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筱熙婚禮


.
澳門金沙娛樂城首沖100送33,活動注冊網址:9977z.com


  第一章大姐


  老婆春嬌很小時,父親就因酗酒肝病過世了,母親一人含辛茹苦的操持家里,大姊春花為了家庭根本沒讀書,
很早就到附近的工廠打工,后來認識了隔壁村的姊夫,兩個人沒多久結婚,大姊婚后生了兩男兩女,平常種田照顧
家里十分辛苦,還很照顧娘家的弟弟妹妹。


  老婆好像跟大姊相差十歲,本來中間還有兩個哥哥和一個姊姊,不過因為家里窮,有的后來夭折,有的送給別
人養,所以老婆在岳母過世后也只剩下大姊一個親人了,因為大姊的資助所以老婆才能完成學業,所以老婆跟大姊
的感情既是姊妹又好像母女一般。


  姊夫是個農夫,家里田地不少也算是地方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個性豪爽不過因為長年務農,容貌顯得有點蒼老,
不過他對老婆這個小姨子是很疼愛的,所以大姊拿錢回娘家資助妹妹他也沒有意見,后來岳母過世他就干脆讓老婆
跟她們一起住。


  老婆在姊姊家有空就幫忙照顧侄子侄女,所以四個小孩對老婆這個阿姨也是很親的,雖然跟我結婚之后我們住
在臺北,但是有長假還是會常回去看她姊姊,她姊姊跟姊夫總是盡心的招唿我們,大姊因為自己沒念書,所以遭遇
小孩的教養問題就會求助于老婆。


  夜晚在臺南鄉下的四合院里,我跟老婆在姊夫家客廳一起看著電視節目,螢光幕里面的張菲無比搞笑的志明與
春嬌系列演出,老婆跟姊姊都被他逗弄樂不可支,但是我的心里卻不太高興,因為春嬌是我老婆的名字,而偏偏她
姊夫的名字就叫做志明。


  鄉下人常常是想到就說口無遮攔,特別是我老婆國中岳母過世后,她就住在姊姊家,有時候老人家都會開玩笑
說一些有的沒的,我本來對姊夫跟小姨子的玩笑話就不太高興,加上這個志明與春嬌的橋段更是令人不舒服,后來
放假我常用工作當藉口,也就很少帶老婆回去臺南了。


  姊夫他們還是不時會寄一些他們種的農產品給我們,當然過年過節我們還是會回去,不過大多住一晚就會離開,
直到去年九月我們知道大姊春花得了乳癌之后,這種情況才有所改變,因為醫生說她已經是末期了,剩下的時間已
經不多了。


  從那時候開始,老婆也不管我有沒有空,總是盡量找時間回去陪陪她大姊,反正我們也沒生小孩,家里我也有
請顧傭幫忙煮飯打掃所,以我也就不管她了,沒想到大姊的病情惡化的很快,不到一年就不行了,最后姊夫依照大
姊的心愿,放棄醫療回到家里等待最后的時刻來到。


  當我們回去時大姊已經接近彌留之際,老婆抱著大姊的身體痛哭,無比虛弱的大姊嘴唇微微動著,似乎想要交
代老婆什么事情,老婆只得將耳朵貼近大姊的嘴邊,淚流滿面的老婆一邊哭泣一邊聽著胡亂地點頭說好。


  我因為事務所工作的關系不能請太多假,我所能做的就是,先讓老婆留在臺南陪伴姊夫一家,等到出殯那一天,
我在一旁看著穿著孝服,抱著姊夫傷心痛哭的老婆,心里面真的很糾結,我知道她很難過,但是我卻幫不上忙,而
且看著自己心愛的老婆在別人懷里哭泣總是覺得怪怪的。


  我跟老婆結婚已經16年了,我38歲老婆都34歲,可是因為我們都沒有生小孩,老婆對大姊這四個小孩一
直是很疼愛的,老大阿娥已經26歲在農會工作,24歲的雙胞胎兄弟阿忠跟阿榮都已經當過兵退伍開始工作了,
22歲的妹妹阿美則是護士。


  看著50歲喪偶的姊夫,我心中其實是很同情他,失去一個賢內助對整個家庭而言一時之間心情是很難平復的,
我也想過是不是該勸他續弦,不過四個成年的子女似乎對這個建議明顯還無法接受,姊夫本身在哀慟中一時也不好
說什么,我也就只能把它暫時放在心中。


  喪事辦完之后,老婆繼續待在姊夫家照顧一陣子,一直到我幾乎是忍不住了,總算說好說歹的把她給帶回家,
然后為了舒緩她的心情,忍痛推掉一個案子給事務所的同事,請了將近一周的休假,花錢帶她到日本走了一趟散散
心,老婆雖然仍然有點落寞卻也逐漸的平復了。


  回到家之后,我們夫妻之間的性愛頻率明顯地下降了,不過考慮到她初經姊喪,我也就不太苛求她,休完假回
來之后我有點忙,所以比較沒時間陪她,她跟我說沒關系,因為她答應姊姊,在姊夫能夠找到合適的女人協助照管
家里之前,她有空就會多回臺南陪伴照顧姊夫一家大小。


  想到大姊對老婆的好,我也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所以也不以為意,因為老婆似乎又重新開始注意穿著打扮,
整個人感覺充滿了青春與活力,當然,老婆能夠走出憂傷快樂起來是很好,但是我卻隱隱感覺似乎有點不大對勁,
只是我說不出來罷了。


  第二章喜宴


  今天我跟老婆一起回到臺南,因為阿娥要出嫁了,依照習俗婚禮必須在大姊百日之內舉行,去年當大姊得知罹
患癌癥之后,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兒女都能早日成家,其實阿娥之前已經有交往三四年的男友,但是因為雙方父
母都不滿意而作罷,如今的新郎是去年透過相親才開始交往的。


