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女警老婆出軌

每到晚上,我的心里就很恐懼,恐懼的是一會上床后,老婆會不會很想要!

  我坐在電腦前看著動畫片,心里盤算著,她來姨媽大概5天,姨媽走后到現在又是5天了,一共10天了。沒有和老婆小玉發生關系,她今晚會不會很想要?

  果然,現在才10點鐘,不到平時睡覺的時間,小玉推開我書房的門,催促我睡覺,我想不到什么好借口,只好關了電腦去洗澡。

  洗澡后,我赤裸的躺進被窩里,小玉早就在被窩里等候多時,她看著電視劇,問我洗澡怎么洗了那么久,我說今晚的電視劇很好看啊,我專心看著電視,小玉光熘熘的大腿在被窩里蹭著我的下體。

  【老公,咱們幾天沒有弄過了?】小玉嬌羞的趴我身邊,小聲的說。

  【啊?你這不來姨媽了嗎?不方便做!】我借故說。

  【去你的!姨媽都走了快一周了,裝什么傻!】小玉說。

  【哦~ 那……好吧!】我也推脫不了了。

  小玉回手關上了燈,又關掉了電視,屋子里瞬間一片漆黑,然后仰面躺在我右側,用手拽著我的胳膊說【來吧!上來!】

  小玉是個單純的姑娘,她對性一點都不懂,今年28歲的她,張這么大就連A片都沒有看過一次。

  我翻身趴到她身上,接吻,舔她的奶子,用下體去磨蹭她,她舒服的開始哼著!

  我在腦子里開始各種幻想,把身下的人想成公司里漂亮的女同事,又想成是我那較小可愛的小表妹,我想了很多,但依舊不起作用。

  【老公,它怎么還是那么小啊!】小玉的手,已經捏在我的雞巴上了。

  【呃……一會就大了吧應該。】我說,想蒙騙她。

  【是嗎?男人都這樣嗎?不是想大就能大嗎?】她除了我沒接觸過別的男人,我們三個月前新婚那晚,她把處女身才放心的交給了我。

  【嗯,應該是的吧!】我嘴上這么說,其實心里很清楚。

  我知道我的性功能是沒有問題的,只是現在眼前漆黑一片,我甚至看見自己的手指,我抓著她的手,放在自己的下面說【來,給老公擼幾下,或許就大了。

  】

  她很聽話的給我弄,但依舊不起作用,她有點著急,一個勁的問我怎么回事,這反而把我說的更緊張了。我說是刺激不夠,你給我舔舔吧。

  她很反感這些,她認為這樣太變態了,就不要不要的說著,我哄騙著說,就舔一下就好了。然后她才愿意稍微嘗試一下。

  我跪起來,跪到她頭上,然后她伸出舌頭,對著我的龜頭舔了一下,像孩子舔棒棒糖似的,我趁機往下坐,用雞巴貼著她的臉,往她的嘴里按。她被壓迫的張開了嘴,我疲軟的雞雞放了進去。

  她努力的忍著內心的譴責,給我舔了幾下,龜頭感到她的小嘴巴里的溫暖,一下子變大變硬了,我心里才舒了口氣,我說你看,硬了吧,在舔舔。接過她打死都不給舔了。

  我想趁著堅挺就搞起來,接過她一定要帶套子,我說我會拔出來的,她不肯。

  接過把我踢下床,我又抹黑去衣柜里,翻著抽屜,從一堆衣服下面拿出套子,撕開一個,然后回到床上,發現這無聊的過程已經讓我又軟了下去。

  【怎么了你?我就那么沒有吸引力嗎?不做了~ 】她生氣了翻身不理我了,自己躺在一邊假裝睡覺。

  我也很無奈,都不想多說什么,把一個新的套子就丟進了垃圾桶里,然后背對著她躺下了。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了,和她戀愛的時候,我一直都有一個女炮友,那個女孩很年輕,只有22歲,自己也有一個男友,我倆都是背著自己的愛人出來偷搞,那一段時間,我得表現很棒。

  我閉著眼睛睡不著,腦子里回想當初跟那個女孩偷情的畫面,那個女孩很會玩,床上功夫了得,每次都是給我舔的舒服!我們洗鴛鴦浴,在浴室里做,在沙發上,在車里也做過。

  她每次出來偷情,都會為我準備一身新的情趣衣服,穿上勾引我,每次都是新的,她知道我喜歡絲襪,每次都換著顏色的穿,穿不同的款式給我看,我常常是不脫她的絲襪就開始干。

  現在我結婚了,已經結婚三個月了,她也即將完婚,我們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出來偷情了,現在好想念她了,她一定把這些技巧都用在她老公身上了。

