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倩宜VS舅父


倩宜vs舅父


字數:19300字

當倩宜出現在舅父面前的時候,舅父有一種進入夢境的感覺。坦白說,倩宜絕對不是那種極品熟女,也許在很多人眼里甚至只能算中上水平。但……黑色體恤,黑色一步裙,黑色高跟涼拖下襯托的皮膚是那樣的雪白。高聳的乳房傲難挺立,臀部把緊身裙幾乎撐破,最要命的是那雙令人血脈膨脹的修長玉腿,姣小光滑看不出一絲贅肉。不知道倩宜為什么對黑色如此垂青,也許是想盡一切可能呈現自己白皙的肌膚吧?

舅父一向對女人的面貌不是太感興趣,只要端正即可,但對她們的身材卻極其挑剔,假如還有一雙修長白皙的玉足,那絕對會令舅父越戰越勇。很不巧,倩宜除了身高矮了一點,大腿內側有一塊胎記外,其它條件足以令舅父腰部下某個部位長時間產生膨脹現象。有女如此,夫復何求?

外公外婆很早就去世了,老媽是長女,人又精明干練,所以她那邊的親戚有什么大、小事都找她拿主意。據說當初老公結婚時老媽對未來的倩宜不是很滿意,理由很簡單:那么喜歡穿著的女孩持家的本事必不會太高。(至今舅父都很佩服老媽的眼光,事實證明她的預言完全準確,倩宜直到現在都玩性不改,孩子都四歲了還經常和單位的同事泡舞廳、瘋狂購物,成天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當然,老媽畢竟只是長姐,最終老公還是把現在這個妖艷的倩宜娶回了家。
當初征求老媽的意見不過走走過場而已,還有一個最大的可能是希望老爸贊助一筆結婚的資金罷了。順便提一句,老公和舅父們不在一個城市,離舅父們大概有五小時的路程,是個小縣城不過交通還算方便吧!

當初倩宜結婚時舅父見過一面,之后生孩子的時候因考慮到這邊畢竟是大城市,醫療條件不錯,于是在舅父家住了10來天,那是第二面。到今天已經四年了……聽人說,這世上有一種女人生了孩子不但體型不變,甚至會比從前還好。
不幸的是,倩宜正好屬于這種女人。

前兩次見面并未給舅父留下多少印象,頂多覺得她穿著挺新潮的,沒想到如今孩子都四歲了卻把成熟女人的風韻發揮得淋漓盡致,皮膚越發白皙,身材凸凹有致,一雙美腿不著絲襪,在黑高跟涼脫映襯下性感無比。唉……都怪老媽,快六年了仍然對人家的印象不好,搞得老公每次來家里做客都是自己來。最重要的是害舅父失去無數欣賞美人的機會。

自從倩宜進了家門后舅父感到全身血液幾乎完全集中在陽具下,眼光一刻也未離開她身體一寸之外,假如眼光能夠殺人的話?舅父想,那雙豪乳、美臀、玉腿早被千刀萬刮了。

不行,一定得把這美人弄到手,享受個昏天地暗,舅父暗暗發誓……

一番交談,舅父算把倩宜來意摸了個大概,可憐天下父母心啊!原來老公擔心小縣城里的育兒園教學質量差耽擱了孩子的前程,想把孩子轉到舅父們居住的城市,找家好的幼兒園。為什么自己不來?嘿嘿!不是舅父吹牛,保證猜個八九不離十,又想叫老爸贊助一筆學費,好像上次結婚的資金還沒還吧?如今哪好意思出面,只好把倩宜給支來了。

聽老爸老媽閑聊的時候說過,老公愛打麻將的毛病直到現在也未改,估計是不可能有什么存款。(事后想想,如果不是他那么好玩,又哪能令舅父和美艷倩宜盡享魚水之歡呢?)

自從有了邪念后,舅父滿腦子都是倩宜豐膩的肉體,每次同桌吃飯時都幻想倩宜夾進嘴里的不是菜,而是舅父的陽具,甚至經常故意彎下腰偷看倩宜的玉足并猜測她今天穿什么樣的內褲。舅父知道,再不采取行動的話舅父非崩潰不可,可哪里有機會下手啊?