  我跟老婆都覺得彼此才交往不到一年太急了,可是因為大姊過世,如果不在百日內辦,這樁婚事恐怕就得再等
三年,而男方覺得兒子已經快30歲了,不能夠再等下去,而且兩個人都在農會工作也蠻相稱的,于是他們的婚事
就很快定下了。


  姊夫一家在村莊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這個婚宴擺了快要100桌,姊夫的大哥還特地請了電子琴花車來助
興,一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主持人開始介紹貴賓,隨著縣長的代表跟幾個議員輪流上臺發言致意之后,期待已久
的宴席終于開動了。


  老婆知道我不喜歡應酬,所以沒有去坐主桌,舞臺上音樂響起,只見臺上兩個穿著清涼性感的年輕辣妹,在女
主持人的介紹中輪流換衣服出來唱歌敬酒,場面頓時火熱了起來,坐在我身旁的老婆正一臉的不高興,根本不去看
這些清涼辣妹的表演,我當然知道她為什么不高興。


  面對年輕辣妹的表演跟敬酒,現場我們一般帶著老婆的男人多少還會裝一下,可是這些鄉下老男人們卻根本不
管老婆在不在場,毫不掩飾內心的沖動,臉上根本十足就是一副急色的豬哥樣,很不幸地也包括我的姊夫在內,老
婆氣得一邊吃,一邊輕聲地罵著這些沒水準的老不修。


  我的眼光卻不在這些年輕的辣妹身上,老實說這種鄉下水平的團,姿色普通服裝更不出彩,對這些鄉下的莊稼
人是有吸引力,對我這種「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在聲色場所看多了的老手而言真是興趣缺缺,我
的目光卻忍不住專注地偷瞄著在坐在阿忠身旁的一個女孩身上。


  剛剛老婆有幫我介紹,她是阿忠的女朋友,現在是實踐服裝設計大三的學生,平常也會兼職作網拍的模特兒,
臺北來的女孩子真的就是不一樣,人長的漂亮又有氣質,她的穿著打扮大方又亮眼,將她迷人的身材展露無遺,真
的讓人一看就很難將眼光移開了。


  「阿姨,姨丈,你們好,我叫筱熙。」聽著筱熙溫柔又有禮貌的問候,我這時真的好羨慕阿忠這小子,人漂亮
有氣質又溫柔懂事,說起話來無比甜美讓人如沐春風,長發披肩身高應該有170,前凸后翹的飽滿身材被一件白
色蕾絲鏤空短洋裝所緊緊包裹著,散發出無比青春的誘人魔力。


  老實說,剛剛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真的被她給震撼住了,在這么一大堆平常不太認識的親戚之中,竟然有如
此亮眼又大膽的女孩,但是偏偏不管是長輩還是平輩,竟然沒有人展現出驚喜的表情出來,其他人我是不知道,但
是我知道我正在努力壓抑著自己心里面那些個邪惡的念頭。


  筱熙的洋裝很短,幾乎就在大腿根部附近,你要說它是齊B短洋裝我也沒有意見,我心里其實早已被眼前這個
女生的大膽給嚇呆了,也許其他在場的男人也是如此,她落落大方無比自信的模樣,讓我們覺得似乎這就是流行,
這就是臺北女生極為自然的穿著。


  我其實在跟她對話的時候,眼光會有意無意的想要避開她的胸前,以免自己內心極為齷齪的念頭顯露出來,最
痛苦的是,我真的很想能夠趁機欣賞她洋裝超短裙擺的下方,尤其是她剛才在院子里,無比自然地坐在我跟老婆面
前的四腳板凳上時,讓我的眼光都不知道該擺到哪里去了。


  一直到吃完喜宴為止,其實我都不知道她的洋裝到底是什么材質,她里面的胸罩跟內衣到底是什么顏色,明明
感覺是透明鏤空的布料,可是我卻不知道她里面的內衣褲是什么款式跟顏色,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嗎?光天化日之
下,怎么可能發生這種事呢。


  我再三的回想著,難道她身體的重要部位都像A片一樣打了馬賽克嗎?當然不是,可是到底是為什么呢?她敢
這么大方的刻意展現自己的身材,在整個喜宴里似乎沒有激起任何的漣漪,但我知道我已經對她難以忘懷了。


  最后我只有想到一個可能,那就是每個看到的人根本是被嚇傻了,如同系統當機般腦中一片空白,震驚之余男
人被迫啟動了防衛機制,而自動強迫自己移開視線以避免尷尬及情緒失控,事實上我們男人真的很矛盾,明明很想
看眼光卻像是膽小鬼一樣的逃開了。


  這場喜宴讓我有如在驚濤駭浪中渡過,其實我很多時候只能假借吃東西掩飾一下自己的心情,眼睛明明很想看
卻又必須避開以免老婆懷疑,然而老婆卻像是渾然未覺似的,她先是對這些老男人的表現表示失望,還說幸好老公
沒有這么豬哥。


  我趕快稱贊她說:「當然啦,這些小女生哪有我老婆的美麗氣質跟韻味。」果然老婆聽了很高興,她也就不再
理會這些辣妹的表演,她似乎跟筱熙很投緣,她后來干脆不太吃東西,一直跟筱熙嘀嘀咕咕的談著服裝跟化妝等等,
兩個人談得很開心,筱熙還不時會問我一兩句,聽到她叫我姨丈時那無比甜美的聲音,讓我整個人幾乎都酥麻了。


