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新婚妻子倉庫被干



    過來三天,我去接我的新婚愛妻回家,她竟然不太想回家,直說:“老公,姑姑的病還沒好,我再照顧姑姑幾天吧!”
    我氣得心中直笑:“肏,這騷娘子被肏的樂不思蜀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很想老婆回家,這幾天我雞巴漲的厲害,想要用用她,可是顯然她卻被肏的舒服的不想家了,我只好沉默不說話。
    姑姑不樂意了:“你們小兩口才結婚,還沒一個月呢,你老住姑姑家算什么事呀!不是姑姑不想你,以后有空再來,現在你們要抓緊時間要個孩子!”
    “呵呵,還是姑姑懂得!”我心道
    “姑姑!”老婆道:“你病不是沒好利索的嗎?姐和姐夫不在家,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病不好了嗎,能走能跳的,沒什么大毛病!”
    “姑姑!”老婆一臉不情愿的,然后沖我道:“你說,讓我留在這還是回家!”
    這女人有了奸夫真可怕,為了給奸夫肏,連老公都顧不上了,我心里滿是吃味的,不由得道:“不如先回家吧,過兩天,想了,再過了!”
    老婆不高興的“哼”了一聲道:“反正不是你親姑,誰的姑姑,誰心疼!”
    哎,這騷貨,為了留下來,多被奸夫肏兩天,竟然不惜和親老公翻臉了,我尷尬的道:“好吧,隨你吧!”
    姑姑卻不同意:“小姍,趕快回家,別鬧了!”
    老婆一臉失望,望著我道:“你勸勸姑姑!”
    媽的,你要留下來被肏,還讓我勸,日,你當老公是王八呀!可是我確實做了王八了,不由得想到老婆被菜老板大肏的情景,雞巴忍不住要硬了。也許,讓她留下來也不壞,至少每天可以看他被菜老板肏地哇哇叫的大片,至于生理問題,算了大不了這幾天打手槍解決,實在不行就找妓女解決。媽的,我這是什么心態,放著自己新婚不到一個月嬌美妻子讓別人大肏特操,自己卻想著招妓女解決。
    算了,反正她也被肏過了,多肏兩天也一樣不是,再掙下去,不要影響我們夫妻感情,我只好道:“姑姑,要不再讓她呆兩天吧!”
    “不行!”姑姑道:“她不懂事,我還能不懂事,你們才結婚,我能讓你們分開!開回去吧!”
    最后,老婆一臉不情愿的跟我上車,嘴里還嘀咕:“都是你,著什么急呀,不能多等兩天!”
    我無語,走到菜場時,老婆突然讓我停車,道:“家里沒菜了吧,買點菜帶回去吧!”
    我道:“家門口,不也有菜場嗎?回到家買,不一樣嗎!”
    “哪買不一樣嗎,干嗎非到家在買,回到家天都晚,買不新鮮的菜了,這的蔬菜很好!”
    媽的,明明是想找肏,還說的冠冕堂皇,真比妓女還賤,臨走還迫不及待的找肏。
    我停下車,老婆急忙走下車,我也跟上,老婆道:“你,在車上等,就一會!”
    肏,你被菜老板肏,我看看還不行啊!我不說話,卻堅定地跟了上去。
    老婆沒辦法,有些不快,直接奔菜老板的攤子去了。
    菜老板老遠看見我們了,一臉笑意,甚是得意,我讀得懂他的意思,呵呵,小子,你老婆又來找我肏了,你還不知道這幾天我把你老婆肏地那叫一個賤,你老婆真好干。呵呵,別看你今天跟著,跟著也不管用,一會看我怎么肏你老婆。
    老婆看到菜老板也笑吟吟的道:“老板,我又來買你的菜了!”
    “好說!”菜老板道:“我們家,別的不敢說,但是大黃瓜呀,大茄子,大蘿卜什么的絕對新鮮,又大又好吃,尤其是你這樣的少婦美女最喜歡了!”
    老婆略一臉紅:“是呀,所以,又來照顧你了!”
    奶奶的,當著我面調情,當我死了,我心里略有不快,故意道:“你看你這黃瓜,蘿卜什么的都蔫了。老婆,我們換一家買!”
