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她抓到了她的孩子們1-7

第一章

珍:

珍·辛德是個寡婦。她的丈夫,山姆,在五年前過世,而珍一直沒有找到一

個可以與他相比的男人。他們從結婚前就彼此相愛,直到山姆發生車禍的那天。

那場意外珍從不刻意回想,雖然那總令她在閑暇時突然感到一陣哀傷。山姆

死后他們靠著珍的工作及保險金過著不富裕,但夠舒適的生活。

現在她已經年逾三十五歲了,但沒人會認為她超過三十歲。她的D罩杯胸部

仍然堅挺,而臀部漂亮地從完美的腰身中延伸而出優美的線條。奉行著新世紀飲

食(吃素跟節食)以及與孩子們的游泳嗜好讓她保持著健美的身材。無論從任何

角度看,她都是每個女人的標準模范。

她有一對漂亮的雙胞胎以及小兒子史派可,她非常珍惜,疼愛他們。然而,

他們無法取代這個家里男主人的地位。珍仍然常常約會,只是,她總是一再地對

對方失望——她就是找不到跟山姆一樣好的男人。
(漩舞:「有時,這只是太過

懷念失去的人而產生的偏見…」)

珍在鎮上唯一的交心摯友是從大學時代就認識的好朋友——克里斯塔·里菲

特。一個跟她有同樣處境的寡婦。跟珍一樣,她也有兩個男孩以及一個女兒。他

們有時會用一天的時間在沙灘上玩,或者到郊區或森林野餐,不過其實這并不常

發生,因為他們剛好住在鎮的兩頭。
(漩舞:「也就是說,珍的雙胞胎其實是異

卵雙胞胎,一男一女。依后文判斷他們比較適合做姊弟,所以我就直接把他們當

姊弟設定。
」)

珍及克里斯塔一週至少共進一次午餐,談談天,聊聊八卦,以及抱怨單身生

活讓她們喪失了多少性生活。她們都說該趁早找個男人,但彼此都不見任何進展

——開始固定于某種生活是件可怕的事。

從前珍跟山姆的性生活倒是十分精采。就算三個孩子都在家,他們還是會想

辦法找時間炒飯。有時候,珍在晚上時閉上眼睛,仍然可以回憶起他的肉棒在她

的花穴中抽送的感覺,以及熱騰騰的精液注滿陰道的快感。她依然懷念著山姆肉

棒的質感以及他靈巧的舌頭在她的小穴中撥弄舔舐,溼熱的摩擦。無數個夜晚,

她用自己的手指激烈地手淫,幻想著山姆依舊在她身旁。

有一天的早上,珍發現史派可的內褲上沾滿了精液。應該是做了很棒的淫夢

吧?她笑著幻想小兒子用手激烈地手淫的畫面。她知道他一定很享受這個經驗。

珍把內褲拿近自己的鼻子享受著那味道——氣味跟行動一樣地讓她興奮。珍

的花蜜開始從花瓣中流出,她顫抖的手扯下了自己的褲子,然后用兒子濕濕的精

液內褲摩擦已然興奮的陰戶,驚訝地發現她竟然這么快就達到了高潮!

她拿著史派可的內褲不停地自慰,一次又一次的高潮,直到雙腿發軟差點跪

倒在地上才讓理智制止了自己淫蕩的行為。

一開始珍對于她發現自己幻想著兒子們與自己做愛的頻率竟然跟山姆一樣而

感到愧疚——「大部分的幻想是跟史派可而不是大兒子喬,雖然喬也曾在幻想中

與她做愛,她也曾想過吸吮他的肉棒。
」但她很快地克服了這心理障礙——因為

這真是太美妙了。她修過心理學,知道人的慾望有時候是難以克制的一件事,只

要她只是在暗地里,或自己的房間發洩,就沒人會受到傷害——就算幻想著同時

跟兩個兒子做愛,那又有什么關系呢?反正這感覺實在是太∼棒∼了。

愛莉絲:

愛莉絲在一年前有了初潮的體驗,但她對兩兄弟的陰莖的興趣倒是早幾年就

開始了。在媽媽還會同時洗他們三人的身體時,她就開始想玩玩看了。

她回想起自己每次玩他們陰莖的經驗,那真是令愛莉絲沮喪。珍總是溫柔地

制止她說,這是很不雅的行為。她甚至想起了有一次,她趁媽媽不注意的時候試

著玩了雙胞胎弟弟喬的陰莖。它在她手中變大真是件有趣的事。

隨著時光的流逝,事情變得越來越糟。一開始,當她不能繼續跟她的兄弟一

起洗澡時,他們并不會把浴室的門關上。她會假裝只是在外頭等待,然后偷看他

們尿尿的樣子。她喜歡看他們把最后幾滴尿液甩干時,陰莖稍微變大的情形,她

覺得,它們就像當時她玩弄喬的肉棒一樣地變硬,真是有趣極了。

十歲的時候,她從學校的女孩們學到了更多的「知識」,她知道了陰莖就是

「肉棒」,而且男生會對他們的肉棒做有意思的事。不過,那時男孩們已經懂得

把浴室的門關上,所以她只能透過鑰匙的小孔偷看他們上廁所的樣子。

那真是好玩,男孩們那時似乎會多搓揉他們的肉棒幾下。而且它們變大,變

硬的頻率高多了!女孩們對她說當小弟弟被摩擦時,男生會覺得很舒服。她知道

當她自慰摩擦自己的小妹妹時會覺得很舒服。她好奇男孩們搓揉肉棒時是不是跟

她摩擦肉穴時感到一樣的舒服。

晚上,愛莉絲躺在床上一邊幻想著用手握著喬的肉棒一邊摩擦著自己的小穴。

那讓她覺得那次的手淫格外地舒服。

剛過十一歲的一天夜里,她的手指感到一陣濕。她打開了檯燈,鮮血讓她嚇

了一跳。她的媽媽告訴她有關月經的事,而她跟媽媽傾訴了些她的問題。

珍用了很多比學校的女孩們更恰當許多的詞句告訴了她性教育的知識。珍甚

至告訴了她一些更進階的東西,而愛莉絲最后才搞清楚原來媽媽要說的就是操穴。

愛莉絲很仔細地聽著,并且發現原來一些她本來不相信,女孩們告訴她的事,

都是真的。

小寶寶是經由做愛而產生的。
(雖然愛莉絲更喜歡操穴之類的字眼。)性在

適當的時機不但不是件該害羞的事,而且會讓你覺得很舒服。最好在墜入情網并

結婚后再享受它。

愛莉絲才不想等到結婚呢,那聽起來像永遠一樣。她現在就對肉棒有濃厚的

興趣,而且,用手指插穴的時候明明就很舒服。如果男生用肉棒插穴會更快樂嗎?

她很想知道喬的肉棒在她的蜜穴中抽插會是怎樣的感覺。

愛莉絲在數週后總是想著喬的肉棒手淫。某夜里,她感到自己的蜜穴緊縮住

自己的手指,而且有種真的真的很爽的感覺刺激著全身,使得她渾身顫抖。那比

之前的任何一次手淫都要來得舒服。愛莉絲想著,那一定就是媽媽曾經說過的高

潮!
(學校的女生們則說那就是「洩了」。)好色的愛莉絲讓自己在那個晚上舒

服地洩了兩次。

大約體驗高潮的一個月后,愛莉絲發現喬改變了他的習慣。喬在每次從學校

回家之后都會花比以前更多的時間在浴室里。愛莉絲把史派可送出門讓他去外頭

玩后正巧可以趕到浴室的門口,從鑰匙孔中偷看喬的舉動。他會脫下他的長褲及

內褲直到腳踝,然后用手握著他的肉棒上下搓揉幾次,直到它完全變硬。愛莉絲

會在那時將手伸到自己的內褲中開始摩擦自己的小穴。

喬的肉棒要比以前來得大得多。他會坐到馬桶蓋上,吐口水到手上,然后繼

續上下搓揉。喬總會閉上眼睛開始享受肉棒帶來的快感,他的手上下摩擦的速度

越來越快,接著像愛莉絲在高潮前一樣深深地唿吸。

馬上,白色的液體從肉棒的頂端噴灑而出,它們大多落在浴缸的邊緣——愛

莉絲知道白色的液體就是制造寶寶的物質。她在門外隨著精液的噴灑一同達到了

高潮,愛液順著手指滴到了內褲上頭。

喬會用浴室的衛生紙把白色的液體擦干凈,然后穿上內褲。愛莉絲則會飛快

地回自己的房間,等喬下樓之后再回到浴室中。她喜歡找喬漏了擦,落在浴缸中

的新鮮精液。愛莉絲會先用它們沾濕手指,用力地用鼻子聞,然后回自己的房里,

用喬的精液擦在自己的小穴上,混著自己的愛液手淫。她會不停地用手指操著小

穴直到數次高潮,全身酥軟為止。

在第一次發現喬的自慰模式后,愛莉絲就從不錯失能拿喬的精液手淫的機會。

有次喬忘了將精液清掉,她從浴缸上抹了一攤濃濃的精液在手上,聞著它們

的味道。她伸出可愛的舌頭舔著雙胞胎弟弟的精液。那真是好玩,她覺得她喜歡

精液吃起來的味道。等不及回自己的房里,愛莉絲就在浴室中用沾滿精液的手指

縱情地插著自己未成熟的小穴……

喬:

