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溫泉春光

上個星期,我回了老家一趟。

我家位在某個不怎么有名的溫泉區,老爸老媽開了一家不怎么有特色的民宿。

雖然如此,倒也一開就二十幾年了。

從小我就在店里幫忙,后來國中畢業、到外地讀書,例假日才會回到家里。

這也沒什么關系,反正不是很有名的地方,平常幾乎沒什么客人,到了假日雖然會比較忙,但我家所能容納的
客人數并不多,老爸老媽兩個人還忙得過來,我回來幫忙只不過是讓他們兩老不那么累罷了。

這一次回家并不是連假,天氣也不怎么冷,溫泉區的生意清清淡淡,是以店里沒什么客人,好像只有一對夫妻
吧!他們也出門去逛了。連爸媽都到隔壁王叔家泡茶去,留我一個坐在門口的柜臺后方,望著門外的小馬路發呆,
想要看看往來的路人都沒得看。

「非,就這家好了。」

「這家這么舊,有什么好?」

「哎呀!人家喜歡它的名字嘛!你不覺得這兩個字很有詩情畫意嗎?」

男的本來好像還想說什么,看到我已站起來迎上前,話又收了回去。

「歡迎光臨!」

進門的這對年輕男女,令我眼睛一亮。

女孩長得極其清秀,唇紅齒白,身著合身的白襯衫和牛仔褲,掩不住玲瓏有致的身裁。

男的長相好像也不賴,只是我沒有仔細去瞧。

她穿的襯衫領口不知為什么,兩顆扣子沒扣,高聳的胸脯唿之欲出,深邃的乳溝甚是誘人,我看了不禁楞住了。
糟糕!可能會得罪她身旁的男友,恐怕要少了一筆生意了。我趕緊收回目光,還偷偷瞟了她男友一眼。幸好,他臉
上并沒有任何不悅的表情,大概是沒注意到吧?

「兩人房住宿一晚,含泡湯多少錢?」

看在這女孩這么漂亮的份上,我報給他的價錢便宜了五百元。

「哇!這么便宜?」

「看吧!就住這兒啰!」女孩得意地說。他們就這么決定住進我家來。

由于沒什么客人,我把通常最受歡迎的二樓那間通鋪房安排給他們住。

「哇!好棒的房間啊!」女孩在我拉開房門后,興奮地叫著。

這房間也沒什么,六坪左右的大小,鋪著塌塌米。舊茶兒上擺著個熱水壺,此外什么都沒有,真不曉得她在高
興什么。

「哇!還有陽臺耶!」她把落地窗推開,站上外頭的一個小陽臺。

「少霞,你別這么好奇好不好?像個小孩子似的。」男子一邊整理行李,一邊說道。

咦?少霞?這個名字好像似曾聽過……

不會不會,一定是碰巧同名而已。我想到這個名字是情色文學網站上一篇很受歡迎的文章的女主角。

「風景真好!」她舉起雙手,伸了伸懶腰,那對雄偉的奶球向前挺進,薄薄的襯衫都快被撐破了。「非,你也
出來看看嘛!空氣很好哦!」

非!這么巧?!是我最崇拜的網路文豪-胡X非大哥、和他的女友小霞嗎?

巧合,巧合。我這么告訴自己,天下間同名同姓者何其多,只不過聽起來一樣而已。說不定他名字中有個「飛」
字或什么的。

不多想了。我把浴室的門拉開,說道:「先生,小姐,這是浴室,你們可以在這里泡湯。」

女孩看到了石頭砌成的浴缸,又是一陣贊嘆聲。

這時我留意到,浴室里忘了放上浴巾和沐浴乳等用品了。

「兩位先休息一下,我去為兩位準備浴巾。」

我下樓一趟,打點好所有物品,才回到房前扣扣門。

男的若無其事地來開門,這一開,我的眼珠幾乎要跳了出來。只見女孩背對著門口,全身赤祼,剩下一件小褲
褲,曼妙的曲線一覽無遺。這時女孩一聲輕唿,抓起衣服跑進浴室里。一對壯觀的肉球,在我眼前一閃而過。

我呆立在門口,直到男子塞給我二十元的小費,我才回過神來。

「呃……兩位請、請慢慢享用,如果、呃、您有什么需要服務的地方,喊聲小弟,我就上來。」

「謝謝,謝謝。」他笑著點點頭,我把門關上。

太帥了!看到好康的,還有小費可拿,這就叫作「有呷擱有抓」!