  想著想著,我突然硬了,在沒有任何外力的幫助下,我扭頭看看小玉,已經睡了,哎……這會硬了也晚了。

  結婚這三個月來我們一直是這樣,沒有一次成功過,偶爾也有幾次我插了進去,但是她像個木頭一樣,我換姿勢的時候就軟了。吸取了教訓,后來我沒有換姿勢,但是她過于緊繃的私處,總是讓我射的很快。

  小玉在警隊里,是他們宣傳辦公室的警花,我有時特別悔恨,娶了這樣的嬌妻,卻無法享受。我可能就是起步太高了,被那個女孩一下子提高了性愛的標準,以至于像小玉這樣的純潔姑娘,已經沒了欲望。

  我曾偷偷的跑去醫院,到了醫院,我把病情跟大夫一說,看病的女大夫也就30多歲,她摘掉了口罩,當著我的面解開了我的褲子給我檢查。

  說先看看外觀,但是,她此言一出,我就硬了,已至于她接我得褲子都費了半天勁,才把我的雞巴掏了出來。【這不挺好的嗎?喲!還挺大的呢!】她帶著膠皮手套的手,輕輕的擼著我的包皮,我忘不了她那渴望的眼神。

  【在我這啊,都是弄半天都不硬的,可算看見一個你這硬邦邦的了。】她說我的身體好的很,沒有問題,應該是心里上出了問題。當時我靈機一動,就又補充說,【大夫,我不是每次都硬不起來,還有一個問題!】

  她驚訝的看著我?【什么問題?】

  我說我有的時候根本射不出來!

  【啊?】她很驚訝,這可能并不常見,因為是我瞎編的。

  她說【你怎么這么多問題,一會不硬,一會又射不出來?】【哎……看你小伙挺帥的,我再給你查細一點,你給我來!】說完,她摘了手套,起身進了屏風后面。

  我也跟進去,屏風后是一張醫用床,我聽她話,上了床,把褲子脫到膝蓋,陽具高高的立著。

  【看看你是怎么出不來?】她說著,彎腰,摘了手套的手,一把握住了我的東西,開始給我擼。

  【哎喲,疼!大夫,您手勁太大了。】我心想果然騙到了,還能讓大夫給擼一發。

  【嘿~ 這就疼了】說著,她拿了點潤滑液,這東西醫院有很多,然后往手上擠了點,開始給我擼。

  很快,我受不了了,她不間斷的擼了我幾十下,我看著她的臉,不算漂亮,但還算周正,心里開始幻想這女人一天要擼多少個雞巴。想著想著,一股快感上來了,都沒和大夫打招唿,就噴射出來了。

  【呀~ 】嚇的大夫一聲尖叫,她的反應很快,用手接住了我剩下的一些。

  【哼~ 我看你啊,就是來找樂的,哪有什么毛病?快回家好好對你的小老婆吧!別在我這里動歪腦筋,你們這樣的男人我見多了。】說著,她也沒理我,自己去洗手去了。

  我穿好褲子,走出屏風,道聲謝謝,什么藥都沒開,尷尬的離開了。想想也值,這比在洗頭房找個小姐打手槍便宜多了。出來以后,得知自己身體沒病,心里的陰霾終于不見了。

  話說小玉已經連續三個周末出去了,她跟我說是找姐妹去玩,今天是周六,一早她就起的挺早,連周末的懶覺都不睡了,我就提高了警惕,就算是真的出去玩?姐妹們也不睡懶覺?不會吧!

  等她走后,我就發微信問她去了哪里?我生怕她會出軌。

  她跟我說的像真的一樣,說去了某某路的家樂福超市,我一想那是我們經常去的超市,離著也不遠,看來是真的,可是又一想,不如去看看。

  我開著車,趕緊去了。大概連起床在開到那超市門口一共半小時。我把車子停好,直勾勾的看著超市門口,然后給她打了個電話。

  我說我突然很想讓你給我買一條煙回來,正好問問你還在不在超市,聽筒里她猶豫了一下,感覺她想說不在,結果又說在,沒問題。我一聽,那好,我就在這里等吧!