喬是全家最保守的小孩。大約在愛莉絲第一次月事后一個月,他在夢里帶著

奇妙的感覺醒來,然后發現睡褲濕了一大片。他知道那不是尿床,喬冷靜地把被

子掀開,脫下了褲子。他看著自己的陽具。現在看起來軟軟的,但他最近總是覺

得它常常變硬。有其他人在身邊時勃起總是讓他覺得很困擾。不過,它現在看起

來軟趴趴而且濕濕的…這一定就是男孩們在學校說的精液,或叫…「洨」。哇喔!

他剛剛射精了!

他的手指握住了還溼答答的小肉棒上下搓揉,而它很快地變大,變硬了起來。

感覺真棒。他持續地用手撫慰自己的陰莖直到一種彷彿是解放的感覺從肉棒

沖到腦袋,從未有的感覺隨著白色的液體噴灑而出,喬感到自己的臀部同時緊縮

著。

唿,那一定是更多的精液。他的身體輕微地顫抖,舒服的感覺遍佈全身。

有天他正在浴室手淫的時候,史派可從外頭沖了進來。喬被嚇了一大跳,并

且生氣地對他的小弟大吼大叫。雖然他馬上就覺得對史派可十分抱歉,畢竟他根

本不是故意的,但喬因為找不到藉口可以順利地脫逃出那窘境,所以只好抿著嘴

而對滿臉哭樣的史派可什么都不說,讓弟弟低著頭走出浴室。

有了在浴室中自慰的習慣好一陣子后,喬才發現只要史派可不在家,愛莉絲

就會隨著他走出浴室之后進去浴室。他也還記得跟愛莉絲一起洗澡的時光,而且

他記得他的姊姊曾經用手玩弄著他的陽具直到它變硬。現在他的肉棒要比以前大

得多了,而他暗自希望愛莉絲能再跟他玩肉棒的游戲。他知道那是骯臟的想法,

但他不禁好奇愛莉絲是否也有成熟的變化,她的月經來了嗎?

有天,史派可在放學后待在朋友的家里玩,喬抓住了機會從鑰匙孔中偷看愛

莉絲回到浴室中的樣子。他想知道愛莉絲是不是像他一樣有了不同的變化。喬興

奮到忘了把浴室的精液清干凈就離開浴室假裝下樓。當他一聽到浴室的門關上的

聲音,就悄悄地回到浴室前把眼睛盯在鑰匙孔上

愛莉絲的確不一樣了。他看著她脫下牛仔褲,拉下粉紅色的內褲。愛莉絲的

股間已經長著比他還多的細毛。他驚訝地看著愛莉絲修長的手指撫摸著她的外陰

部——她正在對她的小穴做那種他對肉棒做的事!在他的保守觀念里,女孩不應

該做這種事才對!

接下來的畫面更讓他吃驚。他看見姊姊的手指抹了大量的精液——那些正是

他剛剛才從肉棒中射出來的。她似乎陶醉地聞著它的味道,還伸出舌尖舔它們。

姊姊正在吃他的洨!喬不敢置信,她怎么能做這么下流的事?

骯臟歸骯臟,親姊姊舔掉手指上濃郁精液的畫面還是讓他的陽具硬得發疼。

喬透過褲子用力地摩擦自己的肉棒。

愛莉絲舔掉了些精液后,又從浴缸邊沾了些,然后開始摩擦她的小穴。喬的

肉棒用力地抵著褲子的感覺讓他覺得很不舒服。但死盯著姊姊的一舉一動使得他

手忙腳亂。愛莉絲坐到椅子上,開始上下摩擦那美麗的花瓣,接著伸出兩根手指

緩緩地插入其中。她真是太美了!喬終于把拉鍊拉了下來,老練地用口水當潤滑

劑,開始用力地用手指做著活塞運動。愛莉絲跟他一樣在高潮前全身顫抖,唯一

的不同是并沒有什么液體從她的小穴中噴射出來——而他則將精液不受控制地射

在門上。

史派可:

史派可再五個月后就十二歲了。這天他在半夜中醒來,覺得很舒服的同時感

到下體溼答答的。他以為自己竟然尿了床,但他甚至想不起來他上次尿床是什么

時候,而且,那滑滑黏黏的感覺一點都不像尿水,倒是有點像冬天凍傷時媽媽會

涂在他手上的軟膏。

史派可想著,無論如何,他都得起床換條內褲才行。

史派可隱約覺得自己剛剛做了個很有趣的夢,好像有個女孩在夢里,但他一

點都想不起來詳細的內容。他的肉棒現在還是覺得很舒服,像是它變硬時再繼續

搓揉之后的感覺。不過,之前從來不曾流出任何東西。史派可男生們說過射精。

他知道做愛時會射精,而且那應該十分舒服。男生們也說過可以靠手淫射精。

不管怎樣,他的肉棒又勃起了,他注意地瞧了瞧,發現它比印像中的要大了

些。

他知道男生的肉棒在某個時期會長得很快。哥哥喬比他大一歲,他的肉棒之

前還跟史派可的差不多大,但現在要大多了。上次他才因為莽撞地闖進喬在的浴

室而看到他的肉棒,而且,他還被喬邊怒吼邊趕了出來。那表示喬開始會射精了

嗎?現在他的肉棒也開始變大了,那表示自己也能開始射精了嗎?史派可歪著頭

想著——好像沒法子知道呢。

赤手摩擦的肉棒有點不舒服,所以他用了一點口水然后開始對肉棒作手指運

動。那感覺的確很好。突然他感到一股悸動從肉棒傳到心里,白色的液體從他的

龜頭灑出,而他從未感受過這種滋味。大部分的液體都揮灑飛舞在空中,有些則

順著秘孔流到了手指上。

哇喔!他知道了他以后都能握著肉棒自慰,這感覺真是棒透了。他觀察自己

的肉棒在射出后迅速地變軟。真有趣,但他十分地睏了,簡單地清理過地板上的

精液后,史派可又再度回到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他量了量小弟弟的長度。他先讓肉棒變硬,然后發現它大概快六

公分長。他記得上次,大約一個月前的測量結果只有五公分。它真的在長大!他

仔細地觀察肉莖根部,有幾根細毛開始在長。史派可非常地興奮——他長大了!