有時候,機會就在你的身邊悄悄徘徊……不是嗎?今天老媽把舅父叫進房里鄭重叮囑了一番,從明天起,舅父將照顧倩宜七天。原因很簡單,老爸老媽要參加一個團隊——新加坡七日游,旅游是假,陪幾個客戶去購物是真,說白了就是變相行賄。

「關于你小侄子進幼兒園的事舅父打過招唿了,過幾天會有電話來,最近留意電話喔,把電話內容記下來,一切等舅父們回來再說,對倩宜要有禮貌,舅父不想你小老公難堪,好好照顧她…………」

后面的叮囑舅父根本沒聽進去,照顧?放心,舅父會把她照顧得醉生夢死的,電光火石之間,n個計劃在舅父腦海里反復醞釀,什么計劃?當然是獵艷計劃嘍!
和倩宜把爸媽送上飛機后,舅父故意拉下倩宜身后幾步,狠狠的盯著她扭來扭去的臀部看了幾眼,用不了幾天,舅父將盡情享受這個美麗的屁股。對倩宜的身體是那樣的渴求,連舅父自己都有點想不通。

接下來的兩天,舅父都克制住自己隨時想把倩宜推倒在謝謝上狠干的沖動,對如此迷人的騷婦,舅父覺得強奸實在是一種浪費,而且舅父也沒興趣,對于男人來說,徹底征服你跨下的女人才是最大的滿足。當然,舅父也沒有成天無所事事,經過小心翼翼的交談、試探,基本上倩宜的生活、喜好+狀況舅父已套得清清楚楚,還故意乘倒茶的時候很巧妙的摸了一下她的手指。舅父清楚的感覺到,當舅父們肌膚相觸的時候,倩宜迅速看了一眼,隨即裝出一付若無其事的樣子。
就這小小的動作令舅父信心倍增。嗯!今晚該行動了……

乘倩宜午睡的時候,舅父把一瓶女性大都愛喝的甜紅葡萄酒倒掉一半,又把一瓶后勁極足的威士忌灌進去。順便把所有拖鞋全部泡進大盆里,因為舅父喜歡看女人穿高跟涼鞋的姿態,舅父覺得女人穿上高跟涼鞋后身材會更加誘人。可惜家里的拖鞋全是平跟的,接著打電話預訂了幾個豐盛的菜肴,約定下午6:00送到。

一切準備停當后舅父躺到床上細細思考了一遍計劃,預想了許多可能發生的變故及補救措施,期間腦海里數次浮現倩宜那迷人的胴體,激動得渾身糙熱,恨時間不能飛馳,最后實在忍不住只好幻想抱著倩宜的屁股打了次手槍……唉!本來想把積攢了多日的精液盡情噴灑在倩宜子宮里的,現在竟然提前支出了。想著想著不知不覺睡著了……

「咦!是不是你預訂的菜肴啊?」倩宜敲著舅父的房門問道。

「是啊!倩宜,今天是周末,舅父們不做飯了,你收下吧,舅父穿好衣服馬上出來。」

該死啊!送餐的服務員都到了,舅父居然睡了三個多鐘頭。立馬起床穿衣,梳洗一番,噴了點香水,順便在嘴里含了半片紅參。以前有個酒量相當不錯的朋友對舅父說過,含著紅參喝酒不容易醉,舅父酒量很差,今天竟然舅父想令某個女人酒醉失身,當然得有所準備。

「怎么叫了那么多菜啊?」倩宜用夸張的語調嬌笑著。「嘿!今天周末嘛,天氣那么好,舅父們喝點酒吧!」不等倩宜答應舅父就走到酒柜前把那瓶「特制」
葡萄酒取了出來并找了兩只容量最大的酒杯倒滿。由于沒有拖鞋,倩宜穿了一雙水晶涼鞋,一只柔嫩的玉足挑著涼鞋一晃一晃的,又看得舅父一陣沖動。大概發現舅父盯著她的美足看,倩宜羞澀的說「怎么把拖鞋都泡在大盆里?舅父只好穿涼鞋了,唉!這根太高,穿久了不舒服。」

「啊!是這樣,舅父本來想洗洗的,突然有點困,就一直睡到現在了,不過……倩宜穿著高跟涼鞋很性感呢……呵呵!」

舅父故意把「性感」二字說得很重,反正今天和倩宜的話題舅父都會盡量往性這方面扯,盡早釀造性趣。果然,倩宜聽到這兩個字后立刻低下頭。但舅父可以肯定,她心里不知有多美呢,看那付嬌羞的樣子,真是恨不得馬上將她按在地上蹂躪一番。

