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好色小姨|第六百九十六章 打道回府

詭異的靜!

  出奇的靜!

  靜的出奇!

  而當葉凡完完整整地來到了眾人面前的時候,誰都沒有料到,第一個叫著沖出去迎接他的,竟然是何亮!

  何亮激動地抱著葉凡,大叫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沒死,你果然沒有事,哈哈哈哈!”

  何亮這一嗓子將所有人都喚醒,龍牙的人無不歡聲雷動,比之剛才第九縱隊的人歡唿燕無缺時的場面,動靜何止轟動了一倍?

  雖然葉凡不是龍牙的人,但是這一刻,他們的眼中只有敬意,因為他與龍牙,并肩作戰過!

  燕無缺眼睛有些抽蓄,相對他此時破破料料的衣服來說,葉凡的外形和剛才幾乎沒兩樣,而自己還有一只手受傷了,他卻是完好無損……

  第九縱隊的人面面相覷,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做何反應才好。

  葉凡輕輕推開了何亮,奇道:“我跟我很熟嗎?抱我那么緊,讓人誤會了怎么辦?”

  何亮卻絲毫不感覺尷尬,而是看著葉凡哈哈大笑,越看越順眼。

  “葉凡!你真的沒有死?”葉凡只感覺一個影子一下撲入了他的懷中,不住地抽泣。

  一陣醉人的發香傳來,入手處,溫香軟玉……

  葉凡方亂大失,龍女?原來,她那么在乎自己……

  葉凡覺得這一架,打得值,就算是他真被那王八蛋開的炮炸死,那也值了,因為,、讓他知道了,他在龍女心里面的地位。

  燕無缺眼睛都凸了出來,一股恨意勃然心生!

  葉凡撫摸著龍女秀發,輕輕拍了拍龍女肩膀,這種感覺,已經好久沒有過了!

  “放心,我還沒看到你笑,我怎么會死呢?來笑一個……”為了讓龍女不那么傷心,葉凡故意輕松地道。

  果然,這一下讓龍女徹底地清醒了過來,她身子一震,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忙快速地擦干了眼淚,一把將葉凡給推開了,又回復了那副冷冰冰的樣子,“我是怕你死了,當年的事情誰來查?”

  葉凡笑笑,看來龍女心也亂了,她完全沒有必要來解釋的。

  “既然兩個人都沒有事,那這場生死斗是否還要繼續下去?”楊曉松在看到了葉凡出現之后,也是很吃驚,不過他作為一個職業的裁判手,有著極為良好的職業素養,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了自己應該做什么。

  葉凡笑著指了指何建厚道:“如果我再比下去,恐怕那個老家伙又該拿炮來轟我了!”

  何建厚一挑眉毛,你這個死小子,在我的兵面前,這么不給老頭我面子?

  但是何建厚卻是奈何不了他,在帝國的年輕人當中,似乎也只有他敢當面叫自己老家伙了,而自己偏偏對他發作不得,因為,他確實有這個資格!

  “燕隊長,我剛剛接到報警,孫家的人被滅門,葉凡是第一嫌疑犯,我們需要把他帶走去錄審問,你有什么意見?”

  何建厚說的實在很客氣,他作為帝國總署署長,職位本來就比燕無缺高,而刑事犯罪案件,從手續上來說,本來就屬于他們警署職責之內,與燕無缺的第九縱隊風馬牛不相及,他完全可以直接以命令的口吻來命令燕無缺不得干與此事,但是他卻并沒有這么做。

  除了顧及到燕無缺手中的第九縱隊戰力驚人之外,何建厚還忌憚著他的身份,燕家在帝國中的能量太大了,有些事,他這個帝國總署署長也是不方便與燕家直接爭長短的。

  燕無缺面色不善,絲毫不給何建厚面子,冷冷道:“何總署長總要給我個交代吧?”

  他這話問得有意思,他只不過是第九縱隊隊長而已,憑什么要帝國總暑長給他交代?

  “我們警暑會給燕京人民一個交代,在這里,我可以保證的是,絕不會讓一個壞人逍遙法外,但是也絕對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何建厚已經六十多歲了,怎么說,在帝國中也算是德高望重,他對燕無缺這樣不尊重他感到很不滿。

  “哼!”燕無缺惡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就大步離開,楊曉松卻把他叫住了。

  “燕公子請留步,既然雙方都沒事,又不便繼續比下去,那這場生死斗是不是就此作罷?”不得不說,楊曉松還真是一個很敬業的人,這種時候了,還惦記著這些程序上的事,不惜他不夠太不會見風使舵了,這個場合,明顯不利于談論這個話題了。

  果然,燕無缺身子僵在了當地,臉上神色變幻莫定,從嘴里擠出幾個字:“我和他的比斗,沒有結束!”說完之后,便帶著他的兵走了。

  誰都可以看得出來,雖然剛才何建厚那一炮,沒有將他們轟飛,可是燕無缺衣服被炸破爛了,而且一只手臂還受了傷,但是葉凡卻是完好無損的,這兩人,高下立判,只有楊曉松還會問很沒有水準的問題。

  其實葉凡也知道,這只能說燕無缺點運氣太差了,剛才何建厚那一下,誰也海參崴有想到,特別是正生死相斗的他們兩個,當發現那發炮彈襲來的時候,正是他們斗得最險要的時候,葉凡剛好一腳踹向了燕無缺,而燕無缺為了能第一時間躲避炮彈,受了葉凡這一腳,致使他身體改變了軌跡,才落得如此狼狽。

  而葉凡卻在第一時間用出了殘影拳,在那千鈞一發的時刻,逃出生天。

  所以,燕無缺點覺得自己輸得很窩囊,但是他又不好明說,真要較真起來,那豈不是告訴別人自己不如葉凡?

  在龍女面前,這種話他無論如何是不能說出口的。

  他和葉凡的生死斗,至死方休!

  “隨時恭候!”葉凡看著他的身影,同樣冷冷地道,直覺告訴他,這個燕無缺,將是他生平最大的對手!

  “臭小子,跟我們走吧!”何建厚看見燕無走了,也覺得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

  葉凡故作驚恐狀,“不是吧?老家伙,你真的要抓我?我可沒有殺人啊!我是冤枉的啊!”

  何建厚差點沒被他氣死,什么時候這個小子也學會了裝瘋賣傻這一招了?于是一本正經地道:“是不是冤枉你,等回了警署再說!”

  “首長……”龍女看著何建厚想說什么,可是卻被何建厚打斷了。

  “把人給我帶走!他如果不老實的話,就直接給我打到老實為止1”何建厚一臉威嚴地道。

  “行行行,我跟你走,你們可不許濫用私刑。”葉凡一副很怕的樣子,很配合地鉆進了何建厚的警車里,砰地一下就自己關好了車門,哪里有半點犯人的樣子?

  眾人面面相覷,這個犯人也太囂張了吧?在總暑長面前這樣放肆?可是接下來總暑長的表現卻讓他們大吃一驚,他對此事似乎絲毫不在意,而是直接招唿一聲,直接打道回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