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為夫幫你們清洗(下)

"躺到這里來,"李庭指著郭芙的右邊說道。

程遙迦咬著紅唇,想了好一會兒才躺了下去。

李庭看著眼前這兩個大開著陰戶的美人兒,內心是樂不思蜀,想當年在上學的時候他只能YY班級上那些算不上美女的美女,沒想到今天他可以同時讓神雕里兩個美女做出這么羞恥的事情。他繼續舔吮著郭芙的陰戶,右手則刮著程遙迦的肉縫,摸著此等軟滑的肉唇,李庭更加的得意,躺下大開大腿這種事情她們都肯做,那以后要支配她們去參加戰爭就更容易了。現在的李庭腦子里有很多的瘋狂想法,什么郭靖,什么趙顯,什么成吉思汗都不在他的眼里,只要能掌握一只牛逼的美女軍團,再配上自己無上的雙修,整個神雕世界都會是李庭一個人掌控!

"老公……別……別一直摸那里……好癢……"程遙迦咬著指頭說道。

郭芙扭頭看著程遙迦,輕挪動著身子就吻住程遙迦的嘴巴,將香舌送進她嘴巴里,不厭其煩地吮吸著,好一會兒才松開雙唇,舔著嘴唇上的津液,說道:"遙迦姐姐,下面被舔很舒服,芙兒終于領悟到了,和被插有著很大的區別,老公那舌頭軟軟的,還很機靈。"李庭抬起頭,看著面頰粉紅的兩女,問道:"那你們是喜歡舌頭做還是雞巴啊?"郭芙舔著程遙迦的乳頭,嚷道:"各有千秋啦,哪里能比的。"程遙迦也點頭同意郭芙的觀點。

李庭聳了聳肩,覺得自己這個問題是白問了,他也只好裝作很無所謂地趴在郭芙雙腿間繼續舔吮著,嘴巴吸著軟滑的陰唇,鼻子就碰到了稀疏的恥毛,恥毛一直刮著他的鼻子,他被弄得十分的癢,一不小心,一個噴嚏就打出,滿嘴的淫水都噴在了郭芙腹部之上,好幾滴還落在郭芙下巴處。

"喂,老公,你到底是想幫我們洗身子,還是打算把我們弄得臟臟的啊?"郭芙有點郁悶地問道。

李庭擦去嘴角的清泉,爬到了郭芙身上,壓著她的身子,握著陽具對準陰蒂就插了進去,一桿見底!

"哎呀,老公,你好壞,又做羞羞的事情,"郭芙爽得媚眼緊閉,大腿夾著李庭的虎腰就往上挺,好讓李庭的陽具整根插進去。

"又想要了啊?"李庭賊賊一笑就開始挺動,一波波淫水從交合處流出,繞著臉盆流淌著。

躺在旁邊的程遙迦少了李庭的摳弄,下身更加的麻癢難耐,她的手落在了陰蒂口,輕輕揉捏著那顆已經縮進去的陰蒂,看著郭芙胸前那對前后不斷搖擺著的舒乳,程遙迦就可以想象得到李庭那根蠻橫之物有多么的勇猛。程遙迦摸起一灘清泉就含在了嘴巴里吮吸著。

"老公……下面又很熱了……又要被你弄壞了……"郭芙挺著身子說道。

就在郭芙快達到巔峰的時候,李庭突然拔出了陽具,一轉身就跨坐在程遙迦身上,拿開她的手就將黏滿郭芙精華的陽具捅進了程遙迦陰道內,光滑的膣道馬上就接納了這個不敲門就闖進來的機靈鬼。

"唔……老公……你好壞……又進來了……是不是很喜歡人家的屁眼呀……"程遙迦摟著李庭的脖子媚笑道。

"真的好壞,挑逗人家,人家都快出水了,你還跑到別人的地盤去,"郭芙扁著嘴巴,陰道的空虛感讓她十分的難受。

李庭捅著程遙迦陰道深處,讓那滑嫩溫暖的花心包著整個龜頭,嘴巴則馬不停蹄地含住堅挺的乳房,使勁吮吸著,乳頭被李庭吸得更加的堅挺,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處女花一樣。

"老公……謝謝你……迦兒很舒服,"程遙迦呢喃著就挺起身子緊緊抱住李庭,將自己的超級豪乳緊貼在李庭胸膛上,說道,"老公,被你干真的很舒服,迦兒以前很純潔的,今天一下子被你帶壞了,現在都不想練武了,只希望天天被老公干,干死掉算咯。"李庭繼續操著程遙迦,半帶正經地說道:"我很喜歡和遙迦阿姨做,但是現在國難當頭,我們不能一直沉湎男女之事中,拯救南宋才是重中之重,但是呢,現在趙顯太昏庸了,讓他做皇帝根本不可能改變南宋的命運,就算我們再努力也是無濟于事,所以,"李庭沉吟著,奮力一捅,就頂著花心,程遙迦爽得差點叫出聲。

