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罪愛(父女戀)-第二部 第44章

  這邊的林音并不知道在路寞然身上確切地發生了什么事,她只是知道林瑞去T大,并從他臨走的話中猜測是找路寞然。周繼鸞也不跟她提這件事,每天過來只是詢問她的傷勢。現在林音能夠下地走路了,只是身子還虛弱,弱不禁風一推就倒。

  周繼鸞大概也害怕林音會作出傻事,便聽了林瑞的話給林音注射肌肉松弛劑。被瞞在鼓里的林音昏昏沈沈地度過每天,一晃過去了一個星期──這期間林瑞都沒回來。她更加擔心路寞然了。

  房門被輕輕地推開,里面的林音暈暈沈沈地躺著,連日來的昏睡已經抽干了她的體力,大腦一片混沌。她知道是周繼鸞進來了,微微睜開眼睛后又慢慢合上──雖然并不想睡,可是眼皮很重張不開。

  「今天怎么樣?」

  周繼鸞站在床邊溫和地問道,林音微微點了點頭,然后睜開眼睛,黑熘熘的眸子望向他。

  「我想我快好了,可身體總是沒有力氣……」

  周繼鸞笑了一下掩飾自己的內疚──她還不知道這是肌肉松弛劑的作用。

  「沒事,傷口愈合是需要體力的。慢慢就會好的。」

  「謝謝你,周醫生。」

  周繼鸞不好意思地笑笑,不知道怎么說才好。

  「還有……你能讓我打個電話嗎?」

  林音突然提出了這樣的要求,周繼鸞的臉色一變,沈默了一下。

  「我想和我的同學聯系一下,她大概會擔心──」

  周繼鸞面露難色,未置可否。林音看出了他的難處,接著說道:「我只是告訴她現在我還活著,不用擔心。不然一直無法和我聯系她會報警也說不定。」

  「你怎么這么說呢──」周繼鸞苦笑了一下,「當然可以。」

  他拿出自己的手機遞給林音,林音顫悠悠地接過去,費力地記起李欣的電話。周繼鸞很自覺后退了幾步,站在窗邊看風景。

  「嘟嘟」幾聲之后李欣接了電話,聽到是林音的聲音,她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噼頭大叫:「你這個死人啊!這么多天才想起我,跑哪去了?你爸爸來學校找你了,興師動眾的,又給他玩失蹤?」

  「……不好意思,我回家了……」

  「喂,你的聲音怎么有氣無力的?」

  林音詫異于李欣的敏感,稍稍振作點說道:「剛剛起床的關系吧。」

  「都幾點了,你豬啊!」

  「嗯,大概是很笨很笨的豬吧。」

  林音苦笑著,可惜李欣察覺不到。

  兩個人聊的時間不是很長,原本在這種環境下就沒有話題可言,掛電話之前李欣才匆匆忙忙地提了一句,路寞然有打電話問過她的情況。林音的神經一下子繃緊了。

  「什么時候?」

  「也不是很久,就是剛才吧。你看人家還惦記著你,好男人啊!」

  林音手一松,手機掉到胸前,周繼鸞走過來拾起了它,看見林音臉色蒼白。

  「你沒事吧?」

  林音嗯嗯地搖著頭躺下了。周繼鸞輕輕地關門出去,轉過身來的時候嚇了一跳──林瑞不知什么時候站在了門口,倚在墻面上悠然地抽著煙。

  「林瑞?」

  「嗨。」

  他抬起手臂一揮,算是打過招唿了。

  「你什么時候回來的?」

  「剛剛,辦完事就回來了──怎么樣?」

  他問的是林音的狀況。

  「還好。已經穩定了。」

  「謝謝你了。」林瑞掐滅了煙,轉身要進去,卻被周繼鸞攔住了。

  「你先告訴我,以后你要怎么辦?」

  「當然是和小音住在一起了。你的問題可真奇怪。」

  看見周繼鸞沒有松手的意思,林瑞皺了皺眉頭,嚴肅了起來。「既然小音已經好得快差不多了,我就給她辦理出院手續,省得讓她留在你這里激起你的內疚感。」

  「問題不在這里,你根本就不愛小音!」

  「我不愛?」林瑞笑道:「我不愛這世上就沒有人愛她了──你懂得什么是愛嗎?雖然你結婚了,可是一點都不了解想要守在你愛的人身邊的那種感情,你的愛得來的太容易了。」

  周繼鸞雖然年紀輕輕,可是卻已經結婚了。醫院中的同事幾乎沒有人知道這件事,他在這里依舊是吃香的香餑餑,每天疲于應付向他獻殷勤的女士。原因大概是他那位年紀比他還輕的嬌妻現在還是個在校大學生。林瑞見過這個叫韓慕嫣的女孩,在他看來清秀普通之極,然而卻掠走了周繼鸞的心,可是他們之間的故事也不是簡單幾句便說的完的。

  林瑞撥開了周繼鸞的手,他對他說道:「感謝你在我不在的時候照顧小音,現在該還給我了。你知道的,我不喜歡別人對我指手畫腳,你醫生的職責到現在就結束了,我會好好感謝你。」

  林瑞推開門,看見床上的林音動了一下,她回頭看見是自己后毫不掩飾臉上的驚異,然后又立即轉過去重新躺下。

  林瑞在嘴角浮出一絲笑意,慢慢向她走過去。聽見漸近的腳步聲,林音知道躲不過了,于是先問道:「你對路寞然做了什么!」

  「看看你,我才剛回來你就說這么不討我歡喜的話──路寞然對你那么重要?」

  林瑞目光一沈說道,坐在了床邊撫著她的臉龐。

  林音一搖頭甩開了他的手,憎恨的目光射向了他。

  「你給我走開!我不想看見你!」

  「不想看見我?那好吧,就如你所愿。」林瑞說著奇怪的話,林音以為他真的會離開,不想卻見他拿出長長的紗布,一種不好的預感涌了上來。

  果然,林瑞嘴角泛著冷笑蒙住了林音的眼睛,讓她跌入黑暗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