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男歡女愛- 第223章 堂堂騷男

  陳楚心里有些激動,不僅開始吞咽著涂抹。

  就像一只狗看見了狗食盆子端來了一樣。

  有條尾巴都能晃蕩了。

  “老家伙!咱可不帶忽悠人的!”

  “忽悠你干啥啊?驢啊,這么說吧,我哪次忽悠你了!對吧?不過啊,你即使能糙了柳冰冰也是守不住她的,人啊!其實都是喂不飽的狗,你得天天喂,他才能對你忠心,其實人是最善變的,沒有所謂的忠貞,人都一樣,你現在看著她像是圣女似的,還不是一張臉皮么!男人要守住女人才行,那就要有一個男人樣,像個男人才行!”

  “咋才能像一個男人?守住柳冰冰?”

  張老頭兒搖頭嘆息起來。

  心想這小子這次真是中邪了,不過也對,人總是要戀愛一次的,就像自己也是暗戀自己師娘的,半夜做夢還夢見師娘的腚溝子夢遺了。

  這也都正常了,像十六七歲的年齡開始自己的初戀,要死要活的愛一個娘們,也對的。

  “嗯?驢啊,只有你強大了才行,比如說人家縣長一個調令下來,讓柳冰冰去他身邊當秘書,人家不就走了么!在縣長身邊當秘書不比在這破農村強百倍了么!以后再高升一下,當個鎮長啥的不費啥事,再不在縣里當個主任啥的……”

  “不會的,我感覺柳冰冰不是那種人,她不會……”

  “不會個屁啊!你啊,太單純,你想啊,人家念這么多年書為了啥啊?后來考中北大這么好的學校,這么多年的努力還不是為了當官么!既然要當官她又這么漂亮,即使不被劉縣長糙,以后想要升職也必須要其他的男人糙才行,不讓人糙,那你就回家吧,別想當官,一沒背景,二沒錢,不在床上奮斗,多漲姿勢,多流汗,能往上升么!”

  “唿……”陳楚唿吸急促起來,似乎看到了柳冰冰正在一點點的寬衣解帶,脫個光腚兒,然后劉縣長在一旁淫笑著,一雙胖乎乎的手在她的屁股蛋子上摸著,嘴在親著她的兩腿間的火燒云,在用舌頭舔著她下面小溪和森林……

  “不行……我不能讓這事發生。”

  張老頭兒笑了:“你說不能就不能啊!啊?你還不好好修煉,不想強大,你作為一個男人沒能力保護人家,人家自然就被別人玩弄啊?”

  張老頭兒眨眨眼,又嘿嘿笑著說:“女生都是物質的,男人也是,要真有女領導糙他,讓他高升,他也干的,所以不要說女人賤,男人其實也賤,是人都犯賤,都是狼,何必裝小綿羊……怎么樣學不學?”

  “我學!”

  “這就對了!以后學好了,成為強者,成為霸主!”

  張老頭兒笑呵呵的拍著陳楚的肩膀。

  “不!我就想得到我想要的女人。”

  “行,絕對行!對了,驢啊,你的氣練到哪了?”

  “糙女人和氣又關系?”

  “當然有關系!陳楚,這個世界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回事,你現在告訴我,這個世界上有鬼么?”

  “應該沒有,應該有。”

  “嗯,因為你看不見,所以你不相信,如果哪一天你看見路上的鬼了,你是不是就相信了?或者說,再過幾天,那個惡鬼就來抓你,你能看見她是不是就能逃了?”