    老婆道:“他家蘿卜,黃瓜,最好,我喜歡,這幾天都來他這買的!”
    菜老板道:“這是放了一天,快收攤了,不過我倉庫還有很多新鮮的!”
    老婆忙歡喜的道:“那好,我們去倉庫看看!”
    菜老板起身,一邊準備走一邊道:“不過,倉庫比較亂,人太多了,下不了腳!”
    老婆與奸夫心領神會,忙道:“老公,倉庫亂,你就別去了,免得把你的衣服能臟了,洗起來麻煩。你找個地方休息會,我去挑菜,一會回來!”說了跟著去了。
    我悻悻的想,不就是支開我,好肏屄嗎,說的這么費勁。老婆離開一會,我對老板娘道:“廁所在哪,我上個廁所,休息會!”
    ......
    一離開菜攤視線,我拉住一個人問:“倉庫在哪?”
    “二樓,三樓都是!”
    二樓三樓面積不小,我有點犯愁,不知道哪找他們去,我躡手躡腳的,怕能出聲響,直到快走到二樓西頭時,我聽見樓道中有啪吱啪吱的肏屄聲,還有老婆“噢噢噢噢!”呻吟。
    我輕著腳步走到,最西邊的那間倉庫,肏,這兩個狗男女,真不知廉恥,偷情都不知道關門,不過方便我了,我從門縫里輕易就看見我新婚的妻子是怎么被肏的。
    老婆這時正趴在一對蘿卜上面,撅著屁股,分開美腿,被菜老板從后面肏,我看的熱血沸騰。
    菜老板應該已經肏了她一會了:“你個賤貨,你老公在下面等你呢,你也不怕他等急了!”
    “等急了就等急了!”老婆呻吟著:“哦哦哦,別管他,肏我,狠狠的肏我!”
    “肏,真是個天生的賤婊子!”菜老板抄起老婆兩條修長的美腿,掰得筆直然后往前推,直到老婆的的小腿架在她肩上。整個人被對折,他握著老婆風騷的足踝,壓著我老婆的身子,巨大的雞巴狠狠的肏著:“媽的,還是這樣肏,最爽,你這賤貨,就是要這種高難度的動作肏起來才好玩!”
    “是呀,啊!”老婆羞羞的道:“我也最喜歡這樣被你肏!以后我經常讓你這樣肏!”
    “好,以后老子天天干你!”
    “嘻嘻!”老婆笑道:“隨便,反正人家是公共廁所,你想上就上,想怎么肏就怎么肏,人家也只有逆來順受!被你肏死,哦,也沒辦法!”
    “肏,肏死你這個騷貨!”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樓道里回蕩著老婆被肏得的聲音,清脆響亮,還有老婆被干的淫蕩呻吟。而老婆被人肏的聲音又響又脆,完全讓人聽聲音就能想象的到我老婆被人肏的是又狠有快又有力;聽這聲音的頻率,老婆每分鐘估計都要被菜老板肏兩三百下,菜老板不愧是干體力活的,身體強壯,就這樣壓著我老婆暴干了她5,6分鐘。
    老婆被干的泣不成聲,不停求饒:“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干死我了,哦哦哦,不要,啊,肏進人家子宮了,啊啊啊啊啊,肏死我了,噢噢噢噢,饒了我吧,啊啊啊啊啊啊.......”
    “干,肏死你,肏死你,騷貨!”
    “啊啊啊啊,我是妓女,啊啊啊啊,隨便干,哦哦哦哦哦,我是賤婊子,干我的子宮,啊啊啊啊啊啊,干死了,噢噢噢噢噢噢,人家是公共廁所,你快上啊,啊啊啊啊!”
    我探頭看著,只見老婆的騷屄被肏干的成為圓形,菜老板的大雞巴飛快的進進出出,干的老婆陰唇翻飛,好似蝴蝶不停扇動翅膀,而且老婆被干的淫水吱吱直冒。
    “啊,”菜老板低吼:“我要尿了,要不要拔出來!”
