架上,媽媽胸前一對巨乳
因為捆綁而顯得更加高漲。
在綁媽媽時,粉紅睡袍的腰帶已被拉成死結,兩邊打開,巨大的乳房在小小
的乳罩中唿之欲出,因雙手被綁,原本已很深的乳溝更加凹陷下去了。媽媽的大
腿也因為睡衣的滑落而可以望到根部,當媽媽的雙腿交纏,在丁字褲邊漏了幾條
陰毛出來時,李東再也沉不住氣了,他上來拉開李軍:「小子,讓老子先來。」
他將衣服脫光,把手放在媽媽的肚皮上輕撫著,手指在胸罩的乳頭位置上打
著圈,媽媽被這個感覺搞得不行了,雙腿不停地交纏磨擦著,被綁的雙手也在握
緊拳頭。他手伸到媽媽的后邊,將媽媽的胸罩扣子拉開,媽媽的一雙巨乳頓時暴
露在兩父子面前。
李東捧著媽媽的臉,將舌頭伸進了媽媽的口中,吸吮著媽媽的香舌。這時,
李軍也摸索了上來,他對媽媽的雙腿情有獨鐘,他輕握著媽媽穿著搭扣高跟鞋的
腳,從腳背舔起,一只手輕握著媽媽的小腿腳,在上邊輕輕地撫摸著。他用舌尖
在媽媽的小腿上舔著,一只手用指尖輕刮;而李東則在媽媽的耳垂上、面上、嘴
上、鼻子上不停地親著,上面佈滿了他的唾液。
李軍將媽媽按臥下來,然后將媽媽的雙腿放在自己的肩頭上,他一頭拱過日
子媽媽的下邊,隔著丁字褲對媽媽的下部發起了進攻;而李東則將媽媽的上半身
拉起,用手掌托著媽媽的頭,讓她服務自己的大肉棒。
雖然媽媽的雙手被綁著,但卻一點也沒影響到她,她併在一起的雙手輕握著
李東的雙丸,纖細的手指在雙丸上撫動著,然后用一手輕握著李東的大肉棒,伸
出舌尖在雙丸的邊上輕舔著,舔到差不多近下邊,又從雙丸的根部舔回去肉棒的
根部,手上也沒有閑著,輕輕套動著李東的大肉棒。她將李東的雙丸吸進口中,
舌齒唇并用,李東的雙丸上佈滿了媽媽的口水。這時她放棄了李東的雙丸,轉而
服侍他的肉棒,她將舌尖在李東的馬眼上輕舔著,舌頭在肉棒的前部打著圈,雙
手在雙丸上撫慰著。
下邊李軍的舌頭已將媽媽的整條丁字褲所在部位舔完了,全條丁字褲上都是
他的口水,而媽媽的絲襪也是一樣,全部都是濕的。他在媽媽丁字褲的繩帶上一
拉,就將媽媽的丁字褲拉了下來,讓媽媽毛茸茸的陰戶整個露出在他眼前,他則
俯下頭繼續舌奸著媽媽的小穴。媽媽下邊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她雙腿一合,將李
軍的頭夾在了雙腿之間,高跟鞋的尖在李軍背上剌著令他更興奮,舌頭更向內伸
入。
李東將媽媽的手放出來,媽媽一把將李東拉下來,小舌頭在李東的乳頭上打
著圈,另一邊則用手指在乳頭上輕刮著,李東覺得太爽了,他一把拉開李軍,就
像平時操他老婆一樣,將肉棒插進了媽媽的小穴中。這種一桿到底的感覺實在太
好了,媽媽雖說是在不情愿的情況下被操,但還是感到十分之爽。
李東的頭就靠在媽媽的腦袋旁邊,他抱著媽媽的頭,舔著媽媽的臉,媽媽則
將雙腿盤在了他的腰桿子上,用足跟壓著他的屁股,而她的屁股則自動由下往上
頂,使兩人的下部結合得更深。
干了一會,李東要媽媽趴在床上,他要從后邊操她,而李軍則坐到床頭,要
媽媽給他口交。
這時候媽媽的手機突然響了,媽媽一望放在床頭的手機,再望了望李東,李
東淫笑著命令要她接,原來是與她約會的朋友。
「阿珍啊,你出門了沒有?我現在出門啦。」
媽媽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回答:「不來了,不好意思……我不是很舒服,后
天吧!」
媽媽在講電話時,李東特意更用力地操著她,媽媽忍不住的叫床聲傳到另一
邊,她的朋友問:「阿珍,你沒事吧?」媽媽心想:這個狗雜種。「沒事,我在
鋪床。」
李軍這時也將肉棒插進媽媽的口中,媽媽連話也說不了,好在那邊只是媽媽
那個朋友在講,不用媽媽回答,媽媽終于用含含煳煳的聲音打完了這個電話。
李東在媽媽收線時,一把搶過電話扔在床邊,繼續操狂著媽媽。
這時,房間的門開了,外邊有個人叫道:「爸爸,弟弟,你們在里邊吧?媽
媽叫回去了。」原來是李軍的哥哥李同。
當他進入房間時一望,就什么都明白了,李東招手叫他:「小子,一起過來
操這婆娘啊!」李同從沒有操過如此風騷的熟婦,于是馬上脫光衣服也加入了戰
團。
媽媽坐在李東的肉棒上,上下來回的操著,胸罩松開,內褲在地,睡袍則已