"所以在拯救襄陽危機的基礎上,我們一定要開始為蒙古的下次進軍做出徹底的防御措施,最徹底的辦法就是換了國家的統治頭子,也就是將趙顯踢掉,換上一個新的皇帝,"李庭邪邪一笑就搖動著屁股,讓陽具在羊腸小道地活動著。

"就讓我們的老公做皇帝,那我們就是妃子了,"郭芙附和道。

程遙迦滲出香汗的臉上顯出幾分恐懼,謀朝篡位,這種事情她壓根就沒有想過,或者說根本不敢想,在如此封建的朝代里,謀朝篡位就是大逆不道之事,像程遙迦這種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的人根本不可能會去思考這種事情。她承受著李庭帶給他的快感,看了李庭幾眼,又看了郭芙幾眼,看到的都是有點瘋狂的表情,沉默許久,她忽然開懷一笑,說道:"老公和芙兒說得非常的對,不從問題的源頭出發,問題是不可能解決的,既然趙氏昏庸無能,我們就讓他們下臺,將國號換成楊氏!""迦兒說得很對,做為獎勵,為夫讓你高潮,"李庭嬉笑著就調整好位置,以最快的速度操著程遙迦。

"唔……哎唷……老公……你輕點……下面好麻……"程遙迦浪叫著。

郭芙本來是快達到巔峰了的,可李庭拔出陽具后她一下子就跌進了低谷,她想找回這種快樂,可李庭的陽具正在操著程遙迦,她想要也得等一會兒了,看來現在她只能等到程遙迦高潮了才可以得到那種充實的感覺了。

程遙迦媚眼絲絲,香汗淋淋,一對豪乳不斷摩擦著李庭的胸膛,長發像喝醉酒一樣胡亂飄散著,她忽然昂起了頭,驚叫道:"老公……迦兒要丟了……唔……啊……哎……下面流出很濃很熱的水了……啊……要死人了……"程遙迦無聲地吶喊著,全身筋攣著,指甲都差點陷進了李庭皮肉內。

"舒服嗎?"李庭深情地問道。

程遙迦軟在李庭身上,休息了好一會兒才略微恢復了點精力,說道:"老公……那如果國家重要的話,我們以后多久做一次啊。"李庭略微思考了下,說道:"想做就做啊。"程遙迦"噗哧"一笑,嬌體顫抖著,豪乳一直刺激著李庭的胸膛,說道,"那老公剛剛說的不是廢話嗎?你自己又說國難當頭,男女之事不能老是記掛在心,可你自己又說想做就做,真是的,害我白擔心了好一會兒。""孔子云,食色性也,所以我是把性和國家放在同一位置的,從某角度來看,這兩者是沒有沖突的,"李庭輕輕推開程遙迦,拔出黏滿液滴的陽具,說道,"我該服務芙兒了,你看,她好像生氣了。"郭芙當然有聽到李庭的話,一想到他要來操自己了,郭芙十分的興奮,可表情還是裝得很恐怖,直瞪著李庭,表明自己確實很生氣。

程遙迦捂著嘴巴笑了下就坐在了地上,讓陰道內的殘留物慢慢流出來,還特意放松身子,讓陰道口敞開,她低頭看著紅腫的陰唇,臉上全是甜蜜的表情,看來被李庭操是一種至高享受啊。

李庭跪在郭芙大腿間,問道:"姑娘,你是喜歡我是舌頭干你,還是喜歡我用這個干你,"李庭故意搖了搖高昂著的陽具,上面的液滴飄起就落在了郭芙嘴角邊。

"我……我……我兩個都要!"郭芙叫道。

李庭苦著個臉,說道:"姑娘,魚和熊掌不可兼得,二選一吧。"郭芙嘟起嘴巴,將大腿打得更開,扒開了陰唇,露出粉紅色的嫩肉,說道:"那就勉強一下,要你的雞巴吧。"


李庭握著陽具就在郭芙門外流連著,勾起陣陣漣漪,郭芙扭曲著身子,說道:"老公……你就進來嘛……別磨蹭了……再這樣子芙兒會瘋掉的……你就進來操芙兒吧……操死我算了……"語氣里全是渴望的調調。

李庭之所以一直不愿意進去是有點郁悶,他明知道郭芙剛剛的話是在逗自己,可一個很值得思考的問題就出現在他腦海里:做的時候,到底是男的爽還是女的爽?