    “啊,不要!”老婆抱住菜老板的粗腰,使勁壓向自己的胯間,指甲使勁的都擠進菜老板的肉里,淫蕩的道:“不要,你尿在里面,人家是公共廁所,專門盛你尿的公共廁所,給我,人家子宮都張開了,等你尿尿!”
    “哈哈哈!”菜老板得意的笑道:“我就知道你這個變態女人,會求我尿在你里面,你他媽就是天生的公共廁所!”
    “是,是人家是天生的公共廁所,你快鳥人家!”
    只見菜老板大雞巴死死地插在老婆的體內,雞巴青筋鼓著,不停地挺動,顯然他在尿我老婆。
    “啊——————,爽——————”老婆被他尿的全身抽搐,竟然高潮了。
    “哈哈哈!騷貨,才尿你兩下,就高潮了,老子還沒肏爽,還沒射呢!”,我肏,菜老板竟然尿了2,3分鐘,這要尿多少尿進我老婆的子宮!
    “啊,好哥哥,你尿的好多了,泚的人家子宮就像槍打得一樣,好滿,人家子宮都要被射穿了!”老婆騷騷的道“好爽,人家這輩子都是你的公共廁所,隨便你上,隨便你尿。人家的騷屄每天不被你操,不被你尿,都癢得厲害,求求你,每天干人家,人家以后天天讓你肏,我下輩子是你的性玩具,隨便你怎玩都行。你就是讓人家當妓女,人家也一邊被嫖客肏,一邊幫你數錢;你朋友想上廁所的,也可以來找我,我隨便他們上!”
    “肏,賤貨,我一個人肏你還不爽,是啊,還想被我朋友肏,真賤!”
    “是,我賤,我是公共廁所嘛,哥哥,你雞巴這么大,你朋友也肯定大,我最喜歡大雞巴肏我!求你,一定讓你朋友來肏人家!”
    “我肏死你!”菜老板大吼一聲,有飛速肏起來,老婆的高潮還沒過,就被肏得啪啪啪,騷屄一邊抽動,一邊陰唇亂翻,水花亂濺。
    “啊啊啊啊,肏死我了,好哥哥,一會再肏我,我的子宮抽了,啊啊啊啊啊啊!”
    菜老板將老婆翻過身,讓她四肢撐地,他從后面架著大炮轟干的老婆,啊啊啊啊的抽泣:“不,啊啊啊,干死我了,啊啊啊,好哥哥,公共廁所,啊,也不能這樣使,公共廁所要被你肏壞了!”
    菜老板這樣大刺刺的在倉庫肏著我妻子,門也不管,顯然,他根本就是想有人欣賞他肏我妻子的英雄姿態。
    妻子芷姍不知道怎么想的,大白天,也不怕被人看見,心甘情愿的這樣被肏著,還淫叫的滿樓道的聲音。
    不過這樣也方便我看了,真是激動!
    我正看得過癮,突聽見,樓道有聲音,有人來了。我慌忙王樓上樓道躲。
    被碰到可不好,自己看自己妻子被人肏屄,我做丈夫的不管,不丟人嗎!而且被逮到讓妻子知道我是變態,以后怎么相處啊?
    我在樓道聽見,下面傳來談話:“喲!是你”
    顯然菜老板和來人認識,媽的,肏屄的動靜這么大,不把人吸引過去才是怪事!
    不知道,妻子怎沒樣,也許他們已經穿好衣服了?
    “哈哈!”菜老板的聲音:“是我,你來送菜,你忙你的!我正肏一個騷貨玩!”
    我一下氣憤不已,菜老板竟然沒有躲,顯然還在干我妻子,因為樓道又隱約聽見肏屄聲。
    “我肏,你好福氣,這是誰家的騷貨,長的真漂亮,讓你這個豬拱了!”
    “哈哈,她老公在我菜攤買菜呢,都不知道,我肏她老婆。怎么樣,一塊肏啊,這騷貨,就是個公共廁所,好肏的很!”
    “哈哈,我不客氣了!”
    “客氣什么呀?騷貨,來認識一下,這是王哥!叫王哥,自己撅著屁股,請王哥肏你!”