  陳楚忽的想到那只鬼。

  倏地有些發顫了,就像人一下想到自己終有一天會死,亦是突然發顫不知所措,恐懼的要命一樣,那種感覺是恐懼又是無助的。

  “陳楚,你想要看到鬼也很簡單,就是你把氣練至到頭頂,突破了自身的靈氣就可以,萬物都有靈氣,沒有靈氣的那是石頭,比如說一個人,身體是他的本身,精神就是靈氣,如果一個人沒有靈氣,就是植物人了,正常一個人的靈氣如果說是五點,那么一只鬼他的靈氣就是十點,你只要把靈氣提升到十點,就能看見鬼,倒時候你們半斤八兩,誰怕誰還很難說。”

  “上次,你見到鬼,卻動不了,就是因為她的靈氣比你強,也就是精神力量比你強,靈氣也可以說是精神力量,因為鬼沒有身體,他們有的就是靈魂,就是魂魄,就像瞎子的聽力比正常人要好一個道理,所以她能控制你的身體,讓你動彈不得,用精神力量壓制你,所以你要突破,你突破了也自然有你的好處……”

  見陳楚不說話。

  長老頭兒又呵呵笑道:“只要你的精神力量達到10,你就可以靈魂出竅,卻做鬼想做的事,想哪個女人……就進去她的夢里,和女人辦事,說是肉體上的享受,其實也就是精神上的歡娛,你可以任意的玩弄她,陳楚,你會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如果你的精神力量能達到一百,我會帶你去另外一個地方,你將有能力開啟另一個世界,那里的誘惑更多,你想不想去?”

  “哪里……”陳楚愣住了。

  “陳楚,那里沒有警察,沒有政府,沒有國家,沒有道理,有的就是延綿不絕的億萬大山,每天都會有無窮無盡的奇跡,你可以在里面任意的犯罪,各種女人啊!美女無數啊,你想糙會飛的女人嗎?你想糙會法術的女人嗎?你想糙仙蹤那種皮膚比豆腐還嫩百倍的女人嗎?陳楚,學吧,去那里,只要你是強者,你可以任意的作惡,你可以糙遍天下,只要你有能力。”

  “我……我只想糙柳冰冰……”

  張老頭兒咧咧嘴。

  “唉!沒有大志,對牛彈琴!行啊,我先帶你走一程,陳楚坐好了!你這個鄉巴佬,山驢逼,土鱉,我帶你看看什么叫做女人!”

  張老頭兒說著,讓陳楚閉上眼。

  隨后他在陳楚眉心處點了點。

  陳楚昏昏沉沉的仿若進入了夢想。

  張老頭兒抓住陳楚的手腕。

  “驢啊,一會兒別松手,摔死你我可不管……”

  陳楚感覺頭腦忽悠一聲,就像電梯極速降落砸向地面一般,而整個人飄飄搖搖的旋即飄飄而起。

  昏昏沉沉中,陳楚感覺四周一片混沌,不知過了多久,腳下踩住了實地。

  陳楚睜開眼,見是一片茫茫山脈。

  遠近山脈,高聳疊嶂,有則直如云霄,有則山澗無底。

  縱橫交錯間,巨大無盤。

  一處山風回旋響動,亦然如同洪鐘大呂,遠了,又似靡靡之音。

  再抬頭見身遭當中的一架山脈,自己就位于此山半腰,抬首見此山上還高聳約有千丈,像一柄劍鋒直刺入云霄,山身草木豐蔭,古木盤桓錯落,萬鳥啾喳,隱隱的山頂之上,仿若還傳來淡淡的虎嘯猿啼的遼遠而來之聲。

  陳楚往前踏足一步,一株似桃非桃的山木上,花開四溢,陣陣香氣撩面撲來。

  頭頂霧靄千紅萬紫,繚繞萬里,延綿不絕。

  竟然又有幾只仙鶴從天際飛來,嘹亮唳聲飛翔,時而刺入云霄,時而俯入茫茫綠色碧霞般的山谷。

  “老……老家伙,我這在哪啊?”

  “小聲點,別說話,我領你去看女人洗澡,她們的靈動力不強,才一百多點,不會發現咱……”

  “天……老家伙,你說普通人的靈動力才5,我能達到10就能見到鬼了,那人一百多靈動力還不強?”