  我等了足足兩個小時,都不見這個小超市,她從里面出來。我心想,一定不在這里,她在騙我!

  我又給她打了電話,我說我臨時有點事情,開車出來見了個朋友,現在很快就到家樂福超市了,你有沒有出來啊?我可以接你回家!她一聽,立刻說已經離開超市了,現在正在姐妹家玩呢,還吱吱唔唔說一會自己坐公交車回家,不要我接,讓我趕緊回家休息啊什么難得到了周末。

  我一聽,十有八九都是謊話,但我已經不知道她現在在哪里了?我只好開著車回家了。

  我已經對她的生活提高了警惕,可她還天真的以為我根本沒有察覺。直到兩天后的晚上。

  這天晚上,我把我的白色iphone的硅膠殼摘下仍了,因為總覺得這對機器散熱不好,而摘下了硅膠殼后,我們兩個人的白色iphone是一模一樣的。平時就靠我的硅膠殼區分了。

  吃過晚飯,看了會電視,她拿起我的iphone就去了衛生間。開始我也沒有注意,接過她在馬桶上喊我說竟然拿錯了手機,我說拿錯就拿錯吧,有什么重要的一會再看好了。

  我看了看身邊的手機,是她的,就拿起來看看,本來我們一直都不看對方手機的,因為尊重對方隱私嘛!但是我也知道她的密碼,就解鎖看了,下意識的開了微信……有一個男人的頭像,居然頂在我的頭像之上,我打開一看,對話真是多啊。

  我看見最后一句話是老婆發的,寫著【以后你想發泄了,就盡管叫上我吧!

  】

  我當時腦袋就要炸了,我迅速往上滾屏,媽的,幾千條,根本沒法看完,這時候就聽廁所沖水了,我趕緊又給她滾屏到最后,然后放在剛才的地方,悄悄進了書房。

  她出來了,我聽腳步,她趕緊去拿她手機了,然后進我房間,把我的手機還給了我。然后說【你好好玩游戲吧,我去臥室看電視了。】說完就高興的走了。

  我哪里玩什么游戲,我的電腦屏幕都是黑的,電腦還沒開,她這么高興一定是去跟男人聊微信了。

  我點了根煙,趴在桌子上,腦袋疼的厲害,心里亂成一團了。不是一團毛線,而是一團鐵絲,到處是叉頭,扎的心各種疼。

  我就看見了一句話【以后你想發泄了,就盡管叫我吧!】媽的,今天肯定是去找那個男人了,前幾個周末也是,一去就是一天。

  哎……我該怎么辦呢,不過冷靜下來想想,小玉很好,我舍不得離婚,況且剛結婚不到半年。她那么漂亮,自然有男人追,我一直都沒有滿足她,又何必攔著人家找男人。如果僅僅是找個男人泄欲的話,不如就這樣欣然接受了吧!

  我這樣勸說自己好久,然后上床去睡覺。她還抱著手機看呢,一見我來了,就關了手機。

  關了燈的臥室,漆黑一片,我在被窩里從后面摟著她較小的身軀,皮膚光滑細膩,我摸了一把她的屁股,嗯?蕾絲的內褲?我又繼續在她屁股上摸,這條小內褲好小,褲腰處就已經摸到了股溝,多半個屁股也在布料外面呢,我捏了捏她的內褲,這么薄,薄薄的一層紗一樣。

  她可能察覺到我對她的內褲起了興趣,就推我的手說【快睡吧困了,別摸了。

  】

  我說【沒事,這條內褲我沒見過,不過摸起來好舒服!】

  她見我也沒問什么別的,就任由我摸了。我摸到了前面,真的好薄透,薄皮一樣的一層紗布,摸著能清楚的感覺到那一層陰毛,有些扎手。我用手指順著內褲邊緣摸了一圈,大概只有和手心一樣大小的一塊布,褲腰上還有一個蝴蝶結,蝴蝶結仿佛是真實的系出來的,并不是裝飾。

  我翻身扭過去,也睡了。

  第二天早上,她在身邊一動,我就也醒了,像是心里有什么事情。但是每天都不會這樣,都是她先起床,洗漱,化妝,然后在把睡得跟死狗一樣的我費力的叫醒。

  我微微睜開眼睛,假裝沒醒,她也沒什么戒備,壓根就沒想到我今天會醒那么早。然后她起身去了衛生間,赤裸的上身,兩個奶子不大不小的正好圓鼓鼓的兩個肉團,下身我看了一眼那條內褲。