  第三章交流


  喜宴結束后,老婆好像一副不急著要回臺北的樣子,到處跟親家還有親戚們聊著,當然大姊的女兒出嫁了,她
的確是很高興的,可是我明天還要開庭又不能呆太久,后來老婆跟我說她過幾天再回臺北,我是很習慣了也就同意
她留下,但是跟她說那我待會先回臺北了。


  等到我開著BMW休旅車要離開的時候,老婆拉著漂亮的筱熙要我順便送她回臺北,原來她也要回去上課,可
是阿忠還要幫姊姊處理喜宴的事情,我心里樂開花了卻一臉鎮定的跟老婆說好,這時筱熙身上套了件外套,她似乎
多喝了點酒,一臉酡紅地上了車坐上助手席。


  「姨丈,不好意思要麻煩你。」「沒關系,反正順路嘛。」我聽了筱熙蕩人心弦無比甜美的聲音,心里一陣酥
麻,心想這樣的話即使在高速公路開再久也不累了,就聽到一旁老婆無比貼心的話說:「時間還早慢慢開,記得要
專心開車,不要超速歐。」我心想:『不用你說我也會慢慢開,開慢點晚一點再回臺北,但是旁邊坐一個年輕辣妹,
還要我專心開車,那你不覺得是有點強人所難了嗎?』不過我心里高興,嘴里很自然地跟她說:「我知道啦。」轉
頭提醒筱熙要系好安全帶,然后跟大家道別,緩緩地將車子開出村莊往交流道方向開去,為了舒緩她的緊張感,我
盡量語氣平緩地跟她說話,表面上我很專注在開車,其實是用眼睛余光不斷地在偷描著她性感誘人的身體。


  「筱熙家住哪里啊?」「我家住在宜蘭。」「歐,那你住學校宿舍嗎?」「沒有啦,我沒有抽到學校宿舍,是
在外面跟同學一起租房子住啦。」「歐,那是在學校附近嗎?」「騎車也不太遠,在通北街145巷那邊。」「是
套房嗎?」「沒有啦,是雅房啦。」「那不是很不方便嗎?」我說話的同時,心里已經自動浮現,筱熙赤裸著身體
在狹小浴廁里洗澡的邪惡畫面了。


  「沒辦法,套房租金太貴了。」上高速公路之前,我大概就知道筱熙家里是務農的,家境不太富裕加上她是長
女,下面還有兩個弟弟跟一個妹妹,所以她讀大學一直是半工半讀,住也只能住便宜的雅房,不過她的身材不錯,
兼職當網拍模特兒雖然辛苦但還過得去。


  「筱熙是讀服裝設計,那你以后想要做什么呢?」「嗯,我想要成為知名的服裝設計師,賺很多錢然后可以到
處去旅游。」原本還有點靦靦的筱熙,一談服裝設計就兩眼放光,神采飛揚的她一邊談一邊充滿了自信,讓我一時
之間有點失神。


  「那你身上這件衣服也是自己設計剪裁的嗎?讓人感覺很特別。」「是啊,姨丈,你覺得好看嗎?」「很好看,
不過不知道是什么材質,覺得既優雅又漂亮。」筱熙得意的說:「這個是我用兩層特別花樣的蕾絲布料加上一層網
紗做成的,外面看起來好像是很透明,其實搭在一起根本看不到里面,穿起來舒適透氣又能展現身材。」我聽了之
后才豁然開朗原來是如此,忍不住轉頭用眼睛盯著她的裙擺下緣,筱熙修長的雙腿原本上車的時候是規矩的并攏在
一起,她突然發現我的目光游移之后,滿臉得意的微笑著故意將雙腿張開,我才發現她的洋裝下半身看起來是裙子
其實根本就是褲裙的設計。


  發現我的心思被她看穿之后,讓我有點尷尬,因為雖然從她的褲裙中看不到什么,不過那雙白晰修長的美腿的
確讓我怦然心動,我也因此知道這個小妮子不簡單,聰明又有膽量,不僅明白自己的優缺點,而且她也很清楚知道
自己想要什么。


  我腦中開始想著,這么漂亮又精明的女孩子,她的身上有我想要得到的東西,而我也有能力給她想要的東西,
那么這應該是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公平交易,各盡所能,各取所需呢?我想我是不是該趁機把她給弄上手,給自己
已經趨于平淡的婚姻生活加點興奮劑。


  第四章尿急


  沒想到過了嘉義北上就一直塞車,本來嘛星期天下午北上車流就比較多,開開停停之后,筱熙臉色有點羞澀的
跟我說:「姨丈,不好意思,我們可不可以到休息站停一下?」我知道筱熙喜宴喝了點酒,加上這一路塞車,她應
該是想尿尿了,不過女孩子臉皮薄不好明說,于是我體貼地跟她說:「好吧,那我們到前面西螺休息站休息一下。」


  到了休息站,我把車停好,然后問她說:「姨丈想要去洗手間,你要不要一起去。」筱熙沒有時間玩味我的話,
她神情愉快地下車,跟著我一前一后往洗手間那里走去,等到了洗手間才發現女生廁所那邊大排長龍,她排在最后
面無奈地看著前面那似乎很長的隊伍,感覺她有點急,憋尿憋得一臉窘迫,讓我心生不忍。


  于是我走到她身邊跟她說:「跟我來。」然后拉著她的手往男生廁所走,因為我知道男生廁所一定有空的,筱
熙聽到我說要她跟我來,他先是聽話的讓我牽著她跟我走,但是當她發現我把她帶到男生廁所的時候,她的臉都紅
了,開始怯怯地跟我說:「姨丈,不行啦,這是男生廁所啊。」我這時不顧一切地摟著她跟她說:「你現在一定很
急了,不要怕,聽話,把外套拉到頭上罩住眼睛,有姨丈在,姨丈帶你進去。」于是筱熙不好意思的只能照做,一
個穿著白色短洋裝身材姣好的女子,頭上套著一件外套,被一個男人摟著慢慢地走進了男生廁所,面對別人驚訝疑
惑的眼光,我什么話也沒說,堅定的帶著筱熙進了一間空的廁所。


