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成人小說大全 >

微交玫瑰-3

不知道過了多久,迷迷煳煳的楊萍感覺自己被人放到了床上,「是回到家了嗎!」楊萍只是下意識的想了一下,隨之而來的昏沉倦意又使她接著睡了過去。恍惚間感覺自己的身體蜷了起來,雙腿上揚,濕濕的下體正被勐烈地沖撞著,伴隨著陣陣麻癢腫脹的感覺,一具熱乎乎的肉體正壓在自己身上聳動著。「是喬老師來看我了嗎?他又在跟我親熱了……」昏沉的腦袋和濃濃的倦意使楊萍不愿睜開有些酸痛的雙眼,而渾身又軟綿綿的沒有一絲力氣,只是本能的輕輕摟住在自己身上起伏聳動的肉體,任由它在自己身上癲狂、抽插著,喉嚨里不時的傳出陣陣嬌喘和呻吟……。
一陣針刺般的火辣口渴感,讓楊萍悠悠的醒轉過來,感覺自己的喉嚨火燒火燎的干澀,口水都難以下咽,而且頭痛欲裂。渾身難受的楊萍,拍了拍自己昏沉的頭部,朦朦朧朧的看到床頭柜上有個杯子,楊萍急忙迫不及待的起身拿起了那個杯子,打開看到有水,想也沒想半躺著就大口的灌了幾口水進去。大口的涼水頓時滋潤了干渴的喉嚨,感覺得到緩解的楊萍一時舒服了許多,卻慢慢發覺了周圍有些異樣。豪華陌生的房間里開著柔和的燈光,而自己拿的杯子也從未見過。此刻有點回過神來的楊萍才驚覺自己一絲不掛,并隱約感覺到兩腿間的陰戶竟非常濕膩、脹痛。
同時,一陣同樣陌生的打鼾聲從身后傳來。楊萍急忙側臉向身旁看去,那更加陌生的肥胖背影讓楊萍仿佛預感到了什么,馬上就想到了那種可能,頓時激靈靈渾身一顫,手中拿起的杯子「砰‘得一聲跌落在床頭柜上,杯子里剩下的水灑了出來。
肥胖背影的那個人似乎被聲音驚醒了,」嗯!「的一聲翻過身來,睡眼朦朧的看了看一臉驚恐樣子的楊萍,有些無精打采的低聲問道:」什么聲音啊?這么快就醒了啊!彩杏兒!「在這句熟悉的聲音傳來的同時,驚慌失措的楊萍也看清了這個剛才赤裸裸睡在自己身旁的男人。」戚叔叔!是你!……「楊萍驚恐的尖叫道。楊萍無法接受眼前這一切,僵立當場,不敢相信事情是自己想象的那樣,可現實的這一幕,又讓她不得不接受自己所看到的是真實存在的。
楊萍先是呆了呆,緊接著驚覺自己是赤裸裸的光著身子時,不禁夾緊雙腿,雙手護胸,大聲的叫了起來:」啊!……怎么回事?怎么會這樣!「凄厲的叫聲里已經帶著哭腔。
而戚建波聽見楊萍刺耳的叫喊聲,一反常態的沖著楊萍變了臉色,神情頓時陰沉了下來,不耐煩的呵斥著要發瘋似的楊萍:」你叫什么叫?不就是跟你玩玩嗎?有什么了不起的?喊什么呀!「聽到這些話的楊萍呆呆的看著戚建波,難以置信他就是那個白天還對自己和顏悅色,關懷備至的」戚叔叔。「現在,已經卻變成另外一個人了。不僅趁自己酒醉奸淫自己,現在還跟似乎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戚建波無情的翻臉和冷漠的話就像晴天霹靂一樣,震傻了此時身無寸縷的楊萍,楊萍感覺自己的信念瞬間崩潰了,感覺天旋地轉,心也變得支離破碎起來。此時的楊萍再顧不得戚建波的冷淡無情,喉嚨里哽咽著悲切凄慘的啼泣聲,淚如泉涌,開始四處尋找著衣服遮羞。
」我的衣服呢,我的衣服呢,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楊萍一邊慌亂失措的尋找著衣服遮體,一邊嘶啞的哭喊著。