  第一眼看到,肉色,跟光著屁股一樣,看到她屁股的背影,可以清晰看到兩個屁股蛋兒,還能看到屁股溝,可見內褲的透明。

  哎……我閉上眼睛又迷煳了五分鐘,我知道她一會洗漱完要坐到墻角的梳妝臺化妝,我就翻了個身,面向那邊繼續裝睡,很快,她沒有穿內衣,依舊和起床時一樣。走進臥室,坐在梳妝臺前。我盡量虛著眼睛,因為她一旦從鏡子里看我,也能大概看到。

  梳妝臺的椅子沒有靠背,是個凳子,平時插進桌下的。我看著她的長發披散在裸露的背上,在坐姿下,那條小內褲僅僅能看見褲腰一個邊緣,很長的股溝露了出來,這性感的內褲是昨天她跟那男人鬼混時穿的吧。

  待她畫了一些淡妝后,起身拉開陽光廳的折疊門,放下了衣架,從上面取下一條曬干的內褲。這條內褲就是平日里的普通棉質內褲了。可是,陽光廳是沒有窗簾的,她一大早就這樣裸露著上身,下身也跟裸露沒什么區別的去陽光廳拿了衣服!就不怕外面看見?況且我家只住2樓。

  我不敢想象,她換好了內褲,去廚房忙著準備早點了。我起身,把床腳上剛脫下的內褲拿過來看,用雙手把內褲撐開,真的好小好小,一指寬的褲襠沒有任何襯布,整個內褲就是一層肉色薄紗,褲襠上還有濕透的痕跡。看著不像男人的精液,我想是她自己分泌出來的東西打濕了內褲。

  我看夠了,把內褲扔回到床邊,她也進來了,把內褲拿起來,往衣柜里收拾,雖然我背對著衣柜,但是聽見她推開大門,拉開的不是平時放內衣的抽屜,而是最下面的一個首飾盒,【咔嚓】清脆的解開鎖扣的聲音,然后內褲放進去,又扣上。這個盒子我打不開,是有密碼的。我知道她在里面藏了東西。

  我們依舊這樣,她叫我起床,我裝作很困,然后起來吃早點,開車送她去單位,我在去上班。

  她在警隊的宣傳辦公室,上下班很有規律,基本上周一到周五都按時回家,我想除非她白天逃班,不然她沒時間接觸那男的。

  一直到了周五,晚上早早的進了被窩,我們又做了一次,自從上次看了大夫,覺得心里壓力好多了,而且最近感覺如釋重負,因為她在外面有男人了,也不用一個勁的在我身上找滿足了,就算我表現不好,她一樣有男人滿足她呀!所以我一點不緊張了。

  到了晚上,特別想干她一次了。可能是想到了明天她肯定又要說謊出去約會,吃過晚飯后,早早的推上上床,她也明白我的意思了,就笑嘻嘻的說【我老公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想那個了……?白天看見哪個漂亮妞了?】一陣調侃我。

  我說【你能不能穿你上次那條肉色的小內褲?】

  我話一出,她立刻靜止了,感覺是有了心事,然后故作鎮靜的說【干嘛非得穿那個啊。反正不都得脫了嗎?】

  我說【不行,那晚摸到了,還沒看見什么模樣,你就換了。】

  她想了想說好,結果讓我再客廳等,她關上了臥室門,在里面換好了,走出來了。

  我當時就立刻勃起了,不僅是她看來很騷,而且還會想到別的男人干她的樣子。

  今天又是周六了,小玉依舊是9點多出門,我起床她已經走了,桌子上有早點,但已經涼了。我快速的穿好衣服,跟在她后面下了樓。保持100米的距離。

  我看著她的背影,我說今天怎么沒有叫醒我,直接就走了呢,居然穿著牛仔裙,穿著黑絲襪和高跟鞋。打扮得那么騷肯定去開房了。我跟她后面,保持200米距離,一直跟蹤著,出了小區,我先叫了出租車,怕開自己車讓她認出來。

  我上了出租車,司機問我去哪?我說等一會,司機還挺不理解的,就開始打表等候。小玉在路邊用手機叫了車,等了幾分鐘,車來了,我讓司機跟著前面的車,司機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加之,最后兩個車都停在快捷酒店門口了。司機默默搖了搖頭,我給錢下車。

