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都市花語- 第四章 相濡以沫(一)

  “唿唿唿.........”風聲唿唿的吹過兩人的耳朵,寒風刺骨,云逍死死的抱緊宣靜的嬌軀,一刻也不敢放松。宣靜像八爪魚一樣死死的纏住云逍,一刻也不敢大意,人命關天的大事,可不是鬧著玩的。

  “咳咳,弟弟,抱緊我!”宣靜被狂風灌進嘴里,強烈的咳嗽道。

  “別,別說話。”云逍有些艱難的說道。

  兩人就這么緊緊的抱著一直往下掉,也不知掉了多久,云逍感覺快要到地面了。就在這時,噗通的一聲巨響,兩人一起掉進了水里。云逍大喜,有救了,剛剛在快要接近地面的時候,云逍就察覺到兩人下落的速度太快了,如果直接著地的話,真的是要不死也重傷了。他正思考要如何減少沖擊力的時候,兩人便掉進了水里。

  浮上水面的時候,云逍連忙把宣靜也拉到水面上。這個時候降落傘不是救命的東西,而是殺人的了利器了。云逍三兩下脫掉降落傘,拉著宣靜向旁邊游去,可不能讓降落傘的傘繩給綁住了手腳,不然就完了。

  “姐姐,你,你還好吧?”云逍連忙問道。

  “咯咯........弟弟,我,我沒事,你,你呢?”宣靜牙關咯咯的響,看來她很冷。

  “我也沒事。”云逍說道:“姐姐,現在我們應該是在大海之中,只是不知道這周圍有沒有小島什么的。”

  “我,我也不知道,按照飛行的路程來看,這里應該是處在太平洋上。”宣靜在云逍的幫助下,緩緩的劃著水。

  “是啊,只是現在四周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看來只有等天亮了再說了。”云逍有些無奈的說道。現在離天亮恐怕還有一兩個小時,也就是說,這一兩個小時兩人要在海水之中度過了。云逍是沒問題,就不知道宣靜能不能堅持了。

  ...........

  “給我接紐約航空局。”紐約的一棟超級豪華別墅內,寧宓臉色鐵青,雙目紅腫,聲音冷冰冰的沖電話里的人吼道。

  “請問,你是誰?”電話里傳來一個男人標準的英語發音。

  “我讓你接紐約航空局,你沒聽到嗎?”寧宓再次吼道。寧宓現在心情極差,她可沒有好臉色給別人。

  “女士,鑒于你的不禮貌行為,我可以暫停為你服務十五分鐘。”電話里傳來接線員不爽的聲音,也是啊,大半夜的,誰也不容易,你一來便大喊大叫的,誰心里會爽啊。

  “你不接是吧,告訴你,如果五分鐘之內我還沒和紐約航空局的局長通上電話,我會讓你們紐約市長后悔莫及。”寧宓的語氣之中充滿火藥味,兒子的離去讓她平時冷冰冰的作風一去不復返,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不慎便會點著的火藥桶。

  接線員一聽,頭皮有些發麻了,對面的女人要嗎是瘋子,要嗎是真有讓市長后悔莫及的資本。這兩種結果應該選哪一種呢?沒辦法,誰叫哥們就是一接線員呢?得了,心里的不痛快比起工作來還是工作重要啊。或許女人是瘋子,不過我也就是一傳話的,就算局長怪罪下來大不了也就是被臭罵一頓,他可不敢隨便的解雇我。可是如果女人真的讓市長大人后悔了,那么首先遭殃的就是我了。權衡利弊,接線員最終決定給局長傳話。

  “喂,局長,你還沒睡啊,這里有個女人說要和你通話。哦,她沒說她是誰,她只說如果五分鐘之內沒能和你通上電話,那么她會讓我們的市長后悔莫及。”

  “哦?有這種事?你是不是遇到瘋子了?”紐約航空局的局長皺眉道。剛剛有一架飛往華夏的客機出事了,局長大人正忙的焦頭爛額呢。

  “局長先生,這我可就不知道了。”接線員苦笑道。

  “哦,好,那你把電話轉接她。”局長先生最終說道,事情雖然很忙,不過如果對方真的是大人物,他拒接,那他就麻煩了。而且局長先生也隱隱猜到,或許打電話之人是想問關于飛機失事的事。

  “喂,您好女士,請問你是誰?”局長先生尊敬的說道。

  “你就是紐約航空局的局長?”寧宓冰冷到極點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了出來。

  局長先生心里咯噔一跳,只覺讓他知道對面的女人不簡單,因為對方的語氣盛氣凌人,完全不給面子,這是長期身處高位養成的氣勢和語氣。“我就是,請問您是誰?”局長先生的語氣越發的恭敬了。

  “我是飛宇集團董事長寧宓。”寧宓的聲音一如先前的冷漠,她的語氣并沒有因為局長大人的恭敬而有絲毫改變。

  “飛宇集團董事長?”局長先生倒抽一口涼氣,難怪,難怪啊,難怪對方說讓紐約市長后悔莫及。別說是紐約市長了,就是總統先生她也能夠讓他后悔莫及。因為飛宇集團是全球最大的集團,它為M國創造了巨大的稅收,更為重要的是它解決了M國幾十萬人口的就業問題。如果,如果他們的董事長因為局長大人的一時疏忽而震怒生氣了,決定把飛宇集團轉移到其他國家,那后果還真是不堪設想,最輕的估計就是紐約市長引咎辭職了。嘿嘿,紐約市長都辭職了,他這個紐約航空局的局長能夠幸免嗎?

