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好色小姨|第五百六十章 陳家兄弟

陳銘沖他無奈的笑笑,然后扭頭對坐在后排抽著雪茄的胖子說道:“和你傾城哥打聲招唿。”

  “切,和他有啥好說的。”胖子不屑的撇了撇嘴,不過他還是搖下了窗戶,充葉傾城呲牙咧嘴的一笑,說道:“小葉,你好。”

  聽到胖子對自己的稱唿,葉傾城有點哭笑不得,不過這小子能給他打招唿已經不錯了。便笑罵道:“你臭小子來燕京也不給幾個哥哥打電話。還讓別人欺負,往日的威風呢?”

  “這不是才來揚名立萬嘛。”胖子抽了一口雪茄,接著說道:“小葉,最近越來越威風了啊。啥時候咱倆打一架?”

  聽到胖子的話,葉傾城眼角的肌肉明顯的抽了抽。雖然他也接受過家族嚴酷的訓練,而且還年長兩歲,但怎么也不是身為狼牙的胖子的對手啊。和胖子打架,豈不是自己找虐嘛?

  含煳其詞的笑了笑,說道:“再說再說,你小子是不是皮癢癢。”

  “是啊,以前小的時候你老是欺負我,我想著啥時候找回場子。”胖子嘿嘿笑著,不停地在葉傾城身上打量著。

  聽到兩人的對話,陳銘只能無奈的笑笑。

  “對了,小胖。”此時,葉傾城突然臉色一凝,似乎要問什么問題,臉上表情也有點不自然。只是猶豫了片刻,他還是開口問道:“葉凡呢?他現在還好嗎?”

  “那家伙好得很。”胖子一臉滿不在乎的說道:“現在跑到南非泡妞去了。”

  “唉……”

  聽到胖子的話,葉傾城微微嘆了口氣,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表情有點復雜。

  “小葉,不是我沒有提醒你。凡哥沒有享受過你們葉家一天的好處,可是看看你們葉家是怎么對待凡哥的?如果以后你們葉家繼續那樣對打他,我胖子和你們葉家勢不兩立。”胖子似乎想起了什么,臉色陰沉的說道。說完,便再也不跟葉傾城說話,將車窗搖了上來。

  聽到胖子的話,葉傾城張大了嘴吧。剛想要解釋一句,卻看到胖子一句將車窗關上,便將已經到嘴邊的話收了回去,心中微微嘆了口氣,臉色也有點不好。他心中明白胖子為什么會這樣,葉家卻是有點對不住葉凡,從五六歲的時候就送到西北邊陲的訓練基地,到后來替龍牙做任務,因為葉凡爺爺的原因,他竟是連葉家一點的好處沒有享受到。

  按照輩分來算,葉傾城是葉凡的大哥,他們兩人的爺爺,是親兄弟。可是葉家家大業大,光是爺爺輩,就有六個人。但其中只有葉凡的爺爺被踢出了葉家,現在一直待在驪山的農村。

  整個葉家,除過葉家的那個老太爺,也就只有葉傾城特別看中自己的這個堂弟。可終究因為家族的原因,沒有和葉凡走得太近。

  陳銘也明白這段歷史,看到葉傾城臉色有點不好,他只好搖搖頭,苦笑道:“等葉凡會燕京了,咱們幾人聚聚。你們兄弟倆,也應該好好談談。”

  葉傾城點點頭,他也有這個想法。葉家這一輩的子弟很多,但是唯一能讓他欣賞的人,卻只有葉凡。

  “接下來怎么辦?”葉傾城轉了一個話題,問陳銘道。

  “放火,大人。”陳銘臉色一沉,語氣森冷的說道。

  “需要幫忙嘛?”葉傾城微微一笑,自然明白陳銘要去做什么。

  陳銘搖了搖頭,說道:“我們兄弟就夠了。老虎不發威,還以為真是病貓啊。什么時候,一些阿貓阿狗的,也能騎在陳家的頭上了?”

  “我的電話,一直為你暢通。”葉傾城知道陳銘的脾氣,看他平日里很溫和的一個人,但真要是發起怒來,很少有人能攔得住他。而他的親弟弟胖子被欺負,就是觸碰到了逆鱗,陳銘的怒火,需要一個宣泄的口。同時,也要讓某些人知道,陳家真的不是誰都能欺負的。

  “傾城,今天謝謝你。”陳銘點點頭說道。

  “靠,在說些,老子砸了你的車。”聽到陳銘說謝,葉傾城沖他翻了個白眼,然后氣唿唿的搖上車窗,開車離開了。

  看到葉傾城離開,陳銘心中確實一陣暖意升起。這才是真正的兄弟,只要你需要,他隨時都能出現在你面前。此時,他點燃了一根煙,然后扭頭問胖子道:“小弟,先燒哪家?”

  “夏家。”胖子歪頭想了一下,然后憨笑道,“對了,在打人之前,你先去給我賣點雞腿回來。”

  此時,陳銘突然想起了弟弟的特殊愛好。一直沒有看到他吃雞腿,還以為這家伙戒了這個愛好。誰想到,這家伙癖好不改啊。

  不過,他也沒有說什么,只是讓司機開車。

  等他們離開后十幾分鐘后,廣場就接觸了管制,似乎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只不過,商場內的人,心情卻是各種各樣的。不管商場高層得知消息后會是什么反應,今天在電梯中和胖子一起坐電梯的中年經理,內心卻是忐忑不安。

  不過很快,他的忐忑不安就換來了一張紙,炒魷魚的通知書。商場高層直到后面才明白,他們究竟招惹了什么樣的人物,更是不敢將中年經理在留在公司了,先辭退,在想解決的辦法。

  而珠寶店的兩個大廳經理,此時內心也是波瀾起伏。給胖子介紹過翡翠耳墜的經理,雖然想到了胖子身份不簡單,但卻沒想到會這么恐怖,甚至最后啥事都沒有。

  胖子可是欺負了夏寶龍的弟弟夏寶孔,還有孫少輝,幾乎就是惡少中的其中兩位啊。

  一場風波,或者暴風雨,已經開始在醞釀。

  發生在商場內的事情,逐漸開始發酵,并且為更多的人知道。一些消息靈通人士開始打聽胖子的身份,不過他們很快就知道了,因為胖子根本就沒想過要掩飾身份,陳銘也沒有掩飾。

  他們兄弟倆,就是要讓燕京的人們看看,陳家兄弟并不是好欺負的。

  當得知招惹的人物是陳家的胖子時,所有人的反應都不一樣。孫家和夏家第一個想到的是,將自己的孩子關在家里,然后緊急向燕家求助。

  有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