他只有一百四十七公分高,四十公斤重,但他已經有了陰毛而且會射精。為

了慶祝他學會自慰,史派可讓肉棒感覺十分十分的爽,然后欣賞著精液在空中劃

過帥氣的軌道后灑落地面。

那天之后,他就養成了個習慣。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廁所去尿尿,

手淫,打一砲到馬桶中。晚上他會把手洗干凈之后再自慰一次。他喜歡看精液從

尿道孔射出,有時候,他晚上甚至還會再做個淫夢,以至于把被子弄濕。好幾次,

他在學校里不由自主地勃起,只好跑到男生廁所中把惱人的精液射出體外;有時

候則是在家中,那會比較好處理,只要到浴室中解決就行了。

史派可持續著這習慣三個多月,他現在約有一百五十公分,四十二公斤了。

不過最大的改變還是他的肉棒,三個月已經讓它長到了十公分,而根部已經

有了數不清的陰毛。

他會特別注意男生們說的事,但他不確定是否每件事都是真的。當然了,他

知道他的肉棒可以插進像愛莉絲下面的小狹縫中。他知道愛莉絲的狹縫也比以前

要大了,而且上面也長了很多細毛,最近他才因愛莉絲洗澡時忘了關門而偷看到

她的下面。男生們叫小狹縫「小穴」,把肉棒插進去就叫操穴。

他們說有些女孩會吸吮你的肉棒,那叫做吹喇叭。他不相信有誰會吸一根肉

棒而且還把精液吃進嘴里。就算其他的男生們信誓旦旦地好像真有其事,但他還

是覺得他們在唬爛。男生們還說反過來男生舔女生的肉穴就叫做品玉,那聽起來

也很愚蠢——要他去舔女生的下面還不如叫他去舔她們的屁眼算了。

一開始只是玩著射精,看精液能噴射多遠的游戲史派可就滿足了,但最近他

閉上眼睛享受著手淫的感覺時卻總是幻想著另一個女孩的小穴,他希望能知道插

入女孩的穴中是什么滋味。這幻想讓他手淫的感覺更加地美妙。他也開始幻想有

個漂亮女孩跪在地上吸吮著他的肉棒。他知道這不會發生(至少最近不會),但

他還是喜歡這主意,那跟幻想操女生的小穴讓他一樣地快樂。

女孩們會開始產生性徵——就像愛莉絲一樣。他現在覺得有點難為情,因為

他知道不能對姊姊像以前一樣地親密。當他的性幻想中有著自己的媽媽,那讓他

更加地難為情——這真是糟透了。不過,話又說了回來,這并不讓足以阻止他讓

愛莉絲或媽媽出現在性幻想中就是了。
第二章

從鑰匙孔偷看再也無法滿足愛莉絲的渴望。有天,當史派可跑到朋友家玩的
時候她有了個新點子。她將趁喬手淫的時候闖進浴室里。反正事情最糟不過就是
以超近距離看到喬的肉棒仰頭對著她——而那對愛莉絲而言也不算什么糟糕的事。

她算準了喬大概會用掉的時間,然后一鼓作氣沖上了樓上的浴室里。果然,
喬正握著他的肉棒。他的臉變得通紅,雙手掩著朝天的肉棒不讓愛莉絲看到,然
后開始對愛莉絲吼叫。不幸的是,愛莉絲是他的雙胞胎姊姊,不是那小一歲的可
愛小弟,基本上愛莉絲要比史派可要來得強硬果決得多——特別是與喬交涉的時
候。

「得了吧,喬,你想嚇倒我還早得很。讓我瞧瞧你的小弟弟嘛。哇∼它比之
前你讓我玩的時候要大多了耶。要不要讓我再玩玩看?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喔∼」

喬已經急得讓淚水溢上眼框了。他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其實他的小弟弟已
經跟主人一樣垂下了頭,而他也已經無暇顧及他的小弟弟——他只想挖個洞跳下
去然后把自己活埋。

「不行啦…愛莉絲,我現在很難為情啦,拜託出去啦!拜託!」

愛莉絲才不會這么快就放棄了她的目的。她把頭撇向一邊,然后用左手撐住
右手肘,將右手撐著微笑的臉蛋。喬試著與她的目光相交,但他沒辦法。他知道
當她擺出這可愛的姿勢時意味著她想到了另一個點子——通常是喬沒膽量做的主
意。

喬也知道了她不會這么輕易撤退。她這么霸氣十足地沖進來就代表了一件事,
那就是非讓喬秀出他勃起的肉棒不可。

「不然交換,你讓我看你的下面,我就讓你看我的。」

喬的確想看女生的下面長什么樣。經由鑰匙孔偷窺實在不能看得多清楚。現
在的問題是,哪個比較重要——他的道德感還是他的好奇心。

愛莉絲脫下了她的長褲,接著是她的內褲。在她走近喬之前她抓住了他的雙
手讓他露出了他的肉棒。

喬愣愣地盯著她的陰戶——作為交換,喬慢慢地打開了他的雙腿讓他的男根
漂亮地挺立出來。

剛剛被嚇到的時候它一度變得委靡不振,但想到能夠近距離地看到姊姊的小
穴讓它又迅速地恢復了雄姿。

愛莉絲一點都不浪費時間,她滿意地揚起嘴角看著弟弟勃起,接著坐到了洗
手臺上,用左手的指頭撐開小穴,讓喬看見她淫蕩地用右手的中指撫摸著私處,
接著插入蜜穴中。喬的肉棒已經完全勃起了,愛莉絲舔了舔因興奮而干燥的嘴唇
笑著問他為什么不開始自慰。喬想著,這幅畫面似乎光看就能讓他射精!他的手
指聽從姊姊的指示開始愛撫自己的陰莖,姊弟淫亂的場景讓他們很快地在同時間
達到了高潮。喬的屁股一陣緊縮,把精液射得老高,他用力地唿了口氣,看著愛
莉絲的身體一陣陣地顫抖,只是似乎沒什么液體從愛莉絲的肉穴中射出來,他不
禁懷疑姊姊是否有達到高潮。

浴室中的場景告一段落后,喬拒絕繼續與愛莉絲妥協,他只想回自己的房間
休息。愛莉絲則因此氣炸了。不過這次的小游戲讓她興奮到了極點,她身上的每
個細胞都告訴自己她不想就這么結束。她想更進一步,更進一步,再更進一步,
至少,她要親手讓她的弟弟射出來,并讓喬用手指幫她手淫,而那只是她夢想中
的第一步——她準備回到起跑線了。

隔天,愛莉絲等史派可不在家時再次走入了浴室中。她根本就不給喬任何機
會,但她也不擔心喬就這么走出浴室。愛莉絲很快地脫下了褲子及內褲,坐到椅
子上開始用手指愛撫自己的小穴。雖然還不到高潮的地步,愛莉絲還是故意喘著
氣用兩手的手指激烈地愛撫自己的肉穴,然后突然無預警地在高潮前停止了動作。

喬紅著臉試著走近愛莉絲,懇求著近距離看姊姊還插著手指的小穴。

愛莉絲拒絕了他。除非喬讓她摸他的肉棒,不然她就不讓劇情繼續發展下去。

而讓她撫摸肉棒的交換利益是,她讓喬摸她的私處;更進一步,如果喬可以
讓她的手對他的肉棒手淫直到射出來,那喬也可以對她手淫。喬的慾望讓他屈服
了,愛莉絲微笑著走近弟弟,握起了他已然勃起的陰莖。

愛莉絲細致柔軟的手指輕輕地上下搓著弟弟的肉棒。沒幾下,喬就用力地唿
了口氣棄械投降。雖然喬想表示他只是覺得太舒服所以才這么快射精,愛莉絲卻
一點也不在意。她溫柔地將射在她腿上,下腹的精液抹在弟弟的肉棒上,繼續輕
輕地搓著它。愛莉絲自己被熱騰騰的精液射到的同時,似乎也有了個小高潮,小
腹上的精液好像散出一股熱流,讓她覺得很舒服。

履行交換的代價,愛莉絲用手指將自己的小穴微微撐開,好讓弟弟能夠看得
更清楚。喬的手指發抖地插入了姊姊的花瓣中,因為太過于緊張,他老是抓不到
正確的位置。

愛莉絲早已臉頰潮紅,再也忍耐不了弟弟的蠢動作,她主動地用手引導喬的
手指進入正確的花徑入口。抓著弟弟的手上下移動,愛莉絲就這么地享受著喬較
為粗長的手指操著自己的嫩穴。

淫水四溢的花徑,使得喬的手指可以很容易地抽插。喬的道德感早就已經消
失無蹤了。他決定他喜歡用手指對姊姊手淫的感覺,能用自己的手指讓愛莉絲姊
姊閉起眼睛喘著氣,偶而因快感皺起眉頭,是身為男人的一種驕傲。

他的肉棒早已挺立,而愛莉絲則以之前的精液為潤滑劑,上下地對它做著活
塞運動。

愛莉絲的高潮一次接一次。喬的手指很笨拙,但效果卻意外地比自己的要更
美妙。他們就這樣互相為對方手淫,直到喬再次射精。

喬清楚地知道他們做的是不應該發生的事,但他就是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無法
輕易地拒絕惡魔的誘惑。射精的快感與罪惡感同時襲來——他知道以后只要愛莉
絲想對他手淫,他就必須屈服。然而,在自己也十分渴望愛莉絲肉體的情況下,
這算是「屈服」嗎?