  筱熙一進廁所立刻把廁所門給關上,我站在門外等她,過了一會終于聽到尿水噴濺在馬桶里的聲音,然后過了
一會卻都沒有動靜了,我心想怎么了?這個時候聽到筱熙用手敲敲門,很小聲地跟我說:「姨丈,我忘記帶包包了。」


  歐,原來她急著下車忘記拿包包了,可是男生廁所里根本沒有預備衛生紙,我本想又不是上大號,尿好了就起
來嘛,不過似乎老婆上廁所也是要用面紙的,我才想到女生尿尿一定會沾到陰唇周圍的,于是我趕快安撫她說:「
等我一下,姨丈去拿。」這時我像是超級英雄般的飛奔而去,出了門口才想到根本不用跑那么遠,廁所這邊就有面
紙自動販售機,于是我趕緊拿出褲袋里的皮夾錢包,才發現我里面都是信用卡跟大鈔,根本就沒有硬幣,沒辦法,
只有跑回車上拿了。


  開了車門,我拿起筱熙放在車上座位上的包包,突然我的眼睛看到車子儀表版上方中間的面紙盒,心想直接拿
整盒給筱熙擦吧,于是我隨便放下筱熙的包包,身體往車子里面移進去,伸長左手想要拿起那盒面紙,倉促之間身
體碰到筱熙的包包讓它整個掉下去了。


  『歐,慘了!』我趕快趴下身想要搶救,不過明顯地心引力比我的動作快,筱熙的包包掉在地上,里面的東西
散落了一地,幸好休旅車地板鋪了地毯,所以手機跟化妝品等都沒有受損,我只好乖乖地把散落地上的小東西,一
一的檢起來放進包包里。


  『啊,這是衛生棉,這是面紙,咦,這個是什么?』我看著地上躺著粉紅色的兩顆球,中間還有一條帶著拉環
的繩子把它們串在一起。


  『耶,這個我好像在網站上見過,是什么呢?好像是叫做聰明蛋吧,沒想到筱熙的包包里面竟然有這樣奇怪的
東西,不行,我的腦袋已經開始幻想著,筱熙把聰明球塞在陰道里面,然后神情淫蕩的坐在我旁邊,一路直到臺北
的無恥模樣。』我終于知道自己該怎么辦了。


  我一手拿起面紙一手把筱熙的包包拿起來,心情無比愉快快步的走進了男生廁所,等我從門板的下方將整盒面
紙跟包包給遞了進去之后,聽到里面傳出筱熙感激的聲音:「姨丈,謝謝你!」我心想:『先不用謝我,待會還有
的你樂的。』我先去一旁尿尿等她整理服裝儀容,過了一會聽到筱熙在里面輕輕敲了敲門,我走過去問她說:「都
好了嗎?筱熙。」終于聽到她語氣不再慌張輕輕地說:「嗯,好了。」「那你把外套套上,姨丈來接你出來。」當
廁所的門被打開了之后,頭上罩著外套的筱熙緊張地站著,我溫柔地伸出手挽著她帶她出來,等到出來之后我幫她
取下外套,也不管別人異樣的眼光,帶著她到一旁的水臉臺去梳洗一下,洗完之后滿臉紅通通的筱熙顯得無比嬌媚,
任由我牽著她的手走向販賣部。


  第五章挑逗


  我體貼地帶著她,兩人像情侶一般在休息區里漫無目標地走了一圈,最后幫她跟我都點了杯咖啡,這個時候我
們反而沒有多說什么,我和她在露天咖啡座默默的啜飲著咖啡,我假裝在看風景,而筱熙偶爾會抬頭偷瞄著我,當
我們四目相接的時候,她就會臉紅心跳害羞的低下頭來,模樣十分的惹人憐愛。


  喝完咖啡之后,我牽著她的手拉她起來,筱熙好像站不穩似的倒向了我,于是我大方地摟著她,筱熙無比嬌媚
地任由我摟著她,柔若無骨的靠在我懷里,我不顧旁人是嫉妒還是羨慕的眼光,慢慢地摟著她走向了休旅車。


  上了車之后,我開動車子慢慢地移到了休息區一個偏僻的角落,筱熙有點不太明聊的轉頭看著我,我先是把引
擎熄火,接著拿出一個東西給她看,然后問她說:「對不起,剛剛幫你拿包包的時候,它不小心給掉出來了,筱熙,
這是什么東西啊?」「啊,姨丈,這個,這個是…」我看著滿臉通紅的筱熙,雖然她是阿忠的女朋友,不過她們還
沒有到論及婚嫁的時候,因為她還沒有畢業,也還沒有正式開始賺錢養家,所以在我心里一點都沒有壓力的想要欺
侮她,但是當我看著她被我逗弄得幾乎說不出話來時,我反倒有點舍不得了。


  「這是聰明球,對不對,聽說這個就是專門用來,幫助女孩子訓練身體的東西吧。」筱熙的臉都紅到耳朵了,
她乖乖地坐著無奈地任我擺布,低著頭不敢看我,嘴里只能輕聲地說:「嗯…」「筱熙,那你幫忙姨丈一下好不好?」


  「咦,姨丈,你要我…要我做什么?」「我雖然知道這個是聰明球,可是…」筱熙說話的語氣已經有點顫抖了,
她遲疑地問我說:「可是什么?姨丈!」「我不知道這個聰明球是怎么用的,你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示范一下聰
明球應該怎么用啊?」「啊,姨丈,你怎么可以這樣,人家,人家…」我聽了整個人轉身靠近助手席,用手將聰明
球拿到筱熙的面前,表情十分認真的跟她說:「你應該是懂得怎么使用的,你就幫幫姨丈一次,讓姨丈看一次嘛,
就這么一次,好不好?」無助的筱熙被我弄得無計可施,她只能跟我哀求說:「那我到后面去用。」「那怎么行呢?