  我點了煙,沒敢進去,看著手表,整整過了15分鐘,我從外面透過玻璃門看見里面前臺沒有人,我才進去。進去后,我問前臺,我報出了小玉的名字,想問房間號碼,可是前臺說這是保密的,違反規定。

  我哀求半天也沒用,最后我把她叫到耳邊告訴這個小姑娘說,剛才那是我老婆,我給她出世了證件,讓她復印一份留檔,她也表示很同情,就悄悄告訴了我,我就在隔壁開了間房。

  我快步走上去,進了我的房間,這里環境也不怎么樣,還不是普通的快捷酒店,而是個鐘點房,輪小時計算,前臺小姑娘跟我說了好多,我甩下100元,說最后再算,懶得聽。

  小房間可不大,20平米?里面帶一個小浴室,我鎖好了門,整個人趴在墻上,把耳朵貼墻上,隱約能聽見點聲音。我在桌子上找,有一卷衛生紙,接過從電視下面的柜子里翻出個玻璃杯。我把玻璃杯按墻上,聽的很清楚了,畢竟只有一墻之隔。

  里面是哇啦哇啦的電視聲。但是我在電視這面墻這里,按理說,房型都是一樣的,墻后應該是他們的床。我耐心的聽著,沒幾分鐘,果然有了聲音。

  他們上了床,那聲音通過杯子傳遞,實在清晰不過了,一個字都不漏,我猜他們正躺在床上,背靠在這面墻上。

  男的聲音很低沉,聽著有一定年齡了,不是同齡人。兩個人床上有說有笑的,聽著小玉跟別的男人嘻嘻哈哈的,讓我好心疼。

  男的提出說洗鴛鴦浴,小玉還說不可以,浴室太小了,而且不習慣兩個人一起洗,還說都沒和老公一起洗過,接過男的百般勸說啊,聽著像是連拉帶拽的把小玉帶進浴室了,然后杯子里又只剩下電視的聲音了。

  我點了根煙抽著,我這是在干什么?不應該過去踹開門捉奸嗎?可是,又想了想,自己不是已經接受小玉找男人的事實了嗎?畢竟她也需要性生活啊。

  我踩著沙發,拉開窗戶,腦袋探出去,往左側隔壁一看,他們的窗戶很近,大概就一步遠,我邁出腳,踩在墻壁上掛著的空調室外機上,把手機打開錄像功能,然后悄悄的立在她們的窗戶邊上,我猜這對男女光顧著激情,誰也不看外面。

  這里是三樓,外面是個停車場,祈禱他們別拉窗簾。

  回到屋里,我干脆坐在桌子上,拿著杯子頂在墻上聽著,他們倆好了出來,又上了床。

  【怎么樣,一塊洗澡很好吧!回家也給你老公洗吧,就用你的大咪咪!】男的說【我才不要呢!】小玉說。

  我靠,用咪咪洗?我腦子里開始幻想那個畫面,會不會是我老婆光著身子把咪咪上涂滿沐浴液,用咪咪蹭男人全身?

  【你啊~ 多給你老公點甜頭,說不定他就厲害了!】男的又說【厲害能厲害到哪去?她厲害了~ 我就不找你了喲!】小玉嘴里能說出這種話?平時跟我從來都是很正經的,很可愛的。

  【哎喲喲,我說錯了~ 該打】【哈哈】倆人嬉笑起來。

  【誒~ 住手,不許你打自己!】【誰都不許打我老公!打壞了我可要心疼了。

  】小玉的聲音那么溫柔啊。

  【嘿~ 你背著你老公,跑這里會見我這個老公來了啊。】男的說。

  【嗯嗯,你才是我得老公。】

  ……【哎呀,不說了,快點進來,老公。】小玉喋喋的說。

  我操,怎么那么欲求不滿,居然求男人?這不是小玉吧!

  然后我耳朵里就充斥著肉搏的聲音,那聲音好快,【啪啪啪啪】的碰撞聲,又快又持久,我一邊聽一邊想,這如果是自己,可能早就結束了。

  【趴過來】男的突然說。

  【不嘛,就這樣壓著我吧!】【不,別出來!】【哎呀這樣好像】

  【好像什么?】

  【像……像小狗。】

  接著又是小玉連續的叫聲,叫聲好尖銳,看來這男人好厲害,平時小玉在我身子下只是哼幾聲而已。這一連串不停的尖叫聲讓人太刺激了,我的老婆現在是什么模樣呢?是不是頭發很亂,痛苦的表情?