就李庭目前的經驗而言,貌似做的時候,女的比自己爽得多,只要能夠挑起她們的欲望,她們就會一直向自己索求,就如此刻的郭芙。

郭芙見李庭還是不愿意進來,她干脆弓起身子,抓著李庭的陽具就擠進自己的陰道內,陰唇張開接納著李庭的陽具,郭芙朝前一挺,陽具就全部塞了進去。

"唔……老公……你就用心些操芙兒吧,我想要那種感覺……像是要燃燒的感覺……"郭芙嗔道。

感覺到陽具被熱肉包裹住,李庭才回過神,看著身下郭芙的騷樣,他就慢慢挺動屁股。

郭芙撅著嘴巴,嚷道:"老公……你就不能快點嗎?"李庭直瞪郭芙,白了她一眼,說道:"我就怕我快起來你會受不了,會大喊饒命。""才不會,"郭芙立馬否決李庭的威逼。

李庭邪邪一笑,抓著郭芙的大腿就架在自己肩膀上,好讓郭芙的陰道更加的緊縮,說道:"抬起頭。"郭芙不知道李庭要干什么,但還是乖順地抬起了頭。

李庭將腳伸到郭芙肩膀下,盤了起來,然后就開始挺動屁股。

"唔……唔……"郭芙輕聲叫喚著,交合處傳出的聲音讓旁邊的程遙迦看得目瞪口呆。

李庭這種姿勢有兩大好處,第一能更大力度地摩擦郭芙的膣道,第二能利用腳跟束縛住郭芙是身體,讓每次挺進都可以深入敵后。李庭用力操著郭芙,問道:"舒服嗎?""一點都不……"郭芙起初還不想承認,可身體已經出賣了她,看著淫水從交合處噴灑而出,李庭就知道她非常的爽。

李庭咬住郭芙的耳垂,問道:"你說做的時候是男的爽還是女的爽?""這個……這個……反正我很爽就是了……"郭芙歪著腦袋不去看李庭,她總覺得自己做出這些敏感的回答的時候,自己的陰道就會溢出淫水。

"那叫幾聲給我聽聽,以表明你非常的爽,"李庭正在引導著郭芙叫床。

郭芙起初還有點矜持,可下身傳來的快感已經讓她難以自拔,她弓著身子摟住李庭的身體,浪叫道:"老公……芙兒很舒服……很舒服……我喜歡你操我的感覺……我若是冰塊……你就是熊熊火焰……已經將我完全融化了……你那大雞巴又在我里面亂捅著……我都快丟了……哎唷……又頂到花心了……啊……又是這么的深……快被你捅爛了……老公……你就饒了我……快射……全部射在芙兒里面吧……""嗯,很好聽,以后你就多多叫喔,這樣子我才有動力嘛,"說著,李庭就更加的賣力操著郭芙。

"我先擦身子了,"程遙迦說著就想要擦洗身子。

李庭卻一把拉住了程遙迦的手,一用力就將她拉進了自己懷里,手繞過她的滑嫩后背就夾住了乳頭,邊操著郭芙邊吻著程遙迦的紅唇,說道:"為夫說了,你們的身子由我來清洗。"程遙迦看著那一盆都有點冷掉的水,問道:"根本不夠啊,我想沖一下身子,被你弄得很黏。""沒事,為夫會搞定的,"李庭說完就開始舔弄程遙迦胸前乳頭。

程遙迦用手腕擋住李庭的攻擊,說道:"老公……別……別這樣子……我怕下面又濕了……""那也是,今天晚上也太晚了,"李庭停頓片刻,問道,"遙迦阿姨,嘉興有小河嗎?最好是那種不是很深,適合游泳的。"程遙迦想了一會兒,就說道:"有一條運河橫跨嘉興的,那條河流由北至南,將嘉興分成了兩半,然后直接匯合南海,南海就是通往桃花島的路線。""喔~~"李庭意味深長地長應了聲。

郭芙配合著李庭的挺動,無力地說道:"老公……你是不是……想去游泳……唔……是不是啊……啊……又插到最深處了……好爽……啊……"李庭大笑了聲,說道:"不然怎么幫你們清理呢,要徹底嘛。"想起要和李庭玩鴛鴦浴,程遙迦的臉就浮起幾分紅暈,說道:"去河里洗是挺好的,但是今天是端午節,晚上很多人放花燈,我怕洗的時候會被人看到。""誰看了我就挖了誰的眼睛,割掉他的小雞雞,"李庭話語里雖然帶有一絲笑意,可郭芙和程遙迦都覺得李庭這話絕對不是瞎掰,很可能會變為現實的。