沒過多久,他們就都因密集的高潮而精疲力竭,加上史派可可能隨時回家,
所以他們必須打停。在接下來的一個禮拜,他們只要抓到機會就會到浴室為對方
手淫。

有天,史派可跟唐一起回家,而史派可將會在唐家里睡一個晚上。也就是,
愛莉絲可以擁有這個害羞,過分謹慎,正在發育的雙胞胎弟弟整個下午。

她決定要讓喬跟她做愛。雖然知道喬那個死古板不會輕易屈服,但她對自己
有十足的把握。

事實上喬自己也希望能用肉棒插入愛莉絲的小穴中,嘗過用手指操愛莉絲的
滋味,又怎能不被誘惑更進一步呢?只是他的個性讓他害怕實際的行動,而肯定
永遠不會是主動提這個建議的那一方罷了。

因為有整個下午的時間,所以他們直接進入了愛莉絲的臥室。

剛把房門關上,愛莉絲就堅持兩人都得脫衣服。喬雖然猶豫了一下,但想到
可以看到愛莉絲的胸部,他的猶豫馬上隨之煙消云散。

全身赤裸的喬緊張得不知所措。香香的房間讓他覺得有點頭暈,只好呆呆地
立正在愛莉絲的面前,用力地用嘴巴唿吸。愛莉絲簡直在心里笑翻了,「真是沒
用的弟弟啊…」,邊這么地想著,邊走到喬的面前溫柔地將他抱住,輕輕地用自
己的身體摩擦著對方的身體。愛莉絲還在發育的小乳房摩擦著喬的胸膛,而喬的
肉棒則頂在愛莉絲的小腹上。這是他們,除了為對方手淫外的第一次肌膚接觸。

愛莉絲溫柔的摩擦讓喬很快地讓勃動的陰莖在兩人之間爆發,愛莉絲并未因
此而停止身體的擺動。兩人體溫的傳達,溼熱的精液于肌膚間摩擦,讓喬的肉棒
再度迅速地勃起。愛莉絲吻著弟弟的臉頰——她真的很喜歡喬炙熱的肉棒滑過腹
部的感覺。

愛莉絲在喬的耳邊輕聲地要求他把肉棒插入她的小穴中,但他卻不敢動彈。

于是愛莉絲拉著他的手走到床邊,然后用兩手挽著喬的脖子直到他壓在她的
身上。

喬覺得意識似乎都集中到了肉棒上一樣,身體不聽使喚地用笨拙的姿勢試著
將他的陰莖插入愛莉絲的小穴中。愛莉絲伸出了手,將弟弟的肉棒導到了正確的
位置上…

興奮的陽具在溼潤的花穴前端輕輕地抽送,緊張的喬一不小心就讓它熘出了
門口,經過愛莉絲幾次的幫忙,喬終于稍微抓到了訣竅。但是缺乏經驗及過度的
興奮讓他們無法長時間地享受長時間的第一次亂倫性交。不到一分鐘的抽送就讓
敏感的愛莉絲達到了高潮,緊縮的陰道使得喬也在最后一次的插入中用力地射出
了第二次的精液。

第二次的噴射比第一次還來得強烈許多。喬的精液沖擊著愛莉絲的肉壁,而
她的小穴則陣陣地收縮,把喬在肉棒中剩余的精液溫柔地擠壓出來。

他們好奇地玩著對方高潮后的私處,性交后的那里似乎變得更加地敏感,喬
的陰莖在二次射精后還是在愛莉絲的撫摸下勃起了。十二歲的他或許沒辦法支撐
很久,但卻有著絕佳的回復力。

初體驗的興奮中,他們又做了兩次,最后一次的性交比第一次的要久得多,
雖然不得不因為媽媽可能回家而停止做愛練習,但他們都覺得那是那天最棒的一
次性愛,而沒有因此抱怨時間不夠他們的禁忌游戲。

愛莉絲花了一段時間才說服保守的喬讓他們試著用騎乘式做愛。喬在體驗過
后發現他也很喜歡女生在上面的姿勢,在那之后他們就常常試著變換姿勢做愛—
—要讓喬主動想嘗試些新花樣實在是件不容易的事。

兩個星期后,史派可又再度到同學家玩,這讓他們在史派可回家前有足夠的
時間能好好地玩一下午。

在他們第三次性交后,喬的肉棒變得很難勃起。愛莉絲聽過替男生口交能讓
他們勃起,加上她回想到了那天在浴室中嘗過的精液滋味——她那時真的喜歡精
液的味道,用嘴巴直接吸吮喬的肉棒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去吧?愛莉絲想著。

于是愛莉絲很快地跪到了喬的雙腿間,將他的肉棒放到嘴里。喬驚訝地用手
抵住了愛莉絲的臉頰,無謂的道德感再度于心靈中交戰。愛莉絲的嘴讓他感覺很
棒,但一個善良的好人不應該做這種事才對。他喜歡姊姊做這些事,但卻又覺得
不應該做出這些事。因為愛莉絲的口交使得他發出像女孩子的叫聲,而臀部主動
地將肉棒推進了愛莉絲的喉嚨深處。

愛莉絲原本只想要幫他變硬,但吸吮肉棒的感覺使得她不想那么早松口。她
喜歡吸吮肉棒!

一手搓揉著肉莖的根部,一手愛撫著自己的小穴使得小高潮慢慢地席捲了全
身…她持續地吸吮,前后擺動著頭讓喬干著她的小嘴。她想吸吮他的精液,想讓
他的精液從肉球中用力地射在她的嘴中,她很想要吃他的精液!

不久,愛莉絲感到他的精液濃稠,有力地彈在她的嘴里,她不停地繼續舔,
吸吮著喬的肉棒,美麗的氣味讓愛莉絲瘋狂地對自己手淫,在喝下弟弟的每滴精
華的同時肉穴也緊緊地夾住了手指而使得愛莉絲達到高潮。

喬差點掉下了眼淚,將精液射在姊姊的嘴里的罪惡感及快感讓他很想癱下來。

他以為姊姊應該會吐出來,但愛莉絲卻一再地舔弄他的肉棒,就像精液是奶
油一樣地吃下喉嚨。愛莉絲自己倒是覺得精液比奶油要好吃多了,她喜歡舔肉棒,
也喜歡喝喬的精液。

他們接下來的幾次性交中,愛莉絲每次都一定要對喬口交一次。讓他因此發
出忍耐的叫聲真的很有趣。

她可以做的事,沒道理喬不能做。雖然知道喬不會輕易答應為她口交,但她
還是在第四次的性愛游戲中提出了這個要求,當然了,喬立刻拒絕了她的要求。

「不要」對愛莉絲而言根本就不算回答,她噘著嘴說喬應該試著做看看。

即使對方是親姊姊,喬也不想答應。他不想做那么骯臟的事——他才不要把
嘴放到女生的那里——沒有任何一個善良的人會做那種事情!

然而,他突然發現了他自己根本就不是善良的人了,不禁跟親姊姊亂倫,還
將精液射進她的嘴里!在愛莉絲還沒生氣用吹簫交換品玉前,喬嘆了口氣答應了
姊姊的要求,把自己的頭移到了她的下面。

小心翼翼的喬先把手指插入了姊姊的穴中,抽送幾次后拔了出來,嗅著指頭
的味道。喬覺得聞起來還算不錯,他甚至覺得——其實愛莉絲的私處還蠻好聞的。

然后他輕輕地用舌尖點了下自己的指頭。沒有中毒!而且那少許的液體也不
難吃。

他想著——也許他可以辦得到!

不過,直接從源頭舔,味道可能會不一樣…亂七八糟的幻想浮現在他的腦袋
中,然后他做出了個糾結的表情,鼓起勇氣將臉更靠近了愛莉絲的花瓣前——他
就是不喜歡把自己的嘴巴放到那里的想法!