  小玉個子可不高,只有160cm啊,那么嬌小的身軀,身后的男人是多高?

  他的雞巴有多長?會不會把小玉給搞疼了?我滿腦子幻想隔壁的畫面,發現自己褲襠里,變的好硬了。

  為什么?聽見老婆在隔壁被別的男人肏干,自己卻硬了,我解開褲鏈,把雞巴掏出來,硬邦邦的,硬到了最佳狀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公,啊啊啊啊好猛啊!深點,捅到底老公,哦……】耳邊小玉叫聲此起彼伏,還一個勁的叫那個男人老公。我不敢相信我得雞巴怎么會硬起來了,我用手指在龜頭上摸了一把,黏煳煳的,流了不少水。

  天啊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我也是天生有綠妻的癖好嗎?我用手摸了摸龜頭就覺得好爽,聽著老婆的叫聲,心里莫名的往上涌出刺激的感覺,根本控制不了,手已經開始捏著包皮上下擼起來了。

  我閉上眼睛,眼前黑了……然后又亮起來了,是一個模煳的壯漢,跪在小玉身后,他雙手捏著小玉的蠻腰,寬大的下體正快速有力的往前沖撞小玉的屁股。

  我能看清的就是小玉,她雙手撐著身體,那對不大不小的圓奶快速的甩著,她的表情,一點都不痛苦,正張著嘴巴嗷嗷的叫著,那頭秀發垂在空中,甩的紛亂。

  【哦……】我渾身一顫,才從夢里醒過來,手握著雞巴,一股股精液噴出去,足有半米遠,非常有利的噴射出去,像是平時憋尿憋急了,然后用最大力尿出去似的。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會射成這樣子。

  精液都落在桌子上,開始的兩發直接噴出桌面了。唿……我下了桌子躺在床上,無心再聽隔壁了,只知道,隔壁還在繼續著。

  哎……管他呢,回家吧,我小心翼翼翻出窗戶,一只腳在屋子里,一腳出去踩在室外機上,小心的用手指夾過手機,回家。

  我回到家后,捧著手機看里面錄下的視頻,可能是窗戶有灰塵,視頻畫面上變的朦朧,但依舊看見了一男一女在床上翻滾。那……那個男人和我想象的居然差不多,果然高大威猛。

  畫面中他們變化著姿勢,男人把小玉壓在身下時,只能看見男人寬大的屁股快速的顛,小玉跟他比,身體好小,男人居然還從后面肏了小玉,那大手,捏著玉玉的腰,玉玉的腿大概只有男人的腿一半粗細。

  20分鐘多一點的視頻,我就這樣反復的循環看著,心里已經涼透了。也記不得自己看了幾遍了,還是十幾遍了,只聽小玉掏鑰匙開門的聲音,我趕緊恢復理智,把手機關了,坐在沙發上假裝看電視。

  【回來啦!去哪了?】我還是溫和的問。

  【哦~ 單位臨時有事情嘛!對里要搞什么活動啊,突然去開會商量宣傳的事情。哎呀,好煩呢,大周末的要去加班,你說多討厭啊。】小玉裝的還挺像的,說的跟真的似的。

  我隨聲答應著,也不想戳穿。

  一個月沒寫了,日子就這么天天的過著,我覺得自己真的有綠妻的癖好,這一個月來,看了很多關于綠妻的內容,電影,小說,圖片,還從往上聊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他們的勸說下,我認真考慮了這一個月,決定欣然接受這個事實。