李庭吻住程遙迦的紅唇,下身用力挺動著,每次都到最深處,爽得郭芙連叫出的聲音都含著幾絲曖昧,她靠在李庭身上低下頭看著從交合處流出的淫水,覺得自己已經融化在李庭的陽具之下了。郭芙舔了下李庭的乳頭,說道:"老公……你再用力一點……芙兒快丟了……里面流出越來越多的水了……"李庭吸著程遙迦嘴巴里的津液,用力吮吸著,然后就松開了嘴巴,專心致志于郭芙。他俯下身子舔著郭芙的乳頭,抓著郭芙的纖纖細手就朝后仰著,這動作讓郭芙的膣道上方被摩擦得更加的熱烈,潮水像被泄洪了般噴涌而出。

隨著挺動的加劇,郭芙仰著頭,大張著嘴巴,呻吟這,"老公……快……快……再快一點……芙兒要丟了……老公真的好厲害……今天操了這么多次還這么的硬……就像一支金槍一樣……還是很燙很燙的金槍……啊……老公……出來了……"郭芙白眼一翻,都差點暈過去……腹部蠕動著,滾燙的陰精就噴出來。

"老公……"郭芙喃喃了聲。

李庭精關一松,使勁捅到最里面,然后就將滾燙的精液全部賜給郭芙。

"我也射了,"李庭微笑著。看著郭芙和李庭同時達到了高潮,程遙迦甚是欣慰,她還真的有點怕李庭射不出來,還是硬邦邦的,然后又要操她呢。她是喜歡被李庭操的感覺,但是如果太頻繁,對雙方的身體都不好呀,節欲嘛。

李庭拔出了陽具,轉向了程遙迦,程遙迦就乖巧地低下頭握著李庭的陽具舔著。舔去頂部的精液和陰精,將之吞進肚子里,程遙迦就將整根陽具都含在了嘴巴里,讓陽具捅進了她喉嚨中。

"遙迦姐姐好強啊,能含這么深,"郭芙用羨慕的眼神看著舔弄陽具的程遙迦。

程遙迦咕嚕一聲就將從陽具上偷到的液滴吞進肚子里,然后順著邊緣朝下舔去,將整根陽具上的精液、陰精都舔干凈了,程遙迦才松開了手,說道:"老公,干凈了。"李庭捏了下郭芙的臉蛋,說道:"你們整理一下衣服,我們現在就出去,"停頓片刻,李庭又補充道,"遙迦阿姨,你能不能別穿道袍了,穿一些更有女人味的衣服吧。""可我只有兩套道袍,我從來都沒有穿過裙子那些衣服啊,"程遙迦顯得有點郁悶。

郭芙咯咯一笑,說道:"遙迦姐姐,我有啦,我挑一套很好看的給你喔,姐姐喜歡什么顏色的?"程遙迦想了下,說道:"最喜歡藍色和白色。""好像包袱里有一套白色的,我這就取來給姐姐穿,"說著,郭芙就站起了身子,估計是被李庭干得連筋骨都酸了,身子一歪,就差點撲在李庭身上,李庭忙伸出友愛的雙手迎向郭芙,兩只魔手就抓在郭芙胸前。

郭芙撇開李庭的手,嗔道:"連芙兒的豆腐你都要吃呀。""我還是喜歡吃豆腐渣,"李庭補充道。

郭芙直瞪李庭,罵道:"你喜歡吃豆腐渣就去妓院啊,我又沒有攔你,"說完,她就挺著酥胸走到床邊。看著被弄得濕答答的被單,郭芙就有點郁悶,如果每天都這樣子玩,那豈不是天天要洗被子了?郭芙吐出一口氣就翻開了包裹,取出一套白色的裙子就走到程遙迦旁邊,她將裙子攤開,說道,"姐姐,你看下這能不能穿,"郭芙看著程遙迦那對看得有點嫉妒的豪乳,繼續說道,"可能太窄了。""先試一下再說吧,"李庭笑道。

程遙迦站起身接過裙子,靜靜看著上面繡著的荷花,說道:"挺好看的,"她又看了下臉盆,然后就將裙子遞還給郭芙,"先把下面擦一下,不然會把裙子弄臟了。""我來幫你們擦下面,"李庭顯得十分的積極。

兩女白了李庭一眼,異口同聲道:"不給你擦,你再擦,我們就濕透了!""插一插本來就會濕透嘛,"李庭歪解道。

"姐姐,不理這臭男人,"郭芙說道。

程遙迦點著頭就拿著擰干的干毛巾擦拭著身子,特別是將大腿內側那些液滴擦干凈,當她的手碰到還很敏感的陰唇時,程遙迦就經不住低聲呻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