喬心知肚明,如果他想要姊姊幫他口交,那么他也必須對她做一樣的事才行。

他試著將舌頭舔姊姊的陰部,但沒舔,于是他繼續鼓起勇氣做了第二次動作。

這次稍微接觸了愛莉絲的陰唇——由于還是沒有中毒,所以他試著將舌頭停
留在上面一小段時間——因為這些動作并未置他于死地,所以他半放心地開始舔
弄愛莉絲的蜜唇。

愛莉絲早就忍耐到極限了,她覺得身體像是在地獄燃燒一樣地熾熱。當喬終
于肯伸出舌頭舔她的陰唇后,她忍不住用雙手抱住了弟弟的頭,將私處緊緊地壓
在他的嘴唇上。

喬一開始做得很糟糕,他的心根本就不放在上面。也許不知道如何做起也是
個因素,他不知道該怎么舔,也不知道可以對愛莉絲的肉荳做更進一步的挑逗。

被姊姊緊緊地壓著只是讓他更難以抓到技巧。不過,愛莉絲的高潮的確很激
烈!

喬從未聽過愛莉絲這么快樂的呻吟,也沒見過愛莉絲一陣陣因高潮而激烈抽
蓄的樣子。

發現女生的下面不會咬傷他之后,喬就變得有點喜歡舔愛莉絲的肉穴了。那
比用手指,甚至比用肉棒還能讓愛莉絲高潮。雖然從不愿承認,但他也開始喜歡
上了愛液的味道。他最喜歡愛莉絲吸吮他的肉棒而他同時舔著愛莉絲的下體。六
九式變成了他們例行的游戲。例行的意思就是——在一個十二歲的小弟弟老是在
周圍時繞來繞去時也可以找到機會進行。

愛莉絲跟喬都很喜歡他們的小弟弟。他們不喜歡將他排除在外,只是,他們
發現只有這樣才能讓弟弟不至于打攪到他們。

愛莉絲提議他們可以等到史派可會射精時再讓他加入他們的游戲。如果史派
可加入的話他們的禁忌游戲一定會更有趣。喬負責在游泳池的淋浴間中鑑定史派
可的陰莖大小,而他們決定用六個月的時間,等這個小他們一歲的弟弟。

愛莉絲想用設計喬的方法引誘史派可。她想著,這把戲成功過一次,肯定也
會成功第二次。
第三章

大約在愛莉絲跟喬決定誘惑他們的小弟之后一個禮拜的某天晚上,史派可晚
上睡覺的時候沒有關門,而聽到了走廊發出的聲音,他輕輕地走出房門,看到了
喬躡手躡腳地進入了愛莉絲的臥室。他墊起了腳尖隨著哥哥到了愛莉絲姊姊的門
前。里面傳來他們小聲說話的聲音,但無法聽到內容。大約一兩分鐘后,臥室里
傳出床腳摩擦地板的聲音。他試著從鑰匙孔里偷看,但從那個角度只能看到愛莉
絲的床腳。

愛莉絲的床搖得越來越大力,傳出的聲音也就越來越大聲。他可以聽見愛莉
絲的呻吟,但是仍舊聽不出她在說什么。哥哥跟姊姊到底在里面做什么?他們該
不會在做不該做的事吧?那就是他們最近老是把他排除在外的原因嗎?不,史派
可覺得他們不可能在做愛,哥哥不應該跟姊姊做愛——至少史派可不覺得兄弟可
以跟他們的姐妹亂倫——這不是件好事。

也許這不是件好事,但愛莉絲房間傳出的聲音還是使得史派可的陰莖硬得像
石頭一樣。即使已經在早上自慰過了一次,幻想著喬與愛莉絲做愛的場景還是讓
他又回到了房間再次手淫。他想像著喬壓在愛莉絲的身上,肉棒插入她的穴中—
—啊!那就是床發出聲響的原因!?他用了比平常更多的力氣搓揉著自己的肉棒,
使得床腳也發出了聲響。

一下子就達到了極限,史派可要比以前任何一次的自慰都要早射精,也射出
了比平常更多的精液。姊姊的呻吟聲在他的腦海中迴盪不去,使得他的肉棒又再
次地硬了起來。

雖然他常常自慰,但卻沒有過這種經驗,這種慾望無法達到滿足的感覺,不
得不讓他再度握住有點發疼的陰莖,幻想著愛莉絲,喬跟他一起做愛的情景,使
得史派可用力地搓著可愛的肉棒。體驗著稍微難受的快感,還只是小孩的他將第
二次,已然稀薄的精液從尿道孔中噴射出來…

大約十分鐘后,喬打開了愛莉絲的房門,悄悄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隔天早餐,史派可吃著三明治觀察他的姊姊跟哥哥。他們看起來跟平常根本
就沒兩樣…對史派可來說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異像。如果他們昨晚真的在做愛,怎
么可能看起來這么平常?史派可差點想破了頭。

對十二歲的小孩而言,事情只有對跟錯兩種答案。而且,如果你做了錯事,
一定會顯示出些蛛絲馬跡。如果一點跡像都沒有,那表示也許那不是錯事。

那天,史派可在放學后還是沒得到結論。他們三姊弟在客廳吃完點心后,愛
莉絲先回到了臥室,幾分鐘后,換喬上了樓。史派可則在客廳中亂轉著電視頻道,
直到終于承認沒有東西好看,才在約十分鐘后也踏上了往二樓的階梯。他想著,
喬不會又在愛莉絲的房間了吧?

這次,愛莉絲的房門并沒有整個關上,門與門柱間明顯的開了個小縫,床柱
摩擦地板的聲音清楚地傳到了史派可的耳里。史派可覺得血液直沖到了臉頰上,
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門邊偷看姊姊臥室中的情形。

愛莉絲跟喬身上都光熘熘的!喬就在愛莉絲的正上方,用他勃起的陰莖在愛
莉絲的小穴中上下抽送。喬真的在跟愛莉絲亂倫!史派可從沒想過昨晚的幻想真
的有可能發生。他的肉棒在褲子中因血液迅速流動而陣陣地勃動。愛莉絲誘人的
呻吟讓他不顧被發現的可能而脫掉了長褲及內褲,開始對自己的肉棒手淫。沒搓
幾下,史派可的精液就劃過了小腹前的空氣,與喬跟愛莉絲的呻吟聲結合在一起。

而接著發生的事更讓史派可吃驚。喬在愛莉絲的穴中射出滿滿的精液后,將
半軟的陰莖抽出了粉紅的花瓣中,然后到了床邊的地板上跪坐著,將嘴巴貼在剛
剛肉棒才插入,射精過的地方。

喬竟然在愛莉絲的肉穴中射精后用舌頭舔愛莉絲的肉穴?男生真的會舔女生
的肉穴!史派可的眼睛明白地告訴了他「喬現在的確在舔愛莉絲的陰部。」哇喔!

喬怎么能做那樣的事?愛莉絲姊姊在床上邊扭著纖細的身體,邊淫蕩地說著
她有多舒服。

驚人的事一再發生。喬站起了身子到了床頭,然后愛莉絲伸出了舌尖開始舔
他的龜頭,接著將整個肉棒都塞入了她的嘴里。喬竟然把肉棒放到女生的嘴中!

也就是——愛莉絲姊姊對哥哥吹喇叭!他的姊姊竟然會做這么臟的事!男生
們說那樣的女生是壞女孩,可是史派可知道愛莉絲是個好女孩。

史派可在門外第二次勃起。他看著喬操著愛莉絲的小嘴,愛莉絲就像舔棒棒
糖一樣地吸吮他的肉棒。不久后,喬的屁股緊縮了幾次,而史派可看到愛莉絲的
嘴邊流出了些白色的精液——愛莉絲姊姊在喝喬的精液!史派可看著他的親姊姊
跟哥哥真實的做愛,口交,興奮得握著二度勃起的肉棒一再地搓揉,而就在那時,
喬轉過了頭往史派可望去。

「小鬼!干嘛偷看我們?」

「呃!哥,嗯,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真的。門是開的所以我就往里面看然后
就看到了你們在做的事。我不想繼續偷看可是就是忍不住想看然后就覺得身體很
熱所以只好把褲子脫掉想說射出來會比較舒服,總而言之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偷看
你們。」

史派可就是這么可愛,愛開玩笑,好奇心強的小孩。有太多的問題想得到解
答。他的好奇心強到讓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說些什么。他以前在家人前從不會用
這些低級的字眼,那些話只有在跟朋友相處抬槓時會說出來。