不知道是害怕還是發冷,楊萍白皙嫩滑的身體,在瑟瑟發抖。像極了一朵剛被狂風暴雨摧殘過的稚嫩杏花,嬌若依人,楚楚可憐,讓人忍不住想上前憐惜一番。戚建波見此情景,不禁色欲漸起,立即將楊萍哭鬧的引起的不快拋之腦后,獰笑著從床上下來,直奔楊萍撲去。
」呵呵呵!回家?回什么家?你那家里還有人嗎!來吧,好彩杏兒!再陪叔叔玩玩,讓叔玩舒服了,叔不會虧待你……「戚建波一把抓住無處可躲的楊萍,將嬌弱的楊萍擁在懷里,猥瑣的淫笑著,大嘴胡亂的貪婪親吻著楊萍的臉蛋、脖子,不斷地上下其手,撩乳摳陰,露出了下流本色。
受到驚嚇還沒緩過來精神的楊萍,再次受到了戚建波的侵犯,猥褻。而本就瘦弱,此時偏偏又渾身無力地楊萍再奮力掙扎也無濟于事,慌亂失措的楊萍甚至感覺到戚建波右手的一只手指已經插進她的陰道,正在里面用力的摳挖攪動著,陣陣脹痛酸癢的感覺讓楊萍氣急羞惱,奮力推搡叫嚷著,當低頭看見戚建波正在揉搓自己乳房的左手時,一時恨極,想也不想張口就狠狠咬了下去。
」啊!疼死我了!操你媽的,敢咬老子!我去你媽的!「戚建波被瘋了似地楊萍一口狠狠地咬在了右手上,疼得他嗷叫一聲,不再憐香惜玉,用力甩開懷里的楊萍,緊接著左手揚起」啪「得一聲,一個狠狠地耳光將楊萍扇倒在床上。
氣急敗壞的戚建波一看右手已經被楊萍咬見血了,頓時怒氣沖天,見到自己流血了的戚建波變得更暴躁起來,不依不饒的又拉起已經倒在床上的楊萍,狠狠地又一記耳光扇了過去……」操你媽的,小婊子!敢咬老子,老子今天廢了你!你個小騷逼,裝什么清純!還以為你他媽的是處女呢,哄著干了你,操完才知道你也是個爛貨,去你媽的小騷貨!「戚建波大聲辱罵著又被扇倒在床上的楊萍。
兩記重重的耳光使楊萍感到頭昏耳鳴,面頰腫脹滾燙,暈乎乎被打傻了似得蜷縮著身體躺在床上,渾身哆嗦的戰栗不停。連哭泣聲都停止了,只剩下低低嘶啞的哽咽聲。
怒火未消的戚建波沖上床去,用手狠狠抓住楊萍發育豐滿的一雙嬌乳,用力揉搓著,并用拇指和食指揪起那兩個嬌嫩的粉紅乳頭,用力拉扯褻玩。而臉面被打的腫痛,精神恍恍惚惚的楊萍,立刻疼得大叫起來。
」啊!疼啊!別捏啊……啊!求你了,別揪,疼啊……求求你!「劇烈的疼痛讓楊萍痛苦的大叫著,聲音里伴隨著陣陣哀求。
見到楊萍痛苦的在自己手下輾轉掙扎,哀鳴不已。戚建波得意的笑了,楊萍的哀求似乎讓他得到了滿足,松開了楊萍這對已經讓自己蹂躪的有些紅腫的乳房。卻將下身挺過去,將因揉虐乳房而興奮勃起的陰莖湊到了楊萍的嘴上。
」快給老子裹裹雞巴,操你媽的,不他媽揍你,你就跟我裝純潔!好好舔著……操你媽的!「戚建波命令般的沖著楊萍辱罵道。
無力掙扎的楊萍,此刻徹底地絕望了。身體的疼痛讓她畏懼起戚建波,當聽到戚建波辱罵著向她吩咐時,楊萍下意識的張開了腫痛的嘴巴,任由戚建波將那根火熱粗壯的雞巴塞到了嘴里,緩緩的抽動著。
戚建波滿意的看著楊萍乖巧的任由自己操弄她的嘴巴,心里很是得意:這樣年輕漂亮的女孩,還不是乖乖的伏在自己胯下給自己舔著雞巴。現在她乖乖的」吃「著自己的雞巴,那以后自己就可以」吃「定她了……女人啊,長著奶子和騷屄,天生就是挨操的命。自己小姨子不也是天天洗的干干凈凈,等著自己去操她嘛!什么樣的女人老子玩不到!