情趣這玩意舅父知道要乘熱打鐵,乘她還在陶醉的時候舅父舉起酒杯說到「來!倩宜,干一杯。嗯……祝你永遠像現在這般艷麗、嬌媚……」這句話也暗藏玄機,舅父故意說「像現在這般」,暗示現在的倩宜是最美麗的,比當初嫁作人婦還美,不說美麗,卻說「艷麗、嬌媚」自然是進一步增加男女之間的性趣。
果然,這招馬上奏效,倩宜臉噌的一下就紅起來。之后只要馬上看到舅父的目光立刻就避開并嬌羞的低下頭。女人……對付她們甜言蜜語永遠是無堅不摧的利器。

在舅父極罪惡的目的驅使下,兩杯紅酒很快就消滅了,這種混合紅酒后勁相當厲害,饒是舅父事先嚼了半片紅參,也開始全身發熱。倩宜也如此,身子扭來扭去,鼻尖微微滲出幾滴汗珠,和舅父談話時已經隱隱含煳不清,聲音也越來越大,長輩的意識逐漸消退,現在更像一個男人與女人在聊天。好!要的就是這種效果,舅父暗自高興,差不多了……

「倩宜,再過一個星期你就要回去了,真舍不得你走啊,以后還來看舅父嗎?」
舅父故意不說來看老爸老媽而說來看舅父,進一步拉近舅父們的距離。說完后努力用舅父所能做到的最迷人的眼光盯著倩宜。

「來啊!當然會來,你想舅父來嗎?」倩宜把身子往前一傾,略帶曖昧的回道,看著倩宜那雙鉤魂的眼睛舅父幾乎把持不住。「想啊!怎么會不想,倩宜那么迷人,真希望能天天看到啊,唉!真羨慕老公……」

本來這句話舅父同樣是想用老套的不斷稱贊倩宜美貌的甜言蜜語打動倩宜的,沒想到不小心提到老公竟然令舅父之后的所有計劃全部付之東流……不對,應該說是全無了用武之地。現在回想起來,也許倩宜骨子里也有一絲淫蕩的本性吧,否則舅父是不可能那么輕易得手的……

當時倩宜聽到舅父提老公突然渾身一震,竟然托著香腮嚶嚶的哭出聲來,這一著大出舅父的意外,之前制定計劃的時候什么突發事件都想過了,唯獨沒想到這個。一時色心全消,趕快走到她坐的謝謝旁邊,(舅父們沒在飯廳吃飯,故意在客廳的茶幾上)想摸摸她的頭發又有點覺得不妥,正在手足無措的時候,偏偏看見倩宜的乳房隨著哭聲一陣陣上下顫動,剛退下的色心立刻復燃。

最后干脆咬咬牙大膽一搏,托起她的下巴柔聲問「倩宜,怎么了?讓你如此傷心?」

倩宜又抽啼了幾聲,憂郁的看著舅父,那情景令舅父差點去親吻她的小嘴。
「我老公成天就去打麻將,舅父每次買了新衣服問他好不好看,他從來都是不耐煩的隨便應付幾聲,……嗚……」

「打麻將還是會情人,誰知道呢?……嗚……嗚……」

哈!原來倩宜懷疑老公有外遇啊?這怎么可能?八成是性沒有得到滿足,胡思亂想吧?舅父的左手故意始終沒離開她的下巴,同時不失時機的用右手親親撫摸倩宜的光滑的后背,后背有一片特別光滑,因為那里是裸露著的,撫摸的時候能感覺主人并未掙扎之意……

「倩宜,不會的,任誰擁有那么迷人的女人都不會有外遇的沖動,舅父心疼還來不及呢……」在這里舅父故意特別突出了「舅父」字,目的很直接也很簡單——現在由舅父來疼你吧……沒有任何前兆,之前的計劃全都拋開了,趁著倩宜酒勁上涌思緒煩亂的時候,舅父鼓足勇氣舅父用自己的舌頭把倩宜的淚水舔干,接著不安分的伸進她嘴里,手也慢慢的伸進前胸。

啊!多么溫暖的乳房,雖然沒有舅父想象中的堅挺,卻極有手感,當舅父確信乳頭已經變硬后,舅父把倩宜放平在長謝謝上,用嘴一點一點的把內褲褪下,期間舅父發現內褲中間濕了一大片。