  你到后面去用,姨丈又看不到,那就沒有意思了。」弄到最后,筱熙也知道我不是跟她開玩笑,于是她只好無
比屈辱地轉身背向著我,然后分開雙腿,將聰明球用手慢慢地塞入褲裙跟內褲里面,剛開始好像不太順利,不過過
了一會當第一顆球塞進去之后,筱熙明顯地動情了,她的陰部開始泛出淫水,然后很快的另一顆球也不見了,就只
剩下外面的拉環了。


  當我要她轉過身來分開大腿坐好,這個時候筱熙已經臉色潮紅,唿吸急促,正用無比哀怨的眼光看著我,過了
一會,她已經忍不住用手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身體,看著她明明發情卻強行忍耐的模樣,真是我見猶憐啊,不過我也
很老實的沒有動她,心想就讓她保持這樣的姿勢一直到回到臺北吧。


  「那你坐好了,不用管太多,坐得舒服一點,回臺北的路途還很長呢,好了,我們要開車了。」筱熙無奈地調
整坐姿,一開始,陰道里的聰明球的確讓她很難堪,不過隨著車子開動起來,慢慢地那兩顆球就讓她舒服的開始想
要呻吟起來了,我望了她一眼之后開動車子,心想陰道被我強迫塞進聰明球的她,到底能夠撐到什么時候呢?


  第六章淫蕩


  每過一個收費站就讓筱熙緊張了一下,雖然我們走的是ETC車道,但是車速依規定卻依然不能太快,每次看
見收費站都讓筱熙更加的痛苦,后來,滿臉通紅,忍不住胡亂用手撫摸自己的乳房跟陰部等敏感部位,徹底丟掉自
尊的她,開始哀求我讓她將聰明球拿掉。


  我當然不會這樣輕易地就饒過她,不過我逐漸耐不住她的苦苦哀求,所以后來我就跟她談條件,如果她答應用
嘴巴幫我口交的話,那么我們到泰安休息站休息的時候,口交之后我就不再折磨她,讓她把聰明球從陰道里給拿出
來。


  「你真的好壞歐,姨丈,弄得人家渾身發麻,好難受歐…」筱熙明明是被我脅迫,但是身體已經被聰明球弄得
發情的她,這個時候卻反倒像是故意要誘惑我般的說出各種淫穢無恥挑逗的言語,她將雙腿盤起坐著,用雙手按在
小腹撫摸著自己的陰部,媚眼如絲的跟我說:「歐,好舒服歐,姨丈,想不想摸我啊。」「小浪貨,待會到了休息
站,看我怎么整治你。」「歐,人家好害怕歐,姨丈,你要好好地疼人家,好不好嘛?」「是嗎?那想不想嘗嘗看
姨丈的大肉棒啊。」「嗯,你好壞,待會兒看看在說,人家現在不告訴你。」看著她那無比騷浪的模樣,聽著她極
其露骨無恥挑逗的言詞,這個筱熙真是把我弄得慾火如焚,我不得不收攝心神好好專心開車,這下子可讓老婆說對
了,不過我卻是加速希望早點趕到泰安休息站。


  到了休息站,我找到一個比較偏僻的停車位,然后拉開褲襠的拉鏈,順手將陽具從內褲里給拉出來,筱熙看了
之后似乎有點震驚的模樣,她可能以為像我這樣快四十歲的男人沒什么搞頭,因為不是有句話說:「男人過了四十,
就只剩張嘴了。」但是明顯我的肉棒應該不輸給一般年輕人,既然她跟阿忠一樣叫我姨丈,那么應該是性交過了吧,
不過我倒是不介意這個,反正現在年輕的女人又有幾個是處女,漂亮健康能用就好了,畢竟我也不是年輕人了,管
那個什么處女的貞操做什么呢。


  當筱熙的嘴巴開始笨拙的幫我口交之后,我就能夠判斷得出,她還是個雛兒,沒關系,不怕沒經驗,反正日后
慢慢調教就好了,以我的財力身份地位要包養她當然不是什么困難的問題,唯一的問題是將來怎么對阿忠交待,不
過,那應該有不是問題。


  老實說老婆一直為了身材不想生小孩,這個筱熙感覺不錯,也許可以讓她幫我生個小孩,要不然將來我的財產
也不知道要留給誰,之前我不是沒有過這個念頭,年輕的時候拼工作,后來想要小孩老婆卻不愿意,本以為她會改
變想法,如今我都快四十歲了,是該考慮一下生小孩的問題了。


  當我享受著筱熙的口舌服侍之后,我看著她渾圓豐滿不斷扭動的性感屁股,忍不住一邊撫摸她的身體,筱熙被
我摸的快感連連渾身亂顫,她的乳房跟屁股的手感真的很不錯,我心里下了決定要好好疼愛她。


  第七章情婦


  等她終于學會把我舔弄到十分舒服,火山爆發時,她按照我的要求努力的將精液全部咽了進去,我輕輕地拍著
她的背部讓她起來,然后無比疼惜的將她擁入懷中,親了親她的臉頰跟她說:「你來當我的小女朋友,好不好,我
會照顧你甚至是你弟弟妹妹的生活。」「要是你愿意的話,我希望你能幫我生小孩,當然,你不用急著答覆我,慢
慢考慮再說。」我望著眼前被我抱在懷里,嘴角仍有殘留精液無比嫵媚的筱熙,我將嘴唇貼近她的耳朵,對著正一
臉認真思考的她輕輕地說。