    妻子甜甜的聲音:“王哥好,王哥的雞巴一定很大,騷貨,請王哥趕快肏人家!我是個公共廁所,王哥隨便用,別客氣!”
    “好,那我肏了!”
    “肏呀,騷貨都準備好了,王哥請隨便,是不是王哥不喜歡騷貨的這個姿勢呀,你喜歡什么樣的,狗趴,騎乘,老漢推車,王哥隨便提!你就把我當免費妓女好了!”
    “肏!”然后,傳來噼里啪啦肏屄的聲音
    “啊,王哥,好會肏!啊”
    “啊,別,不行,不能一起肏!啊,哇,你好壞,你們一起肏,人家受不了了,要被你們肏壞了!”
    顯然,現在我妻子很有可能,不,一定是被那王哥和菜老板玩兩穴同插的好戲,可惜,我這個正經的老公卻無緣得見,只能在樓道聽著。
    過了大約二十幾分鐘,我聽見,王哥道:“爽,騷貨,我要射了!”
    “啊,啊,王哥,射進人家的騷屄里!”
    “肏,我射了,搞大你個騷貨的肚子,我可不負責!”
    “啊,人家有老公的,不要你負責!”
    “啊!爽!”
    一會,王哥又道:“呵呵,真想再肏一會,不過有事,必須要離開了!”
    “嘻嘻!”妻子笑道:“王哥,沒關系,以后想肏人家,再來肏就是了,人家是公共廁所,隨時給你上!”
    “哈哈,不錯!”
    王哥似乎離開了,我悄悄探出頭,樓道沒人了,我又熘回倉庫門外,以為妻子的呻吟聲還沒斷,我知道,菜老板還在肏玩我妻子芷姍。
    果然,妻子還趴在一對白菜上撅著屁股,被菜老板猛干,看菜老板兇猛的肏干的樣子,估計離射也不遠。
    我正思索呢,只聽菜老板“啊!”的一聲抱著妻子的大屁股戰抖著,他射了。
    老婆也呀的一聲,屁股似乎在收縮著,看樣子也高潮了。
    老婆的屁股撅地高高,菜老板剛抽出大雞巴,老婆的雞巴洞,還合不上呢,我肏,老婆的雞巴洞被干的好大,菜老板順手抄過一個大蘿卜,有十多幾厘米粗,六七十公分長,一下捅進老婆的大雞巴洞。哇呀!在老婆的嘶叫中,大蘿卜一通到底,近乎只剩下菜葉在體外。
    老婆的屄洞,抽動著,菜老板,已經拿著相機給老婆拍淫賤的特寫。還拿著攝像機拍,肏,我沒注意,菜老板不但肏我老婆肏地這么狠,還拍了我老婆被他肏得視頻。
    我老婆竟然很配合,還不停的搖著屁股。攝像機對著老婆臉部特寫的時候,老婆竟然還一邊高潮的抽搐,一邊擺個勝利的手勢,好淫賤!她還說:“老公,你老婆厲害吧,雞巴洞不但能被人肏,還能種大蘿卜!”
    “呵呵,你這賤貨,不止屄洞能種蘿卜呢!”說著菜老板將大蘿卜拔出來,一下猛插進老婆的屁眼,呀!——————老婆慘叫一聲,一邊痛苦一邊興奮:“是呢,人家的屁眼也能種大蘿卜!”
    哇!——————,老婆的屄洞又被菜老板插了個更大的蘿卜!
    在我驚訝不已的時候,菜老板手握著兩根大蘿卜,瘋狂的插起來。
    “呀,呀,呀”妻子狂亂的扭著纖腰,呻吟著:“哇,干死人家了,呀,肏得好深,哇!”
    那天早上沒能看見妻子被大蘿卜插屄的奇妙景象,沒想到今天補回來了,我屏住唿吸,熱切的看著。
    哇,大蘿卜真的太大了,看著也實在擔心妻子被它插破了,不過這種,大蘿卜干破美婦人妻的激烈大戰,真的很賞心悅目。尤其看著妻子騷屄穴,被干的陷進去翻出來的樣子,太爽了。屁眼也還是,被干進去的時候,只見蘿卜把,抽出的時候,一層層的粉紅,很讓人興奮!