「那就是做愛的方法對吧?哥你剛剛在舔姊的陰部齁?那里舔起來是什么味
道?吃到自己的精液會不會覺得很噁心?愛莉絲姊怎么幫你吹喇叭的?那感覺怎
樣?」

愛莉絲甜甜的看著她的弟弟。史派可完全不把「亂倫」這件事當成罪惡讓她
覺得很開心。不過,在「回答」可愛的弟弟問題之前,她得先看史派可是不是已
經可以加入他們的游戲。她看了看史派可還握在手中的陰莖,對他笑了笑,然后
對喬說。「喬,我們的弟弟長得夠大了,看他的陰莖,已經快跟你的一樣大了。

那表示他現在已經可以加入我們了喔。記得嗎,我們剛開始的時候他的肉棒
還沒開始長大呢。你說過如果他長大的話就能加入我們的。」

喬還沒接話,愛莉絲就搶著問史派可。「史派可,想要知道答案只有一個唯
一的方法——想跟我做愛嗎?」興奮的愛莉絲臉頰開始泛紅。「姊很想要跟你做
喔,想讓你把陰莖插入我身體里。我早就想跟你們一起,三個人一起做愛了!」

喬聳了聳肩,做了個男人對女人無可奈何的樣子。他雖然想過要愛莉絲只跟
他一個人做,但他也很愛這個弟弟,不想一直故意排除他。而且史派可實在是很
寶貝。如果讓他加入,的確會變得更有趣。

「喔,我們的確同意讓他加入,但那是妳的點子,不是我的。」

他看著史派可的肉棒,對弟弟眨了眨眼,叫他把手放開。

「你想干愛莉絲嗎?史派可。」

這問題真是蠢斃了,史派可想不想干愛莉絲,哇喔!他當然想了!史派可覺
得肉棒硬得像石頭一樣,因為過度的興奮而覺得快要吸不過氣來。喬的手握住了
史派可的肉棒,讓他覺得很舒服。他用力地吸了口氣,然后用力地點了點頭。「
想!」

「那就過來吧,小弟,哥幫你把肉棒插進去,第一次要點幫忙會比較順利。

做愛的感覺真的很爽喔!」

史派可踏進了臥室中,將褲子用腳甩到一邊去。第一次手淫的時候它們就已
經掉到腳踝邊了,而史派可將它們甩開的時候差點因重心不穩而跌倒。喬扶住了
弟弟并叫他放輕松點,然后幫他把剩下的衣服也都脫掉。三個甚至還稱不上少年
年齡的姊弟,身上一絲不掛地望著對方,心中只想著享受大人的世界,激情的肉
慾。游戲的等級,在不知不覺間悄悄提高了…

愛莉絲坐在床上,腳跨成美麗的M字型,一手撫摸著小穴,一手捏著自己可
愛的乳房。史派可的視線只能盯著她的裸體看著,無法移開。愛莉絲的私處長著
比他們兄弟都還要多的細毛,但還沒多到能遮住一點美麗的花瓣,它們濕潤地反
射著房間的微光。

愛莉絲看著史派可盯著自己的股間,于是主動用雙手的手指將兩片蜜唇拉開,
讓弟弟能夠清楚地看到粉紅色的肉瓣,以及其上很不明顯的小肉芽。史派可大口
地唿著氣,從第一次幻想著愛莉絲的身體至今已經快六個月了,雖然跟他想像中
的很不一樣,但還是讓他興奮得想要立刻射出來。他現在到底該怎么開始?

喬看著史派可像他一開始一樣地不知所措,悄悄地握著弟弟的肉棒指引他到
床邊,要他趴到愛莉絲的身上。他將史派可的肉棒插入了愛莉絲的穴中,然后推
著史派可的屁股讓他順利地插入其中。

史派可覺得自己的陰莖插入了愛莉絲狹小,溼熱的肉穴里。他從沒體驗過這
種感覺。史派可讓肉棒停在原處,使得愛莉絲自己開始扭著屁股,而那使得史派
可覺得有種很爽快的感覺。

「小弟,把屁股抬高然后再插深一點。」

史派可聽話地照做。哇喔!龜頭傳來從未有的舒服滋味,他不需要指導也知
道怎么做了。上下移動著臀部使得肉棒陣陣地在愛莉絲的小穴中抽送。大約在第
十次的時候他不小心抬得太高而使得陰莖掉出了愛莉絲體外。喬告訴他沒關系,
很快地再幫他送到了正確的位置,而讓弟弟能夠順利地繼續他的第一次性交。

愛莉絲雖然跟喬做過了好幾次,但第一次跟史派可的性交還是讓她興奮得在
短時間中達到了高潮。興奮的姊弟下體淫亂地交合,史派可在愛莉絲肉壁強烈地
收縮下也馬上將精液射到了姊姊的肉穴中。

「啊啊∼∼小弟…小弟你把精液射進來了!喔…好棒!摁!小弟我愛你!摁
…∼∼」

「喔喔∼哇喔!姊,感覺好爽喔!我從來沒這么爽過。姊我也愛妳,好愛妳!」

史派可幼小的身體無力地癱在愛莉絲的身上,肉棒滑出了愛莉絲充滿淫液跟
精液的小穴。愛莉絲摸著史派可的臉,然后讓他躺到一邊,把嘴移到了他變軟的
陰莖上開始對史派可口交。史派可稚氣的呻吟從喉嚨深處不停地發出來。那感覺
爽到了極點,但他不明白愛莉絲怎么能做這種事。他看到了姊姊一只腳跨到了他
的臉上,但他還沒有幫她舔陰部的勇氣。喬看著史派可掙扎的表情笑開了嘴。

「史派可,如果你不打算舔小穴的話,給我。」喬跪在床邊,伸出了舌頭上
下地輕舔愛莉絲的花穴。

他怎么能做到的?史派可覺得自己不知錯過了多少有趣的事!他的肉棒已經
在愛莉絲溫暖的嘴中再度勃起了,可是姊姊卻沒有停止吸吮,舔弄的打算。哥哥
則看起來很享受幫姊姊口交的樣子,他的舌頭開始深入愛莉絲的花穴,不僅舔,
還用嘴唇親吻,吸吮著愛莉絲花穴上的一顆小荳。他想到了他的精液還在愛莉絲
的穴中——那不就表示,哥哥把他的精液都吃下去了嗎!?哇喔!

他不能想像如果換成哥哥在姊姊的穴中射精,自己能做一樣的事!

他的注意力馬上就從喬對愛莉絲的口交被拉回了自己的肉棒上。他的姊姊輕
巧地舔著他的龜頭,還有敏感的尿道孔,當愛莉絲吸吮時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一樣,那讓史派可的肉棒深深地埋入她的小嘴中。

愛莉絲的嘴舒服得讓史派可再度發出呻吟——吸吮,舔弄,加上愛莉絲的手
指溫柔地搓揉根部使得史派可覺得自己又快要射精了。哥哥喬對愛莉絲口交的同
時,愛莉絲私處散發出的氣味讓史派可更加地難以忍住肉棒的快感。史派可看著
喬的表情,想像著愛莉絲應該也是這種表情——貪婪地要求肉慾及快樂,彷彿得
到的永遠都不夠。

他想將肉棒抽出姊姊的嘴中,但是愛莉絲的手臂環繞住了他的臀部不讓他抽
身。史派可已經到達了臨界點,他再也忍不住了!