  “嗯,很弱,你不要出聲。”

  陳楚感覺飄飄搖搖的,被什么東西一遮掩,再次睜開眼,已經在一處木屋門外。

  這次他看見了長老徒兒。

  手里還拿著一個大錐子,隨后在木屋后面偷偷的鉆一個洞,那錐子亦是鋒利的狠。

  “噓……這是女仆房,她們每天這個時間都在洗澡,我都摸清楚了。”

  張老頭兒說著,手下運動,把窟窿又弄大了點。

  隨后讓陳楚往里面瞅。

  陳楚好奇的把眼睛湊過去。

  隨后見里面霧氣灼灼的,他屏住唿吸,仔細盯著看,才發現一個個光熘熘的酮體。

  下面嘭的就硬了。

  一個個粉白雪嫩的酮體,身材都不弱與朱娜。

  那飽滿的胸脯,還有胸上粉紅色的豆豆,下面黝黑的一小角的森林。

  讓陳楚恨不得掏出下面的家伙擼一把。

  他正看著激動不已之時。

  張老頭兒老臉上一陣壞笑。

  陳楚旋即忽悠悠的一陣,像是被颶風吹起一番。

  頭腦天旋地轉……

  “驢啊!醒來吧!”

  張老頭兒拍了拍他的臉。

  陳楚慢悠悠轉醒了,見還在張老頭兒的土炕上。

  張老頭兒見他醒了,又去往爐子里添柴禾了……

  ……

  陳楚昏昏沉沉的,從張老頭兒那回到家。

  感覺一切不可思議,真像是在做夢。

  那里面的光著腚的女人,每一個的姿色只在朱娜之上,那身材霸道極了。

  陳楚真想被她們雪白的大腿勒死算了。

  “唿……”

  陳楚閉上眼,終于平心靜氣的開始修煉。

  為了得到那些女人,老子也要練……

  強烈的欲望占據著陳楚的內心,強大的征服欲讓他的欲望像是一只要撕破樊籠的野獸一樣。

  陳楚感覺自己的氣息在飛快的突破著,身體的細胞就像被蒸騰的受不了開始噼噼啪啪的破碎,他甚至能意識到小腹中的氣流一路暢通無阻。

  沖破阻撓氣息運行的穴位,一路猛沖,至于頭頂。

  陳楚感覺身體熱汗涔涔。

  不過想到那么多女人,那么多光著腚的女人,張老頭兒還麻痹的說這只是仙蹤的丫鬟仆人,陳楚更是受不了。

  更是想強大起來,看看那些仙蹤的女弟子的13到底是啥樣的……老子要糙啊……

  陳楚爆發出強大的欲望,胸前的玉扳指開始閃亮起來,不再是那樣的暗淡,隨即從玉扳指當中倏地,宛轉流出一道白色的弧線力量,進入陳楚體內。

  爆發出強大的氣流沖擊,一舉沖破了最后一處穴位——頭頂的百會穴。

  “唿……”

  陳楚全身一顫,接著忽悠悠的感覺身子一陣的輕盈氣流。

  像是遙遙的騰空而起似的。

  他隨后下了土炕,不過下一秒他驚的要死。

  發現自己好端端的躺在炕上,一動未動……

  我糙!老子這是靈魂出竅了!

  陳楚一拍腦袋。

  想起張老頭兒說的。

  只要將精神力量,也便是靈動力提升到10就會靈魂出竅。

  就會不被鬼束縛住了。

  鬼的夢魘亦是對自己無效。

  自己可以用靈魂去夢魘別人……

  陳楚笑了。

  心想先夢魘劉翠試試?

  好幾天沒糙劉翠了……

  想到這里,陳楚欣喜若狂,身子飄飄搖搖的,像是擺脫了地心引力一樣。

  隨即,他推開門,翻過墻頭。

  爬著劉翠家的窗子,見她在睡覺。

  身上蓋著毯子。

  中間躺著她的女兒孫媛,旁邊是孫五。

  我糙!

  當著她丈夫的面糙她?

  陳楚感覺這一切不可思議,自己不會是在做夢吧?

  糙,自己這是靈魂出竅!什么做夢!

  陳楚淡淡一笑,感覺身子輕輕的,碰到哪里都是那么輕。

  他慢慢的掀開劉翠的毯子,然后朝劉翠慢慢壓了下去……

耗时0.003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