  當我開車帶著筱熙回到臺北的時候,我把車子停好挽著她的手一起上到了五樓的租屋處,看著雅房里狹小的空
間跟整潔又有條理的布置,我知道她不僅是一個好情婦,她也會是一個好主婦,我心中決定我還要把她塑造成貴婦。


  之后我幫她在大直靠近學校這邊租了一間電梯大樓里的套房給她,其實我已經買下來了,但是我心里是要等她
決定跟我生孩子之后才會過戶給她,只是這些事情我也不先跟她明講,反正來日方長,日久見人心。


  逐漸地我跟老婆在一起的時間愈來愈少,一來她常跑臺南老家去看姊夫跟侄子侄女們,聽說姊夫交了一個離過
婚的女人,老婆就更頻繁地回臺南觀察這個女人到底適不適合姊夫,二來我除了事務所的工作之外,大部分時間就
是陪著小女朋友筱熙。


  阿忠在基隆工作,阿榮則在高雄,他也認識了妹妹的同事,來自臺南鄉下的護士阿滿,姊夫對阿榮的女友阿滿
特別滿意,他對阿忠的女朋友筱熙則不是很喜歡,總覺得鄉下女生比較顧家的他,對阿忠和筱熙的婚事其實不太贊
成,但是其實阿忠跟筱熙本來都沒有想那么早結婚,這也讓我跟筱熙交往感覺比較沒有壓力。


  筱熙跟我在一起,讓我重新燃起了青春的活力,平常我會利用空檔在她沒課的時候帶她去摩鐵體驗這個年輕性
感的肉體,我尊重她暫時還不想生小孩的心情,所以我們可以玩得很盡興,有時候當老婆不在臺北的時候,我就會
帶她回家,跟她在客房甚至是書房,游泳池,還有我跟老婆的主臥室里瘋狂的性交。


  筱熙真的很有服裝設計的天分,我有時候有些點子就會告訴她,然后他就會把我的幻想變成實際的服裝,每次
帶著她不管是出門或者是做愛,她身上的服裝總是能夠讓她顯得格外的美麗,或者是格外的妖艷色情跟淫蕩,她真
的讓我的生命豐富燦爛了起來。


  在她畢業開始找工作之時,筱熙順利進入一間知名的服裝公司,當然她不知道的是那是我們事務所的一個客戶,
過了一年筱熙的作品在公司內部得到肯定,然后職務也被提升,那年的圣誕節前,表面上是筱熙被公司派去法國考
察,其實是我偷偷帶著她到巴黎去度假。


  在巴黎的那段日子,白天我帶著她逛遍羅浮宮等名勝古蹟,晚上則是屬于她的血拼購物行程,感覺自己快要被
我寵壞的筱熙,在巴黎浪漫的氣氛之下,終于答應幫我生小孩,我們當晚開始每晚幾乎都要展開瘋狂的做愛,回來
臺灣時,筱熙不僅帶著不少名牌服飾,并且她的肚子里還夾帶了一個嶄新的生命。


  第八章婚禮


  當驗孕棒指示自己已經懷孕的時候,筱熙整個人并沒有驚慌失措,事實上她幾乎被幸福的感覺沖昏了頭,因為
她真的很想為我生個寶寶,反倒是第一時間得到消息的我急急忙忙地趕快去找筱熙,在我無比興奮的陪伴之下,我
們一起到了醫院婦產科去確診。


  終于得到醫生證明筱熙懷孕的消息,讓我非常的高興,我溫柔地抱著筱熙,感謝她為我所做的一切,想到我就
要作爸爸了讓我幾乎喜極而泣,我當然很高興自己終于有孩子了,可是我卻不能夠直接娶了筱熙,我其實已經想好
了怎么樣才能夠讓筱熙名正言順的生下孩子。


  之前我跟筱熙仔細商量的結果就是,讓她嫁給阿忠,筱熙原本雖然不太愿意這樣,因為她也不是不愛阿忠,但
是畢竟她對阿忠是懷著深深地歉意的,這樣做似乎對阿忠很不公平,但是為了肚子里我們的孩子,她最后還是妥協
了,只不過后來發生了一些事情之后,她也就完全釋懷了。


  按照計畫,筱熙有一天去基隆找阿忠,晚上當她們在一起的時候,原本要帶套的阿忠被筱熙給阻止了,她一臉
嬌羞的說,自己突然等不及,很想要結婚幫阿忠懷上孩子,我如果在現場一定會感到她不僅人長得漂亮,演技也是
一流,所以那天晚上筱熙就讓阿忠演出了無套中出的戲碼了。


  等到筱熙過了18天之后偷偷告訴阿忠她懷孕了之后,沒多久全世界都幾乎知道了這個消息,然后在我跟老婆
的通力合作之下,終于順利說服姊夫一起去宜蘭提親,沒辦法,你兒子把人家女兒肚子給搞大了,不娶怎么行。


  姊夫跟他的女人看起來很搭配,因為我發現她整個人就很像是老婆的大姊春花一樣,不過奇怪的是她們雖然在
一起,但是似乎沒有結婚的打算,我想可能是因為雙方都有小孩的緣故吧,就像是我跟筱熙一樣,人生有的時候,
要考慮的真的不只是雙方單純地在一起的問題而已啊。


  婚禮訂在宜蘭礁溪的長榮桂冠酒店,現場擺著阿忠跟筱熙的結婚照,的確稱得上是郎才女貌,我卻不會嫉妒阿
忠,因為還要靠他來掩飾一下我的犯罪事實,老婆倒是跟阿忠阿榮兄弟談得很愉快,感覺侄子結婚最快樂的是她這
個阿姨了,當然阿滿還有阿娥夫婦跟阿美也都來了。