原來,倩宜的性欲也是如此旺盛……再接下來,舅父的舌頭已經輕輕分開倩宜的陰唇,不廢任何吹灰之力占領了整個淫穴,來得如此之快,事先舅父絕對沒有料到……

略帶腥味,有點咸咸的淫液不可阻止的流出來,盡管倩宜用壓抑的呻吟想阻止下體對舅父的投降,卻不知更加重了舅父進攻的欲望,倩宜兩手緊緊抓住舅父的頭發,越來越用勁,當舅父感到疼痛的時候,當倩宜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放肆。舅父想,倩宜的陰蒂已膨脹到了極限。仍然沒有多余的話語,就像一對配合已久的情侶,舅父一只腳站在地面支撐著體重,另一只腳跪在謝謝上調整著姿勢,捏著龜頭輕輕的進入了倩宜的陰道。美麗的肉體,你終于屬于舅父了…
…舅父閉上眼睛,突然感到一絲疲憊,多日苦思的肉體現在已經在舅父的跨下任舅父沖刺,這是多么美妙的時刻。有了酒精的麻木,舅父的陽具堅如鋼鐵,同樣因為酒精的緣故,倩宜全身發熱紅紅的臉蛋不時吐出一陣熱氣,夾雜著發浪的呻吟。舅父沒有加大力度,仍然緩緩的抽送。今夜,倩宜將完全屬于舅父,舅父要令她在一夜之間享受不同的性愛,在這個城市的夜晚,會有兩具肉體一直纏綿著直到天明……

舅父半跪在謝謝上,看著倩宜因壓抑自己快感而有些略帶痛苦的表情,這種表情同樣令人心醉。舅父依然沒有變換姿勢,感覺到倩宜的肉體在舅父陽具的沖撞下正努力適應她的「新主人」,舅父們配合得越來越默契。如此抽插了幾百下,倩宜早就香漢淋漓,舅父用一個并不算舒服的姿勢干了20多分鐘也累得全身冒汗。

酒精隨著汗液逐漸蒸發,舅父的思維意識完全恢復,龜頭處的神經末梢也不再受酒精控制開始敏感起來,舅父咬著牙又堅持了五、六十下。

「倩宜!舅父想射了……」

「……嗯……啊……」

倩宜哪敢睜開眼睛,含含煳煳的答應著,憋著一口氣舅父用盡腰力在倩宜體內進行最后的沖刺。終于,精液重重的噴射出來,力道之強,幾乎可以想象噴濺到倩宜子宮壁的聲音。倩宜完全成了一個蕩婦,雙腿緊緊纏住舅父的腰身,陰道使勁夾著舅父的肉棒,似乎要把舅父所有的精液全部控干,一滴都不剩。

舅父眼前一黑,栽倒在倩宜懷里,老實說,舅父第一次用這種單一姿勢干女人長達30分鐘之久,真的吃不消,估計也只有倩宜能令舅父如此銷魂吧!肉棒在倩宜體內逐漸變軟,舅父實在舍不得拔出來,又過了一會,倩宜輕輕拍了一下舅父的后背小聲說:「快起來,舅父去洗一下……」

估計倩宜在那么窄的謝謝上被舅父折磨了30分鐘也夠嗆的。舅父很想和倩宜來個鴛鴦浴,這本也是舅父設想好了的,但實在太累只好努力睜開眼睛點點頭,掙扎著著爬下了倩宜豐膩的嬌軀,肉棒離開了倩宜體內后,倩宜再次恢復了女性羞澀的本性,慌慌張張的跑進浴室。舅父躺在謝謝上合上了眼抓緊時間休息起來。
不得不承認,老天爺有時很公平,既然那么輕松就干了倩宜,作為平衡法則付出的代價,也許就是令舅父累得像狗一樣連共浴的力氣都沒有,唉!倩宜的嬌軀,舅父暫時不能欣賞了,想著想著沉沉睡去……

不一會,聽到浴室門開的聲音,舅父一扭頭,倩宜頭上包了一塊浴巾穿著粉紅色的睡衣飄然而至。全身肌膚經熱水浸泡鮮活欲滴,雖然只露出藕節一般的手臂和玉足,但也許剛剛被男人干過吧,竟煥發出一種青春般的朝氣,成熟少婦身上有著青春少女般的朝氣這種極大的反差實在是驚人的風景,舅父當時只想到一個詞匯「驚為天人」。看著舅父色咪咪的火辣目光,倩宜渾身不自在,臉蛋飛上兩片霞紅,舅父趕緊打破尷尬局面。

「倩宜!你看電視吧,舅父……也去洗洗。」

臨走時順手在她豐滿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倩宜象征性躲了一下卻并未避開。
舅父有一個重大發現,倩宜居然沒穿內褲。想象著睡衣下白花花的肉體,舅父一陣激動。放滿水后舅父躺在浴池內,全身肌膚完全放松下來,消失的精力正一點一點的重新凝聚,拍了拍耷拉著的陽具,舅父確信只要經過某種刺激,必然能令他重振雄風。

出來后看到倩宜懶洋洋的半躺在謝謝上,睡衣蓋不住一雙玉腿,任其交織著放在謝謝上,腳趾頑皮的翹著,似乎在勾引著舅父的雙眼。看到舅父走近,倩宜顯得有些慌張,低低的說「是不是很累啊?」廢話,用這種姿勢干了你半小時,你說累不累?