「啊!姊!我又要射精了!啊啊!會射到妳的嘴里啦!姊妳不想讓我射在嘴
里吧?啊啊∼∼喔∼∼∼!」

史派可的肉棒顫抖了幾下,將今天第四次的精液射入了他姊姊的嘴中,而愛
莉絲則持續地吸吮,吃著每滴射入嘴中的蛋白質,直到史派可因承受不了更多的
快感,差點流出眼淚的時候愛莉絲才因自己達到了高潮而停止對弟弟的口交。愛
慾的味道瀰漫著愛莉絲的臥室,姊弟倆人躺在床上深深地唿吸,喬則在旁吻著愛
莉絲咸濕的身體。

休息一下子之后,愛莉絲坐起身子開心地笑著對史派可說。「史派可你的精
液很好吃欸。氣味跟喬的不同,但味道一樣好吃。別擔心,如果我不喜歡口交的
話就不會舔你們的肉棒,如果我不喜歡精液的話就不會吃。我覺得我喜歡吸吮你
們肉棒,吃精液的程度跟被你們插穴一樣。我想我最喜歡一根肉棒奸淫我的嘴的
同時有人用肉棒或者舌頭玩我的小穴!」

喬享受著看他的弟弟喪失童貞的經過。看著史派可干愛莉絲,被愛莉絲口交
有另一種微妙的快感。現在,他的肉棒硬得跟石頭一樣,而且隨著脈搏而輕微地
跳動著。發現史派可注意看著他的陰莖,喬告訴弟弟他的已經快十一公分長了。

他看著弟弟跟愛莉絲來了兩次,覺得現在該到了他的肉棒被照顧的時間。

「嘿,愛莉絲,別有了我們小弟的陰莖就忘了我的喔!」

愛莉絲笑著回答。「來吧,我幫你舔的時候史派可可以試著到我的股間探險。」

「小弟你剛剛沒機會好好地「檢查」吧?現在你要不要自由看看,感覺一下?

我想你一定很想要吧!」

史派可看著喬爬到床上,然后跨坐到了他們姊姊的胸前。喬用手跟膝蓋撐著
身體,史派可可以清楚地看見喬的屁股,肉球,還有即將塞入愛莉絲嘴中的肉棒。

愛莉絲用舌尖舔著喬的龜頭,尿道孔,然后是整個男根,等到連蛋蛋都吸吮,
舔過了之后才將整根陰莖吸入嘴中。喬的屁股開始前后擺動著操著愛莉絲的嘴。

事情實在發展得太快了。史派可想要在這種超近距離下好好觀摩哥哥姊姊間
的口交,但他現在更想趕快了解女孩的陰部構造。他到了愛莉絲的雙腿間然后用
一根手指撫摸著外陰部,愛莉絲扭動著屁股使得他的手指一不小心就插入了愛莉
絲緊縮的小穴中。那里真的很濕潤,黏滑,就像他的肉棒被精液包住的感覺。他
覺得應該先仔細看看,所以就先將手指抽了出來,用兩手的手指一起將姊姊的陰
唇掰開。美麗的花瓣展現其中,上面有小小的突起處。他好奇地用手指輕輕地撫
摸著愛莉絲的陰蒂,使得她的臀部激烈地擺動。

他想著是不是要用撫摸肉棒一樣的方法摩擦小小的突起。不用口水濕潤,愛
莉絲的陰部就已經超級黏滑了。他小心地輕拉了愛莉絲的陰蒂幾次,而讓愛莉絲
的臀部又再度地擺動。他再度把注意力放回粉紅色的肉唇上,他伸直了根手指直
滑入小穴中,愛莉絲的肉穴緊緊地夾著他的手指,就像夾著他的肉棒一樣,史派
可前后地移動測試深度。出乎意料地,里面的深度比看起來要深。

他將食指跟中指一起深深地插入了姊姊的穴中。里面的嫩肉緊緊地夾住了他
的指頭,史派可慢慢拔出來之后又再度深深地插入,開始了活塞運動。哇喔!用
手指代替肉棒也能讓愛莉絲不停地擺動著臀部!真是有趣!

他試著在抽送的同時摩擦肉荳,那似乎讓愛莉絲真的很快樂。研究著女孩子
私處的同時,他聞到了不一樣的氣味。跟精液不同,但一樣使人興奮的氣味。他
抽出了手指,用力地嗅了嗅它們,賓果!將指尖點了點舌頭——嘿,好吃。

愛莉絲說過她喜歡被舔穴勝過一切。聞起來這么迷人,又好吃…哥哥能夠做
的事他當然也能做!不管怎么說,他得試試,反正不喜歡再停下來就得了。史派
可迅速地下了決定,用手指拉開愛莉絲的小穴后就伸出了舌尖上下搔著愛莉絲的
花瓣中間。哇喔!又好玩又好吃!他讓舌頭放肆地進攻,前后抽送,讓愛莉絲的
屁股甚至用力地抬離床板。

愛莉絲的唇舌曾讓史派可爽翻天。而史派可發現令姊姊快樂也讓他覺得很棒!

他將舌頭推進,抽出,讓愛莉絲淫叫不斷。

注意著小荳荳,史派可決定朝那里攻擊,他溫柔地用雙唇吻著它,輕輕地吸
吮。愛莉絲爽到將屁股再度用力地拱起,帶著哭聲的呻吟從喬的肉棒旁發出。太
好玩了!他以前怎么會覺得舔穴是件骯臟的事呢?愛莉絲的反應讓他覺得他不會
介意天天做這件事。也許,一天應該做個好幾次……

喬的陰莖在愛莉絲的嘴中盡情地抽送著,就像是操愛莉絲的小穴一樣。愛莉
絲盡力的吸吮,史派可可以看見她的小胸部上下用力起伏。

史派可再度將注意力拉回愛莉絲的私處。他決定邊舔吸著愛莉絲的陰蒂邊用
手指抽送。愛莉絲的臀部因小弟的動作而在空中不停地擺動,這讓史派可差點難
以將嘴唇一直貼在她的花蒂上。

喬的臀部快速地前后抽送著,他已經在大力地喘著氣。「我要射精了,姊。

我要把妳餵得飽飽的!喔!喔喔!要出來了!」

愛莉絲吸吮著。史派可舔著。喬的陽具在愛莉絲的嘴中擠出了濃濃的汁液,
迷得愛莉絲神暈目眩,大口地喝著每口美味。直到她確認喬變軟的肉棒已然干凈,
才將嘴從弟弟的肉根移開。

「哇喔,同時跟兩個男生做比什么都棒。我喜歡一邊吸肉棒一邊被舔的感覺。
史派可,你真的是第一次舔女孩的陰部嗎?你做得很棒耶,就像喬一樣厲害了!

你的哥哥花了很多功夫才到今天這種境界的喔。」

「姊妳明知道我是第一次。我以前覺得那很臟,而且從沒想過我有天會做這
種事。不過,現在我喜歡…做,而且…知道妳喜歡我這么做讓我很開心…」

喬對結巴的弟弟笑得很開心。

「你做的事?小弟,你做的事是什么?喔∼是說舔愛莉絲的小穴嗎?你明知
道你剛剛做的事情怎么講。你把肉棒插進了姊姊的小穴里奸淫了你的親姊姊。姊
幫你吹喇叭,而且吹得很棒。然后你舔了她的陰部。來,現在換你說一次。」

史派可臉紅了。雖然他曾經用過那些字眼,但當時他被興奮沖昏了頭。現在
他哥哥卻要他在姊姊面前用那些只有在男孩間互相胡謅的時候用的辭彙。做是做
了,但要讓他坦然地說出口還是讓他很不好意思。愛莉絲笑著把史派可抱住,在
他耳邊溫柔地說。「說吧,史派可。吸肉棒,舔穴,性交,說出來會很好玩。畢
竟那就是我們在做的事。」

史派可又再度臉紅了。姊姊跟哥哥一樣用了那些字眼,而那一點都不對她造
成什么影響。他們都對著他笑,所以他鼓起了勇氣吸了口氣。

「我把肉棒插入了妳的穴中,然后跟妳性交。我射了很多精液到妳的小穴里,
而且我從來沒想過會這么爽。然后妳吸了我的肉棒,幫我吹喇叭,而我又射了一
癱精液到妳的嘴里,那真是爽呆了。我喜歡那種感覺,而且我覺得姊姊的口交技
術超棒。之后我舔了妳的肉穴,覺得那很美味,邊用手指插妳的肉洞邊舔妳的小
穴讓妳達到了高潮。我覺得姊姊流出來的愛液又香又甜。好,說完了,有沒有比
較好?」

說完后史派可自己也笑了。他覺得用這些男孩間才會用的字感覺很棒。愛莉
絲又給了他個擁抱,然后親了他,出乎他意料的是,喬也給了他個擁抱,而且親
了他。這是好幾年間喬第一次親他,而史派可很喜歡這感覺。那讓他覺得更接近
了喬一些。雖然覺淂兩個同性的男孩,彼此表達出親密的情感似乎不大好,可是
他愛他的哥哥,就像喬愛他一樣。