  「新娘真的好漂亮歐。」喜宴完畢新郎新娘一起送客的時候,我看著筱熙穿著一襲我送給她,采用她自己設計
的藍色禮服,露出胸前近三分之一堅挺豐滿的乳房,讓人的目光為之一窒,老實說沒有幾個賓客能夠像我這般淡定
的直視筱熙誘人的胸前。


  從背后看幾乎是裸背的巧妙設計,讓筱熙美麗的背部曲線展露無疑,交互重疊的蕾絲和網紗設計將她的屁股巧
妙地遮掩著,其實我知道她里面幾乎是真空的,只有一條非常省布料的蕾絲丁字褲,以及大腿上故意刺激人視覺的
藍色吊帶襪。


  「祝你們早生貴子,百年好合。」賓客標準的祝賀詞卻讓新娘子羞紅了臉,阿忠跟筱熙本來想去澳洲斗蜜月的,
不過我跟老婆都擔心筱熙舟車勞頓動了胎氣,所以勸她們就在臺灣度蜜月,反正姨丈保證等她們生了小孩之后,要
去那個國家都行,姨丈負責所有的機票跟住宿的費用,讓她們夫妻開開心心地去補度蜜月。


  「謝謝姨丈。」阿忠夫妻異口同聲的說著,但是我能夠感受到筱熙眼中那個特別溫柔關愛的目光,大家為了婚
禮也忙了一整天,我知道這個晚上是屬于她們夫妻倆的,所以我跟老婆商量好,招待姊夫一家跟小孩都一起去泡湯
然后就住宿在哪里。


  第九章泡湯


  這個日式的露天湯池很特別,它就建在山邊,所以有一個完全露天卻不怕被別人看見的大眾湯池,我跟老婆以
前來過,也很滿意這個地方,這次來宜蘭之前索性就跟老板商量直接包場,所以現在這個露天湯池,這兩天就成了
我們跟姊夫一家的專屬湯池。


  沒想到才一年沒來,它的這個湯池竟然改成了裸湯的設計,因為它的四周圍都是被山跟建筑給擋住了,所以也
不怕別人偷窺,老板是去年在日本客人的建議下才改的,果然改了裸湯之后吸引了不少慕名前來的客人,結果我們
了池邊才發現這個窘境。


  我們大家雖然是親戚,坦裎相對還是有點不好意思,不過老實說夜晚還好,因為只有稀疏的燈光和滿天的星斗,
姊夫以前去過日本,他倒是很大方的帶著有點不好意思的女朋友去更衣室脫衣服,他一邊走一邊說:「不就是泡湯
嘛,這有什么好害羞的。」老婆則是大方的拉著阿娥阿美姊妹,還趁機也讓阿美把阿滿也給帶進去了,我望著阿娥
的老公跟阿榮,輸人不輸陣,于是我們也去更衣室開始脫衣服,我突然感覺十分興奮,老婆的身體我不是沒看過,
不過這幾個侄女跟阿滿我倒是沒看過,天啊,我的念頭怎么那么齷齪啊,不過是來泡湯吧,怎么想那么多。


  出了更衣室來到湯池邊,姊夫跟她女朋友已經不曉得在哪里了,我看著阿榮帶著羞澀的阿滿,阿滿整個人將身
體泡在池子里,感覺扭扭捏捏的,阿娥夫妻則是一起牽著手往角落慢慢走過去,老婆則是和阿美兩個人舒服地躺在
一邊。


  我不好意思的用手遮著下體,想要趁著沒人注意到趕快下水,沒想到老婆竟然在那里故意抓弄我說:「你遮什
么遮?老頭子,誰看你啊!」她不說還好,一說幾乎整個湯池的人都集中目光在我身上,害我緊張的差點滑倒,我
有點口干舌燥的趕快將身體蹲低,折騰半天終于下水了,這個老婆,看我待會怎么整你,我很快地從水中來到老婆
的身邊,用手狠狠地給她的屁股來一下。


  老婆這下不干了,她迅速的轉身雙手掛在我的肩膀上,雙腳像是八爪女一般的盤過我的腰,兩雙小腿在我屁股
上方交叉扣住,老婆的雙乳頂在我的胸前,我的跨下已經被她挑逗得自動升旗,我開始緊緊地抱著她,根本不管旁
邊有誰,雙手按住老婆的屁股,將我的陽具往她的陰唇里頂去。


  「啊,老公,你,你好硬歐。」老婆整個人掛在我身上,她的嘴唇開始瘋狂地吻著我,我今天只能眼巴巴的想
著阿忠這小子在酒店里猛干我的女人,這種無奈的狀況讓我超級不爽,我開始轉身將老婆頂在池邊,一次又一次地
猛插她的淫屄。


  「歐,干死我了,老公。」隨著老婆被我干的開始胡言亂語,整個湯池里面開始想起了男女相奸的歡愉呻吟,
興奮之中我根本不顧一切的加速沖擊,池子里面變成有四對野獸在互相唿應,其中有陽具在水中沖擊,濺起水花的
聲音,也有母獸喜悅或是苦悶的呻吟聲,此起彼落著好不熱鬧。


  等我跟老婆即將高潮來臨的時候,我才發現原本在老婆身旁,可憐落單沒人疼愛的阿美,她正一個人躺字水里,
雙眼閉著雙手在身上胡亂的摸索,嘴里無助地發出渴望被疼愛交配的野性唿求,后來她干脆來到老婆背后,抱著老
婆的身體瘋狂的和阿姨親吻著。