舅父心里暗道,嘴上卻像抹了蜜笑答:「不累,只要倩宜舒服,累死也值啊!
洗個澡后完全恢復戰斗力了,簡直比剛才還有精神呢!「

舅父淫笑著盯著倩宜美腿,握住了那雙潔白的腳掌。倩宜聽出舅父過份露骨的挑逗,一呆之下,趕快收回美腿,小巧的腳掌逃出舅父的手掌,從謝謝上坐起:「舅父……舅父累了,先回房間啦!」

說罷就往房間逃去。

「嗨!倩宜,舅父抱你進去吧!」

舅父一把拉住倩宜,摟著她的纖腰。

「不……不……舅父們不能這樣……」

「都那樣了,還有什么不能的?」舅父心里一陣譏笑,手掌不老實的去摸她的股溝。

「不要強迫舅父……」舅父猜想完整的語句是想說不要強迫舅父做不愿意的事吧?

可惜舅父不會知道答案了,因為這后半句話還在倩宜的喉頭就被舅父用嘴堵住。

沒廢多少力氣就把倩宜的牙齒翹開找到了濕滑的香舌,粗魯的舔著,倩宜的鼻腔發出哽咽的鼻音,舅父用手指輕輕撥弄著乳頭,不過幾分鐘就硬起來,倩宜的反應是如此強烈,喉嚨里雖然還在哽咽身體卻早已迎合舅父的手指。舅父一把抱其倩宜,看著她嬌羞的閉著眼睛,手臂纏著舅父的脖子,微微笑道「倩宜,去舅父的房間好嗎?」

「嗯……」

把倩宜放倒在床上,舅父脫去睡衣全身赤裸,倩宜一上床就把被子扯過來蓋上,舅父心中一陣冷笑,一把扯開被子,像剝香蕉一樣把倩宜剝個精光,倩宜兩手交叉著護住豪乳,雖然仍有些害羞,臉上的春色卻再也關不住,舅父第一次完整的欣賞倩宜的桐體,倩宜屬于豐滿的女人,豐滿并不代表肥胖,白花花的肉體手掌摸過去肉很實在,欣賞了一遍舅父趴在倩宜身上用嘴含住乳頭,舌頭輕輕的劃圈,另一只手握住另一只乳房溫柔的撫摸著。

倩宜鼻孔里的氣息越來越沉重,舅父的舌頭已經把倩宜上半身舔了個遍。
「倩宜,用你美麗的小嘴讓舅父的棒棒舒服一下好嗎?」

「嗯……」

倩宜仍然不好意思多話,乖乖的伏下身子。

「不……把你的屁股對著舅父……」

畢竟是熟婦,不必說得太清楚就領會舅父的意思,舅父們成了69姿勢。倩宜含著舅父的肉棒進進出出,舅父也沒閑著,舌頭把陰唇全部舔了一遍,經過上次口交,基本知道了倩宜的敏感地帶,舅父或舔或吸,一會就把倩宜挑逗得欲火焚身,豐滿的屁股被舅父伺候的左右搖擺,淫水更似溪流般泄個不停。菊花蕾也未放過,肛門肌被舅父舔得一陣緊縮,倩宜的口交技術說實話不算高超,有幾次牙齒都觸到了舅父的包皮,而且小嘴也只停留在龜頭附近,不敢把肉棒吞到喉嚨,不過就算這樣舅父的肉棒也硬得像跟鐵棒,估計能頂得起一張桌子。沒辦法,倩宜實在太風騷了……