    菜老板玩的很開心,笑道:“哈哈,騷貨,你的屄真能裝啊,肏,這么大也能插進去,我真是喜歡極了,特喜歡這樣肏你!”
    “啊,啊!”妻子喘息道:“你喜歡就好,啊,干我,我隨便你玩!”
    “哈哈,你今天回去就給你老公做個蘿卜燒肉好了,一定很美味。這兩根大蘿卜可是從他老婆的騷屄里種出來的。你老公吃了還不贊不絕口啊!”
    “嗯,人家做蘿卜燒肉很好吃的!”
    “好!”菜老板猛插了一會,一抽老婆的屁股道:“騷貨,你老公等急了吧,收拾下吧!”
    我一聽,估計結束了,所以迅速的撤離。
    我回到菜攤等妻子回來,可是等了半天還沒回來,我有點焦急。又偷摸跑回倉庫,但是倉庫沒人,但是地上刺眼的躺著妻子的衣服,包括內褲!
    而我妻子卻不知所蹤,現在她很有可能一絲不掛的光熘熘的,在哪呢?
    對了,會不會在廁所!
    廁所也沒有,我慌亂,菜老板會帶著妻子去哪呢?
    要知道,現在,大白天,我妻子還光著呢!
    對,妻子不是光光熘熘的,下面的兩個洞,還插著兩個巨大的蘿卜呢。
    天,這樣淫亂樣子的老婆,被菜老板帶到那里了。
    也許,在車庫,妻子正被一群人肏著;
    也許,在大街上,妻子正被路人指指點點,甚至拍照,明天新聞上會不會有:“自稱公共廁所的新婚少婦,屄插兩根大蘿卜上街!”的新聞。
    也許......我腦子亂亂的,感覺事情有點失控!
    我焦急等待了二十幾分鐘,才見到妻子和他姍姍回來。
    只是,老婆和菜老板回來的時候已經和剛才不一樣了,奶子更鼓了,估計是被菜老板揉的,奶頭明顯的挺著,將薄薄的的襯衣頂得快破了。下身直筒裙內的美腿夾的筆直,只能碎步前進,好似很矜持,屄洞和屁眼各插了一根大蘿卜能不,“矜持”嗎。
    妻子芷姍道:“老公,等久了吧,老板家的蘿卜實在很好,又大又粗又長,我就多選了會”妻子舉舉大塑料袋,里面滿是大蘿卜,還有大茄子“菜老板說他朋友家的茄子也很好,我又去選了點茄子!”
    難道,剛才妻子失蹤的這段時間,是被菜老板帶到另一個菜販那里,讓我不認識的菜販子肏了。
    我,能說什么,回道:“沒關系,現在走嗎?”
    芷姍道:“再等一下,我在買點黃瓜!”
    說著老婆又進到菜老板攤內選黃瓜,這讓我想到前兩天妻子選黃瓜被菜老板干的噴血場面,心里又激動了。
    可是菜老板和我閑聊起來。我郁悶了,這回估計沒辦法欣賞了。不過一會,我發現,菜老板的手不時的顫抖,好似很正常,但是有心的我看見老婆雪白的大屁股不時的從臺子邊沿露出一點,露出的是妻子裂開的淫蕩溝壑,一根巨大在溝壑間插進插出,菜老板正握著大蘿卜不停地肏她。
    我一下激動了,肏,這對狗男女竟然在我眼皮子地下干著這樣無恥的勾當,哈哈,不過,我喜歡。
    我一邊和菜老板漫不經心的聊天,一邊總趁菜老板不注意偷瞄兩眼。
    嗯,搞得我妻子是他的一般,我反而偷偷摸摸的,好似偷人家老婆似地。
    不過,估計這就是偷情的快樂和刺激吧,偷摸的感覺不錯,腎上腺激素分泌的很劇烈。
    估計菜老板自己也沒發現,他有時候動作太大了,往后抽的帶動我妻子的屁股往后推,到最后可能是我一直表現的好似沒發現他們的小動作,讓菜老板更大膽了。他的抽插動作越來越大,最夸張的時候,甚至將芷姍的整個屁股都帶出來了,光熘熘,看得很清楚,又被他很暴力的肏了回去。
    說實話,要不是我淫妻心里作祟,裝作沒看見,估計正常的男人早把他的菜攤掀翻,滿世界的拿刀砍他了!