  老婆體貼地回吻著她,她分出一只手在阿美的身上敏感部位盡情地刺激挑逗著,等到我跟老婆達到頂點精疲力
盡的噴發之后,老婆竟然開始用嘴幫阿美舔著她的屄,舔到她受不了的直跟老婆求饒,老婆則是握著我剛射精已經
疲軟的陽具,她還要我靠過去讓阿美幫我用嘴唇服侍我。


  這是一個無比瘋狂的夜晚,我已經不記得自己抱過多少個女人,舔過或插多少個女人的淫屄,當然還有當肉棒
疲軟之后反覆被女人的嘴給吸大了,這是個夢幻的夜晚,如夢似幻,等到早上我醒過來之后,我仍然無法分辨什么
才是真實的世界。


  第十章真相


  隔天下午當阿忠夫婦也來到湯屋的時候,我已經從老婆口中大致知道事情的真相了,原來老婆很小的時候就暗
戀著姊夫,特別是姊夫在她高中的時候帶她去鎮上買內衣的時候,因為廣告的效果,那個時候黛安芬可是讓少女無
比羨慕的品牌。


  疼愛小姨子的姊夫知道她的愿望之后,怕老婆知道怪他浪費偷偷的帶著小姨子去鎮上,花了幾乎是一期蕃薯賺
的錢,幫她買了黛安芬兩套的胸罩跟內褲,凡此種種,然后電視開始演志明跟春嬌,讓小姨子對姊夫春心大動。


  但是姊夫卻為了老婆拒絕了小姨子的愛慕,明明彼此都住在一起,老婆卻只能看著姊夫疼愛著姊姊,雖然姊夫
也很疼愛著她,但是她卻是開始也想要為姊夫生兒育女,卻一直沒有辦法,愛屋及烏所以她特別疼愛姊夫的四個兒
女。


  后來老婆負氣離家北上工作,我當時一見到她就喜歡上她了,經過幾年的追求之后,老婆終于花落我家,但是
不管我從事什么職業,賺了多少錢,老婆心目中那個疼愛她的姊夫一直存在哪里,難怪她雖然嫁給我卻不愿意跟我
生孩子。


  十年前,老婆二十六歲那年的過年,她們在臺南老家守歲,我因為在國外進修快半年都沒回來,她們在客廳一
起玩牌,最后天快亮時只剩下老婆跟幾個小孩,阿娥說她想要睡了,老婆就帶她們回房間,那是一個大通舖,然后
好像是老婆提議的,于是她們玩起了脫衣撲克。


  我不知道當時老婆是怎么想的,不過這個玩法對于鄉下的孩子是很陌生的,不過他們本來跟阿姨的關系就很好,
所以兩兄弟帶著阿美跟阿姨就玩了起來,后來好像是大家都脫光光了,老婆面對十六歲的阿忠跟阿榮還有十四歲的
阿美,帶她們玩起另一個成人游戲。


  好像是老婆讓她們兄弟,一人一邊的用手摸著她的乳房,然后讓他們舔他的奶頭,而阿美則是負責舔老婆的淫
屄,后來老婆還用嘴幫兩兄弟的陽具都給舔了一遍,等到我回國之后,其實老婆已經忍不住跟血氣方剛的兩兄弟一
起性交過好幾次了。


  當老婆說起這段往事,讓我心中充滿著歉疚,因為那一年我在美國進修,事實上生活過得十分辛苦,原本應該
可以順利拿到學位的,不知如何卻又擔延了半年,因此我很少跟老婆聯絡,即是是老婆打電話來也發現我脾氣很大,
所以她那年會做出如此反常的事情其實我也有責任。


  而當她大姊過世之后,老婆逐漸從傷痛中恢復過來,她同時卻也發現機會又重新來到,所以她一直守候在姊夫
的身邊,為了他開始打扮自己吸引姊夫的注意,沒想到姊夫卻還是一直拒絕他,于是她又重新找上了兩兄弟,然后
在兩兄弟身上得到重生青春的活力。


  其實,后來筱熙跟我的事情老婆都知道,只是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出于她的預謀而已,不過現在這一切都不重
要了,我抱著我失而復得心愛的筱熙,溫柔地吻著她胸前堅挺的乳房,挺著腰讓我的陽具不斷地貫穿她的陰道,阿
美在后面抱著我的身體,不斷用她的乳房摩擦我的背部。


  「筱熙,你看你阿姨,她是不是超級淫蕩啊。」「歐,阿姨的表情好幸福歐,筱熙,筱熙也好想要像她那樣…」


  一旁的老婆身體被黑色的皮革緊緊地綑綁分割著,她的身體同時被三個男人包夾,兩個侄子一左一右的抱著她,
將她的雙腿抬得高高的,侄子們的龜頭頂著她的身體把她弄得黏搭搭的,他們的嘴唇跟手指在她的奶頭跟乳房上到
處舔弄揉捏。


  她心愛的姊夫則是跪在她的前面,那根老而彌堅的大肉棒正不斷地進出老婆的淫屄,龜頭將陰唇翻進翻出,老
婆被姊夫干得直搗花心,舒服的不斷胡亂呻吟著,她的雙手開始分別握住兩個侄子漲大的龜頭,不斷用力的搓揉侄
子的包皮,讓他們也爽得亂喊。


  「歐,阿姨,你的奶頭好好吃歐。」「阿,阿姨,你的屁股好翹,摸起來好舒服歐。」「姊夫,我的志明,干
我,我要為你生兒子,讓他長大了像阿忠阿榮一樣來干我。」「春嬌,你的屄真是緊啊,等下我干玩了,讓他們兩
兄弟再繼續干你。」當老婆的陰道都被姊夫濃濃的精液給灌滿的時候,老婆無比喜悅的發出聲音:「姊姊,你看了
嗎?我終于成為姊夫的女人了,我還要為她生小孩,你不用擔心他沒有人照顧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