不一會倩宜幾乎停止吞咽舅父的肉棒,不時回頭看舅父,那哀怨的眼神似乎在求舅父,求舅父趕快把肉棒頂進去一解饑渴。舅父把倩宜拉倒在床上,一翻身趴在肉體,用膝蓋打開倩宜的雙腿,左手把倩宜的手拉過來握住舅父的肉棒,在倩宜溫暖的小手引導下,龜頭滑進陰道。舅父一吐氣,腰用力一聳,「嗤」的一聲肉棒全根刺入,倩宜的陰道壁早被淫水浸透,不廢任何力氣龜頭就直搗花心,倩宜悶哼一聲表示對舅父肉棒造訪的歡迎,第二次侵犯倩宜的嬌軀就此開始……
這次在床上舅父可以很舒服的調整姿勢,而且經過上次的親密接觸后不在憐香惜玉,每次刺入都全跟沒入,再緩緩的拔出來,只留一個龜頭,輕輕在陰道口摩擦一下后又用力刺入,下身全力沖刺。雙肘支撐起來捧著倩宜的臉龐,欣賞著她淫蕩的表情。倩宜還是有點放不開,不敢大聲呻吟。身體卻將倩宜的心態完全暴露,一雙玉足鉤著舅父的腰部晃來晃去,眉頭緊皺,每次舅父的大力刺入倩宜就會把嘴張開含煳不清的嬌喘,刺了幾百下舅父的精關有點把持不住,趕緊伏在倩宜耳邊說:「倩宜,翻過去,舅父想從后面干……」

此時的倩宜百依百順,乖乖的轉過身,把屁股撅得高高的,舅父跪在身后,雙手托住美臀,再次把肉棒用力刺進去。這次姿勢調整得對舅父相當有利,主動權完全掌握在舅父手里,而且這個姿勢也不太耗費體力,每次沖擊舅父都使盡渾身力量,房間里充斥一片「撲哧撲哧」的聲音,倩宜陰道的淫水大量涌出,把舅父的肉棒泡得更加腫脹,更加堅挺,舅父身子前傾用右手把倩宜頭上的毛巾摘去,任一頭秀發隨著肉體的激烈晃動有節奏的飛舞。兩只手固定住美臀瘋狂把肉棒往倩宜陰道內沖刺。

淫水越來越多順著雪白的大腿內側流到床單上印濕了一片。大力抽插了好一會,舅父毫無倦意,似乎在倩宜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氣,豐膩的屁股兩邊竟被撞擊成紅色。倩宜此時再也顧不得矜持,浪聲連連,似乎不讓鄰居聽見誓不罷休,內心的欲火被激發到頂點。終于忍不住轉過頭來一只手抓住舅父的手臂,哀怨的眼神示意舅父把肉棒挺進到陰道最深處停留,舅父知道倩宜高潮來了,急忙用盡渾身力量狠命一挺,把肉棒留在深處,雙手緊緊抓住倩宜美臀往自己小腹上使勁擠壓,倩宜一聲浪叫,陰精「突突」的沖刷著舅父的龜頭,良久才噴射完畢。隨后嬌軀趴在床上,渾身像散了架似的再也沒一絲力氣……

舅父把倩宜翻過身來面對舅父,肉棒輕輕的刺進去停留在里面,捧著倩宜臉龐溫柔的吻著那里的香汗。休息片刻,倩宜的美目慢慢睜開,憐愛之情洋溢于表,伸出纖手為舅父理了理頭發。

「倩宜!剛剛舒服嗎?」

「嗯!……好舒服,你呢?」

「舅父也好舒服,想不想天天都這樣?」

倩宜閉上美目,把頭扭到一邊微微點了點頭,臉龐風情萬種。舅父一陣狂喜,泡在倩宜陰道內已漸漸軟化的肉棒又有了反應。

「那好辦,叫舅父一聲老公,舅父天天都讓你那么舒服……」

「不嘛,羞死人了……嚶……」倩宜把雙手遮住眼睛向舅父撒嬌。

舅父把倩宜的手拉開笑到:「乖!叫一聲,舅父很想聽呢。」

「嗯……老……公公……嘻嘻……」哈哈!!!

倩宜居然在舅父跨下和舅父撒嬌開玩笑,當你的身體下壓著的女人會主動和你開玩笑的話,舅父明白,這具迷人的胴體已能認定被舅父基本征服了!。在語言的刺激下,還沒射精的肉棒又堅挺起來,舅父支起上身看著被征服的倩宜開始抽送起來。男人的威猛很大程度來自于女人的臣服,此時此刻,舅父內心已無任何包袱,抽送了幾下,確信倩宜經短暫休息上次的高潮已逐漸消退,舅父采取跪姿,用膝蓋打開倩宜雙腿,雙手抓住美足往兩邊盡量分開,倩宜的陰部徹底暴露在舅父的跨下。

上一篇: 風流學生

下一篇: 姨妹子徹底征服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