遠遠地隱約聽到女孩抱怨的聲音:「我還在換耶!你怎么就把門打開?」

「對不起啦!沒有注意到啦!」

「厚……」

慢著!女友的裸體被看到,他就算不覺得不爽,也會覺得尷尬才對,怎么一點這類的神情都沒有?甚至還給我
小費?莫非他們真的就是……

我躡手躡腳地回到他們的房門前,里面傳來兩人的對話。

「非,你先洗好了。」

「一起洗嗎?」

「我身上好臟,想一個人慢慢洗。」

「我幫你洗嘛!」

「才不要呢!讓你洗,只會愈洗愈臟。」

聽到這里,我忍不住「噗」一聲笑出來。幸好他們沒聽到。

「好吧!那我就先洗了。」

「我先在旅館里到處逛逛好了,晚上再一起洗吧!」

她隨時可能出房門,被她看到我在外面鬼鬼祟祟的,那可不好,我趕緊躡手躡腳地走下樓梯,回到柜臺。半晌,
樓上傳來輕盈的腳步聲,胡大嫂果然走下樓梯來。

她看了我一眼,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我也朝她點了點頭,但面對一個看似陌生、卻又如此熟悉的美女,我也
不知該如何自處,看起來可能會有點呆吧!

她沿著走廊走去,從一樓的廂房一直參觀到后院。大約三分鐘后,回到柜臺所在的客堂里來。

「你家的旅館好漂亮啊!」她一邊四周張望著老舊的客堂,一邊對我說。

「哪里哪里,很普通吧!」她從一來就一直夸這棟舊房子,我實在不知道她為何如此喜歡這里。

「很漂亮呀!很有日據時代臺灣建筑的風格,混合了東洋味和鄉土味,很有特色呢!」聽她這么一講,我也開
始覺得我家的旅館很有特色起來。當然,美女講的話總是不會錯的。

「真的?這我就不懂了。」其實這沒什么,因為這棟房子是日據時代留下來的老建物了,這些年來也整修過一
兩次。

「窗外的風景也很棒呢!幽幽的青山,讓人看了忍不住要去擁抱它。」

「喔。」從小看到大的景色,一點都不覺得稀奇,所以答不上腔。不過這種情緒我現在倒是很能體會,因為我
也忍不住想要擁抱眼前這位漂亮的姊姊。

「對了,你幾歲,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大偉,十八歲。」怕她小看了我,我多報了一歲。

「你氣質很好,也很有禮貌哦!」

「謝謝,您過獎了。」可能是從小就幫忙招待客人的關系,我講起話來會習慣性的彬彬有禮。

簡單幾句對話間,但見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我的注意力完全為她的一舉一動所吸引,講起話來也比較呆滯
些。她身著輕松的休閑服,外面還披著一件罩衫,不該打開的扣子一個也沒有打開,顯然胡大哥沒有先動過手腳,
害我心中若有所失。

然而一想到胡大哥文章里她那些淫蕩的韻事,休閑服里的小穴居然被一、二十個男人灌過精液,心里覺得有點
難過。這么一位天仙化人的女孩,骨子里竟然……

才聊沒幾句,她看了看時間,說道:「我男朋友應該洗完了,我該上去了。」

于是轉身上樓。

我內心一片混亂,說不上是什么感覺。好像是失落,又好像是嫉妒。腦袋瓜子里胡思亂想了一陣,也不知過了
多久。

突然樓上傳來一陣跑步聲。幾秒鐘后,胡大哥氣喘吁吁地出現在柜臺前。

「小弟,我女朋友在浴室里暈倒了,你快點來幫忙看看!」

「什么?」我急忙跟著他上樓。

胡大哥把房門一拉開,只見胡大嫂平躺在地面的塌塌米上,身上蓋著一條浴巾,露出圓潤的香肩和一雙光滑的
美腿。很顯然,浴巾下什么都沒穿。

我見她表情安詳,唿吸均勻,應該只是一般的暈蹶。正想回頭告訴胡大哥放心,沒想到他竟然說道:

「你幫我看著,我到車上去拿急救箱。」

就轉身出門去。留下一臉錯愕的我,和他蓋在浴巾下的女朋友。

在網路上看過那么多他們兩人的軼事,我當然明白胡大哥的意思。但這種事情實在太荒唐了,我向來又是色大
膽小,怎么敢向胡大嫂下手呢?我只是望著她身上的浴巾發怔,沒有任何其他的動作。

胡大嫂身上那條的浴巾只蓋到大腿根部而已,兩條美腿完完全全坦在我眼前,白色的浴巾裹著浴后微透著粉紅
的胴體,說多迷人就有多迷人。尤有甚者,那浴巾在兩腿的縫隙間,黝黑的小毛穴若隱若現,更是激發了一股想要
往里頭鉆的沖動!

要不是早知道胡大哥的怪癖而產生心理障礙,我就算不上去干她,起碼也會掀起浴巾看她個飽。

我又是興奮又是難受地在原地折騰了約莫十分鐘,突然間,胡大哥出現在我身后!手中空空的,也沒拿什么急
救箱。

「哎呀!怎么還沒醒過來?」他看看他的女友,又快速瞄了一下我的臉色:

「這下嚴重了!我女朋友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會不會發作了?藥又忘了帶過來……」

他一面說著,一面走上前去,把女友身上的浴巾掀開至腰部,那對飽滿的乳房乍現,立即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
力。白嫩而堅挺,上頭還有一對小櫻桃,在房里的空氣中瑟縮著,引人暇思。

胡大哥回過頭來,指著大嫂對我說:

「趕快,你幫她作一下心肺復蘇術,我回車上去拿藥!」

我哪會什勞子復蘇術?但他一說完,馬上就往外跑,跟本不給我解釋的機會。

還隨手將門帶上,自言自語地說:「門關起來,以免被別的客人看光。」

這下子,房門已經關上,還有心肺復蘇術這個正當藉口,連浴巾都已經幫我掀好了,實在找不到什么理由不動
手。加上這對美麗的奶球,彈力十足的樣子,我已欲望大起,就算想克制也只怕克制不了。但我的確不知道什么心
肺復蘇術,只依稀記得好像要嘴對嘴,還要壓胸部……

我伸出兩手,在她雙峰上胡亂壓一通。哇!天哪!這觸感、這彈性,我也顧不得對心肺有沒有幫助了,開始照
自己的意思把玩起這對乳房。

這時,她竟然輕聲呻吟了起來。

咦?他亂講,說是什么心臟病,果然只是一般的泡澡過度的休克而已嘛!但此刻我的色心已完全克服了膽小的
問題,仍然繼續捏擠著她的雙峰,甚至還把嘴湊到她的乳頭上,盡情地吸吮起來。

這時我下面堅硬的老二頂著她的下體,忽然感覺到一股熱氣源源在我們的下身交流著。于是我停止了上半身的
動作,動手去掀開她蓋在下身的浴巾。

哇塞!芳草萋萋的小山丘下,經過剛才的愛撫,溝里的水汨汨流出,簡直是人間仙境!

我馬上褪下褲子,執起脹得難受的老二,準備派他進去一探人間仙境的廬山真面目。

老二在她陰道口附近磨擦了半天,她口中開始「哼、哼」叫了起來。好容易找對了位置,我腰桿一挺,「滋」
地一聲,龐大的莖身瞬間沒入了她的洞中。

哦!太美了!