  只要婚姻不被性生活不和諧打破,那我們的婚姻是完美的,所以,我決定主動解決這個問題。

  到了晚上,進了被窩,關了燈,我覺得時機到了,只有在這種氣氛下才能開口聊性,小玉在我面前就是這么的保守。

  我摟著她,話在心里轉來轉去,眼看她就要睡了,我終于決定說出來。

  我問了小玉關于我們性生活你是不是滿意,她猶豫了一下,被我突然的問題嚇到,但卻感覺到她也不想逃避這個話題了,就說多少有一點不滿意。

  我說那好吧,這種事我也很想努力,可是,這不由人所愿,她說她很理解,她懂的,其實她也感受到了我的痛苦,和內心的壓力。

  聊了幾句,氣氛輕松了許多,夫妻倆頭一次交流這種話題,我坐起來,點了根煙說,【玉玉如果你想追求滿足,你可以找個男人。】

  【啊?我沒有!】她聽我一說,立刻坐起來解釋,那舉動我記憶猶新。

  【呵呵~ 我是說你可以去找,我沒說別的!】【看來你是不打自招了。】我這么一說。她也低頭不說話了,好像沒法解釋,畢竟她是個誠實的好姑娘,不擅長說謊。

  【老公,我不會因為這個去找別的……】她話說一半,我用手按住了她的嘴。

  【玉玉,這個很正常,我覺得我們的婚姻各方面都好,只是這方面你不滿足我知道,那咱們就解決這個問題,這很簡單。】我說的很理智,就像解決一個小問題似的。

  【其實就是簡單的跟男人睡覺,你永遠都是我的老婆!】我越說越多,她認真的聽著。

  【這些日子觀察,你有個男人吧!放心,我不會怪你的,我只是想公開了,在你我之間不再是秘密,每天躲躲藏藏的。】我幾口就唑完了煙。

  【你真的這么想?】小玉終于說了,她這么說,基本上就是承認了。

  【是啊,我很清醒。】

  ……我們一夜沒睡,聊了整整一夜,彼此的想法全盤抖出,再沒有一點保留了,小玉說那個男人是她的同事,一個辦公室的,人高馬大的,1米九。開始小玉不喜歡他,但是婚后她開始變得不滿足,就越來越傾向那個高大威猛的男人了,她白天上班總是看著那男人發呆,然后開始幻想她褲襠里的東西。

  我是安靜的聽她說了這些,很平靜,也表示理解。

  后來小玉就跟他聊微信,那男的叫平哥,小玉這么稱唿他,馬上就40歲了,是辦公室里唯一的一個老男人,他們屋里一共4個人,除了平哥,就是他們三個女人,那兩個姑娘還沒結婚了,其中一個還單身了,輪姿色,跟小玉不是一級別。

  平哥對三個姑娘自然很好,沒事就給他們揉揉肩膀什么的,同事之間這不過分,但是小玉對人家動了心,她說一次,那兩個女生外出采購,屋里只有他們兩個,小玉主動說肩膀好酸,平哥自然又過來給揉,屋子里孤男寡女的,平哥那動作就多了,從揉變成摸了,摸她的肩,小玉就摸了人家的手,推來搡去的,倆人就牽手了。

  后面的事,順理成章了,一層窗戶紙捅破了,每晚倆人聊微信,聊了沒三天就趕上周末了,平哥借故請她吃飯,倆人吃了個午飯,然后就在商場的地下停車場里,在車里震了。小玉說她完全沒有抵抗力,尤其是平哥把那東西掏出來以后。

  我沒有責怪她,反而覺得好喜歡聽她講她跟男人的事。我還讓小玉給我繼續講,講她跟平哥在車里是怎么做的,每一個細節,小玉才開始反感,說不想講,在老公面前居然講跟別人怎么做。

  天亮之前我們都小睡了一小會,到了下午,小玉突然站到我面前說【老公,那個……】她吱吱唔唔,整個人在我面前站的筆直的,像個罰站的學生。

  【要出去嗎?】【是平哥?】我玩著電腦,平靜的問她。

  【嗯】她點點頭。【又到周末了。】【啊~ 是他找我的,我跟他解釋了,說我老公可能知道了,可他還是……還是找我!】她說完,羞愧的耷拉下腦袋。

  我沒有說話。冷場了幾秒【老公,如果你不同意,我不去,我再也不去了!】小玉的眼圈有點紅紅的。

  我趕緊丟下鼠標,起身,扶著她的肩膀,很輕松的說【哎呀,人家等你呢,快去吧,好好玩,這下子沒有包袱了吧,我們昨晚不是都達成協議了嗎?怎么還吱吱唔唔的。快去吧。】我推著她到了門口,看著她穿著黑絲的小腳,在我的慫恿下,穿上了高跟鞋。

  【那……那老公,我去了?】她看著我。

  我給她開了門,告訴她快去快去。

  前所未有的輕松,不知道為什么,看著小玉出了門,知道她又去挨肏了,這次是明目張膽的。心里是五味雜陳,好多感覺特別亂,一會替她高興,一會又傷感,一會又覺得刺激好玩。

【完】

21076字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