戚建波越想越得意,開始更加興奮起來,而下體被楊萍吮弄的異常舒服,粗大的雞巴已經完全硬了起來,看見楊萍只是用手把著龜頭在那吸舔,戚建波雙手把住楊萍的了頭,自己開始挺動腰身,用雞巴在楊萍的嘴里抽動起來,一進一出活塞似的活動著,戚建波像操屄那樣的操起了楊萍的小嘴……。
楊萍忍著脹痛,用嘴不停地含、舔、吞、吸,有些討好般伺候著戚建波雞巴對自己的操弄,下體竟不由自主的變得更加濕熱,麻癢起來……戚建波抽送了一會,便淫邪的獰笑著按住了正在吞吐自己雞巴的楊萍。戚建波粗大火熱的雞巴已經完全勃起,將楊萍的小嘴撐得鼓鼓的,楊萍已經含不住這根雞巴了,被雞巴塞得口水直流,眼淚也不停的又流下來了,甚至在戚建波故意將雞巴往她嘴里深深插入的時候,楊萍感到一陣陣的胃酸,幾乎要吐了出來。戚建波忽然死死地按住了楊萍的頭部,同時挺腰將那根火熱硬挺的雞巴緩緩地向楊萍喉嚨深處插去。楊萍的嘴里立刻被那根粗大的雞巴塞的滿滿的,探觸到嗓子眼里龜頭讓楊萍感到又噎又癢,一股窒息的感覺伴隨著強烈的胃酸上返,讓楊萍發出一聲悶吼,一邊干嘔著,一邊劇烈咳嗽著,眼淚、口水、鼻涕齊涌。楊萍勐地向一側甩開頭,吐出了那根汁水淋漓的大雞巴,捂住嘴巴,屈辱難過的急促喘息哽咽著……看著楊萍此刻狼狽的樣子,戚建波淫笑著說道:」這就受不了了?這叫深喉!懂不!以后多他媽練練,用這個好好伺候老子!讓我玩爽了,老子不會虧待你!「說完,戚建波獰笑著將楊萍推倒在床上,雙手分開楊萍的大腿,看著楊萍完全暴露出來的陰戶,邪邪的一笑:」小賤貨,屄都淌水了啊。就知道你是個騷貨,就是他媽的欠操!哈哈哈哈!來吧!叔叔讓你舒服舒服……「說著,戚建波便撲到了楊萍的身上,一手摟住楊萍的脖子,一手撥開楊萍的大腿,將下身重重的壓在了楊萍的雙腿之間。
戚建波一邊摩挲親吻著楊萍赤裸嬌嫩的胴體,一邊扭動屁股,挺動那根青筋暴起的大雞巴探尋著楊萍那個迷人銷魂的洞口……」不要啊!不要!求求你,別這樣,不要,你放過我吧!求你了,不要這樣!「楊萍明白戚建波要對自己干些什么,一邊聲嘶力竭的凄泣哀求著,一邊奮力扭動腰胯,躲閃著戚建波那根大雞巴對自己的侵入。而這一切卻顯得那么徒勞,無力。
沒有順利插入蜜洞的戚建波,頓時有些著惱,惡狠狠地一把抓住楊萍的頭發,咬牙恨聲說道:」操你媽的小賤貨!跟我裝清純是不!嗯?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有多騷!早就不是處兒了,還在這跟我裝緊!「戚建波說完,索性將另一只手探到楊萍的下身,揉捏褻玩著楊萍濕漉滑膩的陰戶,將一只手指滑進楊萍的陰道不斷地摳挖挑動,又接著粗聲說道:」你這個小騷屄,愿意讓你的喬老師操,就不愿意讓你叔叔玩玩!嗯!「說著,將插在楊萍陰道里的那根手指狠狠地頂了一下。而聽到這話的楊萍瞬間如遭電擊,身體一僵,感覺大腦一片空白。
隨即驚恐莫名的楊萍下意識的呢喃著隨口辯解道:」沒有,沒有!你胡說,你胡說!不是那樣的,不是……「」別他媽的跟我裝了,你自己都承認了,還裝?你自己不是浪叫著喬老師輕點,要我!干我嗎!操!你這個小騷貨,就是他媽的欠操!「戚建波繼續粗暴的叱罵著楊萍,心里感覺仿佛是那垂涎欲滴的美味,拿到手里一嘗以后,才發現只是別人的殘羹剩飯。這種感受讓戚建波此時顯得氣急敗壞,惡毒的羞辱著楊萍。