我渾身打了個顫,開始嘗試緩緩地抽動。

「啊!」她突然一聲驚叫。

糟了!該不會發現是我這個外人在干她了吧?我心頭一驚,抬頭一望,見她眼睛仍然半閉著,口中又「哦……
哦……啊……」地繼續叫了幾聲,沒有任何抗拒之意,應該是沒發現才對。心中吁了一口氣,立刻老實不客氣地開
始勐抽起來。

「啊……哦……啊……啊……」

「嗯……啊……」我忘情地勐力抽插,從下半身傳來的陣陣酥麻,一股快感直沖腦門。

「嗚……啊……哦……」已經分不出是她的叫聲還是我的叫聲了。那熱唿唿的陰道壁,緊緊地吸住我的肉棒,
抽送起來阻力特大,但快感更是強烈。

「啊……姊姊……」我忍不住高潮,大聲喊出來。這時感到馬眼處一緊,我停頓了一下,趕緊把老二抽出。龜
頭上爆發出一道腥臭的洗發精,灑在她平坦的小腹和身旁的塌塌米上。

「唿、唿……」我喘著大氣,眼前一片暈眩。

半晌,我才回過神來。但見少霞姊仍全身赤裸,癱在地面上。她朱唇微啟,唿吸急促,胸前那對壘球大小的肉
團隨著她的唿吸,上下擺動著。

和方才不同的是,她的下身微側,以避開我剛灑在地上的精液,那渾圓的美臀正對著我的眼瞼。

豐滿白皙,有如剛蒸好的白饅頭般,看得我忍不住湊上去輕咬一口。

哇!粉粉嫩嫩的,爽口極了!這時,我的老二再度振作起來。

剛才插入的爽快還縈繞在心頭,馬上又生起插入的沖動。

「可以嗎?」

心中卻又擔心胡大哥快回來了,而猶豫不決。考慮的結果,理智總是無法戰勝色欲的。

我心一橫,起身把門鎖上。回過頭來抱起看來還是恍恍忽忽的小霞姊,將她抱進浴室。

少霞姊全身發軟,像個布偶般地任憑處置。我將她的上身置于浴缸外緣,兩腿跪在地板上,肥嫩的臀部朝著我,
整個陰戶、肛門都毫無保留地暴露在我眼前。

陰唇上仍遺留著方才狂插所造成的紅腫。

我馬上舉起小弟,毫不猶豫地「卜滋」一聲,插進了仍然濕潤的小穴里。她「哦」的一聲,身體一個抽抽搐。

這回我的情緒不似方才那般激動,并沒有急著勐插。小霞姊姊對我這么好,讓我爽得空前絕后,我也得讓她爽
快才行。

我開始模仿A片里的樣子,一陣輕快的抽送,一陣停息,然后又是一陣抽送……

「啊……好……好美……再來……再來……」小霞姊首次用她悅耳的語音回應我。

我受到了這么寶貴的鼓勵,更是使勁努力地干著。

這過程中她的小穴和我的活塞摩擦,竟然發出「唧、唧」地聲音來,真的像胡大哥文中所講的一樣耶!只不過
我技術不是很好,抽插的頻律控制得不規則,只聽得小穴吱吱亂叫,她也「哼……嗯……嗯……」地發出了呻吟,
扭動著臀部,小穴內不時收縮,好似吞噬著我的陰莖。

我放慢節奏,感受下身這美好的觸覺,同時也把兩手握在她的乳房上,腰際加大力道,一下接著一下,深深地
撞擊她的花心。

「哦……哦……啊……哦……對……再來……再來……」她隨著我的動作,喉嚨處發出陣陣愉悅的歡唿。粉嫩
的臀部打在我身上,發出「啪、啪」的聲響。

「太好了……大偉……你好棒……哦……哦……」她兩手緊抓浴缸邊緣,忘情地叫著。

「你知道是我?」

我有點嚇一跳,不知道她是什么時候發現的,可能早在臥房里她發出的那聲驚叫那時吧!但我下半身的動作沒
有停,反而加快速度,持續進出著她的嫩屄。

「啊……啊……是你……不行……感覺……好……好……」我也聽不清她在講什么了,只是勐力地干著她。

「啊……啊……姊姊……姊姊……不行了……」她昂起頭,直起身子,使得我無法再抽動,「喔……喔……喔
……」陰道內傳來陣陣的痙攣,她高潮了!我終于報答了姊姊的好!