被拉到手臂上。她抱著自己的頭,將頭發從根部不停地向上推,推著推著,她的
雙手被拉開,分別握著一支肉棒,媽媽將李同的肉棒放進自己的口中吸吮,另一
只手則套動著李軍的的肉棒。不一會兒,李同的肉棒上已全是媽媽的口水,媽媽
又將李軍的肉棒放進口中,從根部舔起,橫吹、豎吸、深喉……交替在兩兄弟的
肉棒上施展著花式。
李同與李軍兩人的肉棒相向,媽媽將兩人的肉棒頭對頭地貼在一起,她則一
手一邊握住,在兩人的龜頭上吸舔著,發出「唔……唔……雪……雪……」的聲
音。
李東這時正用力地操著媽媽的陰部,他操著操著突然停止了抽插,對兩個兒
子說:「來,一起操。」
他要媽媽把肥臀轉向,要媽媽蹲在他上邊,他從媽媽的屄上撈了把淫水在媽
媽的屁眼中潤滑著,然后緊握著自己的肉棒:「寶貝,坐下來吧!」媽媽只好將
屁眼對準李東的肉棒慢慢坐了下去。
經過了一下午的性交,媽媽下面兩個洞穴早就被張家三爺孫干松了,李東很
容易就操進了媽媽的屁眼,而李軍則趴在媽媽的上邊,將大肉棒從前邊插進了媽
媽的小穴當中。媽媽的雙腿呈M字型掰開,李東在操著媽媽的同時,還不忘把玩
著媽媽穿著搭扣高跟鞋的雙腳。
李同則站到了媽媽的臉前,媽媽很自覺的張開淫口,將他的肉棒納入口中,
她雙手還抱著李同的屁股,一吞一吐的做著深喉。她輕輕地拉開李同的屁股肉,
將手指伸進了李同的屁眼中輕插著,另一只手則在雙丸根部與屁股的結合部位輕
摸著。李同抱著媽媽的頭死命地向自己的胯下壓,他的陰毛都已剌進了媽媽的鼻
子里了。
這時李東從后伸出雙手緊握媽媽的一雙巨乳,不單用力握著,還捏著媽媽的
乳頭;而李軍則雙手撐在床上,挺動下體用力操著媽媽的淫穴。李東與李軍兩父
子要不是你進我出,再不然就同進同出,媽媽在他們前后夾攻的操干下,很快就
來了第一次高潮。
她吐出了李同的肉棒,大叫:「啊……操死我了!天啊……啊……不要……
不要停啊……啊……來了……」媽媽剛叫完這句,就感到直腸深處一股強勁的沖
擊,幾道又燙又黏的熱流直闖而進,原來李東也來了。之后,他倒在床上,不動
了。
這時,李軍則笑著說:「哥,我剛才跟那小子說要操他媽,我現在真的操到
了,讓我將她屁眼也操了就完滿了。」說著要李同睡在床上,媽媽趴在他胸口坐
了上去,他則從后邊插進媽媽的屁眼。
媽媽的一雙巨乳像吊鐘一樣垂下來,彷彿餵奶一樣掛在李同臉上,隨著李軍
在后面抽插的撞擊,在李同眼前左右亂晃,李同歡快地吃著波餅,他在媽媽的雙
乳上咬著、舔著,用舌尖逗著媽媽的乳頭,下邊同時力頂,李軍則在后面邊操屁
眼,邊用力地打著媽媽的屁股,還獰笑著說:「臭婊子,要怪就怪你兒子吧!」
媽媽的屁股上佈滿了道道紅印。
在這樣強烈的剌激下,李軍終于也頂不住了,他拔出肉棒,將精液發射在媽
媽的屁股上,并用媽媽的屁股將他的肉棒揩擦干凈。
李同好像對屁眼沒什么興趣,卻對媽媽吸乳頭的技術十分喜歡,他將媽媽壓
在下邊,要媽媽將雙腿盤在他腰間,讓他的肉棒可以插得更加深入,媽媽則在下
面吸著他胸前的乳頭。媽媽的舌頭像有魔力一樣,她吸著一邊的乳頭,另一邊就
用手撫摸著,使得李同如臨仙境。兩人只顧著上邊,下邊就管不上,速度慢了下
來。
這時,李東和李軍已休息好,「兒子,你媽媽催我們回去啊!」這時李同才
記起來,他不要媽媽舔乳頭了,他用力地干著媽媽的騷穴,操得啪啪作響,媽媽
也抱緊他的屁股,大聲的呻吟著。
這讓李同更加興奮了,終于,他感覺到自己的頂點到了,抽出肉棒,將他的
精液發射在媽媽的胸上、臉上。當媽媽想將精液擦去時,他卻要媽媽將精液吃下
去,又將肉棒放進媽媽口中,要媽媽舔食干凈,媽媽也一一照辦了。
折騰了一晚上,他們三父子終于要走了,李東笑著對媽媽說:「太太,記住
明天的約會啊!」說完帶著一幫手下揚長而去。
媽媽把現場清理好之后才過來將我們放了,雖說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
就是沒有捅破。張明回家,我也上床睡覺去。媽媽經過下午和晚上的兩次4P,
的確已十分勞累了,很快就進入了夢中。
-----------------------------------
耗时0.001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