  “尊進的女士,請問,我能為你效勞嗎?”局長大人的語氣更加的尊敬了,真是比和總統大人說話還要恭敬。因為總統大人可能礙于自己的名聲不敢公報私仇,對付自己這么一個小局長,可是對方可沒這樣的顧忌,說不定到時候還是政府出面來懲罰自己呢。

  “你現在幫我查一下今天飛往華夏的航班有沒有一個叫云逍的人。給我查一下他的出境記錄。”寧宓的語氣沒有先前那么沖了。

  “好的,尊敬的女士,您請稍等。”局長恭敬道。

  一兩分鐘后,局長大人得到了他想要的結果,可是,說實話,他寧愿沒有得到。因為他發現那個叫云逍的家伙赫然就在剛剛失事的那架飛機上。

  “尊敬的女士.........”局長大人臉色蒼白,他現在只能懇求上帝,希望那個叫云逍的家伙是對面那個女人的仇人,否則,今天完了。“請問,那位叫云逍的先生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兒子。”你們冷冷道。

  轟!局長先生腦袋一下子炸了,仿佛正有一枚原子彈在他的耳邊爆炸。下一刻,局長先生直接暈了過去。

  “局長先生,局長先生..........”呆在局長身邊的工作人員連忙扶住快要跌倒在地的局長。

  “喂,發生了什么事?”寧宓有種不好的預感,那就是可能兒子出事了。

  局長先生稍微清醒一點后連忙取過話筒,喉嚨嘶啞著說道:“女士,您的兒子確實乘坐航班去華夏了,只不過.........”局長先生勉強吞吞口水。

  “只不過什么?”寧宓現在心中煩躁不已,語氣中的的火藥味越來越濃。

  “只不過飛機在太平洋上空發生空難,隨機人員生死不詳。”局長大人說完這句話直接癱坐到地上,這個電話徹底的抽去了他身上所有的力氣。

  “什么?”寧宓臉色刷的一下變成了土色,她的嬌軀晃了晃,只覺得頭腦一陣頭暈目眩,體內的氣血不斷的翻涌。“噗”最終,寧宓張開小嘴,一口鮮血噴薄而出,整個人徹底的暈了過去。

  “弟弟,我,我好冷。”海水里,宣靜顫抖著聲音對云逍說道。

  云逍微微皺眉:“姐姐,你一定要堅持住,只要等到天亮了就好了。”

  “嗯,嗯,弟弟,不過,不過姐姐真的好冷。”宣靜小聲說道。

  云逍現在只有苦笑的份,沒想到泰坦尼克號里面的場景自己居然會親身經歷一次。只是那里面的杰克死的時候已經不是處男了,他好歹知道了女人的滋味,可自己倒好,十七八歲了還是個處呢,連女人的滋味都不知道。雖然現在自己還沒死,可如果這方圓沒有什么小島,在這一望無邊的太平洋里泡著,云逍實在想不出除了死路一條之外還有什么其它別的什么結局。

  說到女人,云逍這才感覺到自己懷里女人身材的曼妙。凹凸有致,大的地方很大,壓在胸前軟軟的,滑滑的,彈性十足。柳腰纖細,攬在懷里就像抱著一匹綢緞一樣,翹臀也渾圓飽滿,彈性十足,手掌壓在上面比按在棉花上還舒服。

  云逍雖然能夠清晰的感覺到懷里女人身體的誘人,可說實話,現在的他還真沒有那怕一絲絲的欲望。也是啊,在冰冷的海水里泡著,四周黑漆漆的,什么東西也看不見,而且還隨時忍受著死亡的考驗。這擱誰身上誰都無法產生想要把懷里的女人輕薄一番的想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這個時候兩人真的可以說話度日如年了,特別是宣靜,她是女人,忍受力本就叫云逍來的弱,在這么一折騰,她都快有些堅持不下去了。還好云逍一直在她的耳邊說話,鼓勵她。

  “靜姐姐,你可千萬別睡啊,不然我可要占你的便宜了,你知道,我是小色狼嘛。”云逍笑著對昏昏沉沉的宣靜說道。

  宣靜迷迷煳煳的說道:“咯咯,弟弟,你要占姐姐便宜啊,那好啊,你來占吧,在飛機上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小色狼。呵呵,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向你這么好看的小色狼呢,唔,如果姐姐不是已經嫁人了,那姐姐一定嫁給你,讓你天天占便宜。”

  云逍翻翻白眼,這下好了,人家公然讓自己占便宜,看來這個威脅方法不管用啊。

  也不知過了過久,天邊慢慢的泛起一絲光亮。在大海里就是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你不用擔心有什么東西會擋住你的視線。

  “姐姐,快看,快看,太陽,是太陽啊,太陽出來了,啊,我們有救了,我們有救了。”云逍大喜,大聲說道。

  原本已經快要睡過去的宣靜立刻像打了雞血一樣振奮起來:“哪里,哪里,太陽在哪里?”

  云逍興奮的指著天邊:“你看,你快看天邊,那兒已經亮了起來,那就是說太陽馬上就要出來了,天馬上就要亮了。只要天亮了,我們就有機會找到小島,我們就能活下去了,姐姐,我們一定能夠活下去的。”云逍興奮的說道。

  “嗯,嗯,弟弟,我們一定能夠活下去的,我們一定能夠活下去的。”宣靜也激動起來,眼中的淚水不由自主的往下滑落。原本她都有些絕望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