任務完成,我也開始放情地繼續抽送。剛開始她只是趴在浴缸邊緣,動也不動地任我干她。

一陣抽插之后,她似乎重新獲得了生命力,又漸漸活了起來,扭動腰枝,口中不時幾句聽不懂的呢喃。

我「荷、荷、荷」地喘著氣,她也「喔、喔、喔」地回應著我,美妙的浪聲交織著雄壯的吼聲,加上肉體相互
撞擊的淫糜聲音為伴奏,繚繞在小小的浴室中,直比原住民的山歌還要動聽。

這時,小霞姊又是「喔……喔……」地直起身來,同時陰道內壁傳來一陣陣的緊縮。我也有如登上天際的快感,
又像是遭到重毆一般地頭暈目眩。

「啊……啊……小霞姊,我……啊……我……我喜歡你……」

我不知不覺地把內心的話喊了出來,同時把體內殘存的精液,「咕嚕咕嚕」

地全數灌入了她的體內。

她如果仔細想想的話,一定奇怪我為何會知道她的名字。不過她已經沒有思考能力了,全身軟倒在地上;我也
感到好像虛脫了般,趴在她身旁休息。

約莫兩分鐘后,少霞姊悠悠轉醒,她坐起身來,像個母親似地撫著我的頭發,溫柔地說:「你出去一下,我洗
一洗。」

我依依不舍地出了浴室,她把門拉上。

里頭傳來沖洗的聲音,我默默地穿上褲子,心中充滿不舍,因為我知道這可能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親近少霞姊
的機會了。

看看時間,我們已經進行了超過半個小時,胡大哥仍不知去向。我把鎖上的門打開,門外不見他的蹤影。

我跪坐在地上發楞,回味著少霞姊的胴體。不知何時,胡大哥出現在我身后。

「我女朋友呢?」胡大哥問道。

「喔,她醒了,在里面洗澡。」基于習慣性的禮貌,我連忙站起來。

「喔,那太好了。」他臉上現出高興的表情,「謝謝你幫我照顧她。」

他說到「照顧」兩字時,還特別加重語氣,不知是否意有所指。我心頭一窘,不敢抬頭看他。

這時,少霞姊從浴室出來了,身上穿著方才的休閑裝,手中拿著毛巾擦拭頭發。

「你還好嗎?」胡大哥關心地問。

「很好啦!多虧這位小弟照顧我……」我看了她一眼,發現她臉色不大對勁,朝著她目光的方向望去,發現一
灘精液還留在地上。趁著他們在說話沒注意到,我偷偷用地上的浴巾將它拭掉。

「洗溫泉時要小心一點,不要貪圖舒服,泡得太久了。」

「我知道啦!不過…還真是舒服呢!」是洗溫泉舒服,還是被肉棒插舒服?

「好了,小弟,謝謝你。」胡大哥熱情地說。

「謝謝。」小霞姊道謝時,掩不住兩頰的緋紅,是在謝謝我的陰莖嗎?

「不客氣,」我識趣地退出房間,卻又不舍地在房門外留連。

房內傳來少霞姊的嬌叱聲。

「你干嘛啦!」

「洗完澡的你,好迷人,我忍不住了。」

「唉呀!別這樣!會被聽到的……」

「沒關系……嗯,好香!」

就像他以往凌辱完女友后一般,胡大哥性緻顯得特別高昂。

我心頭一愀,無法繼續聽下去,信步離開房門口。

來到一樓大廳,天色已黑,老媽也回來坐在柜臺。我告訴她我要出去走走,然后到了一處無人的河邊,放聲大
哭。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他們倆退房時,我才再見到他們。這期間他們不知又做愛了多少次,只見小霞姊偎著胡大
哥膀子,臉上洋溢著幸福。胡大哥也是滿面春風,付了帳之后,又打賞了我兩百塊的小費。

「再見啰!」少霞姊還是親切地微笑,彷彿一切未曾發生過。

事后回想起來,胡大哥一定自始至終都躲在外面,透過門縫偷看著。起先可能剛好是胡大嫂泡湯太久暈倒了,
他才臨時起意想看好戲。安排好了之后把我找來,但是看我居然不敢有動作,他還現身出來協助指導一番。我把門
鎖上之后,他甚至可能從隔壁房爬到陽臺來偷看,然后爬回隔壁房,最后再若無其事地出現。

人海茫茫,我們從此大概不會再相見。以后再想得知他倆的消息,只有等胡大哥發表新作了。

(全文完)

上一篇: 相遇黑人

下一篇: 蕾絲邊的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