」你不承認也沒事,明天我就去找你那個喬老師,好好問問他操沒操過你,誰他媽給你破處,干了你!再去學校好好問問,還有誰他媽跟你睡過覺……你們兩個狗男女,誰也別想在這里混下去!「戚建波又陰險的獰笑著,用粗魯下流的淫語威脅刺激著驚駭的楊萍。
接踵而來的打擊刺激讓楊萍感覺欲哭無淚,思緒混亂,渾身癱軟在床上,不覺間已經放棄了繼續掙扎,只是蒼白無力地哀聲訴求著:」不要啊!求求你,別……別去找喬老師,別去學校。求你了,我沒有……我……我聽你的,什么都聽你的,你別去找……「楊萍語無倫次的哀求著屈服下來,凄婉嬌喘的樣子,讓戚建波心里暗暗歡喜,性欲高漲。
」那就乖乖聽話,用你的小屄讓叔叔好好爽爽,老子就不收拾那個王八蛋了!「奸笑著的戚建波,趁著此刻楊萍已經不再掙扎,用手扶住火熱硬挺的雞巴,蹭了蹭楊萍下身那泥濘不堪的肉縫,挺身送胯,便將雞巴一下深深的插進了楊萍的陰道,瞬間感覺到里面緊縮著,濕滑而又火熱,像有一張小嘴,在吮吸著自己插進去的雞巴。戚建波舒服的不禁呻吟了一聲:」我操!真他媽舒服!這小屄就是爽!啊!老子要操死你這個小騷屄,天天操,操爛你這個騷屄……「此刻欲火焚身的戚建波開始奮力操干起楊萍來,刺激舒爽的感受讓他打樁似的不停抽插著身下的楊萍,仿佛要將身下這個嬌嫩的身體刺穿般的,狠命的頂撞著,發泄著……喘著粗氣,不時的發出舒服、滿意的低吼。似乎已被完全擊垮了的楊萍,痛苦的閉上了雙眼,任由戚建波操弄著自己的身體,想到了自己愛戀的喬志剛,失蹤的母親……一時間心如刀絞,淚水奪眶而出。
此時早被吵鬧聲驚醒的李梅,正披著一件睡衣站在虛掩著的房門外,靜靜地看著戚建奸弄著楊萍,肥胖赤裸著的身體壓著同樣一絲不掛的的楊萍,粗暴勐烈地沖撞著,像一頭野獸般的正在摧殘著嬌嫩弱小的楊萍。」啪、啪、啪、啪「的奸淫聲音伴隨著楊萍時而低泣,時而輕吟的嬌喘聲不絕于耳,淫靡的氣氛彌漫著整個房間……。
李梅幽幽地嘆了口氣,略感酸楚而又無奈的轉身回到了另一間房里。而這突如其來的噩夢,卻如此真實的發生在自己身上,這讓楊萍再次感到痛不欲生,心碎欲絕。無力反抗的楊萍只能緊咬嘴唇,有些麻木的承受著戚建波瘋狂的操弄著自己,楊平甚至盼望著現在發生的一切只是幻覺,很快很快就會過去……。
」操!我操死你這個小騷逼,啊!啊!干你真他媽爽,嗯……嗯……嘶……你這個天生喜歡挨操的的小婊子!嗯!夠緊……嘶……啊!啊!啊!……我射死你這個小騷貨!噢!啊!……我操你媽的!爽!爽!「隨著戚建波大力操弄而晃動的楊萍,感覺戚建波突然加快了對自己陰戶的抽插,伴隨著一陣悶聲低吼的辱罵和淫聲,戚建波身體微微抖動著,粗大的雞巴狠狠地頂住了楊萍早已被蹂躪的滑膩不堪的肉縫里,隨之楊萍感到頂在自己濕滑陰道里的那根火熱的大雞巴在微微漲擴,抖動著,一陣熱流噴灑在自己的花心上,濕膩,滾燙。楊萍知道,戚建波正將那一股股精液正暢快的射進自己的陰道深處……。
已有性愛經驗的楊萍,明白戚建波不僅強奸了自己,而且還在自己的身體里射出了精液。戚建波的獸欲在楊萍身上得到了滿足,而又一次充當了戚建波的泄欲工具的楊萍,頓時感到陣陣屈辱與酸楚涌上心頭……這一次是自己清醒著被戚建波恣意凌辱了,楊萍心里感到更加的難過,悲哀……兩行傷心的淚水不由自主的悄然從眼角滑落。楊萍感覺自己正在慢慢的沉淪下去,而她并不知道的是,真正的噩夢才剛剛開始