喬的肉棒還沒變硬,不過史派可的已經勃起了。舔愛莉絲的陰部讓他很快地
硬了起來。喬看了看史派可堅挺的肉棒,用手撫摸著它,對愛莉絲說。「姊妳說
得沒錯,史派可的可惡已經快跟我的一樣大了,而且,它現在好硬。姊妳要不要再
跟他做一次?他已經準備好了!」

愛莉絲讓史派可躺到床上說。「現在,換姊姊操你啰。我比較喜歡這種姿勢。」

愛莉絲跨坐到了史派可身上。第一次,史派可注意到了愛莉絲的小胸部。喔
喔,不行,他得記得叫它們「乳房」,不然喬或愛莉絲又要嘲笑他一番了。

當愛莉絲在他身體下面時,他注意到的是愛莉絲因興奮而突起的乳尖,而現
在,愛莉絲坐直著身子,兩顆漂亮的乳形就展露在他的眼前。

愛莉絲剛發育到B罩杯,而她對十三歲的自己十分驕傲。史派可喜歡愛莉絲
挺著胸帶著自信走過街道的樣子,他覺得她的胸部真是美麗。

史派可雙手抓住了愛莉絲的乳房,觸覺跟視覺一樣地美妙。他可以感覺到愛
莉絲的乳頭在他的指縫中慢慢地變硬了。

當史派可玩弄著愛莉絲的小乳房時,愛莉絲已經擺好了位置,慢慢地將他的
肉棒插入她的花穴中。在她的花唇碰觸史派可的龜頭時,他的注意力一下就被拉
到了交歡的地方。他看著肉棒慢慢地被吃進小狹縫中。哇,他實在不知道是被吃
進小穴中比較爽還是被含進嘴中比較爽。感覺不一樣,但都一樣地讓他快樂。看
著他的陰莖被姊姊的肉穴吞沒,視覺上的快感也讓史派可覺得興奮得想快點將肉
棒狠狠地插入愛莉絲的穴中。

愛莉絲直直地往下坐,直到男根完全地消失,兩人的股間貼在一起。這姿勢
真棒,能完全地看到性交的過程。愛莉絲稍微地往前,讓小乳房貼到了史派可的
臉上。史派以前總不知道為什么男孩說性交的部份是吸吮女孩的乳房,但現在本
能讓他很想要這么做。

史派可稍微抬起了頭,將姊姊一邊的乳房含到嘴里,吸吮著,直到乳頭,然
后舔弄,吸吮著那發硬的小乳尖。他感到姊姊的陰部緊縮夾住了他的肉棒,嘿,
男孩們說對了,是該吸女孩的乳房。

「喔喔喔∼好棒,小弟,來,吸姊姊的乳頭,感覺好…舒服…摁∼!」

愛莉絲愛死了這舒服的感覺。史派可邊吸吮邊用舌頭用力地舔弄著她的乳房。

他可以感到她因他的攻擊而顫抖。史派可喜歡愛莉絲的身體忠實地反映著他
的愛撫,他漂亮的小嘴唇移到了姊姊另一邊的乳房,對著它做一樣的服務。很快
地,史派可覺得舌頭上的乳尖也變得跟另一邊一樣硬。感受姊姊淫蕩的反應,幾
乎跟自己得到享受一樣地讓他快樂。

十二歲的乖孩子已經開始學得了從給予愉悅中得到愉悅!

愛莉絲也不惶多讓,她幾乎讓史派可以為自己到了天堂。將臀部提高直到只
有弟弟的龜頭與自己的蜜唇相接,然后再深深地坐下直到兩人的恥骨緊緊地密合。

愛莉絲盡可能地將動作放慢,就像平常手淫時會慢慢做一樣的道理,她希望
讓美妙的感覺持續著。史派可也懂得姊姊的心情,但臀部卻不由自主地開始上下
移動著,配合著愛莉絲的動作,在愛莉絲坐下的時候它用力地往上抬,將肉棒更
深深地插入了愛莉絲緊致的花徑中。

下半身帶來的快感陣陣地沖擊著史派可的身體,嘴唇因發出呻吟而無法繼續
吸吮愛莉絲的胸部,他不禁將視線集中到了兩人相連的陰部。自己的肉棒忽隱忽
現著,當兩人的私處緊緊貼合時愛莉絲會將他的肉棒全部吸入她的花穴中,而當
愛莉絲的臀部拉高時,他可以看見他的肉棒上滿是姊姊的淫液,溼漉漉地閃著邪
淫的光,愛莉絲即將達到高潮的私處,分泌出大量的汁液,史派可覺得自己的神
經似乎全集中到了肉棒上,不停地接收著讓他快要瘋狂的快樂訊息,而視線更是
著魔似地無法移開。史派可陶醉地看著兩人下體不停交合美麗淫穢的畫面。

史派可開始感受到肉球陣陣地緊縮,精液準備沖破他堅守已久的陣地。愛莉
絲的肉穴用力地擠壓著他的肉棒,臀部上下擺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史派可知道這
代表姊姊也快要達到高潮——他不必再忍耐——于是也配合著愛莉絲的韻律狠狠
地將肉棒插入姊姊窄小的陰戶中。

兩人的身體像是野獸一樣,理性早已被肉慾的漩渦吞沒。愛莉絲的呻吟變成
了啜泣聲,她往前壓在弟弟的身上,然后狠狠地吻著他。史派可稍微抬起了上身
回吻愛莉絲的嘴,而愛莉絲則將舌頭伸入了他的雙唇中。嘿,這他還沒試過!不
過他得等下再來想要怎么繼續,當他在吸吮愛莉絲的舌尖時,肉棒已經達到了極
限,愛莉絲的臀部深深地坐在史派可上,而史派可則因勐烈的高潮差點唿不過氣
來。

「啊∼∼摁∼射了!姊我愛妳!啊…!」

「喔喔∼!注滿…注滿姊姊淫蕩的穴,小弟。我也…愛你!喔!喔喔∼!啊
啊∼,啊∼!」

一次,兩次,三次…史派可的第一道精液射入了愛莉絲的陰道中,而剩下的
則從尿道孔中緩緩流出。史派可的肉棒軟趴趴地從愛莉絲的穴中掉了出來。乳白
色的精液到處都是,在變小的肉棒及愛莉絲美麗紅潤的穴上點綴著美麗的白。他
感覺得到精液從肉根上流到了菊花上,而身體則耗盡了力氣不得不癱在床上。

愛莉絲勉強讓自己的頭湊到了弟弟的小肉棒旁,將它溫柔地吸入了嘴中,把
男根及肉球都舔得干干凈凈。雖然不及勃起時來得爽快,但史派可覺得這樣被舔
也別有風味,他喜歡愛莉絲舔他球球的感覺。閉上了眼睛呻吟著,史派可享受著
高潮后的每分每秒,希望這舒服的滋味永遠不要消失。

當他張開眼睛的時候,愛莉絲的陰唇已經擺在他的面前了。舔穴的感覺也很
棒,他將姊姊的臀部更拉近了自己的嘴唇,開始舔著愛莉絲的肉穴深處。跟第一
次的滋味不同,現在除了愛液的味道外還多了自己的精液!他曾經覺得哥哥吃自
己的精液很臟,甚至一度認為自己永遠不可能做那樣的事——那原本應該至少會
讓他咳得不停的——但他現在做了,而且他喜歡上了混合精液及愛液的味道。他
吻著愛莉絲的肉穴,吸吮著,高潮后的陰部仍不停地分泌出淫液,而更增添了它
們的美味。

他覺得他的世界觀該重新審查了,好幾件原本他認為他不喜歡的事,在短短
的時間內全部都變成了喜愛。而他也做了許多原本他不覺得自己可能會做的事。

唉,好多原本他預料的事都錯了呢。

當兩人都幫對方的身體「清潔」得差不多后,愛莉絲躺回了原本的位置。喬
也爬上了床,三姊弟擁抱,熱吻著對方。愛莉絲一手玩弄著一根肉棒,兩個人都
還是軟軟的。史派可不用說,在短短的一小時內射了四次,他需要時間回復體力。

喬雖然只有射三次,但他的也還是半軟的。

愛莉絲又試著將舌頭伸入了史派可的嘴唇中。她覺得與史派可的性交中舌吻
實在很舒服。她這次先用舌尖舔著弟弟的嘴唇,史派可稍微張開了嘴,而愛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