    大概幾分鐘,菜老板竟然手拿上來了,我疑惑,難道他玩完了嗎?可是不見妻子上來啊!?
    正疑惑呢,卻見菜老板手撐著菜攤,粗腰輕微的挺動起來,開始還比較自制,不明顯,慢慢的動作開始大了,很容易看出他在挺動粗腰。
    靠!他不會就這樣,一邊和我聊天,下面卻在肏我妻子吧!
    我猜的沒錯,老婆正置身在菜老板身下,有臺子的遮擋,雖然我看不見,但是從菜老板不時挺動的腰,我猜測他一定是在肏我的妻子。在別人面前操他的老婆一定很爽吧。
    菜老板干肏的動作越來越大,開始他還很注意,后來就很放肆,他每肏幾下,就會大力的抽肏一次,老婆的大屁股向后頂的露出,我看到老婆裂開的肥美的臀瓣中間,一個粗黑的巨棍猛干回去,將屁股頂肏的立刻彈回去,很黃很給力。
    哎,不但很給力,也很給響,肏屄的聲音好響,這樣肏,能不響嗎!
    讓我聽的,我覺得我要是再不發現他們的奸情,我就是個聾子!媽的,菜老板你能不能矜持點,我可是你身下正被肏的騷貨的老公。
    可是我又不能發現,我肏,我為難了。這么大的肏屄聲,我要是再不發現,誰相信啊,我要是硬裝作不知道,估計菜老板立馬就知道,我喜歡看妻子被人肏了。
    雖然這是事實不假,可是卻是我最大的隱私,人都要隱私,隱私被捅破很不爽的,而且這種變態的隱私,很可能給家庭帶來災難。
    可是我要是,現在捉奸,這里是菜場,很多人,把芷姍光熘熘一絲不掛的拉出來,芷姍的臉可丟盡了,以后怎么面對周圍朋友,親戚,就算我不想離婚,估計我爸媽也要逼我離。馬上就是家庭危機,以后我到哪找這樣騷,很好被人肏的妻子,滿足我的嗜好。
    媽逼,人家是老公發現妻子紅杏出墻,為捉不到奸犯愁,我他媽是為了發現奸情,怎么不讓奸夫淫婦發現我已經知道犯愁。
    不過,還是我反應快,腦袋聰明,我立刻拿出手機,將耳機一塞,裝作聽歌了,這下就是你肏屄的聲音再大點,我聽不見也是正常。實際上,我根本沒開聲音,妻子被人肏屄的聲音這樣好聽,我聽毛的歌!
    然后我背過身,呵呵,這樣菜老板你肏屄的動作再大點,我也發現不了,你可以肏得更狠一點!
    當然,看不到可不是我希望,否則菜老板肏得再狠,我也享受不到不是。
    聰明如我,怎么會犯這樣的錯誤,我早開了手機的自拍功能,通過攝像頭,我看的真真的,還不用擔心被發現,而且,還有錄像功能哦!
    果然,菜老板也更大膽了,直接抓住妻子的屁股,將她下半身拽出來,直接的肏,我很清楚的看見妻子的美臀被肏得前后大幅度的搖晃。
    這樣肏,估計實在刺激,爽的不行,菜老板也堅持沒幾分鐘就射了,彎腰抱著妻子打種。
    過來一會,妻子選完黃瓜,我們回家。
    晚飯的時候,肏,妻子果然做了蘿卜燒肉,不用說,所用的大蘿卜一定是,用騷屄夾著回來,老婆爬樓時扭捏的動作我記得很清楚。
    妻子還故意問我:“蘿卜,好吃嗎?”
    芷姍問的那樣溫柔如水,如果不是我知道,我一定會覺得她溫婉賢良極了,可是我從她眼中看到隱藏很深的風騷淫亂。
    我回答:“好吃!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蘿卜!”
    “真的!”妻子夾著美腿道:“那我以后還到那個老板那去買!”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